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寒记 (下)

8
虹 (陕西) LV.9
2016-04-08 22:58 302/2

2016.1.20日
早上和夫君一同步出宾馆,沪籍的他喜欢的早点是“粢饭”(cí,fàn),这是长江以南特有的一种饮食形式,其实就是糯米团子包油条,在湖北这种早餐很普遍,三五步之遥,路过的绿化村市场,我俩一人就捧着一个配料精细的糯米团子边走边吃了。

今天早上,我的计划是去江堤上看看,那里有一座建于明代的古塔,小时候是去过的。
爱人说早上把工作结束后,下午陪我去临近的荆州古城转转。

所以,这天上午,我仍然乐享一个人的行走。
分手后,我一人独自走去江岸,沿着廖子河路一路向东。老街的清晨,感觉节奏缓慢,不疾不徐。路对面的早点铺子看起来破旧不起眼,可是生意好的不得了,老汤飘来的浓郁香味隔着一条街都能闻到,目测排队阵势曲折,心里暗想:明天早上一定要来吃上一碗,看看到底是怎生了得。

老街上,路过这里,一般回民街会有些特别的看头,临时决定穿进去看看。

以清真肉食供应为引子的街口,果然进得巷来一路两边各种血红拆卸,全都是经营牛羊肉的商贩,场面颇为生猛。好在早市时段,这个狭小的巷弄里人气旺盛,人来人往的混迹其中才略感安心。

剥羊皮,略不安,不过好在羊个体比较小,场面虽然有点限制,还在可控范围内。
可是,马上就有个严重的瞬间即将发生。
不知死活的我居然不自量力地全程目击了这个过程。

正行走间,前面被这样一群人阻断了半条街的宽度
一只体型壮硕的大黑牛被蒙眼拉了出来。
其实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可是当时我高估了自己----那会儿,我决定:站这儿,看完这个过程。

大黑牛被绊倒,趴在地上。
有路人见我手中握着一架单反,不知我是什么来头,主动地过来搭讪,告诉我说:现在在等待阿訇。
等待的时间有点长,不一会儿我身边聚集了好几个当地人,围成一圈,大家闲聊起来。
我问他们是来采买年货吗,他们说自己就是这巷子里的居民。我问,那你们都是回民吗,回答说,是啊。
听着他们一口纯正的沙市话,我继续问说,那你知道家里老人是从哪里迁来的吗?回答说:民国14年(1925年)从河南南阳迁来。我听着他们纯正的沙市话,问说那你们还会说河南话吗?大家哈哈笑着,说“诺讲不到了”,(意为“那不会了”)
闲谈中,当地居民说起迎喜街的街名,听他们说原来是叫做“迎囍街”,说是三国时期沙市为荆州属地,当年枭雄刘备占领荆州,为迎娶江东孙权之妹,曾在此修建官道、兴修房舍。时人遂将迎娶孙夫人的道路命名为“迎喜街”。
呵呵,迎囍迎囍,这地名起的,多好,多喜兴!

阿訇就是这个戴白帽子,身穿迷彩长褂的,和乡亲们闲聊当中我其实没注意他的突然出现,也没留意到他简短的仪式,没发现到他手持的一柄锋利长刀,一切都没来及看清,他们就拥在一团,行动起来。
等我发觉要开始时,其实我心情很复杂,有些畏惧,不敢直视。

当这个结果在我面前发生时,画面的血腥刺激令我瞬间强烈不适,我掩面转身,不忍再看。

其实我不理解为什么回教是这样的屠宰形式,当街进行?
为什么牛羊此类牲畜不能设立一个统一的屠宰地点?
而且大量放血的方式,这样对待牲畜,是不是太过凶残了?
对于屠宰体型大、温驯的动物,为什么不能用电击的方式减弱死亡的痛苦呢?

