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这不是游记之武隆重庆三日

  • 出发时间/2015-12-18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000RMB

序:圆梦

从国庆之后就开始忙,尤其是进入12月出奇地忙,有时到夜里两点才睡,急需一次出游做补血。至于目的地嘛,恰巧有出差去武汉,便想借着出差的机会再出去得瑟一番。最终,我把色眯眯的目光瞄准了山城重庆。为咩选择重庆?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想去的是重庆附近的武隆,那里有一个叫天福官驿的去处,被我觊觎差不多有十年之久。全因06年的那部著名话剧《雷雨》的剧场版《满城尽带黄金甲》,当时我看到这样一个镜头,在一个郁郁葱葱的峡谷之中,一群黑衣刺客从天而降,落入一所古朴的院落中,我被震撼到了,心中响起怒吼声:“妈的!有生之年一定要去这个地方!”

Day 1:人这一辈子能挂在餐桌上是一种幸福

闲言少叙,还是马上开始这段奇(gou)妙(xue)之旅吧。周五中午从武汉高铁出发到重庆北,再转乘去武隆的绿皮火车。注意,在重庆北高铁下车的地方跟绿皮火车的上车点近在眼前,实则要兜个大圈,出高铁站后需要搭乘二十分钟的663路公交车(具体怎么到663的发车点,可询问火车站内的工作人员,反正不难找)——又一个跟金华火车站不相上下的奇葩火车站。 为什么要转乘火车?大晚上的,又是多山地带,火车安全多了。坐在一群女娃娃当中,看她们玩杀人游戏,时间就不难熬了,一个小时后抵达武隆,入住美伦商务酒店。

这个小“酒店”,条件比较简陋,118一晚的大床房很不值,房间隔音不好。收拾妥当之后,感觉漫漫长夜不做点什么太可惜了,既然来到了重庆,吃吃吃是肯定少不了的,特别是晚上转车时只吃了一碗平淡无奇的抄手。一看表已经11点了,但这里是重庆,只管走将出去!来“酒店”的路上就注意到了几家麻辣烫,冒着零星的小雨,走进了其中一家。虽然时近午夜,店里还是有好几个食客的。挑了张桌子坐下,老板娘问:“几个人?”
我说:“一个。”
老板娘诧异了,“就一个?!最低消费50!”
嘁——想当年武松在“三碗不过山冈”小店里喝了十八碗,我可是武二郎的老乡!老板娘莫要小瞧了俺!
起身挑了一些串串,荤素搭着,倒也不少。竹签没入沸腾的红油,静等串儿烧熟,浸过香油,又鲜又辣,在有些湿冷的深夜,来上几串好不痛快……

吃饱后数签子结账,52!哼哼,叫你瞧不起单身狗!

回到酒店后就睡了,第一天就这么吃过来了,绝对爷儿们!

Day 2:独霸一方水土

起了个大早,窗外刚蒙蒙亮。顺着酒店外的小坡,来到武隆汽车站(当初挑这个小酒店就是为了靠着汽车站方便)。买了一张8点出发去仙女镇的车票后,就在附近的馆子吃了一碗小面。回到酒店收拾行李、退房、寄存背包,随身只背了个相机、三脚架和小包。

坐上车后,半小时抵达仙女镇游客接待中心(注意,不要坐过站了)。来早了,接待中心里的售票员都还没上班,只好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刚下过一场小雪,遐想了一番天福官驿的青砖灰瓦上覆了一层白雪是何等优美的景象(事后证明是我想多了)。

售票时间和票价信息如下:

是的,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天福官驿就在天生三桥景区内。买好门票和车票,进去后乘坐大巴到天生三桥景区门口,这里有个大黄蜂的模型,吸引了不少大叔大妈。

趁着他们在跟大黄蜂合影的档口,我赶紧跑进景区,独自一人搭乘电梯下到景区深处。

这里就是三桥的第一桥——天龙桥。你问桥在哪儿?抬头看!

拾阶而下穿过天龙桥,一座墨色的院子逐渐揭开面纱。没错,就是她,深藏在山谷之中的天福官驿!

走到平地之处,回首一望,方知“桥”高。

走进天福官驿,简单一看。

顺着山谷的道路继续前行,遇到一个机器恐龙,就是为了标榜该处是电影版《变形金刚》的取景处,正好再回望天龙桥一眼。

后面还有俩“桥”——青龙桥、黑龙桥,不过都没天龙桥这么壮观了。

再往前走就没什么特别的景色了,只有几处迷你瀑布和水潭聊以慰藉乏味的后半段。

从三桥景区出来,时间尚早,再去龙水峡地缝绰绰有余。地缝的票价信息如下:

路过一片小摊,买了一个糍粑吃。小时候的糍粑都是放在炭火上烤,现在也与时俱进了。

还是一段大巴,然后进入了景区,仍旧拾阶而下,果然好地缝!纤瀑如蛟,深匿其中。

走到一处平台,便可见到深不可测的地缝。

往地缝的延伸方向走。

路上的水流也多了起来,为地缝增添了不少灵动的气息。人少就是好,基本上没遇到过其他游客,我不由得引吭高歌:“苍茫的天涯是我滴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动次答次,吱儿——吱儿——”这好山好水全是我一人儿的啦!就这么有尿性!

