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泰东北——乌汶蜡烛节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 出发时间/2012-08-04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8月4日晚7点半,从乌汶开往曼谷的火车缓缓启动,月台上居然有游客用中文道着离别,离愁别绪瞬间用上心头。金肯同学对着黑漆漆的窗外说了一声:再见。弘阳说这场景像极了《泰坦尼克号》里杰克登船时的场景。于是我也像发了疯一样,对着月台上的陌生人们疯狂招手,大声说着:“拜拜,拜拜。”美虾和张霞瞧见后,也开始无厘头地对着月台上不认识的陌生人告别。月台上的人群稀疏着站立,有的人瞧见了我们别扭的告别,也纷纷回应我们,一边笑着朝我们招手,一边回应着“拜拜”。这就是简单朴实热情实在的乌汶人!
 
     提到泰国,很多人会想到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现代与传统和谐共处的曼谷,或者是幽静淡雅素有“北方玫瑰”之称的清迈,抑或是“男人的天堂”——芭提雅,或者是让你可以尽情感受海滩风情的“东方夏威夷普吉岛。乌汶,却鲜有人提及!甚至在出发之前做攻略时,我也曾因为没有详实的信息而极为头疼。而三天的乌汶之行,用老掉牙的话语来形容,即“我来,我征服”。用较煽情的话语来形容,则是“我们空空而来,却满载而归”。试想下:五个陌生外国人在路边问路,立马围过来一群好心人帮忙指路带路;五个陌生外国人在路边等不到车试验性地搭便车,居然不出三秒就等到愿意将五个陌生人塞到汽车后座的好心人;五个陌生人刚在商场结识三个陌生泰国人,居然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和他们玩起了“杀人游戏”……光是想想这些画面,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却又温馨有趣。从最初下火车之后的失望和调侃,到离开时的万分感慨,三天的行程,我们参与了热闹特别的泰国传统节日,见识了精美细致的蜡烛雕刻工艺,领略了别具特色的东北风情和人文特色,受到了乌汶陌生人的友好帮助……海滩和岛屿随时都可以去,而传统节日却千载难逢。作为整个旅程的全程参与者,我真心高兴,在蜡烛节这个节庆日里,选择了乌汶——全泰国蜡烛节最盛大的城市作为旅行目的地。从最开始只想找个地方打发四天长假,到最后离开时的暗自庆幸。沿途收获的惊喜和感动,以及遇到的那些美丽心灵,无不昭示着这次旅程的难能可贵。如果你碰巧在蜡烛节时来泰国,一定要留几天时间给乌汶。即便它没有曼谷那么现代繁华,没有清迈那么清幽别致,但仅仅因为那些“热情地出乎意料”的乌汶人民,以及热闹非凡的蜡烛节盛宴,你就决不至于失望而归。
 
      计划去乌汶仅仅因为二哥的一句话:“我们放长假就是因为蜡烛节啊,而乌汶的蜡烛节是全泰国最出名的。”我向来对风土人情以及异域传统节日特别感兴趣,正因了二哥的这句话,立马坚定了去乌汶的决心。于是迅速在周边散布信息呼朋唤友,最终在临行前的最后一个星期确定了去乌汶的最终人马。好的旅伴是美好旅程的前提条件,并且旅行是检验朋友关系的最佳利器。去年和光媛俩人环岛时,我俩就悟出了“旅程疲惫之后的自己是最无法伪装的”这一道理,因为之前集体出游曾有过性格不合导致的旅程不快事件,因此在没有合适旅伴的时候,我情愿独自前行。而这次的五人行,却一扫我之前对于集体出游的恐惧,整个过程都极其和谐欢快,在不知道下一个目的地的前提下,大家能不急躁地随意闲逛。对于一些他人看来无法理解的小触动,我们都能颇为默契地感慨良久。乌汶的旅程结束了,在回来的火车上,我随意提出下个长假继续芭堤雅的建议,大家迅速一拍即合地响应。这种信任难能可贵!
 