等我收拾好心情转过身来的时候,地面上刚才的血迹已经被水冲得干干净净,街道上湿漉漉的,看不到一丝杀戮的痕迹。

我小时候第一次看见杀猪,也是在沙市,那时候小,不懂事,当热闹看。
现在,直面这个过程,心脏受不了。

赶紧贴着墙跟快步离开,走两步看见一座清真寺,赶紧进去躲跺。

瓷砖贴面的清真寺,里面也没什么看头,乏善可陈。

再走几步,市集渐渐不见,路两侧都是私建的简易民居,墙壁上的电线随意布控,棚户区的现状看起来确实亟需改造。

无意中瞥见街巷里一座醒目的小白楼,墙壁上有这样几个烙金的大字“中国大陆第一家私立孤儿教养所”
好奇心使然,我走进去看看。

走进来,楼舍无人设防,设施看来老旧,辉映着颜色鲜红的瓷砖,有些视觉上的不适。

沿着没有照明设施的楼梯上去二楼,看到这样一间窄长的教室

红色的门,红色的“黑板“,视觉冲击的。
仔细看上面的字样,很明显充斥着逆境成长、自我激励和渴望被关爱的情感。

二楼以上的房屋,被楼道间一扇铁栅栏锁住了,一点儿声息都没有,看着楼内的清洁状况,基本上可以判断出,这里其实已经被弃用良久。

在网上搜索到这个孤儿院的一些讯息,这里是由迎喜街居民徐永福、姚忠英夫妇1987年创办。徐、姚夫妇起早贪黑靠做小生意、开餐馆的收入来支持这份民间慈善事业,20多年来,该院共收养孤儿85人。
网上对于这个孤儿院的关停没有介绍,这里也没有贴着任何文告,就这样黑乎乎的荒着。
我个人猜测,2013河南兰考“袁厉害”事件过后,这样有“规模”的民间慈善事业就陷入尴尬境地了,所以,应该是这个原因吧。

个人认为:不管怎么说,在法制不健全的时代,在国家民政力量不能到位的具体实情下,在低福利低保障的国情下,做了善事的人还是应该受到褒奖和奖彰。即便是画句号,也应该对个人,对公众有个合情合理的解释说明。
呵呵,我朝戒律,想要经得起如此苛责,确实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走出迎喜街,直行一里路上了江堤,万寿宝塔,远远在望了。

小时候,父亲有一台海鸥相机,初来沙市,他曾经带我来宝塔园游玩、照相。
走到宝塔园门口,看见这么个大门,我差点气乐了,什么人设计定稿的,丑到这种地步!
门口张贴着安民告示,说维修、不开放云云。
我几十年没来过了,如今转头就走实在心有不甘,于是我还是坚持走了进去。

园内很是清幽,无有任何人来过问干涉我,万寿宝塔已经在我视线中闪现。
路过的这个高浮雕石壁,具体不知是做什么用的,看风格是正经文物,四条游龙,雕工相当漂亮。

走到宝塔近前,建于明嘉靖年间的万寿宝塔,至今约近500年寿辰。

七层宝塔,地面可看到的是六层,最下一层,在地面以下。

宝塔的介绍

呵呵,能把个文字简介拍成这么个看不成的斜角度,我也是醉了。
简介是说,这个宝塔是明代藩王为嘉靖皇上祈寿修建的,八面七层,楼阁式砖石仿木结构,通高41米。塔身第一层在地面下7.5米,为长江河床水文地理变迁提供了历史资料。

来到万寿宝塔近前。
这座宝塔明代嘉靖年间修建,至今近500年历史。

各种资料的查询中,发现一些有趣的历史知识,明嘉靖皇帝是以亲王之子身份入京即皇帝位的。
他原本是湖北安陆(今,钟祥)兴献王府的一位王爷,因为伯父身为大明正德皇帝,且31岁驾崩时没有留下子嗣,于是以伦序继承的原则,入主皇宫。
此皇爷也是明朝一牛逼之皇上,著名事例有“大礼仪”、“宫女谋弑皇上”和“宠信严嵩”。
简略读过普及版明史,这个王朝特别荒诞有趣,每一位皇上都是极具个性,很不“常规”,明朝是特别酷的一个朝代。

好,嘉靖皇帝呢,其实是从湖北的大地上成长起来的,那么这座宝塔呢,是辽王之子为给同“籍贯”的皇上拍马屁而修建的。
那么辽王是怎么回事呢?第一代辽王是洪武帝朱元璋的儿子,封地本在辽东半岛的广宁(今辽宁北镇县),在朱棣与建文帝的权力斗争中,因为没有选边站队站在后来获胜的朱棣一边,霸气外露的永乐皇帝即位后,将兄弟辽王削去护卫规制,贬去湖北荆州

长于湖北的亲王之子入主皇宫大内,湖北的藩王之后因而与皇权中心有了更加靠近的地理之亲。不过,这个修了万寿宝塔的末代辽王,在嘉靖朝、隆庆朝后的万历朝,与同为荆州籍贯的张居正大人发生了许多些辨扯不清的瓜葛,加之他在万历皇帝与首辅大人恩怨变化中过河卒子一般的命运摆布,反正后来被贬为庶人,从此辽王一脉销声匿迹。

历史风云波诡云谲,此为延伸阅读,虽然随意了解,但是也挺有意思。
当年锦衣玉食,靠近皇权中心的贵胄,在政治风云中,比拼斗法。某日跌落,富贵远离,胼手砥足,云泥之别,唉,其中感受,岂是一声叹息所能道之。

扯远了,回来看这万寿宝塔。
砖石仿木结构,现今能看到的古代建筑大多是明清以后,这个时期已经大量使用砖石为建材,古典建筑中的佛塔,常常使用砖石结构,但是因为审美情趣,仍然做成仿木风格,这样建筑的牢固、易于保存维护,与传统的审美互相裨益,相得益彰。

