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道天下-真理朝聖的北印之旅(二)瓦拉那西

21
uto622 LV.15
2016-04-05 21:56 309/3
  • 出发时间/2015-12-15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十大聖城之首的Fact

瓦拉那西(Varanasi)是印度教的十大聖城之一,也是印度教的發源地。印度的母親河恆河發源於此。瓦拉那西也有印度最著名的大學BHU,匯集頂級的印度教文獻,具有全國最專業的印度教博物館和頂級印度教學者。

瓦拉那西除了沿河而建的幾十座河壇延續了前年的河壇文化之外,還有印度教著名的濕婆崇拜,全城有9000多個濕婆造像,(印度人管他們叫temple,但其實就是一堆男女生殖器官合體的石雕群),當然還有神牛。

瓦拉那西更有最著名的印度風光:恆河沐浴,就是我們經常看到的人牛共浴的恆河祭典。和前年如一日的恆河早祭和夜祭。

瓦拉那西更有各種不同流派的瑜伽訓練吸引著全世界各地的瑜伽愛好者來體驗, 修練。(當然也會衍生了各種神神叨叨的印度騙子們)。

瓦拉那西同時也保留著佛祖曾經講到弘法的重要遺跡。

最後當然還有大家都會故弄玄虛一下的所謂重口味:恆河燒屍

瓦拉那西市印度多元聞名的一角,也是印度這個多民族融合的民主的精神體現。當然瓦拉那西也是比加爾各答還要髒的印度骯髒城市之首!

*酒店牆上的宣傳海報

*酒店門口通往Assi Ghat的主路上的:牛這一家子!人家就是愛躺在垃圾裡。。。傳說牛很崇拜濕婆神,所以就天天坐在那裡等待濕婆神再回到聖城瓦拉那西,所以虔誠的印度教徒就任由他們在任何的時間地點等待濕婆的歸來!(濕婆是Siva,男的)

*Assi Ghat的日落時分。人們坐的就是早祭時候的祭台,祭司們面向恆河獻舞,還有瑜伽表演,早祭和晚祭的不同在於音樂,早祭沒有華麗的音樂。中國遊客基本上只知道有晚祭,但是練瑜珈的外國遊客基本上都知道還要去看早祭和瑜伽。Assi Ghat出名的是早祭。

OK,跟我一起走進聖城吧!

恆河岸邊的『精品』店

Varanasi首日。Hotel是比較貴的budget hotel, 遠離tourist,但靠近Assi Ghat。酒店的貴在當地人那裡都知道價錢,本地人說是兩千五,但是到了Agoda變成了四千,要求的是豪華江景和高層,但貌似帳房先生的前台是給了二樓的普通房。去前台詢問為什麼不給訂的房型?印度老闆和帳房一律堅稱就是這個樣子的,因為要看有沒有空房,但是基本上酒店人不多。因為大約都聚到主祭壇那邊去了。雖然旅遊旺季開始了,但對瓦拉那西來說至少要到恆河洗澡的時候人才最多,那是一月到三月的事,所以焦急的印度人都在說今年來的外國人少了。點評里很多人提到的hot water其實就是東南亞的快熱小電鍋,所以如果不認真洗澡是夠了,但要洗乾淨的話,water一定不會一直hot著。那些東方西方旅人的報導,不是已經昄依印度教鬚髮混亂到很久不洗的境界,就是基本上跟其他家比好很多而已,但說實話這家的衛生間是不錯的,很乾淨,終於我也明白原來衛生間里的那個桶是洗腳用的,但我不懂為什麼這個淨腳盆要在衛生間而不是進門前? 

坐夜車的好處就是省了一天酒店錢不說還可以在早上開始就出發。到酒店放下行李就走去對面的Roof top吃第一頓印度大餐。順便遠眺一下恆河。老實說亞洲第二大經濟體的旅遊開發真的是末流的。河景在這個角度完全沒有想像力。這頓印度大餐雖然有點小貴但真心好吃。只是我犯了個嚴重的小資錯誤就是在露天吃飯。。。聖城有兩種飛行物:蒼蠅和牛牤。在各處都有,所以基本上喝咖啡和茶還行,但吃飯的話還是在室內比較好。

咖啡是速溶的,然後給了我一大壺水。好吧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印度咖啡,不過我基本上還沒碰到現做的咖啡,全都是速溶的。素食的印度教食物還是不錯的,就是每次端上來都是太油了,想起最近兩岸網上熱炒的地溝油問題,我不知道宗教信仰會不會讓印度人覺得沒問題(當然在印度沒問題的東西都是有問題的)。陽台上四個年青人,兩個男的先到、在那裏聊了好久,我還在想,印度男人都不工作嗎?大白天的。後來兩個姑娘到了才知道是來喝咖啡聊天,這是大約德里活著,加爾各達才有的時尚妝扮。兩個牛仔褲女生完全和中國開放初期的時尚人士無差。不禁讓我想起了寶萊塢,大篷車和賈米爾。然後再想一下,其實人家印度比中國先時髦的,那是七十年代,印度就歌舞片盛行,阿巴拉嗚的一直唱。而我那時真的很小就看了大篷車,而最早知道的吉普賽人也是印度人和西班牙人。天朝是到了八十年代才開始有喇叭褲。現在一直在網上叫囂印度人小樣和我們曾經差點打到德里的人,大概根本不知道這些歷史。回來說這四青年,聊了一陣我忽然想起來了,原來他們不是無業遊民,他們應該是BHU的大學生。不過他們是真的在一起聊天,而不是像加爾各達的geek或著nerd一樣的低頭族。

*到瓦拉那西入住的第一家酒店,價格昂貴,在Assi Ghat旁邊,但其實並不是沿河風景。印度人的描述,不能運用想像力,要打折扣的聽才是。

*高檔酒店的『花園』目測前方已經有三種交通工具,注意牛不是交通工具,羊也不是。這裡沒有馬車,只有被騎的馬。背景裡的那座白樓在接的對面,路上花園有個咖啡,做非常好吃的印度菜,價格小貴,但其實合成人民幣比在上海吃的任何一家印度菜都便宜一半多。只是記住了,在聖城吃飯千萬不要犯小資的毛病,Sun bathing,Garden Brunch通通不要考慮,牛氓和蒼蠅可以直接角抵抗力差的旅人去找止瀉藥。

*酒店外的景象,是不是感覺到了農村?這可是聖城!

