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寨山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9
啊!船长 (广州) LV.2
2016-04-10 01:15 1062/2
  • 出发时间/2016-04-02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500RMB

要把前几天去桂林的游记写下来,是因为这辈子难得再有机会尝试这样说走就走、毫无计划的旅行了。如果你不是一个人生活,那么要去哪里总要跟人商量吧,每一处的安排总要考虑到同行的人吧。所以这个事情很难得,菲菲也说叫我好好珍惜这种随性的机会。
这实际上也是第一次真正的一个人的旅行,以前不管去哪里,东南西北,无一例外都是要去找什么人抑或陪着什么人。
也可以把这个愉快的旅行当作履行任务,因为周五晚上,鄙科科长说:你赶紧趁这个假期好好休息休息吧。
那么怎么休息呢,最好的办法是睡觉,所以我照例在4月2日上午睡到了11点多, 自然醒,假期才过六分之一,我已经出色完成休息任务了。然后我开始觉得三天假期确实有点长了,加上强哥他们本周不安排打篮球,威猛金刚队也取消了本周的足球,玩球了,例行的周末模式必须做出改变了。打扫卫生很容易,房子小嘛,就打扫好了。洗衣服也很容易,不像高中时候要拿着个水桶在水房里排半天队,也不像在大学宿舍里总有人说:老汪,你的衣服还不赶紧晾。所以习惯性的想到去珠海,再去去了好几次的外伶仃岛,或者就在校区住一住。但还是觉得三天太长了。
有朋友说在广州不能连续待的超过一个月,一个月内必须出一次城,要不然浑身不舒服。我在广州两个月没出城了,想不如去桂林吧,其实周五也这样想过一下,不过当时搜了一下,火车票已售罄,就没再想。不过周六中午又觉得还是这样才不辜负没有安排的三天。其实我也不是很在乎没有票,因为我一直以来的一个信条就是我能不能去哪里取决于我想去的程度。坐火车有上百回了,国内外上下过车的火车站也有上百个了(漯阜铁路贴吧里有一个统计吧友上下过车的火车站的帖子,我一列举,发现数目惊人),所以我对火车票没有敬畏感,就连春运都没有积极的抢过票,反正最后能做火车回家,在欧洲坐的各种票务制度的火车,更加让我觉得有没有票一个样。大概下午1点半,我决定了,去桂林。然后就买了一张从深圳发车去桂林的火车票,买的是肇庆东到桂林北这一段的,到广州的时间是下午3点40。往包里装了一套换洗衣服,塞进去相机,然后去小北门吃了碗面,就去广州南站了。
中国流行音乐大爆发的1994年,有一首歌叫《我想去桂林》, 歌里面说去桂林的两大障碍是没有时间和没有钱,现在广州坐高铁过去,时间从11个小时缩短到2.5个小时,票价才120块,那么那两大障碍就都不存在了。桂林特别是阳朔县沦为了广州的周末目的地。
广州南站有许多入口, 我进站心切,就从一个没有人排队的入口往里面进,忽然发现这个口之所以没人排队是因为他只开放给发车前半小时的车,所以那个检票验身份证的小姑娘,穿着比别人笔挺的制服的,闲得发慌,他一看有人要进站,就很热情的检票。结果她发现我的票不是广州南进站的了,于是责任心爆棚,坚决不让我进,我也只好泱泱的折返。更有意思的是,他跑到临近的两个检票口,有很多人排队的,对着检票员耳语一番,还指着我,那意思就是请他们也别让我进。其实我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随便买一张广州南到任何方向的票,便宜的只要10几块钱,进站即可,我甚至还想就从她这个检票口再进,气气她。不过我觉得以和为贵,自己办正事要紧,别再刺激她了。于是去了南站的另一端的检票口,这边排队的人多,我拿着票进站,检票员看了票,机械的盖了章子,我就进去了,然后他继续以2秒多一个人的频率头也不抬的继续检票。
来到闸机门口, 给检票员看了一下票,说我上车再补,检票员说好,然后就去了站台,然后就上了车。然后就主动的补票。补票的列车长说:“广州南站的人给我安排上来的无票人员只有一个啊,你怎么证明你不是深圳上车的?”。我说票上有广州南的检票章,他仔细看了看,就给我补了广州南到肇庆东的票。然后,他对下一个要补票的说:“广州南站的人给我安排上来的无票人员只有一个啊,你也没有票能证明你上车的地方,你怎么证明你不是深圳上车的?”。站了30多分钟,肇庆到了,然后我就有座位了。
车到桂林北是下午6点多一点,一下车就感觉这里空气很新鲜,跟广州大不一样。然后我也不知道桂林应该怎么玩,就是跟着大部队走吧,反正来玩的人多。好多人都往公车站走,我也去了。公车站是始发站,有那么几趟车,我看到有1路车,就知道这车肯定路过重要的地方,要不能编号1路?票价便宜,才1块,就上去了。是双层巴士,能看看桂林街景,街景尚好,典型的中国发展中城市,乱七八糟中让人感觉到不容置疑的通往秩序和整洁的 潜力。到了下车人最多的一个车站,就跟着一起下去了。然后第一次开始看桂林的地图,刚才在公车上下载的,看了看,感觉马路对面有东西,就过了马路。结果就得以从门前观赏了一番靖江王府。继续往前走,就看到了漓江,远远的看见了象鼻山。就沿着江边往象鼻山走去。越走天越黑,全黑了。全黑了以后,看到桥对岸一个码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就去凑热闹。原来这里是桂林“两江四湖”游的一个码头。问了票价,说夜间游是200一张。一对比珠江夜游,我觉得太贵了。就决定观察一下,发现别人也是按这个票价买了票,感觉就算吃亏也有人一起吃亏了。就买了一张,上船游起。
船先朔漓江而上,十几分钟后到了一个船闸,这个船闸不是用连通器原理的,而是直接用升船机把船吊起来的,有意思,我首先觉得这个都能值40块钱了。翻了坝,就进到了四湖里,这四个湖是连在一起的,两岸很多人造景观,做的很用心,感觉票价贵过珠江夜游是有道理的。船上的导游就一个景点一个景点的介绍,湖上有很多小桥,她说很多桥都是仿照著名大桥建的模型桥,说眼前这座桥是仿照旧金山金门大桥建的,看起来是有点那个感觉。因为我做坐离她近,所以想告诉她刚才那个“观一桥”也是仿照著名大桥建的,她刚才没有讲到,只讲了那个桥的美学特点,实际上观一桥是仿造的亚历山大三世桥,那是俄罗斯沙皇压力山大三世送给巴黎市的礼物,是塞纳河上最壮观的一座桥。不过我忍住了,我觉得她讲的美学特点也很到位。 大概两个小时,把两江四湖游完了,两个小时的时长也让我觉得200块钱不亏。


