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实习生第二周start

  • 出发时间/2016-03-21
  • 出行天数/2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695RMB

3.21 回归

      今天是我实习的第三周,但是因为上一周请了假去成都交材料,这一周就算是我实习的第二周了,有点上班综合症啊。上午接着做审核,我觉得隔了一周之后我的速度突然莫名其妙提升了,完成300+没什么问题了。中午用饿了么订的套餐,送饭小哥送的时间晚了点,牧晨他们在会议室吃完了我才开吃。味道不怎么样,随便吃了几口也没什么胃口了。下午接触了全新的一块评论review,然后牧晨给我系统的培训了下。白天的时候我把PTE的材料放到了桌子上,本来想抽空的时候看,被牧晨提醒白天在工作的时候尽量不要做别的事情。好吧,作为一枚实习生位置太显眼了。我决定晚上7点下班之后留在公司学总可以吧,不过问题又来了,直到8点公司里依然有人在,而且7点之后就有点吵了,我还是乖乖回爬梯吧。
从SOHO出来第一次看到一群大妈在跳广场舞,一直以为商业区不会有这种情况呢…之后每晚出来都能看到好几拨,已经见怪不怪了。
      从望京到爬梯的安德里北街真得很近,40分钟左右妥妥的了。晚上9点半多回去,住的10人女生床位房,这个点屋里除了我只剩下另一个一直在打电话的女生。我开始看昨天下好的PTE视频配合材料翻了翻,reading的部分还是需要读出来测速的,我尽量声音小一些。到后来室友们陆陆续续回来了,洗漱关灯后我又看了一小会儿,对考试的大概流程熟悉了遍就睡了。之前在火车上已经看了一部分了,其实就剩不到4天的时间想复习什么或者做题已经来不及了,主要是要熟悉题目类型和要求就好。至于考试,我大学英语六级的成绩过这个应该还可以吧。总之,保持好心态,先考考看吧。

3.22 午休798 & 加班

     早上吃得有点多,一上午都觉得胃不太舒服啊,中午午休的时候就没跟组里的人去吃饭。刚好今早看到爬梯的群里有人说公区的吉他琴弦又断了没法弹。想起来我昨晚去公区拿吉他,也看到了伤痕累累的吉他啊,本来想给安上,上回淘宝了好多根,安上分分钟,不过重点是一弦的琴锥也不见了,需要去买一个。反正胃不太舒服,就出去走一走顺便把琴锥买了晚上给安上好了。我在网上查到望京这边距离SOHO近的有几家卖琴的店,不过我去找了好像是都搬了。回来已经1点多了,看到了正在热饭的hr碧嘉,她说798那边有,我搜了下果然有三家。为了省点时间就直接打uber去了,不过司机师傅有点路痴绕远了。798我之前没有来过,创意园区其实都差不多,看得多了也免疫了,我一个人绝对不会为了逛这里特意过来的。比较坑的是,我跟着导航找到了第一家店,人家关门不开业。第二家店在对面,里面卖尤克里里为主,大爷说没有卖琴锥这样的小配件。第三家店最不好找,竟然是在封闭式茅舍里,我打开门进去一看根本不是卖吉他的好嘛,人家就是个古典琴舍,里面的人正在饮酒品茶。好吧,看来望京这边真得没有,还是先回去吧。打uber回去路上堵了会车,回到公司已经快3点了(正常我们午休的点是中午1点到2点,不过大家都12点半左右就可以出去,2点半左右回来就行)。我中午去买琴弦的事情走之前只跟家悦说了,没想过会回来晚,笑着跟他们道了歉,大保福笑着说没事,我转头看牧晨的脸色好像不太好,估计没见过我这样的实习生吧哈哈。好吧,我决定自觉晚上加个班把一个小时的时间补回来。
      下午4点多分配了新任务,又是因为积压,用户评论user review产生了快1300条,大保福让我下班前清空。我本来就是想好了要加班的,这下实实在在一定要加班再加班了…到7点我还剩500多条的时候,因为同样是review任务,我就顺道把大保福之前开会交代我做的bad review调查也做了,并汇总成了excel表格发给了他。不过大保福说今天没让我做这个啊,主要任务还是清空user review。我明白了提前完成任务也不能提前上交,应该等着我把今天的任务做完了再一起交。在学校虽然有拖延症,但是有的时候必须要先把作业交了才能出去玩,我也怕自己会忘,就提前写完作业然后都给汪,之后的事我就不管了。习惯了这种模式,看来进了公司需要改进啊,不能吧boss当成室友或者学委一样的存在。
      8点多,我还剩300多条,大保福和牧晨说我先下班吧,剩下的之后再做,我说我明天请假好了,周四要考PTE,想抽出一天的时间好好看看。反正今晚已经决定加班了,我会把任务都完成再走。他们嘱咐我早点走注意安全,也就随我了。牧晨说可以让我周三周四调休到周六周日,这样就不会扣工资,原来还可以这样啊,当然好啊。走之前她还提醒我说下次请假需要提前一周发邮件。好吧,我又犯了在学校时候习惯性的错误,在公司请一天假也需要正式。(因为在学校我起来晚了或者不舒服不想上课的时候,就直接让室友帮我请假了,假条之后补上)牧晨确实给了我很多指导,我也知道工作中的自己也需要不断改进。
      9点多公司里已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晚上本来不想吃饭的,可能中午没吃加上一直忙到现在太伤脑筋,肚子真的有些饿。现在下楼去吃还浪费时间,我就凑合着吃着公司的小零食冲了速溶咖啡。(零食筐里白天已经被大家吃的差不多了,现在只剩下山楂卷了,我吃了几个果然只觉得越吃越饿…)好吧,一鼓作气9点半之前终于清空了这1300多条的user review。我发现这个程序太过繁琐,必须挨个点开审核后才能执行相应规则,执行后还会弹出相当于废话的对话框,然后还需要再点一次。实在是费时费力!我把战果和这个bug情况微信告诉了大保福,他说之前也有人提过这个问题,他会找程序猿们改进精简一下的。(事实证明,大保福和程序猿们还是挺靠谱,下次再做user review的时候,系统已经简化了,再也不用这么麻烦了,就算再有积压也不会花这么久时间才能清空了)
      我收拾了东西关好灯关好门出了公司,和另一个女生拼uber回到爬梯已经快11点半了。因为明后天不用上班,我就在前台喝着酸奶发发呆逗逗钢盾儿和娇娇,和前台的伙伴们聊聊天就回去睡觉了,不过半夜屋子里蚊子太多,我拍死在墙上好几只,睡的不是很安稳呢。

3.23 提前体检通知-撤回-拒签?

