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趁年轻还能狂欢——2016元旦港澳游记

15
Echo (广州) LV.7
2016-04-16 00:40 1377/5
  • 出发时间/2015-12-31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自从知道初中年幼无知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原来是个男孩名之后,这两年我在外行走为了显得高大上一些都跟人说叫Echo,当然在大部分不需要拽洋文的时候,省事如我还是很接地气直接用大名的。Phoebe就是我年幼无知那会儿结下的死党。这名字看着就洋气很多,关键是人家在我用男孩名的时候就已经这么洋气了。所以她理所当然应该出入十里洋场大上海,不像我在这南蛮之地混迹。
        2015年的最后一天,我经深圳过关,她直飞赤鱲角。第二次在香港碰头。2014年国庆,她借道香港返沪,我塔门露营逗留,匆匆一晤。说了那么多年,计划了那么多次,总算成行。真是不容易啊,在历经了各种各样天马行空的主意之后,我在某种程度上深深相信了星座这门学说。对于她总是一副你们双子怎样的态度,我心里其实是颇不以为然的。但事实证明,某只天秤果然是极爱装逼又极度纠结的。
        无论如何,一个人在港铁上昂着脖子隔着玻璃试图拼命找到些这地方我来过这地名我听过的熟悉感时,我是满怀欣喜和期待的。当带着这样的一副心情拎着箱子从佐敦地铁站往外走,不经意瞥到“赣州”两字迅速退回去瞪大眼睛确认无误时,我承认那真不是一般的开心。第一次来我就知道有条街叫“南昌”了,这回在佐敦B1出口楼梯转角左手边,又见了这么大张赣州宣传画,顿时觉得亲切到像回家。为了纪念这异地突如其来以家的姿态迎我入怀,后来又拉着Phoebe特地跑去看,俩人对着一张画报一边傻乐一边留影,这当然是后话。

        我难得述说欲爆棚的时候,一般都是这种时候。可现如今不仅是个读图的时代,更是个看脸,恩还有身材的时代。所以我必须给能看到这里的人一些福利,能让你们保有足够的耐心继续听我絮叨下去。

零点跨年:窗口的不夜天

        香港的寸土寸金我已见识过,那时候还没毕业,屁颠屁颠跟在小姑身后像土包子一样看这花花世界。心里默默想,原来有阳台的房子在这儿就是豪宅了,敢情我天天住在豪宅里,顿时幸福感油然而生。这次住的当然必须没有阳台,甚至,连窗户都没有。房子再小都可以,但没有窗户这事真是要把我憋闷死。郁郁寡欢地啃着金牌猪手,嚼着萝卜牛腩,吃着湿炒牛河——你知道的,吃货的胃一旦受到抚慰,那真是神马都是浮云。Phoebe就这样在我略带忧伤的怨念和忧伤化来的食欲中带着她大大的拥抱还有一张大大的笑脸如期而至。

        女神出场必自带柔光。我打包票,这当然是个好姑娘。

        喏,这就是我们落脚地的电梯间。细思来,其实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对不对?

        收拾妥当两人一起走在街头已近下午五点。沿着弥顿道一路往下,随意进了个文化公园,前面那个身姿曼妙的女子,就摄于此。当然按照惯例,此处必须还有个高颜值的男票一起。

        世事不外于是。就像我们在任何一趟旅程的开始,都是这样勃勃的兴致与新鲜。见什么都有趣,遇什么都惊喜。别人眼里习以为常的东西,到了我们这里,都成为独一无二的相遇。

        十字路口匆匆一瞥,路灯将地面映得都亮,夜空衬得天桥的彩灯更靓。而我们正辘辘饥肠,那家日本料理店才是我们要寻觅的方向。

        从这只美貌的包包开始,我在之前初步设想的历史博物馆、星光大道、太平山顶、维港夜景等通通都成为美丽的泡沫。

        去海港城的路上,两件开心的事情:一是这沿途建筑满目的溢彩流光实在叫人看得心花怒放,二是警察叔叔(哦惯性)开始截流封道,我们看着被隔在后面那乌泱泱的一大片痛快地在空无一人(恩最多百米)的大马路上奔跑,然后迅速汇入到前面另一帮密密麻麻的人头里,敏锐捕捉到一旁小鲜肉阿Sir友好的微笑。