(观一桥)
上了岸,就逛了一阵,找了家小店买了个镜头盖。然后再看地图,发现有个步行街,就去逛。这步行街不错,比北京路还长,气氛比北京路好,一个叉出来的食街再次通到漓江边。这一带的岸边有很多街头表演,看了几个。边看边搜住哪里,原来身边有一个胶囊旅馆,觉得很新鲜,就去尝试一下。
胶囊旅馆没有招牌,完全就是一套民居。不好找,但是其实它给出的地址还是很准确的,XX巷XX单元501房,没有电梯,直接爬上去敲门。真真一点标记都没有。主人开了门,夸我好厉害,很多客人都是打了N个电话,下去接了几趟都找不到。我说你的地址没错,很准确啊。看了看,觉得可以住,49元。东西放好,就下去找吃的。这食街还热闹着,吃了黑暗料理,感觉味道好极了,喝了漓泉啤酒,又喝了3灌漓泉啤酒。于是我想,如果跟菲菲一起出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没有计划她会要了我命,当然两个人也不应该住这么简单,也不可能吃黑暗料理。唯一可以复现的只有一起喝漓泉啤酒。
胶囊体验挺好,睡得踏实。就是洗澡要排队,好痛苦,也不提供洗浴用品。麻烦。出门是10点整,跟老板道了别,加了微信付了钱,再去江边逛。几步又走到了象鼻山。
象鼻山,可怜的象鼻山被象鼻山公园围住了,游客想进去得掏门票钱,75一个人,又觉得贵。如果不进公园自然也能看象鼻山,但是没有一个好的视角,所有的好景都被故意种植的树木挡住了。于是我又想到了民间力量,相信公园门口推销自家竹筏的大妈。一位大妈问我去不去做她家的竹筏,60块一位,其实我刚刚听到她问另外一伙游客30一位,所以我就砍价30,他说30得跟其他游客搭伙,这当然没问题。我等她,不一会,有一家三口被她说服以总价100元搭她家的游船。于是我们4个凑成一伙,上了她找来的一辆小车,被拉到了一两公里外的一个野渡。这着实是一个野渡,渔家在玩鱼鹰,游客在等着上船。然后发现是摩托飞艇,那也不错。飞艇载着我们从另一个方向偷偷去了象鼻山背后,于是我们拍下了与大多数游客方向翻转的照片。


