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波斯!波斯!!——伊朗行(18):桥!桥!桥!伊斯法罕之一

7
平常 LV.9
2016-04-10 10:42 683/3

这是伊斯法罕的古桥之一,三十三孔桥。
(三十三孔吗?好像没有仔细数过诶。 )

我喜欢这张图片,小沈拍的。

从梅博德小镇一路向北,到伊斯法罕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等办好酒店入住出得门来,太阳已经落下地平线了。

大巴到酒店前,就先路过了扎因达鲁德河,老费兴奋地说,啊呀,大家的运气真好,河里居然有水啊!
嗯,原先曾经听说伊朗的水危机蛮严重的,甚至新华社还有文章说过这事,文章里讲的就是扎因达鲁德河已经干涸。
出门前看过一些游客的图片,确实有不少是在无水的河床里拍的。

我们可能都经历过那样的谈话:说起一条已经干涸的河流时,人们就会说:“从前我们小的时候……”
然后,一大波小时候在水里玩耍摸鱼捞虾被螃蟹夹的故事汹涌而来。

扎因达鲁德河也是这样被挂在伊斯法罕人的嘴边。从前,河水丰沛的时候,孩子们可以在河里嬉戏玩耍,市民们可以举行划船比赛。可是后来,因达鲁德河被引水筑坝以灌溉农业后,几近干涸,每当冬夏两季时,河水完全枯竭。即使在春秋的丰水期,这条原本宽逾百米的大河水量也大大减少。 
于是有环境专家不断警告,伊朗正出现史无前例的水危机。

伊朗政府对水、电、汽油等公共产品施行巨额补贴,虽然让民众分享了财富增长果实,但也带来严重的环境后果。其中尤以对水的补贴带来危害巨大。在公园里的喷水龙头缺乏管理,家庭在夏天永远开着水空调。这种无度使用的后果最终让伊朗的一些城市不得不对水施行配给制。
除民生使用之外,农业的使用占据了伊朗水资源消耗的九成。但官方统计称60%的水在使用中被浪费了。大量的水在水渠之外被蒸发掉,或者渗漏进地底,或者被人偷做他用。农民大量使用化肥,消耗的水量远远超过有机肥料。
伊朗人均日消耗水0.25立方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而每年的降水量却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近些年来更是连续降水低于过往平均值。1956年,伊朗人均水拥有量是7000立方米,现在却只有1900立方米。预测到2020年,将只有1300立方米。 
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统计,在水资源最紧张的国家中,伊朗位列第24名。
如今,不仅是扎因达鲁德河,水危机已在伊朗全境蔓延。在伊朗东部的哈蒙湿地,曾经被渔村包围的绿洲现在已经干涸,仅2012年一年,哈蒙水危机就让60万环境难民逃往北部。

在今天的旅途上,我们路过一个盐水湖,老费就告诉我们,以前湖区还是个游览区,现在水都干了,游客当然也没有了。
那么,现在应该是冬季枯水期,我们怎么就能见到了河水呢?
小蒋说,应该是政府这两年对水源的控制使用起作用了。

嗯,应该赞一个!

天将黑未黑时,颜色煞是好看,这种蓝与紫相接处了无痕迹的色彩,该如何形容和描绘呢?
(语言贫乏了!)

有水,桥就有了美丽的倒影。

这是一座叫做赫居的古桥(也有译作“郝久”或“哈鸠”的,当然这是中国人的翻译,不关伊朗人的事儿咯)。

赫居古桥是一座两层结构的砖石桥,是阿拔斯二世于1650年在一座更古老的桥梁基础上建造的,全桥长约105米,桥面宽14米左右,共有23个拱形结构。
赫居古桥既是一座桥,也是一座坝。通过桥洞的封闭或打开,可以调节河水的水位。 

赫古桥在萨法维时代还是国王举行盛典的地方。
古桥中央两个很大的亭子,被称作“国王会客厅”,那就是举行庆典时国王的包间,其余大臣则占据各个空洞,观看大典。

想象那个场景,每个桥洞里端坐着一个官员,也挺好玩哈!

不过我还是没有想明白,桥横跨在河面,国王和大臣在桥洞里观看庆典,那庆典在哪里举行?枯水期的河床上?还是丰沛期的水面上?

