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漂浮在天上的罂粟,挖黑罗豁。

19
迷藏 (成都) LV.5
2016-04-06 21:31 527/13
  • 出发时间/2016-04-02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00RMB

蜂窝里有一位前辈曾写过一篇关于挖黑罗豁的游记,名字叫做《漂浮的罂粟》。没有踏足那篇失落之地时,我不理解为什么要称之为罂粟。罂粟花,诱惑的禁忌伴随着剧毒无比。当我走过了那片无垠的草原,我脑海里再也想不出来有其他能形容它的词汇。漂浮在天上的,罂粟,挖黑罗豁。

段一:淳朴的彝民与致命的花丛

【先写一下这次我去那边时候的感悟,具体时间、花费、车程写在最后,谢谢。】
  决定去挖黑罗豁之前,刚刚从牛背山回到城市,心头始终有一把枷锁,城市的繁华、工作的压力。它们在我眼前暗无天日,就好像是成都的天气,难以明朗。
  挖黑罗豁,这个位于四川乐山峨边彝族自治县外柑子口村的一座失落之地,它在去年给我的心头种下了一种剧毒。去年刚刚从川藏线归来,朋友告诉我有一个地方人迹罕至,是否同行,奈何时间总是不凑巧的,本想舒适慵懒,活路清闲。可是总有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你的计划。
  今年清明节,我推掉了手上所有的琐事,背起包,奔赴了峨边。与两个挚友一同出发,为了天空草原,翻腾云海,离开成都
  三天时间,两天赶路,时间还是比较紧张。四月二日,成都峨边县城班车较多,由于堵车原因我们没有赶上上午的车子,只坐到了下午两点的卧铺大巴。躺在车上幻想着藏在森林中的草原,安然睡去。到达峨边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早已没有前往柑子口村的大巴车,我们三个流窜【没有打错字,从拉萨回来之后我就特别喜欢用流窜这个词。如果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铁马冰河318》之前我写的那个帖子。】在峨边县城,吃了一顿巴巴适适的跷脚牛肉,欣赏这座矗立在大渡河畔的县城。
  峨边很像是康定,道路狭窄、崎岖蜿蜒。住在通往新车站的一家宾馆后,把所有用具重新补充,在静谧中闭上双眼。
  柑子口村,当地人都不太清楚的一个路边村子,可是他前面几十公里初的黑竹沟镇却是人尽皆知。从峨边新车站买好到美姑县的车票,半路在柑子口村下车。最早的一班车,是八点半。
  峨边距离柑子口村还有一白多公里的路程,在车上继续酣睡,醒来之时我见青山,青山见我。柑子口村,经常出现在电脑上的村子这次终于出现在了我面前。下车之后我们三人就背起大包小包奔赴山顶。
  由于我们出发时间的确太晚了,开始上山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村口有许多背夫、向导,背夫一天是200块钱,来回是400,向导呢则减半。他们会上来问你是否需要背夫向导,哪怕你不需要,也别对他们冷言冷语。如果他们看出来你的确不需要,还会热情的告诉你如何上山,不会迷路,不要以为所有地方的人都把钱放在第一位。
  一个热情的彝族小伙子领着我们进了村子,给我们指点好了道路便又回到村口等生意,看着他矫健的步伐脸上洋溢的笑容,我始终认为原始的,才是最美好的。
  从村子里唯一的道路走向山中,依着村子有一条奔腾的水源,这也是山上唯一的水源。山路崎岖,大概能分作三段。最为陡峭的第一段山路,伴随鲜花。第二段则是陡峭毫无尽头的林中穿梭。第三段则是山顶下最后一段,原始森林。