 (象鼻山,从江心拍摄)
跟我一起游这个的一家三口,是自己开车从百色来的,开了9个小时。我们聊天,男主人是龙老师,中学老师,原来我们还算同行咧,相谈甚欢。他们说中午要去阳朔,那太好了,我就申请搭他们的车一起去。龙老师爽快的同意了。我和龙老师一家从船上下来,被司机带去了一个溶洞,司机说溶洞好玩,我们有点犯嘀咕,感觉这么主动的,30元包完游艇和溶洞,是不是有猫腻呢 ?不过觉得我们这么多人,量他也害不了人,就跟他去了。一到洞口,我们就知道问题了,这明显是一个人工装修的佛洞,进去要烧香拜佛的,就是要进献功德的。龙老师经验丰富,直接跟导游说我们不献功德,但是导游更有经验,连声劝导我们说绝对没有强求的事,信仰这么高尚的事,必须随缘。因为我身上没有多少钱现金,也很放心的进了洞。洞里是各种人工打造的天王、罗汉、菩萨和佛的造像,气氛确有几分神圣。导游循循善诱,龙老师也想为家人求些平安,就进了一间导师室,跟驻洞大师聊了几句,据说捐了100元,得了一款玉佩。我也觉得佛家神圣,捐了5元。出了洞,司机捡到龙老师手上拿着玉佩,很开心的把我们拉回了漓江边。龙老师找到他们停车的地方,我请大家吃了黄焖鸡米饭,然后踏上了去阳朔的征程。
一路上聊天,才知道龙老师一家是壮族,我说那你们讲的是状语喽,他们说我们讲的是壮话。我迟疑了一阵。听听觉得他们的壮话我不是完全听不懂,感觉它跟普通话的区别和 粤语跟普通话的区别程度差不多。粤语算一种方言而状语算一种语言,不知道是不是纯粹语言学意义上的分类。
一路上都是很美的喀斯特山景。1个小时后到达阳朔县城。跟龙家道了别,自己去逛西街和漓江。 
逛西街是因为搜了搜阳朔发现最出名就是西街。可惜因为去过大理丽江,也去过威尼斯,第一印象感觉西街脏乱差且毫无特色。当然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西街的美不在于它的古朴范儿,这个跟丽江差得远,不在于它的精致,这跟威尼斯没法比,而且比起那两个地方,西街规模太小。西街胜在它的生活气息,它本身就是市民商业活动的地方,旅游的功能反而是后来才有的。西街的优势在于它的繁华,特别是晚上,极其的热闹,街上拥挤程度远超大城市的步行街,有全世界的游客,兴奋的人群,使得这个街绽放着远胜于其他老街的活力。
行至西街尾,可以看见漓江阳朔的几个渡口。沿着江边这条路叫滨江路,走下古朴的渡口,是可以摸到水的堤岸,不多不少的游人在午后沐浴着阳光,懒懒的行走在或干脆坐在堤岸上欣赏江景。漓江在这一带像是铺在大地上的锦绣,平阔而湍急,这种景象看来无奇,但在世间着实不好寻到,因为平阔和湍急在通常意义下是一对矛盾。对岸的远山耸在阴云中,清丽娟秀。唯有城中村一样的民房煞了风景,还好了无伤大雅。
说起来今日南方的乡村民居,实在是让人看着生气,完全不见了邮票里的屋厝相映,落落有致的景象, 全都是没有外墙装修或者装修粗陋的握手楼,一线天。乱七八糟的。一户户都幻想着他日拆迁多得些补偿。北方乡村也都推倒了老屋,但无论如何总要留个院子,使得新楼没有拥挤感,还多了几分气势。
漓江作为大自然力量的化身,不惧怕人类活动。
江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孙中山纪念堂,搜索过知道,大炮曾经在此发表演说,当时的阵势真是大明星驾临,大炮每讲一句都要被慕名而来的大批士绅平民用雷动的掌声打断。
在江边还再次遇见了龙老师一家,又寒暄一番,吃了龙夫人买的金桔两枚,非常甜。他们逛完就要驾车返程了,我也打算找个地方住。小长假的酒店全部爆满,剩余的也都翻了几倍的价钱。废了不少搜索的力气,找到了一个叫李莎酒店的住处,有便宜的房间,120块。毫不犹豫的住下。一天的闲逛累死人了,我先躺一会,躺到天黑去看看夜晚的西街。夜晚的西街是名不虚传的,所有的食肆、奇货店都挤满了人,道路上更是拥挤不堪。 来自天南海北的各色人等,当然大多是广东、西南、东北和外国的人们,摩肩擦踵的游荡在街上,甚嚣尘上。热闹程度特别是快乐的气氛远远超越大城市的步行街。是的大城市的步行街热闹,但是多了几分行色匆匆。这里的人们是欢愉的,放松的。加入这样的人群是令人兴奋的。吃烧烤,看街头表演,在马可波罗酒吧再喝三罐啤酒。马可波罗是个闹吧,极其闹。
晚间的电话打到一点多,主要的话题居然不是阳朔,而是转述妈妈昨天给我打电话讲的家事。家事醇厚,要酿出色彩。
又是一觉自然醒,假期嘛,这就是我要把握的幸福。这是中午10点多,退了房,我准备去高铁阳朔站,去寻回广州的车。我知道今天阳朔广州是没有车票的,不过我还是打算做高铁,我想随便买一张反方向去桂林的车票,上了站台,等到一辆去广州的车,就回广州。回广州有哪几趟车我查过。虽然这是一个难得的随性的假期,我也不打无准备之仗,我只是准备到我有把握的程度而已。