*BHU的有志青年。

生死母親河_Ganges

恆河,之前的認知就是吃喝拉撒都在一起,但其實它是印度教的聖河。我的driver(船夫)說的:my papa my mama here, ok, the cow, when it die, through in the river, it's ok, bathing ok, but holy water, no dirty, it's cleaned.(意思是說我的父母死後燒掉扔進河裡,牛死了扔進河裡,在河裡沐浴,這些都OK,沒有問題,但是這是聖水,不可以污染,不可以亂扔雜物)--是不是『神邏輯』?當然了,信仰的力量。。。

吃好了走出來繼續驚訝於牛的存在,一路沿Assi Ghat挨個膜拜一遍河壇。Assi河是恆河源頭,也是恆河文明的發祥地,所以Assi Ghat的地位在眾河壇中也是首屈一指的。早祭從這裡開始也就理所當然。讓人驚訝的是,這條曾經讓人覺得壯觀洗澡都是黃泥水的河,比治理過的黃浦江還乾淨,毫無垃圾和漂浮物,只有蓮花燈,船影和燒屍。忽略嚴重髒亂無法下腳的街道,和沒有一雙乾淨鞋的印度風格,河是神聖而乾淨的(以印度人的認知)。當然後面也有我對恆河文化的困惑與認知障礙。沿著Assi Ghat走過去,一個一個的看那些大大小小的神龕,濕婆,象神,毗濕奴,猴子,。。。那些公元五百多年前就在河邊的眾神現在被新建的淨水塔妝點者,還有Hindu graffiti式的各種圖騰。就這樣歷史與現實衝擊著。不像加爾各達的人很多不會英文只講孟加拉語,這邊的人會講英語和至少受過教育讀過書的還是很多的,坐在路邊滿身泥土的路人也可以流利的用英文幫你指路,而且這裡有一所大學和很多印度教的宗教書籍,還有用瑜珈招攬東西方人來冥想的生意。畢竟恆河文明的起源是這裏。

還沒走一半,就被壇邊向外國人都收遊恆河的給包圍了。已經明白凡事砍一半的規則後,就狠狠的砍了起來,起初也就是抱著玩的心,結果真的有人同意了,driver叫Siva所以濕婆是他的庇護神。然後就這樣開始了恆河文化雞同鴨講的夜遊。

上船的時候日落已經開始,大概五點不到,有霧,當然就不是那麼的紅,然後劃出去衝擊道那邊,一條河邊就是最遠古的聚落的沿河散開的長條型舊城區,很多年前,政府把這些房子租給私人老闆來做guest house和hotel,所以住Ghats上的河景都是天價,應該裡面的設備也就是那樣子,就像在加爾各達的狀況,過去的貴族被抬進車站,至少腳還是一塵不染的,但是如果你被開車送進站台,下來走幾步還是一樣的骯髒之地。就算河景再好,他們周圍的陸地也還是髒的。

船進了河道,driver就開始磨蹭,想多掙錢就是了,反正你總不能跳進去游水就是了。恆河的旺季還沒到,反正之前說好的一小時他怎麼也要叫你兩小時。那就安之吧,順便就一條河都遊了。

恆河的神奇在於他的祭祀和二十四小時的往生燒屍的並行。無論生死,都和神在一起。

第一個問題,恆河沐浴有那麼多人洗澡,水能喝嗎?Varanasi的飲用水來自恆河。好吧你如果不想喝,最好是不要吃這裏的任何食物,然後買瓶裝水,但是這裡的小攤販不太賣可口可樂的水,他們會告訴你全印度只有那個綠瓶子的水有添加礦物質,其實這句話可口可樂公司也有(印度人是完全不怕打臉的,反正他覺得他沒讓你看見過,就是你以前也沒見過,那他隨便怎麼說都是了。)回到水的問題,那你其實有答案了,如果你是超有潔癖的人,那麼你會不是渴死就是餓死。

但其實你大可不必擔心,印度政府對於水源的淨化還是很靠譜的。Varanasi老城區至少我沿河見到就有六處水塔取河水淨化後送入市區,然後每個公眾集散地是有專門的可飲用水站。如果你的腸胃不適超級敏感,那麼略帶淨化劑味道的硬質水其實也就是天朝北方的狀態,政府是不希望人民生病的。不過我還是信任可口可樂。最後注意一句話:添加礦物質,很實在的告訴你,沒有真正的礦泉在印度,「添加」!

