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wawang2016元旦漠河——叫那历史不再重演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5
qingwawang LV.6
2016-03-31 22:46 690/4
  • 出发时间/2015-12-29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800RMB


北纬53度半——版图鸡冠处,祖国最北端。那里蜿蜒着黑龙江河。河对岸是俄罗斯,二百年前那是我们的土地。
2667次,停站最多的绿皮火车,火车穿越大兴安岭。沿途的京哈线曾是日、俄帝国侵略中国的武器,现在它握在我们的手里。
走出去究竟是为了欣赏美景还是为了铭记历史,究竟是为了寻北还是为了最后的绿皮车。思来想去,我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答复:坐2667次车,去漠河


一 
要说绿皮蒸汽火车,其实已经灭绝。2005年底,当最后一辆蒸汽车执行完任务,中国不无自豪地宣称蒸汽火车退出历史舞台。绿皮车其实已是存在于中国人的记忆里,也包括我的。
11岁奔波在上海滁州的绿皮车上,一跑7年。爱它,爱它把我送到思念的彼岸;恨它,恨它将重逢变得艰辛劳苦。
每个吭哧吭哧的夏夜,车厢里灯光灰暗。闷热潮湿的空气裹挟着厕所腐臭,混合着人挤人的汗腥气,在头顶360度旋转的墨绿吊扇作用下从车厢的一头窜到另一头,最后弥散于整节车厢。旅客迫不及待地开窗,可是窗门笨重又涩。手汗一打滑,刚刚抬起的细缝瞬间将指甲盖砸压得青紫。旅客没有放弃,继续尝试。直到抬起半扇高,将头伸出窗外,才体会到烈日下的空气原来可以这般轻薄。

(图注:绿皮车坐了7年,一年四次,这是唯一一张和绿皮车的照片。妈妈就在窗外,因为要分别,所以很不高兴。)
车动了,慢慢走,越来越快。风就呼呼地吹进来,打着脸,迎合着思绪。慢慢地,脑海里浮现出母亲随车奔跑渐行渐远的身影。旅途中,旧时的镜头常常会钻进我的脑袋,便开始起了回忆。记忆其实早已模糊残缺,如果没有旅行,它们甚至没再出现的机会。但是随着扑….哧一声,2667次列车挪动,往事历历在目。 

(图注:列车员对我说:一年前这辆车取暖是烧煤的。列车对温度要求很严苛,低了旅客遭受寒冻,高了又会感到干燥。列车要求恒温在16度,所以那时我每隔半小时来掏一次灰,添一次煤。)
沈阳漠河行车全长1743公里,经停49站,用时30小时。开车12个小时后,手机定个位,惊讶地发现列车已行了三分之二路程。我很纳闷为什么百度会说要用30个小时。再看看铁路线,路也并非弯弯曲曲太离谱。我开始怀疑也许列车提速的消息没有得到更新;也许这次我要提前到达目的地,而且将提前很多很多。这样想着心理倒是暖洋洋的,尽管外面天寒地冻,车窗结满了冰霜。


可是不久,过了嫩江,我发现了真相。
列车每隔20分钟就停靠一次,停车时间倒是不长,两分钟。车停门开便是门前小院,一户人家。列车员告诉我,小停靠站叫乘降所,它既没有候车室,也没有售票厅。旅客随下随上,上车后通勤员补票,不收手续费。大兴安岭里,人烟稀少,森林腹地加上恶劣气候,并没有开路的需要。所以乘降所就成了林区人出行的主要方式。

再次靠站,我下了车。
“喂,快~回~来~,车~要~开~啦~”列车员扯着嗓子,拉长音地喊。
“马~上~回~”我回应着。
可脚步根本没有挪动,因为在我的记忆中,火车没有“放屁”,一切就都还来得及。再上车,列车员厉声道:再不允许你下车。我有点委屈地想向他罗列自己坐火车的历史,倾诉自己旅途的经验,但是终究没张开嘴。看着列车员哈手跺脚,我体会到了寒冷带给他们的艰辛。对于我极地是欣喜惊奇的,而对于他们这是无休止的重复。(甚至这位列车员在2667八年的随行中,一次没有下过终点站漠河,却将无数个追求极限的勇士送到了最北。)不过我也殚精竭虑起来,火车守时吗,会晚点吗?林区的居民会在寒风中望眼欲穿这列比走路快点的火车吗?


