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斯里兰卡:我在世界尽头吃早餐(持续更新中)

  • 出发时间/2016-03-20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如何对付广州的回南天?我没有与天抗衡的勇气和能力,于是我选择出逃。
        在出发前往斯里兰卡之前,广州毫无意外地下起了没完没了的绵绵细雨。我跟我妈说,妈我要出国晒衣服。
        

那么,请带上一台洗衣机吧

        飞机抵达首都科伦坡的班达拉奈克机场已是当地时间晚上十点整。班达拉奈克机场并不大,如同许多二线城市的机场,灯光暗淡,游客稀少。跟随同班机的旅客一起穿越一条长长的扶梯通道后,便到达入境处。递交入境卡、护照,盖章,入境。至于ETA,工作人员连眼睛都不撇一眼,就别说拿起来看了。
        入境后各种免税商品自然不会少,但当一位身着传统服饰的女销售员走到我旁边,示意我到左边的商店挑选货品时,我脸上的惊讶神色和嘴里蹦出的“什么鬼”还是把她吓了一跳。此刻无论我望左还是望右,这儿的免税店都是卖电器的!从70寸的平板电视到滚筒洗衣机,再到三开门的电冰箱,从三星到LG,再到中国的海信。好吧,你们赢了。
        也许在某一个时刻,丈夫牵着妻子的手,离别即在眼前。丈夫要前往那千里之外的繁华都市打工,妻子只好留在祖国抚育他们共有的6个天真灿漫的孩儿。此刻的妻子眼中早已布满泪花,心中有千言万语不知如何开口。突然,妻子挣开了丈夫的手,在免税店里买了一台全新款LG洗衣机,流着泪对丈夫说:以后,你再也不用担心没人帮你洗衣服了。丈夫抱着洗衣机过了边检,离开了国际机场,心里暖暖的。
        所以啊,在机场的免税店买一台洗衣机,然后转身上飞机,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喝着“屌吗”赏花才是正经事

        我是个故作清高的人,不爱随大流。当游客蜂拥而至到Dialogue柜台购买电话卡时,我默默地走向了Mobitel。事实证明,除了上网流量相差2GB以外,这两家通信公司的电话卡无论在价格还是信号方面都基本类似,换句话说,Mobitel没信号的地方你Dialogue也别想有。
        民宿的机场接车如约而至。为了节约车费,我提出让司机顺道载上两个在飞机上认识的广州朋友。殊不知这一举措引起了其他的士司机不友好的凝视。斯里兰卡人普遍皮肤黝黑,即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看到反差强烈的眼白。于是我在其他司机的眼里看到了“你抢客”三个字。立马跳上车,直呼司机可以走了。
        确实和我理解的一样,途中司机说我让其他游客上了他的车,会让在机场外等候的的士司机们觉得I stole their customers(我抢了他们的客人)。随后笑道,That's the way Sri Lankan do(这是斯里兰卡的方式)。
        民宿距离机场三公里,是位于尼甘布的一栋三层小洋楼,共有7间房,共用卫生间,主人住在二楼。屋主热情大方,连夜给我泡上锡兰红茶。不出所料,是茶包。名字很洋气,叫Dilmah,我直译成“屌吗”,嗯,超屌的。随意聊了几句后,旅途的劳累加上时差的混乱,即使喝再多的“屌吗”也无法撑起我那沉重的眼皮,早早回房睡了。
        早晨醒来精神不错,吃了一顿过得去的早餐,当然少不了“屌吗”的陪伴。屋主兴致勃勃地拉我上三楼看他种的茉莉花。沿着细窄的木质楼梯直上三楼,花的香气便扑面而来。楼上的视野确实开阔,这当然与斯里兰卡基本没有高楼有关。向下望,院子里栽满了果树,而身边,种满鲜花。突然想时间就这么静止吧,我的斯里兰卡之旅就这么赏花好了。
        可是屋主突然来一句:“我帮你预定的突突司机马上就到了,从我家到汽车站大约10分钟即可”。好吧,就这样吧,我那短暂的赏花之旅。

“金坷拉”大战“印度神曲”

