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悉尼狩猎

17
背包客 (英国) LV.11
2016-04-08 21:13 761/10
  • 出发时间/2015-10-10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老板爱玩, 总是在我面前馋我. 终于一天他答应带我去开开眼界.

(私人原因 不放正面照)

出发

老板晚上吃完聚餐, 带着他一兄弟和他下面2位员工加我一行5人一道出发. 老板和他兄弟已经玩过几次, 下面2位员工和我年纪相仿而且都是第一次来玩, 坐在车里都有些激动. 我们互相讨论去过的国家和见过的景色, 我真心羡慕他们这么年轻已经去过那么多的国家.

驱车近5个小时, 直扑蓝山. 周五出城的路并不堵. 玩着对方来车开大灯, 我们开更大灯的游戏. (夜间长途开远灯会晃对面来车, 所以如果对面有来车就需要转近光灯. 如果对方不按规矩, 就开探照灯, 强迫对方换灯)  近凌晨12点我们来到一条没有信号, 连路都没有的树木小道, 老板调到4WD 一路蹦蹦垫垫. 前面突然串出一只袋鼠在我们车前灯的照耀下帮我们带路, 聊是可爱. (其实它是误认为车光是水源, 所以在我们前面不停的跑)

我们终于在1点前抵达农场. 农场主是位健壮的意大利裔老头, 74岁精神头还依旧的好. 为我们用非常传统方式制作了黑咖-蒸馏咖啡加上一点自家调制的酒. 大家稍稍含蓄了下 早早就入房休息,因为我们要早上5点太阳萌萌亮的时候就起来. 因为就我一女生 所以我一个人一间房. 4个大男人挤一间.
就在床上眯了3小时, 我和2个年轻人就已经爬起来看日出了. 
红红的太阳, 伴着远处鸟叫.  

早餐

农场主和他北京老婆 为我们一行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腌黄瓜, 炸土豆...特别是他从意大利带回的生猪腿肉, 用片羊肉卷的机器 帮我们切下薄薄的prosciutto, 这个味道一直留在我的心里, 无论现在我在coles还是woli都买不到他这个味的prosciutto. 而2位男生在哪争论他们是在西班牙还是在意大利曾经也吃到过类似的, 但味也远没这个好. 

我们的当地向导是农场主, 意大利老头-LU . 老陆4岁时, 二战刚结束随着父母移民到澳大利亚, 就长在这片农场里. 墙上一群少年的巨大照片里最帅气的就是年轻时的老头. 年轻的他高鼻梁 金发碧眼, 就像电影里的花花公子一样好看.  老陆一看就是个爱玩会玩的人, 他也为人十分和善, 乐于与人交流, 就算英文不好, 他也不嫌弃, 就算是手舞足蹈的比划, 他也乐呵呵的聊着天. 老头年少时有着不少惊险故事, 甚至有几次差点丢掉性命. 后面会讲他的故事.

第一轮狩猎

天蒙蒙亮, 我们该出发探险了. 我们换乘 一辆破旧的4驱动toyota皮卡, 男生们拿着枪坐在后面, 像在阿拉伯打游击的kbfz. 而我坐前排, 和老头聊着天, 老皮卡有20年了, 已经旧的不成样子, 离合器已经磨光, 发出卡兹卡兹的声音. 

这棵树被鹿蹭过

要想知道农场主是否有钱, 看他家的fence新旧就知道, 在澳洲建一米的fence要100澳币, 对于上千亩 甚至上万亩的农场, 想要围上一圈每个没个好几万还真搞不定.

农场很大, 根本没有路可言, 老头按他的记忆沿着他家Fence 带着我们慢悠悠的转. 车外的杂草丛生, 因为常年没人管理, 车外的灌木有近一人之高. 好在我们的皮卡还算结实, 直径压过去, 全当除草. 农场间的fence 也多有损坏, 老陆 下车检查. 摸摸损坏的fence, 看看附近树木是否脱去一层新鲜的皮, 闻闻对我们说早上有小群鹿经过. 老板听后大喜. 对于我这种完全没野外经验的人来说, 一开始老头说的, 都是当耳边风, 心想眼见为实, 不过晚上的老陆对野外的了解才让我真正佩服. 