在加爾各答碰到的Varanasi老者告訴我,燒屍後的骨和灰是被船運到很遠的地方去撒的。所以不用擔心城市用水問題。船夫也說,他父親去世的時候花了一萬盧比包括燒屍租船和儀式。(但其實在聖城帶了幾天,確實看到過往河裡仍的。。。)

第二個問題,難道沒有一天是無死亡日嗎?原來就算是遠在加爾各答和孟買也有人來這裡做這個儀式。所以當然是二十四小時,而且其實這個祭壇並不是一個,而是至少兩個,主祭壇旁邊最近已經有一個電子火葬館,但是就算船夫這種不算中產,他還是不願意去嚐試那個,他說父親去世時他花了三個小時與母親和弟弟看著。而電子的只有四十分鐘就全部搞定了,他不喜歡。我問他那麼多人在撒骨灰,河水怎麼辦?他說,沒關係,就一點點,無所謂,mother god在這里,爸爸在這裡,沒關係,這是聖河水。(好吧,聖水。沒關係。)

第三個問題,每天晚上的河壇夜祭誰來付錢?因為大家都是免費看的,而至少晚上有三個河壇,有至少十幾個祭司,遊客和在地人都是免費看的。
我們的船先去了Burning Ghat(燒屍台),然後回來的時候才開始儀式,Burning Ghat是不能拍照的,但我還是有幾張,還有那些遠方運來的柴木,船夫說柴木很貴。

船劃過去祭壇,船上觀看祭祀的遊客就彷彿威尼斯的貢多拉一樣集在那裏、其實遊客不少,但多半是印度人居多。船移過去然後漸漸靠近感覺是不一樣的。反正各種祭祀都很觸動我內心深處某種神聖的感覺,但好像我只是覺得每個神聖的事情都是那麼感動,卻不是印度教徒說的 many Gods。船夫當然知道什麼時候結束,也知道到哪裡就快結束了,反正為了結束這個計時也要走了,所以又有一個漸行漸遠的散場體驗,祭祀結束,歌聲悠揚不絕,恆河是母親河,要不停的讚頌,這比天朝說的祖國母親和那些高音力竭的生硬假音崇拜來得優美,而且是千年流傳。

天朝的演員玩藏傳佛教,天朝的小清新玩印度教。

其實你聽那些歌聲,伊斯蘭教的祈禱文是抑揚的宣導和召集,在世俗社會裡用speaker傳達到更遠的地方,真主在召喚,兄弟們來祈禱。基督教的禮讚有最精密嚴謹的聲學和西方音律學系統,讚美詩要最純真的童聲才可奉獻,神愛世人。藏傳佛教的吹拉彈唱和經文讚頌是一層一層的加重,然後收緊。而天朝佛教都不用唱了,乾脆就流行歌曲的磁帶吧。(那裡怎麼有神明?)而印度教的讚頌,鉉樂優美迴轉,鼓聲綿密悠長,最世俗化的不讓你神聖落淚,卻讓你神聖的悅目賞心。雖然有Many Gods, 但其實會不會Hindu是最接近人的信仰?無論現代化的腳步多近,羊可以養在第二大城市市中心的街區,無論有多少種交通工具,牛就是可以當街曬太陽。人的生與死都在同一條河裡面。接近河就接近神。

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大批大批說印度太髒的人還是會一次一次的來。而且來過都上癮。瑜珈好像在政府和地方支持下成為盈利很好的商業行為,甚至有朋友說練瑜珈信印度教,所以一週大概要一天素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為什麼,還是沒有發現原因,但我知道了印度人也希望更好的生活,可其實並沒有太強的意識去改變這個人神共存的現狀(世俗的翻譯就是牛當街橫臥,人車皆讓道,恆河的水有母神,有爸爸的骨灰,有神牛的屍體、很ok,聖水是不能扔垃圾的,但街上有很多垃圾很ok,還有就是牛牤是牛自己會趕的,所以蒼蠅和蚊子也是你自己去處理吧。)

第四個問題:怎麼對待牛,牛是不能殺死的。牛往生是丟在河裏的,但我沒繼續問那要是病牛呢?

第五個問題,素食的城市你能吃飽嗎?印度是香料之國,所以你不用擔心,印度的炒飯有很多豆子加強營養。反正我吃了兩頓素食都很飽,肉食者的饑餓其實是來自於對肉的想念和崇拜。

*乾乾淨淨的母親河遠處哪個紅色的是淨水塔。近處的是河壇邊的城堡。

*有人說這些事瑜伽學童,也有人說這是往生者家屬的禮儀,家人往生,家裏的男性成員要剃髮一年,有點類似於中國的守孝。

*聖城霧霾中的落日殘紅。印度近年來和天朝一樣備受霧霾的困擾,這次的旅行,基本上就沒有太好的天氣然我可以拍到往上那種美照。而一路走來每天BBC都同步者德里污染報導的專輯。。。

*iphone全景的恆河日落,船上平衡差了點外加右上的小bug,Siva船長張這樣的。

印度創意,泡沫塑料盒做的兜售蓮花燈的小船。。。蓮花燈是為了寄託對家人的祝福,所以基本上他們會認為你不會拒絕這種推銷,但偏偏我就餓是拒絕了,祝福在心裡。

*沐浴淨身並不是一定要等到節日祭典的。

*別看他長得這樣,這可是一家不便宜的食宿之所,因為是的瑜伽學校!位置就在Assi Ghat不遠真正的河邊上。

*寶蓮燈船的內部結構。

*規模較小的Burning Ghat,再直白點就是窮人用的,比較便宜。

*天色向晚,Siva帶著我向夜祭台划去,悠揚的鼓樂漸行漸近。而邊是對母親河河聖城的讚頌。很多旅遊者跑去佔領某些制高點尋求拍攝的好的照片,然而整個儀式的感覺反而不可能完整體驗。說實話,這種三維的活動,無論怎麼照,都沒有那刻身臨其境的感受。而這種漸行漸近的船行進程就更有一種要去接近神的儀式感。