        我真的没什么钱,所以我拒绝包车。 
        每天从尼甘布开往康提的大巴车非常多,按尼甘布民宿主人的说法,喏,此刻他一定会孤傲地仰起头目光朝向45度的远方:哎呀,我们这儿去康提的车特多,早上五点半就开始运营啦。
        所以当我坐上突突车抵达车站后,我很镇定地给自己买了一罐可口可乐。反正你车多,我就慢慢来。眼前这一辆要不要上?你走呗,反正车多,老子还可以休息一会。可是它没走。10分钟后,当我喝完了手里的可口可乐,它还是在原地一动不动,无人问津。难道就没有人去康提吗?好吧,我去。
        售票员面很友善地帮我把70升的背包放到车尾箱(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大巴车会有车尾箱),挂在脸上的微笑如同某种释怀,嗯,不用空车出发。
        上车后第一件事必然是环顾四周选取最佳座位。若坐在靠车门处,必定会被上下车的人闹得不得安宁;坐在走廊过道则可能会受到某些体味攻击;坐后排,被发动机的热力烤焦——要知道上个世纪的公交车是没有空调的。所以呢,我选了中间靠窗的位置,一来可以避开随后上车的人群,二来可以对着窗外拍些照片。可当我拉开窗帘的时候,咦为什么窗户外的玻璃上有口痰?!
        俗话说,自己约的炮,含泪也要打完。所以对于那口仍旧湿润呈淡黄色并随着地心引力向下流淌的痰,我!看!不!见!
        我赶紧找些事情来转移注意力,也许听歌是个好选择。在我即将要掏出耳机的片刻,大巴里的音乐顿时响起。天啊,这样的立体声,这样的节奏感,仿佛身处于迪斯科舞厅、工体夜店,乃至央视的春晚现场啊!行李架前中后置放的三台巨大的音响发出的音浪,足以嗨翻三台车。或许迎面而过的汽车司机在与大巴司机目视的刹那,都要配合节奏点点头才够嗨。
        斯里兰卡的流行音乐受到印度音乐,特别是宝莱坞音乐的影响,都有着那么一种神曲的味道。它们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扑面而来,刺破我的耳膜,直抵我的大脑听觉神经,以致久久不能平息。当然,身经百战的我自然有我的法宝。我不慌不忙地继续掏出耳机(非常好,入耳式,隔音效果强),果断地选择了冷玩乐队(Coldplay)的《金坷拉》(Adventure of A Lifetime),看谁更厉害。
        就当我反复听了不下10遍“金坷拉哦哦,金坷拉哦哦~”的时候,神曲们依然像一股清流一样进入我的耳膜,那么地自然那么地不做作,如同它们本来就是《金坷拉》的配乐,就是Jonny Buckland弹的吉他,就是Will Champion敲打的架子鼓。我像戴了紧箍咒的孙悟空,在唐三藏的念经下跪地求饶。
        我默默地将脸转向窗户,看着那坨受到地心引力下坠的黄痰,突然间,它是那么容易地让人接受。

寻找世界尽头

        世界真的有尽头吗?如果有,我想去看看。
        长久以来,由于人类认知的缺陷,望着眼前人迹罕至的蛮荒之地、仓茫大海,便索性将所到之处称为“世界尽头”。这么一来,我们便有了许许多多的“世界尽头”:南美阿根廷乌斯怀亚市(最南端),英格兰西南方的“地角”,挪威北部的一个小镇(最北端)……哦,当然少不了三亚的“天涯海角”。
        所以,斯里兰卡也有“世界尽头”。位于努沃勒埃利耶的霍顿平原是一块海拔高达2000米的高原,这也是斯里兰卡极少数可以让游客自由步行的国家公园之一。我提着民宿主人为我准备的早餐,在清晨五点二十分坐上突突车,只为看一眼“世界尽头”的样貌。
        购买门票,将早餐装进特定的纸袋里,OK,寻找“世界尽头”的徒步开始了。不过除了寻找“世界尽头”外,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手里的早餐吃掉。可是四周根本就没有垃圾桶,所以我很快就做了一个决定:只要见到垃圾桶,就把早餐消灭。
        “世界尽头”的最佳观赏时间是上午九点之前,若在此后赶到,山底下升起的云雾会完完全全遮挡住你的眼睛,只会让你觉得进了一家桑拿浴室。徒步前往世界尽头的距离是4公里,但步行道是条弧线,所以要消耗更多的体力和时间。平原被原始的草地覆盖,同时拥有茂密的树林和少量野生动物。徒步的路线不算难走,地势较为平缓,无须匍匐前进。山上的气温不算高,阳光透过丛林缝隙洒在脸上,某一片刻,我还以为我在张家界
        霍顿平原有两个“世界尽头”,一大一小,极为相似。高原在这里戛然而止,道路再也无法前行。往下是一处深度达880米的悬崖;向前可以看到100公里以外的大海。遥想当年斯里兰卡的登山徒步爱好者千辛万苦至此,方发现前方无路可走,拍大腿感叹之“哎呀,这是世界尽头啊”。
        所以我在880米的悬崖边上,吃了当天的早餐。
        电影《春光乍泄》里,张震带着梁朝伟哭泣的录音,爬到了阿根廷最南端“世界尽头”的灯塔上,将所有的不开心都留在了那里。他说,这一刻,我突然想回家了。
        是啊,世界的尽头,也是归途的起点。