        这可真是摩肩接踵。空气里荡漾着节日的欢喜。人山人海里,我们雀跃而游。

        在零点前回到旅店。礼乐响起的时候,我正踮脚趴着过道里窄小的窗户往外望。那窗棱里四四方方的夜空霎时无比明亮,许许多多汽车的喇叭声汇成美妙的交响。这一天已经过去,这一年已经结束,新的一天即将到来,新的一年即将开始——猝不及防的一个哈欠没容我继续畅想,应景地拉我站回地面,恩,洗洗睡,别再想什么跨年烟火,紫棋妹妹说了,不过一刹花火……

海洋公园:在山与海之间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这歌儿是不是特耳熟能详。然而当我在香港海洋公园试图找点啥抒发自己欢快得蹦蹦跳跳的心情时,能哼出来的就只有这么一句。

        海洋公园占山临海,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过去交通也很方便。第二天较原计划起来得晚了些,临时决定先去这。

        除了海洋生物无数,这里最多的还有各种机动游戏。我们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玩和瞎逛上,海洋奇观里那群可爱的精灵只匆匆一观,印象稍深刻的只有入门的触摸池及最末的巨型玻璃屏。

        顾此失彼,生活中从来不缺取舍,端看轻重罢了。关键倒非怎样选择,而是决定后莫要犯悔,坦然接受就好。

        我当然不会说其实真正原因是我们压根没做好攻略,纯粹走哪儿算哪儿,然后Phoebe同学是见了越刺激的项目越挪不开步吗。

         穿过香港老大街,体验了一把香港五十至七十年代的怀旧风情——景造得不错,颇有风味,那家老友记尤其深得我俩心,“老友如酒,越酿越香醇”,某人记在本子里赠我的箴言,我竟然一记这么多年;坐过旋转木马,感受了下所谓旋转追逐永远无法企及的爱情距离——什么少女情怀总如诗,原谅我可能从小跟男孩一起长大竟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居然不曾长过这样一颗粉红少女心。

        遗憾足足持续了几分钟,但很快就在从沿着山路缓缓爬升的缆车外迎面吹来的海风中烟消云散了。最美的景从来不是造出来的,可是多亏有这样的途径,能够令我悠然坐在这里,不费一点力气,只尽情地敞开视线,随着高度的攀升,看这绿树越来越小,这山间的小径越来越蜿蜒,这海,慢慢露出了她的全貌。如果有什么必须要推荐的,那首先一定是这登山缆车了。

        跨山越海抵达的地方,就是我们来回奔跑玩得不亦乐乎的高峰乐园。疯狂过山车、极速之旅、冲天摇摆船、翻天飞车,听着就刺激有没有?自刚到广州在长隆坐过一次垂直过山车之后,我惊奇地发现自己这具身体里还有不少尚未被挖掘出来的因子。难得的是,这里的许多游乐项目,除了带来身心的快感(或不适感,比如我从来无法适应的各类高速圆周运动)之外,大都有居高临下开阔宜人的海岸风景。

        尤其是60多米高的跳楼机上双手使劲攥着绑带两腿晃荡荡悬在空中于深深吸气呼气间眼前那一片夕阳下的海,真是让人感动到想哭。在过山车上尚有时间略略欣赏,这儿就只剩瞬间的急速下坠了。那画面,自是与缆车中悠悠闲闲所见大不相同。来得更惊心动魄,似乎就也更显珍贵些。对于唾手可得的东西,我们往往学不来如何感激,努力去争取的,才愿意好好重视,若再不可得,那又更要成为心口朱砂了。

