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游记小赛#永新——一座城池,飘来飘去

题记

今年清明节不回家,正巧赶上这个写给家乡的游记,又赶巧到了#游记小赛#这个活动。

那就一起来玩儿吧。

我是小飞侠,来为家乡带盐!

今天跑步后听着喜马拉雅的音乐故事,临近节目的尾声,DJ吟诵了一首叶圣陶的小诗,蛮有意思的,

诗是这样写的:

       谁也没有看见过风 
      不用说我和你了 
      但是树叶颤动的时候 
      我们知道风在那儿了 

       谁也没有看见过风 
      不用说我和你了 
      但是树梢点头的时候 
      我们知道风正走过了 

      谁也没有看见过风 
      不用说我和你了 
      但是河水起波纹的时候 
      我们知道风来游戏了

配上主持人磁性的嗓音,竟然觉得现代诗歌也可以这样动人。。

在想着给家乡的游记,起什么名字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韩寒的作品名——一座城池,飘来飘去。
我觉得城池,这个词非常好,比什么县城、城市要厚重得多,也是一个生于斯长于斯人的对其的最佳称谓,而飘来飘去又是何意?
总是在跟家乡聚少离多的时候才会想起、怀念,才是有飘来飘去之感。比如越来越短的春节假期,比如驶出家乡列车上女孩的哭泣。

说了这么多,我的城池-永新,那是一个怎么的城市啊?
我也不知道,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这篇文章,就是纯以我的生活经历去揭开一个城池众多面的些许,聊以给予家乡的某些浮光掠影。
我想这是将会一个片段化的叙述,不求面面俱到,有条不紊,可能会是凌乱的、跳跃式的,文笔有限,思想深度有限,也有可能楼主是个傻子呢,谁知道呢。哈哈哈、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碧波崖篇

起这么一个小标题,是因为我这么多次行走得到的一些经验,慎思独处固然有其独到之处,然,论效率、乐趣还是搭伙比较好。这也许是社会性存在的必要吧。
扯远了,我要说的是一起去探索家乡,会有趣得多。如果是和自己最亲密人,那快乐是加倍的。
说到永新的第一个山水风光,碧波崖是一个绕不过的城市名片。那就来讲一讲这个地方吧。
最近三五年,每年春节都会去往这里,尤以和堂弟去那次,以及和爸爸去那次乘兴而来尽心而归,出了不少好片子。
说来也巧,正好是在春节两个极端的天气过去的,和堂弟那次去,几为下雪的天气,记得山峰顶上已有积雪;和爸爸那次去则是艳阳天。都是在春节的时候,让我体验了两个不同的碧波崖,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而且是跟我的至亲一起过去,那就显得更难得了。扯点别的,年龄越大,越希望和亲人待在一起,聊什么不重要,那种地理位置的亲近就是暖心的来源,更不用说一起谈天说地、谈人生经历,幸甚至哉。

回到碧波崖,高中毕业之后才正式踏足那片土地,算来与它结缘已有快十年之久了。在记忆里搜寻,第一次亲密接触是何时呢?应该是独自骑着自行车带着弹弓(爸爸做的?)一路去打鸟,在路上碰到骑单车去碧波崖于是随行的那次吧。那是一次偶遇,本来是没有打算去那里的。只是个骑车单车到处晃悠打鸟的少年,被旅行的路人带着与碧波崖制造了一次不期而遇。

关于那次的记忆还有多少?人的记忆啊确实是随着时间慢慢消退的。那次二三事有:我的弹弓遗落在去碧波崖三岔路左边那条道上;那帮县城里的兔崽子跟我这个乡下人探讨一些东西,貌似很崇拜我的样子;回程的时候车子爆胎了,那帮人甩下我先走了,害的我在炎热的大夏天推车回的县城。还有什么,貌似已无印象。

第二次呢?应该就是那唯一的一次坐班车去的了。和表妹胡媛、姐姐一起去的那次。依旧是炎热的夏天,应该是大学期间的某一个暑假了。脑海中最先跳出来的画面就是自己穿着绿色T-shirt脸庞晒黑的形象,那是用手机渣画质拍出的照片形象,很可惜,现在已经找不到图片了。那是自己在碧波崖瀑布拍的到此一游照,还有就是回到坐班车的那个地方,炎炎夏日在车里等候开车的样子。黑了,哈哈。

