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南太平洋边的小镇之旅

  • 出发时间/2016-04-11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写在开头,写给自己:
     一件事无论太晚,或是太早,都不会阻拦你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这个过程没有时间的期限,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开始,要改变或者保持现状都无所谓,做事情本不应有所束缚。我们可以办好这件事却也可以把它搞砸,但我希望最终你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人,我希望你有时能驻足于这个令你感到惊叹的世界;体会你从未有过的感觉;我希望你能见到其他与你观点不同的人们;我希望你能有一个值得自豪的一生,如果和你想象的生活不一样,我希望你能有勇气,重新启程。

初识卧龙岗

当年余先生考察丹麦,一个晚上,在哥本哈根的咖啡馆里,他与一个当地的老人展开了一段对话,其中有一句是这样的:“一个城市既然有了历史的光辉,就不必再用灯光制造明亮。”深夜中的哥本哈根是沉默的,除了路灯与咖啡馆里昏暗的灯光,其他地方就是一片黑暗。随后老人谈到中国,他说,中国有很多国际化的大都市,譬如北京上海广州,高速的发展让这些城市在短短几十年间建起了无数的高楼,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城市的天际线,这些城市的夜晚充斥着灯光与人群,却越来越失去了自己本来的面貌与特色。“不要太纽约,”这是老人说的最后一句话。一味的模仿只会越来越远离自己。
现在,我在澳大利亚,从踏上这片土地开始,我始终在尝试着读懂这个国家。澳大利亚悉尼,有墨尔本,有布里斯班,但是,这些地方都太热闹了,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似乎总缺少了什么,大城市总是太相似,除了那些著名的地标,你还能说出他们有哪些不同?因此,对于一个国家的解读,还得从小镇开始。
 Wollongong, 小镇之旅的第一站,从这里开始,北上,连接悉尼;南下, 直到Kiama, Berry,这条路线就是著名的蓝色海洋路(The Grand Pacific Road),贯穿了整个悉尼南部高原与海岸。这些南太平洋西岸的小镇,才是最具有澳大利亚味道的地方。

从房东家二楼的阳台眺望Kiera山。
房东太太Jannette是一个非常友善的英国女人,她从New Castle搬家到这里,就是看中了这里的山景。她年轻的时候当过兵,精通音乐、舞蹈、医药与法律,现在在当地的一家法院工作,她的母亲是英国的贵族,从她的言语和举止,仍然可以看出英国人那种独特的气质。

街边的小教堂

这里是卧龙岗的海滩,从市中心走过来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这里的海滩几乎没有什么人,除了海浪、海风,你只能听见海鸥扇动翅膀的声音。远处是矗立在海崖上孤独的灯塔。这里的海水的蓝色,绝非浅海的那种淡淡的,混杂着黄和绿的蓝,那是大洋深处深沉浓郁的蓝色。

灯塔下的路,一直通向海边。

海边沉思的老人。

Wollongong的海,虽不似Gold Coast的那样充满活力,但却好似真的赋予了这座城市以生命。从岸边到悬崖上望向东方东那一刻,迎面而来的南太平洋上湿润的海风,那一片深蓝的惊艳,不亚于当年在海云岭上,翻越几座山头第一眼看见海洋的惊喜。那一瞬间,仿佛重现了第一次远眺灵姑湾的激动与不知所措。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所看到的一切,正因为“世间所有美到极致的事物,都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近处的海水是猛烈的,拍打着礁石,时而溅起几米高的海浪;而远处的海是平静的,就连海上的邮轮与渔船都似乎凝固在了那里。

海崖上竟然生长着成片的仙人掌,开着紫色的花朵。它们不声不响,和苦涩的海浪与贫瘠的土壤默默地抗争着,却也绽放着自己的生命。草丛里爬着成群的小甲虫。绿草,蓝天,还有潮湿的海风,如果不是渐渐变凉的天气,谁又会想到南半球即将到来的漫漫长冬呢?

