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从西马到东马,马来西亚、文莱自由行

  • 出发时间/2016-03-20
  • 出行天数/1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500RMB

三月多雨的天气给旅行总是带来不便。我与雅婷从赣州出发,倾盆大雨把雅婷浇了个落汤鸡。火车到达广州,雨已经停了,清凉的天气让人心情大好。辰哥已经在地铁口等了我们一小会儿。吃个下午茶,小资一回是免不了的。在一家叫广东道的特色餐馆吃晚餐。号称“广州三杰”的辰哥、大春、村长俱已到齐。海阔天空地胡侃一会儿,处处是青春岁月的痕迹。坐地铁到机场取网上预订的随身WIFI。白云机场附近的锦航酒店式公寓,88元一晚, 有接送机服务,很方便。
半夜,广州下起暴雨。电闪雷鸣,把我惊醒。突然有些担心航班是否正常起飞。麻哥从香港吉隆坡,时间比我们晚。他总是在微信群上希望我们的飞机也晚点,这样就能等上他去看萤火虫。“麻哥的诅咒”总是很灵验。与他在宁夏经历的囧途,仿佛就在昨日。宁夏的蓉蓉从西安广州的飞机正在路上。航旅纵横上查询,她的飞机已经备降到南宁。她要赶上我们的航班已经几乎不可能。赶紧帮她退了机票。查询各大城市飞吉隆坡的航班。深圳晚上的亚航虽然很合适,但票已经抢光。当天广州的其他航班都已爆满。最后找到一条第二天起飞经新加坡吉隆坡的航班还算比较合适,价格也可接受。蓉蓉从南宁坐高铁到广州住下等第二天的航班。对于第一次出国的她,无疑是场煎熬。
南航CZ349航班延误一小时起飞。1157元的价格比亚航的略贵,但时间比较合适。经过四小时的航行降落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吉隆坡中国没有时差。在机场换了500美元的马来西亚林吉特。顺着人流出来,并没有看到入境的地方。一辆轻轨停在那里,人群涌上去。这样的阵势我也从未见过。问了一下工作人员才知道,轻轨免费乘坐到入境处,然后再办入境手续。本想坐轻轨到酒店,不小心就走到了从机场大巴处。十马币的价格很便宜。唯一要注意的是BUS的英文都写成BAS。汽车驶出不到半小时,麻哥的飞机也已经到达。叫他打的约74马币追上来。一切都如他所愿,他赢了。只可怜了蓉蓉。
吉隆坡的绿化非常好,从机场出来到处是绿色的一片。几乎看不到任何裸露的砂土。大约一小时的车程,大巴到了PASAR SENI附近。步行几分钟就到了吉欧酒店。酒店位置非常好,设施也不错。172元一晚,物超所值。半小时之后,麻哥也到了酒店。网上预订的瓜拉雪兰莪看萤火虫包车的苏师傅已在酒店等了许久。吉隆坡到瓜雪大约一小时的车程,590元还算可以接受。
汽车驶出吉隆坡,天空突然降下大雨。我们正担心能否看到萤火虫。苏师傅告诉我们,出去就没雨了,确实如此。到达瓜拉雪兰莪之前经过皇宫山。皇宫山的长尾猴出了名的温驯。成群的猴子在那任游人拍照。麻哥带的饼干是最好的互动工具。狂拍是少了的。附近的炮台和灯塔也是标志性建筑,拍照是少不了的。瓜拉雪兰莪的海鲜据说很便宜,苏师傅带我们去的那家店,海鲜没到货。我们改吃肉骨茶,干、湿各来一份。配上米饭和饮料,就是享受。一餐42RM,物价比国内便宜许多。悠闲的闲聊,等候夜晚的降临。
瓜拉雪兰莪是世界第三大的萤火虫聚集地。Kelip-Kelip Kampung Kuantan(甘邦关丹)是州政府开办的萤火虫观赏地。采用传统的人工木舢板,安静不会吵到萤火虫,一艘船53RM。换好救生衣。船夫轻划着舢板沿着河流向红树林前行。离开码头一小会儿,两边的树林上就可以看到许多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那闪烁。为了保护萤火虫,禁止用闪光灯拍摄。即便真用闪光灯,那强光也会把萤火虫的光芒掩盖。我们用录像模式把萤火虫录下来,只能看到点点亮光。这种感受只能属于眼睛,到不了这里的是没有福气了。虽然再过一个月才是萤火虫交配的季节,那时萤火虫会比现在更多。但此刻的萤火虫已足够让我感觉不虚此行。小船沿着红树林两岸,观赏不到半个小时。只恨时间太短。