段二:我见山泉,山泉不见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书接上文致命花丛。
  站在进山的路口,抬头看去,碎石铺满不足一米的道路。山间百花盛开,牛羊饮马,一片生机盎然。我们打足了气,可是没走出几十米便停下来急促的喘息。看来,六十斤的负重果然是阻碍我前行的关键。
  日头正盛,赶上了晴空万里,随之而来的也是体能急剧消耗。我们上山的时候,被激动与兴奋冲昏了头脑,没有带足水,水壶也遗忘在了宾馆。只能攥着人手一瓶怡宝小口的喝着。不过身边就是一条奔腾的水源,我们自以为水源充足,无所畏惧。咬着牙迈着步子冲到了第一个山口,回头一看,烟波浩渺。对面山中下着细雨,浩然之气扑面而来,来时道路隐约有位村民。村民矫健,我们几十分钟走到的山坡,没等一根烟吸完他便来到我们面前。
  “孜莫格尼!”我递给大叔一根烟,大叔憨笑着搓搓手接了过去。
  “你们上的晚哦!”大叔上山来捡柴火,正巧歇息索性闲聊几句:“昨天有18个人上去,七八点就走了,你们上来的晚了。”
  我们也知道今天时间十分不充足了,奈何天命难违,只能认命。
  “大叔,我们这走了多少了?”同行挚友三皮开口问道。
  大叔嘿嘿一笑道:“一半的一半的一半还没有呢。”
  我们顿时泄气,不过心中也有防备,爬过这么多山也知道海拔如何分辨,不过总想有那么一丝侥幸:“山顶就在前面一公里。”
  大叔跟我们抽完烟后踮起脚步便向山上走去。我们收拾一下行李继续出发,路上十分艰辛,暂且不表,只说关键。
  走了没多久,水便喝完了。太阳太过毒辣,十分艰难的行走。嘴唇干裂,喉咙里像是冒出了烟。三皮跟他女朋友一个劲地鼓劲,可是我这人就怕缺水,一缺水就容易走神。
  路边有一处水源,我们扑上去却闻到的是冲天刺鼻的牛尿味道,看着奔腾而去的水流,脑子里浮现的全是冰镇果汁、可乐...
  “我发誓!我只要回了成都!再也不浪费一滴水!”我一路都在发誓,脑子里把望梅止渴的故事背了不下千遍。
  走出了第一段的花丛,第二段开始便是林中穿梭。行走在泥泞与根须中,一脚深浅自己不知,一脚踩滑便摔在地上。浑身被汗水湿透,又怕山风凛冽,不敢宽衣。迎面,昨日上山的一行人与我们相遇。
  “加油小伙子!”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大叔穿着短袖与我们打招呼,我艰难地笑了笑,开口问道:“你好!距离这里最近的水源还有多久?”
  大叔回头看看,思索片刻说道:“如果你们现在的速度,大概还有一小时。不对,一个半小时左右。”
  听到答复,我顿时感觉精神一振,谢过之后我们三人便继续向前。道路可以说是蠕动,几步便要停下来喘息几口。口干舌燥的时候最容易幻想,我眼前都产生了幻觉,依稀看到一盘冰镇的饮料在我面前,我下意识地便扑倒过去。
  走了没多远,我们三个把行李扔在地上聊到:“TMD!就到水源便扎营得了!不走了,累死了!”躺在地上,生怕一闭眼就会睡去。三皮也是一脸疲惫,他女朋体倒是十分坚强。
  “好,到了水源就扎营。”三皮双眼无神,话语里也透着失落。
  我也知道,如果今天没有赶到山顶,那么明天肯定要回成都。这一趟,便会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懊悔之旅。错过了,可能就是一辈子。
  “要不咱们就在水源扎营,明天在上山?”我还抱着幻想。
  “不可能,出来都没打过招呼,山上也没信号,亲友担心,肯定要回去。”
  正当我心生不甘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带着几盒速热饭,饭盒里面有水包!我顿时觉得佛祖听到了我的祈祷,或是来之前便已经预料,不辞辛苦将它们背到这里。
  我翻开速热饭,发现水包还算干净,撕开口一同牛饮。水入口中,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我们三个人继续向前奔赴。走着走着耳边传来了水声,我只以为是幻觉,苦笑一下继续向前走。一条水流不算大的水源出现在了面前。
  “扎西德勒!孜莫格尼!佛祖上帝老天爷,谢谢!”

