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1年9月,东乌珠穆沁旗:苏都格日勒的家~~~

因为问路,结识、结缘老苏一家。。。

2011年9月,乌拉盖高壁-满都胡宝拉格,自营地出发不久,我们遇到了昨晚问路的蒙族老奶奶和她的小孙子。在草原问路没有东南西北,没有左右,回答者每次都是用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那边”。“哪边?”开始我们很不习惯,总问“那边是哪边?”,路问的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草原的特点就是一个草坡连着一个草坡,没有尽头,没有坐标,在这样的天地间,外乡人很难分清方向。所以“那边”就是那边,你顺着“那边”走就是了。

老奶奶热情的用蒙语招呼我们“进屋、喝茶”。按照城里人的说法,老奶奶的家是二室一厅,明厨无卫。大门正对着厨房,厨房内灶台、煤气、碗柜、酸奶桶、大水缸、滤水机。乌拉盖高壁无水、无电,牧民用电都靠自己的风力发电机和蓄电池,吃水全部是拖车到就近的水站拉水,水质硬而咸涩。在牧区,水、电都异常珍贵。
 
厨房左侧边是客厅,摆着一张玻璃茶几和转角沙发。客厅里边的小间是儿子儿媳的,七、八个平米,刚好放下一组双开门柜子和一张双人床。客厅里最明显的位置挂着一张20寸的全家福照片——爷爷、奶奶、儿子、儿媳、小孙子。以我这个菜鸟级的摄影选手都能看出来,照片过曝了。
 
厨房右侧是奶奶的卧室,炕占了半间屋子,炕上铺着羊毛毡,羊毛毡上是羊毛毯,对着炕摆放着电视柜和一台29寸的彩色电视机。为了小孙子能看上动画片,家里投资了两万元置备了逆变器。电视柜旁是个蒙古族风格的橘红色木柜,柜子上绘有五彩的团花图案。家里所有的墙壁都刷成白色,房间采光很好、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在当地,这样的条件可以说是非常富裕了。

老奶奶把我们让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端出家里的奶茶、奶豆腐、奶油、炒米,“喝茶、喝茶”。我们也把本打算自己吃的西红柿、黄瓜拿出来,送给老奶奶。乌拉盖高壁是有名的牧场,但是这里只产草不产菜,牧民买菜要开车或者骑摩托到80公里外的东乌珠穆沁旗购买,青菜在草原是非常珍贵的礼物。

小孙子叫巴恩斯日查,3岁,腼腆而羞涩,总躲在奶奶身后探着半个脑袋看我们。我掏出包里的巧克力、可乐、小面包送给他,孩子非常有礼貌,接过东西的同时边说谢谢边鞠躬。老奶奶招呼我们喝茶的同时给在牧场干活的儿子、儿媳打电话。一会儿工夫,孩子和我们混熟了。对着我们的镜头,巴恩斯突然坐在地上脱下小皮鞋换上了蒙古靴,又拽着奶奶到橘色柜子中找出了小袍子,系扣子、缠腰带、戴帽子,双手插腰的小巴思,戚然一个小巴特,穿上蒙古袍的蒙古孩子,骨子里透出一股草原男儿特有的劲头儿。

和孩子玩得正高兴,屋外摩托车响,我们迎出屋外,奶奶的儿子、儿媳从牧场赶回来了。儿子苏都格日勒,29岁,黑黑壮壮。儿媳苏不达,有着一双浅棕色眼睛的蒙族美女,虽然一直生活在草原上,但肤色白嫩。家里的万亩牧场,就靠这两口子打理。打过招呼,苏都格日勒问“你们哪里的?”“北京”。
 
老奶奶指着我们和桌上的西红柿、黄瓜,小孙子兜里的巧克力和小面包用蒙语和儿子讲述着什么。儿子冲着我们说“照相,我看看”。七哥回放小巴思的照片。苏都格日勒拍着自己和妻子说“我们也换袍子,照相。”一家老小打水、洗脸、梳头、抹油、换袍子。照相这样简单随意的事情,此时突然变的异常隆重,且充满了仪式感。

蒙古袍是蒙古族的传统服饰,《黑鞑事略》载:“其服右衽,道服领,少数为方领,以毡、皮、革、帛制作,衣肥大,长拖地,冬服二裘,一裘毛向内,一裘毛向外,男女样式相似。”牧区男女均穿用蒙古袍,袍子可分夹、棉、皮三种。冬以羊裘为里,多用绸、缎、布作面;夏穿布、绸、缎、绢等料。颜色一般为红、黄、紫、深蓝色。袖长窄,下摆不开叉,衣襟及下摆多用绒布镶边,边宽约6~9厘米。穿着时稍向上提,以红、紫等色绸缎带紧束腰部,两端飘挂腰间。穿袍子骑马放牧,能护膝防寒,夜宿可当被盖,瘦长袖筒可防蚊,束上宽大腰带,还能保持腰肋谷稳定垂直。
 