     旅程要从考山路的一只猫开始。
 
     8月1号的下午,我结束了一周的工作,立马打道回府收拾房间打理行囊。和美虾、张霞汇合后,出发前往曼谷。离火车出发的时间尚早,于是三个人背着行囊先行前往考山路作为中转。泰国的服务质量颇高不说,泰国的低物价真心会让在国外尚且过得去的老外在这边如鱼得水,这也难怪曼谷会那么多年连续成为全球最佳旅游城市。光是看看考山路上满街的老外就知道泰国有多受游客追捧了。在考山路吃了晚饭,喝了小酒小憩之后,我们仨开始前往火车站和另外两只汇合。
 
     上个星期去曼谷开会时,颠簸到火车站去买前往乌汶的车票,没成想,想买的那趟晚上八点多有硬卧的车票早已售罄。原来泰国火车票可以提前60天购买,并且我们也实在是低估了蜡烛节小长假的威力。最后只得买了晚上10点20的那趟火车,整辆列车都没有硬卧,全是硬座。泰国火车和国内很不一样,我们买的这种车是最次的也是最便宜的。没有硬卧也没有空调,并且泰国人坐车是可以免费的。正因为便宜和免费,所以从曼谷上车时,整列车厢就挤满了人。我们只是上车晚了几分钟,座位上方的行李架就早已被塞满了没买票的泰国人的行李。上车后,早已有人坐在我的座位上,这个时候只需要拿出车票,全程不用说一句话,泰国人就会很知趣地从你座位上起来,继续去淘下一个空座位。很早前就曾经看到有驴友说在泰国坐火车逃票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因为泰国人坐火车是免费的,并且泰国上下火车根本没有人检票,更别提安检了。上车后,基本上只在列车的起点站会有乘务员来象征性地查下票,其他时候就没人管你了。因此只要你不是在起点上车,逃票简直轻而易举。更值得一提的是,火车站的厕所里几乎都会有淋浴间,所以泰国真心是穷游族的天堂啊!从曼谷去乌汶前,我在火车站的厕所里卸妆完毕,并且从乌汶回曼谷时,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我们也在火车站的淋浴间洗了个澡。收拾梳妆打扮完毕,继续上街闲逛!
  
      因为在国内时曾经有过好几次坐火车硬座来回往返武汉厦门的经历,因此曼谷到乌汶13个小时的火车简直是小菜一碟。十点多上车后,大家闲聊了一下之后就开始靠着窗户玻璃开睡了!半夜每到一个小站时,自己都会中途醒来,然后再沉沉睡去。列车行驶时的汽笛声,以及和铁轨撞击时的摩擦声,在我听来特别有安全感,就像极有规律的小调,慷慨激昂又极富韵律。每次到站时,那一声沉重的“嗡”,昭示着旅客的经过与离开,多么厚实的存在感啊!泰国的很多列车轨道都直接穿过城市的中心地带,火车站更是小的出奇,大多只是沿着列车轨道随意地安置几个凳子,旁边再设个卖票点和厕所,一切搞定。所以坐火车穿越泰国是件很好玩的事情,沿途经常可以瞧见沿着列车轨道设立的学校和夜市以及菜场,这也算是泰国特色了。坐了一夜后,人早已憔悴的不成样,列车继续向东北前行,沿途的田园风光瞬间让人心旷神怡,疲惫和无聊瞬间一扫干净。
 
      抵达乌汶火车站后,和早于我们到达的二哥联系,忙活完一切,坐着双条车前往二哥的朋友梅老板帮忙订的酒店。坐在车上前往目的地时,我一直扒着窗外瞟着沿途经过的风景,乌汶地处东北要塞,虽然算东北比较大的府,但从火车站前往市区的路上,几乎看不到高楼,沿街建立的都是两三层楼高的居民房,房子不豪华,但从外面看过去,房屋都漆上了好看的颜色,屋门口花团锦簇,整个小城也别有风韵。我还没有去过清迈,但就这样看着乌汶,也能够想象我心中清迈的样子:精致,简约。坐在车上,大家不禁调侃:“这十三个小时的火车硬座,不就是从一个小县城位移到了另一个小县城了嘛。”是的,这正是乌汶带给我们的首因印象,虽然号称为东北部比较大的府,但是沿街真的看不见高楼,论繁华程度就连我家那样的三线城市都不如。可就是这样的小城镇,却让离开时的我们流连忘返。褪去背后的繁华与浮躁,承载一个城市长久不衰成长下去的,必是这里生活的人们带来的精气神。我想,在短短三天的接触中,我和我的队友们都感受到了乌汶人民的精气神:“甜到发腻”的人情味以及那细致专注的处事态度。
 