      昨晚打蚊子,早上被楼下学校的大喇叭吵醒,醒的时候还是觉得很疲惫加困困的。中午出来看到SEVEN,他说让我帮他找PTE或者雅思的考试信息,他也打算去考然后抢下一批的WHV。前台的网不是很好,刷了好几圈也刷不出来网页只好暂时先放着了,我把巴斯的微信推荐给他了,就像当初Allen推荐给我的一样,毕竟巴斯更专业。还有今天是在大连办公证的一周后了,顺丰果然给力,昨天去帮我拿了公证书寄,今天就到了。   我的财产证明也邮到金榜缘了,我让雪姑娘帮我拿,雪姑娘还说我大款了都有2W存款证明了。我看照片里存款证明没什么问题,保险起见就直接又下了个4W存款证明的单,手续费100。估计邮过来要不了多久,反正时间也够了,现在只剩下英语成绩一项了。
      出去在护国寺吃饭的时候收到了签证中心发来的提前体检通知email,可能是因为我资料还没补齐所以才发的这么晚,Allen已经很早就收到这个通知了,不过这意味着我们距离拿到WHV更近了!这样一来,我的PTE必须得一次过!我很高兴地和Allen分享了这个消息,并请教了下他在北京提前体检的情况,然后下午在国图用email附件里发给我的HAP码填了表格并成功预约到了列表里北京的一家体检中心,据说费用要900啊…这年头体检都这么贵了!
      结果乌龙来了,我刚预约好提前体检的相关事宜,就收到了同一个ID的毫无理由的recall email,半个小时后给我发来拒签信!我压制住内心的郁闷一页页往下翻,看到拒签我的理由是我的材料不全我真是很诧异啊。3月18号在成都递交现有材料的时候,已经被要求写了说明书并电话咨询过了可以在14天内补交,现在连一周都没到啊。而且要拒签还在之前给我发提前体检通知,让我白高兴白忙活了一下午就这样处理了?我觉得有必要问清楚,可是现在已经过了上班时间,没办法打电话问。我就把情况微信告诉了巴斯和Allen。巴斯建议我先给回一封邮件问问看,Allen说让我明天直接电话调戏下澳洲驻华大使馆,比如质问他们为什么言而无信balabala…我回了一封邮件后也没什么心情看书了,想着这一个月来为了WHV花了自己快1W的财力,外加公司请假回家回学校去成都变成了白折腾,明天的PTE考试还是个未知数,就算考过了材料都补交了还是不收回拒签,那我7月实习也结束了也毕业了但去不成澳洲了之后我要做什么呢?这封邮件也不知道官方会不会给回,明天电话打不打得通,会不会重新考虑我的申请等等,一时之间脑子有点乱。晚上闭馆出来,吹了吹风,让脑子不要想那么多,一切等明天再说好了。在走着去车站的路上,塞着耳机听着歌,刚好播到小俊俊之前给我录得 you are my sunshine,就打了个电话过去想跟他说吐槽一下我今天的情况,结果自己也没想到演变成自己说着说着竟然抑制不住哭了,好像说了好多好白痴的话,比如觉得自己很失败啊云云…后来再想起来这事,我都觉得我这个自诩大道理都懂,一向安慰别人的人,竟然也有这么没出息的时候!这多大点事啊,大不了不嫌麻烦地再申请下一批呗,真是当局者迷!
      小俊俊说当一个人不太冷静的时候真得需要一个冷静的朋友引导一下的,这一点自从我一个人来北京后感触颇深,因为我并不能跟家里人说我的种种压力,那样帮不了我什么也只会让他们担心。很庆幸我的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朋友在。(后来我发现其实小俊俊有的时候也很钻牛角尖,我俩的身份又变成我是冷静的那个人了。)
      情绪好了点,眼泪也差不多擦干了,我才挺晚回到爬梯。看到SEVEN在前台,我跟他说了这件事,SEVEN好像还有点小高兴,跟我说其实他不是很希望我去澳洲,一年太久了。他问我接下来的打算,我说先把明天的PTE考了,明天打电话问问情况再说。

3.24 PTE考试

      下午1点半考试,要求1点到考场。我睡到了10点多起来,然后在附近的庆丰包子铺吃早午饭的时候收到了昨天发的邮件的回信,无非是官腔驳回我的申请,依旧是拒签,然后还附上下一批申请的时候要中英文写上这次为什么被拒签。我打电话给成都签证中心和广州总部,客服并没有给出什么实质性解释,只是说我再补交资料也没用了,让我申请下一批吧。打电话给大使馆,公务员说他们并不管拒签这块,要我找移民局,但是却不给我移民局联系方式,我在网上也没有扒到。有点心累啊。我把情况告诉了巴斯和Allen,他们都劝我放弃,可能真的是前两批比较松,这一批开始审查变严格了而我就成了补材料问题的牺牲者。好吧,已经过了一天脑子清醒多了,倒也没纠结太多,暂时先这样吧,看了下时间还有20分钟1点了,我就打uber去考场了。还好之前踩了一次点知道地方,要不然还真得迟到。1点半这批的总共考试的不到15个人,我都有点忘了只是周一晚上看的考试流程了。不过还好,临场发挥力Up,虽然听力好多没听懂,考试时间也是卡点上交,但考完了总体觉得还凑合,30分应该不成问题。
      回来在一家清真饭店吃丁丁炒面,被花卷嫌弃我又污了…(跟汪说过这个菜名她也是脸上大写的邪恶啊)尔等才污!因为前些天花卷和我约了明天周五晚上一起去看MAO的演出,可能是MAO最后一场了,听说要搬了。花卷出票,我出人哈哈。他住在上地,MAO在鼓楼大街这边,明晚看完演出可能很晚了,我就帮他订了明晚后海一晚的青年酒店。毕竟演出票已经是花卷付了,房费必须我出。由于我今天才知道调休的周六周日不是去公司而是在家办公就行,所以也不用非订最近团购不了的爬梯,金榜缘明天还没有床位房了,记得小呈姑娘带我们来过青年酒店在后海的这家分店,看着还不错,距离MAO也近就订这里了。
      吃完饭直接坐公交去西四想去拿几件衣服和东西(我的大行李箱一直放在金榜缘,来爬梯小住的这一周就背了个书包穿身上这一件衣服),路过护国寺的时候看到街边都是琴行!在望京特意去找找不到,我这无心坐公交,真是蓦然回首,吉他店就在灯火阑珊处啊。我在护国寺站下了车,随便进了一家店就能买到琴锥了,吉他店的小哥穿的还真像蛋糕店的小师傅哈哈。我不记得爬梯吉他的琴锥是什么颜色的了,就凭感觉挑了个白色的,结果晚上回爬梯安琴的时候,才发现人家清一色黑色琴锥,只有我这白色的琴锥不要太显眼啊...好吧,不要在意细节,能用就行!今晚在爬梯公区还意外认识个同乡的大连姑娘,竟然还神奇的是同一个初中。出门在外总能缘分多多惊喜多多啊~

