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泰国,熔悲喜色彩于一炉,细数都市丛林探险的那些二三事

12
DBB0409 LV.9
2016-04-12 14:21 633/235

“在清迈看到好多中国人,很好认,走到哪都遮伞的就是。”Maria慵懒地说道。我和Karen相视一笑,我手中的Iced Tea冰块快化得差不多了,每一口都比之前更淡。“是诶,好像曼谷倒没那么多中国人,看来中国人更偏爱清新小城……”Karen附和。Maria突然说,“我听说好像是因为一部电影……是吗?”

她俩一齐转头看我。

我口中的Iced Tea差点没喷出来。脑中搜寻了一下,《泰囧》无疑……我并没有完整地看过这部片子,只在电视上瞄过几眼。忙用手机查了查大概剧情和英文名字——翻译得倒是很好听:Lost in Thailand.“是部喜剧,当年国内院线的冠军……”俩人恍然大悟,Karen忙掏出手机,打下“Lost in Thailand”.她有一个博客,里面记录了生活日常和旅行见闻,和她同行的两天内,她常掏出手机记录这那。

Karen是我通过大保镖的一个活动上认识的美国妞,常年居住在泰国,能在泰国玩得这么顺畅,还是从她给我免费接机开始的。

她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顺直,长得有点像《马男波杰克》里的Diane.我们发现彼此路线雷同,便约着一起走两天。她是墨西哥裔二代移民,虽从没在墨西哥居住过,但时常困惑自己的身份认同。

“六岁之前我不会讲英语,墨西哥人觉得我是美国人,美国人觉得我是墨西哥人。每次自我介绍我都称自己是Mexican……”她此次来泰国,只是因为无聊刷着机票信息,看到有打折票,便一人飞来了。“我学数据分析,但是天啦我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还是先来泰国玩一圈吧!

我和她的旅行观念惊人一致,比如我们都是纯粹的体验主义者,对一切奢侈的享受和不必要的支出坚决说 No!

我们都愿意在一个泰北华人村多呆一个晚上,只为了解那里华人的生活……与她同行的短短两天,我们共同冒险(在pai县做了回hitch hiker),付出(在泰北华人村的一个中文学校上了一节英文课),赏景(在云来观景台看到这辈子最难忘的日落)……

有时我在想,这辈子是踩到了什么狗屎运,身边的旅游伴侣一个赛一个的贴合,才足以成全我旅途的精彩。

而Maria也是Karen在网站上联系的沙发客,30岁,德国人,极好地解释了什么叫“欧洲人都是一群被宠坏的孩子”:老板突然决定给她六个月假期让她放松一下,期间半薪……

即使是Karen也对此表示愤慨,“美国人一年也就俩礼拜吧……你们欧洲人是不是太幸福了点儿?”Maria打趣道,“美国人不是都不旅游的嘛?”“是啊,多数美国人都不喜欢旅游。我们最爱做的事就是摸着自己的枪讲烂笑话……”而这又引发了我和Maria的好奇,在美国,买枪到底有多容易?

“反正,我有枪……”Karen耸耸肩。“社会案件频发,多数情况下枪是罪魁祸首,但我们美国人爱枪,离不了枪……”我忽然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纪录片,一个男人去买保险,保险公司送了他一把枪作为礼物。“对,就是这么容易。”我和Maria再次唏嘘。
此刻我们正坐在清迈古城里的某家饮料店内,看着来往游人,时不时爆出夸张的笑声。很难想象,我们才认识没几个小时。我们身上的其中一个共同点,便是都是独自旅行的女性,又都是独生子女,需要时刻向父母报备,彼此有了些惺惺相惜之情。

“哦对,我都差点忘了……你是中国人,当然没有sibling……”几乎每个刚认识我的外国朋友都会问我下列问题。
【1.你有兄弟姐妹吗?】
【2.你吃狗肉吗?】
【3.FB不能上……是吗?】
说实话我每次都尽量用最客观的角度去解释,无奈国际新闻上的中国形象总是丑陋,使得许多不了解中国的朋友有了许多道听途说,纷纷向我求证,有时让我哭笑不得。“你们共产主义国家都是怎么运作的呀?像古巴那样分配粮食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因为上海实在是capitalist as fuck…..”

我竭力在爱国小粉红和世界主义者之间游走,小心翼翼地把握尺度。到最后发现,最好的回答,往往是“嘿,要不亲自来中国看看吧……”

Maria似乎对中国人钟情清迈的话题很有兴趣,一直向我求证“这部电影到底是有多好看”。无奈我也说不出一二。“不过,你们会因为一部电影就纷纷来泰国……太疯狂了!”

就这样,Maria不断念叨着中国人的电影情结疯狂,我不断念叨着美国人爱枪如命疯狂,Karen不断念叨着欧洲人假期太多疯狂……
 
有人拿着六个月的假期四处晃荡,也有人试图用一辈子行走江湖。

菲律宾人Ed就是这样一号“疯子”。他是我在清迈的沙发主。他在资料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我是游客,许多信息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可以一起探索。

他留着可以扎起的长发,身材矮壮,到哪都带着单反。
这位33岁的菲律宾人已经在路上漂了许多年了,泰国是他旅途中的其中一站,一共会呆上三两个月。和许多背包客一样,他的选择下一个目的地的契机,是廉价机票。
“我跟着家里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十多年,不太喜欢那里的生活。”于是,他一边寻找能边旅行边赚钱的工作,一边用着在澳洲工作积攒的积蓄,不知人生的下一阶段是什么。

“我爱随机性,我爱每天睁眼不知会发生什么的感觉。”他说。他还时常给自己设定目标,什么“30天内每天认识一位陌生人”“30天内每天六点起床”……我反问,“怎么定义’认识’呢?”“聊着聊着,大家一块约出去喝酒吃饭,而我也不会忘记这个人的名字,这就叫认识了。”Ed眨了眨眼。

说实在的,来泰国之前,菲律宾才是我的首选(只因持美签能在菲律宾停留十五天)。最后,在朋友“听说菲律宾人对中国人很不友好”的劝阻下,才匆匆搜到廉价机票来到泰国。“我听说菲律宾人对中国人有偏见呢……”“你在开玩笑吗?我还听说香港人歧视菲律宾人!”我俩哈哈大笑。

彼时,我刚与Karen联系着约见,索性一起把她介绍给了Ed. 中美菲三国代表在清迈舒适的温度下同游各类寺庙,倒也融洽。

本篇游记共含2367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