*恆河的夜,一遍是祭祀的燈火,一遍是往生的柴火。無時無刻不生動。

*恆河夜祭

瓦拉那西的行走-Hinduism

在恆河邊聽完歌聲和瑜伽、還好沒去河上看日出,基本上大霧就是什麼都看不見。早起整理好行李。出門決定按路線把Assi Ghat這邊都走一下。

就先從Ram nagar 開始吧,那是南邊最遠的景點。不想讓那些遊客killer漫天要價,正好也可以看看印度人的每日生活,所以就走去,反正也就是七八公里。

早上的街道就塵土飛揚,印度最驚豔的就是男廁所沒有門和屋子,想起台灣那個陳昇說的上廁所不關門的事,他要是在印度就叫他真的是沒門可關不說,而且還沒屋頂,沒三面牆,陳昇千萬不要有任何相關疾病,不然他不是被尿毒症憋死,就是被自己要關門找不到的話憋死。印度男人基本有些就是當街掏出傢伙解決小解問題,偶爾的一坐小便處所就是一面牆可以遮擋身體正面而已。街邊的液體性污濁物基本上都混合某種物質。後來問過兩個德里來的時尚青年,他基本上在說的是莫迪在發起修廁所運動。我問他那一般印度人上廁所怎麼辦啊?他說在家裡解決。我問:那男人出門至少還有小便池,女人怎麼辦?他只是笑笑。

繼續走看到牆頭有炊煙,是早上生活做飯。其實印度就快要趕超天朝了,你不覺得pm2.5的唯一原因是他們在熱帶,所以冬天不需要生火,也就沒有燒煤炭的重污染,也側面證實了fossil fuel及汽車污染真的比生活用能源污染要輕一些。但你還是會被燒炭的炊煙燻死,因為人家點火是什麼都用,而不是只燒柴火。塵土灰揚(不是台灣國語,是真的灰在飄揚),神牛當道。居然看到神龍們和神牛鬥吉普的驚心一幕,忙拿出ipod錄影,一個本地小孩用印度語上來搭話,大概意思告訴我牛是神不要拍,會嚇你什麼的。

印度這地方有很悠久的歷史,數學,但是現代地圖根本不表比例尺,圖沒有街道標示,只有主路名,打你一上路就會看到一大堆無名小路。不知道那麼精準的計算都去哪裡了?為了確認方向正確,又去問了一個貌似店主的人。他聽我說完,看完地圖跟我說了一堆印度語,後面上來一個小孩灰頭土臉用英文問我去哪裡,我問他那條路是不是去Ram Nagar他指著橋的方向說對那邊走還要兩公里,我道謝,繼續走,背後卻被一位穿校服的印度男孩叫住,大概他是怕我問錯人?我只好再說一遍,其實我知道大概方向,只是要跟前面的男孩double check。他這樣做沒有必要還浪費我的時間,我只好禮貌性的再問一次,結果老人家一臉茫然講了一堆印度語,我只好向剛才那個孩子求援,他又來向那個小孩翻譯了一遍我的問題,然後那小孩用印度語再次指路,窮孩子再次翻譯,我道謝,再上路,然後窮孩子跟著我後面走了一段,在河邊告訴我,那邊,過河就是。其實問路讓我整個心情悲傷,我知道這個孩子沒上過學。要上橋的時候我問他你上過學嗎?他說沒有,當然了,他家肯定沒錢讓他讀書。我繼續問:但是你會說英文?他說是我,我還要練習,只會一點點,其實這幾天我發現即使你把地圖給印度人看,很多男人不但不懂照片甚至不識字,所以很多人無法指路。一個乾乾淨淨穿校服上學的中學生卻根本不懂英文。而街邊的窮孩子為了生存反而可以講英文。

昨天的船夫告訴我說遠處在造的新橋修好就可以走汽車了。現在的舊橋是浮橋,用大的鋼製圓桶托起的舊木頭已經破敗,所以用船每天運來鋼板用人工搬運鋪在橋上以供行人車輛通行使用,保證安全。這一帶的恆河寬度就是大概一公里多兩公里不到的樣子。所以我就走過去了。浮橋的經驗就是一般個人沒有左右之分也沒有什麼規矩的橫衝直闖和顛簸。

到了Ram Nagar,你可以看到猴子神廟和很多猴子。進去有印度兵把守、還有許多的窮人住在裡面。乍一看還以為是不是走錯地方。原本不要錢的城堡,現在辦了博物館,就開始收費,外國人150,本地人20。印度的兵器收藏真不少,還有象牙和絲綢。所有展館禁止拍照,但我真後悔沒有拍到那個超級精美的象牙雕刻花瓶,甚至片片凋零的落花都在瓶沿栩栩如生。這裡最精緻的展品,個人認為是這件和另外一個可以記錄時間,印度歷和印度生肖的精美大鐘(B Mul Chad clock,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google一下這個傑作,這個是不可以拍照的)。

老實說,印度真的曾經很富庶是我深信不疑的,甚至一度的絲綢刺繡曾經比天朝的少數民族精緻太多。但不知道是不是被英殖民地壓榨掠奪,還是獨立後民主化的散養制度,造成了整個印度的現在與精緻基本無緣了。就連國家級的博物館,所有展品都積著厚厚的灰塵。如果你不擦,這些奇珍異寶怎麼顯得珍貴呢?老實說天朝是騙自己人的錢什麼都貴,但不管怎麼樣也要把展品擦亮了再說,但印度人就是這麼糊弄事也收了你150盧比。

回程打算去巴拉納斯印度學院(BHU),才知道原來松江大學城真不怎麼樣。人家學院裡的醫院都比上海的牙科醫院大。至於說城市醫院也比上海大。巴拉納斯學院的新濕婆廟是由學校創始人提議修建的。瓦拉那西是印度教的七大聖城之一。印度教大約有三千多個神,濕婆文化是最主要的。而修習印度教最有名的就是這裡。但其實現在的大學已經是有各學科系的綜合學院了。不像天朝大學都是car的樣子,這裡的教授公職人員有騎自行車的,有坐人力三輪的,也有走路的。年輕學生喜歡突突三輪摩托,也有的騎摩托車和自行車。汽車是少數。校園很大所以如果你要去濕婆廟,從校門口到廟口印度人的價格也是要十塊的。一般印度短程搭乘突突車只要五盧比,外國人的話一般連人力三輪都要你三四十。