       到达酒店后,和其他大部队一起外出吃了我们抵达东北的第一顿饭,沿街走了好几圈才找到的小店,不起眼,但食物却美味而又精致。如果说中午的一顿让我们还在赞叹东北食物的慢工出细活的话,那傍晚夜市的闲逛则让我们对东北人民的吃法大开眼界。虽然早就在火车上见过挑着担子卖油炸昆虫的老农,但是夜市摊上那一排壮观的油炸昆虫真的把我们每个人都恶心到了!还有关在橱窗里,密密麻麻绕着甜食转圈圈的蜜蜂,除了感叹东北人民的生猛以外,我彻底词穷。在夜市闲逛时,发现前面的街道上开始热闹起来了,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还能瞧见拖着精美的蜡烛雕像缓缓前进的车队,以及穿着民族服装载歌载舞的美女帅哥。于是我们立马奔上前去凑热闹!
 
       据传,从七月开始,泰国开始进入雨季,农人在这个时候开始耕种田地。佛祖认为这个时候和尚不应该外出化缘以免踩踏田地,而应该留在寺庙内潜心专研经书。于是为了保证和尚在寺庙有足够的光源,农民会给寺庙提供足量的蜡烛,因此人们敲锣打鼓地把蜡烛送到寺庙供和尚使用,随着送蜡烛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人们开始在蜡烛上面花功夫做文章,他们会将蜡烛雕刻成各式各样精美的图案,并且载歌载舞送到寺庙,这个节庆被称为蜡烛节,其中,尤以乌汶的蜡烛节最为壮观。在节庆中,乌汶人民精心制作完成巨型蜡烛,在色彩缤纷的饰品装点下,用车拖着蜡烛,绕整个市区游行,并会举办蜡烛雕刻比赛、选美比赛、音乐会及各种充满趣味的游戏……在这其中,蜡雕巡游是庆祝活动中最大的特色和亮点。
 
       正式的巡游时间是8月3号早上8点,但是8月2号晚吞思明广场前面就已经有巡游车拖着蜡烛开始游行彩排了,这些我们事先都不知道,只知道到时候应该会有巡游,但具体什么时候却一概不知。傍晚时分,误打误撞地看见街上有人们在巡游之后,我们也跟着人群慢慢行进。最后居然晃荡到了一片文化中心,那里有很多巨型雕塑在展览,并且还有乐队正在现场驻唱。坐在那里安静地听了一会,大部队又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结果居然看到广场前面的街道上早已竖立好了两排长长的座椅,并已座无虚席。原来真正的好戏在这边啊!大家真是感慨不已,没有任何攻略地行走,居然偶然碰到这次游行彩排的重头戏。找好座位坐下后,夜幕开始降临。据旁边的人介绍说,晚上的活动7点开始,大街上已经开始有演出队伍身着正装站在马路边准备活动开始了,席间,有好心人从后面给我传来一根蜡烛,放眼望去,对面的座位早已成为一片光的海洋,每个人都手捧一根蜡烛,在黑夜的映衬下,摇曳的烛光婀娜多姿,这时,耳边传来听不懂的佛经,身边的人都手捧蜡烛开始祈祷,刹那间,整个街道沐浴在一片祥和宁静之中,虽然听不懂颂唱的佛经,但看到每个人都慈眉善目、心怀诚意,我的内心也在瞬间平静下来。下午时分,和金肯去火车站买票时,由于游行,双条车改道,我俩坐错了车,沿途都是一片小镇景象,没有大卖场,没有写字楼。我说:“这样的地方离SNS离电商好遥远啊!没有网络也没有购物欲,生活真的好简单。”几天的乌汶之行,看着生活简单快乐自在的乌汶人民,我常常在想象另一种生活,是不是像这样子,过一种简单平静的小生活,没有任何的物质欲求,没有互联网的喧嚣,不用做什么来向别人证明自己,就这样简单的做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我不得而知。
 