不一会 老陆 指着一小片像似刚开坑过的地, 和另外一处挖的很深的洞对我说, 昨天晚上野猪来过. 当天晚上我们还曾经设置陷阱准备埋伏野猪的, 可惜晚上的小雨,让一切泡汤. 老陆和我聊起他年轻时和野猪的经历, 别看家猪长的胖其他一点优点都没有, 野猪却是相当危险的. 老陆年轻的时候, 和他一朋友在农场家附近, 发现一个野猪窝, 里面居然有几只小野猪. 老陆和朋友高兴的手舞足蹈, 在确认猪妈妈不在附近后, 他们开始了熊孩子必干的事, 掏野猪窝. 就在老陆2手抓着小野猪爬出来的时候, 猪妈妈回来了. 老陆看到吓的, 2只猪仔一扔, 撒腿就跑. 可猪妈妈怎么会这么容易放弃呢. 老陆的朋友看到这样紧急情况, 连忙拿出步枪, 抬手就是一枪. 可枪没打中野猪, 却正中老陆头上戴的帽子, 老陆吓的腿都软了. 幸好他们最终跳上了车, 逃之夭夭. 再也没敢再回去.

又没一会老陆把车停在一个小土包边. 眨眼一看, 这个小土包大小和我们在农场常见的坟包差不多. 老陆 掏出军刀捅捅, 转头跟我说这是白蚁. 又转头看了看附近的fence, 轻轻掰开树皮, 可以看见里面有几只黑色的蚂蚁, 老陆摇头对我们说 这块需要做驱蚁处理了, 要不下次再来, 这木桩就会变坟包了. 白蚁在澳洲对木制房屋的危害非常大, 卖房前, 家家都不会吝啬几百块钱去做一次pest control. 要不没等交房, 回来房子塌了 哭都来不及. 

农场还有2株600年的老树, 可惜的是因为干燥易有山火, 树的根部有被烧毁的痕迹. 悉尼只要近了蓝山, 基本每个居民点都有个山火风险牌子. 千万别小瞧,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能力. 去年的山火可以把这一片烧干净,但来年又变得跟根本从没发生过一样. 

我们慢慢的转, 附近只有鸟叫声, 一只活物都没见到. 我甚至怀疑我们今天会有收获吗? 没一会 老陆招呼我们下车, 我们要上山了. 近60度的斜坡, 老陆开着那辆破旧的toyota 居然一哄而上, 上去了. 山顶是唯一能收到信号的地方, vodafone就别想了, optus和telstra还能收到短信. 老陆现在已经不常住这里了, 如果有好友要来打猎, 通知一声他就会驱车800公里从黄金海岸赶过来帮忙. 为了保持与外界通讯, 他每天都回来这座山上看看信号. 

就在我录这一段的时候, 老陆 冲着我们喊on the left, on the left, they just cross. 我瞅了老半天都没看见任何东西, 简直都被自己蠢哭了.

当发现猎物或者可疑物, 坐在后面的只要敲敲前面车顶, 老陆会停下来. 但老陆是个很认真的人, 他对打猎人的要求是:必须说出望远镜里的猎物是什么后才可扣动扳机. 毕竟伤到人或者打到绵羊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没一会老陆就开着车不见了, 只留下一句让我们沿着fence 下山, 我们在山下的大门口见. 我们5个人就背着2把枪, 慢慢下山扫荡. 一切都太安静了, 就像所有动物都知道我们的出没, 全都躲了起来一样. 我们小心翼翼的走, 没人说话. 突然2位男生像似发现了什么, 兴奋的指着一个方向. 老板的朋友迅速上膛, 瞄准. 老板在一遍招呼着我们让我们退后注意安全. 短暂的等待, 屏住呼吸, 碰的一声, 声音大的让我离着起码有2米远的人都觉得脑袋一蒙. 而我连猎物在哪里都还没看见. 