看完整個大學印度較文化文化館藏,才明白為什麼學校創始人是那麼的偉大。而展館裡期間還有兩位西方人的藏品,俄羅斯的教授已經是抽象派的形式來表現二十世紀初的東方文化。而瑞士人Alice Boner幫助印度人重新發現和解釋了造像肢體語言和神的崇拜與天時關係的大十字,可以與達芬奇的大人有一比。也讓我對於印度舞蹈的肢體語言有了進一步了解。如果你不是走馬看花為來過而來過的話,這個地方一定要去-Bharat Kala Bhawan。

下午去了Kushmanda Durga(杜爾迦神廟),第一次在印度印度廟。真的不驚艷,很粗糙。估計這座神廟的重要性主要是因為祭祀神主的地位對於印度教很重要,並不是建築吧。用腳走回酒店是為了避免印度人以十進制的方式來宰外國人。然後搬行李換酒店,終於住進了背包客的聚落。

*炊煙裊裊的霧霾早晨,聖城起灶

*聖城快樂乾淨快樂的小羊和主人給繫上的紅絲帶!這幾隻乾淨還有系紅絲帶快樂的吃著菜、不是草,反正這裡的奶製品我一律不碰。這裡的神牛不吃草,吃饢餅,吃泥巴,吃垃圾,吃爛菜,牛糞也不是一坨坨而是一攤攤的泥狀物。。。

*聖城的神牛門!

*恆河的新舊橋們。

*我就是這樣在各種車輛中走過去的。這一塊塊鐵板大概要三四個人搬都很重,就想想加爾各答那個塌了壓死人的橋吧。。。

*恆河的另一邊再望回去

*這真的是名勝!我還以為走錯了,城堡裡住了很多人,原來在印度無家可歸的窮人是可以不花一分錢住在裡面的,還有河邊的河壇和寺廟裡面。印度雖然窮,但窮人不會被趕。在名勝裡居住還有隱私,不許看,當然城堡裡還有博物館和軍隊。

*免費宿舍Ram Nagar

*進門的時候被要求去買門票,書上說是免費的,結果不但是要票還是比印度公民貴了六倍。。。但這個價真的不值,因為這些國寶根本就沒有被好好保存。雖說是不讓拍照,但是那個塵土大概也都已經積存了十幾二十年了,這裡應該是沒有歷史學家的。由於盛產雇傭兵,印度是不吝展示各種車嗎刀劍和槍砲的。

*霧裡看恆河,對岸就是瓦拉那西。

*被騙去廟裡看雌雄同體的Siva,因為有無其數的祭祀祝福你一下就要求你的donation,旁邊還有托兒,所以堅持之拜或者只看就好了。

*BHU大學的門口,從對岸坐突突車過河印度人只要5盧比,但是你有可能會要花五十到一百。。。從門口到新的Siva Temple本地人只要10盧比,所以你要堅持只給十盧比。人力車也基本就是這個價格,但是你要注意他們會走一半到鳥不拉屎的地方就把你放下了。

*廟旁邊有很多餐廳,因為在大學裡面所以基本上吃東西就是學生餐的價格,在這裡吃飯不會被宰。

*感覺是幼兒園。。。

*校園裡的牛!

*集中了印度教大部分文獻的博物館,這個是了解印度教必去的地方。

*這個廟在印度教裡面的位置至關重要,但是我真的是超級無感。

*這兩張幾乎絕版的印度錢很多印度人也沒有見過了

*基本上我不太會去介紹旅遊信息,但是這個hostel絕對是值得一混,只是離河邊比較遠。

*很少見,很道地的印度Dosa。paper dosa。

恆河早晨 - namaste!

恆河日出-第三天早上本來是約了一個全程tuk-tuk,結果居然為了頭天多收了我四十元就不來了,印度人的賺錢邏輯也是因小失大啊。

最後決定在酒店和兩個德里的新潮帥哥一起去恆河上看日出。其實我本來是想看早晨的瑜伽。但是整個也只是從早祭開始。然後就又是一路劃過去兩個燒屍台和一個主祭壇。

恆河早上是生動的,鳥兒飛魚兒跳,早祭是白衣,沒有音樂。要到瑜伽時才會有,而且也只有Assi Ghat才有。所以Assi Ghat是恆河上最重要的一個祭壇,年輕的船夫告訴我:兩頭的祭壇一個叫瓦拉納一個叫阿西,因此這個地方得名瓦拉那西,有時也叫巴拉納斯。這才明白為什麼學校的名字就叫巴拉納斯印度學院。巴拉納斯就是印度教起源的地方。