        有推荐,那自然有不推荐了。因是园里少有的水上项目,所以热带激流还蛮多人尝试。要实在想玩,试试无妨,但那要掏钱买的雨衣,实在起不到多大作用。扔掉又浪费,不扔全程带着又麻烦,倒不如索性湿个酣畅淋漓好了。

        但那只从北极馆出来后忍不住买回来的小狐狸,却是欢欢喜喜地抱了一路,从摩天塔到海洋列车到登山电梯,再到铜锣湾各大商场以及夜晚的双层巴士,最后到如今安然静卧枕边。有时候,快乐和满足就是来得这么简单。

迪斯尼乐园:心里住着小孩

        童真是个很美妙的词语。我曾经与许多小孩对视,他们的眼睛是我在这世上看过最亮最剔透的事物。大人们的眼睛早已失去了那样动人的光芒。但仍有不少大人难能可贵地保持了童心童趣。

        迪斯尼就是这样一群大人创造出来的童话。这个梦幻精致的乐园,让许多人找回了失去已久的童年,抑或弥补了没有童年的缺失。我是哪一种呢,在前一天抱着那个小小的灰灰的毛绒绒的北极狐满海洋公园跑的时候,我大致就明白了。

        天气实在算不上美好,搭乘迪斯尼专列的心情却着实不错。欣澳沿路的海景,早在起先去大屿山路过时,就已经想着中途下去溜达了,这回仍然只是经过,眼巴巴地望一望。最初随地名叫阴澳,一字之差,背阴与向阳,在这么个阴天,还是Sunny Bay看上去有吸引力些。

        在乐园的旅程从蒸汽小火车开始。伴着轰隆隆的引擎和响亮的汽笛声,舒舒服服一路看看景聊聊天,绕了半个圈,整园子最可爱的幻想世界就到了。

        我是后来才知道,据说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真实景观,这里的每根柱子、每块石头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每道纹理、每个形状都是考究了的匠心。我们在小小世界里看到的那么多木偶,他们身上的每一件服饰,都是由迪士尼裁缝师根据各个国家的传统服饰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我们在森林河流之旅遇到的那些小船,他们上头每一个不起眼的旧痕,都是迪士尼雕刻师根据自然环境和实际形态来模拟的。

        我们那时眼花缭乱,光顾着怎么在最短时间玩完最多项目,即便知道又哪儿有心思去细细琢磨。现在回想起来,最好玩的该数幻想世界的米奇幻想曲、明日世界的飞越太空山和灰熊山谷的极速矿车。

        米奇幻想曲是一部3D音乐剧,视听哦不应该说是感官效果极棒,除去栩栩如生令人捧腹的立体影像,水溅到身上、风吹过脸庞、香味萦绕鼻端、唐老鸭冲到面前、与彼得潘翱翔在夜空、置身于深海畅游等,都是真切而又有趣的体验。飞跃太空山是室内过山车,全程处在黑暗之中,可也因此得以享受绝佳的太空画面。从山顶巅峰被抛射出去的刹那,你定会震撼于那一片幽深广阔神秘的宇宙。高速穿行其中,不时有闪闪发亮的星星从身边滑过,这是室外过山车绝无法欣赏和感受到的胜景。极速矿车最与众不同的,恐怕要在于不断加速至最高处时,背后突然仿佛有股不知名的力拉扯着你急速坠落倒行,这可比眼见着自己从前边掉下去刺激得多了。还来不及紧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猛地被吸住边退边降了。风是从后边涌起来的,那样毛毛的感觉,嘿嘿,应该去试试。

        离开的时候我有些留恋,回头张望了好几次。夜晚的迪斯尼乐园精致得像一个令人舍不得醒来的梦,房屋和街道披上华丽的灯饰,城堡上空绽放璀璨的烟花,美国小镇大街这头的圣诞树闪烁缤纷异彩;又奇妙得像一场卡通王国的盛宴,生动的投影,让白天那些安静散落四处的卡通人物们如同被施了魔法般活灵活现地在身边漫步起舞。