上面的这些事情记下来,因为我总有一天会把它们忘记。但是下面要写的,永远也不会忘,老寨山。

如何去高铁站呢?在县城里去一个县的车站总不是什么难事。我就问一个三轮车师傅,年轻的小伙子,实在人。他说你要去兴坪。什么是兴平呢?我正疑惑,他说高铁站在兴坪,你要先去兴坪,那里5块钱就能到高铁站。那我问他怎么去兴坪,他说去阳朔南站,汽车站。他说阳朔南在阳朔尾,原来这里的路都是有头和尾的。他说去阳朔南要50块。我当然不干,我知道这贵的太离谱了。我说20块,他说不行,阳朔消费高啊,一碗米粉都要十多块。他说得对,我刚才中午吃的就是桂林米粉,是要十几块。最后呢,他说要开张,就20块把握拉到了阳朔南汽车站。
直接上了一辆去兴坪的中巴,10元钱,40分钟到了兴坪。一路上走过了几个坝子。坝子这个词是在云南弄清楚的,不过我也不知道这里的人是不是把坝子叫坝子。车刚停在兴坪站,司机说:走过那边那座桥,就到古镇了。什么?这里有古镇?然后就有一群大妈围上来。说我们是船家,要不要搭船? 莫不是这里又有什么美景?这时候仔细审视了一下同车的人们,挤得满满的一车人实际上没有是要去高铁站的,他们就是来玩兴坪的。
我就往桥的方向走去,确没有看见古镇的样子。就徒步过桥,徒步过桥是让人放心的,因为有不少游客在穿梭往来,所以对面一定有东西看。走了200米远,拐了几个弯,竟然发现这里是人民币20元图案的所在。赶紧拍拍拍。

