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棵花树正好开 <春暖云南,旅行笔记>

  • 出发时间/2016-04-08
  • 出行天数/30 天
  • 人物/和朋友

壹.让一切故事的开始,都充满芳馨和惊奇,出发前三两事

对面两个女孩,一张口,带着切菜斩瓜的利落劲。
这次去云南,打算写旅文传播,她们代表渠道方。我刻意没有做功课,顿了顿:写自然,民间美食…普通人的努力活着。
“要详细题纲,突出的事件?”
我有点懵,双手摊开:路上会遇到什么风景,被哪些事感动,见到谁,我不知道。
对方叹一口气:那总有关键词吧。
朋友老胡,儿子挟青春困惑的暗黑情绪,怒斥他别再满口理想和正义,儿子听到的多是老人不能扶、毒食品、权色交易……说这事时,老胡喷出一口酒气长长叹息,为什么不多传播美好的事情,社会杀善啊!那万念俱灰的苍白,一直晃动,于是我说:关于幸福、人与人间的温度、用心作好一件事的民间匠人精神。
对方要崩溃样子,彼此交换了无奈眼神,说这样,我们微信一篇文章给你参考。打开手机,斗大标题,呛鼻浮燥味扑来一脸:北极求婚,南极结婚,拿着1亿去旅行,大写的流弊!

这次,我只想安静地写平常。

一把火烧到头顶,职场的包姐姐和大嗓门瞬间找回来:如果选择急功近利,我就不会放弃副总裁的职位和高薪,坐在这里。没有1个亿,没有国民老公,没有女神,就是普通人的一次心灵旅行。
对方年轻的脸茫然而不屑,看到得她们空空的手上,攥着各种锃亮套路。策划一次功利性传播,我清楚她们要什么,一年前的会议室,我同样对着一屋子下属,掷地有声:我要闪瞎客户的爆点!
但是这次,我只想安静地写平常。

这片土地到处都在经历生命最灿烂盛事,选择遇见谁?又要错过谁?

被我堆得嫣红翠绿的茶吧,一整窗山景,啁啾清鸣,润透心里略干燥细纹。
在我们家,旅行攻略是我的事,一起生活二十多年,胖阿郑从不过问到哪里去,他只管开着红色拖拉机,把我带到,和陪伴。
播放马世芳讲评《旅行的意义》,摊开一张地图,我一直在啃咬笔。还真的纠结,传说汉武帝夜梦彩云,派使者在祥云县境追到彩云,因此设置云南。39万平方公里,七个温度带,数十个民族,现值春暖花开时节,这片土地,到处都在经历生命最灿烂盛事,选择遇见谁?又要错过谁?
朋友圈,美女孙在晒幸福:妈妈负责准备烧烤食材,爸爸和阿申哥负责组装自行车,憨憨负责守吃,妮妮负责睡美容觉。憨憨和妮妮是她养的小狗,雪白圆滚。一个普通早晨,因此温暖柔软,忍不住弯起嘴角笑。这次旅行,我想去深入的,除了风景,还有这样平凡琐碎生命里,藏着的诗的光芒。网上能查的指南,没有这些。

在地图上圈出一个大环线,走到哪算哪,走到想回家的时候。

在地图上圈出一个大环线,走到哪算哪,走到想回家的时候。手机里,马世芳正讲到齐豫的《一条日光大道》:……现在已经天晴,阳光洒遍你的全身,我只要在大道上奔走……

那辆改装到牙齿的牧马人,在我们家享受着亲儿子待遇。

清明,节气中为景清、明净之意, 心情干爽,忙起出发前准备。作为在海拨5000单车露营、走过英雄路丙察察在内、共五条进藏线的资深自驾夫妻,旅行装备有一柜子。
体力活是胖阿郑的,我只需要挽起袖子,努力吆喝:打气泵,拖车绳,户外铲,嗯,一桌三椅,野炊厨具……我们为带帐蓬起了争执,我想找个满开花溪边,幕天席地,仰望星空。但多年死党欧阳同行,三人一车,胖阿郑目测,帐篷睡垫等体积太大,给小朋友买的文具会放不下,我只得举手放弃。
收拾齐备,胖阿郑猛一拍脑袋:糟啦,汽车四月份要年检。虽然有备用车,但红色拖拉机,那辆改装到牙齿的牧马人,在我们家享受着亲儿子待遇,威风霸气,路上颜值担当、招桃花的小主。急吼吼一阵慌乱,各种找证件火速加急。这时候,欧阳来电,跪求晚两天走,他新入手的无人机精灵4,操作失误坠机,要送去修理,态度很坚持,没有无人机他决不上路。
朋友女儿范范,微信我为她大学的校刊约稿,羞涩表达钱很少。刹那间开心起来,我喜欢年轻人,新芽一叶能掐出水来,朝气透亮,能有机会在混浊世界里,向他们掀开一角蓝天,传递那些干净笑容,也是想去尝试的理想。

未知的在路上,花枝招展着,走来。

终于,终于要出发,朋友老胡为这次旅行,友情做的车贴设计稿完成,天光下,一棵花树正好开,霞红妖娆,如烟火炸开般鲜活绚美。
未知的在路上,花枝招展着,走来。

本篇游记共含1536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