从红树林出来,司机把我们带到一座印度神庙。在印度感受过许多神庙。这里的神庙虽然我已见怪不怪。但对麻哥和雅婷,却是初次感受。印度神庙精美的雕刻让人印象深刻,在夜晚的月光下更显神秘,在里面小转一圈,照几张相,今天的行程圆满结束。
第二天一早,出发去马六甲。第一次在吉隆坡坐地铁。我们在自动售票机上折腾半天也没找到我们要去的BTS站。问了一个外国小伙,才知道吉隆坡的地铁互不相通。我们需要先坐到KL SENTRAL,出站换乘其他地铁。1.3RM坐地铁到 KL SENTRAL,再2.7RM坐地铁到BTS汽车总站。顺便在BTS吃了油条、煎饼和粥,很合大家口味。BTS出发的汽车到马六甲的汽车票价有10RM和11RM两种。我们也土豪一把坐11RM的30座汽车,座位宽大,非常舒适。汽车约二小时便到马六甲
马六甲淅淅沥沥的正下着雨。汽车站有政府定价的TAXI,20RM到红屋。我们刚到红屋一会儿,雨突然就停了。太阳出来了,空气格外清新。
荷兰红屋是荷兰殖民地时期所遗留至今的红色建筑物,在大约1650年期间由荷兰人所建立。是马六甲博物馆,藏有马六甲葡萄牙荷兰英国的历史文物,同时也是东南亚最古老的荷兰建筑物。荷兰红屋在18世纪前本是白色,在1820年才被换成红色直到现今。厚厚的红色砖墙,极为笨重的硬质木门,宽阔的石质台阶,红屋的建筑风格无疑给很多游客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传说建造红屋的红色砖块都是当时的荷兰殖民政府专程从荷兰运来的。红墙白窗,色彩明丽,当你漫步在马六甲河畔时,这里绝对是值得一去的地方,而鼎鼎大名的“马六甲红”据传就是引这片红色而来,这片红色并没有因为历史而褪淡,这片红色依然那么耀眼,那么鲜艳。
绕过红屋前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纪念塔,向左上山,便是有名的圣保罗教堂。教堂位于马六甲河口的升旗山,建于1521年,为葡萄牙人所建。著名传教士圣方济各埋葬于此,教堂前竖有圣芳济各神父塑像。1670年荷兰人占领马六甲后,将教堂用作城堡,今天在外墙上仍可见到不少子弹孔。教堂如今只剩下断垣残壁。山顶上可以远眺马六甲海峡,风景优美。教堂下面便是马六甲的古城门,古城唯一剩下的也只有这座城门了。
从城门沿着道路绕回到红屋前。穿过一座小桥,便是著名的鸡场街。鸡场街是马六甲的唐人街,是马六甲的中心,也是最值得一逛的地方。长约400米,路宽仅能供两辆汽车探身而过。街旁多为两层楼房,屋梁颇高,并有骑楼,均有百年以上历史。而向大街的门楣上,都嵌有诸如“同发”、“丰顺”、“丰捷”等字,这是祖先遗留下来的当年的店号, 由此人们可联想到昔日商业街市的繁华景象。我们在鸡场街的古城鸡饭庄吃午餐,味道极好。6RM的泰国香椰给我们留下更深的记忆,内面的果肉轻轻一刮就可到嘴里。不得已再来一个才作罢。我们在古城逛了 一圈,也是深度游了。时间充足,我们在红屋前公交等了 近半个小时,2RM的公交车带我们差不多走了整个马六甲。10RM的大巴回到吉隆坡,不过六点钟。还有更快的轻轨回到KL SENTRAL,要19.1RM。我们果断放弃,原路返回。
回到酒店,蓉蓉的飞机已经落地。我们等她一起吃晚饭。将近八点钟,她打电话过来在酒店下面。她没有打上正规的机场的士。在机场外打的居然收她152RM,多了近一倍。显然被黑了。对于第一次出国,外语水平几乎就没有的MM,经历如此囧途能平安到达就是胜利。团队重新汇合去茨厂街。几分钟便到。茨厂街是吉隆坡的唐人街,里面净是些卖廉价商品的小摊,看看就行。在里面找家中国餐馆解决晚餐,来份牛肉饭也是不错。麻哥喜欢吃咖喱鸡,什么都认为是美味,我也不好多说。
经过一晚的休息,大家都恢复了精神。酒店的自助餐,15RM一位。看起来不错的面条,味道极差,麻哥都受不了,可见一斑。
