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岛如果岁月长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8
Hi栀紫 (喀什) LV.2
2016-04-13 00:02 250/4
  • 出发时间/2014-11-2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0RMB

醒来发现这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清晨。
在欢快的鸟鸣声中开始温柔的一天。铺床,收拾屋子,扫地,洗杯子,晒衣服……在阳台晾衣服时看到阳光热烈,十一月末的海岛还像一个热辣的女郎,唱着La Isla Bonita。房子对面就是大海,芃芃树林总是摇晃着身子。
我住在环岛南路L的家里。旁边是厦门的小白鹭艺术中心,而另一边,有个更热闹的名字,就是曾厝垵。大海在对面,后面就是优美而清凉的文曾路。初到环岛路的那个夜晚,海水咸腥的味道弥漫在鼻腔里。来接我的阿吉告诉我在不靠海边的方向,夜色如泼墨,我也不知大海到底在路的哪一边,顿觉茫然。旅行箱伫立在路边,贴着至高崎的标签还未撕去,看起来比我还要风尘仆仆。
我独自待在房间里,收拾着一摞摞的书,从散乱在床边的样刊,到书橱里的福克纳,萨特,一本本整理好,L因为工作的事情还在南昌没有回来,我只好陪它们度过初来乍到的夜晚。
我在那个海风沉醉的夜晚,结束了21岁的最后一天。
醒来发现这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清晨。我在惊愕之中起床,不相信喊我起床的不是年复一年的重工业城市的噪声,而是灿烂的阳光,清脆的鸟鸣和细听隐约可辨的海浪的声音——声音,像某首召唤的诗,抚慰颠沛流离,迷失工业森林的心。而那一刻我竟是百般不信,不信城市会干净如遥远山间原野,就像我后来不敢相信在城市还能看到星星一样。
早几年之前,我就和L约着有机会到厦门来。那是在某一年冬天的上海,我送他到机场,在临行的安检口,互相约着去各自在的城市探望。后来L和我说,十一月的厦门最美,人最少,气候最舒适。我信以为真,带了秋冬的衣服就奔去了那里。所以我就这样赶上了鹭岛的炎炎夏日。
——于是你可以看见一个在各种热裤,短袖,文艺长裙中显得扎眼的人,穿着薄毛衣和长裤,大街小巷地找芒果捞。

一个人去了人们口中“值得一去”的地方。除却心中的恋慕,所到之处平凡又惊喜。于我一个这几年生活在污染爆表的北方某座发达重化工业城市的人来说,风景自是美得令我妒忌的。只是厦门的气质太浪漫了,空气中到处都是爱情的味道。不在此处谈恋爱,或者不是为了爱情来这里,多少有些浪费。
福建人说话大多温柔,与他们交谈几句,你也被跟着柔软了下来,仿佛如果破坏了他们轻盈的说话基调,会搅动一个个柔软的梦。
小商铺错落有致,慵懒地铺在街边。五金店里满是九十年代况味的装饰,插销合页在年久失修和常年的高温炎热里生锈变形,人们懒洋洋地坐在树荫下,下棋,轻轻浅浅地搭讪,午睡,像是走进了布恩迪亚家族的花园里,真是个奇妙得不可言说的时刻。午后长廊的秋海棠在这里被凤凰花代替。那些古旧得有些破败的店子身后,是一张张典型的闽南人的脸庞。
兜售明信片和墨镜的小贩聚集在思明周围,附近都是排长队等着进厦大的人。
在南普陀坐着发呆,僧人坐在我对面。他看着来往熙熙攘攘的戴着小红帽的游客,跟着用大喇叭讲着解说词的导游,没有表情,没说一句话。
我坐着坐着,又好像回到了那年在呼伦湖边睡觉的日子。在立秋的呼伦贝尔,多日的辗转旅途让我顾不得其他,裹着外套就在湖边沉沉睡去,醒来是梦断十几年的故乡人事。内蒙与厦门,风格差异那么大,我只是作为一个过客短暂逗留在这些地方时,才发现真像一个很喜欢的作者说的:“我拥抱了枯黄的草原,做了彩色的梦。我被异族的幻术蛊惑,去异乡就像回家”。
太热了,太拥挤了。疲倦得只想回家待着。从厦大回白城的小小公交车上挤满了人,有开着电脑做数据分析的学生,有操着天津口音说着“这里也不怎么样”的夫妻,还有打扮入时的青年,都容纳在这小小车上。
白城的海有什么不同呢。
白城的海是生活,是清晨的吻,每天都可以相见。像饭后散步常去的某座公园一样,早晨可以看它,端着饭碗看它,失眠的夜里裹上一条披肩也可以去看它。像上下班,做菜,整理家一样琐碎而具体。所以我爱白城甚于鼓浪屿,在白城的海面前,才是厦门,我的厦门
卖唱歌手常年驻扎于此,一旁停放着浸淫了海风的自行车。22岁的第一天,我独自看了海边的日落。
邀请两个在福建的朋友相见,去吃饭的餐厅名字原来叫红犰狳,现在叫木目心——这便是厦门了吧。地方在沙坡尾,过去遍布大桥头,马鞍桥头,料船头,像曾厝垵一样,如今都是灯红酒绿,一派繁花似良夜了。
朋友离开厦门泉州,我送她去岛外的北站。真像在另一个世界。车窗摇晃,我在困乏中不时被撞到,BRT蜿蜒穿过城市上空,经过长长的集美大桥,目睹在颠簸中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日落。太阳离我四又三分之一个离别的距离,爱它在海平面上光湮日暮。天黑了。
这样迷幻而充满海水咸腥的傍晚,像极了初下大巴,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在中山路,仰望轮渡指示牌的夜晚。
那段日子回想起来,就像是在去海韵的路上,路边栅栏伸出来的,开在十一月末的花朵一样。

