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云”端“南”来北往——在新的开端,带上祝福、语言和种子

10
云影 (上海) LV.4
2016-04-09 09:44 218/8
  • 出发时间/2016-01-01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在为了救赎的旅途中,
                                                       无数的愿望一起燃烧,炽烈而纯真
                                                       

我会来看你的!

    曾经跟珍说:“我一定会到云南来看你的,还要给你带肉。”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实现了。
    她在“美丽中国”项目中做支教老师,在云南涌宝县。曾经援之缘的朋友约起,我非常激动地加入了。更加近距离地体会她的无奈和努力。另外,彩云之南美丽的异域风情也吸引着我们。

行前准备

      朋友聚餐,怎能无酒,总管已经将酒类寄到涌宝,可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山起伏蜿蜒,水柔美静淌。我选了蓝色的开衫和紫色的丝巾,在当地还买了一顶紫红色宽沿帽子。还带了一双登山鞋,紫色搭配浅蓝色。

     带上旗帜,出发!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似曾相识的你们,他们和我自己。

路线篇

    从2015年10月就开始计划行程,但其实是导临行前才最终确定行程。
   兵分三路:广州上海武汉同时向云南昆明进发!

    广州武汉一行时间紧,在云南停留三日便返回,我时间略宽裕,中间从昆明转车前往元阳梯田景区。具体路线如下:
    广州武汉)——昆明——云县——涌宝——大理——昆明——返回;
    小敏:大理——丽江——昆明——返回;
    我:大理——昆明——建水——元阳(南沙镇)——新街镇——景区——新街镇——南沙镇——个旧——昆明——返回上海
    浩浩荡荡的队伍成功在空中或者机场跨越了新年。相聚昆明机场。
  

云霄上的新年跨越,日夜兼程

      火车站的汽笛,总会将我带入一种从容的速度与激情之中!
      公路蜿蜒是大地的绘画,不同颜色的泥土却飘散着相同的味道——青草,流水,落叶,脚印,此外还有带着不同气候特征的植被。
     
      坐飞机,却是另一番慌张。
      在飞机场找登机,一直处于拖着一堆行李在奔跑中,还差点走到一个反方向的横向电梯上去。万幸的是,虽然航班取消,还是坐上了前往昆明的另一个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机上一直在胃疼,借助笔顶着才好些,但是看到上海上空的夜景,着实美丽!
     飞机是在2点左右到的。到了昆明机场与总管和兔兔集合,然后等待武汉一波。 

      当天南海北一行集齐8张英雄人物,就可以召唤神龙咯——走起!!
      凌晨4左右,大家都那么精神的。一辆小面包,拥挤的车厢愈发显得热闹。大家回忆着自己去过的地方,骑行的,暴走的,休闲游的,丽丽和总管还畅想着来年的跨年跨到祖国的北端。都是一群向往远方的孩子。丽丽和我一样,也是精力非常旺盛的女生, 喜欢参加马拉松跑,喜欢旅游。我当时立马把她归到与自己一类中。晓晗,比较随性,嘻哈。车上还有一个来自杭州的潇洒姐,据说是从杭州桂林,再从桂林昆明,是那种“说走就走”的典型女性。这点叛逆每个人都有,但是真正去做的却是不多。

       到汽车西站,已是凌晨,我喝了一碗人生中最稀薄的一碗粥。总管已经去找休息的地方了(赞,总是为人民服务)。
       在云南,任何餐厅都有一个火盆,让远道而来的我们心中充满暖意。我们在宏运宾馆定了钟点房,但是整个屋子非常冰凉,在两个小时休息之后冻醒了,洗脸也没有热水,当时我还敷了一片面膜,冻上加冻。。。。。。高原温差大,凌晨正是昆明最冷的时候。8点多我们出发去云县

    2016年新年的阳光伴随着我们一路向西。首先经过的楚雄,彝族自治州。云南虽多山,但是在东部和南部其实地势比较平缓,彝族的住宅的一个特点就是在每家每户的外墙上都有一个类似家族徽章一样的图案,有的可能是某种动物,有的可能是某种植物,有的可能就是几何图形的组合。

      汽车翻山越岭,就如奔驰节奏之上。整个旅途就是traveling light的声音。轻松欢快的旋律就是一种奔向远方的声音,迎着风,我们穿越了山丘,进入原野,远处的山隐约在云雾之间。
      I laid my burdens down,Now I'm traveling light
     My spirit lifted high(I found my freedom now), 
      正如我们暂时放掉生活的负担,逃离到彩云之南,轻装前行,听着就觉得一种阳光照耀在身上。