坐地铁到KL SENTRAL,有直接到黑风洞印度庙的轻轨,到Batu cave站下车。黑风洞距离吉隆坡商业中心大约 13 公里,这座石灰岩洞穴每逢大宝森节时,皆会吸引大批旅客到此一游。此处举行的大宝森节庆典非常壮观,每年吸引成千上万的信徒及看热闹者,到此大肆庆祝。黑风洞含盖了几个洞穴。其洞穴主庙的天花板之高度超过 100 米,庙里全是兴都神灵。每个欲抵达此庙者,皆必须攀登拥有 272 梯级的陡峭阶梯。作为游客,那巨大的印度神像,陡峭的台阶才是我们的兴趣所在。
从黑风洞坐轻轨回到KL SENTRAL,转乘地铁可以直达吉隆坡的标志性建筑,双峰塔。双塔大厦于1998年完工,共88层,高1483英尺(452米),它是两个独立的塔楼并由裙房相连。在两座主楼的41和42楼之间有一座长58.4米、距地面170米高的天桥。独立塔楼外形像两个巨大的玉米,故又名双峰大厦。它是是世界上目前最高的双子楼和第五高的建筑物。是马来西亚经济蓬勃发展的象征。曾是当年世界最高建筑,这也是这一称号首次落在美国以外。KLCC地铁站出来便是双峰塔。阳光在大厦的对另一边。背光下很难照出理想的照片。我们在对面街上的银行前对着双峰塔勉强照相。再穿过大厦,乘坐地铁回到酒店。酒店前打的40RM到BTS买好到槟城的车票,顺便吃午餐。
吉隆坡槟城大约4小时的车程。打的从汽车站到NEO+酒店,35RM。酒店非常干净漂亮,位置非常好,距离光大中心几分钟步行,价格229元。在光大附近的好HAPPY餐馆,吃一顿,味道非常不错。麻哥带着两个MM去逛街,我回去洗漱早睡。比较变态的是,麻哥带回一瓶果汁,硬要我喝一大杯。我只好喝了再次漱口。
第二天早餐在酒店对面的华人排档解决,鱼丸面,煎蛋味道一般,重在价格实惠,平均一人不到9RM。酒店门口的的士到槟城蛇庙40RM。蛇庙又叫青龙庙,原名"清水庙"(系道教寺庙),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蛇庙如其庙名一样,有许多活的毒蛇盘绕在庙内廊柱、神像、供案、烛台、香炉等处。据说1795年前后佛诞时,青蛇进庙偷吃香客供奉的食物,驱之不去,越聚越多,长者一米多(当地人称之为“青龙”),小者如蚯蚓,盘伏于神龛、香案、烛台、花瓶、梁柱上,状极恐怖。这些青蛇都是毒蛇,但仿佛受过训练,白天静卧不动,既不怕人也不害人,俨然显出修炼成“仙”的慈善模样,任人膜拜,从不伤人。只是到了夜阑人静,才抛开斯文的姿态,狼吞虎咽地把供品一扫而空,据说一条蛇每天可吞食70只鸡蛋。我们看到的蛇庙,只有一间很小的大殿,供案上为数不多的几条青蛇盘在上面,纹丝不动。这种规模令我们有些失望。从大殿左侧进去,另有一间侧房,里面也有几条青蛇在柱盘瞌睡。院子里一座观音庙,没有看到几个香客。观音庙前砖池里的树丛里突然看到几条蛇,大家一下就兴奋起来,一片片的找,里面居然有无数的蛇,让人毛骨悚然。回到侧殿,有人搂着一条巨蟒让游人拍照。我是怕死了的。雅婷似乎胆大,怂恿我们加入。忐忑中,我们还是全部加入,照相40RM,挑战自己一回。
从蛇庙打车到极乐寺又是40RM。极乐寺位于亚依淡(Air Itam),融合了中国泰国缅甸三种不同的建筑风格, 寺内建筑五彩缤纷,是马来西亚的重要佛教寺庙之一。极乐寺建于1893年,花了20年才完成。这里的最大看点便是高30米,共有7层的万佛宝塔,塔的设计十分奇妙,塔身素白,塔顶为缅甸式,中层为泰国式,而底部为中国式,外形和白蛇传中的雷峰塔相似,塔内每层都摆有大理石制的佛像及全身金箔的佛像,门票2RM。麻哥喜欢和MM合影的习惯并没有改变,我做个随行娱记也不错。山顶还有一尊全世界最大的室外观音像,花费了27年时间精心建造,周围由16根大柱围建起来的八角亭遮盖住。登塔顶要乘坐缆车,需5马币。那样的高度,我们并无兴趣。沿着步道下山,经过放生池。品尝一根2RM的榴莲冰棒,味道好极了。寺外到处都是卖纪念品的小铺。麻哥和MM们在那流连忘返。带有槟城涂鸦壁画的白色T恤只要6RM一件。果断每人买一件作为我们的队服。旁边的餐馆居然有槟城有名的叻沙,7RM一份,并不算贵。只是味道实在难吃,麻哥都难以接收,我们只好尊敬的叫它“叻色”。