那么第三次呢?应该就是一个人去的那次了吧,而且去的本是岩石而非碧波崖,虽然这两个地方是离得非常近。那次行走的目的本是去岩石登山的,奈何没有找到正规的道路,沿着上山的路,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那也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油菜花却已是山花烂漫。去碧波崖的路边走转就是上山的道路,现在想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人有三急,在路上没有方便的地方,所幸行人稀少,就是在路边,留下了滋润万物的肥料。越走越偏,七拐八拐也没有到达正规的道路上来,心里还是发毛的,在这寂静的荒山野岭,生出恐惧之感,天色阴沉更加让人心里发寒。无果,归。

       要说前三次都只能在记忆中去寻找当时的情景,那么最近几次则带了相机,拍了好多照片归来,也就是前文中说的与亲人一起游山玩水之行。突然想起了还珠格格的主题曲“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看图说话,显得轻松惬意许多。

       在家里的日子几年没有下雪了吧,不说积雪厚实,就算天空之中飘着的雪子也未曾见过了。第四次,跟堂弟去碧波崖,回来的路上抬头看到远处的罗霄山脉白色点点,心中竟有些许感动。寒冷的冬天,一路过去,看着枯草上的水珠,想着当时脸庞、手应该冻得通红吧。说到这里,又会在下文中讲到雪雨三湾行了。多么疯狂的摩托之旅啊。

                时至今日,依然很喜欢的一张片子——枯草上的水珠是天上散落的星辰

      堂弟的留影,这让我想起前几天的一件小事,小姑在微信群聊中po出了一张我们一家四口二十多年前的照片,这让我几乎泪流满面,可能有些人会不理解,但是对于我这种至今十几岁以前的照片几乎没有的人来说,这张照片是多么的珍贵。满满的难以名状。

    不经意的感动,对于我们来说弥足珍贵,而面对这个场景,我有那么一个短暂瞬间的感动。

               碧波崖出入口的这段小路,多少年了,可曾发生改变,不像那些时光。

      时光一下来到今年,第五次碧波崖之旅,应该没错了吧。因为脑海中按顺序回忆,就这五次了吧。带着老爸去,爸爸从来没有去过,上次想去还走错了路。这次算是过年难得的时光了。今年过年这几天,天气格外的好,艳阳高照,甚至是有些晒人的。这不,几天晒太阳下来,脸就明显地黑了。从喀斯特地貌聊到以前爸爸砍竹子的时光,爸爸说道,“人们出来旅游啊,不就是在目的地上拍拍照就得了么!“还说”他最欢喜的就是看到了这么多茂盛的竹子没人砍来卖钱。。。还说啊,“碧波崖这个水道多好,应该有十层楼高。”那天下午,去碧波崖的人不少,我们很自豪地讲,很多人半途而废,没有到达瀑布的地方,而我们是去过到那里的。虽然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于我当然是小菜一碟,爸爸隔天说腿有点酸。哈哈,岁月啊。

 老爸,虽然你说把你拍得太黑了,还有后两张的姿势有点怪,我还是把它们po出来了,爱你。

碧波崖,据记载还有很多的历史文化价值,而我更多地是看一看它的瀑布这个自然景观。
今年去的时候,进村的道路已在加宽,从原来的一车道变为四车道,相信不久的将来,那里是要成为一个收费的风景名胜区的。
从原来的不要钱,到现在的村民收车辆管理费,再到以后的收门票。
县里的投资在路上,而那种静谧将会被慢慢地被商业化的喧嚣给取代。
幸与不幸,个中滋味在其中。

徐霞客与娃娃鱼——梅田洞篇

起名字的时候,非常有意思,突然就蹦出这个来了。记得梅田洞是徐霞客游记里记载过的,换言之,古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经驻足此地。
现如今,那里已经成立了一个娃娃鱼养殖基地。我是看着养殖基地落地而成的。
尤其是徐霞客曾经留下诗文的地方刚好是养殖娃娃鱼所在地吗,几次想瞻仰先贤诗句都不得,令人唏嘘不已。
而今,这里的石灰厂还在生产,喀斯特山是越挖越少。悲观地讲,这个地方会慢慢地存在文献和人们的口口相传吧。
当地政府反正是没有从保护的角度来考虑过吧,经济建设先行,哪管得了那么多。