列车到达漠河站已是晚上9点,大鹏派的人已在站前举牌迎接。大鹏是北极村青年旅社的掌柜。选择投宿他的店是因为店名:53度半。它给了我唯一的感觉。接站司机叫魏大岭,90后小伙,是大鹏的发小。喜欢青旅有很多理由,这一刻是因为踏实。夜将近十点,207省道上满地积雪。60公里的路,车行80公里时速,我一点不紧张。
同车的另一位住客一上车就质疑我为什么敢在网上直接付款。我想了想,这份顾虑我也是有过的,但它出现在我的选择前和准备中。当我点击确认的那一刻,便选择了去相信。事实证明,互相的信任赢来的不仅仅是一条条难忘的路,更是路上一段段精彩的故事。掌柜和司机是当地人,他们给予我的信息不是照本宣科,而是真实体会。就像那刻的一脚刹车,车速慢了。我便听说在这片林区里,时有傻袍子出没。

漠河两日线路是大鹏提供,魏弟开车帮我完成的。他们给予我的当地信息,让我一下火车就接地气。
路线:1日——北极村—九曲十八弯—乌苏里浅滩—龙江第一弯—入住北红村升辉农家菜馆。2日——北红村出发—穿越雪域森林—白桦林—漠河县城—漠河火车站。
当我在零下30度的天地间躺下时,已是十一点。旅途中每次躺下,都疲惫至极,感觉再多一步都不能行走。可是,如果我今晚的目的地在十二点,那再多一个小时的路我也还是能走的。所以心之所至之地便是身躯能到达的地方。也就在第三天,我的心来到了北红村,跨进了2016年。


这么多的北很是让人云雾缭绕,让我先来做个解释。
漠河县,位于大兴安岭区,是中国最北的县城。游客夏天来漠河观赏极昼,冬天便是体验极寒。十几年前旅游局将漠河最北村圈起来开辟了北极村自然景区。北极村村民生活如故,但是外人进入则要购买门票。北极村里处处悬挂着最北:最北一家人,最北学校,最北哨所。连同厕所也能让你不自觉地寻思自己该在祖国最北留下点什么呢?


中国的最北点是北极村100公里外的乌苏里浅滩。离最北点最近的是原生态村庄——北红村。所以,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最北村庄应该是北红村。
曾几何时,和我一样的强迫症患者们来到漠河,却励志要到达祖国最北点。于是原始村落敞开了门,北红村火了。村里几乎所有人家都做起了租炕买卖。

(图注:升辉是我们在北红村入住的农家。主人是一对五十来岁的渔民夫妻。听说来自南方,大妈怕东北的盐味齁着我们。做菜时严格把握盐量。结果我吃到嘴里是样样没盐味。这是个友好的失误,我们也愿意将错就错,于是饭菜全部扫光。)
北红村现在有31户人家,100多口人。千禧年村子通上电,才有了照明。2015年最后一个晚上这里依然没有联通信号,我迷失了方向,只有心中的最北。在一家小超市,终于蹭到了Wi-Fi信号,和家人报个平安,我开始扫射这户人家。
这是一套40平米的小屋,一面墙隔出两间房,屋里灯光昏暗。外屋有两组货架,是小零食和简单生活用品,靠门是几箱水果。老板娘告诉我,除了橘子和橙子,其它品类都是可以扔在屋外冻上吃的。她招手示意我里屋炕上暖和。里屋很简单,一台电视,简单家具,一台炕,炕上是叠好的厚厚一堆衣服。几眼过去后我才发现衣服上竟然架高着一个襁褓的婴儿。摸摸炕,很烫,想那衣服是给孩子隔热的。小宝宝哭了,哭声引来一个姑娘。小姑娘的头发卷卷的,有点泛黄。我伸手拉她到身边,却分明看到一双微微泛蓝的眼睛。这是只洋娃娃呀!


