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再遇泰国』情人节损友大逃亡,无下限丧游续集

101
掰二雷 LV.20
2016-04-16 21:58 4944/17
  • 出发时间/2016-02-05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朋友相见何须回头,再见时我将会正面走来。”
这是Keith说的一句话。
两年前的吉隆坡国际机场,我们再一次送走他。
每一次久别重逢,都弥足珍贵。
那是7年前,在广州机场,我们泣不成声,看着他一步步远离我们,最终飞往他的归宿,大洋彼岸的墨尔本

-------------------------------------------------------------------------------------------------------------------------------------------------

Hi~ 大家好,我是Grace,又见面。
这次为大家带来的是你们一点都不陌生的泰国,这也是我第二次到泰国旅行了。
这个国度,对我有很特殊的意义。
2014年的暑假,我第一次到泰国,在那跟我的日本前男友相识相爱。
那时,我和他在曼谷、泰北的清迈和Pai呆了11天。
一年半后,我和我最爱的几位挚友,旧地重游。
这是我和他们继马来西亚后的第二次旅行。
在他们的陪伴下,鼓起勇气再次踏上这片热土。
曼谷大城,从普吉到斯米兰,醉生梦死。

BTW, 在蚂蜂窝的其他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436321.html
走!樱花季去日本谈恋爱(东京富士河口湖、京阪奈、冲绳15天)
http://www.mafengwo.cn/i/5474906.html
偏不去购物,香港极小众离岛深呼吸

我的新浪微博  @掰二雷  
http://weibo.com/graceqw
有更多我在其他不同国家的旅行见闻和美图。

预告

曼谷考山路 (Khao San Road)
还是跟以前一样,这里的夜特别让人心动。

每年只在11月到次年4月开放的 Similan Islands (斯米兰群岛),几乎被公认是泰国最美的海岛。
美到不敢相信自己去过。

曼谷考山路的早晨

考山不眠之夜

我的男伴们,Keith & Joe Choo

4人合体

年初一的曼谷大皇宫 Grand Palace

曼谷湄南河边的 Inn A Day Lounge, 在Trip Advisor上排名很高的逼格餐厅。

Ayutthaya 大城
素可泰后的第二个泰国故都

柴瓦塔那兰寺 (Wat Chai Wattanaram)
大城日落最美点

大城历史公园

玛哈泰寺 (Wat Phra Mahathat)
树抱佛 奇观

琳哥

Karon Beach @ Phuket
普吉岛  卡伦海滩

日落神仙半岛 Prom Thep Cape

Sabai Corner, Kata
卡塔海滩半山悬崖上的Sabai Corner, Trip Advisor上普吉排名最Top的Bar之一。
在完全没有路灯的黑暗中,我们驱车找了很久。
眼前便是星辰大海。

普吉东岸的查龙湾 (Chalong Bay) 日出。
普吉由于大大小小的海滩都集中在西岸,所以日落很出名,但网上却几乎没搜到任何关于普吉日出的信息。
凌晨4点多,我们驱车从黑夜开向黎明破晓。

Maya Bay @ Kho Phi Phi 
皮皮岛国家公园的 玛雅湾

泰国海岛的绝对最美,斯米兰群岛

广州的天气一如既往让人窒息。
脑海中依然是回不去的热带季风气候独有的气息,耳边仿佛还是没有意思矜持做作的大笑声。

2016年的情人节,大年初七人日,我和Joe Choo男神还在曼谷机场跑得满头大汗。
碰上春节出游返程高峰,不屑插队的我俩还真老老实实在Check-in Counter排了两小时长队。
后果自然是赶不上登机,其他航班也满了,甚至排到一周后才有回国的班机。
最后终于有另外两个倒霉鬼跟我们一样No show,迫于无奈当场高价买下别人赶不上坐的机位,才不至于滞留曼谷
而另一边的普吉,几个小时前,我们送琳哥到机场,她也被航空公司(香港快运HK Express, 没错,这坑货)坑了,只能硬生生推迟一天飞回香港
本该最后一个飞回墨尔本的Keith乐了,怂恿大家都别回国,留下来再战。
当时我就有预感不会走得太顺利。
Joe Choo称我们这次续集为“丧游”。
确实丧心病狂。
年初一拜完四面佛,但本命年还是逃不过犯太岁。
真有那么一刻,想过既然回不了国,干脆买张机票回普吉找他们。
不舍,是真的太不舍。
但人终归要回到现实。
我们还有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Joe Choo说他想纹身,Keith说纹一个“淫战行动”,然后写“正”字,每一次行动多一笔,最终完成:“淫战行动 正”。
Keith说,在凑够“正”字之前,我不准结婚。
我说了句:“好。”
我想,大概以后我的先生都会嫉妒我对他们的感情。