段三:高山草甸,我宿林中

  如彝民饮马,我们三个人趴在桥上一同牛饮。也不在乎水源是否清澈、水质是否安全,只要有水,一切都不是问题。
  喝了几口突然想起来,刚刚大叔说过水源水流湍急,可是看看面前的水源,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它跟湍急联想到一起。要不怎么说,人就是贱骨头。没有水的时候,恨不得在竹子里找水喝。有水了,又想三想四。
  三皮夫妇在原地等我,我向前走了一段发现了大叔所说湍急的水源!
  “三皮!快来,这里才是!“
  我们三人一路捡了许多瓶子,也不管是否干净,冲洗过后灌的满满,只要有水,其他的真不算问题。我们吃吃喝喝,打消了原地扎营的想法,背起行李继续前行。一路走到这座山的山坡,已经是下午六点。
  这里七点半太阳便会落山,我们预计八点以前赶到山顶,日落不抱希望,只往能有住宿的地方。水又喝没了,我们又开始垂头丧气。坐在这座山顶的山坡上,看着一路被雷劈过的巨树,幻想着属于这里原始的一切。雷亟天木,可能才是森林的善终吧。留下了百年来的尊严,没有被人拿去做沙发茶几,静静地风化在山林里。子非鱼,安知鱼所乐?
  我们到了第二座山的山顶,已经与营地隔岸相望,山顶巨树近在咫尺。索性我们也不再着急,把手电灯具拿出来,准备夜间行路。躺在草地上,看着夕阳西下,落日昏鸦,仿佛想明白了一些,一些在办公室里枯坐永远不会明白的事情。
  在太阳落入山后的时候,我们继续进军。最后一段路仿佛是指环王里的森林,充满着魔幻的味道。我们披荆斩棘,我们。。。别说了,好渴。
  八点多的时候,我已经精疲力尽,一步也不想挪动了。三皮在我身后赶着我向前进发:”马上就到营地了,营地有水!我给你按摩!“
  我耳边再也听不见这些,听到的是山风呼啸,眼前一黑便躺在地上。我赌气把行李拆开扔到地上:”你们上去吧,我不走了!打死我!打死我也不走了!MD!我就在这睡,睡醒去找你们。“
  我把帐篷搭起来,钻到睡袋里呼呼大睡。他俩只好继续前进。
  夜间山风凉,三点多我便醒了,看着天上的星空,独自睡在森林里。远处依稀有牛老大的鼾声与隐约浮现的狼嚎。我身边虽然一片寂静,可是心里却是千层叠浪。想了很多事情,一些不能付诸于笔下的东西,总之是想的很透彻。在牛背山的时候,住的是客栈,山顶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无论如何也没有现在的平静。看着阴云繁星,愈发坚定了我步履不停的观念。想了一会儿,口干舌燥,忽然感觉帐篷上有那么一片水渍。我翻身而起,趴在地上贪婪的吮吸着帐篷的露水。虽然暂时缓解了火烧一般的胸膛,但是也不能释我心头火热。
  挨到了六点半,天边隐约见光,我提着手灯向着山顶的方向艰难行去。