MM们想做双层观光巴士回市内。一问价格要11RM,比打的还贵。果断改坐2RM的公交回到市内。在酒店休息一会儿,穿上队服。用CityMaps2Go估算酒店到槟城涂鸦墙只有1.2公里。烈日下暴走成了下午的主流。槟城老城到处是两层楼左右的楼房。店面做生意的以华人居多。招牌上的繁体字,仿佛穿越到民国。槟城涂鸦墙最有名的是姐姐带着弟弟骑自行车的那幅图画。我们到达时候,已经有许多人在那拍照。我们也在那轮流拍照,边上的帅哥帮我们4人照了一张集体照,效果非常好。顺着巷子,我们把槟城有名的骑摩托车男孩、女孩荡秋千、打篮球都找到。麻哥给我拍了一张摸到篮球的抓拍相片,效果非常好。这也是麻哥难得拍到的一张好相片。从巷子出到大路,对面便是槟城另一景点,姓周桥。 
姓周桥是华人最早到马来谋生时,在海边搭起的水上船屋,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形成了现在的规模。目前槟城保存最好的水村。沿着木桥走进姓周桥,烈日下,点几杯果汁是极好的享受。水村尽头便是大海,视野一下开阔起来了。两个澳门MM在那狂拍,好不容易才轮到我们。水村的小摊,挎包比极乐寺便宜不少。麻哥和MM,果断又买一个,拉低平均成本。给悠悠买几本带有槟城涂鸦的小本本,1RMM,她应该会高兴坏了,这些一直都是她的最爱。
 
