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波斯!波斯!!——伊朗行(13):“熊出没”---亚兹德老城里的古堡旅馆

1
平常 LV.9
2016-04-01 18:50 810/2

本篇属于“碎碎念”那类的,实在是因为觉得这个旅馆也可以当作一个小小景点的。喜欢宏大叙事或黄钟大吕的同学们可以忽略飘过 。

与波斯古国阿契美尼德的各位国王见过后,我们驱车前往据称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亚兹德

老费说,亚兹德人很自豪自己的城市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说是5000年前就建立了。哈哈,那个时候,哪里来的“城市”一说啊?!
嗯,关键是如何定义“城市”。
现在有关亚兹德的宣传广告也都使用了“最古老城市”一说,似乎也没有人特别在意它是不是真的最古老城市。

但它确实是很早就有人类居住的地方。
公元五世纪就这个“城市”出现了,而且还是最古老的宗教琐罗亚斯德(拜火教,公元前一千多年)的发源地。


到宾馆前,先去吃晚饭。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餐馆居然给我们发了一堆小小的纸片,上面是各种无线网络的用户名和密码!

哈哈,出来几天,我们的感觉就是几乎被文明世界抛弃了,到哪里都没有网络信号,甚至有些手机也不能用(譬如我的联通手机,在去年中国联通刚刚停止了在伊朗的业务),让我们这些已经习惯了各种通讯手段的人觉得天天坐立不安,尤其是习惯了与朋友们分享各种新奇事物,居然好几天上不了微信朋友圈,心里那个长草啊,一片又一片的啦。

快快快,大家都掏出手机,连线连线连线……
但是那个网速度,简直比蜗牛还要慢,让人顿时崩溃!

好不容易挣扎着爬上线了,我先在圈里大喊一声:亲爱的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
然后就断线了!

不甘心,再爬,再上,又挣扎着说了几句:我们被世界抛弃了好几天,今天终于艰难爬上线,向大家报个平安。至于图片嘛,就别奢望了,等回去后,再慢慢上吧。
虽然如此,还是试着要发几张图,没用,那个显示正在发送的圈圈永远都在转动。

就这事儿闹的,吃饭都三心二意的了,人人都希望能跟国内亲友联系上。
有联系上的,就埋头在那里刷刷刷;联系不上的,就挣扎着刷刷刷……

我是死心了,不刷了!
吃饭!

今天的晚餐是鸡肉烤爸爸哦!

………………………………………………………………………………………………………………
(嗯,以下的内容其实是整合了两天在亚兹德古堡宾馆的印象而写的,请习惯关注极小细节的朋友忽略图片的日期显示。 )

不管怎么说,亚兹德餐馆能上网,宾馆应该也能。这多少给了我们一点回归文明社会的希望。

大巴将我们拉到一条小小的街道路口,有个小拖车在那里等着把我们的行李拉去宾馆。
原来,我们要入住的是一家由古堡改装成的旅馆,旅馆就坐落在古城区,而古城区的巷道实在狭小,大巴进不去,我们只能步行前往。

一路穿行在黑夜里有点森森然的巷道,有点诡异怪怪的感觉。


……………………………………………………关于古堡旅馆…………………………………………

夜幕下的旅馆大门

后来翻看照片,觉得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显得那么惊悚呢?
似乎还有望风的!

进门却是一个很惊艳的世界
这是旅馆的前台

虽然大门是这样古老而粗糙的笨拙的木门,倒像是在告知我们:看看,我们根本不用钢铁的门,也没有防盗门防盗锁,就这么个门栓,这么个一脚就能踹开的木头门。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里很非常安全啊!

进了旅馆,有向下的台阶,就像进入了地下巷道

巷道入口的上方,有各种旧物摆设,营造出一种怀旧的气氛

通道就是这样窄窄的,只能一人通过

其中一个转角处

去往我们的房间,还要经过一个庭院,看起来也是一个用餐的场所。

餐桌上的那些盘子,不会是我们明天的早餐吧?

真没猜错,果然第二天的早餐就是在这里享用的。

旅馆一位年纪比较大的侍者拎着我和小沈的箱子,带我们去往房间,期间要走上这样的台阶,昏暗无比,让我感觉穿越到几十年前我在煤矿下井干活的掘进巷道。

好不容易到了我们的房间139号。

左图是门牌号码;右图是开了一条缝的门,门是使用铁镣挂锁的。

好古旧啊!

