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彩云之南 追随许巍的音乐上路

  • 出发时间/2016-03-15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4200RMB

写于出行前

阳光总那么灿烂
天空是如此湛蓝
永远翠绿的苍山

我爱蓝色的洱海
散落着点点白帆
心随风缓慢的跳动
在金色夕阳下面
绿色的仙草丛里
你的笑容多温暖

我爱丽江夜晚 熊熊的篝火
我们歌唱跳舞 快乐简单


云南 孕育了太多的情怀之地 面朝洱海 背靠苍山 细听流云雪山 感知晚钟轻铃 不觉已春暖花开
儿时的我们伴随着太多有关云南的音乐文学作品 许巍 便是其中盛开的璀璨的一朵

那些温暖的歌词 一直在回旋在耳边 于是 带着些期盼和寻找的心情 我独自踏上了彩云之南的飞机···

昆明 我只是过客

在飞机剧烈的颠簸之后 我降落在昆明长水机场 

我在昆明度过了云南之行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 简单的城市 没有古镇过多的保护 没有高楼的林立 气势宏伟但秩序混乱的机场 作为旅游城市 昆明的定位无疑是失败的 三月的昆明早晚微微乍凉 趁着一个午后 我独自去寻找 那群来自西伯利亚的海鸥···

值得注意的是 海鸥群居 “遗珠”较多 注意防身

围着滇池转了一圈 垂钓的老人不多 也少有情侣孩子 公园还算幽静 路到尽头 便是云南民族村
昆明政府人造的这个人为文化园不免是个不错的选择 

傣族的白塔 白族的飞檐 高山族的甩发舞 纳西族的图腾 
在民族园门口可以花150请一位身着民族服装的导游园内讲解两个小时 还真有人租几个妹子去摆景拍片

简单的相聚 简单的离别 傍晚 我坐上了飞往香格里拉的航班

香格里拉 寻找儿时的完美世界

迪庆机场出来便是雪山 不久便开始飘雪 冬季的香格里拉带给我很多诗意
简单的攀谈后 坐上了一辆藏族师傅的包车

晚上在师傅的安利下去了藏族家访

煽动 歌唱 欢舞 还是习惯扮演旁观者的角色 曼动的舞姿不算优雅 气氛也还热烈 调动着城里来的大妈大婶 起身跳动

藏族的阿爸可以取不止一个老婆 这位高龄的二老婆为大家献唱 各位纷纷把手中的哈达祝送回去 画面有些温馨的滑稽

鸡汤 风干牦牛肉 臧家麻花 酥油茶 咸的发苦的奶酪 青稞酒一杯杯的敬喝 也有了些醉意

推开房门 凛冽的寒风灌进来 不觉间雪已经下大了很多 北方的家乡也多年没见大雪了 白色精灵的飘落缓慢而宁静 屋内的音乐和屋外的空寂 感觉像是进入反差交错的幻觉世界 让人心生愉悦 

你曾有不平凡的心
也曾有很多的渴望
当你仰望头顶蓝天
才发现一切很平常

清晨的香格里拉除了美好还有高反

五点钟一阵剧烈的头痛把我从睡梦中拉起来 想好今天与藏族司机约好要去石卡雪山和松赞林寺不免有些担心身体状况
海拔三千多米的香格里拉 归咎于原因 算是昨晚几杯青稞酒的美意吧