必须要说的是,在我拍下面这张照片时,我将镜头上的遮光罩摘下来拿在手里,一不留神,遮光罩掉了下去。往下一看,还挺陡的,这可如何是好?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决定还是爬下去拿——谁让咱刚摆脱温饱呢,别看一个遮光罩就那么个破玩意儿,可好几百呐。把相机和背包绑牢在后背后,我就摸下去了。当时的具体情况就不过多描述了,反正手脚并用、撅着臀部也没什么美感,倒是把几个路过的大叔大妈吓坏了,连忙在上面的栈道上朝我喊,问我需要帮助么。

从地缝景区出来,在门口搭乘大巴返回仙女镇游客接待中心,再在早上下车的地方等着路过的中巴下山。

回到武隆城里,离去重庆的火车开车还有好几个小时,于是,就在这大山深处的小城里信步而行。依山临水的小城很安静,所有人都不慌不忙地生活着,反倒是我这样一身冲锋衣、登山鞋、大背包的行头显得突兀了。

在两个小时的遛达中,嘴可没闲着。这种狼牙土豆虽然在上海也有,但却从未买过。西南水土种出的土豆要比上海的本地土豆好吃得多,而且上海那边永远缺少西南才有的粉色腌萝卜。

火车马上要开了,回首再看一眼武隆。高速架在楼房上面,果然山城特色。

当火车驶入重庆北站时,天色已暗,入住预订好的博胜酒店(位置在渝中区解放碑好吃街旁创汇首座11楼,17783562324)。

这公寓式的酒店可做饭、可洗衣,但这都不是我预订它的目的,我的目的在于楼高、临江。放下包的第一时间就跑到窗口来了一张——错落有致、如梦似幻的山城夜景!

这酒店还有个好处,离着很多景点和商圈很近,单靠走路就能达到。于是乎,我在收拾妥当之后,就步行去了解放碑、洪崖洞。

需要注意的是,到晚上10点之后,洪崖洞、千厮门大桥的灯光就会熄灭。

逛累了就去洪崖洞里面觅食,没办法,胃口就是这么好!虽然时近午夜,但是还有些小店面仍在营业,一碗面、一份凉粉,再加上一碗隆重推荐的冰粉,足以羡煞神仙。

吃饱喝足,打道回府。

Day 3:体味山城

清晨起床,依旧老套路——退房、寄包。出了大楼,猛吸了几口略带寒意的空气,让自己清醒过来。

第一站就是在附近的、最有重庆特色的老城区——十八梯,依山势而建的房子是让外地人最感到新奇的地方。十八梯正处在拆迁中,很可惜这么一块有悠久历史和文化标志的地区就要消失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在城市向现代化演进的过程中如何才能保护好历史本就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随处可见耄耋老人,老房子都拆了,他们心中的记忆和往事不知将寄放在何处。

离开十八梯,前往另外一个极具代表性的地点——长江索道。成就重庆山城美名的,不单单是山,还有那流淌千年的江水。

在到达长江索道之前,还是先填饱肚子吧。一边找馆子,一边随手拍了几张重庆的扫街照,连重庆的身份证——棒棒,也入了我的镜头。

职介所门口的人群。

吃了一碗豌豆面,味道还行。

补充了能量继续前行,路过一个花鸟市场(花没见有卖的,卖猫卖狗的倒是挺不少),发现重庆人民酷爱玩鸽。

终于抵达长江索道啦,单程10块,我买了个来回。

长江索道附近有个罗汉寺。没错,就是《疯狂的石头》里面的那个罗汉寺。不巧的是,寺内正在进行整修,有点乱,但这丝毫不影响善男信女们的热情。

从罗汉寺出来,我又买了份土豆,我是有多喜欢吃土豆啊!

这个时候也该考虑吃午饭了。这个问题在重庆绝对算不上问题,直接磁器口走起。1号线地铁抵达后,才发现磁器口真的是吃货的天堂啊!兜了一圈,吃了不少,有串串、双皮奶、糍粑……

最爱的还是串串

当然,也别光顾着吃,古镇的风景也是值得一看的。

填饱肚子后是今次重庆之行的最后一站——涂鸦街,在四川美院附近,路不是特别顺,先坐2号线到杨家坪下,步行一段路去坐到黄桷坪站的公交车。

涂鸦街挺长的,但是涂鸦作品大多是画在房屋的墙面上,受窗户的影响,几乎没有大幅的涂鸦,只在街道的矮墙上发现了几幅差强人意的作品,多少有些失望。

返回酒店取背包。不得不隆重推荐这个博胜酒店,位置、景色、设施什么的,前面已有描述,单说这个酒店的老板娘的服务态度就很赞,瘦弱的身子骨愣是背起我笨重的背包,亲自送了下来,更何况还长那么漂亮。

搭乘地铁前往机场,就在我以为此次出游终于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所有狗血之时,我在地铁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脚一滑,叭,摔那儿了。我个子不算矮,就这么地在站台中央摆了个大大的“木”字形,身上的硬币叮哩铛啷掉了一地。顾不得疼,赶紧爬起来,把硬币拾到兜里,低着头上了地铁。

好吧,2015年是狗血满满的一年,在经历了特大暴雨、扭脚、被猴追、被狗赶、被马蜂蜇之后,以一记难度系数和完成度都超高的狗啃屎完美收官!

本篇游记共含3588个文字,8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内心波动了一下哈哈

2016-04-06 20:25

本来一路的小清新,最后却不停脑补最后那个画面…笑哭,哈哈哈

2016-07-24 10:26

很惬意的一篇游记,赞!打算十月底去趟重庆火锅。

2016-10-07 21:4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