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看一眼市井,吃一口江湖]——成都/重庆7日游

  • 出发时间/2016-03-30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家庭出游

好吧,这游记写的太随心情了,拖了半年都没有把上一篇写完,搁置的都已经记不清后来发生了什么了....

不管,先一口气把这篇写完!

成都第二次,重庆第一次,更多的期待分给后者,因为早就想看看这座很像香港的大陆城市是什么样子的了,山城上的建筑到底哪里是第一层
去年的这个时候也刚好是在成都转悠,想来真是蛮巧的,旅伴半途退出这种情况早就习惯的频发事情已经不再会影响到自己出行的计划了,恰好母亲大人也十分想随我去逛逛那里,于是携她就出发了,这个清明时节,在川,没有遇到雨纷纷。

成都 part

3月30日,从天津,拖着比箱子还重的心情出发了。如今为了最大可能的避免晚点的情况发生,都会首选国航出行,所以中午前我们就在成都落地了,一样阴霾着的天气,但没有北方的西北风,舒服了很多。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机场高速,还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住在刚下几场高速的汽车城旁边的一家酒店,还记得那时自己和陌生人去进汶川,进九寨沟,忍着轻微的高反,不敢喝凉水.....然后一年后,这里,没有变化,路上依然堵的厉害,选了城中心的酒店,骡马市(朋友后来告诉我,我们住的地方是老城区,原先卖骡子马匹的地方),富力中心B座的23层,可以看到成都的体育场还有远处视线能及的所有建筑物的顶子。

当时还在想,两座大楼的人共用两部时好时坏,7个人就超载的电梯真是让人有点黑线的事,在这住的3天中,23层楼,腿儿过两次......

假期第一天,抵达成都时,手机那边传来了公司一些事情的信息,紧急着处理好才真的安下心带妈妈好好逛逛这里,或者说,好好吃一吃这里。

连续吃了三个月的轻食,几乎不沾油水的健身期间,对曾经钟情的红油食物都渐渐没有兽性的吸引力,但到了这里,食肉的天性迅速的释放,把上一次没有吃到的美食寻摸出来,老妈蹄花,那只硕大的,额娘看着直咧嘴的蹄棒在那碗象牙白的高汤中躺着,我饿的急,拿起就啃,她不吃,唯我独食,我也诧异,自己怎么会吃成那个样子,蘸了辣椒真是地道,侧脸回头看看店里竖着的镜子里的自己的腹部,嗯,可以的,没胖.....

去年和竞阳在青城山下啃过的双流老妈兔头的味道好像在这家店并没有找到一点相似之处,老妈家的更干更油,总之味道不是曾经的味道,另吃了些野菜,看妈妈吃不了辣但又必需在川菜系统下觅食的饥不择食,真是蛮艰难的,哈!

仗着天气好,阳光不那么刺眼,温度宜人,我说带娘去人民公园挖耳朵喝茶去,这好像也是我在成都市区最喜欢的一个去处(除了太古里的方所),够悠闲,够打发时间。老妈蹄花出来左转径直的走一段就是人民公园,中午刚过,身着各种艳丽演出服的大爷大妈就在里面载歌载舞了,音箱调试的滋啦滋啦响,旁边一个led屏上显示着噪音指数值轻微的抖动着,这块被长廊,树荫围绕着的小空地上,这群精力旺盛的长者正在准备着一场“大型的文艺歌舞汇报表演“似的,各个矍铄的不行。停住看了看,就绕开去找片僻静的小径了。

在一个草木丛生的小园子绕了一圈出来,极其迫切的想去喝碗茶,围着整个公园走了遍都没再找到原先我和几个伙伴坐的位置,也没找到当时临的那片水塘,这公园不大,却也绕了个没有方向感了,索性额娘选了个她中意的位置,在成片打牌的老太太的牌桌附近,点了竹叶青喝起来...