起身烧水 一杯热水下肚 又沉沉睡去 醒来一身大汗 却也通达了很多 
早饭过罢 司机也来了 赶紧去药店补了瓶云南白药

几天连续的阴天 我不得已取消了梅里雪山的行程 也算是给了自己第二次来香格里拉的理由
早上十点 石卡雪山雾气还是很大

每当风吹过经幡 便是风来助诵一遍经文 对这世间的一次祝福

峰顶的风异常大 碳纤维的三脚架吹倒了一次 自拍着实不易

虔诚转经的臧明 对于我们来讲 没有信仰 转经筒更多的被当做了按下快门的它物

从人间到天上 从天上再到人间
这生生世世的轮回变幻无常

卡卓刀 削铁如泥 臧家为数不多的企业 刀如何 我作为外行无法评判 沿路卡卓希望小学倒是随处可见 这把巨刀真材实料 也算是一奇景

旅人等在那里
虔诚仰望着云开
咏唱回荡那里
伴着寂寞的旅程

我就停在这里
跋山涉水后等待
我永远在这里
涌着爱面朝沧海

坛城的故事之前听到很多 但不够完整 后来咨询了僧人才算贯穿 
一沙一世界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世间繁华无非归于空 沙入河流 也把祝福传往世间每个角落

僧人的生活和我们普通人可比可拟 这位老僧拿着手机给僧徒拍照的瞬间也卓有兴致 我驻足 双手合一 然后记录下这有趣的一幕

就像雨后开放天空的彩虹
这简单的七个音符来自阳光
这是如此不可思议的光芒
照亮了这世界
来自你无尽的爱
照亮我生命
也照亮了我的心

金碧辉煌 登顶的景观又是另一番世界
屋内几位小僧打闹 开着玩笑 与一小僧背罢僧问闲谈
问:为何背经时摇头晃脑 前仰后合
答:要不会睡着
问:那为何要背经
答:是为了来生有所超度

简单的回答 让我沉默不语 哭笑不得 我这凡夫俗子是理解不了的

世界上最大的转经塔 独克宗古城被烧后为数不多的看点 更多的是反思和哀叹

冬日的普达措 草甸稀疏 没有夏日里烂漫的野花遍野 但却有茫茫白雪的覆盖和耀眼的雪山

这是时光最悠然的舞蹈
是轮转的四季
茫茫无尽的天地
生生不息
向着灿烂的终极

放养的牦牛具有攻击性 也给拍摄增加了很多惊喜

松鼠是树林里的小强盗 甚至会跳到游客身上来寻找食物
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国家公园 野生动物的生活不应被人类改变
善意的喂养 也许会毁了它们

如雄鹰飞翔在蓝天里
翱翔在世界的顶端
穿行在高山白云之巅
我们是自由的孩子
如此深爱这世界

狂涛怒卷乾坤震 ,暴雨雷霆日月埋的气势不再 此时此刻只有涓涓细流 这条线是徒步爱好者的天堂 可惜修路 只好惜别

丽江满足了太多人的幻想

迎著第一缕风
穿过最后的雾霭
黎明还没升起来
心里已经有期待

清晨的古城游客不多 原计划是到狮子山顶的万古楼拍大研古镇全景 没想到还得加收门票50 作罢
后来想借助制高点的几家咖啡厅 也被精明的老板推脱 古镇的商业气息给我了第一个不完美的印象

下山 少数民族的大妈在四方街挑起广场舞 换上50mm镜头溜进人群

我喜欢这个古城明星 姿势撩人 好不容易把它手中的瓶子移走 来了张上相的

茶马古道博物馆和人头攒动古镇商业街形成了对比 桃花也如这美好的心情绽放

从明天起 做幸福的人 这是个有梦想的宠物

我只是好奇这只研究菜单的狗狗 古镇的宠物世界总会让人捉摸不透又充满惊喜

四方听音广场 夜晚便是火焰的海洋

我爱丽江夜晚 熊熊的篝火
我们歌唱跳舞 快乐简单

古镇夜未眠 从班布酒吧听完夏天播报的现场回来 发现客栈的屋顶才是心灵的寄托

玉龙雪山 

象山本没有路 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 我很庆幸发现了这个地方让我俯览丽江全景 迎着微风 心胸仿佛也豁达起来

