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北漫游之十(木垒胡杨林)

22
蚂蜂窝用户 LV.11
2016-04-09 09:54 2757/3

         9月30日傍晚,本来计划在可可托海镇租车直接去乌鲁木齐,行价是200元/人,但当我们回到镇上时已经没车可租了,一哈族司机说他朋友有车从富蕴去乌市,他送我们过去坐他的车,到乌市后每人给那司机200元就行了。这样的安排肯定比四人租一辆专车直达乌市要麻烦,但也是当时不得不接受的方式。到富蕴后,把我们转到一台商务车上,除司机外车上已经有了5个人,全是哈族人,把我们安排在后面坐下,行李都有点放不下了,中途还上了一位与同伴走散了的小伙子。
就这样,一台车,6个哈族人,5个汉族人,一起开始了这段480公里的旅程。我们的方向几乎是正南方,当太阳西沉时,我们右边天地相接处颜色由黄变红再暗红,面积由大变小再成一线,最后苍芒芒暮色一片,看到如此辽阔大气的落日,总令人感到自己的渺小。

一路上停了许多次,还需绕路送人,车速也慢。我们与司机交流后,决定今晚住在阜康,因为明天去木垒还是要经过阜康的。尽管少走了60公里,我们到阜康时已是10月1日0.30分。我们在汽车站附近的7天住下,儿子说他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要过来看我们,但我们没要他过来,太晚了。儿子和同事共4人29日到新疆,就住在阜康朋友家,他们今天已去看了天池。

(费用:车费400元,住宿187元,的士40元,二次门票36元,餐零食24元,合计687元。)

10月1日,国庆节。早上8点,儿子就打电话说过来看我们(新疆的8点是很早的),我们当时已准备去汽车站买票,于是我们约定在汽车站会面。自春节后有8个月没见了,看到儿子自然非常高兴,看到他近来因坚持锻炼而变得更好的身材更高兴。他们陪我们从车站到酒店,退房,再从酒店到车站,在入口处别过,他们今天将去吐鲁番,然后去库尔勒,再然后在5号回北京。一家人在遥远的新疆相聚,虽时间短暂,却是非常有趣和开心的。
班车在8.58开出,迎着太阳向东开去,出阜康不久在南面可见许多雪峰,那应该就是天山山脉吧,天池是否就在那些雪峰之中呢?木垒乌鲁木齐258公里,是昌吉回族自治州下的哈萨克族自治县。12.10分到达木垒县城,这里可能刚下过雪,屋顶和旷野中还有许多积雪,连人行道上都有,走路得十分小心。相比布尔津哈巴河这些县城,这里要繁华和商业化些,更像我们内地的县城。在汽车站附近一家小旅社住下,然后在旁边一家叫“玖玖川菜馆”的店吃饭,饭店老板娘帮我们找了去胡杨林的车,包车500元,平时是400元的,但今天是共和国的生日,我们稍微献点礼也是应该的。我们在14点上了一台老旧桑塔纳,司机是位不太爱说话的汉族人,一路往北,风景是熟悉的辽阔戈壁,羊群和风机。途径鸣沙山景区(门票与胡杨林捆绑卖),我们没有停留,在下午17点到达原始胡杨林景区。

木垒县城东北160公里的戈壁沙漠上,有一个哈萨克人称为“玉郎托格”的地方,这里生长着一片原始胡杨林,据介绍这片不足30平方公里的胡杨林至少有了6500万年历史,没错,经我反复确认,确实是6500“万”年。那么多年以前,统治地球1亿5千多万年的恐龙已近乎灭绝,哺乳动物刚刚弱弱地登场,而人类就更不要说了,人类在一万年前还刚学会用石头砸坚果。你想想,在那么久那么久那么久以前,这个地方就有了这么一片胡杨,在那么久那么久那么久以后,你站在这里还是有这么一片胡杨,你会怎么想?说实在的,我的感觉是不可思议。

我没到过其他的胡杨林,但我看过许多其他地方(如轮台和额济纳)胡杨林的照片,那些胡杨林生长于湖边或沼泽,在蓝天和水面反光下那照片非常漂亮。但木垒的胡杨生长在干枯的沙漠中,你感受到的只有苍凉和原始,但在这苍凉中你能感受到力量,这是时间的力量,这是生命的力量,这是不屈和抗争的力量。
茂盛、美丽、挺拔、伟岸,这些词汇在描写木垒的胡杨时是用不上的,在风沙的剥蚀下树形是扭曲的,树干是粗糙的,形状有点狰狞,但从那诡异狰狞中你看到了沧桑、不屈、顽强、意志、生命。正如《老人与海》中的那老人所说: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这就是木垒胡杨给我的印象,我觉得他是一个形态佝偻,青筋暴突,容颜苍老却双眼坚毅的铮铮铁汉。

阳西下,这里很快将被黑暗笼罩。游客纷纷离去,不少人踩踏着枯树。也许在很久以前这里也是一片湿地,这里也是动物的乐园吧?而如今是如此荒凉,我担心这片林子在这样的破坏下还能挺多久,即使顽强如胡杨也禁不住人类的肆意践踏吧?

