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旅游边回家,从广州到宜昌,成都,九寨沟,若尔盖,兰州,银川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1
机器猫 LV.3
2016-04-07 11:16 555/7
  • 出发时间/2016-02-0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500RMB

为什么不等等,在这一次出行前,我有好几次犹豫,恰恰在一票难求的春节期间,也许这真的是一个坏主意,心里更有一种杞人忧天似的担心,通往九寨沟的那条路会不会就如云南西藏一样的天险之路,前年十月,坐在大巴有那么一些时候我真的很想赶快下车,徒步穿越眼前连绵不断的雪山森林,这听起来或许疯狂,但那一路上有好一阵我确实很想就那么做。据说九寨沟明年会通火车,那时, 这次我要考虑的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可是票已经买了,又研究了几天,改主意的动力似乎还不够。
1月24日晚,我们坐上到湖北宜昌的临时客车,无座,在火车站广场买了两个折叠凳,这一段艰苦的路程几乎没有选择,等我发现这一天就可以回家的时候,车票已经卖光了几天,车厢异常闷热,我连脱3件衣服才止住出汗,这时我和臭宝贝也发现一个令人沮丧的事情,这节车厢是已淘汰不用的卧铺车改造的,车票只卖了下铺的6个座位,没座位来的早的,却爬上了上铺中铺,呼呼大睡起来。一个有座的中年妇女爬上中铺和她丈夫挤在一起,把位子让给臭宝贝,不久我也占了对面一直不见人来的一个位子,晚上我们两个换到了同一个长椅上,轮流在两个屁股大的地方蜷缩着睡觉,第二天下午六点下车,似乎精神也不太差,等我们坐上公交去夷陵广场,宜昌的繁华中心,臭宝贝看到了SHOEBOX店的打折扣的招贴,嚷着要去逛逛了。我却要急着吃住,为了明天的三峡之旅,看看住哪里方便,很快又坐车,找宾馆,吃饭,睡觉。
 三峡也是来之前就很期待的,可是在网上研究了几天,也没搞明白该怎么安排行程,最主要的是,到底哪个卖票的地方代表三峡,早上八点多拖了箱子到三峡茶城公交站,正看公交站牌,一男子上来问我们,是不是要去游玩三峡,于是我问他,三峡人家和西陵峡是什么关系,他说,三峡人家只是广告打的响,要看三峡风光不用跑那么远,出门在外多了,我常常本能的讨厌这些太过热情的人,一不小心就发现是个贼船,常常好上难下,到最后才会露出狐狸尾巴,我一再的摇头,说自己去,自己去,臭宝贝却经不住诱惑,好久也不见公交车来,末了我们还是上了他的车,十来分钟到世外桃源站下车,售票处很小工作人员也很少,有香格里拉上当受骗的经历,怕再一次去个山寨景点,不过怎么看也确实不像。这里的门票是分几个项目卖的,有快艇,游船,溶洞,我说不去看溶洞多少钱?168,那就这个了,可是当臭宝贝问了168能不能走栈道看古迹,有人说不能,我突然觉得何必这样麻烦,买个全价票就一切都没问题了。进到景区,才发现我们又一次做了冤大头,那个溶洞从头到尾没见一个工作人员,这个时间点,这个地方是太过于寂寞了。当我们坐车快艇在碧绿的江水上飞驰,看着两岸的巍峨的石头山,凉飕飕的风吹着,满江的水都在这条船划过后荡起长长的波纹,那一刻,当走遍大中国成为一个目标以来,每一个地方和想的都不一样,这一回,自心底而生的惬意感,让我确实的感觉到,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三峡
后来的那些名人石刻,亭台古迹,我都没多大兴致了,到一点多出来,在一家藏在山洞里的餐厅,湖北风味的土菜吃的我们胃口大开,这一家特色餐厅,也是很值得纪念的,山洞里挂满了红灯笼,脚底下是木质地板,头顶却是山石嶙峋,把一个山洞修饰的古朴又现代,一边吃饭,一边透过玻璃窗看江上飞驰而过的快艇,听着横跨长江两岸滑索飞过的人的尖叫。晚上离开去成都前,我突然意识到,对我们而言游览三峡最好的办法,该是早上就坐快艇到重庆去,对别人这只是一种交通工具,对我们,这却是尽兴又经济的三峡之游,追寻诗仙的足迹,岂不快哉!