 (人民币20元图案,昨夜暴雨,水浑,阴云疾走)
继续往前走,是一条被誉为景点的徒步线路,为什么知道经典呢?因为路上很多老外,不经典老外怕是不来吧。也可以在江中乘竹筏逆流而上,欣赏这10里画廊一样的两岸群山。路牌标识前面3.2公里有所谓九马画山。想去看看,然而这两天坐了太多船,也不想辛苦走路,时间也是问题,我还没有回广州的高铁票呢。于是跳上一辆三路车到了九马画山。目的地没有更多景色,看完就回来了。我本来打算紧贴这江边走回来的,无奈有一处不能继续前行了,没路了。只好回到大路上,又跳上一辆三轮车,搭车去古镇。车上已经坐着3个女孩,一起结伴出游的。又过了来时的小桥,是古镇了,这是有人围上来喊:四大美女,要不要去阳朔,10块钱直达西街,啊,三大美女,对不起帅哥,没看清楚。这时候那三个女生实在把持不住了,10分钟路上时间都不勾颜笑的他们全部都笑崩了停不下来。我就没笑,淡定的下了车去逛古镇,因为我习惯了,没有见过我的人,常常以为我是美女。
古镇很小,古的地方就一条街。绕了一圈我想我该去高铁站了。车站里果然有很多去高铁站的车,5元钱到10里地以外的高铁站。可惜只有每半小时一班。这时候是2点50,我想赶3点20回广州的火车。看来是赶不上了。后来搭了车去高铁站,15分钟到达,果然是没有时间赶上那趟车。就去看看售票机是否能捞到什么车票,买了一张晚上6点40路过阳朔广州的车票,晚上9点15分到。就它了。可惜只能买到贺州车站。这没问题,我的目的只是上车。
还有3个多小时,我犹豫了片刻,决定回兴坪。我本来的想法是在古镇上找个茶室或者咖啡小店耗上3个多小时再回来搭车。
忘记说这高铁站了,在赶来的路上第一眼望见它的时候被震撼了,它在云中。半山腰上的车站,有高高的铁路桥举起来安置在一座高山的山腰上,云在它的脚下流淌,我看见它的时候怀疑自己搭的车能不能在预计的十分钟时间内爬上它去。这车站的景色自然是美极了,但是也冷清极了,待着当然不舒服。我就用15分钟时间回到了兴坪。
老街有几分不堪,走到头没有发现有兴趣的可资打磨时光的店面。就在此跺步去看漓江漓江在这里是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转弯的背上居然有一个颇大的渡口,渡口的口号是寻访总统的足迹。原来克林顿98访华那年来游过这大拐弯和十里漓江画廊。外国人确实不少,他们的总统带旺了这个小镇。我无意再去寻访总统的足迹,毕竟我已经在三轮车山看完了这里的风景。然后又信步往一个阴暗潮湿的小路走去,一点点探险精神涌上来,我就不断的往这幽暗的密林中走,虽然没有人,但毕竟有路,去探探何妨。然后到了一个用碎石砌成的墙边,每一块石头上都写着日语,是各种的日语世界的文化符号。这时见到有人从前面坡上往下走,所以我就再往前走。1分钟后到达了一个崖岸边的亭子,亭子是双层的,里面是有人昨天或前天开过生日party的样子,脏极了,遍地垃圾。然而景色美极了,看看我在这亭子边上拍的照片。