3.25 MAO liveshow

     今早起床后收拾下就退房了,没有看到SEVEN也没看到玉米饺子小姐姐,就没跟他们说再见。今天在公司上午做user review list和 executed over 24 hours task,下午进行新的任务——free listing非0价格商品调整品类240+和call center error report处理120+。,中午跟大保福牧晨丽君碧嘉去好滋味吃饭,没什么胃口没吃太多,碧嘉还说看不出我平常吃的这么清淡呢。晚上7点半多下班,直接坐地铁到什刹海去找MAO。(我记得上回和Nici找MAO的时候是在什刹海下的地铁,就在烟袋斜街对面啊,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去找竟然是在鼓楼大街那边,难道我间歇性失忆了...)在坐地铁的时候收到了PTE的email,还真是快啊,昨天刚考完今天就出成绩了!打开看了下,47分,我通过了PTE的考试。有点哭笑不得啊,从3.18号在成都递交材料,到今天3.25号,7天左右的时间,我已经把所有材料我都拿到手里了,只要按照之前说好的邮寄给成都签证中心,然后提前去体检就一切OK了,讽刺的是根本连补交的机会都不给我了,我决定明天再写一封申诉信问了,真的有点不甘心。Allen和巴斯知道我过了PTE都只能为我惋惜了,不过巴斯很仗义的答应下一批帮我免费抢,Allen也说反正他也是要10月份走,下一批7月份之后的话,材料都全了我办下来应该不会再被拒签,还是可以一起走的。人间处处有真爱啊!真得很感谢一直以来Allen和巴斯的支持和帮助,也很感谢昨天听我歇斯底里在电话里无理取闹哭诉并很耐心安慰我指导我的小俊俊和曾经也抢过whv没成功的花卷。花卷老头子感慨一样的说,他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他说自己当初准备了那么久准备材料并考完了雅思结果没有抢到名额,一切付之东流。虽然我抢到了名额,可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不过我们依旧还是需要有梦的不是么,万一实现了呢哈哈,何况这个梦实现并不困难!
      我和花卷都来晚了,MAO今晚8点半开场,我们分别从公司过来已经9点半了,不过也没错过什么,对没听过的瞳组合并不感冒,就是来的晚了人太多了有点挤不进前面,而且里面太热又没有存包的地方。我是因为今天退了房,就把睡衣洗漱用具加上办公电脑神马的都背在背包里,还穿了羽绒服,真是要命啊!到后来也玩开了,我直接把羽绒服塞包里,把包撇角落里不管了。整场下来有A公馆,鹿先森,坡上村,隔壁团等,各具特色,气氛也很好。之前一个人在公司加班的那晚,公放了今晚演出的这几个乐队的几首代表作,觉得其中最喜欢的还是隔壁团的朋克音乐风格和主唱充满青春气息的声线。花卷比较喜欢“春风十里不如你...”这种style曲风,说都在家单曲循环好几遍了,出来了还在哼一路,真是爱的深沉啊。其实以前我还是挺喜欢这一类文艺民谣风,可能以前看过现场的觉得和想象的有些差距,而且也听得多了就免疫了,我是已经过了听民谣的年纪了么哈哈。期间我们还认识了很巧今晚定在一家店的李元亮和子怡,这俩人竟然是微博上互相“勾搭”,因为对音乐同样的爱好就出来聚了。子怡是摇滚重金属发烧友,和我一样是大四来北京实习,也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姑娘。整场下来,我们玩的很嗨,真是见识到了和平常正经八百不太一样的花卷,和文静的长相不太相符的子怡...这应该是我第二次来livehouse,可是确是第一次真正知道了“开火车、跳水”等新玩法,之前我都是和四周的人一样只会安静地站着听听歌偶尔跟着音乐跳跳舞,绝对不会像今晚被他们带的这么疯!不过很开心啊,liveshow的音乐果然是有魔力的。
      我们四个终场才走,我们决定先把东西放回店里再出来吃。我凭着小呈姑娘上回带我们去这家店的记忆带着他们三个从后海那边走,结果走到一半发现有岔路,好像印象中沿着后海和鸦儿渡口酒吧那条街一直走就到了,并没有岔路啊...难道我记忆又缺失了?我只好开了导航,但还是没有找对方向...花卷和李元亮已经无奈地抢过了我的手机变身新一代领路人抄着小胡同找到了那家店。(他们的手机都在MAO理各种拍照录像没电了)我和子怡只能默默给他俩点个赞了,哎,谁让我俩是半路痴呢我还时常记忆缺失得离谱哈哈。不过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附近的小饭馆都关门了,吃货花卷还一定要找地儿吃了饭再回去睡觉。我们就打车溜一路去了一家还开门的店吃了驴肉火烧再打车回来,也是够奢侈的哈哈。李元亮没跟我们一起吃,他说太困了就先去办入住了。还好并不像李元亮说得没有房间了,子怡是现定,我和花卷是预付,都是床位房,不过我和花卷的房间满了,子怡去住了隔壁的女生二人间。我们回去根本都懒得洗漱也不想吵醒同房间的其他室友,就直接倒头睡了,真是又累又困啊呢,李元亮还说他在MAO站着跳着腿都疼了哈哈。