远航的船只在海上看见灯塔,意味着离家不远了。
灯塔曾是归家的航标,却也是离别时的最后一记回眸。

海边有很多这种海浪侵蚀而成的礁石,为一些微小的生物提供了庇护所,那些孔洞里还能发现很多小的海螺,甚至螃蟹,这样的礁石很多也成为了人类走近大海的通道

卧龙岗的海湾有两座灯塔,一座建于1937年,年轻,高大,矗立在高高的海崖上;另一座建于1882年,陈旧,矮小,盘踞在海湾的礁石上。其实,古老的那座从来就没有通过电,并且早已废弃,但小镇但人民集体投票保留了它。于是,古老与新生就这么隔着海湾遥遥相望,共同承受着风吹雨淋与烈日的暴晒,沉默着,度过日出与夕阳,像是家族中饱经沧桑的老族长,经历了两个世纪的跌宕,却依旧用脆弱不堪的肩膀与年轻的生命共同撑起海港城市的繁华。

university of wollongong

卧龙岗大学的校车

大学的老校门

学校的公共区域。看的出来,这还是一座年轻、充满活力的大学。

植物园里的猴面包树

从植物园里看kiera山

这也是一座一半建在山上的城市,地图上的直线,在现实中就成了连绵不断的起起伏伏。比起坐车,我们更愿意用脚走过这里的街道。我始终认为,想要真正认识一座城市,没有真实的行走,是永远也不可能做到的。虽然行走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与体力,但你能真正听到城市的声音与它们背后数不清的故事。我们住在kiera山脚下,面对着kiera山和伊瓦拉瓦悬崖,山下是连绵起伏的彩色屋顶。当我们从烈日当头走到黄昏,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消失在山后,那渐渐淡去的金色和飘着紫云的粉色天空,再到后来的弯月和满天的繁星......我们终于知道,这就是卧龙岗最真实的样子。

行走在路上,不经意地一瞥,栅栏的空当出正好可以看见暮色中的卧龙岗民居。

街边的巴士车站,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在路边喷上一层黄色的油漆,像极了这座小城的性格:简单、随性,却又面面俱到。

跳伞--人生总要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事

我害怕水,害怕坐过山车,当然,我也害怕跳伞。
但是,我害怕并不代表我不敢,年轻的时候总要尝试一些曾经认为不可能的事。

要上飞机了。这天是阴天,我们还一度担心飞机不能起飞,并且,在不是晴天的时候跳伞会比平时更加危险。

卧龙岗机场起飞,大约十五分钟飞机就会飞到14000英尺的高空(大约4500米),在飞机上可以俯视整个卧龙岗的海滩。

飞机穿过云层,仍然在上升,狭窄的机舱里充斥着播报气压与高度的声音。Andy不断地问我“Are you OK?""Do you feel nervous?"其实我想说,我真的一点都不紧张 ,这种镇定让我自己都感到害怕。除了冷,高空中真的格外的冷。

跳下之前最后一张正常的合影。身后是Andy , 旁边是飞行员Steven。

我们是最后一组跳下飞机的,60秒几乎是自由落体的下坠之后开伞。连续的旋转之后穿过云层,视野瞬间开阔起来,整个卧龙岗的海滩、悬崖、灯塔和矿山逐渐变得清晰。
Andy让我自己来控制降落伞的方向,往南,再往南,那边是古老的港口。真的,那种自由的感觉,是在地面上任何一处都无法体会到的。

要降落了!

平安降落,拿到跳伞证书

回到海港,天空依旧阴沉

海边的植物都长得格外巨大。

街边的巧克力店。

很可爱的标语。

去悉尼看看

连接悉尼卧龙岗,有一条铁路( South Coast Line),无论是清晨还是午夜,这条铁路线总是风雨无阻地运行着,每小时就有一班车。

偶然听说同学的essay通过了,我们想都没想就一路北上去悉尼与他们汇合庆祝。

悉尼塔上看整个悉尼的夜景。
无数的高楼撑起了整个悉尼的天际线。

说真的,我并不喜欢悉尼,那里的高楼给人一种压抑、窒息的感觉。还是堪培拉好,也许堪村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像首都的首都,这么一个安静的小地方,没有高楼,却有时刻让人想念的黑山与格里芬湖的日落。

其实有很多风景并不是看着电视或杂志上的图片就能体会得到的。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可能性,不是我们坐在沙发上电脑前就能想到的。那些我们成功做到我们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其实都来源于我们的决心与勇气。生活就是这样,你没有迈出的一步,有人在走;你没有活出的精彩,有人在经历。我们没有办法摆脱一切束缚让生活按照自己设定的轨迹发展,但至少要做到“Live the life, live your life”。
我想在年轻的时候尽可能的去看世界,让自己的见识不仅是网络和书本,走出去,既看世界的大与美,也看路边的小野花。
The world is not in the book or map, it's outside.

