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 清明踏青悟春

14
tony (北京) LV.16
2016-04-10 04:10 1026/3
  • 出发时间/2016-04-03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300RMB

   清明,本无意出游,春光却煞是喜人。
   在家宅了一天,看着春光明媚,感受着春风和煦,心中犹如春草蓬生,撩得心尖痒痒,坐立不安。挨到傍晚,忍不住拿出地图, 以图慰藉。看着北京周边网状的公路,东西南北撩了一圈,眼前浮现高铁花海穿行的画面,便顺着铁路埋头向北“追寻”。夫人见状,深感我意, 建议出行小转,不觉心中暗喜。
  
    夫人对自驾或驾车均不是太感兴趣,也不愿意穿山越岭,更不喜欢乡村野道。她的旅游以休闲,度假,美食,城市人文为兴趣点。孩子受她影响较深,所以大多的自驾都是我一人独行。于我而言,自驾出游又大多出自兴致所到后的冲动,没有太多的前期准备,也无明确的目的地,只是大致确定出行方向,顺着主要干线找寻周边特色景色地点,然后上网粗略查询相关介绍,再从高德地图上寻找偏僻的县乡公路规划线路,避开主干线的无聊,及热点区域的拥堵,然后大致测算距离和归行时间,最后留出沿途随景致或路况不同而调整变化的余地。我的出行快乐点很容易满足,只要拿着相机,体验穿山越岭的过程,领略沿途乡村不同于城市的自然风光,便可大喜!

    第二天,我却未能如愿早醒,一觉甜甜睡到10点,夫人依然躺在沙发上尽情欣赏着她的“奇葩说",没有一丝要出游的意思,只是淡淡说到,我们该出发了。 午饭后12点整装进发,过安贞桥一路向北,开始我们清明踏春之行。

第一天:乌龙峡谷三潭沟村

    此次线路为S213出,S212回,绕十三陵北侧山体一圈,全程大概300多公里, 早行晚归一天足矣。
    S213,自安定门向北, 到安华桥一段为安定路;从安华桥到立水桥为安立路;过立水桥到小汤山为立汤路;最后向北到四海镇为安四路,与东西向的S323交汇。

    车过兴寿便进入山区路段,车流渐少,景色渐佳,心情渐好。山中的一切尽显自然的生机,虽不浓艳出彩,但不娇柔造作。我们大方地打开车窗,让自然的一切尽可能进入车厢。侧窗吹来的春风是凉爽而干净的,天窗洒下的阳光是透彻而温暖的。春意早已悄然入山,春风吹得山花在山体间欢呼跳跃,花香忽隐忽现。这才是真正的自然的春天!

    一条小路,可通向远处的黄花城长城。天空湛蓝,如天鹅绒的幕布,衬托着荒蛮的山体,零星的花枝散落其间,倍显娇媚可人。

    风轻云淡,与山脊白色的山花交相呼应。

    处在山谷中的山桃花,顽强地扎根在山体侧壁上,向阳怒放。

    北京的春天,色彩并不浓艳,甚至略显单调,除了淡粉的山桃花,洁白的山杏花,是春天北部山区早醒的姐妹,而其他的一切似乎还在冬日的睡梦中,尚未苏醒。
    继续沿S213北进,盘过延寿山,便从怀柔进入延庆。海拔也稳定在600米上下。到四海镇,看时间尚早,便临时决定继续北上,进入X211-川宝路,延琉璃河而下,过珍珠泉,在翻齐仙岭之前,延左侧离开琉璃河谷,进入四沙公路,往滴水壶方向上山行进。

   花海簇拥中的长城,沧桑雄劲。

    白色的山花,或成片,或散乱点缀在深褐色的山体中,远看像给苍老的大山带着顶顶花帽,盖着张张花被,偶发阵阵清香。此景此情,未免略带淡淡的轻松滑稽。 直到下午4时,太阳偏西,裸露的山岩披上了一层性感的古铜色,阳刚的山体与娇媚的花丛才构成一幅完美的画面。

   

   山村深处已袅袅升起炊烟,柴烟的香气勾起阵阵食欲,便从滴水壶开始寻找可落脚的村落。滴水壶景区位于黑白两河交汇之处,内有一燕山书院,远远望去,白墙黛瓦,驻车询问,却被告知已预定一空。附近有个知青大食堂,但似乎尚未开业,便从栾赤路北经青小路上千沙公路,往乌龙峡谷驶进,在景区门口拐入三潭沟村,入住三潭乡情农家院。

     山区的晚霞不同于春景,瑰丽浓艳。路上已少有车鸣人声,天空如幕布关合,带着整个山区陷入漆黑,几声犬吠,深寂寥落,料峭清寒。天空中的北斗七星清晰显现,“斗杓向东,天下皆春”。
    山区的春夜,早早睡去。