关于我们,“一直觉得我们4个在一起能毁灭世界”

语言上,可以自信说,我们4个外语都很好。
驾车上,除我之外,他们3个都会技术老练。
旅历上,我是全程路线绝对统筹者。
颜值上,拖他们出去脸上有光,Joe Choo拥有超高回头率。
智商上,墨大博士Keith绝对碾压。
情商上,运动全能方向感拯救世界的琳哥高冷淡定。

一直觉得,我们4个在一起,能把这个世界毁灭。

先谈谈不才我自己吧。
我是Grace,我写的旅行总是倾向说故事。
我是一名来自广州的南方姑娘,念的外语系,去年刚大学毕业,工作不到一年。
后知后觉,大学时才开始爱上旅行,一发不可收拾。
走了半个中国以后,开始陆续涉足马来、越南柬埔寨泰国老挝尼泊尔日本、印尼、新加坡等,有些国家因为太爱,去了一次又一次。
越南反华最激的时候一个人独闯东南亚四国,也试过一路搭车川藏线到西藏
玩过喜马拉雅的滑翔伞,也在印尼东爪哇爬过活火山口
荒唐的23个岁月将要结束,24岁我给自己的定下的Must Do便是高空跳伞和蹦极。
在结束上一段异国恋之后,我决定更加疼爱自己。

说说我的这三个“情人”。
他们都是我相识多年的至交好友。
我们有一个约定,每隔一两年,北半球的我们,便和南半球的Keith相遇。
“情人节”大逃亡这个梗源于两年前的元宵暨情人节,有另一半的撇掉另一半,没另一半的撇掉约会,4个老友相聚异国马来西亚,风雨无阻。
而今年情人节,我们再次逃亡成功,两次都是春节大过年,太任性。

先说说两位少爷,两位都是真人比照片帅的帅哥。
帅不止于外表,更因为他俩都很优秀,上进且玩得开。
他们从初中开始便是好基友,高中都在广州最top的名校广雅读。
我跟他们并不是同学,而是在高一时机缘巧合认识的。

Joe Choo男神,我叫他猪猪,人称“高潮帝”。
颜值身高担当者。
你以为男神是这样的。

其实他是这样的。

这样的。

记得当年在Langkawi抓拍他这张照片时,我们4个都用来做头像用了一年多,被无数人问候,成为“一时佳话”。
在我们的微信群里,他给自己取名“唔烟唔酒唔出口”。
事实上,他又烟又酒又粗口。
猪猪跟我一样大学毕业于广外,现在一家互联网游戏公司上班。
184cm的身高,帅气的脸庞,读书时就迷倒不少无知少女,此话不假。
曼谷街头,戴着墨镜的他被当地人说像大明星。
但男神也是我们之中最受伤的一个。
两年前在马来西亚玩海上拖伞降落时,他就华丽撞树,被我们笑了两年。
这回,他更是“花开富贵”。
大城被狗追,在芭东海滩逆行险被交警抄牌,在酒店倒车撞上经理的宝马,玛雅湾撒野尿被管理员打伤脚,最后还跟我一起赶不上飞机滞留曼谷
红颜多薄命,他自嘲要写本传记《悲惨世界》。
心疼,关爱男神。

Keith 阿祺,英语担当,高智商担当,负责玩乐觅食。
已居墨尔本7年的澳洲籍华人。
一个专注于实验室研究的科学怪人,高材生中的绝对高材生。
墨尔本大学Biomedicine毕业,现于研究院读博士,每天逗老鼠玩内脏。
他说将来也许我们会有一个得诺贝尔奖的朋友。
当年他曾是我的头号男神。
据说他以超高分考进广雅读高中,但拒绝进入重点班,原因是他觉得重点班没美女。
高一时他9科中有7科拿第一,但是班上的人在黑板上写着“XX祺与狗不得入内”。
最让我深深迷醉的便是他那一腔澳村英语口音。
本来我们这team人英语就很好,这是实话,他的英语水平更是凌驾于我们之上,让外语系出身的我也自惭形秽。
在芭东那晚我们驱车逆行险被交警抄牌扣车,最后Keith以一口流利英文完美逆转局势。
而他对用餐和喝酒的挑剔品味更让我们旅途中大饱口福。