苏都格日勒一家的袍子,颜色艳丽、做工精致,挂饰讲究,都是老奶奶一针一线自己缝制的。

七哥用小白、35定尽职尽责的拍摄,我则选景、安排走位。拍摄间,苏都格日勒的嫂子特意骑着摩托车赶过来,换了袍子一起照相。拍摄结束,一家人兴高采烈的围着七哥,凑在相机前看回放。
苏都格日勒全家福,面对镜头,全家人有点小紧张~~

老奶奶要留我们吃饭,为了赶路,我们婉拒了老奶奶的盛情,互留了电话、地址,答应他们回北京就把照片洗好寄过来。临别,苏都格日勒认真的说“下次再来,请你们吃肉”。牧民虽然有着成群的牛羊,但并不能天天吃肉,夏天日常就是喝茶。牧民们杀了羊,没电,没有冰箱无法储存,只能放在80公里外的东乌旗租借的冰柜中。因此,夏季只有家中大事、重要节日或者来尊贵的客人,才会骑车取肉,吃肉。
 
告别了老苏,我们开车去了满都胡宝拉格。

再相见,老苏请我们吃肉。。。

9月8日,再次回到东乌。。
 
牧民留下的地址都很笼统,比如“道特镇吉日嘎郎图嘎查”,这让我们这些看惯“某市某区某街道几门几号,外加邮政编码”的城里人感觉不踏实,这样真能收到信件吗?距离返京的时间还早,我们决定在东乌旗找照相馆把照片洗好,有时间就绕点路给牧民送过去,没时间就在东乌旗找邮局邮寄,即使地址有问题,当地人用蒙语也能和老苏沟通。
 
我们在镇上逛了几条街都没找到北京随处可见的照片冲洗店,有几个影楼拍婚纱艺术照,拍摄风格大多停留在80-90年代,一墙壁的照片,大多数就是把人拍下来,拍清楚而已。牧民如果请旗里的影楼到家里照相、摄像,一次的费用大概500-800元,还不含照片冲洗、刻盘。七哥开玩笑“不然辞职吧,在这开个照相馆,挣钱买羊,再弄个皮卡,去牧民家照相,不要钱,要羊羔~~~”。
 
问了两家影楼,第一家回复,彩扩照片自己不能冲洗,要发走,最快三天取。钱不贵,时间我们耗不起。第二家说的更干脆“整个东乌旗就没有一家可以自己冲印照片的影楼,都是把照片发走,冲洗好再用车带回来。最快的两天”,我们相视无语。。好在我们运气不错,当天赶上老板批量冲印,第二天就有车把照片捎回来,可以把我们的照片一起洗出来。和老板约好第二天取照片,全家福都放大成15寸。

第二天终于取到洗好的照片,自己看着都满意,相信牧民朋友们肯定喜欢。影楼提供的装裱非常简单,相框没有选择余地,白色、金色两种,刻着大花。老板说牧民们喜欢这样的款式,好卖。苏都格日勒家的照片我们选择了白色相框,他家白墙干净,原来墙上的全家福也是白色框,容易搭配。
 
中午,和苏都格日勒约着在宾馆汇合,给他要了大碗牛肉面,没两分钟就被他呼噜完了。七哥特意夹了块羊舌放在他碗里,他说“我不吃”,一口都没动。哎,七哥最爱吃的羊舌啊,他自己都没舍得吃的羊舌啊~~~牧人爽直,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喜欢不喜欢都摆在表面上。
 
苏都格日勒果然是特意来旗里拿肉的。一早他先搭乘邻居的车从牧区到公路,又从公路上打车到旗里找到我们。他说早上四点多就起床了,套了两匹马。让我们回家骑马、吃手把肉。

15:00  出东乌旗,去乌拉盖高壁老苏家
路上,苏都格日勒拿着相片,左看一遍,右看一遍,嘴里还总念叨“你们照的好,你们照的好”。
 
16:50  行驶89公里到达苏都格日勒的家
老远就看见老奶奶和苏不达(儿媳妇)冲着我们挥手,巴恩斯是又蹦又跳。客厅里早早备下了各式的奶制品,“欢迎、欢迎,喝茶、喝茶”老奶奶边招呼着我们,边给我们倒奶茶。一家人凑在一起看照片时的喜悦感染者我们,没想到一张普通的照片在这里如此珍贵,能让一家人爱不释手,能给一家人带来如此巨大的欢乐。

晚餐:手把肉
蒙古族吃羊肉讲究白水清煮,煮熟后置于大盘上桌,以保持羊肉的鲜嫩,特别是在做手抓羊肉时,忌煮得过老。分食时不用筷子,大家各执蒙古小刀大块大块地割着吃,用手抓食。有些地区用手扒肉招待客人,还有一定的规矩。例如用一条琵琶骨肉配四条长肋骨肉进餐;牛肉则以一根脊椎骨肉配半节肋骨及一段肥肠敬客。
 