3.26 国图 & 古籍博物馆

      昨晚睡得太晚,早上7点多屋子里就陆陆续续有人起床收拾东西和说话有点吵呢。10点多起床后看到床下的花卷还在睡着,死猪一样哈哈。子怡正在隔壁屋子里洗澡吹头发,李元亮早就起床了,已经在楼下坐着了。我们大概11点半多退房,然后在附近的庆丰包子铺吃包子。昨晚就想找这家包子铺来着,太晚了灯灭了愣是没看到哈哈。出来后李元亮说下午要去找同学就先走了。子怡本来要今早7点去体检,起床晚了只好拖到明天,她决定今晚再走,所以白天就跟我混了。花卷下午TB,紧赶慢赶叫了uber往回走。我俩蹭了花卷的车到地铁站然后约着下回再一起出来浪。
      下午带子怡去国图,先去旁边的古籍博物馆转了转,我之前来过一次,不过没有去过二楼,二楼的甲骨文馆真心很赞啊。我们占卜(最近人品掉线,我需要占个卜!不过不管在龟壳上选哪个都是很吉利的话,“大王风调雨顺balabala...”哈哈反正心情好)、八卦、看甲骨文由来小动画、自拍...不亦乐乎哈哈。今天天气很好,子怡说这个天气适合去踏青。周边的花儿都开了,博物馆门口的小花园里开了像是木兰花的树?很香呢。懒懒地抬起头,阳光正好穿过花的间隙,微风吹着花瓣轻轻摆动,真想一起在草地上席地而坐,晒晒太阳赏赏花虚度这一下午。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允许我稍微矫情一下不行啊!)
      本来想把今天的工作做了,国图个人读者证的卡的wifi还是不太稳,太卡了。我就在5点闭馆之前把WHV拒签第二次申诉邮件写好了2/3,这次我写的有理有据,附上了所有材料图片和邮件时间和内容截图等,言辞恳切且略带犀利,我都想好了写成这样要是还糊弄地回我,我直接发微博@官方好了,反正XX不怕开水烫了是不。
      晚上子怡说想去我住的金榜缘看看,(也是佩服子怡,公司在北京西北,租在了东南,每天通勤都要转好几趟地铁不过她乐在其中...)我们先去附近的西单吃了顿芝士年糕火锅,随便聊着才发现其实我和她很像的,在女生当中属于外表文静内心叛逆要死,不在乎细节和别人的想法,不愿意被束缚的乌托邦。虽然人生如逆旅,但希望我们一直保持这颗年轻的心。
       吃完出来已经7点多了,再带她去金榜缘有点赶了,因为子怡要去赶8点多的在国贸的巴士回郊区的学校,我就在这边送她走了。我问她4月底的草莓音乐节要不要去,她说暂时不能浪了,不过下个月苏州的迷笛音乐节她一定会去,如果实习时间不允许就辞职。(后来她还真辞职了,还真是对摇滚不疯狂不成魔呢哈哈)
     

3.27 考研汪来袭

      昨天是调休的但也没有工作,今天无论如何得工作了。中午睡醒了就开始做牧晨发给我的email里调休这两天要完成的任务,工作量有点大,忙到了晚上6点半多才弄完。23号大学隔壁室友汪,25号到27号考研复试北二外也来北京了,本来23号来就要和我们一样住金榜缘的,不过那时候我还在爬梯住,雪姑娘还在金榜缘,,汪晚上到了北京,手机没电了我们联系不到她,她也没找到金榜缘,就随便在外面凑合了一晚,然后直接搬去北二外附近的一家女生公寓住,方便复习和考试。今天考完试,刚好晚上都有时间我们就约着三个人一起出去聚餐,地点是雪姑娘选的一家在海淀的自助火锅团购。
      雪姑娘今天上班,晚上下班要直接搬去东城区距离她公司近点的地方住两天,不过她的身份证找不到了,我帮她翻了留在金榜缘的包里也没找到,她的地铁卡好像充值也出现了问题,在我和汪已经碰头的时候她还在金榜缘,然后看着时间太晚了她就不过来了,被我俩一顿批斗。不过好在身份证她自己在床下找到了,地铁卡帮她问过了也没有事,是她自己脑子瓦特了哈哈。所以本来是三人的聚餐变成了我和汪的二人世界哈哈。
      这么长时间没见,真的很开心在另一座城市还能见到老朋友。女神经汪竟然留起了小辫子,还穿上了女生气十足的衣服。她说是为了复试,不能穿的跟在学校一样太邋遢,有的时候还是要靠颜值的哈哈。吃自助我的战斗力依旧比不过汪,这家店肉不是很多,汪一直说吃不过瘾,一直很羡慕嫉妒恨她怎么吃脸都看不出来长肉的体质啊。
      我们一边聊着近况,我跟她说了我来北京后找工作的事,她跟我说了她考研的事,以汪的实力我知道她考上根本没问题。(后来事实证明她确实考上了~)这样我们三个都能在北京了,距离也不是很远。只要我和雪姑娘再在她学校附近租房子,我们真得能像在学校的时候那样每天一起疯一起浪了。汪说那晚他迷失在了平安里,问了下棋的大爷,扫地的大爷各种大爷都没问到地方,后来自己溜达着看到了sunrise hostel,但是记得我们跟她说的是金榜缘,而且看门口好像不太像酒店(没办法,门口牌子太小,看起来是不太怎么正规...),就在附近找地儿先住了。哈哈我们是不担心汪的,她是就算没酒店住也会安然去睡垃圾桶的人。
      吃完回来我们和在地铁站的雪姑娘碰了面,聊了会送她去车站,我批斗雪姑娘为了她我才又回金榜缘了,这边离我公司太远了毕竟,结果我刚回来她就搬。雪姑娘没心没肺地说,过两天我们都要回学校开题答辩,想着没剩几天就搬离公司近的地方住着不折腾了。不过我们三个应该不能一起回去了,她俩应该会比我早走一天,雪姑娘要早点回去弄她的资料,我还好,要交的之前给雪雪改过了她也没说什么我就想着不着急晚点回去好了(虽然雪雪强烈要求我月底提前一周回来)。
      晚上把汪带到店里,介绍她认识金榜缘一众“奇形怪状”的男男女女的小伙伴们(下图)。因为我们回来太晚,汪再回国贸那边也没地铁了,我就让汪今晚跟我挤一张床,明天她再去逛。不过明天我和雪姑娘都白天上班,汪说白天一个人逛很寂しい呢。,而且雪姑娘说明天周二好像大多数景点都关门?(我问过其他小伙伴,好像那是周一的规矩,明天还是可以去逛的)我们约着明晚再聚,去距离她俩近的三里屯那边。
    P.S 晚上在酒吧楼上被小呈姑娘带着开了新的动漫坑《一拳超人》,挺喜欢这个画风,主角除了画的随意点,风格很像银魂里的阿银。