击中了, 老板高兴的鼓掌, 朋友起身淡淡望着猎物, 莞尔一笑. 我和2个男孩 跑前去看打中了什么. 
顺着老板指的方向大概跑了80米, 看到一只类似小袋鼠拦腰被打断, 更可怕的是它的肚子里貌似有个什么, 是一只还在育儿袋的小袋鼠! 小袋鼠努力想从袋子里撑起身子, 无辜的眼睛到处望着, 五六只苍蝇已经围着他们不停的转了. 这时候老板也上前来看, 说这么小不是袋鼠是wallaby. 并让朋友准备补枪. 我和另外一男生 心理有些难过, 觉得小生命不应该这样. 老板一下子就看出我们这些第一次打猎人的心态, 在野外打猎如果打死了母袋鼠, 边上有小袋鼠, 猎手是有义务同时杀死小袋鼠的. 随着第二声, 我们没有再去看小袋鼠如何了, 继续顺着fence下山. 

对面的农场是一望无际的草坪, 远处还有些棉羊, 一看就是经常有人打理的农场. 突然草丛里一阵骚动, 一群动物从我们前方飞跃跳过近1.5米的篱笆. 是一家子鹿. 对面农场里我们发现了 稍纵即逝的鹿, 不停忽远忽近调戏我们的袋鼠, 甚至在一小块岩石下看到一只灰色的小山羊goat. 
终于在山下碰见了老陆, 老陆听到我们打到猎物后很是高兴, 听到是只wallaby又一脸沮丧. 

这时候已经近早上9点,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 已经开始变得相当毒了. 老陆就直接开车带我们回住宿地, 准备打靶练习. 

中间黑黑的一群是附近农场给麦当劳饲养的肉牛. 抱歉我真的没想给麦当劳打广告 . 每次射击前都要求我们看清是什么动物, 就是因为有时候隔壁家的牛和羊会穿越损坏的fence跑到老陆家. 这样的农场在我们回悉尼的路上有好多, 来的时候因为是夜晚所以并没注意. 澳洲肉牛,肉羊都是这样散养的, 每次吃火锅我都会要盘羊肉 澳洲的羊肉一点也不骚. 

射击训练

新手打靶前少不了先上堂安全知识课. 不开枪时, 枪栓是要开着, 甚至弹夹都不可以上 and balabala... 打靶最怕炸膛, 多半是子弹没上好, 或者前一发弹壳没有弹出. 要是不小心炸膛,半张脸都有可能毁了. 安全知识不可少啊.

打靶场地必须开阔, 并且依山或者岩石为靶. 我们设置了一个百米开外的靶, 并且放了好几个瓶子. 小时候玩都知道 三点一线. 可真拿在手里,想对好望远镜里的圆圈还真不容易, 要好长一段时间去寻找适应. 真正打靶的时候是看不见靶心的圈圈, 基本就是沉着凭着感觉和经验. 

这次我们还特意准备了水瓶打靶, 想看爆水瓶的瞬间, 头像视频里就是一段.

BBQ

我们的午餐, 还不错吧. 吃剩的骨头直接扔到外面, 离人住的地方这么近, 晚上只有狐狸会来. 

悲惨的金矿

下午, 老板和他朋友早早去休息了, 我和另外一男生在室外闲逛. 老陆看到把我和他一叫, 乘坐他的4驱摩托, 说是带我们去看些好东西.  根本没路的路让老陆开的飞快, 坐过山车都没觉得这么紧张过. 

老陆带我们回到之前打靶的小山包上. 就在我们刚进他们家的路上其实我就老奇怪了, 老陆家的土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不少地方露出像铜生锈的锈斑, 果然老陆指着一个深有起码30米还不见底的洞对我和男生说, 这里曾经是个金矿. 这里是当年的矿口, 我们站在外面还能瞟见洞里的还有几桩倒下口腕粗的树桩. 老陆自己曾经下去过, 不过老陆说现在还有塌方的危险, 所以他就在矿口, 随便划划. 这里的岩石就像千层饼一样,每层有好多种颜色, 老陆说这里不仅有金, 还有好多其他的矿物. 这座金矿之所以荒废, 是因为这里150年前曾经发生过一起事故. 熟悉澳洲历史的朋友, 知道19世纪中的澳大利亚美国西部开发有着相似的历史-gold rush. 1851年在新南威尔士州Orange发现第一个金矿开始. (orange离bathurst再开车向西1小时), 至今在墨尔本 Ballarat 的sovereign hill 还是著名的金矿景点, 虽然当地的金早就被开坑光了, 但2013年, 还是有人用金属探测器挖出一块重达5公斤的金块.