段四:罂粟花开,不虚此行

  后来我才知道,我走的那条路是与他们相反的,虽然都是通往营地,但是我早上选择的那一条十分难行。松枝、横木,看着眼前的湛蓝,我知道,营地就在前方。为了赶上七点前的日出,我也不敢身上多了多少伤痕,手脚并用向前奔去。
  冲出森林,豁然开朗。以往出现在照片上的景色出现在我眼前,拖着疲惫的身躯,模糊的双眼看到了贡嘎雪山前云海的翻腾。我扑腾一声跪倒在地,冲着雪山不住祈祷,感谢佛祖的庇护,我终于走到了这里。
  看着背后的日出,举起相机咔嚓咔嚓的拍着最美的云海。水源是否存在,当下也无心考虑,只希望能在这稍瞬即逝的美景前,再停留一会儿。
  抱着腿看着云海,把脑海清空。太阳渐渐的升起来,我也开始担心他们是否安全。毕竟夜间赶路,危险很大。辽阔的草原,一望无垠,我把他们名字喊道嘶哑,三皮也不知道从哪里回应我,我双眼恍恍惚惚,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见人。
  三皮走到我面前不远,大喊道有水源,我双眼顿时一亮,发疯似地跑了过去。可是走到跟前,却是一汪泥水谭。
  简短结说,开始上图。找了几十分钟,找到了牛棚下的水源,与生火的地方,吃过饭喝完水,开始拍照!好了好了。。。不再罗嗦了,因为这一趟突发的各种情况,写出来的东西都是怨气十足。。。哈哈,好了好了,不说了!上图,下面开始放攻略!

段五:后记攻略

【所有费用均为单人费用】
费用:成都-峨边:60,峨边美姑县,中途柑子口村下车:59,柑子口-峨边:大巴车过路25,村子包车一人100,峨边-成都:70。

时间:三天。第一天:成都-峨边峨边-柑子口。【我们时间错了俩小时,所以在峨边住了一夜,大家买早上的票,下午三点赶到峨边时间很充足,晚上就住在柑子口村子里面,搭帐篷。】第二天:爬山。第三天:下山,柑子口-峨边峨边-成都

行李:睡袋*1  帐篷*1  吃的多带点,水!!!!!!!!一定带够!!!!!!!!!

具体还有不明白的留言,看到马上回复~~~谢谢大家能看到这里,听我吐槽了辣么长时间。
【图里面均没有楼主,因为楼主已经晒得跟当地人一样了,晒伤了,不好意思上图。图里帅小伙子:三皮,姑娘:小宋同学。感谢他俩陪我上山,也感谢告诉我这个地方却没时间来的大!老!板!夹江县十字口酒林久夜啤酒老板二!狗!子!】

本篇游记共含4732个文字,8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2016-04-08 09:25

引用 dodole 发表于 2016-04-08 09:25:26 的回复: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回复dodole:我也在办公室坐了好久,一直拖延。这次管它下不下雨,就去了,没想到三天大太阳。

2016-04-08 09:28

你们去的时候感觉草还没有绿

2016-04-10 16:5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哥哥 ゛ 发表于 2016-04-10 16:59:09 的回复:

你们去的时候感觉草还没有绿

回复  哥哥 ゛:可能跟相机有关系吧,看着还好。

2016-04-10 17:06

我们打算五一去

2016-04-10 17: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哥哥 ゛ 发表于 2016-04-10 17:07:04 的回复:

我们打算五一去

回复  哥哥 ゛:嗯 挺不错的地方

2016-04-10 17:12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2016-04-11 12:53

引用 白衫舞神 发表于 2016-04-11 12:53:21 的回复: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回复白衫舞神:真的,不记下来是会忘记的。。。

2016-04-11 13:26

你们上山请向导没呢?我一直想去这个地方。。。

2016-10-19 22:24

引用 夕阳栖下 发表于 2016-10-19 22:24:30 的回复:

你们上山请向导没呢?我一直想去这个地方。。。

回复夕阳栖下:没有 我们国庆又去了一次 上山很好走

2016-10-19 22: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你们上山请向导没呢?我一直想去这个地方。。。

2016-10-19 22:26

引用 迷藏 发表于 2016-10-19 22:25:48 的回复:

没有 我们国庆又去了一次 上山很好走

回复迷藏:之前看其他人的游记,说下山还要收100块过路费,听上去有点坑哈,你们遇到了没?

2016-10-19 22:40

这周末去有人跟没

2016-11-08 20:3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