现在想来,梅田洞又去过多少回了呢?高中就有所耳闻这个地方了。
坐班车没有去过,走路也没有去过,唯有摩托之旅了。
前年和堂弟、去年和表弟和今年和爸爸,应该就是这三次了。

第一次是和堂弟过去的,不知道路,且行且走,幸好没有岔路,就在路边,目标明显。节气同样是和上篇碧波崖一样的寒冷春节。
唯一一个可以进去的溶洞,从寒冷的外面进去溶洞立马感觉温暖。开着手机手电筒一直走到不能过人的地方。
原始的喀斯特溶洞啊,没有灯光、没有指引,虽然我在桂林、在清远看过不少的喀斯特地貌了,但家门口的还是格外有些亲切。

第二次是姐出嫁的前夕,带着顽皮的表弟去石桥镇上买麻辣,记得那是个好天,夕阳晒在堆砌的石子上,暖暖的。

今年大年三十,吃完大餐的下午,幸得老爸不去打麻将,一起结伴前往,发生的囧事就是到达喀斯特溶洞突然短路不知道怎么打开手机手电筒,以至于溶洞中的内容无所见。一路过来,倒是对连片的石灰厂说了好多,众多的石灰厂是空气污染、破坏公路的元凶。日光那片,想必是深受其害同时也是受益其中。


然而,无一例外,没有看到梅田洞的精华所在,因为那里已是封闭的娃娃鱼场所。

说好的:
江南奇胜有梅田,放鹤来寻物外缘。峰拟三台临北斗,洞开列缺起中天。阴晴景象皆成画,古今游观岂只仙。醉里短吟留绝壁,并馀残兴在云烟。”——明朝诗人徐丙所描绘出的梅田洞胜景。
“余夙慕梅田之胜,亟索饭登崖,泛舟子随舟候于永新,余同静闻由还古南行,五里至梅田山下,峰皆丛石耸垒,无纤土翳其间,真亭亭出水莲也。”——梅田洞的岩壁上,至今依稀可辨旅行家徐霞客留下的诗文。
已是不可细观!可惜可惜。

                                                             行至窄处需躬行。

此洞为现今可以随意进入的洞穴了,不知道是不是文献中说的玉虚洞或者合璧洞,洞内十分宽敞,冬暖夏凉。

                   梅田洞的这个石灰厂,持续生产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吧。上为老爸和二姑的小儿子。

                  梅田洞起始至五一一带,石灰厂甚多,空气质量和道路状况都不佳

在水一方——禾水河畔篇

想这个标题自己思索良久,想过“绕城而过”,回过头去整理照片的时候,“在水一方”出现了,于是有了这样一个标题。

看着自己关于这条河流的照片,发现跟太阳落山相关的居多。

我曾经在台湾旅行,在台北淡水屏东关山以及高雄旗津岛都看过美妙的日落。在自己徒步行走的过程中,看过很多大山的日出日落,华山的日出、船底顶的日落日出、武功山的日落日出,蚺蛇尖的日落,甚至广州白云山的日出;同样在海边的露营过程中也享受过美妙的日出日落。
然而,在习以为常的家乡,多少人会关注太阳的升起落下,清晨的阳光、落霞的缤纷就在那里,注不注意都在。

说到城市的发展总是离不开河流,其实人类的繁衍生息发展壮大亘古以来如此。中国的长江、黄河、珠江流域等等都赋予了沿线城市生命。

回到我的家乡,作为母亲河的禾水河亦是如此。我对它说不上有多少情感,毕竟我的住处不在江边,没有那么多的朝夕相对。但是,她就在那里,路过、散步、游玩、走亲访友,总会与她擦肩而过或者不期而遇。

特意去寻找禾水河与她来个亲密约会有个两三次吧。走得最多的是从南边红卫桥沿着河流流向到达市政广场滨江路那边。

记得当时滨江路还未修起来的时候,骑单车走过一回,砂土车一过尘土飞扬,现而今,江的对岸也即将发展起来了。

 我的家在县城的东面,所以进城过得最多的桥就是这座东门大桥了,随着城市规划,它的部分职能会被新修的将军大桥所替代,让原本没到过年堵得不像样子的这边有所缓解。永新县没啥经济增长点,只能靠时间一步一步发展了。