霧太大,太陽還是看不到。船夫給我們看幾個月前的照片。紅彤彤的一個大太陽,真是遺憾。印度人是勤勞的,早上六點就在河裡洗衣服,曬被單,洗澡,主祭壇的早市集喧囂著。今天早上小祭壇沒有燒屍。大的燒屍台有一位老者,另一個剛結束的儀式,我們是親眼看到了親屬就是把骨和灰撒進了岸邊的河裏。當然其餘的應該是被船運走,還有一些親人們拿回去把它放在家裡的神龕邊,因為那是離神最近的地方。今天的船夫更虔誠、經過燒屍壇是會雙手合十祈禱。年輕的船夫不喜歡往河裡扔垃圾的行為,認為是對神的不敬。看到岸邊的啤酒罐很生氣,其實也不多,就看到一隻。我重複問河水裡洗衣粉,骨灰和洗澡的衛生問題,船夫同樣不介意。因為有淨水塔。而且是神的河流。後來有船兜售喂鷺鷥的食,一隻不知道是華人還是韓國人的船,船夫為了遊客的生意餵食引鳥過來,很多遊客用長焦拍鳥,同船的兩個德里時髦青年也買了兩包鳥食來,然後很熟練的一個iPhone,一個Android玩起了拍攝,你不得不佩服這兩個geek,比去花錢買裝備動輒幾萬,幾十萬的天朝業餘攝影專業戶玩得好太多了,玩也是要技術的。船夫給我們看雨季漲水的照片,整個階梯都淹沒了,還有一部分的牆壁。結果就是連燒屍台都要移到高處去。船夫告訴我們,遠處兩個穿白色衣服的祭司主管inner fire,燒屍的火種是從那裡取來的。所有的tour基本上就是到這就折返了,所以我已經恆河遊船走了兩遍。說起來恆河上的活動,在現代社會也有穿梭來往的旅遊遊船的貢獻,母親河給瓦拉那西帶來的不僅僅是千年等待濕婆降臨的牛神們,還有更多的財富。

回酒店吃早餐繼續碰到各路遊神,高高大大的英國小男生說他不會去碰聖水,我在一旁笑,食物裡不是也有嗎?難道不吃?另一個腐國女孩到處詢問哪裡有Ashtanga瑜伽的課程,而且她的經費是連吃帶住10歐元一天。歐洲小孩跑出來,大概都是幾個月半年,就憑著心情和興趣做事,但很會計划,天朝的小孩出來基本上不是鍍金就是感覺小清新,當然也有天朝的悲哀,簽證期限。。。這家旅舍來過中國人,但不多。我走那天碰到一個,不過好像英文也不太好。我其實很好奇他們是怎麼在這邊生存的。反正每次都會被人問到為什麼我的英文那麼好,好像中國人會說英文不正常。然後你還要想方法解釋,因為你出國過,這樣才算正常。(但其實我在國內英文也是這樣)。語言問題對於華人來說真的問題很大。我也不太能理解咖哩英文,而其實咖哩的英語也沒有語法。那為什麼我們的同胞還是英文這麼差?反正在外頭流浪這件事敢做的小孩不多,單身的只碰到兩個男孩子,其他的還是拉幫結伙。歐洲人的手機都是iphone4,印度人基本都是Android 和iPhone5S,而天朝人大約都是iPhone6或6s甚至plus級的。反正大屏幕就是了。

我問了印度帥哥關於廁所的問題和吃飯用手的問題,他說政府在修廁所。通常印度人就在家裡上廁所。我問他那女人外出怎麼辦、他只好笑笑不答,然後是吃飯付錢都是用手,不生病嗎?他說印度人從小就是這樣,胃比較強大。不過德里帥哥和天朝帥哥差不多,都是一身名牌。只不過在印度玩暗黑的不流行,印度是有顏色的國度。十點多整個酒店的人一大群去了temple tour,因為是budget旅行者的家,所以價錢都很公道,沒有河邊亂叫價的scam,首先要說Durga temple的經歷就不是很驚艷(更何況我已經二進宮),我又是ruin addicted, 因此對於各種不同型態的印度廟並沒有覺得那幾百年的歷史有什麼好看,再加上小哥能貢獻的神學知識到處都可以讀到,所以就是行走了一圈。

回到酒店洗過澡,就直奔沙奈(SARNATH)。很多人都介紹鹿野苑,但其實最重要的還是釋迦摩尼宣導場。然後你就看見一位黃色頭髮的歐洲人坐在一張床上頭頂上有五個中文大字車輪教好,這床就對著Darhma菩薩的廟門,然後越南白衣團,中國爆發散戶,台灣團,中西混合誦經團,形色出沒。還有兩的蓄髮學佛的灰髮老外不停對著stupa焚香祭拜,stupa上面有寫著請勿在古蹟上貼金箔,但還是有很多的金箔,你不得不懷疑這些所謂天天虔誠誦經的人是有多虔誠?不保護佛祖留下來的遺跡嗎? 還是喜歡濟公:佛祖心中留。

釋迦冥想台,就有一群活生生踐踏古蹟,由一位和尚帶領誦經靜坐的台灣人。印度人好像對於古蹟保護毫無能力。佛教在印度已經沒落了,但這地方真的可以說是佛教聖地的好生意。眾人誦經的旁邊stray dogs已經舒服的睡著了。

原本回到酒店想要加入Ghats tour,每個人都說這個比較好,但是一看又要坐船,實在不想第三次再進恆河,就留在酒店吃飯,然後和酒店的一個葡萄牙女孩子一起聊了一下恆河裡幾千具的屍體和瑜伽的心得,順便又聊了聊里斯本和澳門之我見,還有香料市場和Masala Tea,直到她接大西洋邊的早晨電話,才發現她那隻iPhone 4s已經是摔成花屏了。(你可以驕傲一下天朝又富庶了,也可以BS一下歐洲又窮困潦倒了。從另一個角度想,我們真的需要一場帶著單反,揣著iphone Plus, 抱著wifi,刷著微博的旅行嗎?)

在瓦拉那西的第三天早上收穫最大,沙奈的古蹟也是我的菜,至少我也跟著誦經的人群轉了一整圈的stupa把花紋都拍了個遍!