我们的晚餐手把肉是苏不达用洗脸盆端上来的,热气腾腾,满满一大盆。铺在最上面的是肥嘟嘟的一条羊尾。苏都格日勒用小刀在羊尾上割下三块一指厚,七八公分大小的肉,分别递给我们三人,“这是最好的肉,给最尊贵的客人”他说,肉白色,纯肥。必须趁热吃,入口香、嫩,好吃。都知道蒙古族爱喝酒,饭前,同行的伙伴特意从车里拿了瓶红酒。但蒙古族吃饭时如果长辈在,不能饮酒。

晚餐才开始,我就被那块羊尾腻住了,再吃不下其它。真佩服七哥的肚子,什么都能消化。之前每天一顿手把肉,按理说不缺肉啊,怎么今天见到一盆肉时,还这么激动,好像饿狼进了羊群,两眼放光,两手不停,又撕又拽又割又切的,套用老板常说员工的一句话“有激情,在状态”。

男人们在大口吃肉,除了苏都格日勒一起吃肉的还有他的表哥,表哥是当地有名的草原猎人,会抓狼的。手把肉忌煮得过老,出锅时多八九分熟,他们多用肥肉包着瘦肉一起入口。牧人吃肉的速度极快,几乎不嚼,一大块肉塞进嘴里,几下就吞下肚。

最后汇报一下战绩:七哥,2块羊尾,大骨头一根,一碗粥;我,1块羊尾,两碗粥。
这里的粥,可不是一般的白米粥,是肉粥。是老奶奶用煮手把肉的汤加大米熬制的,味美无比,回味无穷。
 
饭后,奶奶、苏不达收拾碗筷。洗碗只有小半盆水,不用洗涤灵,每个碗在水里涮一下,用毛巾擦干。“你们那里都是自来水冲的吧,我们这里可不行”苏不达说。九点多,巴恩斯困了,老奶奶带着孩子睡觉去了。
 
奶茶换成了啤酒,苏不达拿出家中的照片和我分享。苏都格日勒、苏布达、七哥和我看相机中的照片,聊着满都,聊着北京

东乌旗的“博克”学校和蒙族孩子们。。。


老苏取肉的冰柜在东乌旗的博克学校,等他取肉的功夫,我们有幸参观了当地的“博克”训练。草原人把蒙古式摔跤称作"搏克",蒙语是结实、团结、持久的意思。蒙族三大运动——摔跤、赛马、射箭,摔跤为首。搏克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西汉初期开始盛行,元代广泛开展,至清代得到空前发展。乌珠穆沁草原是蒙古族博克的摇篮。为了把搏克运动发扬光大,东乌珠穆沁旗于1984年成立了摔跤协会,将每年夏天的6月10日定为"搏克节"。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把搏克运动与中国式摔跤融为一体,正式纳入全国摔跤锦标赛中。
 
七哥给他们照合影,小家伙们都很腼腆:

告别。。。

9月11日 告别
08:30伴随着摩托声,苏都格日勒一早放羊回来了。
在草原养牛、养马不用管,只要早上赶出门,牛、马自己会到牧场吃草,天黑了自己知道回家。羊不行,早上牧民们要骑着摩托车把羊赶到草场上,晚上再骑车把羊圈回来。不想打扰老奶奶一家,早饭我们自己煮牛奶、红茶,吃面包。苏都格日勒一家人看着我们的燃料罐、小气炉,野炊用的锅碗瓢盆一切都新鲜,摸来摸去,十分好奇。
 
此时光线正好,七哥又给老苏一家人,特别是小巴恩斯拍了很多照片。

苏都格日勒说家附近有山,山上有山洞,一定要带我们去看看。在草原天天看的都是草坡连草坡,有山?我们十分好奇。开车走了半个多小时,见到了苏都格日勒说的“山“,不过是个高些的草坡。所谓的山洞,洞口不过两尺,洞深一米多,洞口挂满了经幡、哈达。
苏都格日勒带着巴恩斯对着山洞扣长头跪拜,嘴里还念念有词。牧民的信仰虔诚而执着,父子相传,巴恩斯只有3岁,但在爸爸的指导下,磕长头时规规矩矩、有模有样。

11:20告别了苏都格日勒一家,我们开车再次回了东乌旗。找到上次的影楼,把这两天的照片交费冲洗,并留了苏都格日勒的名字、电话,让老板洗好照片通知他,待他下次来旗里自己取。牧民照相艰难,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如可以,我们愿意做的更多。

前面都是七哥拍的片子,后面是我刚学摄影时用尼康3100拍的片片~~~

本篇游记共含4637个文字,4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4-12 18:26

引用 jojojo_ 发表于 2016-04-12 18:26:40 的回复: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回复jojojo_:谢谢阅读

2016-04-13 21:51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2016-04-18 11:01

引用 小可疼 发表于 2016-04-18 11:01:56 的回复: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回复小可疼:那就出发吧

2016-04-18 17:38

难得的好记录!照片也很有价值。这一家蒙古人都很漂亮。

2016-06-26 16:49
相关目的地:   锡林郭勒   内蒙古
874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东乌珠穆沁旗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235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33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