塔身外墙保存汉玉佛像若干,八面形制的宝塔每一面都有两尊佛像,有些已经风化严重,面目莫辨,有些保存情况较好的,看上去还是很漂亮。
塔身上还有很多很多画像砖。

宝塔其实是可以登临的,可是我来的时间,宝塔园维修不开放,宝塔自然也是封闭的,我心里多少有点遗憾。
不过,如果开放,这空旷的公园,寂寞的古塔,清冷的季节,我一个人敢去爬吗?
小时候看《西游记》小人书中,曾经有唐僧“扫塔”故事情节,暗黑的古塔里曲折上行,魑魅魍魉暗藏,唐长老四大皆空,还有三大高徒护佑,有颜任性,我却连想想都觉得有些恐怖。
出来旅行,生平最怕遭遇人山人海,但是设若空无一人,呵呵,也是个问题。
某年在一市级博物馆参观,本来游人就很少,地下一层更是乏人问津,我的目光一直在前面的展柜中浏览,突然余光看见背后有一黑黢黢实物展出,回头一看,是具棺椁,吼吼,阴气顿生,毛骨悚然,立时遁逃。
呵呵,叶公秉性可见一斑。

万寿宝塔还有一层说道: 宝塔第一层目前深陷地面7.5M,这一现象,形象表明了长江河床在漫长岁月中逐渐淤积抬高的地理变迁。

移步江畔,江水与天色一样暗沉。
荆州长江大桥,我小时候是没有这座桥的,那时候想要和对岸沟通,靠的是“轮渡”。


观音矶上的航标灯,“矶”是指突出在江边的岩石或小石山。
沙市城边的观音矶,号称"万里长江第一矶",因矶上建有观音寺而得名;又因矶身直伸江心形如象鼻,又名象鼻矶。每逢长江洪峰,观音矶首当其冲,顶承江流,挑杀水势,维护着身后的荆江大堤,数百年来为化解荆江危险起着重大作用。
从谷歌地图上,大致可以看出“矶”的形态。


对于生活、成长经历中没有江水边记忆的人,一定是个不晓得“矶”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地方停了一艘船,导出粗壮的管道。仔细一看,原来是沙市自来水公司饮用水的取水口。
果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共饮一江水,那么长江水域的生态多么重要啊,既发展国家经济,还哺育两岸人民生存。

远处这艘桥下的船在做什么?取沙作业?疏浚水道?

荆江大堤,守护着江边的城市和人民,堤岸地势远高于城市地平面,如果江水看涨,汛情激烈,出险的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出来万寿园,江边这个崭新的纪念碑刚砌好,碑文后面也没有文字介绍,不知是什么意思。
回来后才百度得知,2009年10月24日14时许,在长江观音矶下游沙滩上秋游的长江大学学生发现两名少年溺水后,几名大学生立即跳入波涛汹涌的江中救人,不会游泳的其他男女学生手挽手组成“人链”协助。两名落水少年得救,而陈及时、方招、何东旭3名年仅19岁的大学生,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那么这座碑应该是刚刚替换当年立下的旧纪念碑,刻字尚未完成?)
可敬的少年郎,江流千古,浩气长存。

已经是午后13点,爱人在电话那头呼叫:回来了吃午饭了。

爱人公干结束,午饭后我俩共同去往荆州古城,路过张居正故居,进去小转一圈。
荆州古城墙,看起来很削薄。

张居正“故居”,严重不推荐,羊头狗肉,太没看头了。
不过说来也是,张居正身后事被万历皇帝做的如此不堪,哪里会有个真“故居”留存呢。
不过,历史真是令人唏嘘,鞭尸戮骨张居正的万历皇帝,解放后定陵被考古发掘,文革中这位皇帝的尸骨一样被红卫兵们挫骨扬灰。呵呵,诡异的历史让人不由得感叹:请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

晚饭,牛肉米粉,羊杂米粉,太好吃。
就是这个味道,记忆深处的米粉,一毛二分钱、二两粮票一碗。
软软绵绵,滚汤里烫熟,肉汤里喂饱,真香啊。

连着在露天地儿冻了两天,今日早早偃旗息鼓,回宾馆休息。

2016.1.21

这一日,爱人晚上要离开沙市,白天陪我。
走出宾馆,发现下雪了呢。

没有计划,随意溜达,简单商议后,决定今日从路边的绿化村农贸市场开始。

民以食为天
仓廪实而知荣辱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话,朴素深刻。身为70年代生人,虽然幸免躬逢59-61年之盛,但是成长年代正是物质供应紧张时期:计划经济中实行的供给制,民生中大到缝纫机自行车电视机小手表,小到肥皂布料豆腐干肉制品,人民币之外均需使用各类专用票据,物资匮乏的记忆直到八十年代末期才渐渐淡出。而我们夫妻,因为幼时都有南方生活的经历,所以对南地菜蔬、饮食方式都有特殊情感记忆,在这拥挤杂沓的农贸市场里,看到的一幕幕场景,呵呵,心里就是一个词:亲切。

这是市场里一家做鱼糕的小店。
鱼糕是沙市特有的一种食品,将鱼肉处理成肉糜状,加上鸡蛋清,用传统的方式蒸制而成。鱼糕蛋白质含量高,很有营养。幼年在沙市,过年时家家的年夜饭里必须有的一道主菜就是鱼糕。

