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寻觅锡兰的"伊甸园"--------Brief Garden、费雯丽及其它

11
现代徐霞客 LV.2
2016-04-09 09:38 559/8
  • 出发时间/2015-05-30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0000RMB

寻觅锡兰的伊甸园
--------Brief  Garden、费雯丽及其它
  锡兰(斯里兰卡)是一个充满神秘而有魅力的国度,我对她向往已久!
  马可波罗称赞锡兰:“世界上少有如此的岛屿可以与之媲美”;马克吐温在他的《赤道环游记》中这样描写:她“象佛祖的一滴眼泪,落在印度洋上成为一颗明珠”……。.古今东西,先贤哲人们笔触下的斯里兰卡温柔又野性、宁静而喧嚣、奢侈且简约、美丽并苦难,让人们充满了无尽的想象和期待。
   2015年6月7日,在游览完美瑞莎海滩和高尔城堡后,次日我们即将沿着西南海岸北上返回科伦坡以结束为期十天的兰卡之旅。回程前再次研究了蚂蜂窝上的“攻略”:黑卡杜瓦、贝鲁维拉、莫勒图沃……..,诸多的海滨城市翡翠般地点缀在兰卡蔚蓝色的海湾,我注意到影星费雯丽曾居住过的“Brief  Garden ”,是那个在电影《魂断蓝桥》扮演女主角的费雯丽吗?当我还是一个懵懂小青年时,第一次看黑白电影《魂断蓝桥》,对她的美惊叹不已。她与男主角之间发生的故事催人泪下,影片中缠绵悱恻的情感,以及凄美悲壮的结局,震撼了我稚嫩的内心世界;尤其在影片结尾交替出现女主角迎着军车闪烁的灯光前行而消逝的生命以及男主角“你在哪里?”深情呼唤的画面时,我久久地沉浸在惋惜之中。从此,我记住了费雯丽。她的故乡在苏格兰,当时为什么会在本托塔的Brief Garden居住呢?我决意前去探个究竟。
    从海龟孵化场(Kosgoda)北行数公里,汽车拐进了本托塔,这是一座中等繁华的城市。兰卡的司机NANA先生好像对Brief Garden不太熟悉,他一会儿问路边的修路工人,掉转车头后又向水果店的老板打听;汽车拐进一条小路前行一、两公里后,在岔路口再次迷失了方向,又贸然开入右侧的乡间小道中。树影婆娑,点缀在片片绿毯般的稻田之间,几无人烟;尽管事先已经知道去的地方比较偏僻,但还是令我生疑。公布的地址可是“Brief Garden RD. Kirantidiya  Bentota ”啊!难道这条仅容纳得下一辆小汽车的田间小径也有城市的正式命名?视野中一条长一米左右的热带蜥蜴横陈路中,我立即下车驱赶,它吐着约二十公分长的信子遁入草丛中,留下一股恶臭。田野中有几位农民在劳作,经询问后,知道方向正确。这些农民有着和非洲人相近的面庞和皮肤,虽然劳动艰辛,但笑容灿烂。雨季的斯里兰卡天气瞬息万变,几分钟前还是阳光普照大地,瞬间又布满乌云,风雨大作,铜钱大的雨点铺天盖地,十余米外的棕榈林很快就被吞没在厚厚的雨幕之中。我心生退意,但NANA先生坚持前往。雨势稍弱,眼前出现一座庄园,奇异的热带植物环绕着玲珑的建筑,邻近的入口处还有几尊佛教雕像,久经风雨销蚀,彰显出年代的久远。年迈的女主人笑脸相迎,经打听,Brief Garden应在不远的另一处。

 雨后初晴,山色空濛。清晰地听得见雨滴落在各种阔叶树上的声音,草丛里有不知名的小虫鸣叫,经久回荡。 继续前行,一块平川出现在视野中,几只水牛悠闲地在嫩绿的草地上游荡,不远处的椰林间,露出数座民居的屋檐,数朵白云在空中浮动,好一派田园牧歌!

我前去探询,水牛惊慌四散。一位中年妇女和NANA先生简短对话后,就汲着拖鞋给我们当向导。当走过那几只水牛时,牠们露出了柔和的目光目送着她------她是牛的主人!这个妇女在山间小路上足足走了十多分钟,到了一个路口给指了方向。可不,路边的小木牌上清晰地注明“Brief Garden”及箭头!谢过中年妇女继续前往------这种真诚在斯里兰卡司空见惯,在近代中国的乡村也常遇到,但现代的城镇已极为罕见了。
    两排高大的棕榈树夹道而立,树梢映衬出一长条蓝天。两三百米的红色土路,引导着我们走到了一片不大的开阔地,环绕着绿藤的围墙翠色欲流。啊,终于来到了Brief Garden!