    在进入祥云之后,进入了国道324,开始从山谷中爬坡。

    经过了澜沧江大桥,江水碧绿一片。在穿过一段长长的息宜隧道之后,突然就是迷雾,仿若身处云端。从地图上看原来是息宜百里长湖景区。

     当我们到达云县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们立即换上了另一辆城乡公交,开始另一段征程。到达涌宝中学已经天色渐晚。

花开在这里,我们只是过客

    天已经黑下来,学校四处寂寂,新年的第一个傍晚,学生都在家中。我们转进去,找到了珍珍。她正热火朝天地炒着菜,欢迎我们这些风尘仆仆。                                                                            

    她的宿舍不大,中间撑了一块帘子,将它分成了两个小隔间,外面摆放着食物,锅碗瓢盆,饮料,以及一些书籍,里屋是床铺和衣柜。

       珍珍的床头总是收拾得非常整齐,这是她大学以来一直保持的好习惯。
      她喜欢自己做个小花瓶,将晒干的勿忘我放到小花瓶中,床头窗下还有一些堆得整齐的书,床头放着小黄人,是珍珍的生日礼物。没想到现在2年左右,她还一直保留着。床边是几块地毯。
      床对面的墙上,贴满了学生送给她的绘画作品,还有她自己做出的目标树。学日语, 英语、韩语,还想学计算机语言Php,学做菜,旅游。
      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生活是多么充实美好,你绝对想不到,她经常被她的学生惹哭。因为爱他们,担心他们。

    更可爱的下面,还挂着一个绿色的纸折袋子和一个小人,上面写着”学生的问题“,珍珍的细心之处正是在这些地方,其美言不尽。

    在下面的小桌子上放着百合,还有手折的玫瑰。在书堆上,有个白色的封袋,上面写着210的2016年新年愿望。也许是前几天她让班上同学写的。不过我现在仍然好奇学生都写了什么样的新年愿望。这让我想起了曾经我给学生写的信,尝试去理解学生。
    

    珍珍和她的队友发起一个项目,支持山区孩子跨越1000公里,选出山中学习优异的学生,走出大山看看,让他们感受下城市的文化生活以及大学的学习氛围,让他们看到生活更多可能,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们设计了为期六天的高素质游学课程,由7名华科老师和6位支教老师共同讲授。这样的想法其实很多人都有,但是就是他们去实践了。很不容易。

      再来看珍珍做的一桌丰盛的菜,有鸡翅,还有鱼,有蔬菜,有熏肉,也有排骨藕汤,炖了一天的。珍珍还有一位队友也在,我们就一起享用了晚餐。

    突然有种时光穿越的感觉,穿越到曾经支教的时光,大家一起开门见山吃面。总管如此细心,很早就寄了一箱酒,有葡萄酒和果子酒。虽然当时我不能喝酒,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酌了一杯,热热的,消了消些许疲惫。

    特别搞笑,大家在挂旗子拍照拍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旗子掉了,试图再挂到她的帘子上,结果,首先左边帘子掉了,试图拯救的过程索性右边也掉了。

    这是我们所有的伙伴!

风起程

    在去往大理的路上,从早晨的迷雾蒙蒙,到一下子散开的蓝天,蓝天解开衣裳,在阳光底下舒心的曝晒。山的盘旋,是对蓝天的游戏,捉着迷藏。我坐最后一排,颠得好生快乐!
    

    “我在像小牛一样的粉色的云朵下面等你!”其实这是一个梗。

再一次来看澜沧江。氤氲着绿霭。

一海有洱碧波起

    对大理的印象极好。蓝天明媚,碧水微漾,最爱是洱海。
    我们住在苍山脚下,早上一起来就可以感到自己正在苍山的怀抱里,和阳光一起。

     我们租了一个车,拥挤着环了一天洱海,早晨9点多出发,这个情景最好的伴奏是Great Morning. 洱海总共140公里左右,我们的7座容纳了连同司机9个人,这个时候拥挤的小车却是非常有气氛,暖意阳光慷慨播撒在沿途小村落,面朝洱海的农家,占据着阳光下最令人欣羡的地盘。开出小镇,便是无边的旷野和远处高耸的苍山,苍山顶上还有皑皑白雪。

      洱海水鸟,别有惊鸿照影来!

      驾一扁舟,驶向日边来!