Helensburg,密林深处有人家

阴差阳错,我们在 Helensburg下了车,这本不在我们的计划之内的。地图上显示,这是一个大站,走出车站,除了一个停满了车的小型停车场,就再也没看到其他的建筑物了,除此之外,便是岩石和古老的树。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距离下一班火车还有一个小时,我们决定顺着山路一直走下去。

这显然是一个古老的镇子,就连路灯杆都用的是整根原木,上面早已长满青苔。
林间传来溪流潺潺的水声,狭窄的水流穿行在岩石的罅隙间,渐渐汇成一束,跌宕而下,形成小小的瀑布。这让我想起黑塞的一篇散文,仿佛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这样的水流最终要汇聚在大海,大海就像是一个蓝色的梦境,在很远的地方张开怀抱等待。这世上所有的水都会重逢,所有流浪的目地的都是家。

转角处藏在树丛中的路牌,油漆已经脱落了不少,像是废弃了好久的样子。
我能够隐隐看见树林间几幢小小的民宅,然而路上并没有一个人。除了水声,似乎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存在了。
我们在盘山的道路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前面一家院子里的狗,对着我们疯了似的大叫,仿佛这个镇子从来没有来过别的人。

渐渐地路到了尽头,那里是一座跨越铁轨的水泥桥,桥似乎曾经被封锁,生了锈的铁链🐟锁头就挂在坏掉的铁门上,铁丝网上还有一些奇怪的涂鸦。

路上有奇怪的带刺植物和不明动物的粪便。
上山的路上尽是碎石,而下山的路虽说铺有沥青,还算平整,但刚刚看到树林里好像有几间房子,前面的路又被一座铁门锁住了,事实总像是在暗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最终不了了之了。我们飞快地赶回了车站,离开了这个奇怪点地方--至今我甚至不能理解它为什么能被称为一个镇子。

回到火车站,车站的报站牌还是一百年前的老样子。

行走,在蓝色海洋路上

都说蓝色海洋路是一条极好的自驾线,但与其乘车,我更愿意去行走。

路边的野草

居民家院子里生锈的彩色小牛

我们在Scarborough下车,沿着海岸公路,穿过小镇,经过山下的公园、面向大海的音乐学校、海崖大桥、悬崖以及数不清的民居,一路走到 Coalcliff。

海崖大桥(Sea Cliff Bridge),蓝色海洋路的标志。

走在桥上,左边是一望无际的南太平洋,右边是高耸的峭壁,桥下是岩滩和汹涌的海浪

小镇上普通的民居。

蓝色的大洋,陡峭的崖壁,丛丛绿树与数不清的五颜六色的野花,共同组成了这条南部海岸线上最美的风景。

岩滩上的游泳池

岩滩旁的捕鱼标识。

海浪侵蚀形成的

岩滩上有许多这样的小圆坑,那是这些小型海螺的庇护所。

废弃的矿场,小镇的建立源于这样一座煤矿。

Berry, 一座藏在群山之中的古老小城

房东太太极力推荐的小镇,她说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开车来到这里,找一个路边的咖啡馆,喝一杯咖啡,心情就会好很多。
知道 Berry的中国人很少,这是一座非常古老的,极具澳大利亚风情的小镇,建在群山之中。