 围墙后只露出些许高大的植物。有两处门,大一点的在靠右侧的房廊之下,上面的小木牌上写着开放时间、门票售价等提示语;门旁有一电铃,尽管周边无其他游人,我们还是果断地按响了它。过了几分钟,一个工作人员开了门,购票之后,他让我们一行在十余米开外的另一座小门处等候。不久,小门开了,我们进入园中。

 沿着热带植物浓密覆盖下的湖畔曲径前行百余米,登上几级赭红色的台阶,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坪赫然入目。花园的主建筑座落在一隅,墙体从半掩映的树丛中顽强地透出亮黄的色彩;草坪周边树木葱茏,高大的棕榈树在微风中摇曳,使我不禁想起了16世纪葡萄牙诗人卡莫恩斯写的“芬芳的乳,锡兰挺着芬芳的乳,林木葱茏轻摇,在水灵灵的纤腰上……”。屋旁有棵79年树龄的惚木,阳光透过它的枝椏星星点点地洒在凉亭上;园内生长着许多热带植物,叶子绿的翠绿、红的火红、黄的鹅黄。从廊台向远方眺望,绿意一碧千里,延伸到天边。
   草坪边缘黑色的基石上,安放着数尊斑驳的石马雕像,线条柔和, 
神态安详。这不是北方异族驰骋疆场的烈马,而是园林中闲庭信步的驯马。这也许正是潇洒而狂傲主人追求合乎自己文化价值的刻意安排。

  整个庭院在赤道初夏雨后骄阳的照射下,疏影横斜。绿叶上的水珠反射出晶莹的光,更增添了Brief Garden的几分神秘感,触发着到访者的无限遐思。
    经过厅堂,进入后花园,精巧的月亮门分隔出了明暗两个世界。挨着建筑的浓荫蔽日、枝蔓纵横;月亮门外绿草如茵、鲜花绽放;墙根有一小巧的鱼池,池边的百合开着极为罕见黑色花朵,光影斑驳的鱼池边站立的男根石雕,大胆又隐蔽;后花园一隅的淋浴小院,匠心独运,绿藤环绕,自然、舒适;房屋均为单层建筑,苍翠欲滴的青藤爬满了屋顶,难怪我们在门外等候入园时几乎辨认不出这是  一座庄园。

进到屋内,客厅、卧室、走廊、书房井然有序,宽敞但幽暗,和屋外灿烂的明亮形成反差。陈列的物品随意但错落有致,佛像、壁毯、绘画、台灯、瓷器、书架乃至桌椅,显示出主人卓越的艺术品位和独特的审美情趣。当年费雯丽幽居于此,恬静秀丽的环境对她脆弱而紧绷的神经无疑是温柔的安抚。
走廊墙上的一幅人物头部素描令人印象深刻:一头白发,眉毛浓密,眼神深邃,线条分明,鼻梁高耸,下巴收敛,清奇而睿智。根据资料上对Brief Garden主人贝维斯.巴瓦的描述,我想,这就是他本人!

中国古典建筑审美的特点之一,在于把微观的“形”置于宏观的“意”之中,相映成趣。如“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唐 王勃《滕王阁》);即使描写苏州园林的小桥流水,也是”一迳抱幽山,居然城市间…….”(宋  苏舜钦《沧浪亭》)。Brief Garden构思的技巧在于,“形”和“意”都为微观。无论是植物的热带情调、建筑的炽热色彩、光影的交相错落还是视觉的步换景移,都局限在庄园之内,给人一种似是而非、扑朔迷离的意境。
Brief Garden 的主人叫贝维斯.巴瓦,出生于贵族之家,父母都有欧洲血统,十七世纪定居锡兰。也许这就是这座庭院融合了西方和斯里兰卡文化的先天基因。庄园的前身是橡胶园,贝维斯的母亲将其赠予他后,他于1929年开始动工改造为花园。几十年来,任凭战火纷飞和政权更迭,与世隔绝的Brief Garden逐步成为锡兰一座艺术和精神享受的伊甸园。贝维斯极尽衰荣,这位总统曾经的侍卫官一生厌恶体面、奢华,隐入世外桃源中,回避着喧扰的市声,终生未娶,在幽会和朋友们狂野派对中打发余生。去世后宅园由他的园丁管理。