早早买的票是恩施成都的卧铺,宜昌成都的卧铺全售光了,所以我想了这个主意,在恩施转车,由于铁路规定不能买同一天同一趟车的2段路,不得不买了提前一天到恩施的车票,幸运的在宜昌火车站能改签成同一趟车,一切都能按计划进行了。-

早就存着搭顺风车的心思,看完最美的诺日朗瀑布,虽身在天堂,却似乎已经尽兴了一大半,一边看风景,一边琢磨着,怎么找同行的自驾游客,或者合伙包车的人,什么叫天助我也,我们正坐着景区巴士去最后一个海子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突然先和我搭话,说,诺日朗瀑布真是很漂亮啊!我嗯了一下,问她是怎么来的?自驾。几个人?3个。你们今天游玩了九寨沟后去哪里?黄龙,不过听说黄龙大雪封山去不了,确认了的话就去牟泥沟。什么时候去?她说看完这最后一个海子立马就出景区,哦哦哦!忍不住兴奋,但我也没有立刻开口,这种事情,我一直都依赖臭宝贝,她才是我们家的外交部长。请出臭宝贝,她和那位女士说到搭顺风车的事情,那女士问了一下另外2位游伴兼司机,爽快的答应了我们。美丽的九寨沟,此时却不像是要慢慢品味很久的地方,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这一次,我们也只能走马观花。
他们开一辆沃尔沃,从江苏出发,一路经过河南陕西,到四川,接下去还要去重庆湖北。下午三点,我们又上路了,这天九寨沟通往松潘的路下了薄薄一层雪,像是又一次到了云南看雪山,没有高低起伏的大山阻挡,大草原上,远远的看着洁白的雪在阳光下泛着金光点缀在黄土地上,又是一幅幅赏心悦目的风景。差不多2个小时,到达川主寺,他们停车买当地的小吃分给我们,我忙忙的打问路边停车的当地司机们,去不去若尔盖,多少钱,有一个农用小货车的车主开价300,于是我们就和那辆沃尔沃上的朋友们告别了,臭宝贝还详细的告诉他们,我们现在包车去若尔盖,从若尔盖兰州,再从兰州银川,回家过年。那女士感叹了一下:你们真是很厉害。
这一段行程是难忘的,一路途径2个景点,花湖和九曲黄河,但冬天的大草原,除了牦牛提醒我们这里的海拔,什么风景都是谈不上的,并且天也快黑了,不敢再折腾绕道去看九曲黄河,在凌冽的寒风中,我们在若尔盖的大街上走了2圈,这个高原上的城市自然不大,找了一家带着藏族装饰风格的宾馆,70一晚,当然是有暖气的,对着草原上的金色的落日,我给臭宝贝拍了一张照,因为买的第二天的汽车票是早上七点的,早早就躺下睡觉。起初是不自觉的,一直睡不着,头越来越痛,像是又犯了感冒,不停的翻身,全身酸痛,像是马拉松之后的不适,呼吸也越来越不顺畅,很快就没有想要睡着的欲望了,起了莫名其妙的心思,害怕这一睡着就再起不来,煎熬了几个小时后,隔壁和楼道响起叮叮咚咚各种声音,像是收拾行李准备出门的旅客,印象中这嘈杂的声音像持续的响了若个小时,熬到了听到闹钟,不洗漱就提了箱子,找还在睡觉的服务员退押金,去汽车站。
稀疏的星星的天空下,汽车开出汽车站,孤零零的行驶在大草原上,半个小时天大亮了,从地图上看我们已经到花湖附近,可是车窗结了冰花挡住视线,扣掉一些冰花也只看得到一望无际的黄土地,散布丘陵稀稀落落的枯草,浅浅的湖也结了冰,不知不觉中头不痛了呼吸也顺畅了,我这才意识到这一夜不是感冒,网上查若尔盖的海拔居然和拉萨相近,有3000多,臭宝贝说,这一晚的经历让她怕的不敢再想去西藏
12点多到合作,我们下车又上车,坐上了到兰州的大巴,在临夏境内路边餐厅吃了碗地道的臊子面,5点到达兰州汽车站,匆匆搭上一个小面的,司机不断的玩笑声中到兰州火车站,差了几分钟没赶上六点的火车。
穿越兰州市区的黄河河水是青绿色的,臭宝贝便问我,黄河是到了宁夏才变黄的吗,生长在黄河边我却也回答不了。吃了地道的兰州拉面,臭宝贝不满意,说广州的好,而我们选来选去的一家市中心的老字号餐厅,卖的却是淮扬菜,我们都吃不习惯,晚上12点上了买了硬座却能躺下睡的火车,第二天早上七点到家。