鱼糕为主要原料烹制的菜肴

还有这泥藕,和新鲜排骨,用传统的老砂锅,放在煤炉子上用文火炖一晚上,哦,那香味……

地瓜,脆嫩多汁,淡淡的甜味,价格便宜,我很喜欢。
拜物流畅通之赐,现在在北方的集市,也能买到这样的东西,荸荠、地瓜、鱼腥草。
还有春卷。

早点之 发糕

早点之 “苕粑粑”

从绿化村出来,爱人陪我一路走到六中校门口。
小时候, 我断然想不到,我最终的人生会离开这里千里之遥。而三十年后,生命中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这冬日的清冷中,来陪我走这么一段路。

北京路向老中山路行进,以前班上有家住在港务局的同学,经过中山路向前走一点儿,就是她家。我说服爱人陪我继续上行,中山路是老商业街,以前那里有一座基督教堂,幼时在我心灵失去倚仗时,我曾经去那里寻找过方向。
中山路的寻找令我无比失望,混乱不堪的市容市貌下,老街已经被拆得面目全非,教堂更是连影子都找不到了。
罢罢罢,江水应该没有改变吧,走上江堤,眺望江面。

晨雪初霁,此刻天空晴朗,江水平静。
江对岸,这里唤作“江南”,初二时,班主任陈老师组织大家春游,坐了轮渡到对岸野炊。
陈老师也不在好多年了,也是因为病。

站在江边远眺,一个小家伙施施然走来,很显眼的是小东西穿了一双大人的鞋子,像踩着两只大船,摇摇晃晃的。
他显然是自知这个举动很不常规,颇具创意,所以自己一边走着,一边得意地关注自己的大鞋子。
不一会儿,家里大人出来了,将他捉拿,笑骂着把他脚上的大玩具褪了下来。

被“缴械”的小人儿,虽然被剥夺了创意,依然从大人的态度中收获了满心的快乐。

这个宝宝背过身时候,我突然注意到他腰上围着的这个棉毯子。南方冬天是没有暖气的,为了给还穿着开裆裤的小孩子保暖,这个“屁帘”是很实用很有地域特色的配备。
有的再小再矮一点的宝宝,能走路时就围着个几乎长到曳地的大棉垫,从后面看“一麻袋高两麻袋粗”的模样,很是滑稽可爱。幼时在南方司空见惯的事物,隔膜多年再次瞥见,突然就让人觉得好亲切。



从江岸上离开,坐车去往荆州博物馆。

荆州博物馆,小时候学校春游常常组织来这里,当时那具西汉湿尸已经挖掘出来并且公开展览,那个年代小孩子来看这个,不啻于如今的人们看恐怖电影,感觉刺激惊悚。

荆州为楚国旧都,建城2600多年,文明发展久远,楚文化与三国文化在此地荟萃,历史人文遗存丰富。
荆州博物馆是中国地市级“十佳博物馆之首”,此番前来,不似从前稚子,细细看了展品,门类多,展品很有看头,选择几个印象特别深刻的贴来学习一下。

一 漆器
此二物品唤为“耳杯”,为饮酒器,年代为西汉。
左侧这款耳杯,三只卷须红鲤鱼首尾相接,环绕着水草自在悠游,绘画写意生动。
右侧这款耳杯,回环曲线装饰,简约大方,中心画面那物事,是龙?是海马?
楚人在饮食日用器具上展现的艺术魅力,想象力天马行空,做工生动朴拙,令人赞叹。

耳杯还有一个特别诗意的名字“羽觞”。工匠命名,或世俗之人取用,唤为“耳杯”,文人或文章辞藻使用,唤作“羽觞”,二词拿捏回味之间,折服文字与文化的魅力。

酒具套盒,很是精致。

漆盘
拍摄时候受到展品布光的限制,加之我素来不认真研习摄技,这个盘子里有三只意态旷达的仙鹤,可是我只拍到了两只。

行文至此,因为书写游记加深认知,需要查询资料,百度搜索中 才发现居然此件展品2008年在首博“中国记忆——五千年文明瑰宝展”中借展过去,在展品名录和照片上都确凿看到此盘,如今一见,虽然当时未得及时相认,如今看来,却是故人故物!
(下文是首博当时对此漆盘的文字介绍)
----------------------------------------------------------------
    龙舞凤鸣——彩绘龙鸟纹漆盘 
  