今年回家,滨江路的对岸,也快要发展起来了,由于姐姐姐夫家就在这一片,以后去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说过几次特意的探访禾水河,有那么一次,是前几年春节,从上图桥的一边下去沿着江边向观音阁、永新二中的方向走,那天天气很好,时间是下午的四点多,非常幸运地看见了日落,看见了观音阁,看见了江上捕鱼人。 虽然江边污染有点严重,气味有点难闻,坟墓有点太多。总归不虚此行。

以前一直说这个地方叫做观音阁,至于为啥叫这个名字?当我看见这座居于城郊的寺庙之时,立马了然。说来永新朝圣之地不少,高士山、阿育塔名声在外,高士山我是打小就去过,发展越来越好反倒没有原先那种味道了;阿育塔倒是从来未曾踏足,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然而看见这座寺庙安静地坐落在江边山前,突然就觉得寺庙就应该是这样安安静静的,没有游人如织、门庭若市。

沿着江边慢走,正好太阳落山,落山的那个方向不是永新县发展最好的甚至应该说是有些差的区域,这边的河水也比较深,我甚至看见了撑着旧船撒网打鱼的,然而河面上漂浮着垃圾,不然不失为一幅优美的画卷。

那次,四点多到太阳完全落山,目睹了整个过程,虽然站的这个位置不是最佳观测点,景色也没有呈现出最佳的效果,但那种光影,给人一种无以名状但是美好的感觉。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但是天空中还有突破云层的霞光,天要慢慢暗下去了,身处坟墓地的我也有些许凉意,看完这些飞鸟,回家去吧。

还有就是对滨江路的特意探访了,说到禾水河,这个怎么也是绕不过的。

一年春年,天冷,摩托车开至滨江路,彼时的将军大桥才刚建成不久,路未通,桥先行。虽然现在接驳将军大桥郊区那边的道路到现在还没有铺上水泥。由于拆迁涉及到许多老百姓的利益,看着那边拆迁安置房迟迟没有完工,就会感慨赶农民上楼不是那么轻易的一回事。

最先开始讲碧波崖的时候,说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江边散步这种事,一个人当然没有那么有趣(当然也不会太无趣),有女伴相陪当然是鞍前马后,只为博君一笑了。在此就不说太多,个中深意,诸君自去体会。

那次又是一次好天儿,太阳下山的位置可能比之前的那次日落更偏西南一点(我觉得)。整体的氛围是一种笼罩在暖暖的黄昏的调调。

女主现身,你负责笑和美,我负责拍和累。。。(一直这样笑下去吧)

就这幅图景,花费了不少快门,那片落叶林身后的暖阳,一路伴随。

国人素质确实需要提高的地方很多,像破坏画面的可不止地上的垃圾,还有不少灯泡被报复社会的人打坏了。

太阳还没有落下,城市的灯光已经亮起!站在低处看到的视觉差异,近大远小呈现得错落有致。

三马对面的龙湾华庭房价挺高的吧,五六千一平,应该是永新县最高房价房地产之一了!

市政广场很早就去过,今年春节,老爸说带你去市政广场看看吧,我还说“这个广场没啥特色吧。
去了之后才发现有些意外收获,比我印象中要好得多,看来县里是要大力发展那边了,有地有房、有江有景。

望乡——居住之所篇

心心念想写的还有很多,比如一直想去没去的禾山、阿育塔和红枫湖。

也想写一下高士山和三湾改编枫树坪。对于前者,从小就去,现在却对它有些陌生,目前无意解读。而后者,确实只去过一次,来去匆匆,风雨同路,还需更多的体验。

想想一下就要来到生长于斯的地方会颇多些感触。

同样纠结于标题,想起最近蚂蜂窝的专题“望乡”,每个人对于家乡接触最多的还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及其附近。