第二天:沿S212返程

    春夜早眠而早起,阳光已早于我们驱走山村的黑夜,洒下一片灿烂。
    北京山村的早饭似乎都是标准统一的,馒头,咸菜,腐乳,鸡蛋,小米粥。但我们依旧吃得很香,昨晚晚饭后就开始盼望这顿简单粗略的早饭。

    出乌龙峡谷,顺黑河而上,沿千沙公路向千家店镇驶进,进入栾赤路向西,到北京第一高,第三大水库,白河堡水库,也美称“燕山天池”,海拔600米以上,为十三陵水库,官厅水库上游的补水库。水库不大,明媚的春光下,如一颗明珠镶嵌在群山之中,水库盛产白莲,个头十足,但据说还有更大的。
    由此下栾赤路上S212,即昌赤路,一路南下。很遗憾此次未能涉足水泉沟、佛爷顶一线,从图上看,此路线蛮有意思。此山也叫缙云山,延庆因此山曾名“缙云县”,看来背后还是有些故事的。下山后即到永宁镇。从名字上即可理解这里应该曾是军事要地,永保安宁造就了这里的永宁古城。据说“不到永宁,不了解延庆”,但因环境嘈杂,未作停留。
    

    花下积存着浓浓的香气,步入其中,略感强烈,还是置身之外轻嗅为好。

    远处山坡上满铺花海,白色的花海远望,在蓝天阳光下,略带淡淡神秘的紫气。

此山下即为”龙泉峪“,一条山溪弯弯曲曲流向黄花城下的水库。背阴处的桃花呈现微微的粉红花容。

    出院既是春。屋后一片灿烂,屋前一片碎阳。老屋已成为环境中的一景。

    村子尽头,一颗生长在岩石上的古山桃树,微垂枝头,与不远处的山頂遥相互望,似窃窃私语,互诉千年垂暮幽情。

    废弃的老屋,已为“驴舍”,独门独户,就差一伴儿了。

    村后一条崎岖的上山小路,两旁开满喜人的山桃花,如花海之路,向山的高处深延。

    村后既是苍劲裸露的山岩地貌。顽强的灌木在能够扎根的山隙中繁衍生息,就像这里的先民一样,条件艰苦,但依旧代代相传。

    山谷中的花枝,在光影下像精灵一般,在山间戏耍。时而跳跃独舞,时而簇拥列队,跳一曲宫廷舞。

    红色,在初春的山中是那么的稀缺。如此的娇嫩,烈焰红唇般,亲吻春天。

    老,并不代表衰败,看这棵树吧,老树怒放,这气势绝对压倒众芳菲。

    杨树开花,带来一些难得的色彩。

    白色的山花簇拥着古老的烽楼,肃穆的气氛,犹如祭奠远古戍边的将士。

    沿S212过莲花路口向前不远,转过一道山梁,有一个回弯,即可驶入通往旺泉沟村的363乡道。此路要翻过两道山梁,路窄弯多,错车需要多加注意。途中有一深深的峡谷,地图上称为“龙泉峪”。沟底有溪流而过,周边从图上显示分布很多农家院,想必有徒步线路可穿行,而且沿谷向南,距离公路不远。向东既是区属怀柔的黄花城水长城,也是谷底溪流的归属之地。此段乡路深入群山,处于春天花海的掩映之中,如世外桃源般与世无争。峰回路转,南面的古长城烽火楼也时隐时现。

    旺泉沟村不在沟内,近于一块山地高处,多属冰川地貌,花岗岩裸露,外表风化,所以老民居多以石材为主。村落看似可耕种的田地不多,但感觉家户不少,看来是块宝地。很是佩服先民如何找到这样一个僻静之地繁衍生息。这样的村落难以想象在无路可通的时候,出行是多么的困难。

    回到昌赤路继续南下回城,路过昌平上口村,发现这里沿路家家户户都挂着”马武寨“、”驴打滚“的招牌,便到此一家”瓜棚豆架“浓荫下的农家院以探究竟。据店家介绍,原清宫一名制作驴打滚的厨师出于此村,得以此为荣。另一种传说是距今足有2000多年的东汉光武帝时期,刘秀麾下的名将马武。马武曾在此附近驻守,为改善士兵的伙食而发明此小吃。无意考证,仅当故事一听。不过当地有名的菜肴还有”马武扣肉“,小块儿成碟,入口即化,肥而不腻,酱汁有腐乳的香味;”马武豆腐“,是典型的北方盐卤大块豆腐,蒸熟蘸料食用,百吃不厌。当然在北京山区吃老京味儿,来瓶瓶装的”北冰洋“助餐,当属绝配。

   味美佳肴后,继续上路,从昌赤路在泰陵转入泰燕路,以躲过十三陵拥堵路段,经燕子口桥上G110,再上G6一路回城不提,结束本次携妻踏青悟春之行。

本篇游记共含3209个文字,6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酷,嫂子也很酷。

2016-04-10 18:02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2016-04-11 21:25

欣赏支持自驾游

2016-04-12 09:4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