  西汉(公元前206~公元25年)
  尺寸:高5.5、口径25.8厘米
  1992年湖北江陵高台汉墓出土
  湖北荆州博物馆藏
  
   汉代盛食器。木胎斫制。外髹黑漆,内髹红漆,盘内以浅红、深蓝、金黄彩绘龙纹,间饰三只凤鸟。龙的形态均作曲线形,似蟠非蟠,似绕非绕,均作升腾滚动状。三鸟均为黑色轮廓,内圈中央的一只作站立状,昂首曲颈,长腿短尾,神态悠闲;另外两只遥遥相望,一作鸣叫状,一作行走状。全器色泽鲜艳,花纹绚丽,构图饱满,形象生动,颇具艺术魅力。漆盘上抽象的龙纹和凤鸟纹形态和表现手法已趋于简化,变得规范,所绘抽象云龙,形象洗练夸张,是极为抽象的写意之作;凤鸟工笔细绘,生动逼真,是仿生的写实之作。整幅画面龙舞凤鸣,相辅相成,和谐美观,极具西汉漆器的装饰风格和特点。
---------------------------------------------------------------

于是我仔细地查询,才知道在2008年那次文博大展中,在全国55家博物馆参展的169件展品中,荆州博物馆献出的“镇馆之宝”共有8件,它们是:天星观一号墓出土的双头镇墓兽;天星观二号墓出土的漆羽人、凤鸟莲花豆和一套取暖用器铜篓、铜炉及铜漏铲;马山一号墓出土的对龙对凤纹浅黄绢面绵袍;高台汉墓出土的龙凤纹漆盘等。

2008年中国记忆首博展览:http://bbs.tianya.cn/post-funinfo-1282793-1.shtml
延伸阅读: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78b3fd0102ve6u.html

这个很牛。
夹纻技艺是一种古老的汉族传统手工技艺,春秋战国以漆器制作为发端。简单的说,就是在木质或泥质的里胎外面用漆把麻布贴在其外;待漆干后,反复再涂多次;最后把里胎取空,用这种方法制作出来的物事不但柔和逼真,而且质地很轻,后期佛教传入中国后,此种工艺应用于佛像造像,可以说是最早的翻模技术。

夹纻制像因质轻,便于携运,我国早期的脱胎夹纻佛像大都流落国外,现在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及西雅图博物馆各藏有唐代的夹纻脱胎佛坐像。

展出的漆器很多,有些精美绝伦,拍摄本身也是弱水三千,收入眼中多,进入相机只是寥寥。
总之,荆州博物馆的漆器在国内漆器收藏界,大有名头,大有看头。

二 两具古尸
荆州博物馆陈列有两居古尸,一具西汉男尸,湿尸。一具清朝女尸,干尸。
看的时候,需要些胆量,拉拽着爱人的胳臂,不敢仔细观瞧,也就那么偷偷地看上一眼。
虽然应该以科学的态度对待这个事物,但是文化心理让我还是心生惧惮。
这个这个……牵扯的学科体系庞大。
刚才看到的漆器部分来自西汉男尸这个墓葬。
男尸
要不,这一点不说了吧……

三 丝织品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生产丝绣品的国家之一。丝绣品的出现及其发展史对人类的物质和精神生活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在中国和世界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荆州博物馆专门开辟有楚汉织绣品展馆,其中展示了战国和西汉的古代的丝绸织物,看到的这匹提花织物,外表平整,丝线条分均匀,织造细密,色彩鲜明,画面充满着自由主义的勃勃生机。
它叫做“龙凤虎纹绣罗”

由此可见当时已经有了成熟的提花技术及结构相对完善机的提花织机,这个“提花机”记得在历史课本中提到过,它的出现标志着生产工艺的先进。

右边是现在工艺织就的,对比一下左边的原件,怎么觉得各方面都看起来颓弱很多?

荆州博物馆理应有更多赫赫有名、文物价值非常高的藏品,战国时候的许多大型器具,如“漆凤鸟羽人”,“虎座鸟架鼓”等等,我这次来看到,展出的个别甚至有仿品的嫌疑,个人猜测会不会被征召到上级文博展馆去了呢?
上世纪六十年代建设的展馆,目前看来老旧,馆内环境比较狭窄,布展水平也有待升级提高。

延伸阅读,推荐:http://www.dili360.com/ch/article/p5350c3d9795ea91.htm

这是个镇席

蚁鼻钱

这个叫做“錞于”,我是不认识的,说是打击乐器,用于军事和祭祀。

离开荆州博物馆,送爱人坐车离开,提前已经安排群邀同学,今晚我设宴答谢。
最是年少情谊,席间欢声笑语不断,黄昏开席,辗转饭店、歌厅、宵夜小店,欢聚至深夜子时尚未结束。
当年的懵懂少年,如今的且惑人生

深巷子旧馆子老瓷碗宵夜,此刻看还是垂涎欲滴。

2016.1.22

这一日,按照计划,下午我就要离开沙市去往武汉了。
早上起来,一个人去吃了早饭,去到农贸市场买了土特产,还买了春卷皮、糍粑带去去。
去到快递公司,为远居塞外黄河边的亲人寄去长江边的土特产。

顺丰快递,排队寄出。
年节将至,大多都是在给外地亲朋寄土特产,小小包裹去往天南地北,有的寄费比货品还贵。

忙完这些,已经中午了,计划下午16点离开沙市,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去哪里呢?