        我想下回再来的时候,应该要在这儿住一晚。我有时候庆幸自己在这个年龄在某种程度上依然像个孩子。比如我很诚实,几乎不太会说谎,活了快三十年,仍然没掌握这门技能。我弟常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我,好像他比我还大一样(虽然从小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哥哥,但这小屁孩居然敢这么一次次无视我姐姐的权威)。这或许是个不小的缺点,可我并不觉得多么遗憾。小孩的世界,总是纯粹干净。而我只愿在某一角落,心有白雪,不惹尘埃。

        周迅在《恋爱的宝贝》中演了个活在自己幻想里的女孩,即便长大了,那个小时候的她,还是常常跑出来。那个小女孩,是她所有对于美好的期待,以及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找寻和坚持。是如今常提到的一个词,初心。电影的表现手法有些荒诞,结局或许惨烈无果却早已注定。我虽怅然若失可愈发相信——

        我相信,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孩。我相信再冷漠坚硬的人,也必有其柔软温暖的一面;我相信在旁人无法理解的背后,都必有其为之坚持的理由;我相信你是你世界的王,而在那个世界,都必是真实的美好。

澳门塔蹦极:没什么不可以

        我从小就在思考并求证一个问题,我这个人是不是其实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乖。在爸妈的眼里,当了那么多年的好学生,好孩子,我的叛逆甚至忤逆期似乎姗姗来迟。他们这几年为我颇为头疼,而我对此毫无一丝迁就和退让的表示。我回想自己这二十多年的经历,确实风平浪静,但那偶尔翻飞的几朵浪花,也并非无迹可寻。

        所以当Phoebe同学以极大的热情鼓动我去蹦极时,我的小心脏不出所料地砰砰乱跳了。这是对于某种未可知事物夹杂几分试图缩回安全距离的犹豫恐惧又饱含跃跃欲试的向往希冀。我最终用你摇摆不定就证明你想要去尝试的理由成功说服了自己,正如我时常用你摇摆不定就证明你并没有真的很想要去尝试的理由成功说服自己一样。

        我想,我还没到三十,我还年轻,虽然即使到了三十我还是会一面看着十来岁孩子的脸庞感慨时光如流水青春转眼就消逝一面又觉得自己仍旧年轻只要有一颗不曾老去的心。但真的很可能,这次不试试,也许再也不会有机会去做了。所以有什么不可以呢?只要与你一起。

        多么饱满的心路历程,再外加这几天迅速膨胀到Max的男友力——毫不意外在真正站在澳门塔上时通通消失得毫无踪迹。

        那天是个阴天,从香港出发的时候就下着雨,因为天气原因还在港口滞留了好一阵。抵达澳门已近中午,公交上一位阿姨很友善地指着远远看着高耸入云的澳门塔给我们讲要怎么过去。到底下再仰头望,我顿时觉得应该先去吃个午饭,不然怎么头晕目眩胃部抽痛。Phoebe同学兴奋得手舞足蹈,自上塔开始就保持着极度高涨的情绪,而我只想静静。我是真的饿到没力气,这几天就没按时按点吃过一顿饱饭,每天暴走加重度失眠,肉体已经备受荼毒。这时候再来一重精神受虐,简直是最后一根稻草。看着那个嗨到跟各国友人热情交谈的某同学,只觉欲哭无泪。

        终于站到室外的高台。尽管已经给自己做了无数次心理辅导和暗示,但那点蠢蠢欲动的小激情和小期待完全招架不住这一刻的四肢冰冷和头脑空白。那真是个奇异的时刻。因为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无可避免不得不面对一边无比平静,一边因居于高处风从四面烈烈袭来放眼但见周遭景物一览无余隐隐有任凭驰骋豪情,另一边在眼睁睁看着前面诸人一个个下去忍不住探头往下瞧顿时心惊肉跳直欲转身就逃。