琳哥,我们笑称她“好女仔”。
每次夸她,她就请我们“吃shi”。
但事实上他确实是一个全能满分的好女仔。
游泳、潜水、骑车、羽毛球样样精通,方向感拯救世界。
出海潜水的时候,连船员都对她的泳姿大为赞叹,“She swims like a fish!”
琳哥是我的高中同学,大学毕业于华师,曾在意大利当过一个半月海外志愿者,现在就职于某供应行业大型垄断国企。
通常一team玩得很疯的人里面总会有一个特别理智冷静的人,而琳哥便是这么一个存在。
她脾气好,特别会照顾人,路途有她在,省心不少。

关于签证和入境卡填写

泰国签证就不多说了,无脑级别的签证。
拍两张2寸照,找家旅行社,几天搞定,价格200多是正常的。
近年开放了落地签,到达当地直接给1000Thb盖个章完事。
当然,我还是喜欢纸质的签证。
而且万事做好准备,不至于那么被动,毕竟春节出游大潮,机场不知道什么情况。

很多国家都要填写入境卡(Arrival Card)的,尼泊尔日本、印尼、新加坡等,当然,泰国也不例外。
到达机场之后拿到一张长长的纸条便可以填写。
很多背包客到泰国都是Walk in找住宿,并不会提前预定,我以前第一次去也是这样。
但移民官会让你填一个住宿地址的。
没的话,随便编一个。

关于机票

决定这趟旅行是一月中的一个周六午后。
那时,我刚从日本回来半个月。
那时,离我们出发还剩不到20天。
半小时内,他们爽快答应,没半分犹豫。
前期准备并非一帆风顺,插曲一次又一次出现。
人头拥挤一票难求的春节假期,你得付出代价,更何况那是国人出境游国家的绝对首位。
每一个航班都只剩最后一个机位。
我们4个人,迫于无奈分开了4趟航班各自飞到曼谷才能先后碰头。
你没办法想象,广州曼谷3个小时的里程,平时往返不到1000的机票,我和猪猪是以将近两千单价买到单程的。
Keith确定这段时间没硬性实验,可以走人。
墨尔本曼谷的航班本来就少,他眼睁睁看着机位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高,最终以折人民币将近7000的高价买下Jet Star的机票。
而琳哥广州曼谷,普吉飞香港两程机票也时4000多高价。
曼谷和普吉之间的机票就不说了,很便宜的,两三百块钱,而且每天都很多班次。
Keith说:若不是关系很好,谁会那么傻过年高价出去玩。

关于选地

这次选了曼谷大城、普吉。
主要是我上次已经去过小清新泰北了。
而他们都倾向于玩乐海岛。
曼谷是必定要去的,毕竟是首都,他们没去过,而且我们几个都分开出发,曼谷碰头方便。
大城相比起其他泰国旅游地还是很小众的。
知道这个地方,是因为前男友。
两年前跟他在曼谷走到一起,那时他因为看了树佛那张图而想去Ayutthaya,而我的下一站是清迈
他最终放弃了大城,对我一路相随。
这次,我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了结这个遗憾。
至于海岛,泰国最火的也就普吉、苏梅、芭提雅和今年炒火的甲米了。
芭提雅以红灯区出名,男人的天堂,但海就一般了。
甲米不是我的菜。
苏梅本该是我首选,但苏梅消费档次最高,而且机票贵。
普吉是泰国第一大岛,也是老牌海岛了。
最重要的原因是,普吉的安达曼海外有一个让我神往已久的斯米兰群岛
那里毫无疑问有着泰国最美的海,鞋子都不能穿上岛,去过的人无不大赞。
气候原因,这个岛只有每年11月到次年4月开放半年,我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关于住宿

这次是Keith和Joe Choo一手包办的。
出发前那段时间年会和工作上各种忙,除了统筹好路线和订机票,我几乎什么都没做。
两位少爷让我好感动。
海外住宿预订不多说了,还是Booking和Agoda两家最常用哦。
booking不用预付,信用卡预订,有的甚至不需要;而agoda则是预付的,但有时候选择更多。
两个网站都可以在规定时限内免费取消,一般截止到入住前两天。