并没有提前筹划,跟着感觉走,坐车去到我幼时居住的东区,这一次我没有进入小区,而是顺着三湾路直行,走上荆江河堤。

幼时常常上来江堤,这里离长江河道只百米距离,此处有个好听的名字“柳林洲”
江堤上风很大,来往的车辆很少,行人更是没有。
黄草枯雪,一片肃杀。冬日的寒风几近将我推动,在这偏僻的江岸上,我感到彻骨的寒冷。

2016.1.22中午12:00
彼时,我在地球的这个点。
吹着冷冷的江风,在空无一人的江堤上踽踽独行。

走向江岸的路,被一个石料厂挡住去路。
冷的天气,场地上没有工作人员的身影,机器也静默在阴冷的天色中,沉寂无声。

我转身,不再继续前行了,就这样吧,长江,我幼时的伙伴,此去经年,且来辞行。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间长江天际流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萧萧梧叶送寒声江上秋风动客情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猿啼客散暮江头人自伤心水自流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谁向孤舟怜逐客白云相送大江西

石料厂,堆满了长江边的石头,幼时江边居住的我们就常常在岸边的石堆里寻找形态和色彩都特别美丽的石头,每有一得必以为宝。
你看,长江边的石头都是这样的,圆润多彩,每一块小小石子都有自己的美丽,只是没有人会驻足这样的凝视,脚步越来越急,节奏越来越快。石子嘛,千篇一律俯拾皆是,不过是材料而已。

凄风冷雨中,我对着这堆石子观赏摩挲了许久,并且拣选了一小袋装在包里,我要带它们和我一起,去到北方。

离开了,沙市,我的故乡,我魂牵梦系的地方…… 
我想,这一次,我找到小时候的自己了。
当我站在老屋的宅基上,我分明看见那个小女孩稚嫩而倔强的模样,我看见她微笑着渐行渐远。
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原生家庭,在生命的起初,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父母和家世背景,没有慈爱的父母关注的成长,没有关爱,没有安全感,没有依靠,可是我一样粗粝而坚强的长成,虽然这些负面因素其实掣肘了我的发展,甚至今日还在潜在的影响我的性格,进而影响我的人生。但是没办法,这就是我的人生,我只能学习从苦难中提取生命的养分,锤炼自己的内心,发现生活的希望和美好。因为伴随生命的不仅仅是阳光雨露,电闪雷鸣也必须接受。有一句话说:凡是没能最终打败你的那些不幸,最终都会成为你生命的能量。
疗愈的过程艰难,焠炼的人生中,一路自我成长,不断自我觉知,尝试修复,用苦难为自己加持,深刻领悟杨绛先生那句话----“乌云镶着金边”。
而最终没能握手言和的亲情,永远不能能释然的心,和那些放不下的恩怨,就这样吧,人生无常,去者已矣,不可追。

我做好我自己。

最后一餐的牛肚米粉。
真香啊。

再次离开的脚步,从这里启程。最后一眼的凝视,我亲爱的沙市。
今日一别,下次不知何时再来…… 

武汉一日

动车,一小时后到达武汉,当晚选在武汉大学附近的七天住宿,很大很大的房子,很大很大的床。

推窗可见,这是武汉东湖。

武汉大学很近,晚饭后,风雪中散步去走到武大,天暗了,校园黑黢黢的,就看看这座牌坊吧。
亲爱的女儿,你能努力考来这里上学吗?
多么期待啊。
女儿是在我废墟一般的生命中开出的花朵,我所有经历过的艰难和我生命中所有的努力,都最终成为培育她的养分,让她安享生命的喜悦从容,进取升华。我如同一座桥梁,经由我的生命而来的她,终于到达平静豁达、乐观开朗的彼岸,看到她在亭亭年华中不忧不惧、青春花季绽放如同美丽诗句,我由衷感恩上苍。

次日清晨,踱步来到东湖边,领略冬日东湖。

湖北省博物馆,是此行武汉居留一日的重要目的地。
次日清晨,早早赶赴博物馆。
下午15:30,在汉口的返程火车,目前身处武昌的我,参观时间其实不宽松。

来到湖北省博物馆,最值得仔细观看的就是湖北随州出土的曾侯乙大墓
曾侯乙是战国时期的一个诸侯,曾侯乙墓随葬数量庞多繁杂精美,它的挖掘犹如打开一个先秦时期的巨大宝库,在此墓葬中的规则,曾侯乙明显僭越了诸侯能享有的鼎数,已近于天子之制。这表明在曾侯乙生活的时代,自商周以来的礼乐制度已经遭到破坏,出现了礼崩乐坏的现象。其中出土的曾侯乙编钟是迄今发现的最完整最大的一套青铜编钟,在中学历史课本上有专门的彩页介绍。
先前的了解使得我对于此次湖北省博物馆的参观,有着非常的渴慕。

