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最美贡嘎



贡嘎是我一直向往的路线,蜀山之王,不过以前只是行走川藏线的时候偶尔惊鸿一瞥,再就是20年在新都桥开客栈的时候曾经守望过几个月。今年过年之后,终于有时间,有精力去完成这次所愿。
出发前没有约伴,预备单身穿越,主要是考虑到想走走常规路线之外的地点,比如卫星图上看到的几个高山海子,还有冰川、还有那玛峰的攀登路线等等。
由于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个季节的贡嘎降雪的概率不会太大,所以出发前没有查看天气预报,结果到了康定看到满城尽带白银甲,彻底打乱了计划。

下图为本次徒步的路线标注,就是常规路线,由于大雪,所以没有进行经典路线之外的地点探索。
一样的贡嘎,不一样的风景—暴雪之后,单人重装徒步贡嘎西南坡 


本次徒步的实际行程如下:
2月24日:成都--康定贡嘎国际青年旅舍,班车,青旅住宿。
2月25日:康定贡嘎青旅--老榆林--老水电站,徒步与公交车结合,露营住宿;
2月26日:老水电站休息一天,纠结与是否取消徒步,露营住宿;
2月27日:老水电站--大草坝--两岔河,徒步,牛棚住宿;
2月28日:两岔河--下日乌且--上日乌且,徒步,露营住宿;
2月29日,上日乌且--日乌且垭口--莫溪沟营地,徒步,牛棚住宿;
3月1日,莫溪沟营地--莫溪沟--老贡嘎寺,徒步,寺庙住宿;
3月2日,老贡嘎寺--下子梅村--巴王海--田湾河露营,徒步,露营住宿;
3月3日,田湾河--界碑石--草科乡--石棉县--成都,徒步、卡车搭车、商务车等混合型交通,自家大床住宿;

以下为本人日记片段,由于是随手记录,所以有些凌乱,各位朋友请勿见怪。
日记时间:2月28日(25日到28日,四天的日记都是28日晚补记的,)
自从2月24日班车到达康定城,25日从康定开始徒步,到今日已经4天了。
本来以为春季贡嘎应该不会有大雪的,不想被我遇到多年来最大的一场降雪。

班车到康定时,我看到城内几十公分厚的积雪,也不觉心惊而乱。不知道是否要放弃本次徒步。

但是不甘之心,让我仍旧出发。

2月25日
我从贡嘎青旅离开,吃了牛肉面,然后徒步往老榆林方向走路,查了公交车之后,坐了公交到达政务中心,开始徒步。


康定出城之后,公路上积雪就很厚了,幸好有车辙印,不至于使得鞋子陷进积雪而打湿。
一路上有好几个藏民看我徒步,都问我往哪里去,并好心提醒我雪太大,走不通。我都是微笑着说走不通就回来。


走过新榆林村和老榆林,再往后公路就全是积雪了,没有车辙。我戴上雪套踏雪徒步。


积雪大大增加了徒步难度和强度。本来预备很轻松的徒步,第一天就没有完成,在水电站屋前扫除积雪,搭帐篷。


道路积雪深达四五十公分,幸好一路都有牦牛的脚印,但是沿着牦牛脚印踏雪徒步仍然十分艰难。


在路上我遇到骑马回家的扎西,但是他没说话,只是好奇的看我,我本来准备打招呼的,也缩回去了。
当然,那时候不晓得他的名字。第二天他带着他儿子骑马回到水电站,才聊起来。
第一天徒步的难度给我不小的打击,心里也茫然若失,不晓得自己是要继续往里走,还是返回康定
记得在康定的时候查看天气预报,降雪已经停止了,后边都是好天气。
于是,我决定在水电站住留一天,晾晒帐篷和鞋子,睡袋等。
手机信号到前水电站之后就没有了。水电站处没信号,也无法跟女友沟通。也只能等有信号再跟她联系。
第二天果然晴天,不过风比较大,而且有云。下午,扎西带着他儿子骑马到了。我也被邀请进屋烤火。果然,在这深山积雪之际,还是有烤火最舒服。


在水电站的时候,扎西邀请我到屋里烤火,看电视,很是热情的小伙子。
聊天的时候,扎西也劝我回去,不要继续走了。我敷衍着答应。不过心里已经决定第二天趁早出发。


不过我又做错一件事,因为晚餐的时候,将香蕉片和花生等零食拿出来跟扎西分享,但是睡觉前没有带回来,仍然留在扎西的屋里,而我计划里是天不亮就出发,等不及扎西睡醒开门拿了。这样一来,我的储备就紧张了。而且积雪那么深,原本计划的6天徒步势必会延期。
哎,真是雪上加霜。