对了,我8岁以前住在偏僻的山村,是个山牯佬,可是98年就搬出来了,所以记事最多的是目前所在的这个城乡结合部村落——永新县禾川镇芦塘村,一个姓郭的百来户人家村子。

一直以来,对郭氏一族怀有挺深的感情,尤其是参加族里郭姓村村联谊了解到族群六百多年的演变,从唐朝郭子仪流传至今的故事,还是挺满心激动的,我算下来是三十多代了。

然而,今年过年祭祖,听爷爷讲家族的故事,发现,原来我们原本不姓郭,姓李,是永新县南乡那边人,爷爷的爷爷是个状师,却是个恶人,怕连累子孙,把自己的子女寄养他人。听完略微一笑,以后呢再也不要向别人大说特说自己的传承了,毕竟这些事,谁又说得了准呢。

五洲震荡风雷激——四海翻腾云水怒,不知道是谁贴的对联。

最早的最早,我们从山里搬出来的时候,没有自己的房子,借住在这样的老房子里,那时候自己才上的小学三年级。

印象最深的是二楼有口棺材,小孩嘛,害怕,房子又老又暗。不过幸好周边都有人家,倒也挺热闹的,家里有个黑白电视机,能收到几个台,对吴京演过的一个水浒题材的电视剧印象深刻。那时候大人们喜欢玩牌九,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和姐姐都学会了这个赌博玩意儿。屋后有几个大的池塘,没到过年干塘抓鱼,很好玩。

到如今,这整片区域几乎没有人住了,成了空城,独自凭吊。

后来,在前面那个老房子住了一两年之后,又搬家到了马路边这家稍微好的房子住,虽然还是借住,但是这个房子要比之前那个好多了。
这一住,应该是一直住到了高二吧,具体我也忘记了,反正上初中那会儿还是住在这儿。

那时候,爸爸去街上给人家炒菜当厨师。妈妈和我们姐弟在家里种田,我是干过好几年农活的,也是家里主要的劳动力之一,从小如此。

几乎,这里是我度过我的小学、初中时光的地方。钓青蛙、挖泥鳅、捕蜻蜓,到后来的小霸王游戏机,vcd 看碟片。想想还是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一幕一幕在眼前。感觉小时候无忧无虑的,那时候的走亲戚那真的感觉是走亲戚,最怕外婆了,对小孩很严厉。喜欢小舅舅和表姐过来玩儿。 想想,现在外婆已经过世很多年了,小舅已经中年人一个、表姐也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跟他们已经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了。有时候我会在想,是时间疏远了一切,还是自己在跟他们的道路越来越远,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了。 其实,不光这些亲戚,跟其他亲朋好友甚至至亲至密之人,无外乎这种结局。

真如一句话说了,每个人每个事物或许只能陪你一段旅程,到底你将一个人走完全部的路。  哎哎哎,未免悲观了。

爸, 你今年说:
“你要我能买房子在县城,我也不买,住在这里多舒服啊……”

爸妈,这是你们最心爱之物了吧,我是体会不深,你们当年做出搬出大山的决定是出于什么?

到了这里,一切都没有,连个房子都没,一步一步从要供我和姐姐读书到上大学,还要一砖一瓦建起咱们家的屋。

一砖一瓦,所言不虚的,记得家里旁边就是一个砖瓦厂,妈妈和我还有姐姐去那边捡厂里不要的砖用来建茅房。

爸爸亲自设计的房屋结构,尤其是特别大的大厅,我就特别服我爸,因为这在当时是非常有个性的决策。还有建房选址,当时这里荒芜一切,我家屋后根本没有一座房子,你看现在,再不好的地段都有人家建房子了。其实,爷爷一直说,当年要不是你爸是大哥,读书必将成大才,这个我也是信的。

哈哈,之前一直说,好久没有在家里看见雪了,翻看电脑相册,就看一个名叫“2011年家 雪”的文件夹。

那年我大三,姐姐大四,转念五年过去了。不变的还是我对我姐头发的差评。

其实不是说在家里真的下雪少了,而是冬季我们待在家里的时间没有以前大学寒假那么长了,总是跟下雪擦肩而过吧。

一直想要在纯白的世界里来几张光影照片,这样的机会,着实不多,更显得以前雪景照片的珍贵了。

五年,姐姐也是为人妻为人母了,皮肤还有以前那么白里透红吗?至少我外甥女皮肤不错。哈哈哈哈

外甥女快一岁了,要健健康康地成长。

以前小时候还总跟姐姐打架,现在她都要为自己的家庭生活了,不过依旧是我最亲的人之一。

我们一家人

我们一大家人

说到最近在家里的时间,最多的就是春节期间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又是桃花开的季节。以前,(最近总说以前),我家屋后的山丘上是一片一片的果林,当时最早应该是村里集中搞起来的吧,不过后来也没出啥效果就不了了之了。 留下那些桃树、梨树自生自灭。有些长得好的片区可能有人打理,其他都是天生天养。