从姓周桥步行回到昨晚吃饭的地方,味道自然不用多说。麻哥仍要和MM们去逛街。我还是回去休息。自由时间就该随心所欲。只是我不会先刷牙了,麻哥带回一些吃的概率还是极大的。
又是一天清早。半天的时间,我们步行穿过光大大厦。来到槟城颠倒博物馆。这里门票比较贵,成人27RM,儿童16RM。我们顺便帮雅婷争取到了16RM的门票,毕竟下个月她才满18岁。
颠倒博物馆,里面的物品和正常世界的位置都是颠倒的。一进去容易让人时空错乱。每一小间都有服务人员帮你照相。我们四人摆着各种姿势,任由他们拍照。颠倒过来看,那种奇形怪状的姿势就够让人笑晕了。一小块地方能玩一个多小时,我也是服了。
 
从颠倒博物馆出来,步行经过印度庙、观音寺,天主教堂,来到了槟城东北角的炮台。英人登陆地点康华丽斯古堡炮台(Fort Cornwallis)在乔治市的海边。海水比较脏。海岸边古老的炮台遗址,已有200年历史。这是1786年英国Francis Light上校登陆的地点。在外面已能浏览炮台大概。进里面居然要20RM,果断拒绝进入。在旁边的一个大排档各种饮食应有尽有。印度人2.5RM一杯的椰子水是我们的最爱。配上华人的鸡饭,丰盛的中餐让人心情大好。
 
从这打车回去,司机居然要收我们40RM。我们对槟城道路了如直掌。直接步行回去也不过半小时。在颠倒博物馆预订好的出租车35RM送我们到机场,一切都很完美。
槟城起飞的航班准点到达沙马州首府亚庇。打车直奔携程网上预订的带早餐的香格里拉酒店,233元一晚。酒店的位置很中心。穿过马路对面就是一条小吃街。排档都热闹的很。一家似乎是本地人开排档。小二的英语也很勉强,这正合我意。双方在那嘻嘻哈哈,用完全不规范的英语交流。麻哥似乎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食物是不错的,果汁是新鲜的,真是愉快的夜晚。晚餐后,麻哥照例要逛商场。这种爱好我也只能由他。
酒店的早餐非常丰盛,物超所值。今天我的目的是去沙巴有名的海岛。CityMaps2Go估算了一下码头离我们的距离不过1.5公里。果断选择步行,顺便熟悉亚庇的街道。半个小时便到。
 
码头已经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我们选择登两岛的船票及税共38.5RM,登岛费另交9RM。快艇首先带我们去的是沙比岛。一靠岸,便能看到无数的小鱼,在栈桥下嬉戏。海水很蓝,很干净。沙比岛不算很大,很多人在那潜水。岸边沙滩上珊瑚骨骼比较多,硌脚,并不是游泳的好选择。岸的一边有许多礁石。那儿倒适合照相。蓉蓉这旱鸭子是第一次亲海,兴奋之情益于言表。雅婷站在礁石上,我在水里帮她照几张很文艺的相片,很快便被她做成了手机桌面。麻哥在岸边发呆,犹豫着想下海游泳。十二点快艇要去另一个岛。纠结中,麻哥和两个MM还是下水游了一把。
 
十二点,快艇把我们送到另一个岛—马奴干岛。马奴干岛明显比沙比岛大。长长的栈桥下天蓝的海水有几分马尔代夫的样子。栈桥下的小鱼清楚可见,有人拿着食物在那吸引着鱼儿围着人转。这里是禁止捕鱼的,人和鱼完美相处。我们在岸边的一家餐馆解决午餐。味道依然好,价格也不贵。我和蓉蓉照例点的西瓜汁。麻哥和雅婷执意要吃椰子。他俩跑到另一边,13RM的椰子也敢买两个回来,真是败家。马来西亚的物价便宜,超过6-8RM的鲜果汁就算很贵。
 
午餐后,沿着岸边悠闲的散步。我们每人花20RM租了救生衣各潜水泳镜下海浮潜。马奴干岛的水很清澈,在岸边就能看到一些鱼儿。穿上泳具向海中游去,鱼儿就多起来了。游到更深处,海水就暗了下来,看不到鱼儿。在深浅相接处,各种叫不上名的,有条纹的、雪白的鱼儿游来游去。蓉蓉第一次正式下水,穿上救生衣也紧张地要死。游了一小会儿,她执意要上岸,典型的旱鸭子。我们不好勉强,正好顺便摆好POSE叫她给我们照相。时间不早,我又游向大海,突然水底出现一条鳐鱼,晃晃荡荡的在我正下方。我静静地看着它,飘浮在水面上。它觉察到了什么,扬起沙尘想遮掩自己。也许效果不佳,它摇摆着向深海游去。我拼命追上去,很快便被它甩掉。上岸看到雅婷,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怎么才一小会儿功夫,她就变成了非洲妞。
 