晚上22点回到县城,我们四人在附近一家牛肉面馆吃面,这是我们此次旅行最后一次一起吃饭了。小孙他们明天去鄯善,然后去吐鲁番,再去天池,5号离开乌鲁木齐上海。在新疆的这段旅程全是小孙联系住行,策划方案,无疑需劳心劳力,他俩与我们虽有年龄差距但始终相处愉快,能相互帮助和体谅,我们还在一起过了中秋和国庆,虽是网上相约却颇为相投,此时别后,各自珍重。
(10月1 日费用:住宿280元,车费356元,餐饮104元,门票145元,合计885元。)
10月2日。昨晚已经道过别,今天没再打扰他们,我们退房,吃早餐,然后坐10.20的车去乌市。车在木垒县城每一个路口都等客,刚出城又加油,加油时全体乘客还得下车在加油站外等,还好,我在加油站这看到了一座漂亮的清真寺。折腾到11.20才出木垒城,出城不久遇到一起车祸,一台大货碾过一群羊,公路上留下了很长的血迹,车轮下还压着羊,一位哈萨克牧民和他的羊群惊魂未定的站在公路边。这个时节正是牧民转场的高峰期,经常有大群牛羊横过公路,公路上甚至为此做了警示标志,这大货司机很可能是打瞌睡了。

一路不断地上下客如同公交车,16.20才到客运北站,我们坐906路车横贯乌市南北到火车南站,经过两次严格的安检才进到售票厅,想把3号的票改签到今天。最终因没有卧铺,票没有改签成,我们本就无所谓,在这住一晚,明天还可以细细游览一下乌鲁木齐。借助手机导航加上问路,我们找到了距南站约1公里的汉庭酒店。放下行李,稍作休整后就出来找吃。酒店旁就有一维族小伙的烤肉档,羊肉串才3元一串,我们每人吃了3串,真心不错。有几位维族人用馕包着烤肉、烤羊腰等就着奶茶吃,也许这就是他们的晚餐吧。我们的晚餐可不能这样吃,于是跨过人行天桥,沿外环路边往长江路方向走,找到一家“成都美食馆”,两人吃个酸菜鱼加一份蔬菜才60元,吃得又饱又好。回到酒店,正好看男篮亚锦赛半决赛中国伊朗的第四节,中国队赢得酣畅淋漓,爽!
(费用:住宿189元,车费138元,餐饮119.5元,合计446.5元。)

10月3日,早上9点出门,街上还是冷冷清清,步行至火车头外贸城,在一小巷里找到一家刚开门的清真馆吃了牛肉面,然后坐73路车到红山公园的东门。我们从东门进经大佛寺到远眺楼,再到林则徐雕像,红山塔,然后下到喷泉和南湖从南门出。建于1788年的红山塔是乌市的象征之一,当年是为镇乌鲁木齐河的河妖而建,而如今塔在河却不见了,原来的河滩现在是宽广的河滩快速公路。

登上远眺楼,乌市的一大半尽收眼底,这里是亚洲的地理中心,是世界上离海洋最远的大城市。远眺楼展出了许多乌市过去的和现在的照片,二楼有1947年迪化市的沙盘,三楼有2009年乌市的沙盘,两相对照,沧海桑田。1947年的迪化,红山塔下是一条河流,河流以西就是一片沼泽荒地,60年的变迁,“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从南门出来,我们准备去看乌鲁木齐最有特色的街道,吃最有特色的美食。坐车到团结路,在高架桥下走到胜利路,又经过了我们上次来过的领馆巷,阿尔曼超市外的武警岗亭。横过马路往南走一段就到了延安路,这是一条维族比较集中的一条街道,与我的想象不同,这是一条宽阔大道,绿树成荫。我们往东走到延安公园,走进公园对面的一条小巷,这时才感觉到了维族风味,我们在一家烤馕店买了刚出炉的馕,香喷喷的才2元一个,分量很足。然后我们走进“塔兰奇拌面馆”,门面不大,里面十来张台几乎坐满了人,全是维族人。我们点了拌面和烤肉,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不小心把墨镜掉到了隔壁台的桌子下,隔壁台坐的是一家子,其中一位小男孩立即蹲下去捡起墨镜交给我们,小男孩长着大眼睛,长睫毛,高鼻梁,非常漂亮。拌面18元一份,不够可以加面,烤肉10元一串,食材的质量和味道都很棒。吃完后我们想打包两串烤肉,那烤肉的小伙子主动建议我们加一个馕来包着烤肉,然后用食品袋帮我们包装好。因为2009年的7.5事件,很多人劝我们不要去维族聚居区,但我们这次在延安路和上次在领馆巷遇到的维族人都是友善的,尽管菜谱标价都是维文,也没多收我们一分钱。只有大胆去亲历,才能获得真实感受。

延安公园站坐16路车回到酒店,17.30分离开酒店走向火车站,沿途买了水果、酸奶等食物。19.24分,我们乘坐的Z136次列车准时离开了乌鲁木齐南站,我们穿越天山,戈壁沙漠,河西走廊,秦岭,黄土高原,中原平原,荆楚大地,跨过黄河、长江,最后到达稻熟天下足的三湘故土。向东,向南,全程3800公里,时间42小时,我一点不觉得无聊,我喜欢坐火车,我喜欢带着耳机边听歌边看窗外掠过的风景,我喜欢边看风景边让思绪自由飞翔。
天边夕阳再次映上我的脸庞
再次映着我那不安的心
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
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
。。。。。。。。。。。。。。。。。。。。。。。
——许巍《故乡》
(火车1316元,公交8元,餐饮220元,长沙回家火车115元,合计1669元。)

西北全程游历时29天,两人花费17600元。

本篇游记共含3814个文字,5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会写游记的默默路过,点个赞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6-04-11 18:25

只是记个流水帐。

2016-04-12 22: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4-17 18:45
相关目的地:   新疆   昌吉
14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木垒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