小姑娘说她叫汤圆,是俄罗斯混血儿,刚上一年级。我们说了会话,其实是我充满了好奇,在不停地发问。汤圆说自己除了去过塔河县,便没有再出过村子。我于是拿出了指北针放在她手心里,对她说:等你长大了,可以去很多很多地方。但无论在哪,只要拿着这枚指北针,朝箭头的方向一直走,走到中国最北,就到家了。她疑惑地望着我,腼腆地傻笑,又低头横竖瞅手心里的指北针。


“今晚,翠花家有篝火”。
翠花家是一家青年旅社,一听说有篝火便想去凑热闹。魏弟叮嘱我千万别说漏自己住宿别家,不然翠花得管收观火费。跨年夜,翠花门外悬挂彩灯,五颜六色的灯光配着雪,美极了,十足的年味。只是直到要走,翠花也没有注意到我,我也到底没弄清哪个是翠花。


翠花轩返回自家炕的路上,是我和表妹。表妹读大三,今年元旦放假北上来找我,便成了我漠河行的伙伴。伴着孤冷的月光,踩着松软的雪,我们仿佛回到了古井黄的后庄,那里有我们童年的家。我指着一排房子对表妹说:看,这个是我奶奶家!你挨着数四户,这个不是你家吗?她顺着手指望去,惊讶地问我:姐,真的是我家!它怎么可以这么像?
我说这大约是同样都没有路灯吧。
儿时的家乡有草房子,瓦房子,慢慢地也有了少许平房,但都是矮矮小小的。房子覆上了厚雪,远远望去,和这里的木刻楞一个模样儿。家乡到了过年,也是满村的积雪。月光下,雪发着淡淡蓝光。行走在一车道的大马路上,看着透着红黄色光的窗,你知道那就是家了,里面有温暖的床。
那时家门前的土路遇上下雨,会是十分泥泞。所以我们都期盼着下雪或是上冻,这样出行会轻松许多。积雪的路面,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我们总是在天还没亮的时候便出发在了上学路上。三九严冬,八里地走起来竟然浑是身热热的,所以我们只穿一双单鞋,清爽利索。只是到了放学,冰雪化开,回家的路变成一脚一裤腿的泥巴。

北极村到北红村的路就是这样一段熟悉却又不熟悉的雪路。我们的车循着路中间十来尺雪深的车辙摇头晃脑地前进。曾经那段路的记忆驱使着我问魏弟,漠河的春天怎样呢?
他遗憾的告诉我,漠河的春天是脏的。开春后,太阳高高挂着,屋檐开始吧嗒吧嗒滴水。路一点点显现,却终是一片泥浆。实际上,车下的这条路三四月会暂时封上。直到六月,北红村才会迎来新一波的客人。 

2016年的第一波客人里有我和表妹,2016年混血儿超市的第一位客人是我。去年最后个晚上,因为炕太热,我眼睁了一宿,便心心念念起冰镇可乐。于是早早起床去了混血儿家,推开了超市的门。汤圆的妈妈正在外屋的炉灶上填炕柴,我就自己架子上拿了两瓶可乐。Wi-Fi再一次连上,手机收到了轰炸式的新年问候,当然有那些条期待的。


天蒙亮,循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走到北红村村后,又看到一处边防哨所,战士正在扫院。因为没有手机信号,我一直弄不清江对岸的山叫什么。这一次我在战士口中得到了最准确的答案:俄罗斯国山。我笑了笑:是呀,一江之隔的世界无人知晓。


那该是外兴安岭!我猛然肯定地说。兴安岭加个外字,便多少起了些悲凉。(1689年)  ,清政府使臣索额图和俄罗斯帝国使臣戈洛文在尼布楚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条约明确划分了中俄两国东西边界,清政府同意把(贝加尔湖)  以东的尼布楚之地划归俄罗斯。同时确立黑龙江和(乌苏里江)  流域属于中国领土。之后两百年,俄国又发起侵略,强迫清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至此中国共计失去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现在版图十分之一的土地。