      在旅途中,遇见新的你。

一二三四连成线,五六七八是一片

    照片中看元阳真是很美,特别是线条和光线的变化,定是摄影师非常向往的地方。
    
 

      在这里遇到了Mark 和Alice,我从上昆明去往建水的火车就看到了Mark,后来机缘巧合又碰到。而与Alice 的见面也是非常神奇。她看见我进来,直接问我,你住哪。好像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明白对方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旅途中所求的惊喜无非就是这些。陌生的朋友,却犹如熟识一般。
      客栈老板是河南人,非常儒雅,还有一个老爹爹和几位老妈妈在客栈里,她们很热心的要帮我插上电热毯,怕我晚上会冷,这种态度让人觉得好温暖。没办法不对这家客栈产生好感。而且整个客栈好像就我们三个人,房间就在门口,比较小,但是对于仅作一晚的修正的客人来说足够,而且客厅里有两排木桌椅,整个客栈的墙上都贴着各种各样元阳的照片。再往里走,整面墙上都贴着一张签名海报,各个路过的摄影师在上面签名。
     我将东西丢下就出去找我的伙伴了。刚刚在车上约好了,在国际青年旅社一起吃饭。国际青年旅社的布置更加富有旅社的感觉,大厅也更加宽敞,各种信息和服务非常详细,包括班车时间,包车司机的号码,从元阳到各个地方的距离,甚至还有赶集的时间,他们那边赶集的日期计算用6个生肖,忘记具体那六个了。此外地图也是青年旅社必不可少的东西。
      
      Mark是一个非常善于聊天的人。他在马来西亚国际学校做老师,每年都有很多假期,他的妻子是越南人,但是也在马来西亚。他喜欢摄影,用的是索尼的相机,买了已经有4年左右,好像那个时候有个功能是佳能和尼康都没有的,而且索尼的画质好。他给我极力推荐。
     
      Alice 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姑娘,我觉得我很喜欢她的率真,可爱。而且人也善良,热心。按她的说法,自己一个人走的路多了,也就有了经验,我们的行程基本上是跟她一起,她从国际青年旅社的老板那里得知,早上看日出要去云上天上客栈,当时早上找不到地方,我们都还挺急的,因为日出的光线最妙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错过就没有了。但是当地导航也导不了,后来终于找到一个小路,原本我们走过却又退了出来,里面还有好多人家,走到最东边那一家。
      