这里想说,成都的牌客们打的是一种悠闲,怎么看都是慢慢悠悠的消磨时光,即便压上零七八块的小钱都觉得仅仅是种小消遣,就跟泡久了的茶水一样,不重不淡的味道,这和后来到重庆看打牌的人的感觉大不相同,那里真的有种较量,压上所有的豪迈气,像牙缝间咬着跟烟,燎燎的白烟后面眯起眼睛寻思对方策略的情景,相隔几百公里的两个城市,在气质上相差的是一种厚重的场呢。

挖耳朵时,我和额娘的丑态真是没脸放上来,马赛克都挡不住那种舒服下的懒散面容,哈哈。
喝了将近两暖壶的茶水后,一大早到此时奔波的劳顿也都休息好了,额娘强烈要求去该逛一逛的地方看看,索性去步行可及的地方走走,顺着武侯大街一路向西南走,那条曾经我来回走了4、5次的大街,两旁至今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花开的正旺,彩虹天桥下卖菠萝的推车还在,但不知道是不是一年前的那个老板,大街两旁卖风干牛肉的店面里依然并不能吸引多少游客进去。

大街的名字一定是因坐落在这上面的武侯祠而得名的,两次来,都没有进去,一是觉得门票贵,二是对那段历史没有情怀。紧挨着武侯祠就是游客聚集的锦里,相比它和宽窄巷子,还是觉得这里好玩点,可能更接地气?很难说出原因。我的目的也是单纯的,就是里面那条小吃街,深知根本不怎么地道,但被茶水冲刷过的胃这时又需要补给了,额娘也喜欢锦里,各处拍照,探望,走走停停,我心系小吃街,默默的引着她往那个方向移动

也不知到平实吃口草就必需强制性闭嘴的自己,在这里哪来的胆子吃这么多样的东西(当然,后果是显而易见的,回来后比教练痛骂),味道好不好不重要了,反正吃饱了,额娘依然吃不了什么中意的东西,吃什么都觉得辣,唯独撇开辣椒的豆花在后面的路上断断续续的吃了好几碗。

在锦里的巷子里走,去年和西西小伙伴们疯的样子还能记起来,顺势给西西发微信说,我到你上次坐着拍照的那个栏杆了.....我还记得你踩过那块石头逗弄过那个小男孩......后来西西回复我说”翻个身子看见我的留言,突然呗高兴起来,然后继续睡了”

人的记忆很有意思呢,它是有选择性的,有的需要刻意忘掉,有的会选择性的留下,有的存着的会在某一个适当的时候自己窜出来.....

逛到天色降下来了,等着一个人的信息也收到了,不过并没有多么开心或满足,告诉自己慢慢来,就像这个城市的节奏似的。

从锦里出来沿着来的方向一路向东北走,径直从武侯大街走回骡马市,妈妈的脚步很快,在前面健步如飞,她说晚上不要在外面多呆,要快点回去,我在后面追,心想自己平常回家的时间,露出啧啧的笑。

那一天,微信运动上显示,我走了24261步,18公里。

-----------------------------------------------

成都第二日,随妈妈的心愿去了乐山,想来想去,这些座在山上凿刻的大佛像或者石窟们,自己并没有去过几个,在有的文章里读到过一句话形容乐山大佛,“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一千多年前的工匠们为什么可以有现在人无法超越的能力呢,这个问题不管曾经独自站在莫高窟对面的山丘上,还是在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里仰头看穹顶时,都一次次的提问过。

3月31日,一早在酒店楼下,一排简陋但干净的小馆子中挑了一家人气高的门店进去,吞了一碗粉。这是公共假期前的倒数第二天,各处的游人还不多,乐山也是,避开会傻傻排五个小时下山路的惨境,我和妈妈从成都东出发,一个来小时候到达乐山站,出门就有黄色大巴,坐上一会就到,票价5元。

我和娘总是耳根软,愿意顺从,被一个导游姑娘尾随着走了一段路后决定花上100元请她给我们做讲解,至于是否值得,各有各的好,姑娘不紧不慢的带着我们走了乐山大佛景区里所有可以看的地方,也许如果没有她,我和娘应该就会直接翻过径直的从连心山去看大佛了。连心山下,三盏莲花灯,三代人,点了,拜了。姑娘说见什么佛拜什么事,不然不仅无用还会适得其反,我没有全信,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心中都只是默念一个愿望,家人永远平安。

心事太重的时候,就想自己匆匆往前冲,爬了好多好多的台阶依然没有觉得累,回头等妈妈和那姑娘,远远的能看见岷江和大渡河,大佛就坐落在它们的交汇点上,背山面水是风水好地,站在高处,吹着林子里的风,流着汗,清爽了不少。