九点出了成都火车站,我们又一次经历好一阵的慌乱,怎么去西门车站?有人说,没了,搬到茶店子了,可是公交站牌却有,看公交站牌没多远,所以还是想去证实一下,坐上了车,再问一下人,确认那里是没有长途车,到站的时候我也看不到人也看不到车,一个老者插话说,我们可以坐到青羊宫,那有九寨沟的一个办事处,去那问问,我们多坐了几站下车,在路口四处张望,不知道往哪里走,饶了几个圈子,我决定不折腾了,打车去新南门汽车站,这个地方应该是存在的,班车大半是没了,可解决问题的办法依旧也要在那里找。
臭宝贝到处问人,去九寨沟怎么坐车,问的我越来越烦躁,终于我冲她叫起来了:“不要再问了,我知道!这么做没什么用处,这地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很清楚这个事情的。”于是臭宝贝生气了:“你最讨厌了。”
二十块钱到新南门汽车站 ,班车最早的是八点多的,汽车站隔壁有一个旅游接待中心,我们进去看看,几个工作人员坐成一排,一个人问我们去哪里?九寨沟。这时候有个女的走上前来,说,现在只能是合伙包车,现在就有,平时一个人260,过年300,你们看合适了我们现在就去坐车,没的选择,也不多想,我们两个跟着她出来,叫一辆出租,出租停在一个宾馆大院前,那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司机却不着急让我们上车,说还要等人,我们于是就去吃饭,成都的冒菜,各式各样的冒,几年前我在拉萨时也吃过,其实就是我意识中的麻辣烫。我们慢腾腾的吃完了还是不见发车,于是我们又去对面的超市购物,买了鸡腿,面包,酸奶,十二点多的时候,终于上路了。这条路前半段好的超乎我的想象,虽然一个多小时之后就进入大山深处,很多的隧道,山很大,一眼望去却也不太高,我们一直在峡谷穿行,不时能看到旁边一条小溪,碧绿的水,点缀一下这荒芜的土地,过了松潘,开始不断的爬坡下坡,路也变得弯弯曲曲,傍晚,我们在凌冽的冷风中,驶入九寨沟的地界,路两边也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参天古树,身体感觉异样,微微有些头疼,到九寨沟前的一家宾馆停下,我头痛,眩晕,一路急急的冲进厕所,怕会不会突然倒下。那个宾馆说带电暖气的130,只有电热毯的100,我们出来,进到一家铺着毛茸茸地毯的宾馆问价,“你们要什么样的?”我说“哦,我们不在乎条件,就是要便宜“。“那就100块给你们住了,啥都有,国庆的时候开价1000的“,臭宝贝有些疑惑的问我:“你说它这间房真的能卖到1000?“,对此我倒没有什么兴趣探究,吃完晚饭,感觉不那么难受了,九寨沟沟口的街道是华丽的,在群山峻岭中,精致的有些不真实。
我们绕着河边走了一圈,我想打探一下能不能找到人明天一起包车回松潘成都。这个时节很多宾馆都歇业了,偶尔亮着灯的,走进去也冷冷清清,看起来没希望,只好省下精神早点休息。第二天八点半之后,九寨沟就看到了臭宝贝。路上积了雪,却不是我们先前幻想过的那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那美丽的风景自不必多说,直到今天我再看起那些照片,也不无惊讶,那时看在眼里而忽略过的,定格在相机的那一瞬间,竟是那么不同凡响。在那里在那时,我第一次突然间想要回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匆忙的来九寨,匆忙去看中国那些最美的风景,如果不在最美的青春年华,来这些最美的地方,拍出最美的风景里最美的容颜,该是多么遗憾的事情。