        当然没有迈出去,因为Phoebe对着那扎辫子的哥们说,She is sacred, you can give her a hug.然后我就在毫无防备没有预期中被结结实实抱住,同时在心里说,Hey man, I’m not sacred, I’m stunned.那哥们当然不管我是否呆若木鸡,至少表面我笑得镇定无比。直接拉人在椅子上坐定,绑好装备再从椅子上把人拽下来,一套熟练的流水线作业——在当晚感受了他们手掌上厚厚的茧听他们描述了高度紧绷的工作状态才明白这远不是看上去的那么轻松好玩其实既危险又辛苦。

        冲镜头傻笑了几秒后,我后知后觉意识到话还没说完还没有请教完绑在腿上那个什么鬼怎么在半空中使用以确保我不是头朝下着地的时候,人已经在“悬崖”边上了。OMG,这时候还惦记什么英姿飒爽飞跃的姿势,心一横眼一闭,完了,绝对更像是扑通一声掉下去。

        于是就以风驰电掣的速度自由落体,反弹降落再反弹再降落,等我想起来要对着手臂上全程跟踪的GoPro挤出点笑容时,显然已经不能够了。这节奏太快,根本没法掌控好吗,还没反应过来腿已经在上面吊着了。哦对,晕头转向重返地面的感觉,除去脑部充血带来的不适之外,尽管回忆小时候踩棉花床那种不真实就是了。

        重回塔顶,天色已微暗,原本在阴云和水雾后朦朦胧胧的建筑都揭掉了面纱,脚下的世界熠熠生辉。脑海里浮现电光火石几秒间闪过的画面,突然有点体会到劫后重生的感觉了。顿时觉得这城市真美得不像话。

        “Do something that reminds you you’re still alive”这句话必须共享。很鸡汤,很励志,很热血。 

双子与天秤:听说是绝配

        最佳西方新新酒店也必须要推荐。位置不错,交通方便,很好找;旁边有个街心花园,很清静,沿着小巷往前还有个长长的坡道,适宜散步;房间挺大,又洁净,进门正对的那面墙几乎全是窗,比起香港那间不知好了多少倍。

        稍作休息后一路逛去大三巴牌坊。澳门有不少小街巷,安静古旧,店铺早早地就关了,一式的卷闸门,招牌上也就简单的几个繁体字。人很少,昏黄的路灯把影子拉得老长,骑楼下卖牛杂鱼蛋的大伯,老街里摆摊熬粥煎酿辣椒的阿婆,偶尔三两行人推着单车经过,这柔和动人的生活气息,是行程里难得的短暂安谧。

        渐渐热闹起来,这便离大三巴牌坊近了。我大致记得第一次来时在其下穿行的心潮起伏,但终归没有时间去细细感受夜晚有何不同风情,只远远站着看了片刻。

        议事亭前地广场灯帘如花廊如水瀑,光影在地上的黑白碎石间流转。Phoebe同学终于首次主动提出了歇息。

        当我孤军奋战拎着一堆帮同事代购的东西返回时,很惊奇赫然多了两张灿烂的笑脸。正是澳门塔上帮我们穿上装备陪我们站在高台,甚至可能在背后推了无数人下塔的家伙。他们名字实在太拗口,且称辫子兄和帽子兄吧。

        这着实是两个热情的兄弟。一路领着我们穿过大大小小的街道,指着一栋一栋光彩夺目的高楼介绍,我哑巴多年的英语和蹩脚到听都听不全的粤语都派上了用场,总算至少保证交流大体顺畅气氛足够友好。

        哥俩好拳拳盛情,我们俩难拂其意,最后去了他们晚上下班后常去消磨时光的酒吧。是在一栋摩天大厦的顶端,有人弹琴唱歌,并不吵闹。外边的露台视野开阔,果然如他们所说,是尽览澳门夜景的极好地方。

        这是这趟旅程的最后一晚。夜空中飘起细细的雨丝,而我们静静地坐在那里,在这城市的上空远眺,闲聊。帽子兄看着对面的天秤问我,You are so different, she is so friendly, and you're so quiet, how can you be friends?我笑笑,为何不能?

