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游记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9
正是爱 (南京) LV.5
2016-04-06 13:55 162/3

2011年的秋天的日本之行,去了三个地方,东京以及伊豆大岛伊东热海。行程前后大约七天,回国后,我想,之后有机会一定还得再去,把北海道小樽京都这些都走一遍。这确实是个不一样的国度,有着奇特的复杂气质,尤其对中国人来说,面对这个异国,心中的情绪也格外的纷繁。日本的空气是真心的好,至少比国内的大多数城市而言,可以随手可得蓝天白云,这在中国早就已经成为奢侈。
第一站是东京成田机场,是日本最大的国际空港,没有熙攘的人群,整体上比较安静。机场有很多旅游手册,基本免费,取了一些,之后,乘大巴前往新宿的住处王子酒店。一路上,所及便是从小在电影里看到的那些显得很文艺的场景。车窗外看去,云低低的,路上行人不算太多,路旁的牌子上写着三丁目这样的字样,一下子就容易想到林夕的那首《再见二丁目》,丁目的在日文化里的意思大概类似于中国的胡同、小巷,也可以明了,台湾受到日治时代的影响还是很深入的。
 
 

 
新宿属于东京比较繁华的商业区,我们所住的地区又处于东新宿,是比较传统繁华的商业街地带,从酒店出来步行十分钟左右,即可抵达新宿最著名的一个景点,即全亚洲最闻名的红灯区——歌舞伎町。趁着夜色,和友人去看了看,一条街上都是洗剪吹风格的花美男,离的远远的拍照,他们也不会避讳,而且很能分得清客户的需求,对于游客,他们并不会有侵犯的行为。歌舞伎町不仅满足异性,还有一个特色,这里也是亚洲著名的男同性恋聚集地。林夕的《再见二丁目》其实写的便是这里。于是,想到了他和黄耀明,两个我都很欣赏的艺术家,彼此倾慕,八卦有传是林夕与好友黄耀明相约于二丁目,可惜黄耀明并未赴约,林夕于等待之中作此词。“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无论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二丁目的异国夕阳下,突然有点冷,有的时候,一个人也可以很快乐,只是没人知道而已。
不得不说,我在日本确实比较难以解决饮食的问题,作为一个不吃鱼、不吃生、又不爱吃面的人,只能时不时的用吉野家和麦当劳果腹了。不过,据同行朋友表示,日本的寿司、生鱼片比国内的要好吃且便宜,我是没有这个口福了。入夜的新宿,就是个灯火霓虹的王国,有一种别样的颓废又时尚的美。其实新宿蛮适合购物的,有知名的小田急百货、OIOI百货、LUMINE、三越等等,很大的优衣库,比中国便宜一些。新宿的人就比较多了,而且基本以休闲嘻哈的时尚年轻人为主。路边也能看见,衣着整齐的流浪汉,躺在花园边睡觉。之后几天发现,流浪汉在日本为数不少,并且在闹市区,甚至皇宫旁都可以发现他们的身影。据说,除了依赖福利保障制度的一部分懒汉之外,还有一部分人属于曾经事业辉煌,而后一败涂地的人,无颜面对妻儿亲友,才选择了有家不归。不由想起,日本这几年各种文化产品中所反映出的国人当今的严重的心理问题,过大的生活压力,无力承受。或许与他们根深蒂固的武士道精神有关。尤其是过于极端而扭曲的耻文化,强烈的自尊心,无法承受太多的生命之重。只能选择逃离或者自杀。

9月下旬的日本还是比较热,顶着炎日,去逛日本皇宫。皇宫是天皇的起居之地,是天正十八年(公元1590年)由德川幕府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修筑。从外围看,皇宫四面环水,绿水中环抱着一片古旧的建筑,隔开了与外面繁华世界的喧嚣。游客可以参观的其实也只是皇宫的外围,沿着皇宫里很寂静的小路,远看着更深处的隐秘的皇宫内部,想象那里面作为象征意义存在的当今日本天皇的生活,一片清冷。