寻找中国人

       很多人在炫耀自己旅途经历的时候,常常会脱口而出“我在XXXXXX时遇到……”,而这XXXXXX通常是一个六个字以上、极为拗口的地名,仿佛置身于非洲某个原始部落之中。顿时间,什么丽江曼谷巴黎简直就弱爆了。听众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仰望他如同仰望一尊佛像。
       努沃勒埃利耶(意思是“光之城”)就是这么个又长又拗口的地名。它位于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早期的英国殖民者将这里种满了蔬菜和水果,哦,当然还有他们离不开的咖啡。但好景不长,咖啡因遭受虫害全部死掉,殖民者们气得直拍大腿,决定种植茶叶。于是满山的茶树从山顶到山脚全线铺开,许多著名的茶厂也逐渐形成。
       但我不想说茶叶这事儿,因为我压根就不会品茶。此刻的我喉咙正发炎,由于抗生素基本在国外都属于处方药,我开始找寻中国游客,试图从中获药。
       努沃勒埃利耶的人口并不多,但居住非常分散。走出民宿,眼前的景象与在泰国时两米一个中国人的情景完全不同——压根儿就没人。我已无暇眼前波光嶙峋的格雷戈里湖,虽然它在夕阳的照耀下是那么地美。“Market”(市场)我对着路旁停靠的突突车司机说道,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儿有没有市场,但直觉告诉我,如果有,那儿的人最多。
       我确实来到了市场,这里除了黝黑的当地人,就是三三两两的欧美游客。我拼命让瞳孔无限放大,试图穿越眼前的人墙,寻找东亚的面孔。可是我一个也没见到,也许时间错了,也许地点错了,反正错了。
       晚上七点半,我来到一家当地人经营的中餐馆前,看着菜单上多次改良后的中餐图片,不知如何选择。“Which one tastes better?(哪种更好吃?)”天啊居然有老外问我,我怎么会知道眼前这些多次加工改良后的中餐哪种更好吃!随意指了一张图后附上一句Good Luck(祝好运)让老外有点吃惊。
       毫无意外,晚餐吃得相当糟糕,所以计划到超市买点零食和酸奶,算是宵夜。就当我走进超市的一刹那,一阵阵熟悉的卷舌音立刻充斥着我的双耳——那可是我好几天都没有听到的中国方言啊!此刻的我,仿佛置身于广州的华润万家。
       原来你们都在这里。
       所以当你以为在旅途中再也见不到国人,以为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开启隐身模式的开关的时候,请到超市去,他们都在。
       “小伙子,看你比较熟悉这里,你看看,除了红茶和椰子油,还有什么值得买吗?你看看这的洗衣液是不是好一点?橄榄油可以带一小瓶回去吗?”“这牌子的酸奶超级好喝,带一排回去吧”“这是啥?还真没见过,有意思,带着,反正便宜”“哎呀,咱住山顶,下来一次多不容易,买吧”……
       哦,原来你们住在山顶。
       纵使我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翻滚着,我还是面带微笑地给了他们建议:“红茶可以多买点,好歹这里也是高山茶园啊”。其实这家超市里的红茶在科伦坡机场就可以买到,价格上也是明码标价,大可不必在这里买然后一路提着。至于那些橄榄油,大妈你看看这里的人的生活质量,这油能好吗?
       当大妈们欢声笑语满意地买单后离去,我才想起我需要消炎药……

本篇游记共含4798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结束了嘛?有种还没完成的感觉,嘻嘻

2016-04-07 15:04

引用 fdlmyhfd 发表于 2016-04-07 15:04:19 的回复:

结束了嘛?有种还没完成的感觉,嘻嘻

回复fdlmyhfd:有空继续写,刚开始呢

2016-04-07 15:26

继续不要停

2016-04-07 15:41

我是来踩场的!

2016-04-07 17:02

引用 Nicole 发表于 2016-04-07 17:02:19 的回复:

我是来踩场的!

回复Nicole:哈哈哈哈

2016-04-07 17:08

照片不错,赶紧写。

2016-04-08 11:18

定期出去旅行一下还是有必要滴,不一样的回忆呢。

2016-04-11 16:55

魏总威武

2016-04-12 16:59

引用 旗鱼 发表于 2016-04-12 16:59:46 的回复:

魏总威武

回复旗鱼:瞎搞

2016-04-12 18: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eagle_jcy 发表于 2016-04-11 16:55:15 的回复:

定期出去旅行一下还是有必要滴,不一样的回忆呢。

回复eagle_jcy:是的是的 主要是太懒

2016-04-12 18: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6个孩儿什么鬼?!

2016-04-13 12:27

引用 走钢索的猪 发表于 2016-04-13 12:27:07 的回复:

6个孩儿什么鬼?!

回复走钢索的猪:哈哈哈

2016-04-13 13: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4-13 14:16

写个游记就lv3了?我又要写

2016-04-14 12:15

引用 Lok I am 发表于 2016-04-14 12:15:21 的回复:

写个游记就lv3了?我又要写

回复Lok I am:要不要去巴厘岛

2016-04-14 21:3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继续,说完

2016-05-09 18:14

你的持续更新真的更新的好慢啊。难怪你的消炎药一直找不到,原来是不努力啊@

2016-07-13 12:44

引用 apple 发表于 2016-07-13 12:44:39 的回复:

你的持续更新真的更新的好慢啊。难怪你的消炎药一直找不到,原来是不努力啊@

回复apple:

2016-07-25 23:0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