       原本老板不让我们进去,因为我们不是这家客栈的,但是好说歹说让我们进前厅看看,不让我们上天台。不过那边也不错,在日出前的光线和云海就在遥遥。但是我们都没有带长焦,而且我也不喜欢乱呼呼的梯田线条,我们觉得下去更能够拍到好的照片,于是顺着陡陡的泥坡下到梯田里了。前两天下雨,所以坡上还是略有泥泞。Mark走得非常快,Alice在后面等我。在下面的光线反射,更能近距离的拍到一些特写。但是下到梯田的过程可谓艰辛,梯田看着不远,其实真的走起来高差还蛮大,而且很多地里长着枯黄的麦秆,特别扎,我当时还穿了一条打底裤,真是扎得起毛了,还拎着三脚架,背着相机包和一个装衣服的袋子,顿时觉得traveling Light 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但是就是看着天空的云朵在阳光升起的刹那,那种瞬息万变的光芒,束状的,惊艳并惊醒了整片梯田,天空变得透彻的蓝,梯田闪烁着星星点点,镜面般平整,流光倾泻。摄影的体验其实并不只是照片出来的瞬间,带着相机只为更好的记录。回忆起小时候最喜欢在春种的时候放个小板凳在水田里,虽然有水蛭钻到脚下奇痒无比,但是那种水和泥土的混合如此自然,水稻的苗儿与我一同生长。一早为了看日出,也没有吃什么东西,Mark 给了我们每个人一个小橘子,填了肚子,又感到有力量。这是他最喜欢吃的水果。我们上去已经9点多,去客栈收拾一下,准备去看蓝色的梯田。
      在爱春看到一个小姑娘,头上戴了好多银饰,与她一起还有一些小朋友,我们都抓了来与我们合影,其中一位大姐,真像一个小学校长,带着一群小罗罗。
      从爱春到胜村搭了当地人的面包车,同车的一个士兵,原来家住老鹰嘴,就是我们要去看云海的地方。给我们热情地介绍当地的风俗习惯。我们在胜村就下了车,开始了我们的暴走非常规路线。我们三个比较合,都是那种为了看美景,可以走很远,不会抱怨,还会觉得哇塞,这个云,好美,哇塞,这边角度很好。我们大概走了5公里左右,山路上偶尔有车经过,小的水泥路,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们的聊天声音,聊到各自的喜好,我们聊到马来西亚的宗教文化,聊到被偷的手机的经历,聊到去哪些中国的好玩的地方,聊到Mark的妻子。Mark 对中国的街镇的认识让他非常震惊,加拿大地广人稀,一个村的人非常少,但是在这边密集的人口让他总以为一个村就是一个镇。生活可以如此随意,旅途中认识的人,感觉大家没有芥蒂,坦诚,这种体验只有在我去庐山的时候才有过。有时候我会自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在一个团队中没有价值,就会本能地忽略自己的很多欲望,让自己变成一个什么都可以的人,但是不是,那是压抑。也许通过这种方式,让我去寻找一些感觉,让自己在这个旅途中成为一个重要的人,对我来说,他们是陌生的,但是他们也是熟悉的,我们有着相同的爱好的,有着相同乐趣,有着类似的身体精力的人,让我觉得,哦这个其实有人跟我相同,平时我的这种想法是合理的,是需要满足的。当然他们也是不一样的,有我欣赏的,也有我所不太喜欢的,都OK,我们对一两个素昧平生,才认识十几小时的人不会倾注多少的期待,不会投射太多情感。我们会去想,他可能没办法理解,那么我用另一种表达,而不是生气。这是也是平时我们对待身边非常近的人所不同的态度。我们几个偶尔会离得很远,我们可以有自己的行走的节奏,拍拍这,看看那,但是不会是一个人等待另一个人。我不喜欢别人等待我,浪费别人的时间。我们走到一个村子里,那边有一群村民在那聊天,其中有一个看到我们还以为我们迷路了,说可以带我们过去坝达。我们就跟着他从人家门前走过。小村的风格是一致的,政府出钱为大家建的新居,包括我们来的那条水泥路也是政府建的。整个小村如此安静,就连母猪和小猪们都在晒太阳,小猪们横七竖八,简直不能再萌。小村明媚,依山而建,错落有致,七弯八拐地,就到了另一番景象。走过那位大叔的家门,他热情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坐,吃顿饭。还把他家的凶凶的狗狗和退了。我们想着休息一下也好,却之不情,喝点茶好了。至于饭是绝对不能吃了,不然我们赶不上风景了。他说的是当地普通话,听起来非常难以理解。不过通过手脚并用,指指点点,总算略略明白,然后我们还要翻译给Mark理解。可谓交流非常困难。但是我们能感觉到他的善良和热情,给我们泡茶,给我们吃水果,让我们看窗外,只给我们看那里是哪里,那里是哪里,村名觉得共产党非常好,可以让他们把日子过得更好一些,修路修建基础设施。他说一般这边的村民对外来的游客非常热情,而且不会任意宰客,只有旅游景区的会任意要价。有的地方又婆婆搭个帐篷,我们踏进帐篷拍个照,就要收费。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非常小的孩子,大概只有4岁左右,男孩女孩,在天还没亮,在看出的地方会捧一篮热火火的鸡蛋,叫你买,不买还不断地跟着。就这一点让我印象非常不好。但是就本身这个地方的民风,让我觉得非常温暖。也就是没有利益关系的,纯粹。我们坐会要走,大叔就送我们到村口,给我们指了方向,让我们一直往前走。中午,我们也没有吃午饭,太阳晒得烈,并且身上背了不少东西,脚步也慢慢沉重,气喘略缺氧。但是山风吹着凉爽,沿途如果有美景就算是精神食粮的补给。我们走到坝达。后来还是从公路的下面一个可以爬的地方爬到大路上去的。Alice是学俄语的,我们当时还在讨论俄国文学。哈哈,后来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坐老板的车经过那个地方,Mark 一眼就认出来了,说昨天我们在这个地方讨论托尔斯泰。哈哈。想想就能触到当时阳光的烈度。
    我们惦记着当时在胜村出发时看到的熏肉,但是价格有点贵,而且真正并不是非常好吃。略失望。之后坐车回到多依树。跟老板商量了下,在我们去看日落。路还是挺远的,17公里,三个人每人50,这个价也还合理。因为等待落日的时间也算上的话。但是那天的落日并没有出好片,都是一堆要么黑漆漆,要么过曝,整个我们没有到观景台,而是在其他一个地方并不需要门票。在那边认识了一个菲律宾的姑娘,过一段时间要来上海。我可以到时候跟她玩,她想要去爬上海的楼,拍夜景。
    客栈老板开车还蛮牛的,夜色渐晚,之前跟我们说要让我们体验一下在转弯处开上50码的。不过比较乌龙的是女生没办法把车门关严实,有一个急转弯的时候,车门警报响了。夜色的星空很美,比在大理更美。Alice想要看星星,她最喜欢了。于是一个人上天台看星星去了,我要准备计算下明天的行程,心中略略担心,哪有心情看。于是她一个人在上面冻了大概40分钟左右下来了,并且还把耳机落上面了,因为不敢一个人上去,于是喊上我一起。哈哈可爱。