可是,可是,呵呵,我犯了一个错误。
我进入省博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没有注意到游览动向标识,还是因为电梯一边全部都是馆办公室、文宣科室,学术报告厅,使得我慌忙中误以为正经的展馆是从二楼开始的,于是居然没有注意到曾侯乙大墓的展馆就在一楼右手边,我从自动扶梯上行到二楼,从联展“海上瓷路展”开始参观。
此次展览来自广东省博物馆、香港艺术馆、澳门博物馆的收藏,展示汉代至清代的172件(组)瓷器珍品。



其中特别引起我关注的是来自南澳一号和南海一号沉船的瓷器。 
南海一号”是南宋初期一艘在海上丝绸之路向外运送瓷器时失事沉没的木质古沉船,沉没地点位于中国广东省(台山市海域),1987年在阳江海域发现,是国内发现的第一个沉船遗址,距今800多年,但因技术及资金问题而延迟研究。“南海一号”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海上沉船中年代最早、船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远洋贸易商船,它将为复原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陶瓷史提供极为难得的实物资料,甚至可以获得文献和陆上考古无法提供的信息。此后试探发现,船上载有文物6万至8万件,且有不少是价值连城的国宝级文物。

南澳一号,明朝万历年间沉没于广东汕头南澳县,沉没如同急冻,定格那时东南沿海区域陶瓷文化风貌。
这是南澳一号沉船中,景德镇窑出品的

这是南澳一号漳州窑出品的

想到这些精美的瓷器在航程中遭逢没顶之灾,在漆黑冰冷的海水中沉没千年百年,如今在千难万难中被打捞挖掘出来,精心擦拭后陈列在此,等待人们的点阅赏看,我心里就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触。

在此次联展中,得到新知----军持。
这是一种特殊的器型,是我以往的认知中没见到过的,军持是梵语音译,隋唐时传入我国,佛教伊斯兰教皆有使用,做净手及储水瓶。
千手观音四十手中有军持手,即持此瓶。
军持专门外销,东南亚颇流行、在欧洲也比较受欢迎。
----我说怎么以前少见到呢。

个人陋见:军持的感觉就是我们传统的执壶做矮做扁,然后将一侧的执手去除而已。

克拉克瓷,取名音译,名字唤得复杂,个人总结,就是纹饰是连续开光的画面。

德化窑三足洗。
德化窑的白瓷细腻润泽,明朝的何朝宗是德化窑的代表人物,他的观音像艺术成就极高,世人最为追捧。

德化窑夔龙把流壶
这个精妙之处在于将夔龙的身体环绕壶身,首作流口尾做手把,嗯,很生动,很精美。

景德镇窑,青花山水纹把壶

这个青花椭圆形盘,观其风格,一定时外销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潮州窑白釉贴花小瓶

广彩人物纹茶具,这是清朝道光年间出的,很繁缛艳丽,外销风格明显。

这是个很特别的展品
是个花瓶,想象一下,荷兰人民用来插上若干枝郁金香。

军持还是执壶?
忘记了,应该是执壶吧,因为有手执处,而且器型高,没有流口

清朝时日本摹制烧造的各种瓷器,叫个“伊万里瓷”

青白瓷,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影青”,釉色白中显白,白中带青,很是雅致。

算是很认真地看完了这个展,受用。
突然博物馆内部广播通知说有一个关于此次海上瓷路展览的讲座立时开始,我很愿意仔细听听相关的知识,借以深化认知。打问了讲座时间,说是50分钟,貌似这个时间是可以临时安排的,于是决定下去宣讲厅听课。
可是课程实际上持续了2小时,而且我个人关注的以展品和事件为线索的点没有涉足,课程结束,我时间所剩无几,于是疾步参观完曾侯乙墓,唉,太可惜。

湖北省博物馆,几乎就是曾侯乙大墓的考古挖掘扛起全壁江山
虽然时间有限,看得粗略,但是已经足以震慑心魄。

尊盘,当中是尊,下面是盘。尊为酒器,盘为水器,出土时尊就置于盘中。
从青铜文化留存最为璀璨的渭河流域走来,习惯了北方青铜重器大气恢弘、简约厚重风格,看到这制作精美繁缛的尊盘,尤其是其口缘部分的透漏盘旋工艺,确实震撼。
先前在河南省博参观时,看到过类似风格的一台“云纹铜禁”礼器,第一次看到不厌其精不厌其繁的青铜器,很是惊讶,这可是铁器啊,铸造、焊接工艺得多么高超!


下面这个是“铜联禁大壶”,禁就是下面的底座。
是在河南省博第一次看到“云纹铜禁”,才了解到“禁”是承酒器的底座(可以理解为几案)相传商朝因为后期饮酒之风盛行,“酒池肉林”国事低迷朝纲不振,最终亡国,后来的朝代周以此为教训,为维护其长期统治,坚决禁止周人酗酒。酒要饮,又不能失度,所以,就把这种盛放酒器的案形器叫做“禁”。

青铜禁,出土极少,目前能肯定的只有6件。

大铜尊缶,据说是目前出土的最大的酒器,上有“曾侯乙作持用终”铭文。
用这么大家伙储酒,得多么能喝!
有这么多酒可存储,那时候粮食生产得多么富裕!