在用第二张门票要进大佛的闸口时和那导游姑娘分开,也许那付给她的100元里让我觉得最出乎意料并纠正错误印象的事情就是其实乐山大佛所在的山不叫乐山,并且真的没有一座山叫这个名字,也算蛮值的,和妈妈互相安慰几句,又继续往山上走了。
过了第二道闸口,问了人,看了路标,找到了大佛头顶的位置,比例真好,相貌真好,留下来真好。和一群戴着小红帽的大爷大妈们在观景台上看了一会大佛侧颜,拍了好多景别的照片,时间差不多时就找往下走的路,那条传说中在假期时会排几个小时才能到达大佛低端的陡峭台阶。

事实上,那条路真的好窄,只能一个个人通过的窄。
等着排队下山的同时,顺势摸着岩壁上都磨的发亮的石头和风化的褪去相貌的佛像,小红帽团在我们前后,大妈们的脚步蹒跚,我玩着手机等着挪动,妈妈回头看我说:你玩着手机,你后面的大爷喝着茶,别着急。

下山路上,我频繁抬头仰望大佛,发现,大佛右手的指逢里钻出一株黄花,开的真好看。

下山后冲向出口对面一家热情拉客的小吃店,站在那里快把所有东西点了个遍,太饿了,看什么都想吃,不管那味道是不是正宗,卫生是不是考究,又是豆花辣与不辣各一,又是抄手一碗,还有娘要了个结账时才知道15元的那个让她抱怨了一路的腊肠饼,味道真是捉襟见肘了。

填饱了胃后原路回了成都市区,额娘不觉得累,也是挺惊奇于这五十出头,以60年代文青自居的妇女怎么穿双合脚的皮鞋就能走那么多路,我要助兴,又带她去了那个我并无感的宽窄巷子,那里太像南锣鼓巷了,娘倒蛮喜欢的来回走了三条巷子,我拎着包追在后面,拿着手机和某人说来了成都两天还没吃过火锅,本想等到重庆再开荤,结果在其怂恿下,还是找了第一次来成都时吃的第一顿火锅那家--大妙,我知道娘不爱吃火锅也吃不了那红彤彤的锅,但她百依百顺的满足我,应该也是想让我赶紧活蹦乱跳起来吧。

大妙里面,川戏表演热闹但好吵,我直奔临窗外跳的那个露天位置,二楼,能看见整条宽巷子的顶子,和门那边喧嚣的表演声顿时隔绝了,蹩脚的靠印象点了曾经成都朋友点过的几样,算是打破严于律己饮食习惯的第一顿,哦,之前还有那个蛮唬人的三大炮,抛向空中时,我们还没缓过神,然后就落入碗中来着,和娘缓过神时笑称一团,也不知哪来的笑点勒。

又是走回的酒店,路上商量着转天的去向,娘想去峨眉,但又碍于怕那满山成精的猴子,便有了第二选择——黄龙溪古镇,我没做功课不知那是哪,查了一通,记下了哪里去坐车就定下了行程。

睡之前和娘说,明天我要穿裙子!
成都气温24、5度,没风,不冷。

------------------------------------------------

成都第三天,从一碗云吞开始的。我真的穿了裙子。

从新南门买了大巴票去黄龙溪,看攻略说夏天到那边可以戏水,现在就只能逛逛古镇,或者周边有很多草莓采摘的地方,这里的确草莓很便宜且好吃,冲了冲就能吃的。大巴开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这个古镇的朴素劲,不知是不是只有在非假期时是这个样子的,招揽客人的店一家接一家,每家都空空的,门口放着野菜和腊肉,还有家家都架起的一口泡着豆花的大黑锅。和娘拐来拐去,吃了我觊觎好久的豌豆饼,还尝了红薯饼,味道都蛮不尽人意的,看见老板把他们扔进锅里过油的瞬间,内心挺挣扎的.....在巷子僻静处找了家黑漆漆的店进去又吃了碗加辣的豆花,因为这家里面有当地人在吃野菜,店的最深处有口冒烟的锅,两旁的架子上放着一排排豆花的蘸料,东西都不精良,但算精道,从那几位闷头吃的酣畅的老汉脸上就能看出来的~