历史把我们拦在了黑龙江边。长长的国界线,每十米竖一条警戒。其实刚入北红村,边防战士就拦下过我们的车。立正,敬礼一连串标准化动作,随后便如雷般地响亮告知:您已到国界线,请严格遵守边界法,严谨越过国界线。边界法我是第一次听说。或者说第一次觉得它会与我有关,似乎只是脚下一不留神的事。


两日相处,魏弟对我的好奇习惯又默契。不等我开口,他讲起了误越国界的故事。说曾有渔民捕鱼闯了国界。那江水纹丝不动,树林也密不透风。突然崩一声,暗哨惊出一发AK-47枪响。所幸只是一枪朝天警告。渔民束手就擒,之后被关进了俄罗斯监狱。俄罗斯的监狱夜晚也是计时的。也就是说,24小时在中国的监狱是一天,但俄罗斯12小时算一天,一天一夜蹲监狱就是两天。监狱生活也能过得去,天天吃上大列巴。渔民蹲上半年被赎回国,但依然难逃国法追究,政府还是罚了他2000元。



北红村太小了,小到它的记忆只需要一个夜晚和一个清晨。天透亮后,我们再次启程返回了漠河县。

漠河回程路依然漫长,需要置办干粮。我于是向车站左手方向300米处的小卖部走去。挑起厚重的门布,黑洞洞的小屋并没有人。叫了好几声才慢吞吞走出一位五十岁左右的阿姨。我说买方便面,她却给我推荐哈尔滨肠、花生米。我照单全收了,没有一句多话,因为这时我的注意力早已不在食物上。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女人面部颈部红梗着疤痕,肉僵着着,脸是扭曲的。不自觉我的脸开始绞痛起来,似乎感同身受着她曾经历的劫难。
她将打包好的东西递给我,我走出门。可最终没有忍住,我回过头冒昧地问:是87年的大火将你烧伤的吗?
她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跑出去呢?我又追问。
姑娘,这就是在外面烧伤的呀!整个城都在着火,我跑不掉了。


今天的漠河县城有座特殊的博物馆,它记录了一段人间炼狱史。87年5月6日,一场森林大火吞噬了大兴安岭地区1800万亩森林,也毁灭了整个漠河县城。这场大火是人为造成的,失火之后,相关领导谎报瞒欺。火势失控又开始推诿卸责,以致将本可以避免的森林明火演绎成历史特大森林火灾。
28年过去了,现在站在漠河县的西山上,俯视到的是一座新城,一眼望去这座城是白色的,宁静的。 


行进的车窗外,桦树、樟子松、落叶松,连城一片,却终是稀稀疏疏。高大的,茂密的,摄人心魄的大兴安岭只是我想象的。临走时司机小魏对我说,当年大火几乎烧光了漠河的所有,却仍有三处幸免。它们是厕所,教堂和松苑。人们说这是因为厕所是污秽之地,教堂是神圣之地,而松苑则是一块福地。
我手中明信片上印着的也是这片福地。就让福地的福气飘满整个森林整座城,去叫醒人们,叫那悲切的历史不再重演。


qingwawang更多精彩游记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ww-malalv

本篇游记共含5307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4-01 14:48

引用 zhishanmu 发表于 2016-04-01 14:48:02 的回复: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回复zhishanmu:嘻嘻嘻

2016-04-01 15: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你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发给我呀我做个参考。

2016-04-04 16:52

引用 嘉奈kana 发表于 2016-04-04 16:52:48 的回复:

楼主你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发给我呀我做个参考。

回复嘉奈kana:路线:1日——北极村—九曲十八弯—乌苏里浅滩—龙江第一弯—入住北红村升辉农家菜馆。2日——北红村出发—穿越雪域森林—白桦林—漠河县城—漠河火车站。

2016-04-04 23: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