九点出了成都火车站,我们又一次经历好一阵的慌乱,怎么去西门车站?有人说,没了,搬到茶店子了,可是公交站牌却有,看公交站牌没多远,所以还是想去证实一下,坐上了车,再问一下人,确认那里是没有长途车,到站的时候我也看不到人也看不到车,一个老者插话说,我们可以坐到青羊宫,那有九寨沟的一个办事处,去那问问,我们多坐了几站下车,在路口四处张望,不知道往哪里走,饶了几个圈子,我决定不折腾了,打车去新南门汽车站,这个地方应该是存在的,班车大半是没了,可解决问题的办法依旧也要在那里找。
臭宝贝到处问人,去九寨沟怎么坐车,问的我越来越烦躁,终于我冲她叫起来了:“不要再问了,我知道!这么做没什么用处,这地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很清楚这个事情的。”于是臭宝贝生气了:“你最讨厌了。”
二十块钱到新南门汽车站 ,班车最早的是八点多的,汽车站隔壁有一个旅游接待中心,我们进去看看,几个工作人员坐成一排,一个人问我们去哪里?九寨沟。这时候有个女的走上前来,说,现在只能是合伙包车,现在就有,平时一个人260,过年300,你们看合适了我们现在就去坐车,没的选择,也不多想,我们两个跟着她出来,叫一辆出租,出租停在一个宾馆大院前,那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司机却不着急让我们上车,说还要等人,我们于是就去吃饭,成都的冒菜,各式各样的冒,几年前我在拉萨时也吃过,其实就是我意识中的麻辣烫。我们慢腾腾的吃完了还是不见发车,于是我们又去对面的超市购物,买了鸡腿,面包,酸奶,十二点多的时候,终于上路了。这条路前半段好的超乎我的想象,虽然一个多小时之后就进入大山深处,很多的隧道,山很大,一眼望去却也不太高,我们一直在峡谷穿行,不时能看到旁边一条小溪,碧绿的水,点缀一下这荒芜的土地,过了松潘,开始不断的爬坡下坡,路也变得弯弯曲曲,傍晚,我们在凌冽的冷风中,驶入九寨沟的地界,路两边也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参天古树,身体感觉异样,微微有些头疼,到九寨沟前的一家宾馆停下,我头痛,眩晕,一路急急的冲进厕所,怕会不会突然倒下。那个宾馆说带电暖气的130,只有电热毯的100,我们出来,进到一家铺着毛茸茸地毯的宾馆问价,“你们要什么样的?”我说“哦,我们不在乎条件,就是要便宜“。“那就100块给你们住了,啥都有,国庆的时候开价1000的“,臭宝贝有些疑惑的问我:“你说它这间房真的能卖到1000?“,对此我倒没有什么兴趣探究,吃完晚饭,感觉不那么难受了,九寨沟沟口的街道是华丽的,在群山峻岭中,精致的有些不真实。
我们绕着河边走了一圈,我想打探一下能不能找到人明天一起包车回松潘成都。这个时节很多宾馆都歇业了,偶尔亮着灯的,走进去也冷冷清清,看起来没希望,只好省下精神早点休息。第二天八点半之后,九寨沟就看到了臭宝贝。路上积了雪,却不是我们先前幻想过的那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那美丽的风景自不必多说,直到今天我再看起那些照片,也不无惊讶,那时看在眼里而忽略过的,定格在相机的那一瞬间,竟是那么不同凡响。在那里在那时,我第一次突然间想要回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匆忙的来九寨,匆忙去看中国那些最美的风景,如果不在最美的青春年华,来这些最美的地方,拍出最美的风景里最美的容颜,该是多么遗憾的事情。

本篇游记共含5642个文字,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2016-04-07 11:42

赞!

2016-04-07 11:52

2016-04-07 11:59

俺春节期间也是那边晃了一圈,欢迎有时间到俺的窝窝来瞧瞧

2016-04-07 12:05

2016-04-07 14:04

2016-04-07 14:49

旅行只有记录下来才能生成一份回忆啊,楼主很棒

2016-04-11 15: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