听说桥上国王会客厅里有17世纪的绘画,但客厅不开放,我们只能窥视一点点。 

上这张图,实在是忍不住要说说图中的几位伊朗帅哥(左起一、二、四,右边两位是我们的同伴)。

我和小沈在赫居桥上东看西看呢,背后有人喊:“哈啰,哈啰!”
我们转身,这几位帅哥笑盈盈地冲着我们说:“秦?”
“是。”这几天我们已经习惯了伊朗人喊我们“秦”了。
左二那位帅哥居然立刻用汉语对我说:“你好!”
哈,懂汉语的伊朗人啊。
我当然马上应了一句:“你好!”
“你的身体……好吗?”
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的汉语老师是谁?”
我回答道:“很好。你,好吗?”
“我,很好!”
没话了。

我看看小沈,小沈也笑盈盈地,她是要看我怎么跟帅哥对话呢!
我就问:“你是,学生吗?”
他说:“是,学生……学习,中文。”
“不错。你的专业就是学中文的吗?”
“嗯,我……学……嗯……中文,嗯……我……”
巴拉巴拉……坏了,听不懂了,不是汉语了。
小沈听出他是说英语呢,就说,他好像说他是学数学的(悄悄吐个槽,好像英语也不怎么标准哦)。
“哦,很好,很好。”除了说好,我还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冷场了一下,他又开口了:“你,身体,好吗?”
诶?这是要闹哪样?你不是刚刚问过我“身体”吗?
懵了一下,只好说:“我很好,你好吗?”(心里快长草了!)
他说:“很好。”
这个时候,他想起介绍那两位同行的了:“我们……一起……同学……”
那两位,其实正在边上使劲地憋着笑呢。估计也觉得他的汉语不咋地。
我立刻表扬他:“你的汉语,我能听懂!”
啊呀,这哥们高兴地笑了,一个劲地说:“谢谢,谢谢。”
然后又说:“你,身体好吗?”
老天,这是什么情况?
我真要崩溃了!
小沈在一边已经笑得不要不要的了!

正好我们的两位伙伴过来,赶紧拉住他们缓冲一下尴尬:“来来来,这位帅哥会说汉语哦。”
其实真没法对话,那年轻人估计也就刚刚开始学汉语,见到“秦”,赶紧练几句,我们人一多,他就磕巴了。

啥都别说了,照相!照相!照相!
还是真心地祝愿他早日学好汉语。

不过,也实在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问我“身体好”呢?
前两天,这个憋了我两个月的问题,竟然在一个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里得到解决了。
作者说,伊朗人相互之间的问候有时在我们看来非常繁琐,比如两个人打电话,可能相互之间会说:“你好!你好吗?最近怎么样?我很好啊,非常感谢,你呢?你家里怎么样?父母好吗?你妻子好吗?你孩子好吗?你工作最近顺利吗?祝你一起顺利,一切安好……”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和范围,甚至还多。 
有时也许只是一个简单的电话,但是光问候可能要花费几分钟时间。如果是两人见面,那除了说这些话,还有握手,贴面礼。
作者又说: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与伊朗人见了面,相互结束了漫长的问候,开始聊天。不管是吹牛乱侃,还是谈正事,中途稍有停顿的时候,伊朗人会看着你又冷不丁地问:“你好吗?你怎么样?”遇到这种事情开始我很奇怪和郁闷,也难以适应,咱们刚才不是已经相互问候过了吗,怎么又问?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还是老一套:“我挺好的,谢谢,你呢?”伊朗人也像模像样的再回答。问完了,然后继续聊我们的话题。聊着聊着,说不定他又要重复问好了。别嫌烦,继续顺着套路来就是。

作者在文章里问: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有啊有啊,我就经历了啊! 
…………………………………………………三十三孔桥………………………………………………

从赫居古桥下来,我们又去看不远处的三十三孔桥。

这座桥建于1602年,比赫居古桥还要早几十年。

像赫居桥一样,也是双层结构,但有33个拱,故名三十三孔桥。
同样的,它既有桥梁的作用,也有水坝的作用。

我注意到它的底座与赫居古桥不同,采用的是船形基础,也叫作筏形基础。
这倒让我想起去年在泉州洛阳桥时看到的桥墩了。

这是从网上找的一张比较清晰的洛阳桥图片。

古代的桥梁基础,在罗马时代是采用围堰法施工,即打木板桩成围堰,抽水后在其中修筑桥梁基础和桥墩。1209年建成的英国泰晤士河拱桥,其基础就是用围堰法修筑,但那时只能用人工打桩和抽水,基础较浅。
11世纪初,中国泉州洛阳桥在桥址江中先用石块铺在江底,形成筏形基础,尔后用养殖海生牡蛎的方法,使基础与桥墩胶结成整体,据说这在世界桥梁建筑史上也是首创。 