3.28 5miles两周年

      又到了周一,昨晚睡得晚了早上依旧起来的也很晚,汪还在一边像小媳妇似的帮我梳头帮我递衣服哈哈。汪说她东西还放在女生公寓那边,今晚还要去住一晚,她白天打算去博物馆转转。等我送走了汪,我就和礼轻一起打了滴滴去中转站(今天礼轻公司出外勤,地点在望京附近)。结果因为是拼车的,司机师傅也是很无所谓的态度,路上耽误了点时间,我在望京下车还继续打了uber直达公司,最后我迟到了5分钟,礼轻迟到了半个点呢。
     今天又接触了新的一块report,牧晨看起来挺忙,我不懂的就去问家悦了,慢慢地也熟练了report里面的几个模块。家悦真的是一个很靠谱的实习生,做事认真仔细。她是保研的,可能下个月就要离职回去弄论文了,让我赶紧多学点要不然等她也走了就没人了。(薛晨自从上周三见过最后一面之后再也没来过了,他提前离职了。据说是找到了他真正喜欢的销售的工作,目前正投身在热火朝天的建设当中)
      中午跟大保福和一群程序猿们出去好滋味吃小碗饭,我照例刷大保福的卡再微信转账给他。一群程序猿在饭桌上讨论朝鲜核问题、对美限制、中国措施云云...饭桌上有一个总是笑眯眯的看起来挺秀气但是正经北方人的程序猿小哥,我们都吃完了他还剩好多菜没吃,自嘲说没回吃饭他都最慢没救了哈哈。
      下午公司开了个小party,因为3.26周六那天是5miles两周年纪念日推到了今天周一。其实也就是摆个庆祝大蛋糕和一圈饮料,用气球装饰下公司,然后传说中从美国回来的大Boss Lucas给我们讲讲5miles发展史啊老员工经历啊今后发展啊云云。直到今天听他说完我才终于对3rdStone和5miles有所了解更大概了,我还真是个不走心的实习生啊...Lucas说今后招来的实习生应该会往转正的方向发展了(后来我问了大保福转正的问题,大保福说我们想的话也可以,但是家悦保研我要出国还怎么实习后转正)。其实也就是问问,我也没想过转正,虽然公司环境已经很轻松和自由了,但我觉得我的性格还是适合放出去散养搞创作而不是坐办公室的类型。
      晚上下班如约去三里屯找雪姑娘和汪,那边有个麦当劳可以在里面转一圈盖够戳免费送冰激凌,童心和贪吃的我们就成功GET到了哈哈。随便逛了逛后,记得子怡跟我说过三里屯这边有个叫corner的酒吧氛围很好,是外国人开的店,可以随便进去跳跳舞主要免费的,没有最低消费也没有要求非要点喝的。不过我们三个去了后,事实证明并不是!地方很小,也没啥人,进门前台的中国小哥就要拿菜单给我们..(后来子怡跟我说可能她去的时候是过年?所以没那么多要求?...哈哈,算啦,关键还是要看运气去碰的)因为明天还要上班,这边晚上也没什么逛的了,KTV团购也没有合适的,我们随便走走就撤了。雪姑娘和汪说她俩明晚走,也嘱咐我早点回去。
      挺晚回到金榜缘,小伙伴们今晚都挺消停,都早早回去睡了。我在楼上酒吧把周六没打完的whv拒签二次申诉信敲完并发了出去,希望早点给我回复吧。敲字的期间,有个广东的小哥和两个妹子一直在旁边很露骨地伤感讨论爱啊情啊性啊...我自己包括身边的朋友虽然都没啥节操,但都不会大晚上没事公开讨论这么无聊的事,可能这是南北方差异?我发完邮件就下楼了,刚好羊羊也没走就又在楼下陪她了会儿。羊羊自从上回他们公司以没钱了这一奇葩的理由辞掉了所有的实习生,到现在一直还没有工作,可能心情有点烦闷。她说她不想挨个投简历面试那么麻烦了,想直接通过我们直接去工作好了。我上回跟她说了我们组实习生缺人,她说她会考虑看看。她打算也去聘雪姑娘那家看起来挺轻松的,每天带小孩子玩教小孩子英语还能保持童心的职位。后来楼上那两个妹子走了,酒吧里也没有人了,广东小哥看到我俩还在又坐过来让我们给他提建议,关于双方都有好感但异地和年龄问题,他纠结要不要追刚刚的其中一个女生的问题...哎,这种事别问我,我对感情问题一向理不清也懒得理,我只说想追就追别后悔大不了被甩,也不造有木有误导人家哈哈。
      

3.29 Team Building吃吃吃

      今早难得地和羊羊,太子,礼轻去附近的庆丰包子铺吃了早点,昨晚约好了所以今早互相叫着才起得早了点。吃饭的时候,大保福发来微信说让我带羊羊直接来公司看一下(我昨晚下班的时候跟大保福说了羊羊,大保福看了羊羊照片后表示果断要她来,不过并没说什么时候)。这突然地,我只能临时拉着简历都没带的羊羊吃完饭去我们公司了。好像大保福并没跟牧晨奶妈说这件事,牧晨看到羊羊过来还一脸的差异呢,让我帮她把简历打出来先坐着,然后牧晨先和羊羊进会议室聊着。大保福堵路上了,一个小时候后才来。后来都面试完了,我送羊羊出去,羊羊跟我说他们也没有过多跟她谈工作的事,就是各种八卦各种聊,而且牧晨好像看起来对我很不满呢,提起我的时候都“咬牙切齿”,让我小心一点了。然后羊羊直接去雪姑娘的公司面试了。(后来知道雪姑娘的那家公司全职人满了,羊羊在那边做兼职,每周两天。剩下五天又去找了别的公司的兼职暂时先做着了)羊羊说的我倒也没太在意,工作方面我自认为我还是很有效率的。可能是我这个异类实习生超出牧晨的认知的实习生范围的原因哈哈。休息的时候我问了大保福羊羊的事,大保福说应该不会给她offer,他说羊羊和他想的还是有点不太一样(可能她把羊羊当成我跟他说过的室友考研汪了?),而且主要羊羊8月份是要去法国的,现在公司再招实习生是要招能留用转正的。
      下午又接着做report部分的工作,里面除了家悦已经做完的prohibited item之外,其他的我都接触到了。到现在为止已经比较熟悉了后台的各个应用了。下午还接到了关于昨晚发的申诉邮件的大使馆的难得的回电,电话那边的女人语气不善透着不耐烦,跟我说虽然之前说的原则审核期14天内可以补交材料,但是我资料没齐也要看签证官看个人的态度,她确定前两批中并没有巴斯说的晚交了20天英语成绩的还给下签云云,让我不要再白费功夫等下一批。算了,能回我电话已经很让我意外了,虽然态度不太好,而且我更相信巴斯。挂了电话,我叹了口气,跟巴斯说了然后提醒巴斯让下几批申请的人不要走我的路,一定材料都全了再去,要不然费时费力还被签证官抓把柄拒签太不值。巴斯也慨叹第三批这批审得太严了,之前也有个客户也被拒签了,资料都全但是因为签证官对他的流水不满意就拒签了。行吧,下批再说。我答应巴斯剩下的钱发工资了一定转给他(虽然巴斯总说不着急,但是不喜欢一直欠别人啊,想着尽快能力范围内还上)
      晚上我们组去公款TB,就是团队建设,也是我第一次参加,除了大保福牧晨家悦,已经离职的薛晨也去了。我们定在了望京地铁站不远的一家韩式烤肉店里。分量很足,吃得很撑。除了我点的120的部队火锅有点坑,貌似就是煮方便面,一人一碗就没了呢。好几个星期前,我们就在讨论组里800多的TB费用做什么好,之前说要去大连秦皇岛北京郊区结果还是敌不过胡吃海喝,一顿花了600,大保福说剩下的决定下回再找个什么由头比如看个电影神马的一起花了好了。牧晨和薛晨很久没见,一直坐在对面讨论薛晨的软件开发。家悦的同公司程序猿男盆友前天去美国出差了要一个月之后才能回来,饭桌上也是不是和时差不一样的男盆友微信。后来碰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觉得我很能喝,薛晨还把他的酒倒给了我!我不喜欢喝酒的好嘛!可能在他们眼里,我没有像平常北漂族一样安稳租房省钱,反而每晚下班都看似“花天酒地”,各种酒吧各种电影各种聚餐..和公司的人聚餐虽然还好,但还是没有和朋友们在一起吃饭放得开聊得开,应该是我的社交技能是隐形的原因。
      1点半多才回到金榜缘,大家都没睡,我们在楼上酒吧玩了会也就回去睡觉了。我因为晚上吃多了又喝了酒不太舒服,就在走廊了坐了会才去洗漱,回屋已经快三点了,哎明天最后一天可能又要起不来床打车去公司了。