即便如此,春暖花开的季节,俗语讲“二月梨花开,三月桃花开”,虽无人赏也傲人开,娇艳欲滴。

说完了桃花,怎么能离得了同时期的油菜花。

记得有位同学曾经说过,看油菜花何须跑到婺源去,家里有些大片油菜花田地完爆之。

虽然我认为我家附近这块油菜地没有那么美,但确实不可否认,整个永新县会有很好视角的油菜花田。

油菜花每年开花的时间都是在正月左右,具体何时因天气状况而定,天气温暖就早开,天气寒冷就晚开。

永新县多山, 家里主路两边山虽不高,但夹持两边。

大路拐进一边的驺岗岭是每次回去都想去爬的。

登高临下,可以俯瞰全城!可惜家里也有雾霭,能见度还是差点。

驺岗岭对面的不知名山头,也能看见冬梅楼错落有致的房子。

有时候,视野真的很重要。

今年回家,早起看见有霜,兴冲冲地拿起相机去拍了两张。

不管是什么气候,天晴的,下雨的,总会有不同的色彩呈现,大自然是奇妙的调色板。

也许,居所之地就像这杂草丛生的水井管子一般,它就这么默默地立在那儿,看着云卷云舒、繁华落尽、人去楼空。

后记——感悟还在继续

最近查阅了不少关于永新的资料,才发现自己对家乡了解得实在太少。相关的工作还需要继续开展,奈何在家的日子还是太少,需要充分利用归家的宝贵时光了。人要勤快些。

初步还有些地方想去近距离观察感悟,如下:

一、永新县南塔
城南中学校园内,始建于北宋至道元年(995),流传着种种传说,如“镇水三宝”、“南塔戴周瑜之帽”

二、永新县阿育塔
龙源口附近,龙源口桥、七溪岭、藏龙江,多为清代遗迹。体验晨钟暮鼓。
我说:你还不是给了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庙祝?
母亲说:我是给阿育塔的,起码心是这样!

三、红枫湖景区
枫渡水库筑坝而成,城里为数不多的大水库之一。青山绿水之貌。

四、忠义潭
城西袍陂,《忠义潭记》彭震龙部下三千壮士为国捐躯集体沉潭之壮举。

五、三门
两朝宰辅地,千年古村落。

六、禾山景区
境内最高峰1391m,徐霞客、姚崇、颜真卿等均上山游览过。

七、南华山
城南10km,义山山脉中段。

八、石桥油菜花
位置极好的油菜花取景地,能出很好的片子。

九、高士山
重新去认识、体验这个地方,“直觉告诉我,在如今这个年龄或许能够读懂什么……”

十、三湾改编、
选个好天气,去感悟这个红色发源地。

本篇游记共含8701个文字,7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04-01 16:25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2016-04-04 12: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lspyw 发表于 2016-04-04 12:58:29 的回复: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回复lspyw:一模一样的回复,您是蚂蜂窝工作人员抑或蚂蜂窝水军吧。。。见过好多次了。。无实质性的回复。。。

2016-04-04 14:5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bocadmin 发表于 2016-04-01 16:25:42 的回复: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回复bocadmin:你行的。。。

2016-04-04 14:56

引用 饿不错 的图片:

2016-04-05 14:23

引用 饿不错 的图片:

2016-04-05 14:23

引用 饿不错 的图片:

2016-04-05 14:23

小飞哥好文笔👍

2016-04-09 12: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永新在你的笔下好有诗意

2016-05-21 15:48

吉安到永新有包车吗?

2016-09-12 20: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1F

引用 JN 发表于 2016-09-12 20:29:19 的回复:

吉安到永新有包车吗?

回复JN:没有试过,不过哪个城市都有租车公司吧。

2016-09-12 21:3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