晚餐是在hotel邊上的一家本地人很喜歡的餐廳裡,打開菜單才發現,原來印度Dosa還有那麼多種!第一天吃的是Paper Dosa,這的很好吃!而且醬還管夠。回去的路上有順便逛了逛印度的雜貨店,還收穫了一堆客家遺風的中國方便麵!原來客家人的腳步是隨著成吉思汗到這裡的。不僅僅要佩服印度人編故事的能力,華僑也不簡單。

*清晨五點多走在瓦拉那西老城區看到這樣的裝修,也是一種穿越。。。。

*恆河早祭

早祭的顏色。

*日出而作,早期的印度人在洗被單。

*交易要從清晨開始農商文化千年不變的法則。其實這個法則並不限於農商,勤勞的人們才有收穫的道理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瑜伽學校早上六點修行的童子

*恆河放鳥的土豪們

*Global Warming之污染下的恆河日出,不要誤認為是夕陽。太陽公公就這麼小一點點了。。。

繼續在各種場景看到等待Siva的神牛們。

鹿野苑旁邊的廟裡日本畫家的真跡。

鹿野苑裡各種以信仰之名破壞公物,甚至由外國和尚帶頭踐踏古蹟的修行行為。。。因為這處據說是佛祖打坐參悟的地點,所以就有很多我稱為『花和尚』的組團人帶頭坐了進去帶領一眾信徒公然踐踏古蹟以求離信仰更近一點。不知佛祖要以怎樣的慈悲來關愛這群善男信女?

*轉經這回事。

*以我愚鈍的心智,參悟其實並不需要在特定的地點,在國內就聽說過各種萬把塊錢的瑜伽團修佛團,不遠萬里飛到印度。反正他們不會像玄奘那樣雙腳走路去取經,也不會像藏民那樣一步一磕頭的到布達拉宮。但我的疑問是為什麼那麼多人花那樣的價錢到印度來受這樣不乾不淨的苦住完全不合理的價格的很差的居所就為了修練心靈。修練心靈需要花那麼多錢去印度鹿野苑這樣做一天嗎?

*各種白衣誦經團,我也跟著轉了一圈拍浮雕。

*人家明明寫著不許貼金箔。。。。

*下課。

神的崇拜-who is your God?

在瓦拉那西待的時間絕對有點長,基本上是是三天半對於不練瑜珈的人來說是有點多了。但其實印度雖然是個紛紛擾擾,來來往往的地方,來的人卻都會慢下腳步。最後這天的目標是要去金廟,然後再去到最遠的瓦拉河壇。

完全熟悉了聖城的東南西北後,依舊是開動腳步的行走。早上走著去看金廟,才發現國內的旅遊書不但看不起阿三對於印度的相關書籍很少,甚至很多書裡面的圖片解說也是張冠李戴的誤導,最可惡的是你全程介紹都是中文版沒有英文備註,這是叫遊客怎麼去問路?!在圖書館找到的那本書的親歷記基本上都是些怎麼用鏡頭拍照,不知道是導遊攻略還是拍照攻略。所有書籍都說金廟外國人不能進,只能在外面看,後來酒店裡的一群背包客在說要帶護照還要強烈的記住幾個神明,向他們證明你信印度教的神明。所以揣著護照走了幾公里的路去一直在想我是要信vishnu還是genisha。

沿路走過了由穆斯林控制的紡織和絲綢工業。印度人控制的傢俱工業,還有市中心通向主祭壇的從早上就開始喧囂的市集,各種印度色彩躍然眼前。從市集中擠進狹窄的巷子,各種騙子就出現了,這時候你說 no就是了。如果你怕丟,只要跟著手捧祭品的印度人都就是了,一定要去gate2,那裡外國人不用排隊。碰到一個拉遊客去市場的印度人,跟我說要買花獻給濕婆就可以了。他會帶你去很多地方寄存包包,因為包包不讓進去,碰到同酒店的一個英國人。印度人叫我們去一個店裡存包,一看是商店,我們拒絕入內,他又領我們去gate前面的一個路邊攤。小販存了包居然要賣一百盧比的花給我們,堅決不要。英國人沒帶護照?進不去,我經過安檢繼續向前,一路上很多人讓你存鞋,基本上都是要再賣花給你,但其實你可以在外國人護照檢查的地方免費寄存。我是先在別的地方買了花,沒零錢、結果一張五十小販只找給我30,不過那捧花是外面那個叫價一百的市值。反正我捧了花,沒人再問我信哪路神。前面兩個法國人一人花十塊錢買了個紙飲料杯那麼小的雛菊瓣。看看我獻給濕婆的還是非常豐盛的。

前擠後擁被推進去,9000濕婆廟也不知這裡面有多少個siva。不讓照相,但不來看這座古蹟真的是不算來過瓦拉那西!後面突然鑽進一個插隊過來的紫色印度婦女。她空空的兩手在後面問我可以從我的花束里取一些?(她大概明白反正外國人是來看廟的)我慷慨分享,然後被她碰到地上的那朵最大的牽牛花她也彎腰撿起來,我不知道她有多虔誠,但我喜歡她的幽默。反正你是不可能在siva面前停太久的。在印度兵的示意之下,我把一大捧花丟在生殖器合體的siva上,其實已經只能看到male的那個頭若隱若現,因為上面全都是花和白色的粉末。被擠出主廟就可以四處走走看看,到四面小廟再拜祭。等我欣賞完,走進去一個大的siva前,好了,祭司來了,請你报名字然後是母親的名字,還有父親的名字,祝福,我們都長壽,然後請你donation,我就給了個兩盧比的硬幣。兩盧比對於外國人來說是很珍貴的,被整個印度民族打劫後,siva應該理解我。所有印度人五盧比的時候我們都是十盧比。硬幣是珍稀動物,我把最珍貴的給了siva!不過祭司不知道我父親二十年前就去世了吧。

走出廟後,用了兩張濕紙巾擦腳,然後被拉去買阿里巴巴,不被劫持是不可能,但買不買怎麼買完全是我們自己的事,居然有碰到酒店裡的另幾頭驢。男孩開價150印度人不買,於是有數了,選了兩條開兩百,印度人叫500殺四百我叫200,說每條兩百,搖頭就走,那傢伙居然說我陪你等了兩小時居然兩百?我只好說那是你的事。還繼續殺,沒耐性我要走了,本來也是可有可無。好吧,最後成交價300。印度人一看成交,又來兜售圍巾、棉的要200不要,再給開司米我說一百,這回死活不肯了。那就不買了,因為他確實虧本,我也確實沒需要。