此次过来,湖北博物馆著名展品“冰鉴”貌似借展出去了,没看到实物。(不是有两个吗?给一个看看啊)
这个只能用“牛逼”来形容的酒器,由铜鉴 、铜缶组合而成,缶套置于鉴内,缶内装酒后,在鉴与缶的中间间隙处储满冰水,盛夏饮用清澄醇酽。这套酒器设计巧妙,铸作精细,形体壮伟,在现知商周青铜酒器中尚无可朋比者。想想那时候诸侯贵族的生活情调与品质,真是奢华精致。

青铜建鼓底座
底座上盘踞的龙像火焰,龙身相互缠绕,变化莫测、舒展开朗,极具动感。

这个展品,实在是没拍好,它的美丽足以慑人魂魄----铜鹿角立鹤。
鹤与鹿都是长寿和吉祥的象征,古人认为仙人会坐在鹤背上升天,与鹿结合的形象则更为祥瑞。这只头插鹿角的长颈神鹤出土时位于主棺东侧,可能是引导墓主灵魂升天的神鸟,也可能是沟通人、鬼、神三界的灵媒。
 
这件鹿角立鹤全身以榫卯构连,可拆卸为6个部分,它站立在平板底座上,双翅平展,长颈上扬,昂首伸喙,姿态悠然。一对鹿角呈现出优美的弧线,长颈亭亭玉立,平展的翅膀平衡了整体造型。这些夸张变形的设计赋予了这只灵鸟无尽的神秘感。

在荆楚大地源远流长的文化美术中,能看到一些神秘古怪的,鹿角立鹤,虎座凤鸟,漆羽人,楚人在精神上脱离中原文化的中规中矩,“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他们留下的许多艺术创作中,我们可以想象古人在短暂的生命中追求灵魂的永恒,以精湛的艺术表达对神明的敬畏,热爱生活,追求美好,充满了浪漫的情怀。

以上的青铜器都来自曾侯乙墓,这个墓葬真是不可估量,历史意义和审美价值无可出者。

湖北博物馆馆藏精品
青花四爱梅瓶,瓶身绘有王羲之爱兰图、林和靖爱梅爱鹤图、周敦颐爱莲图、陶渊明爱菊图,故名为“四爱图梅瓶”
元青花。

越王勾践剑【国家级文物】
 
越王勾践剑通高55.7厘米,宽4.6厘米,柄长8.4厘米,重875克。1965年冬天出土于湖北荆州市附近的望山楚墓群中,剑上用鸟篆铭文刻 了八个字,“越王勾践,自作用剑”。专家通过对剑身八个鸟篆铭文的解读,证明此剑就是传说中的越王勾践剑\。

越王勾践剑让人惊奇的是,这把青铜宝剑穿越了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但剑身丝毫不见锈斑

越王勾践剑试锋芒 一下划破20层复印纸
铸造精美,剑身中脊起棱、饰黑色菱形花纹。剑刃薄而锋利、毫无锈蚀,至今寒光逼人!

曾侯乙编钟



1978年曾侯乙墓出土地编钟、编磬(qìng,音庆)、鼓、琴、瑟、笙、箎(chǐ,音尺)、排萧8种共125件乐器。种类全,数量多,制作精,保存完好,其中其中不少乐器是新发现,为世界考古史上所仅则见。其中115件出自中室,用于演奏宗庙礼乐;另外10件出自东室,用于演奏房中乐(寝宫音乐)。这批乐器反映了公元前五世纪我国音乐文化的高度水平,是中国音乐史研究的珍贵资料。


 
 

青花十二月花卉盅,胎质细腻,白壁如雪,轻薄似纸,吹弹可破
这套12月令花杯,将诗,画,书法,篆刻多种艺术形式与瓷器工艺完美结合,是清官窑瓷器的珍品

青瓷虎子,有说是水器,有说是溺器

玉叶组佩,又称“玉禁步”
玉佩是身份的象征,古时贵族妇女身着礼服时将其佩戴在腰际,移步时叮当有升,佩戴者必须仪态万方、端庄缓行。

走马观花,时间很紧张,很多展品没来得及细看,甚至没来得及看,计划离开的时间已经拖延了半小时,只能留下一丝遗憾,带着业已得到的欢愉和收获,离开。

告别

打车到地铁站,坐地铁离开武昌,从江底的隧道穿越到汉口火车站,下车,取行李,候车,检票,离开。
2016的春运大幕翌日就要拉开,火车站里已经人满为患,离春节还有两周时间,在外奔波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或者人在归途,或者心在路上。
家,是个温馨的字眼。
回家,是个温暖的词。
我也要踏上归途了,经过这几日的行程,我仿佛在时光隧道里走了一遭,所幸,安然落地,全身而退。
家,我回来了。

本篇游记共含13487个文字,1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棒呆!我们马上也要去,希望一切顺利

2016-04-11 12:26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2016-04-11 15: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