回到酒店,休息一小会儿。我们决定去吃海鲜大餐。用软件搜索到一个Seafood  Village的地方,距我们不到八百米,感觉应该是吃海鲜的地方。我们步行到那儿,吃了个闭门羹。街道对面似乎也是吃饭的地方。走过去发现是家吃海鲜烧烤的地方。冰冻的海鲜用作炒菜将就着,口味还不错。每餐必点的果汁也少不了。一顿157RM也可接受。晚餐后回酒店,麻哥照例是去逛商场。酒店对面广场上的街头艺人还在那儿吼叫。明天还要早起,来一次徒步锻炼一下筋骨。
早上的自助餐依然丰盛。打算包车去京那巴鲁神山公园,酒店门口的的士居然开口要500RM。我们向汽车站步行过去,准备坐班车过去。在另一家酒店门口的的士只要350RM来回,于是我们又包车前往。
京那巴鲁山东南亚海拔最高的山峰,海拔4000米,也是沙巴州的骄傲,州首府即以该山命名。约二小时的车程,汽车进入神山公园。门票成人15RM,雅婷10RM。我们到了登山口,被拦下不让进。我们原本准备登一段山。来这里登山要专业的领队带队,提前办好登山证才行。我们花了大价钱,只能在门口晃悠,实在扫兴。司机建议我们去波令温泉,这也是沙马著名的景点。凭神山公园的门票可以免费进入。我们果断采纳。

差不多一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波令温泉。天气酷热,还有很多人在那泡温泉,再次拜服。温泉向里走,有一条40米高的悬空高索桥栈道,另外收费10RM,雅婷免费。吊桥上照相另收费10RM。从吊桥走出来,继续往前走,便是热带植物园,这里可以看到沙马有名的大王花(菜佛士花)。另收门票10RM一人。这个季节不是花开的时候,只有一朵不大的花儿开放,感觉很不值。再往里走,是波令温泉的第一个瀑布,那瀑布的大小,我只能嘿嘿了。再沿着山路走十分钟,可以到一个蝙蝠洞。我和蓉蓉爬下去,用手机一照,一大堆蝙蝠飞出来,好不吓人。随意拍了两张相片,我们沿原路返回。虽然这里没有太多让人留念的地方。但小小的徒步,活动一下筋骨也算不错。
 
汽车回到亚庇市,正是晚餐的时间。来到离我们更近一家海鲜店。似乎只看到这一家吃海鲜的地方。里面早已客满。拿着牌子在外面等候,点几只小鲍鱼,两只花蟹,一盘虾,空心菜和果汁,味道自然不错。一顿161RM,还算可以。这里中等大小的龙虾大概350元,比泰国普吉贵多了。晚餐后,麻哥带着MM去逛商场,“刷他的卡”。我却更喜欢修身养性。
 
又是新的一天,退了房还有半天时间。我们去亚庇有名的水上清真寺。打的要30RM,前台MM告诉我们,坐公交只要一元,几乎所有线路都去。酒店旁边就有个公交站台,随便问了一辆会去。MM们依然喜欢自拍集体照,公交、地铁、大巴到处都有我们自拍的合影。
亚庇水上清真寺是马来目前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原名叫作哥达京那巴鲁市立清真寺。远远看去,白色建筑物造型与蓝天完美的连成一体。清真寺位于里卡士湾畔,是一座典型的当代伊斯兰教建筑,也是马来西亚夕阳景观最壮丽的清真寺之一。它建于里卡士湾的人造湖上,感觉有如浮在水面之上,因而得到“水上清真寺”的美称。进入清真寺,是需要换衣服的,5RM一人。穿上衣服,便有些宗教人士的意味,配上清真寺的内饰,照相留住,很有感觉。同样的衣服穿在不同的人身上,感觉是不同的。麻哥一看就是个伪宗教人士,MM们穿上衣服倒添了几分异域风情。
 
我们原路坐公交回到酒店附近吃中餐,麻哥突然就没有胃口。这倒是件稀罕事,难道是这段时间嗨过头了,体力透支?我们三个都是没有任何异样。餐馆小坐了一会儿,我们到艾京生钟楼一游。
艾京生钟楼(Atkinson Clock Tower)是为纪念亚庇市第一任总督法兰西斯乔治艾京生而建的。他在28岁那年就因染上疟疾而去世。他在英国的母亲玛丽埃迪特女士,于1905年在巴莱士山(Brace Hill)上建了这座钟楼,以纪念她英年早逝的儿子。这座钟楼从建成到1956年一直都是进入港口船只辨识方向的导航装置,也是沙巴古老的建筑。
 