日本人民的礼貌程度超出我的想象,虽然记忆中,小时候父亲生意交往的日本人,都点头哈腰的非常殷勤,但不知道这种礼节的意义。因为并不认识日语,英文也没熟练到什么程度,况且,日本人的英文说的实在太生涩难懂,不过,问路并未成为我们此行的难点,因为,日本人民的热情到了一种我们看来过分的地步。每次问路,他们势必要用最蹩脚的中文跟我们说的明明白白,确信我们不会丢失才算完事。甚至有两次,还是往相反的方向一直把我们送到了地铁口,又折回去,还是很让人心情愉悦的。他们民族的礼貌和谨小慎微深入骨髓,在地铁上,几乎没有人大声喧哗,整趟日本之行,我感觉有人海茫茫、喧闹感觉的,只有银座和涩谷。

浅草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地方,因为感觉此处更接近日本传统文化的根基。浅草地区从经济上来说,远不如东京其他的几个城区繁华,但也更接地气,至今仍保留着江户川时代的影子。浅草寺位于隅田河畔,从地铁浅草站出来后,没多远就可以看见寺院的雷门,进去后便是一段商业街,贩卖各种有特色的纪念品,走过商店街进入到寺院里面就能看到浅草寺的正殿和五重塔。江户时代德川家康将这里指定为幕府的祈愿地,因此,浅草寺也成为这一地区的象征。浅草寺外便是浅草桥,一路上很多江户时代流传下的美食和工艺品,日式的东西都小小的,很精致,无论是吃的还是用的,皆如此。                               
这一夜留给东京铁塔下,不得不赞叹一句太文艺太浪漫了。曾经东京最高的建筑,塔身白天看是橙红和乳白相间的颜色,照明时间为日落到午夜0点之间。灯光照明颜色随季节变化,夏季为白色,春、秋、冬季为橙色。因为太晚,就没有上塔一览东京夜色,不过,在塔身下仰望铁塔,依然有一种时光交错的感觉。想起小时候看《东爱》,80后日剧的集体回忆,它默默的伫立,观望一切的似水流年、祈祷所有的爱恨离别。

东京塔是个情节,无论是对日本人还是看日剧长大的中国80后。东京塔承载了太多历史赋予的涵义,很多时候是作为东京不可取替的象征而存在。它建成于战后日本发展的黄金十年,比其所模仿的埃菲尔铁塔还高了3米。太多的日本电影、电视剧、文学作品都深深融入了东京塔的印记,它是战后日本重寻自尊的重要证据,这座曾经的世界第一高塔吹响了日本战后经济复苏的号角,对于这座自然资源严重匮乏的岛屿来说,它的高度不止是数字那么简单。就像电影《东京塔》中的那个家庭,30年后,主人公拿着母亲的灵牌登上东京铁塔,回望之前的生活,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与如今的世界第一高塔天空树不同,在如今强弩之末的日本,天空树更倾向于一种压抑美学,两相对比,东京塔所代表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惊艳着时光,足以让日本国民念念不忘。  

而银座、涩谷、千叶幕张基本都是匆匆一过。银座和涩谷,是感受到了强烈的现代化气息,银座之繁华,有“东京的心脏”之称,各类世界顶级名牌商店鳞次栉比,无愧于世界三大繁华中心之一的名号。站在四丁目和五丁目之间的十字路口,来往人群的面孔疏离而不傲慢。我想,它繁荣背后的意义,可能非日本人是无法深入理解的。涩谷则是日本最时尚年轻人的天堂,跟银座比起来,涩谷可能会显得更接地气一点,充满了年轻人的喧闹。各色潮男潮女穿梭而过,和传统的日本比起来,仿佛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标新立异的人群,离经叛道的行为在这里不会被划为异类,日本的年轻人没有了老一代的节制和隐忍,他们大声笑大声叫,淹没在人海里。就是这个涩谷,也同时是那部催泪无数的《忠犬八公故事》的发源地,那个时候,誓言还没有如今这么经不起推敲,哪怕人潮汹涌,我依然在这里等你。

本篇游记共含2868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拍照片吗lz?

2016-04-06 14:26

怎么没拍照片?

2016-04-06 14:45

不过有没有图片啊?楼主发点呗

2016-04-11 13: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