同夏夏学了会手鼓 发现不是这块材料 这两天丽江手鼓店传出的小宝贝和一瞬间单曲循环 让我被洗脑

他们说的都对 大理没有不爱的理由

到达大理的时候也近黄昏 想去吃无名小馆的南瓜羹 却发现老板娘出海关门了
大理夜晚留恋的理由 当然还有酒吧
丽江不同 大理酒吧消费较低 外国乐队驻唱也很多 当然也少了很多酒托 坏猴子酒吧气氛很好 一杯可乐杰克丹尼 几杯麦芽皮杰 音乐便如音如幻

梦回大理
你让我长久沉重的心
感到从没有的轻盈

步行街熙熙攘攘 不是我喜欢的地方 遂一头扎进床单厂
我顶多算是伪文艺 但是摄影博物馆还是吸引了我 今日闭馆 运气很好 工作人员还是为我开了门

艺术创作的过程漫长而枯燥 但就如这蝴蝶缕衣的蜕变 由少到繁 令人赏心悦目
工作室里一群老外相机咔咔拍个不停

蝴蝶泉再没蝴蝶 美景醉心 故事也令人心碎
园区刚开业初成串的蝴蝶会吊在树上 那是彝族男女约会的场所 随着游客一批批到来 蝴蝶也被一批批抓走 园区现在兴建了一个温室供养蝴蝶 也所剩无几 
儿时的我们都看过《五朵金花》,而杨丽坤悲惨的一生却是对整个体制的讽刺

愿此处不再有悲伤

洱海边晒晒太阳 简单却充满幸福感

你曾有不平凡的心
也曾有很多的渴望
当你仰望头顶蓝天
才发现一切很平常

腾冲是被严重低估的旅游胜地

修路封堵 原本六个小时的车程走了十七个小时 天气不佳 原计划的热气球俯瞰火山口取消 航班取消
此次腾冲之行并不顺利 但却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九十余座火山 仍在休眠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在这里抵抗日寇打响了腾冲战役 击毙日寇千余人 我军战士牺牲数千人 可谓惨烈 但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昔日革命老区却凭借着火山和地热资源的开发 焕来第二春

看到这个太极 忍不住过去比划半天

山口登顶不易 数百阶连续的火山石填造的台阶 俯瞰火山口内部 这棵白色的独树成为我的焦点

柱状节理  亿万年前,腾冲一带是茫茫大海,由于印度大陆和亚欧大陆漂移碰撞,火山群爆发,岩浆灌入大海形成此等奇景

属于我一个人的山间小道 游客窸窣 石阶爬满青苔 

只有青山藏在彩云间
蝴蝶自由穿行在沁间
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
有一群向西归鸟

版纳有遗憾也有匆匆

三合一青旅里的聊天 好多旅游慕名总佛寺而来 
到达版纳第一个赶去的景区 对于傣族的小乘佛教 和泰国建筑风格并无它异 无非供奉神明不同

热带植物园并无它异 我开始后悔因为路途较远赶不及航班没去的望天树
仙人掌 树林 随处可见的痕迹让人赏心悦目

我喜欢这颗榕树 会然人心情瞬间好起来

吊桥下这艘小鱼船上的人一直在鞭打水面驱赶着鱼群 我竟也凝视了数分钟
余音缭绕 我沉默不语

植物园里的迷你迷宫 蛮有意思

蓝莲花 生命生生不息 让我想起了一年前在埃及的大巴上昏睡中醒来透过车外看到尼罗河畔盛开的情景 
没有善始善终额事情 旅程结束的些许突然

旅行就是这样

总是要说再见 相聚又分离
总是走在 漫长的路上

一路走的常规常规线路 有惊喜 也有惋惜 苍山过度开采导致的植被覆盖率的大幅下降 盘山公路的修建导致的水土流失
丽江大理、独克宗古城都发生过火灾 人为的作为值得我们自省和思考

但我依然爱大理午后的双廊洱海 爱大理夜晚清吧里的音乐和酒精

本篇游记共含3667个文字,9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不错,期待楼主下一篇游记~

2016-04-05 10:25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2016-04-11 15: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