3.30 启程回校

      今天是我这个月工作的最后一天了,因为要回去开题答辩,我已经请过假了,3月31号和4月1号调休到下周周六周日在学校办公,4.4号清明节公司统一在家办公,所以我4.5号回来上班。早上果然没起来,打的uber顺风车来公司。今天又是个好天气,一路上司机师傅都在放着汪峰的《北京北京》,我半眯着眼睛听着歌,看着车窗外闪过的景物,有种好不想上班了的感觉。果然大早上不能听这种类型的歌,太过沧桑和沉重。
      昨天老姐发来消息让我把户口本顺丰寄回家,她的身份证过期了需要重新换。我到公司后刚好就有顺丰小哥在公司里发快递,我就让他帮忙寄了。想到身份证过期,岁月真得是把杀主刀啊,不知道我的身份证过期的时候我在哪里又在做着什么事情呢。
      今天的工作又新增了质检审核一项,并发布了新任务给我,要我处理For sale里面其他品类价格为0调整品类和非0价格清空。我都做好了之后,把结果和其中发现的一些问题点和解决建议列了出来,做了张表格发给了大保福抄送给了牧晨,结果大保福并没有打开看,问了我这是什么然后说,他上次已经提醒过我了,不要做没让我做的事情,没有用。牧晨说这说明我终于知道认真了值得表扬。我不是很赞同大保福的说法,他觉得没有用但我觉得很有必要啊,实习生不只是执行任务的机器,也需要有独立思考问题并协助解决的能力的。好吧,既然他是上司,他不喜欢实习生多管闲事,我为什么还要去冲撞他呢?我决定以后再给我分配任务,我做好完成就行,至于发现的问题点和我的想法,我有空还是会记列出来但不会再发给他们了。
      中午本来要和家悦和牧晨去楼下的have fun吃饭,牧晨已经提前订饭了就没去,大保福和一众的程序猿也要来,不过里面有点小没有位置了,而且是素食没有大保福的爱,我和家悦只好默默地说下次不带他们就我俩过来吃好了哈哈。于是中午跟着他们去T1吃重庆筷子小面,味道还不错。吃完了大保福和家悦直接回公司了,我跟研发部的程序猿们在楼下踢毽子。有时候觉得研发部的这群程序猿比我们运营部活泼多了,每天中午都组团各种餐馆去吃,然后吃完还能在一起玩。王子健还说要不我抛弃大保福他们,跟他们研发部混好了,我笑着说自己穷,跟你们混不起呢~
      晚上开了会,我第一次做会议记录。重点是重复商品下架问题,讨论了半天还是处于待解决的状态。其他就是最近大BOSS归来,提醒我们已经被人举报迟到早归的实习生多加注意。还有会上第一次听牧晨提出对我的看法,她说我刚来公司的那段时间她真的对我挺不满的,但是这段时间对我有了改观,工作效率也不错。就是...精神有点自由(这措辞真把我逗乐了)。我知道她说的精神自由应该指的是我的慵懒闲散惯了的生活习惯问题,这个还真有点难改,精神不自由就不是我了哈哈。
      晚上把所有任务做完8点了,火车是晚上11点的。本来早上想退房的时候就把东西都收拾好带来公司,然后晚上下班直接去火车站,可是早上没起来东西都没收拾,所以还得先回去趟。先坐地铁到南锣鼓巷,看着时间不太够了就打了滴滴直接回金榜缘,把所有东西都胡乱塞了下都带走好了,反正回来天气也暖和了,行李箱的衣服都是冬天的也用不上。雪姑娘的撩妹小哥帮我拿行李到楼下,小呈姑娘帮我拿了早上退房没来得及拿出柜子的东西,然后我打了uber直接去火车站了。下回回来可能不会住这边了,因为这边房价涨了而且距离公司也远,雪姑娘说等回来租房呢哈哈,之后再说吧。
      在车上接到了小俊俊的电话,他说他正在北京站,不过马上发车去南京了,还真是巧合的错过啊。很高兴电话里小俊俊好像已经恢复过来了,没有再像前些天一直处于工作郁闷死循环的状态了。之前我说把上次他引导我的话原路奉还给他,并觉得他的工作给他压力大的有种要死不活的感觉了还不如辞掉。他那段日子负能量高的我都快不认识曾经笑着弹唱着you are my sunshine的刁民小俊俊了。我很想拯救他但并不知道怎么样才是真正适合的,毕竟抉择最后还是需要靠自己。可能很多事我们就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但是我们还是要尽力让自己乐观一些开心一些。
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我到火车站的时候取票检票,喝了杯站内的永和豆浆然后卡着时间进站,时间有点赶就被直接被要求从别的车厢进去然后车就开了。我一路拖着行李箱跨了10个车厢才找到我的床位,放下东西终于能舒口了。很久没带这么多东西出来走动,看来我缺乏锻炼了。明早就能到学校了,下一阶段就准备我的开题答辩吧。
      