      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巡演正式开始,这时大部队的新鲜劲已经过了,于是我们决定去里面的大广场凑凑热闹。估计是重大节日的关系,全乌汶的人民估计都上街了,再加上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驴友们,长枪短炮、睡袋背包,大多装备十足。那几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真正的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走哪都是人!人哪里多,我们就往哪里凑。晚上在广场的一个寺庙前,大部队想来张集体合影,于是厚着脸皮找旁边的路人求拍照,立马有一波泰国年轻人贴上来问东问西。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的体验乌汶人民的热情。一个人出游被搭讪是常有的事,可是像这样五个人凑上去求拍照,居然都会有一群年轻人凑上来问东问西这就很神奇了。不知道是这里比较少来外国人的缘故,还是因为乌汶人民生性好客的原因,我们只是求拍照而已,却硬生生地和那一群泰国年轻人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半个多小时!后来我们离开去夜市吃东西,居然又碰到了那一群泰国年轻人。除了感叹缘分的奇妙之外,我只有说这个乌汶太小了…….
 
      

         那帮年轻人告诉我们第二天早上巡演八点就会开始,于是大部队一回到酒店就洗澡睡觉,为第二天的战斗养精蓄锐。第二天我们7点40左右出门,继续在酒店门口的夜市觅食。想着泰国人向来拖拉成性,因此我们想当然的以为八点开始的巡演肯定不会正式开始。结果当我们赶到巡演大街时,街道两旁临时搭建的座位早已被抢的一干二净,我们挤在前排的人群中,和人潮阵阵肉搏才找到可以勉强站立观看的空位。当天早上天气非常热,太阳像不要钱的一样异常毒辣,挤在人群中,全身上下不停的流汗。但即便这样,人们观看巡演的热情却丝毫不减。伴着泰国东北独有的乡村音乐,各个代表团的美女帅哥相继入场,有的只是简单的举着牌匾走过街道,有的则载歌载舞,有的甚至一边演戏一边前进,演出人员后面则跟着每个单位精心制作的精美蜡烛,不同雕刻式样的蜡烛相继从街道前被依次抬过,除了感叹雕刻工艺的精湛外,我惊叹的哑口无言,瞬间觉得自己10几年的语文白学了。泰国人信奉的人生观是:慢慢来。而中国人做什么事情都讲求快,出名要趁早,机会要早点下手。虽然在这边吃过泰国人拖延的苦头,但是在见到那一个个精美的艺术作品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人尽其能!所有的性格所有的天性都是具有不同创造力都是可以成就不同大事的。想想在小细节处都可以做出大花样,这得需要多大的耐心和坚持!光是看到这些精美的蜡烛,我们都已非常知足:13个小时的硬座值了!
 
       看完演出吃完饭,大家顿时没了方向,不知道下一站该去哪!走在路边,有很多公司正在进行公关营销,不时向路人免费发放帽子和矿泉水,早上曾有一家叫做AIS的公司发过绿色的帽子给我们,中午经过时,我们被工作人员叫过去,要求我们带着帽子合影。瞧见我们是一群陌生外国人,工作人员又开始拉着我们兴高采烈地各种胡侃。即第一天晚上之后,我们又被要求相互留下facebook账号和email。也就在这些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确定好了下午的游玩路线,并一起合照留影。回酒店简单收拾,带着AIS工作人员为我们写下的景点泰语名字,我们又上路了。站在路边向陌生人问路时,又是一群陌生人围上来,对着我们问东问西,后来一位好心的阿姨得知我们要去的目的地后,主动带着我们穿过几条街道去叫嘟嘟车,等车的过程中,嘟嘟车一直都不来,好心阿姨也不确定其他车辆可不可以到达,于是又在路边问另外两位陌生人,搞笑的是,就是为了帮我们探路,这三个原本不认识的泰国人居然开开心心地聊起来了,我们其他人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立马要求帮这三位好心人拍照留影。估计他们仨也会觉得不可思议吧,在路边和不认识的人因为一群不认识的中国人而闲聊闲扯,最后还被凑在一起拍照…….陪我们等了半天,嘟嘟车终于来了,怕我们被宰,好心阿姨帮我们谈好价,目送我们离开。五个人挤在狭小的嘟嘟车座位上,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乌汶人民也热情地太过头了吧,只要开口搭讪,绝对是一群人凑上来叽叽喳喳,看你会说几句泰语,立马高兴地捶胸顿足!神奇的是,就连不认识的泰国人都能立马活络起来,虽然早已在自己生活的地方受到过泰国好心人的帮助,但是如此热情的东北人民还是让我们被开了眼界,让我们完全没有招架力,只管尽情享受陌生人之间的这种难得信任和友好互助
 