屋里更是让我们出乎意料,房间简直就像两颗成九十度直角摆放的小胶囊。

这颗胶囊归小沈,她个子高,旁边那颗低矮,她若直起腰就要碰上天花板。

与她床铺成直角的胶囊是我的,长约三米多点,宽不到两米,也就一个小小床加一个小小床头柜的空间。

看到床头上方有个箭头吗?
那是给伊斯兰教的客人预备的,箭头所指,是麦加的所在方向。伊斯兰人每天要朝着麦加方向做五次礼拜,店家怕他们在这迷宫一样的房子里找不着北。

(好像这是伊朗所有旅馆的标配。哦,不对,在设拉子的宾馆里没有看到。)

从小沈住的胶囊向外看,那个木门就是我们从外边进来的大门,有地毯的小间就是“客厅”,小小的两人座沙发,小木柜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电视机。我们从卧室到客厅,要走上几级台阶,转向门口的右手是卫生间。

卫生间也很小,但除了没有浴盆,其他设备还算齐全。

(多余说一句,在伊朗,所有的卫生间,包括各种公共场合的卫生间,都会有这种软管水龙头,也许与穆斯林生活习惯相关,随时随地都有可以净手的水。有时会遇到卫生间的水箱没有水,这个软管里也有,似乎永远都不断水,非常方便。)

比较郁闷的是房间虽然五脏俱全,但实在太小,又没有窗户,暖气还特热,多少感觉有点憋气。
好在暖气可以调节,我们直接把暖气关了。

这个旅馆的房间大约有三十几间,每间的格局和装修都不一样。据说当年是一个古堡,后来改建成旅馆时,房东顺势而为,就建成了地下迷宫似的旅馆。
(可是我们怎么看怎么觉得它就是个存放各种东西的地窖,不然怎么会这么深入地下?住在这里,自己都觉得自己像头冬眠的熊,每当出门,就有一种“熊出没”的感觉 )

呵呵,开玩笑的啦,其实亚兹德地处沙漠,干旱酷热,居民的房子内部基本都是低于地面,以使房间内冬暖夏凉。 

第二天起来,走下高高的台阶,沿着昏暗的通道前往庭院餐厅,沿路是各种小摆件。
倒数第二图是前台墙上的装饰;最后一张是从通道走上前台的台阶。

看看,这么上上下下的,也就凑合找到出口,至于方向,能找着北那真是本事!

这就是我们昨天晚上前往房间时路过的庭院餐厅,我们的自助早餐就在这里

那位年长的侍者已经在忙活

还有一只白毛的大鹦鹉,在笼子里不断地用英语向每个路过的人问候早上好。

鹦鹉倒是殷勤,就是太丑了!


………………………………………………古堡旅馆“游记”…………………………………………

大约住了一夜,大家都意识到这个旅馆其实就是亚兹德民居的一类建筑代表。所以吃过早餐,就央求那位年长侍者领我们上上下下地参观一遍。

“坎儿井”,从餐厅有一个长长的台阶通向深处

除了我们早餐时的庭院餐厅,还有一个稍微封闭一点的餐厅

到了晚上灯光一亮,它就长成这个样子了(好粉红啊)

这个餐厅有漂亮的大顶篷,看样子是可以收叠的

爬上楼顶,向东望去,是一座清真寺。

关于这个建筑,有两个版本,一是说那里曾经是大诗人哈菲兹住过的地方,因为哈菲兹曾形容自己在这里的岁月“如同坐牢一般”,后人便讹传为这是关押过哈菲兹的“监狱”。

另一个是说这里是亚力山大时期的监狱,建于十五世纪。现在好像是一所什么学校的校址了。

无从证实。

旅馆屋顶

地上那两个坟形的东东,是旅馆里过道的采光圆顶,那些小圈圈都是彩色玻璃,阳光通过这些圈圈给过道带来光亮,若在过道里抬头看,是一圈圈的彩色光环。

这两个像音箱似的东西,是亚兹德足以傲视世界的古老的“空调”—风塔

风塔是用来通风降温的设计,风塔超过屋顶的那部分镂空,热风会被引进风塔之中,并通过室内外温差产生的压力将气流循环到室内,以此降低室内温度。

风塔是亚兹德建筑的一大特色,家家户户的屋顶都有风塔,远远望去,密密麻麻。所以亚兹德又被称为“风塔之城”。

参观过后,我们心满意足地出门了。
“熊出没”了。 


……………………………………………………晚饭、夜游……………………………………………
亚兹德的晚餐,是在离旅馆不远处的一个餐馆里,餐馆跟旅馆是同一个老板的店。

餐馆的前台是这样的

餐馆的座位是这样的

餐馆的饭菜是这样的
(不要问我是什么,除了那盘沙拉,全都不认识。糊涂着就吃了。 )

餐馆的食客是这样的 (我的快乐同伴们)

饭后出门来,看到黑夜里的“监狱”是这样的

旅馆的对门,有一家小小的工艺品商店,当然也是做游客的生意啦。各种工艺品堆放得满满当当,几乎让人无处下脚。

店里的东西猛一看都很漂亮,就是不能细看,太粗糙,那些盘盘罐罐基本是陶土的,又沉又拙。

玻璃柜里的小首饰盒是骆驼骨的,粗看还可以,也是不能细看,盒子的盖都不甚严实,即便当作礼物,也好像不怎么拿得出手。

不过我还是从隐藏在柜子边边的角落里翻出一幅带镜框的细密画,直接腰砍,以半价收入囊中。

之所以买下它,是因为之前曾经对伊朗的细密画有一点点了解。

细密画是波斯艺术的重要门类,一种精细刻画的小型绘画。主要用于书籍的插图和封面、扉页徽章、盒子、镜框等物件上和宝石、象牙首饰上的装饰图案。一般画于羊皮纸、纸或书籍封面的象牙板或木板上。题材多为人物肖像、图案或风景,也有风俗故事。多采用矿物质颜料,甚至以珍珠、蓝宝石磨粉作颜料。
我买下的这幅,是描绘在骆驼骨片上的。