当然,桥梁建筑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各种不同施工形式的基础了:明挖基础、桩基础、沉井基础、沉箱基础和管柱基础。
筏形基础对于桥梁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比较专业一点的说法是:筏形基础是当建筑物上部荷载较大而地基承载能力又比较弱时,用简单的独立基础或条形基础已不能适应地基变形的需要,这时常将墙或柱下基础连成一片,使整个建筑物的荷载承受在一块整板上。筏形基础由于其底面积大,故可减小基底压力,同时也可提高地基土的承载力,并能更有效地增强基础的整体性,调整不均匀沉降。

三十三孔桥也是有“国王会客厅”的,但同样也是不开放滴!

三十三孔桥的桥面两侧都有三米高的墙面,墙面上每隔两三米就有一扇花瓣似的门(依然是伊斯兰建筑的重要元素)。

这些开放或不开放的花瓣形门,是很别致的照相背景。

而墙外临河还有一米左右宽的走廊,贯通两岸。从开放的花瓣形门可以走到这个通道上来。
(因为临河一面没有栏杆,走在上面还是有点怕怕。)

桥下一层的桥洞里,通常是人们休闲娱乐的地方,有情侣们在这里卿卿我我的,也有一家子带了食物来“野餐”的,还有朋友扎堆聊天嗑瓜子的……

这位帅哥正在用他高亢洪亮的声音在唱一首听起来非常美妙的歌曲。

伊朗,好些年轻人会经常练习歌唱甚至进行专业训练,为的是让自己练出一个好听的嗓音,如果有机会,他们希望自己能成为清真寺的宣礼员。
(据说宣礼员召唤人们做祈祷的声音,不用扩音器也能传到几里以外呢。)

鸽子!鸽子!!
大夜晚的,居然还有大群大群的鸽子在天空中飞。

我这个傻瓜相机,当然拍不出鸽子模样来,不过这个也蛮印象派嘛。
虽然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正在飞翔的鸽子!  

遇到一家人,奶奶七十多岁,爸爸妈妈和姐妹俩。
非常热情的一家人,姐姐用英语和我们交谈,可是我们只能说几个简单的词,好在姐姐好像也只能说简单的词,于是对话如下:
秦?
是。
来自哪里?
北京
住在哪里?
萨法维酒店。这是奶奶吗?
是。
爸爸妈妈?
是。
非常好!

妹妹只是笑。奶奶只是来来回回地看着我和小沈。
然后爸爸不知说了句什么,姐姐说:“请上我们家作客。”
诶?谢谢谢谢,我们还有很多同伴,还要去吃晚饭。
哦,那么,我们照相?
照相!照相!照相!
所有跟你搭讪的伊朗人都会要求合影,照照照,他们也不会给你地址让你发图片,就是照。
奶奶的背驼了,小沈只好弯下腰搀着她合影。

其实刚才还遇到过一家子,父母亲和一对子女,看见我们,妈妈就跑过来大喊“秦!秦!”然后说自己是伊朗人,丈夫是埃及人,这个是女儿,那个是儿子……哇啦哇啦说了一通,招招手,“拜拜”了。
风一样呼地过来了,又呼地消失了,只留下我们还在那里发懵。

真是好玩!

桥上的风景美丽,桥上的人们热情洋溢。
真的让人很容易沉醉其中,恍惚不已:我们到底是来看桥呢?还是看人? 



小提示:
    在伊斯法罕看桥,大白天可能还比较安全,如果是晚上,当你在跟伊朗人热情交谈时,不要忘了捂好自己的细软哦!


本篇游记共含4446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2016-04-11 16:50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2016-04-11 16:58

引用 idacating 发表于 2016-04-11 16:58:30 的回复:

有点心动,好想出去玩嗷嗷嗷

回复idacating:出行要趁早哦!

2016-04-11 19:0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