        后来五个人来到patailonggong,在大太阳底下,尽情享受完人工技艺的高超精湛和佛教清心之地的幽静祥和之后,我们已经热的快要虚脱了。于是大家琢磨着前往大商场吹吹空调缓一缓。可是从这个寺庙出来,来往的车辆少得可怜,并且还要塞得下五个人,那就更加困难了。于是我试验性地打算搭便车,我刚把大拇指竖起来不到三秒钟,前面就有刚经过的车辆停下,这效率也太高了吧。以前搭便车都是两个人,可像我们这样浩浩荡荡的五人行,这车主也太仁慈了吧!看见有车停下,我立马跑上前去和其协商沟通。只是简单的道明了情况,车主就同意了我的搭车请求,我立马招呼其他另外四只火速跑过来,金肯和弘阳一边往车里钻一边不明情况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要不要钱啊?”五个人被塞在后面的一排座位上实在是够呛,这时坐在副驾驶上的男生提出和正在开车的女生换座位,这样就可以让我们中间的其中一个和那个女生挤前面了,此情此景,大家感动得快要泪奔,本来已经很感谢别人了,因此也不愿再添麻烦,五个人挤成一团坐在后面也别有风趣。期间,霞仔一直不停打嗝,我打趣地跟车主说她高兴地已经无法自持了。整个搭车过程都非常轻松欢畅,把我们送到目的地后,车主就离开了。弘阳说:“我当时还在后面默默地拍天空呢,就看你一个人在前面朝停下来的车狂奔,然后立马招呼大家快点挤上车,这也太神奇了吧!”想想也实在是夸张,三秒不到,就有人愿意为五个陌生人伸出援助之手,这让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们情何以堪。好在我们在做好自我保护之余,都愿意去相信世上存在不求任何回报的好心人,因此才会在乌汶收获一次次美妙的奇遇,比起沿途看见的风光和美景,这些美丽的心灵,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收获。
 
      到达商场后,大家又开始找冷饮店,想坐下来稍事歇息。没成想,刚坐下,一群人又被对面的两个泰国陌生人搭讪,大家简单自我介绍后,又开始漫无边际的扯东扯西。后来,那两个陌生人来了一个朋友,于是他们开始热络地聊起来。我们五人也正想坐下来玩一两局“杀人游戏”再继续上路。可是看见对面座位上的三个陌生人,又怕打扰到别人。因此试探性地问他们要不要玩一玩中国游戏,他们居然立马感兴趣。我又开始用英语和蹩脚的泰语跟他们解释游戏规则,并且五个人还试完了一把给他们看。于是,我们此行最诡异的事情就这样华丽丽的发生了:在商场和刚认识的三个陌生泰国人用英语和泰语玩杀人游戏!!!!!!玩了几把,我们琢磨着得赶往下个目的地了,他们也有事得提前离开,于是大家又互相留下脸书ID,微笑着告别离开。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在厦大情人谷旁边看到的一句话:“旅行的意义就是遇见一群人,然后和他们告别。”是啊!想想沿途遇到的这一群陌生人,也许今生大家再也不会相见,但是只要想想在那个陌生的地方,曾经有过这样的人给过你意外的惊喜和感动,这种常留于心的温暖一定会被我们珍藏于心,并且传递给身边其他的人。每念及此,都倍感温情。
 