        算起来甚至不到3年,剩下的十几年时间,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念高中、上大学、工作,直到这一回,才真正第一次一起旅行。不到5天,却已是最长的相聚。

        此刻你所看到的,不过是我们其中一面。我们读初中时认识了彼此,那一年1999,全国最大的事情是澳门回归,于我而言,回过头去看,最重要的,也就是离开了念念不忘的四川,回到江西然后遇见了这么一个臭味相投至今的朋友(题外话,前阵子正好初一班上建了个微信群,看着那些曾经熟悉到闭上眼睛就能默念出的名字,想起曾经很长时间在脑子里就能准确还原每个人在教室里的位子,而如今深深记得的,一双手伸出来都数不全了,当真恍惚如隔世。好在仍有,哪怕十几年未曾联系,依旧亲切如往昔,让你知,过去所经历的如今所回忆的以后仍将珍惜的,还有人一起)。

        我们当然已渐渐成为不同于彼此的人,以至于生活方式、思维习惯、行事节奏都在这短暂的相处中出现这样那样并不那么融合的地方。可那又怎样?即使跟预期有差异,觉得没吃饱没睡好有时累到不想说话,还是气不起来。写这段话的时候距离那时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恩,现在是又过了快两个月了)。看着照片里她笑靥如花,只觉得异常心甘。她后来在一篇文里说,我们彼此需要,相互懂得。不是包容,没有无奈,无关原谅。——不,正因为我们彼此需要,相互懂得,所以能够包容,甚至常常意识不到就已经那样自然而然地去做了,有时即使有些无奈也止于调侃,而原谅,真是个光听着就很遥远的词儿。

        看到这儿甚至压根看不到这,她就会说,太长了,我喜欢简短有力的词句。而我偏爱把文字和感觉往细了揣摩。她会化精致的妆容,挎优雅的提包,穿女人味的长裙,逛起街来似永不觉疲惫,镜头前有百变的姿势,坚持玩刺激的项目,看起来活力满满元气四射。我不懂化妆,不识名牌,只穿自己觉得舒服的衣服,对着镜头除了笑容尚可肢体总显得笨拙,比起逛街情愿压马路,比起上下折腾情愿登山散步,尝到美食赏到美景聊到尽兴才觉满足。我们如此不同。可我们依旧投契。像我识得她潇洒面容下的脆弱和勇敢,像她懂得我无谓姿态后的敏感和执着。更多时候,我们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女汉子,是装模作样、没事捣腾的伪文青,是爸妈担忧、亲友挂怀的剩斗士。

         时光疾驰,原本以为至少像坐火车一样,记忆的画面好歹能自窗外匆忙掠过,留下吉光片羽,现在看来不过是搭乘一趟飞机,还未想起故事从哪儿开始,就已然结束。那么多的人起初明明在同一条路上并肩走着,说散便散了,茫茫时间荒野里,浩浩人海中,再找不到相识的痕迹。但毋庸置疑,她还是她,我还是我,我们还是我们。12岁的两个小姑娘背着书包走路放学,漫漫前程里,仍将有她们手拉手的身影。到白发苍苍,我可能还是会嫌她冲动起来说风就是雨,作起来气得你没脾气,她可能还是会笑话我前有狼后有虎百般思虑,明明心里没底还装得无所畏惧。我们不在一起,我们嬉笑怒骂,可我们永不分离。

        严格说这不是一篇游记。借景抒情寓情于景之类是文人们爱玩的把戏。我厚颜往里面一凑,权当自己有了这毛病便也多了几分他们的气质。

本篇游记共含8426个文字,5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2016-04-18 12:25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2016-04-18 12:57

引用 雨中飞鹭 发表于 2016-04-18 12:25:06 的回复: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回复雨中飞鹭:我走的地方其实很少,而且基本都是公休假去的,只要想去,你也可以哦~

2016-04-20 19:19

引用 小穗慢吞吞 发表于 2016-04-18 12:57:44 的回复: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回复小穗慢吞吞:谢谢

2016-04-20 19:20

很好~~

2016-08-29 20:1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