      
      

3.31-4.9 学校-回京

      答辩时间提前变成了4.1号,我31号回来就被雪雪各种催修改东西,其他同学也是各种忙。4.1号下午答辩,出来后雪雪要求我重新改提纲,并觉得我的开题报告和论文问题重大,还有其他上交的材料也需要大幅度修改,要我多留在学校两天。所以本来5号回去上班,我干脆又跟牧晨请了一周假想多懒几天再走,11号周一回来上班。
      在学校的日子果然就是清闲,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约时间去找雪雪,再回来改改东西查查资料,把来北京后没有追的动漫都补上了。前些天一直出去网吧或者餐厅点餐蹭网,后来直接白天用英语班的佳鑫的小蝴蝶上网不出门了。不过雪雪一直对我论文的材料不满意,直到8号我把暂定的报告最终纸质版拿给她,她还说让我回北京去北外找材料要不然我的论文很危险云云。哎,外语系的论文真是麻烦。
      4.8号的时候发了上个月的工资,13天班1987大洋,加上我现有的钱一起还了上个月的各种贷款,立马只剩下300多了,我还真是月光族啊。决定等回公司4月份尽量全勤吧,要不然欠巴斯的两千还起来就困难了。
      4.9号晚上到北京站,吃了顿回转寿司后回到金榜缘住一晚,前台小姐姐说特意给我又留了老盆友聚集的231房间。二货小伙伴们都在,一进屋就听到礼轻和马文才坐在一张床上说着”妈的智障“哈哈。
      京漂新的一周又要开始了。
      A smile is a curve that sets everything straight~ 
      
      

4.10 双桥看房+入住谜城

 今天雪姑娘羊羊去上班了,我们睡到自然醒的剩下的小伙伴就又一起拼饭在走廊吃。清理卫生的阿姨还说我回来了他们才这么改善伙食哈哈。雪姑娘说今天下班后和羊羊一起去她同事推荐的双桥那边月租1000的房子看一看,不错的话就先在那里住一个月,分摊房租还是很便宜的。看雪姑娘这么相信她同事,说得那么信誓旦旦,而且都没看房就直接决定要今晚搬去了,我就觉得那房子应该八九不离十,本来预定了去谜城,富山,9号公寓各住一个星期,这样的话我就都给取消了。
      今天本来白天需要在青旅工作的,但是我吃完饭后带着电脑一直在写日记。这个月的日记一直没有写,我觉得再不写我会忘掉了。刚从广济寺回来的马文才说看来写日记比我工作重要哈哈,可能我是又旷了半个月班,有点工作综合症了。晚上7点多拿好了行李到了双桥和雪姑娘羊羊汇合,在雪姑娘的同事带领下去了预约看的房子。房间还好,但是周围的环境就是城中村,各种修路修房黄沙,推门就是垃圾堆,到双桥地铁站还需要坐摆渡车20分钟左右...哎,我和羊羊都不打算住这边的,雪姑娘比较着急找房子,她说金榜缘不让她放行李,她已经把所有行李差不多拿到了公司,每天背着洗漱的书包工作加找房子很有压力...雪姑娘的同事和她老公对我们看房很热情,还帮我们找了周围其他几家一直忙前忙后,羊羊一脸艳羡地说雪姑娘同事的老公太靠谱了。看房子无果,我们就在附近的一家饭馆吃了晚饭。雪姑娘还是一脸纠结租房的事情,而且她还想买电动车上下班节省脚力...羊羊也在烦恼现在一周都是兼职太忙工资也少...她们都说我心大,看我租房子也不急,每周拎着行李箱换青旅住,每个月信用卡提前消刷再月光....其实我觉得还好啦,已经来了北京了当然就得有点在北京的样子嘛。这边根本连小县城都比不上啊,要是雪姑娘图便宜和距离,真得要住这边我还真得挺为她担心的,我觉得她会撑不过三天,心里会很孤独周围环境也落差太大会疯吧...羊羊也说她做奢侈品的住这边也太别扭了。我的信条是要是真得让我委屈自己节省开支住自己不喜欢的地方和环境,我一定过得不会开心,有什么事情能比让自己每天心情好更重要的事!
      吃完饭我们决定找房子的事情从头再议,对这边都不熟也不想在这边待了,我和羊羊要坐车回西四。雪姑娘不听劝,说西四太远明天上班还得绕,暂时在这边附近住一晚明天直接上班了。我们嘱咐她注意点安全也拿她没办法了。回来的地铁上,羊羊说她在考虑辞掉周一到周五的名头为奢侈品公司的兼职,i因为上周一直在打杂,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奢侈品相关。但是明天老板说了会跟她谈薪资和具体工作分配,她也和公司其他人混熟了,日薪多少合适或者要辞怎么说等,总之各种纠结。哎,我总不能拿我这个都银行卡透支取现过并且还没跟家里人说的负面教材指导她吧,好在发了工资我都还上了,要不然我真得开口跟家里人说了,我不想。最后羊羊瞅着我自嘲了句,说我们这样什么时候能在北京买房买车...我哭笑不得地说你咋不上天呢?...
      到西四的时候和羊羊分别了,她继续回去住金榜缘。我已经把大行李都搬出来了,不打算再住金榜缘了今晚也没房了,决定这一周去住谜城吧,之前我去玩过一次,感觉还不错,虽然地点在西直门,早上到望京依旧很远,不过暂时先住着吧。
      拖着行李到迷城的时候已经11点半多了,小方帮我拿了行李然后借给我手机让我重新订取消了6天的阿里信用住(我的手机快没电了,在路上刷网一直没刷出来),现在青旅的房价均价55+了,还真像花卷说的,旺季快五一了必须涨价...看来我这个月依旧需要倒贴不少钱啊。办好了入住,小方正在和前台做电影的小哥他们拍微视频,我看了下没啥节操还演的一本正经的剧本,小方说这是昆汀式幽默,好吧我期待成片出来...后来田宇也回来了,他说晚上刚吃了70多烤串...好像上次来谜城就是分了他两根烤串才认识的,真是货真价实的吃货啊。后来快凌晨1点半了,小方他们拍完片都回去睡了,我们剩下的人就在公区团着了。小方说热力猫的脱口秀看的人少最近还开始收费了,竟然100大洋!他自己的段子也依旧没有完成。我说让他先关注着吧,这周六看看田宇在修改他的论文(为什么认识的朋友论文都快弄完了,家悦羊羊田宇...我们才开始开题答辩环节而且竟然有这个环节!),我在电脑写日记(已经不想工作了,这两天事情太多,还是写写日记整理下头绪和心情好了)。还有一个叫小龙的小哥,他一直在看书然后用我的笔在书上划划写写,这年头能真正在青旅看书的男生都是国宝啊,田宇还笑着说小龙是在川藏滇藏线上收保护费的...对面还坐着一个姑娘,好像今晚喝了点酒,精神有点恍惚,后半夜吃了泡面后觉得她正常了...(我回屋里才发现我们一个屋,我的洗漱用品忘带了还借了她的用)谜城的前台或者兼职义工好像都是男生,和爬梯一水儿的妹纸不一样...而且这个时间点在公区的也没有女生。一晚上一边写日记一边跟他们聊天,我发现我知道的太少了也受益很多,小龙真得是有点卧龙先生的感觉,也重新认识了并不只是吃货的田宇,还有条理清晰男主力max的小方,前台写剧本拍电影的闷骚小哥们...如果合租的话就遇不到这么多惊喜的人了呢。
      晚上不知不觉快三点半多才回屋里,洗完澡4点睡觉。临睡前订了4个闹钟,已经做好了明天起不来打uber的觉悟了。