镇子的确不大,两三个小时就逛完的镇子最大的特点是,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炒辣椒的味道,各种豆豉混合在一起的油味。要说拍了的那些照片,我和娘都是对彼此拍照技术挑三拣四的人,娘好像就没满意过我给她拍的任何,即便我自己都觉得好的....原路返回成都市区,约了曾经的研友宗健两口子见面,去年此时也是他们带我去吃那过瘾的蜀九香,相隔一年,他俩人已经领了证安稳在这里了,记得领证的那天晚上,很晚,朋友发消息告诉我:我们领证了,北京或者成都再见。这个山东男孩就此安顿在这个他上大学的地方,那女孩是北川人,娇小的南方女孩,好喜欢她让我吃的那道红糖糍粑。

晚上碰面,临近选了家火锅,聊了熟悉的话和陌生的事,总之,什么都挺好的,朋友说,未来十五年应该都在这的,但我知道,这十五年后你也肯定还是会留在这里的,如果是我,也肯定会。临别时说,争取明年还能再见。

我们共同的记忆应该就是,11年冬天北影厂招待所进修的日子,还有汶川地震时通过的关切电话,还有这两年在成都的小聚吧。

成都的最后一晚,要告别这栋有着总是超载的电梯的大楼和楼下每早进去买酸奶的711,还有对面一排吃了遍的早点店,不知是不是对陌生城市会产生更大的期待,即将要去山城了,自己好像终于要兴奋起来了呢。

12306系统上开始出现假期买票难的现象,改签到中午12:00的火车,终于要去重庆了。

-----------------------------------------------

清明假期第一天,在成都的最后一个上午,娘对这城市意犹未尽的还想去草堂,索性我按耐住想去方所的心情拖着完全没有减少重量的行李箱尾随,繁茂的竹林间,除了鸟鸣,叶子的沙沙声,亭子里老人的笛子声外,就是我这不解风情的行李箱拖拽声,脸红着粘手捏脚的在石子路上走,还是避免不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我站在草堂外等娘转那几间旧时留下的草屋,想必这杜甫在那时也是会修养的人,这园子的格局以及旁边比邻的浣沙溪公园,娘说:真是作诗的好地方。

10:30am,坐上出租车驶向成都东。

成都常客,我,向长江上游去了。

重庆 part

股子里对陌生城市的期待丝毫没有因这时节的雾霾减弱,也没有因状态的低靡而消沉掉,相反,从城际开进重庆北站那刻起,整个人的确精神起来,其实也是告诉自己,旅行过半,该丢掉的东西不要一直带着走下去了,也多亏娘一路陪伴了。

重庆北站的地铁站在上上下下的楼梯间果然没有被我找到,本身一直在夸奖说导视系统完备的情况下不会找不到的,但分分钟还是迷路了,像我这样的人不少,人群都随着前面提着箱子的人走,于是都走到了车站外,一次次问路人,在娘始终困扰的川普下,终于清楚了地铁站的位置,那是重庆北站的上一站,龙头寺,大家都恍恍惚惚了。坐上地铁一路向较场口去,我们后面几天要住的地方,有解放碑的老城区。

初到重庆的印象就是被雾笼罩着的,看不清它的锋芒从哪里来,地铁从楼宇间穿行,高架桥和地道的起伏衔接自如,耳膜也跟着时涨时缩,心里欢喜这里初见的一切,耳边的重庆话着实的更听不明白了,姑娘小伙子们的打扮时髦靓丽,那些淘宝爆款在我们北方姑娘彪悍的骨架上完全没有美感的衣服在这里姑娘们的身上,都成了不错的买家秀。

较场口地铁站1号出口,日月光广场酒店,高的要把脖子仰起90度才能看到顶层,给一紧张就说话结巴起来的老板打了几通电话才找到了大门,拿了钥匙时也怔住了,我们的房间在46层,4607,娘顺口问,最高多少层?

“58层”

第一次住这么高的地方,选了江景房间,为了每早和每晚能看到远处的长江还有黄花园大桥上24小时的川流不息,并且以是否能看清楚为标准了解这一天的雾霾指数。娘说她第一晚换床睡不着,起来坐窗边就看大桥上的车,一直在堵,那是夜里2点左右呐。

放下行李立科搜索周围的美食,饿得不成样的我感觉真的能吃下一只鸡,对,吃鸡,楼下有个苍蝇馆子,烧鸡公,大众点评上被入围重庆最热门馆子top 10,事实上,从这一刻真正切换到了属于这里的江湖味道。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是吃什么的,只觉得很地道、够野,坐下来随之老板端上来一口油锅,里面满满的食材,整只鸡、芋头、山药、苕粉、红油....娘直咧嘴,我坏笑...#日月光酒店出来右转,顺着斜坡上去径直走100米左转走到头就看到这家店,大众上能搜得到。这是重庆味的第一弹,击得我爽的透彻,就是这么容易被美食俘虏!