走出巷弄來到主祭壇就知道遠古的港口是多麼的繁榮,我也相信昔日的印度人其實是很乾淨富裕的,(這兩天、全球氣候峰會整個世界都在互相推諉,印度喊出全世界都欠印度的債,其實也是真的,這片次大陸喧喧囂囂的幾千年來來去去多少帝國,原本富庶的一切就只剩下歐洲各帝國主義貢獻給印度人的發掘掠奪過的考古遺跡,和被聯合國列進去的無其數的文化遺產才是這世界真正感興趣的。而印度人民,只留給聖特蕾莎這樣的人去幫助。)

要去varanas那個連印度人都說不重要的祭壇。就要繞過燒屍台,其實這一整天我遇到了三個送去燒的往生者。第一個是在金廟排隊那邊。應該是富裕的人,大概前後十多人在喊虔誠的印度教徒都就在死者經過時合十祈禱一下。後來是在街道穿行時差點撞到,因為他們喊的聲音不是很大,人也不多,不到十個人,後來在祭壇口的馬路上又碰到他們應該是等著要進去燒。最後一個只有六個人,很簡單,應該是窮人家。在買香料回來的路上。印度人往生家裡不是哭而是喊祈禱文。比起天朝鬼哭狼嚎般虛偽的出殯不同。那是因為他們是去離神最近的地方了。每年有大約三萬往生的世界各地印度教徒在河裡。所以一個祭壇不夠,所以24小是必須的。祭壇裡面是不讓過的,所以只能繞過祭壇後面的木柴堆,這裡的蒼蠅當然是最多的。然後柴堆那邊就有各種餐飲小販。還有牛。牛可以進去。狗在祭壇穿行。一些老外在旁邊看、有些人在河上看,不可以照相,但網上還是有照片。我也有幾張,前兩天的。

再走過去就是sinking ghat應該是建造的時候沒做好地基。再過去的沿岸都很安靜,河水是乾淨多了,更清透。但岸邊會有垃圾了。更多的ghat用來沐浴,修船也有洗衣服。印度的窮人住在河邊破敗的寺廟裡面是不要錢的,所以很多人住在這裡,你還會看到穿校服的下學的孩子,印度的教育據說是免費的。看病也是,但還是有很多髒兮兮光腳的孩子不上學,是我看不懂的。

非旅遊區的ghat上結束遊覽,一路走回去找尋香料之國的足跡。碰到第二位印度好心人。英文流利,還耐心指點外國人。香料市場沒有本地人帶著去就是會被打劫的。印度人打劫你就是亂開價,一看你的樣子就像中國人,這裡沒人把你當日本人了,都覺得中國人是白痴,黑胡椒居然開價800一公斤,第二攤降到500後來找到低一點的,真為同胞的智商捉急。

買完了趕緊要在有限的時間回去拿行李,以免像上次那樣會誤火車。瓦拉那西的街道不標名字或者根本就沒有名字,雖然方向感還在,但還是要再三確認,在路口遇到一位不會間英文的水果攤販,指完路和我說namaste。在火車站遇到三個中國人,為什麼是中國人?因為拉旅行箱。還有一個男生後來進來。她們是拿貼紙簽打算轉五十天的。在印度過元旦。女孩告訴我可以在印度買3g上網卡,但是很麻煩,要等,不僅要護照,還要照片。她是在孟買的小販手裡買的同樣也要照片和護照。印度和中國一樣什麼都是實名制。

上了車,就碰到著名的福建窮遊大媽。兩位一路話不停,說是沒有遇到過中國人,我是第一個,有點後悔和他們講話,因為聲音大,影響其他旅客,印度人上車時聲音大,但上車後都很安靜,大媽們抱怨印度人髒,但臨走時自己扔瓶子在臥鋪上。他們大概以為反正有人來搶瓶子。不過福建大媽說印度人很好,火車也很安全,不會有小偷,後來我分析:是啊24立方的箱子至少23公斤,連從臥鋪下面拖出來都難、小偷當然不會自己找事。不過福建大媽跟我說南印度海邊的魚很好吃,很新鮮,也便宜,在福州吃不到海上捕撈的野生鮮魚,我問她福建不是沿海嗎?她說台灣人在海上出高價都把魚收走了,漁民賣給台灣人反而福建沒魚吃。一條野生魚要3000人民幣。然後台灣漁業區一劃分,中國漁民又不能捕魚了。好吧,親愛的台灣中青年台毒們,我們的飛彈是沒有打過去,你們的漁民是這樣捕魚的,不要每天都是會叫的孩子有奶吃,這不是我不認你是同胞,你也不需要當我是要射你飛彈,你是在搶魚還是在捕魚?!害的福建人要到印度來吃魚,難怪你說台語不是閩南話。你的報紙當然不會告訴你,你的漁民是如何搶魚的吧。有膽去搶釣魚島的日本魚?

*非旅遊區的河壇邊就是漁船和漁民的家。

*瓦拉那西napali temple有很多kamasutra,據說中日韓很多遊客都趨之若鶩的去拍。。。其中還有一式很難我就不展示了。

*造船。

*來要糖的孩子。

待續。。。
去了趟台灣工作,所以耽誤了半個月。這幾天再加油趕回來。

本篇游记共含15674个文字,6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4-07 12:25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2016-04-11 13:59

很特别的游记,一字不差的刚刚看完第二篇,回去接着

2016-06-17 18:3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