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游记小赛#【清明食事】南国春荞

  • 出发时间/2016-04-02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800RMB

关于南方人心中春天的味觉 回忆中阿妈手作的那个家常菜

不知不觉又到了清明时节,而那一年一度的春之小菜:荞菜,又会被人从遗忘的国度中重拣出来,摆上桌面。

位于南中国广州,在近郊,荞菜就仿如是入春的声音,伴随着大地的苏醒,开启南方人心目中春天回归的节奏。

还记小时候,每年清明祭祖以后,那“脆卜卜”的烧肉皮,都是小孩们最向往的零食。孩子们都冲着烧肉脆皮去了,而祭祀台上剩余的,往往就是那肥瘦相间的烧肉。仪式过后,晚上家族聚餐,阿妈总会把烧肉爆香,再伴上荞菜同炒。肥肥的烧肉,经过高温加热,肉汁外漏,正好被荞菜清甜的植物纤维吸收殆尽,那个香啊!于是,祭祀时候不受欢迎的烧肉,经过荞菜神奇的点缀,又会成为一道抢手的好菜。而这个清明吃荞菜的习惯,也就岁岁年年地持续着,伴着我们长大成人,也见证了阿妈的鬓角染霜。

从前,阿妈总会在“荞菜炒烧肉”这道菜上台时,给我们百度这个小菜的知识:它只在清明时节前后一个多月内上市,此时的荞菜茎白爽脆无渣,纤维幼细,鲜嫩可口,也是春天最为应景的蔬菜之一。今年要是不吃,就得等来年了!虽然阿妈年年唠叨的“荞菜百科”,无非也只是想我们能多吃几口。但是古人“不时不食”的智慧还真是杠杠的,春天荞菜的鲜香就这样成为我们的童年回忆。

直到年岁渐长,昔日的顽童受到教化,才了解到原来春吃荞菜,不止为一个鲜美。俗语有云“故人坐轿西去,后人食荞相祭”。在粤语当中,“轿”和“荞”同音,我们在这个时候吃荞菜,是寓意先人能坐轿而去,免受这个时节乍暖还寒之苦。其实,这荞菜之中,还寄存着浓浓的追忆、孝敬和怀缅之情,因此老广们还赠予荞菜一个别称,谓之曰“清明荞”。而在老广心目中,吃过这一味“荞菜炒烧肉”,清明的祭祖仪式,才真正画上句号。

然而,这个南方春天的乡野菜,或是因为露脸时间实在太短,又或是出身过于寒微,难登大雅之堂,渐渐地,总为人们所遗忘。普查过身边的85后-00后,能识得荞菜泰山真面目的宝宝,少之又少。即使有知道荞菜的,也总会把它和葱搞混。其实,两者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首先,葱是葱绿多,葱白少;而荞菜,则是荞绿少,荞白多。
其次,葱头一般是单瓣或双瓣,且穿着一层紫红色的外衣;荞头则一般为多瓣,雪白肥大,我们最常见的,就是腌制成开胃小吃的“酸荞头”。

其实,荞菜在旧时的中华大地,还是贱物一件。皆因它非常“粗生”,不但在贫瘠的酸性土壤中可以生长,还无需太多肥料,下种晚,生长期短,有些甚至在路边或荒地就能茁壮成长。

可时至今日,它降压、凝血、对抗自由基、延缓衰老、抑制肿瘤的食疗作用,却让它名气大翻身。尤其在岭南地区,更是清明时节不时不吃、不可不吃的“正菜”。

春天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春眠不觉晓”,不知不觉中春已过半。而荞菜的赏味期限,却只有在这个独特的时节。在南方的乡下,春吃荞菜是一种风俗;可在我们身处的物欲大城市中,荞菜却已远离“日常蔬菜榜”。而在食肆林立的广州,想在酒楼点一味“荞菜炒烧肉”这般的家常菜,亦是难似登天,这总令人不觉唏嘘感叹。

春日可贵,望君莫负春光好,重新发现这个旧时小菜,啖一口春天的本味。

本篇游记共含1236个文字,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的图片拍的好美,加点介绍就更好啦,要不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哪啊。

2016-04-12 14:12

关注!等楼主都更完了再看!楼主加油!

2016-04-18 15: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