4.11 广济寺施粥

  应该是最近弄论文弄房子加上通宵太累了,记得早上按死了所有闹钟,稍微清醒点的时候已经9点50了...10点到望京来不及了,脑子里过了几种方案,最后身体诚实地告诉我自己需要再睡一会,今天不宜工作。哎,请了半个月假了,回来上班第一天还起来晚了我也是无奈啊...我发了微信诚实地道了歉,包括周末没有工作和今早起来晚了,并承诺今天会把任务都完成。大保福依旧回了个OK的手势,牧晨说等我回来再收拾我哈哈。金榜缘的小伙伴们说我心大或者任性,还说想要同款上司呢...还有点可惜的是,今天家悦交接工作后就离职回学校了,我再见她就有点难了。家悦今天闹钟坏了也起床晚了,牧晨奶妈估计得被我们两个实习生气够呛啊...上周二新进了一个实习生,家悦要走了,等我明天回公司就变成了我带她?...想想觉得时间好快,不可思议...
      好吧,又睡了一个小时然后去楼下冲了个澡。吃了顿庆丰包子,坐公交去金榜缘把忘记拿的洗漱用具和鞋拿了出来。本来想顺便等今天下午搬回来的小呈姑娘一起看最新的海贼王,但楼上酒吧没亮灯也没人,楼下清洁卫生的阿姨们在吃饭,231寝室里也只剩一个不认识的小哥在睡觉...决定还是走吧,毕竟已经不住在这边,认识的人也都不在,也不好意思待太久。
      出来看着天气还好就溜达着去了马文才每周末都去的广济寺。(本来以为马文才会在酒吧二楼,他说她今天去了望京soho面试去了...我俩正好反了)。原来真得很近,就在西四地铁站对面。我以前去过的寺庙啊还是挺多的,因为自己没有宗教信仰,每次去寺庙都是随便看看,寺庙叫什么名字都会不记得,更别提听什么法事讲座皈依...可是这一次来寺庙却有了不一样的感受,感觉身心舒缓,说话都不自觉的变轻柔了。感觉就算什么都不想,静静在这里发呆也是很舒服的。我想是因为以前在学校的我根本谈不上涉世,根本比不了已经在外面漂了这么久的现在的自己。当一个人的阅历多了,想的就会多一些,杂念也会多一点,不管有没有宗教信仰,不管是寺庙也好教堂也好,懵懂的涉世的我们都需要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心灵救赎和释放,提醒自己勿忘初心。
      当我大中午抱着鞋盒子和洗漱包进到广济寺,看到里门有一些人聚在那边就过去看了看。然后一个看着是香客的阿姨竟然给我拿了一个碗,戴着工作牌的大爷笑着让我把东西先放着,然后另一个正在施粥的小哥帮我盛了一碗粥...一切都好自然,没有寒暄没有尴尬,我甚至都没说什么就被这么多和善的人温柔相待了...拿着乘的满满的粥,一边喝一边慢慢溜达着在寺庙里转了一圈。春暖大地,红墙绿树花香,香炉青烟袅袅,穿的或朴素或西装革履的人都虔诚着上香、跪拜,寺庙里安静地只能听到小鸟的叫声,自己浮躁的心也莫名沉淀了下来,好像世间并没有什么事要着急的,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在寺庙里第一次看到了一树真实的樱花,粉粉着孱弱着轻柔着,但却锦簇着坚强着美丽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会驻足赏花了。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心情好,果然寺庙和樱花更配噢,下回一定要去看看樱花海。
      本来想下午去北外找雪雪要求我找的论文资料,手机没电了,拎着东西也不方便,就窝回谜城了。小方看到我没去上班,笑着说我是她见过的第二个因为迟到了就不去上班的人。小龙也在大厅,我分给了他们顺路买的加应子,笑着不置可否。回屋里把东西都安顿好了,窝在床上又睡了会。今晚我要好好休息了,我还是有好好做一枚实习生的觉悟的~今天也挺意外花卷上午把you+租房详细消息又发给了我,虽然雪姑娘觉得远,我们可能不会再考虑去上地住了,但是真得让我觉得出门在外,总有这么多真诚地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在帮助着自己是一件很让人知足和值得感谢的事情呢~雪姑娘今天发来消息说又在水木社区里找到了几家性价比不错的房子,金榜缘的小伙伴们可以一起搬过去住,周三我们一起去看看房子~
希望这次看房子不会让我们都失望,这样对大家都省事了不少,雪姑娘也可以早点实现自己种田小媳妇一样的有房住,离公司近,每天睡得饱,有厨房做饭,有我们小伙伴们在身边一起笑一起闹小日子喽。
      现在是晚上18:20,我觉得我要发生大事了...因为我能感觉到我发烧了头晕无力...有点后悔回来没有带羽绒服穿的也少了,降温还是挺快的...我的体质是那种要么强悍到没朋友,要么一生病一个月好不了...如果明天我再请假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我是真的生病了哈哈。先去睡觉了,希望明天一觉醒来能好起来!小伙伴们也要注意保暖啊!

本篇游记共含19078个文字,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