2月27日
我六点多就收拾帐篷出发。积雪一路都很深,而且道路在树林和草场环境中变得极不明显。我只能依靠经验和牦牛脚印作为寻路之据。时不时还要对照手机软件中的轨迹。
贡嘎徒步路线,在翻越日乌且垭口之前都是沿着榆林河而走,所以迷路的概率较小。比较恼火的就是不知道积雪深浅。有时候会陷进深雪中。
到后来,牦牛脚印也没有了,我只能依靠直觉和手机轨迹来决定徒步路线。
这一天的营地是在疑似两岔河的地方,当时太阳还很高,大约五点左右,但是我已经感觉疲累,而且恰好有个牛棚。我就决定到牛棚住宿,雪地露营,能避免最好。
牛棚里有炉子和柴火。我生火烧水煮了面条吃。
用了牧民不少柴火,希望他们能够体谅我。
晚上睡觉时候,我把牧民的毛毡铺在防潮垫下边,然后睡的睡袋。凌晨五点左右的时候,我醒了一次,牛棚里墙有一处开口,一轮半圆的明月从开口处照下来。明亮而高冷。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起床。又继续睡到六点多,天色大亮才起床早餐。
出发时已经快八点了。


2月28日
本日的徒步更加艰难,因为一路上没有了牦牛脚印做参考,并且上坡,积雪下地面有石头和灌木,积雪深浅不均。有几次我都陷进深雪中,或者没有踩稳,导致摔倒。
最麻烦的其实是路径选择,因为手机轨迹有偏差,而积雪又掩盖了路径。所以我总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慢慢前进。


虽然有涂抹防晒霜,但是下午的时候,我仍然发现自己的脸部皮肤被晒伤了。这两天都是万里无云,高原的阳光加上一望无际的积雪,使得紫外线异常强烈。我白天都不敢摘下墨镜,生怕灼伤眼睛。


今天露营在上日乌且营地。我把河边的积雪清理了一小片,搭了帐篷。


今天看到左手边的两座雪山,不知道是否就是攻略里提到的小贡嘎和田海子。


明天要翻越垭口了,希望平安顺利。希望南坡积雪不会太深。这样我就能加快速度,争取早点到达贡嘎寺和子梅村,因为我的食品不足。


与前天不同,徒步中少见牦牛了,只是雪地上斜穿的脚印证明他们一直都在。看到这些脚印,心里便有些许慰寂。或许这就是无人旷野之中,人心的自我安慰。孤独,是旷野的毒药。


2月29日
上日乌且露营是我至今为止最冷的一晚了。可能是由于地面积雪没有清理干净的缘故,即使垫了地席,防潮垫依然没有阻隔住地面的寒湿,我不得不把羽绒服穿上,再钻进睡袋,但是背部的冷气仍然十分明显。就这样半睡半醒的度过了这个寒冷的夜晚。
鞋子不出意外,跟前两天一样冻住了,仿佛铁鞋一般坚硬,幸好我昨晚把鞋口开到了最大,这样,早晨穿鞋的时候才艰难的穿了进去。
昨天晚饭后预备了一套锅水,准备早晨煮早餐的,我也知道估计会结冰,没想到早晨起来发现整锅水完全冻实了。估计夜晚温度零下十多度总有的。


天色渐亮,吃完煮的燕麦和枣子,再烧一锅水就准备出发了。又是一个大晴天。

2月29日13.42到达日乌且垭口。。
我终于成功了。


今天八点多出发,起步就是踏雪上坡,还走了一小段冤枉路。上坡后是一个大平台,缓上坡,竟然在雪下有冰,因为吃不准哪里深雪哪里又有冰,所以干脆把冰爪戴上了,这还是第一次使用冰爪。感觉脚步沉了不少。对照手机轨迹,边走边看,发现自己原先认为的垭口不对,奋力爬上才发现只是数个漫坡拼构的大平台。也重新发现了正确的垭口所在。
平台视野开阔,可以看到对面的雪山和冰川,不知道雪山的名称,估计六千米左右。冰川很美。
垭口前有一个高大的玛尼堆。当我徒步经过之时,口诵了很多遍六字真言。


从平台开始就一直有动物的脚印陪伴我,直到翻越垭口,下降到莫溪沟内。感觉是羊类或者鹿类的脚印,脚印五瓣。只是奇怪的是为何走那么远,足足十多公里,还翻越了4900多米的日乌且垭口。
无论如何,这美丽的足印陪伴了我今日艰苦的徒步。感谢。


一路上雪山冰川确实很美,拍了不少照片,但是模特就那么几座,所以重复的很多。


深雪,兼之上坡,兼之高海拔,我累的不行不行的。垭口前最后一段是陡峭的碎石,我沿着动物足印才勉强爬上垭口。


如同登山一样,登上垭口我反而平静,感恩,垭口风很大,我拍了几张照片就下坡。


垭口有一个王世佳的留言时间2月18,不知道那时候的他有没有遭逢这场暴雪。


莫溪沟这一侧的下坡很陡,我看准沟底的方向斜斜的快走下去,也不管轨迹和道路了。半路上嫌冰爪碍事便脱下了。


莫溪沟这一侧的路径比较简单,也是沿着沟的走向和河流平行而走。这侧是山峰南坡,所以沟底的积雪相比日乌且沟没那么深,大约30公分左右,走到后边只有一十二十公分左右。
到下午五点左右,终于遇到牦牛,还有牦牛的脚印,有些地方被牦牛踩踏过之后都露出了地面。
所以我的速度感觉快了不少,可能是因为积雪不深再加上缓缓的下坡。
本来预备拼一下,今晚赶往莫溪沟营地的,还差不到4公里的地方遇到一个牛棚,干脆就住进来。