 (崖边亭子里看到的漓江,脚下是悬崖和江水)
离了亭子,遇见一个路标的石头,上面写着互相矛盾的话,一句是说上山请往此方向,但是没说这是什么山,另一句是说山高路陡,请勿进山。这是兴坪村委会写的。我看天光还在,决定往山上走走。这天是清明,过了中午就听到山上不住的传来鞭炮声,往山里走的路非常狭窄,湿滑。山高林密,光线不足。穿过一片又一片的坟地,有不少坟上还冒着纸烟,应该是今天才祭拜过的。海拔在不断的往上升,路上偶有山下的村民路过,都是带着祭拜的用品。这山风水兴许不错。坟有一片一片的,也有孤零零的守在路边的。是的,守在路边。这极其狭窄陡峭的小路是上山的唯一道路,只有把坟紧贴在路边甚至直接占在路上,才方便人们进山祭扫。爬山是很累人的事情,有些麻烦的地方还得手脚并用。把去世亲人的棺材弄上来恐怕已经累死人了,难道还要舍近求远葬在密林里?这时候我已经出了挺多汗,但是我决心继续往上爬。回头往下看,似乎已经很高了。前面还有多高呢?不知道。我慢慢给自己定下一个计划,不管有多高,到5点整我要开始往山下走,否则我担心会错过火车。这时候是4点30分。再往上爬山路愈发难走了,很多地方其实不算有路。不过也发觉有一段路没有再见到坟了,估计这里已然太高,藏这么高实在太麻烦。自己走了不知道多远,也不知道这山叫什么山,不知道它有多高。只是觉得隐隐约约的路一直都还在,前人爬过,自己为什么不能爬。不知攀爬了多久,前方有了人的动静,慢慢现了人影。原来是几个外国人在下山,看起来下山更难走,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毕竟这路越来越陡峭,昨天刚下过雨,光线又不好,摔下去是很容易的。想想也是,喀斯特地貌的山往往笔挺的像一栋栋高楼,不陡才怪。我暗暗在佩服开凿出这条山路的人。说像一栋楼,后来我知道这山是300米高,大概是80层楼的高度,试想如果让你在等火车的间隙,去几个山头以外的地方徒步爬一栋80层的高楼,你会干嘛?我当然不会,但问题是此时我对前路一无所知,只抱着既然前面还有路,那我就一定要去闯一闯的决心,一步一步的往山上登去。到了很高的地方,下山的游客又出现了三拨。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大家就说一个你好,我也决计不问前路。继续。后来的路上竟然出现了几乎90度的垂直悬梯,真刺激。最后,我觉得视野突然的开阔起来了,快到山顶了。快到山顶的地方又有一所亭子,上书友谊亭。


 (垂直的楼梯,这还是仅有的路,其他地方都是石头缝子路)
 当然,后来我知道这是中日友谊的意思。爬到顶峰的乱石中,拟将看到下面的风景。


在山顶待了一会儿。下了山。我因为要赶高铁,下山只用了20分钟,超过了两拨上山时遇到的游人。
到山脚的古镇是5点半了。距离发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我就去找吃的。吃了一家恒河菜馆。老板和店里的伙计全是印度人,跟老板聊了好一会儿,老板说他在兴坪开店已经6年了,他的武汉老婆给他生的儿子已经3岁了,他老婆在深圳工作,而他一直就在兴坪开店。生意不算好,全程只有我一个食客。我对老板说我非常想去印度,下次一定去。他也没说欢迎。我跟老板说印度中国的老师,中国的语言、技术、宗教、故事传说等等很多东西都是跟印度学的,这时候他开始狂飙他的哲学了,他说佛祖就是个赤脚医生,因为治病厉害,所以大家都信他。大家最初不是因为他是王子,也不是因为他思想能超度众生,最早追随他的人就是因为他医术高明。似乎有点道理。可是他家铺子做菜太慢了,等我吃完都6点15分了。天哪,我只有25分钟去搭高铁了。就匆匆跟他告辞了。
然后古镇去高铁站的车,5块钱那种,还是说要半小时一班。但是司机告诉我,如果我把剩下的座位全买了,他就可以马上发车。这时候还剩4个座位,我想为了不错过火车,20元去一趟高铁站是很值的。于是我买了4张票。司机立马就发动起来了。说时迟,有一个女子急匆匆赶来,司机告诉她没位了,请她等下一班。我赶紧喊她,把我的票卖了一张给她。于是大家皆大欢喜的朝着云中的高铁站进发了。
然后就是很顺利的上了火车。补了贺州广州的车票。回了广州。补票也插了一曲,因为印度哥的恒河菜太贵了,把我口袋里最后一张毛爷爷也用掉了,我竟然没钱补那80多块钱的票。列车长说不能刷卡,我心中不快,唉,欧洲英国的火车都可以刷信用卡在车上买吃的。当然这事也不用提,因为列车长说了嘛,车上没有信号。是的,一路都在翻山越岭钻洞,少有有信号的地方。这让我想到了王梦恕的谆谆教诲,火车上上什么wifi呢?好好看风景。但我想其实是有办法的,一路那么多电线杆,还有电缆,想要架设通信信号并不困难。算了,院士让我们看风景,我们就乖乖看风景吧。后来是抓住了一个停站有信号的间隙,用微信红包向一位年轻人换了一张毛爷爷,才把票成功补上了。
就回了广州
(未完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8905个文字,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2016-04-10 15:20

谢谢楼主的用心分享,介绍的这么详细,参考做攻略都省心很多了

2016-04-11 15: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