一家餐厅的墙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调味品。

这里就像是曾经走过的和顺古镇,饱含着人们对家园的美好幻想,这是一种归属感。

小镇商店里的布谷鸟钟,这些是极具德国巴伐利亚高原特色的手工制品,我猜店主一定是一个德国移民。

小镇上街角的一个破皮鞋。

Kiama,倾听大海的声音

小镇上的一座教堂。我们到达的时候恰好是下午,教堂里没有一个人,阳光照在这样一座安静的小教堂黄色的墙壁上,很是美丽。

我看过很多地方的大海,在海牙,在马六甲,在岘港,从大西洋、印度洋到太平洋,我体会过那种临海的城市所独有的开阔与奇特的历史感,海港总是一个国家最先走出去或是外来的人最先到达的地方,这种地方总是充满故事的,Kiama也不例外。
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倾听大海的声音,这里的故事,注定与众不同。

每年的4月25日是澳大利亚的ANZAC DAY,为的是纪念在大大小小战争中做出贡献的澳洲军人和他们的精神。如果不是去过澳大利亚国家战争纪念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澳大利亚竟然参与过这么多场战争。在这里,我能够非常深切地感受到这个国家对于那些做出贡献的军人的尊敬,正如所 Charles Bean,战争纪念馆的设计者,说的那样" Here is the spirit, in the heart of the land they loved; and here we guard the record, which they themselves made."

灯塔的剪影。

登上礁石,海边的风很大,仿佛随时会把人卷走。涨潮时的海水猛烈地拍打着礁石,发出隆隆的声响。

这么美丽的地方,怎么能不来张合影?

海岸礁石

Kiama 最著名的景点:Blowhole,就在灯塔的正下方。这是一个海浪侵蚀形成的天然海喷泉,每隔几分钟就会喷发一次,最高时水柱可以高达60米。

行走在这条路上,背后是灯塔,前方是海洋。

“我之所以喜欢大海,是因为喜欢它的宁静。我说的不是海浪,而是别的东西,神秘的东西,是隐藏在深处,迷一样的大海。大海是宁静的,要学会倾听......”这是 Werner对 Jeanne说过众多话中的一句,即便过去了这么久,我仍然记得,所谓大海,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Le Silence De La Mer》(《沉静如海》),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电影了,整部电影一如其名,沉静。故事发生在二战时期法国一个临海的小镇,这座乡村小镇,充满了古典意味点田园气息,即便是战争,如此沉重的主题,也能融入到它缓慢、安宁的生活节奏里。战争不仅可以被处理成血腥与暴力,它同样可以呈现为人与人之间内心相处时令人窒息的压抑感。而这种压抑感,放在这样安谧干净的乡村,最为合适。它的世界是封闭的,自足的,同时在面对外来的干涉时,也是脆弱的。它不会采取瞬间爆发的行动,但是它会慢慢转变,在拒绝与接受之间来回摇摆,并最终达到互相渗透。
Kiama 与电影中的那座小镇有太多的相似,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感受。镇上的许多建筑都是一个世纪以前的遗存,我羡慕那些生活在这里的人,守着宁静的大海,还有关于大海说不完的故事。

Farewell, Wollongong!

今天是最后一天。

从今天起,再没有房东太太给我们讲她院子里的鸟窝,叼走了所有蓝色夹子的鸟和受伤了的树袋熊的故事,我们也不能听到关于她年轻时候那些传奇的经历了。
因为,我们要离开了。

清晨的伊瓦拉瓦悬崖,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粉色的晨雾。

最后一次在院子里看Kiera山。

清早上山,路过一个私人农场,整片草地就生活着两只矮种马。小马们并不怕人,只要有人走近,他们都会穿过整片草地来到你所在的栅栏前,目的显然只有一个--要吃的。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临走前,和房东太太的合影。身后依旧是 Kiera 山。
Farewell, Wollongong.
给旅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我们还会再来到这里,毕竟十四年后,我们还要一起见证Berry镇的那个神秘纪念物的出土呢。

本篇游记共含5959个文字,8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4-16 21:57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4-18 16:25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2016-04-18 17:00

引用 会员veronica 发表于 2016-04-18 16:25:25 的回复: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回复会员veronica:✊✊✊

2016-04-19 16: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ickyqian 发表于 2016-04-18 17:00:37 的回复: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回复mickyqian:世间处处有风景~

2016-04-19 16:1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明天就要去Wollongong~

2016-04-30 19:4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