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神秘的柬埔寨 之一 一路颠簸到金边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6
任自言 (东城) LV.11
2016-04-11 22:40 363/2
  • 出发时间/2016-04-11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8000RMB

      国内去柬埔寨的路线有很多,但我们决定坐新加坡航空公司的航班,在新加坡停一个小时,然后转飞金边。前些年去新加坡公干,对新航的飞行很满意,对新航的空姐也很满意。这次再坐新航也应当不会有差错。
   因为坐的是夜航,本以为睡上个安稳觉就能到达新加坡,谁知这一路就没安稳,不是遇见小气流,就是遇见大气流,气流跟着飞机跑,空姐们不时地放下手中的活计回到座位坐好,飞行员也不时通过大喇叭告诉乘客“遇到气流,厕所关闭”。我本是有尿急的,晃晃荡荡的机舱,反而让自己尿意全无,看看我身边坐着的媳妇,身子裹着个毯子,貌似很镇定地在晃晃荡荡中强忍惊惧假装熟睡,但看着她瑟瑟发抖,想必她是惴惴不安的。
    听说飞机最容易出危险的时候不是飞行在平流层,而是在起飞与降落之间,因此有了这样的常识,飞行中再颠簸我也是不大恐惧的。只是飞机和汽车是有所不同的,不管怎样,汽车轮子挨着地,坐车的人心里安稳,“大铁块”在天上飞,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乘机的人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不塌实。一路颠簸的飞机在樟宜机场降落时,已经天亮了。可惜一晚上也没睡个安生觉。
    新加坡机场很现代,但我们不是去现代的新加坡,我们也无暇欣赏现代化的机场我们只是在机场转机而已。当登上去往金边的飞机时,我们从机窗里向美丽的新加坡挥了挥手,再飞行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柬埔寨了。
   一晚上的颠簸使自己的体内垃圾沉淀了不少,当飞机停稳在金边国际机场时,自己便不顾得东南亚炎热、潮湿的鬼天气,脱了外套,扔给小朋友,赶紧下机,也未和漂亮的空姐说声再见,就向厕所奔去。金边的国际机场比新加坡机场小得多的多,只有一个候机大厅,厕所小的可怜,没有多“蹲位”,很多男旅客把男厕围的水泄不通。当自己好不容易方便干净,挤出男厕时,看见媳妇背着硕大的旅行包,拿着我的外套,撅着小嘴儿在女厕外排队呢,我赶紧接过她手中的行囊,安慰她“好好排队,柬埔寨的茅房修成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边国际机场的边防检查还是很严格的,听说边防人员会很仔细地验看每一个旅客的护照,细致认真地给每一个旅客拍照,而且还会很十分关切地向旅客问东问西,我们实在是等不急,于是掏了三美圆夹在护照里放在了边防人员的柜台上,检查员很痛快地接过护照,说了声“三块肉”,不到三分钟,就给我们核上入境章,拍完入境照,用充满善意的眼神告诉我们“柬埔寨欢迎你”

    迎接我们的金边导游复姓欧阳,单字一个海,和拦惊马的解放军战士同名同姓。欧阳是华侨,说起国语却很费力,必须用十二分的认真才能听明白他在“呜呀呜呀”的讲什么。金边看上去就象一个大乡镇,不宽的街道两边全是小店铺,街上的摩托车时而呼啸而过,这里的交通警也不大管用,路上也没见个警察指挥交通。

    当车子拐到一条还算是规正的道路时,欧阳告诉我们“这就是毛泽东大道”。想当年,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是相当崇拜“他老人家”的,西哈努克也是背靠着“他老人家”这棵大树才能活命,要不也不可能复辟重登大宝,“他老人家”在柬埔寨上至红魔赤鬼、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平头百姓的心目中还是有些地位的,不管是褒是贬。

     金边是首都,但道路的建设着实不敢恭维。本来在天上就够颠簸了,在陆地上照样颠簸不停,到住宿的“皇宫酒店”时,我的屁股真的快颠成三半了。欧阳先让我们休息,下午再带我们去参观湄公河与大王宫。
    颠簸了一路本想在床上小憩一会儿,媳妇对柬埔寨充满了神秘与好奇,非要拉着我给她讲讲柬埔寨波尔布特的“英雄”故事,我只得应付地告诉她,当年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军队在几天之内就把金边弄成了空城,老百姓全都赶到了乡下,而且他还创造性的在全国废止了货币,带领他的军队与人民大搞社会主义伟大建设,媳妇很惊奇问我“没钱怎么活,.没钱怎么建设啊”。我告诉她“没钱照样劳动干活挣饭吃,没钱照样多快好省的搞建设啊”,媳妇正一脸困惑的时候,导游欧阳海敲打门环并顺着门缝递进一个信封,他在门外轻声地用蹩脚的国语告诉我“任先生,信封里是给您换的二十万柬币,请拿好。

本篇游记共含1649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好可爱,跟我一样懒着写字哈哈。但还是希望看看详细介绍哦~

2016-04-12 19:26

像个相册,有没有介绍?

2016-04-18 10:51
相关目的地:   柬埔寨
10574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