其实买的时候,对这画的内容还不甚明了,只是我比较相信第一眼的感觉,一看见就心里喜欢,喜欢那几种颜色的搭配,喜欢那几个人物的神情生动,喜欢那种世俗的生活场景。
还有那个镜框,我知道那也是一种比较传统的镶嵌工艺。

后来,我拿着这画去请教伊朗导游法拉赫,她告诉我,这画的内容表现的是伊朗人日常生活中宴饮的某个场景。伊朗人乐观,善歌舞,宴饮时都要弹奏各种乐器,伴随歌舞。而这幅画描绘的场景,应该是蒙古人占领伊朗时期之前(十三世纪之前),因为图中的人物眼睛都很大,那是伊朗人的眼睛类型。自从蒙古人统治伊朗后,细密画中的人物眼睛都变成蒙古人那种细长的类型了(这是一个比较好玩的鉴别途径)。
我觉得她说的没错,后来我们在伊斯法罕卡尚都看到了一些关于宫廷宴饮内容的画中,确实有这样十分相似的局部场景。

另外据她推测,这应该是一幅创作于十三世纪之前的名画的局部,后人模仿而作。
我的理解是,就像我们国内现在有人把清明上河图的某个局部描绘于一些器物上那样吧?

嗯嗯,不管是什么啦,我也不是收藏家,自己喜欢,就是最重要的。

晚饭后小沈说在周边走走,我看着黑漆漆的巷道,觉得有恐惧袭来,不敢走,也不让她走。
她只好跟着我回旅馆了。

白天我们上楼顶参观时,小沈没在,晚上回来,她说要弥补一下,于是那位年长侍者又领我们夜游一回。

很赞的夜景哦!


………………………………………………泥巴捏就的城市……………………………………

亚兹德的旅游项目中,游走老城区也是其中一项,穿行在土墙建筑的迷宫似的城区里,十有八九你会找不着自己的存在感,这里哪有一点现代世界的模样?
所以我老同学叶教授说,亚兹德就是一座泥巴捏成的城市。

本来第二天的下午有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我觉得老腰有点问题,没有出去,其他同伴兴致勃勃地在老城区里转悠了半天,回来时特兴奋,说是在一家小小的馕店里,吃到了现烤的又热又香的大饼子,听说这些人是来自远方的“秦”,店主不仅不收他们的钱,还要送他们馕,热情万分。

白天的“监狱”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吃饭的那家餐馆外观是这样的

附近民居的街道是这样的


偶尔会走过一位黑袍女人,如幽灵般飘过

屋顶上的大喇叭,是每天五次召唤人们做祈祷的

各种泥墙屋顶在蓝天上画出的线条

各种泥墙街道建成隧道模样,以挡住部分猛烈酷热的阳光

结果却有了一种太诡异太深邃的感觉

嗯,这个,门上两个形状不同叩环:
亚兹德,这种门环随处可见,它的讲究是,女人叩门要叩左手那个圆环,男人叩门要叩右手那个条形的门环。

原先是知道有这种门环的,一直以为是因为伊朗人男女讲究各种分别。
直到现在,才听法拉赫解释说,之所以要分别,是为了方便屋里的女主人。因为两个不同形状的门环在叩击时,发出的声音是不同的,所以屋主人可以从声音中分辨来人的性别。如果是女性叩门,女主人出来开门时,就不必戴头巾;但如果是男性叩门,女主人就要穿戴整齐、戴好头巾才能出来开门。

至于门环为何设计成这个模样?
告诉你吧……
我也不知道啊! 

看看这些泥巴墙,老叶说得没错,亚兹德就是一座用泥巴捏出来的城市啊!


小提示:
1、据说在亚兹德,治安不是特别好,尤其在老城区,会有一些年轻人骑着摩托车经过单身女性身边时实施抢劫,或者是性骚扰。所以,在亚兹德,女性最好不要单独外出,尤其是夜晚;
2、亚兹德的建筑很有特色,它的精髓部分是亚兹德人在干旱沙漠里生活几千年的智慧结晶,如果跟团旅行,在亚兹德不一定有机会详细了解,那么,住进这样的旧建筑改建的旅馆,倒可以了解和感受亚兹德的建筑精华,譬如风塔、坎儿井、房屋与房屋之间的关联(不同人家之间有共同的通道空间)。
我们住宿的这家旅馆是Fahadan Hotel
感觉真的不错,推荐一下。

本篇游记共含5201个文字,4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写得好细致哦!👍

2016-04-02 13:1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4-03 08:2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