从钟楼回到酒店打车35RM到机场。我们将飞向文莱。曾经在电影《霍比特人》上看到长河镇的水上村庄,吸引着我。电影中的水村是在新西兰搭建的,电影拍摄完后,便全部拆除,没留下半点儿痕迹。文莱水上村落Kampong Ayer是世界上最大的传统水上村落之一,有“东方威尼斯”之称。这正是我们此次到文莱最主要的目标。

飞机准点降落在文莱。签证是在淘宝上办的电子签证,入境还要另交20文莱币,约合人民币100元。新加坡元和文莱币通用。入境处也有货币兑换处,并不麻烦。文莱是个小国,非常富裕。机场打的到酒店就花了我们25文币。十分钟就到了。文莱的住宿非常贵,通过Agoda预订的Palm garden hotel,338元一晚不带早,算是比较便宜的酒店。文莱人大都有私家车,公共交通不发达,公交车据说等候一小时是常态。打车基本就是20文莱币起步。旅游业不愠不火,外国游客并不多。幸好酒店去各处有车接送,否则也许打车就会让我们破产。
 
酒店提供的晚餐以西餐为主,价格都接近20文莱币。简直是吃钱的节奏。我们去酒店不远的加东夜市,找到一家环境不错,免费WIFI,经确认可以消费得起的餐馆。看着图片点的餐食,都不对自己的胃口。大家交换了一下,基本吃得满意。一餐34文莱币,远离了破产。在附近的超市买方便面和面包当早餐,大家一起在那搞笑,开店的印度人肯定认为这些中国人在发神经。
 
第二天一早,酒店把我们送到水村的码头。码头下许多船的在招揽客人。本来打算直奔水村闲逛,和船家谈到50文莱币畅游文莱河,这样一天的行程就比较饱满。船的呼啸着向河中驶去。船家接了女儿去上学,然后带着我们沿着文莱河两岸的树林寻找热带雨林动物。很快一只硕大的蜥蜴便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还没回过神来,它已经走向丛林深处。沿着河畔,可以远眺文莱皇宫和清真寺。在一片片丛林中仔细寻找,突然一棵大树上,无数的猴子在那窜来窜去。丛林的遮挡,无法照到满意的相片。因为偷懒,单反没带在身上,只能用手机将就着照了。沿路的岸边,大蜥蜴已是常见的动物。船家小心翼翼地沿着河岸寻找鳄鱼,最后还真给他找着了,我还没看清,鳄鱼就窜进水里不见。司机非常逗,虽然我们只能用简单的英语交流,但大家都笑个半死。感觉这船租得特值。
 
船家带我们回到水村,参观水上清真寺、邮局、学校、水上餐和水上消防局。历经几个世纪的水上城市依然留存着昔日的风貌,各种由石柱支撑,木板盖成的水上房屋布满了文莱河的两岸,由大约10个建在水上的村落组成,据说有600多年的历史,目前有大约3万居民。他把我们放上水村,我们在水村闲逛。村子里的人大都出去不知道干什么了。一家似乎可以用餐的餐厅要准备婚宴,不做生意。偶尔一些留守的村民,居然都不卖东西。水村的规模很大,新旧的房屋混杂在一起,水中船的在那呼啸来呼啸去,看不到水上市场,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我们回到那家水上餐厅,看着一张图片点了四份套餐。加上饮料33文莱币。味道还不错。河风吹过来,说不出的舒服。麻哥忍不住又吟诗“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文莱蓬莱”。我却掩不住困意,趴桌上睡那么一小会儿。麻哥一直兴致勃勃,一定要我陪他照装在水村上晨跑的相片。餐馆女老板必定像看神经一样看我们。蓉蓉偷偷在远处摄影,什么脸都被他丢干净了。
 