从较场口往小什字方向走,这一站地高高低低的走过来,像爬了座山,要去坐长江索道跨江看看那无数次在电影出现的地方,大门口已经排了好几百米的队伍,看过去都是大学生样貌的年轻人边啃着路边买的菠萝边等着缓缓往前的队伍,我踮脚看了看和娘说:你好像拉高了这一整队的平均年龄吧。

将近一个多小时后,买了往返票,进了索道站台,前面一去一反两个“笼子”被涌上和涌下的人挤的晃悠的几下,然后继续往来运转,三分钟就会滑倒对岸,但其实我也不知道到了那边该去哪,看江上重庆长江大桥,看两边高耸的楼房,看那些窗子里面住家餐桌上的晚饭。抵达对岸时天色渐暗,坐了公交车盘旋去了南山一棵树,按娘的意思我们该直接排队回去算了,但不死心,想去南山上看成都夜景,一棵树景区真的就是一个平台上有一棵树,游人倒是很多,扒着平台的栏杆等江对岸的灯火通明,但是,那天霾好大。

下山没有公交车,出租车很难拦,叫了滴滴倒是很快,但是路途很堵,重庆人说都习惯了这种状况,山城的4s店里,想必最消耗的器材就是刹车片吧,回到索道站,排队,上索道,回江对岸,娘还因打车不畅而闹着脾气,没管她,再在索道上看一次江景,吹一次江风。

烧鸡公旁边有个推小车买凉糕、冰粉的姐姐,这几晚每天回去不管多晚都去端上一碗,这一天尝了醪糟汤圆。
重庆,第一天就爱上了呀!

喔,要去武隆了,看那个黑衣人乘滑索降下来的客栈呀。

-----------------------------------------------

重庆旅游集散中心定了去武隆的团,一早在解放碑集合,坐上大巴开向武隆,三个多小时睡着一点都不觉得慢了,山路上娘破天荒的没有晕车。

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我们去的天坑和综艺里面出现的那个有什么差别,距离上相隔两公里,蛮担心我们下到的不是我心心念念的那个,在山涧中转来转去,最喜欢的是这景区的名字“天生三桥”,三个封顶的洞,叫桥,排队上了下坑的电梯,继续往深处走,过了第一个“桥”,就能看到那个驿站了,激动的站在栈道上各景别的拍照,人很多,一边按耐着激动一遍催促娘过来看,后面的人都被墙壁上的土匪洞吸引了去,我站着高处看下面那圈房子的顶子入神,前夜重庆大雨,今日晴空,山里也没有雨,但低头看过去,驿站那篇密密麻麻的雨点,真神奇。

天坑里走过三个“桥”,坐了摆渡车继续去地缝,朋友说那里比天坑刺激时,我回复:已经在这淋着瀑布溅下来的水啦!
地缝深的让娘害怕,她怕高怕险,却无方向感的引我去了一处很黑很窄的地方,走不通时才返回来,要说也巧,如果不是这样莫名的过去,估计也看不到那山峰中的瀑布了。那瀑布从天而降,栈道要绕过它才能继续往前走,人们纷纷撑开雨伞匆匆向前,为了寻刺激径直走过去,还转身拍视频给某人看,然后就全湿了,身上,脸上,手机,手表,还冲娘嘿嘿笑...

地缝景区不大,一样从高处往深处走,然后沿着栈道出来,和队伍集合,睡在车上,返回重庆市区,一路堵下来,回到解放碑,娘在八一好吃街附近买了导游推荐的凉面,站在路上吃起来,我不要,心里早又盼着楼下那个姐姐推车卖的凉糕了。

卖凉糕的姐姐换成了她老公在卖,一样对自家凉糕味道很自信,慢慢的盛了两碗给我们,加了醪糟的味道真是让我忘不掉,顺手就在淘宝上下单了很多袋凉糕粉和冰粉粉。(写这篇的时候刚刚给自己和室友各盛了一大碗冰粉,夏天来了,心情也晴了)