当时的技术很落后, 矿多半都是直直的往下打, 每隔几十米深,建一个隔层, 以确保空气可以下去. 边上还有一个遗留的蒸汽锅, 有一节火车车厢那么大, 挖出的金就通过这个锅融化提纯. 不知道打了多深, 悲剧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发生了塌方. 50多人被活生生的埋在下面, 里面绝多数是中国人, 和几个德国人. 老陆带我们翻过小山来到另外一边, 往一处并不明显的洞里投了个石头, 扑通. 老陆继续他的故事, 这个洞是当年发生矿灾外面的人想从另外一边挖下去救援的洞, 非常可惜, 他们挖到了地下水. 最终这50多名中国人和德国人至今长眠在此.

我问老陆, 这座金矿就这样空着了, 就没人再来问问. 老陆说之前有个女士带着金属探测器来, 到真挖出一些. 之前也有矿公司来过, 但经过探测, 矿公司放弃了. 这里金的纯度已经非常低了, 不足以支撑整个项目, 没有什么利润.

就在我们参观矿井, 老陆知道我怕蛇, 跑上前搬开前面掉下的树枝, 以防有蛇躲着. 这让我非常不好意思, 让75岁的老头子在帮我清路. 世界上最毒的陆地蛇不少是澳洲特产. 而且剧毒的东部棕蛇活动范围就在蓝山脚下和蓝山以西. 老陆说现在是春天蛇都出来了, 还是小心点. 东部棕蛇其实不是很大, 一般也就1.5米长, 所以毒牙Fang也不是很长, 人穿着稍微厚点的牛仔裤, 它都要咬不穿, 所以没成为当地非常严重的隐患. 老陆说他年轻的时候 曾经目睹他家的马, 被东部棕蛇咬后受惊, 没走2步就晕晕乎乎 倒下再也没起来. 

夜间巡猎

夜晚狩猎才是最精彩的部分, 我们趁着太阳下山, 老陆开着皮卡载着我们, 打着探照灯, 寻找猎物. 

老陆是老猎手, 只要扫一眼, 老陆就知道是否有可疑的. 然后招呼我们看过去. 就在我们还拿着瞄准器寻找着猎物的时候, 老陆就知道是什么了. 
2颗翡翠碧亮的就是鹿, 红红的眼珠可能是袋鼠或者野兔, 还有蓝色的. 

总体来说, 白天一只不见的袋鼠,夜晚就全都出来觅食了. 袋鼠也算最傻的, 在草坪里几十只傻傻的看着我们, 有时忽远忽近的跳来跳去. 中间几张都是袋鼠望着我们, 我们望着他们. 因为没有天敌, 袋鼠和野兔在澳洲成灾. 每年政府都会季节性组织人马对袋鼠进行一次大扫荡, 但是要求也颇高, 只准打上半身, 打死一只$20. 还有专门的人来收袋鼠皮. 但是如果不用枪打而是用拳头和袋鼠对打, 警察叔叔是会来抓人的哟. 袋鼠在澳洲郊外高速上, 危险性也非常高, 为了躲避袋鼠而发生车祸的事情非常多. 澳洲成了世界上唯一一个吃自己国徽上动物的国家. 澳洲国徽上一个是袋鼠, 袋鼠不会像后跳, 所以代表澳洲人永不退后, 另外一个是emu. emu 和鸵鸟很像, 但又不是. emu曾经和澳大利亚军队爆发一场战争, 有兴趣的Google吧 是场很无语的战争. 我只能说emu的肉比袋鼠肉好吃, 虽然2个都不怎么样.