L第二天回来,我执意要去接他。前一天晚上,我歪在床边,一件一件地叠着衣服,从未对类似的事这样耐心过。
直到他回来,日子好像回到了我想要的节奏里。去曾厝垵的菜市买菜,去超市买生活用品和一种叫养乐多的牛奶,在家里做饭,洗净杯子,喝水,各自看书……像是定居在鹭岛,有大把大把的日子可以慢慢地过,不用担心回程车票,能够慢慢地过完一座城市的四季,虽然厦门这个地方呀,也没有很明显的春夏秋冬。
L会在晚上带我去马路对面,沿着海边散步。从曾厝垵往木栈道走去,再一路向北,便是椰风寨和观音山。我们在音乐广场摆弄自行车,在长椅上聊天。有时会有几个跑步少年经过,戴着耳麦,身影很快消失在溶溶夜色里。我们坐在一起,他说服了我城市真的会有星星,期许着面朝大海的未来。海浪不停地翻滚过来,已经闻不到初来的那晚那样重的海风的味道了。我的鼻子在适应这里,耳朵在习惯这里,眼睛在注视这里,大脑也在说我爱上了这里。
我记得那晚是L生日前夜。我知道他的生日愿望一定是有朝一日能回到厦门,这座大陆里他最喜欢的城市,在海边买一座房子,面朝大海。
提到生日,我们俩挨得很近,只是他长我一岁。而说到大一岁这件事,还有个小插曲。
那段时间我整夜整夜地被蚊子咬,半夜急火攻心地坐起来,L轻飘飘地说,你被蚊子咬啦。喏,花露水。后来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蚊子只咬我不咬你?
L说,本来我是常被蚊子咬的,但你来了就不咬我了。
我问,为什么……
L:“因为……它要吸嫩的血,”说完又不甘心地问,“你也是92年的吧。”
我:“93。”
L:“……”

有时楼上会传来断断续续的钢琴声,像几缕飘荡无着的月光。Les Lucioles en re Mineur 的曲声忽远忽近,和房子外面的歌仔戏交相辉映。南洋的风吹在闽南人的脸上,夜夜笙歌,不知为谁而醉。
我喝着L买来的牛奶,盘腿坐在地板上,哗哗地翻着书,想象着台风过境时这座城市的模样,而窗外明媚,我只想当我喝着养乐多时,能等到一场大风大雨。

在我离开厦门后数日,鹭岛下起了大雨。雨后黄昏的椰风寨如雨雾仙境,只是不见来时伴。看着L拍的照片,令我想起他和我说起站在海边能眺望金门岛屿,与当他还是大一新生时所在的漳州半岛半个世纪的兵戎相见,炮火相向,又重归于好的故事。
我想象着L和许多像L那样的年轻人,他们在月色下跑步,从热闹的海滩跑向某片陌生的砂石,心血沸腾,任有多少意难平,也在翻涌而来的海浪和漫天星辉中抚平了。
L回来前的那晚,我一个人在看他的书。他有一篇文章,叫《鹭岛岁月长》。他回来后,我们大多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说,只好对面坐着,各自看书。我从书中抬起头时,恍惚间觉得,日子已然过去了许多年。鹭岛如果岁月长,也只是你我对面坐着才这样。
这大概就是他所说的“听见海浪翻涌,就像听着一个漫长而断断续续的悄悄话,它还没有讲完,我还不想走。”

本篇游记共含3087个文字,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能把行程记得这么详细的人一定是个热爱生活的人,给楼主一个赞!

2016-04-13 17:36

引用 bolatubuge 发表于 2016-04-13 17:36:07 的回复:

能把行程记得这么详细的人一定是个热爱生活的人,给楼主一个赞!

回复bolatubuge:没有一句是攻略哎~
感觉和大家的风格都不同,算啦,反正都是几年前的旧文了。

2016-04-16 22:46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2016-04-18 15:53

引用 凤山猎人 发表于 2016-04-18 15:53:01 的回复: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回复凤山猎人:我照片拍得很烂,而且我总是一个人。

2016-04-22 15:3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