       后来我们又回到热闹的夜市,在简易的游乐场玩了碰碰车,坐了摩天轮,瞬间又被找回了孩提时期简单的满足和快乐。两天的暴走,大家都累极了。于是打算找地方一起去做马杀鸡。兜兜转转,问了不下于3个路人终于找到了一家正宗的马杀鸡,在探路期间,还碰到了中午一起合照的站我旁边的AIS的那位帅哥,大家在路上微笑着说说笑笑,再次礼貌的告别。世界这么大,却又这么小,有缘的人必会相见。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都想要尝试一下当地的马杀鸡,在春武里时,和琳仔还有弘阳第一次做马杀鸡,当时还不懂得给按摩师小费,结账时,为我们服务的三个按摩师站在旁边一直盯着我们看,而我们却不明白情况,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在等我们付小费。回去查了查资料,才发现泰国是小费国家,做完马杀鸡之后,应该象征性地给点小费,20猪到50猪就可以了。知道这个情况后,我暗自下决心,以后一定记得给小费,绝不给中国人民掉链子。第二次一个人在曼谷考山路的路边做马杀鸡,先做了足部的,后来做泰式的,那个按摩师先按摩完我的脚,又来摸我的脸。想到她的手不知道还摸过几个人的脚之后,我就阵阵恶心,整个过程都压抑难耐希望快点结束,结束完之后,我立马逃也似的离开了!提也别提小费了。。。这次在乌汶,我们晚上9点半左右才等齐师傅,本来刚开始只想做一个小时的马杀鸡,可是一来师傅的手法太好了,二来我们也实在太累,最后做了两个小时的马杀鸡。结束之时,我翻钱包想要给小费,可是只有100猪的零钞了,于是就直接给了那位阿姨。美虾打趣说:“李队长出手这么阔绰,瞬间让我们压力好大。”我解释说一来钱包里没有零钱,二来我愿意为今天收获的快乐买单。人生中给出的第一笔小费,让我有一种自立自足的满足感。
 
      晚上回到酒店已经快12点了,简单洗漱之后,大家就各自歇着了,最后一天,我们将随其他大部队去往某国家公园,晚上再继续坐12个小时的硬座回曼谷,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第三天的旅程就不想赘述了,本以为会去考雅国家公园,却去了一个叫做pha team的 国家公园,到了泰国的最东端,见到了小瀑布,看到了闲适幽静的田园景象。期间因为同行的中国人不守时的原因,我们非常冤枉地坐在大巴车里苦等了一个小时。最后大家纷纷感慨和这样一群不熟悉不守时的中国人出来玩,还不比和一群陌生泰国人玩的愉快,毕竟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都想尽量维护自己的形象。这也难怪在旅途中结识的陌生人各个都是好形象了……….
 
      下午4点左右,我们从那个国家公园出来,包车师傅带着我们赶往火车站,吃了顿饭,在火车站卸了个妆,又迎来了我们长达13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几个人傻乎乎地挥手向黑漆漆的乌汶天空、向月台上的陌生人说拜拜说再见,3天的乌汶之行彻底落下帷幕!即便是日后的时光里,我再也不会踏上那块东北沃土,但是只要想一想这三天在乌汶的奇遇,我都会暗自窃喜,在蜡烛节这样盛大的节日里,我们五人曾经在乌汶收获了一份份陌生人带来的惊喜和感动………
 
      The end。
 
李小壕
2012年8月7日  22点15分

      

本篇游记共含8592个文字,9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李小壕 的图片:

2016-04-06 13:4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李小壕 的图片:

已顶,相互支持一下哟~~欢迎观赏我的仙本那游记、清迈游记~~

2016-04-13 10:54

引用 李小壕 的图片:

2016-05-26 09:15

引用 李小壕 的图片:

漂亮

2016-05-26 09:17

引用 李小壕 的图片:

2016-09-24 22: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