对照了之前查找的攻略和轨迹,发现攻略有误,明天徒步23公里就可以到达贡嘎寺。后天或者大后天就可以顺利结束徒步之旅。


三月1日
徒步20多公里,从上午7.45,直走到晚上20.30,差不多13个小时,终于顺利抵达贡嘎
这一日虽然难度不大,但是脚却一直肿痛。尤其是左脚外侧小脚趾旁边,从前一天就有些疼痛,这一日从出发不一会就开始痛,我仔细观察,可能的原因是落脚时由于雪面结冰变硬,所以踩下去时,脚后跟低于前脚掌,时间长了,前脚掌就变得肿痛了。


徒步开局也颇不顺利。由于搞错渡河的木桥位置,往返多走了差不多一公里的冤枉路。


过桥之后,一直在河流左侧的山坡徒步,从灌木丛走到灌木乔木混杂,又走到针叶林,青冈林。生态环境不断变化。雪的情况也不断变化,从硬雪到软硬混合,到软粉,到融雪,到残雪泥泞。
我的鞋子和袜子从上午就被打湿,我索性不管它,就一直湿着穿到了贡嘎寺。


非常痛苦而漫长的一天,由于脚疼和体力消耗,我总想休息,导致前半段徒步速度比较慢,后来脚疼逐渐麻木,才稍微提高了速度。但是到了五点左右,体力消耗太大,于是走走歇歇。最后到贡嘎寺几乎是硬撑着走到的。


贡嘎寺已经天黑了,我没有看到灯光,心想不会无人吧。不一会看到两个手电的光亮才放下心来,因为太疲累了,没有任何露营的心思。
两个藏族妇女把我引领到贡嘎寺的院落,安住下来。交了五十,其中住宿30,门票20。
我终于身心都松垮下来,把湿呢的鞋子和裤子(裤脚)脱下来放在地板上。
由于喇嘛早早吃完了,我自己用气罐煮了面。
天黑,也看不对面的贡嘎雪山。
于是睡觉。


3月2日
贡嘎寺徒步到保护站房子后五公里处。这也是精疲力竭,几近崩溃的一天。


早晨睡到八点多,被寺院里的蒙蒙鼓声叫醒,估计是僧人在敲鼓念经。
开窗就是贡嘎雪山,拍了两张,角度不是很好,日落时候角度才最棒,可惜错过了。
跟喇嘛借了鞋子起床上厕所,并把我的冰冻铁鞋拿到火炉边烘烤。
喇嘛名为布甲,是石棉县人士。热情的喊我吃早餐。有肉,他自己还喝红酒,真是惬意,我懂得他们的世俗生活,所以见怪不怪。
布甲不像个喇嘛,倒像个精明得藏民,听说我是俱乐部领队,便积极的跟我讲车辆,马帮,向导得事宜。
我们还互相预留了联系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布甲喇嘛竟然登顶过那玛峰。可以作为登山得向导,反正那玛峰路线角度,难度不大。


到十点左右出发。出发前我把三十元作为早餐钱给了布甲,算是为日后合作留个好印象。


十点出发,鞋子基本干了。可惜走了一会,脚步和膝盖就开始隐约疼痛。到中午时候更明显了。
更不妙得是太阳不知何时被漫天的阴云遮蔽,冷风一吹,体感微微发寒。
走到巴望海得时候竟然飘起小小的雪花,到三点多,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而且我的脚肿痛更加明显。
阴云冰雪之下,冬日的巴望海,毫无美感。云雾阴沉,湿漉漉得,仿佛半死不活的沼泽。


巴望海之后是树林,之后是连绵的灌木丛林,一条小路在灌木丛中蜿蜒延伸,
降雪中,灌木丛戴雪添娇,竟变得别有韵致。


到下午五点,终于拖着疼痛的双脚到达保护区的一个房子,是一个建在公路上的院落,几间简易房,一个藏族老人,之前以为是攻略里说的界碑石,但是后来发现界碑石还在后面。
我听说草科还有三十公里路程,而且草科之前没有手机信号,我便不愿停留

本篇游记共含4956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传点图吧

2016-04-06 10:40

赞!

2016-04-06 10:44

2016-04-06 11:04

一路虽然艰辛,但是值

2016-04-06 12:16

2016-04-06 12:19

赞!

2016-04-06 12:21

文笔不错,再配点图片就更好了

2016-04-11 13:52
相关目的地:   甘孜   康定   四川
27688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