-----------------------------------------------

重庆的霾走了,48层楼望出去,对面的江看着好清楚,去川美的想法没有实现,离学院的情节真是淡了,但惟独对老街巷的热衷始终不会淡下去,十八街是重庆的一条被拆得所剩无几的老街,墙壁上颓败的涂着大大的“拆”字,长满杂草的残垣断壁间,零星稀落的一些老人还滞留下来,拔火罐的,按穴位的,卖旧物的,也许时间是早,这街上没什么人气,娘不懂我干嘛要来这时不时散发臭味的巷子,但正合心意,后来一个做过项目的重庆姑娘说,那年她们都来这里画速写的。

和娘在这街上走,她快,我慢,叫住在十八街的路牌下,拍了张照片,然后对娘说:你好像三峡好人里的赵涛。
我被拍出的就不是那个味,25岁的年纪,沉淀得即便再多也都是轻飘的,同事刚还说呢:你还很年轻。

穿过十八街,在较场口地铁站5出口的位置有条很窄很偏僻的小路,台阶不知向上通往那里,我钻过去,看见路口的早点摊,拽了娘来吃,那碗加辣的小面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了。

喜欢重庆的原因其实就一个,市井气和江湖味。

被娘拖着来了磁器口,预感又是那种当地人不会靠近的造出来的景区,果然,人多到憋着气快速走完然后速速返回,忍不到出口就拽着娘去了来时看到的那家用好看的小楷写门牌的茶室,我说吃油了得喝茶,娘不反对,随我要了两杯明前清茶,那茶的名字也真好听:巴山雀舌、永川秀芽。

老板听出娘的口音,说是半个老乡,原在天大念书,因吃不惯北方的饭菜回了南方。

两杯茶喝到茶叶都沉下去了,一簸箕老板给的花生也吃了大半,这个外跳的阳台和门那边来来往往吵闹的游客隔绝的彻底,这边绿色的植物很多,还有只正在睡午觉的白猫。我们离开时,它才醒。

后又去了朝天门,那个让我对电梯构造极其乍舌的地方,为什么一楼的电梯写的是8F......

晚上约了徐总,是朋友熟识的朋友,在京见过一面,也是川美走出来的,对事情思维清晰的侃侃而谈是那次留下的很深印象,朋友说过他的宝宝也是金牛座,大学期间经营过的画廊,后来创业的经历,种种的,所以早就算认识了。来重庆后就联系上,谁知他放假在川,为了我们特意赶回来,更是让我和娘倍感不好意思,那晚他带我们去吃了真正地道的重庆火锅,徐总和娘互换生意经时,我闷头吃的不亦乐乎,我不懂什么是生意,也没有那理性的逻辑,边咬着从锅里夹出的红彤彤的毛肚,边呆呆的听着他们聊着创业路,只比我年长几岁的他,用娘的话说,未来会有很好的前途的,嗯,即便我不懂那些,但这点我也深信,从在京见过时就深信。

那顿火锅吃了好久,徐总又载我们去江边看夜景,吹风,这晚我真的看清楚了长江边的重庆,整个渝中区高耸的楼闪着都市的华丽光芒,如果不知或没有看见,真的不会觉得那些满是裂缝的老巷子是盘踞在这些高楼下面隐藏着,漏出奚落的当年的辉煌气。徐总指了指江北区,说那片是现在地段最好的地方,远远的看过去,被一片金色的灯光笼罩着。

回到解放碑,和徐总道别,和娘真心感谢他的周到,也谢谢我那朋友,能让我们结识。

重庆最后一晚,没有再去那家好吃的凉糕摊,没有雾的重庆,夜景里真的能看到好远的江。

-----------------------------------------------

4月5日,要回京开工了,和成都的宗健还有重庆的徐总发了消息说来时再见。收拾行李和娘去往机场。
退房前又蹲在窗台上,拍了这张照片,随后发朋友圈时写:重 庆 森 林。

-完-

4.13.2016  于京

本篇游记共含9044个文字,11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2016-04-11 14:02

引用 高慧JaneG 的图片:

2016-04-11 23:54

引用 萌象运气好 发表于 2016-04-11 14:02:13 的回复: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回复萌象运气好:谢谢~会很快更新完的

2016-04-12 00:13

只为手动点个赞!

2016-04-12 09:25

引用 penghui_ 发表于 2016-04-12 09:25:08 的回复:

只为手动点个赞!

回复penghui_:谢谢

2016-04-12 16: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