坐船一文莱币回到对岸。赛福鼎清真寺就在不远处。我们无意进去,以它为背景照几张侧面照,装装文艺就行。不久,酒店来车接我们回去。在酒店休息一会儿,晚餐又是在昨晚那家餐厅解决。麻哥不知道怎么回来,又无半点胃口,不知是闹哪样。我们照例去印度人的超市买早餐,付款后。麻哥叫我提东西,我说我是老板,不提东西。麻哥萎琐的提着东西,假装无奈地用英语对印度人说。我是老板,他别无选择。那印度人同情的目光,又把我们笑个半死。
 
第二天一早,我们要与麻哥分手。他的航班是下午的,我们要先走。来到文莱机场办登机牌,突然发现航班已改在下午。“麻哥的诅咒”又出现了。另一个深圳中国人也要到吉隆坡转机,英语似乎比我还略差。于是我们又成了一个新团队。下午回广州的机票是赶不上了,只好改为推后一天。之前广州订好的酒店,火车票全部退掉重订。临时预订吉隆坡的住宿,还知道如何办过境签证。我们的损失有限,最多再来个吉隆坡半日游。蓉蓉回西安的机票是肯定要退了。杀麻哥的心都有了。机场的WIFI只能用一个小时。我们到一家餐厅说我们中午在那用餐,蹭着WIFI把所有的问题解决掉,一切又重新进入正轨。当然麻哥中午赶到机场的时候,蓉蓉把他掐个半死的相片我是留存纪念了。
 
飞机到吉隆坡顺利降落。这次降落的机场不是我第一次到吉隆坡的机场,不用坐轻轨。顺着人流来到入境处,在旁边拐角的地方,有一个专门办过境签的窗口。凭着机票可以免费办理滞留五天的过境签证。顺利入关,我们已轻车熟路。10RM的机场巴士最合适。在吉欧酒店住下好好休息一下,蓉蓉已不愿出去,雅婷想看的双子塔夜景只好作罢。
新的一天来临。我们沿着唐人街找早餐店。居然很容易就找到一家乔记茨厂街猪肠粉店。招牌介绍有七十余年。我点的白粥和油条。蓉蓉和雅婷点的是河粉。一个日本中年妇女拿着地图找到这家店,很有礼貌的点餐、用餐,有那么几分优雅。我瞬间就有搭讪的冲动。日语自学了好一段时间,从没用过。自我感觉可以应付。两位MM拦住我,说一个女的怎么好搭讪,男的还差不多。可是和男人搭讪不是更变态吗?离开小店,这事一直让我懊悔不已,看来以后只有去日本真刀实枪的练练了。
 
沿着唐人街漫步,穿过步行街。一不小心我们就走了了吉隆坡著名的独立广场。独立广场位于苏丹阿都沙末大厦对面,面积约8.2公顷,绿草如茵的广场,其实极具历史价值。在1957年8月31日,马来西亚国旗开始在此飘扬,象征脱离英国统治而独立,现该升旗地点则矗立着一支高100英尺的旗杆,以纪念这个历史时刻。在独立广场周围有不少英殖民时期的建筑,大都是1900年前后这一时期盖的,因建筑师在印度呆过,所以这些建筑统一具有印度莫卧儿建筑风格。徜徉在这些古老的建筑周围,细细观赏那些精美的曲线,发思古之幽情,是很好的精神享受。
 
回到酒店休息一会儿,我们坐地铁到KL sentral转大巴到机场。时间还早,在一家餐厅用餐。有雅婷喜欢的彩虹蛋糕和免费的WIFI。餐厅对面正好有雅婷在马来西亚苦寻多日的一家饰品商店。麻哥不在,这次变成“刷我的卡”了。一个细节我们没有注意。在退税处才知道,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是不能退税的。还好数额不大,又长了经验。
 
吉隆坡广州的航班一切顺利。前后十三天的行程即将结束。虽然开始和结尾有些意外情况发生。但整个旅程是轻松愉快的,搞笑的场景数不胜数。经过这次的马来西亚之行,又有几人能比我们更熟悉马来西亚。旅途中一次次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总会让你收获新的经历。意外并不全是坏事,得失总在不断转换。一颗处变不惊的内心才是旅途中的人们更应努力拥有的吧。

(二○一六年四月)

本篇游记共含11369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04-07 10:28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2016-04-11 16: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