你能相信倒数第2张照片里, 树后面是只鹿嘛? 我原本想我的眼睛够近视了, 本不期望看见什么东西, 就在老陆一再的指点下, 树后面的东西动了动, 时不时还能看见闪过的2颗翡翠般的眼睛. 真心信服树后面藏着一家子鹿. 

猎人也有猎人的原则, 老陆不停的提醒着, 看准了才可以扣动扳机, 不要打母鹿, 不要打baby. 话说这么暗 难道还可以辨雌雄? 因为是开春, 小鹿普遍还没长大, 都还跟随着母亲, 如果打死母鹿, 就一定得把小鹿给解决了. 所以老陆总说打那最大个的. 

归程

半夜开始飘起雨来, 我们草草就结束了晚上的狩猎. 但是我很庆幸, 我们并没有什么收获. 但是经历却是非常难忘的. 
沉浸在寻找猎物 过程中, 工作中的烦恼在一声枪响下烟销云外. 

花絮

每个州的对玩这的要求并不一样, 总体来说在澳洲想买枪1.必须citizen或pr,另外就是必须有持枪证一年后才可申请, 还得经过很长时间的审批. 澳大利亚对枪支的管理比美国严很多. 玩的多就最好办个持枪证, 新州对申请人没什么要求, 加入射击俱乐部会员上2天课, 填个表格, 没犯罪记录就好. 但注意别州要求必须是PR或者citizen. 成功拿到持枪证, 每年须去打4次靶或者打猎2次方可续卡. 如果一年就玩一次, 不买枪纯玩打靶的话, 对身份是没要求的, 由有持枪牌人带领去专门地方,玩前带好驾照或者护照, 填完表格就成. 

*新州最大的射击俱乐部是SSAA, 据说会员人数比澳大利亚陆军还多. 一年的年费是89澳币, 还可以续终身会员大概是1800澳币 
*悉尼的st mary 的靶场, 可以借枪但只开放给会员. silverdale 的靶场只要有持枪人陪同带上护照或驾照就可以, 但不提供借枪服务
*家里必须有连着墙或地的保险箱, 才可以把枪放在家里. 警察是真的会突击家里检查保险柜和枪存放是否符合标准. 家里没保险柜的话, 可以把枪放在俱乐部里
*澳大利亚步枪不算贵, 0.22口径的步枪, 入门级也就800澳币, 0.38也不过2-3千, 贵的一般是军用, 专业版和古董枪, 二手市场是买的到二战期间的毛瑟
*只从阿瑟港枪杀惨剧后, 澳洲就不再允许拥有比警方活力还强的半自动来复枪. 连弹夹都做了处理. 
*打猎和打靶的牌照是分开的
*在澳洲持枪自卫是违法的


...
欢迎补充

本篇游记共含6649个文字,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04-09 21:25

旅行只有记录下来才能生成一份回忆啊,楼主很棒

2016-04-11 12:55

这个农场对外开放么?

2016-06-01 20: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小星球 发表于 2016-06-01 20:52:35 的回复:

这个农场对外开放么?

回复小星球:不对外 私人领地

2016-06-01 22:49

这个农场主有没有联系方式呀?想去呢。。。

2016-08-18 11:42

引用 CandyCat 发表于 2016-08-18 11:42:07 的回复:

这个农场主有没有联系方式呀?想去呢。。。

回复CandyCat:私人领地. 如果想玩 可以帮你联系, 不过价格不菲 2-3天行程 2000澳币左右

2016-08-18 16:46

这地方有意思啊,很会玩,来悉尼这么久,也没去几个这样的地方

2016-08-28 11:02

引用 南漂的人 发表于 2016-08-28 11:02:33 的回复:

这地方有意思啊,很会玩,来悉尼这么久,也没去几个这样的地方

回复南漂的人:可以先加入射击俱乐部先玩玩

2016-08-29 05:06

这个太牛气了。

2016-11-15 14:39

有趣!

2016-11-18 13:3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