归途

 两天的旅程很快就结束了。第二天一大早就喝Mark 一起出发离开。他觉得很满意了,拍了很多照片。他这次算是最后一次比较长的假期,在这之后他要做爸爸了。他可能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咯。他的妻子并不能跟他一起来享受这边的风景,对他来说略遗憾,因为他妻子不能忍受长途跋涉,舟车劳顿。他和他的妻子的作息平时也不太一样。他是那种严重早睡早起的人,早上4点多就可以醒了,然后晚上8点多就需要睡觉了。而他妻子可能睡得晚,起得也晚。不过不影响他们相互的情感。刚开始两个人一起上下班,但是对两个人来说都是煎熬,所以后来就一个人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作息。在回来的途中,聊到他们结婚的情况。我对于他们这种跨国婚姻还是蛮好奇的。他们结婚是在越南办的,他的家里人从加拿大赶到越南,而他妻子都还没有去过加拿大。打算今年去。越南的结婚风俗非常的繁杂,与西方的仪式差异很大,但似乎他都很好的适应过来了。他在越南的时候经常看日出,早晨起来锻炼。他的工作在国际学校,曾经还带学生到越南俄罗斯去游学。其中的经理也是蛮有意思。当然我们在后来的路上没有聊什么,我喜欢在汽车上享受属于我自己的风光,坐前面的一排,而他也喜欢坐靠窗的,他还让我问问司机可不可以做到后面没人的位子,司机说,后面没人的都可以做,你看我们中国人多好。哈哈,笑死我了。当然后面这句我没翻译给他。直到昆明我们就没有再聊什么,告别挥挥手,再见,我的朋友。
     于是我就去赶飞机去了。在地铁站,昆明地铁还只有一段,并且一趟列车需要25分钟,但是如果坐地铁我还是可以在3点左右到,我当时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跑出去坐出租车,还被一群黑车扰,其实地铁跟打车几乎差不多时间到的,但是我当时就是头脑发热。结果出租车要80。后来问了下行李是否需要寄存,结果超了2公斤,费了120。长经验和知识了。
     在飞机上还看到了晚霞,超级超级超级美丽!当下面在乌云连绵,夜幕降临,但当穿越云层之后,居然还可以看到绚丽的晚霞,在九天之上,还看到在黄昏与黑夜的交界处,一处在明,一处在暗,那种穿越的感觉是仅有的体验。颜色绚烂到无以复加。
     还约好了明年毕业之游再聚云南,彩云之南,再见!

                                      并非所有的事物都是祝福,但
                                             所有事物的中子都是祝福。
                                                        而祝福正孕育着种子。
                                                     

本篇游记共含8217个文字,5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2016-04-09 15:00

佩服  100顶

2016-04-09 16:53

并非所有的事物都是祝福,但
                                             所有事物的中子都是祝福。
                                                        而祝福正孕育着种子。
                                                     


太好了

2016-04-09 17:45

2016-04-09 18:18

 路过澜沧江时江面看似平静宽阔,是不是在漫湾电站附近?那一带我曾生活过两年!向支教老师致敬!

2016-04-10 10:30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2016-04-11 16:57

引用 DC-MD 发表于 2016-04-10 10:30:13 的回复:

 路过澜沧江时江面看似平静宽阔,是不是在漫湾电站附近?那一带我曾生活过两年!向支教老师致敬!

回复DC-MD:今天我那位朋友还去漫湾看了那边的支教学校。只是她待得地方还要远些。谢谢。

2016-04-14 19:50

引用 叮叮猫儿 发表于 2016-04-09 17:45:00 的回复:

并非所有的事物都是祝福,但
                                             所有事物的中子都是祝福。
                                                        而祝福正孕育着种子。
                                                     


太好了

回复叮叮猫儿:种子。打错字了。

2016-04-14 1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