     1981年美国导演詹姆斯.布洛顿拍摄了《伊甸园的园丁》电影,伊甸园就是Brief Garden,园丁就是贝维斯.巴瓦。八分半钟的影片,穿越了几十年的时光,把朴素、舒适、艺术及享受的伊甸园呈现在了人们的眼前,如诗一般。影片中的“园丁”已经72岁、困在轮椅上,他经常沉浸在对往昔的回忆之中。这里发生过什么?外人恐无法知晓,只能在他的脑海里找到答案;与他一起在此伴居了五年多的澳大利亚著名艺术家唐纳德.弗兰德为此留下并出版了四本日记,引发了很大争议。二人都无意隐瞒自己的同性恋倾向,唐纳德还是一个恋童癖者。
1953年,费雯丽应派拉蒙公司的邀请,到斯里兰卡拍摄《象宫鸳劫》。这部电影说的是一个锡兰农场主妻子的故事,她不堪丈夫木讷而移情别恋,但在经受了霍乱、季风和象群的侵扰后,最后认识到丈夫才是自己最爱的人。费雯丽对剧中人物太过动情和投入,刚开拍,她就经历了一场精神崩溃,最后只好换伊丽莎白.泰勒饰演。之后不久,费雯丽由朋友护送回英国休养。她大约就是在拍片和回英国前的这段时间居住在Brief Garden的。
性格决定命运。费雯丽从来表里如一,是个完美主义者。因此,所表演的每一个悲剧故事不断地损害着她的健康,多次导致她抑郁症发作。1960年与其第二任丈夫奥利维尔离婚也正是由于她的疾病。
费雯丽是在奥利维尔的鼓励下来斯里兰卡拍片的,尽管他自己拒绝在同一影片担任男主角,个中的缘由莫衷一是。但无论如何,那次费雯丽踏上了远赴锡兰热带丛林的旅程,也给她带来了新的人生悲剧。
自古红颜多薄命。1967年7月8日凌晨,费雯丽因肺结核发作,摔倒在她英国寓所去卫生间的地板上,被发现时已经去世,生命的钟摆永远地停在了54岁上。按她的遗愿,把角膜捐献了出来,骨灰撒在故乡英格兰东萨赛克斯她生前最喜爱的一个湖中。葬礼的当天晚上,伦敦所有剧院的脚灯熄灭一分钟,以纪念她杰出的艺术贡献。
她两次荣膺奥斯卡金像奖,为人们留下了《乱世佳人》、《欲望号街车》等难忘的银幕形象。
    我将目光停在树丛,流连于贝维斯当年构建的、已经斑驳的建筑中。六十多年前,费雯丽幽居在此时面对这一切是否也曾沉思过?
印度洋的海风不息地吹拂着Brief Garden,它就像是锡兰漫长海岸线串成的项链上一颗宝石熠熠发光,让人举步流连。多想让时光留住我们的脚步,在晚霞和暮色中,煮上一壶锡兰红茶,静静地坐下来,再看看这里的草地、树林、建筑、艺术品,再追随着庭院里的光影变幻……然而,我们只是匆匆过客! 

离开了Brief Garden,少顷,回头望去,她已经溶进了酽酽的绿海之中,心头不禁涌出《魂断蓝桥》中的主题歌《友谊地久天长》舒缓但略带哀婉的旋律:“怎能忘记旧日的朋友,心中能不欢笑?旧日的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

                                               吴忠
                                           2015年12月25日于北京

本篇游记共含4268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4-09 15:45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2016-04-09 16:20

引用 神风 发表于 2016-04-09 16:20:04 的回复: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回复神风:还会有的啊!太多了

2016-04-09 16:39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2016-04-11 13:56

有关Brief Garden,想咨询一下,这个精粹园让游人参观吗?

2016-09-10 14: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杨柳 发表于 2016-09-10 14:09:17 的回复:

有关Brief Garden,想咨询一下,这个精粹园让游人参观吗?

回复杨柳:让人参观,只不过取得人很少。

2016-10-13 13:18

引用 杨柳 发表于 2016-09-10 14:09:17 的回复:

有关Brief Garden,想咨询一下,这个精粹园让游人参观吗?

回复杨柳:刚刚看见您的提问,很抱歉。

2016-10-13 13:20

引用 wanjin 发表于 2016-04-11 13:56:21 的回复: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回复wanjin:万事开头难,只要尝试了,慢慢就走上轨道了.

2016-10-13 13: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