Keith喜欢上Airbnb
近年兴起的民宿预订广受欢迎,住民宿是另一种体验,更能深入当地人的生活。
https://zh.airbnb.com/?af=43896654&c=baidu_brd_brandzone_demand_title_p1&src=Baidu&medium=PPC&ag_kwid=2299-36-57701246c0b98773.6a0cc0f87b49337e

最近也在关注一个叫“大鱼自助游”的新兴民宿预订网站,现在下载它的app注册用户,还能获得20元优惠券。如果再去“我的钱包”点击“兑换优惠券”,输入我的邀请码 “yusgrace” 还能再获得30元优惠券。
http://www.fishtrip.cn/

这些网站选择很多,比较一下价格就好。

至于选址。
曼谷最集中的便是背包客天堂 考山路(Khao San Rd) 和 苏坤逸(Sukhumvit) 了。
我两次都是住考山路的,因为喜欢那里的气氛。
但不建议住在考山路里面,那是一个不夜城,晚上没法睡。
可以住在周边边缘,但别自虐住那种两三百铢没空调的旅馆。
这一次我们住在Democracy Monument(民族纪念碑)那边的Dinso Road,步行几分钟到考山路,清静。

大城的话其实我也没太大概念,毕竟也就那么大点地方了,租个自行车去哪都很便捷,而且网上住宿选择也没有很多。
我们住的就正对着大城历史公园,是大城岛内最正中的位置了,租车什么都很方便。

普吉是重点。
去普吉的都是奔着度假去的吧,不能亏待自己。
先来看看普吉的地图,你会发现海滩和酒店都集中在西海岸,机场在西北方。
上面说完选岛,下面说选海滩。
普吉最出名最集中的有3个海滩,Patong, Karon, Kata, 都在西南海岸。
1. Patong 大名鼎鼎的芭东
       来普吉的10个里面应该有7个会选在这里,人气旺,方便,娱乐最多,在普吉也只有Patong有Boots药妆店,最大的酒吧红灯区也在这。喜欢热闹可以选择里,有江西冷购物商场,有西蒙人妖秀,有班赞海鲜市场等。但就环境而言,这里海滩最一般。
2. Karon 卡隆/卡伦
        在芭东和卡塔之间,比芭东清静,但不会很冷清,该有的还是有,是我喜欢的感觉,很舒服。海滩比芭东的美多了,蓝蓝的,水质沙质也不错。Karon以浪大出名,海岸线也最长。我们选的就是Karon。
3. Kata 卡塔
        3个海滩中最南的,有大卡塔和小卡塔。这里的海滩也是棒棒的。而且,我们在Trip Advisor上找到的好几家很Top的餐厅和Bar都在卡塔。不过Kata的酒店选择相对少,而且高档。

反正卡伦卡塔我都很喜欢,芭东不适合我,还有我们。

Karon Beach

关于交通

讲真,在泰国不打车,还去哪打,人多就更好办事儿了。
那么便宜,我们4个人,在曼谷一天打四五次车,回酒店隔一条路我们都打。
哈哈哈。
都知道曼谷是拥堵的中心,车流可以从地下停车场堵到路面。
这么炎热的天气,我宁愿坐在计程车里吹空调吹到感冒!哈哈哈。

好,说说曼谷一个很重要的交通枢纽,Victory Monument 胜利纪念碑。
它没什么特别,就是高一点,显眼一点。
但去很多周边地方玩,若不包车,都得在这买票。
比方说从曼谷去Amphawa(安帕瓦水上市场,就在这买票,80Thb,商务车,一个多小时车程。
建议到了Amphawa下车后就马上买回程票,不然。。。像我们那时候玩到下午4点多才去买回程票,告诉我们最快也要8点半才能加车回来载人。
于是,我们又很奢侈地拦了一辆商务车直接包车回去。
大城也是在这买票,60Thb,商务车,一个小时车程,很快。

然后说说大城,名不副实,小城一座。
我总喜欢去小众的地方,衡量这个指标,我一般看那里老外多还是中国人多。
大城很合我心,路上都是骑着自行车悠悠参观的白人。
我们几个也很喜欢骑车,于是在大城市自行车环游的,很惬意。
租车的老板娘还唬我们,大城的马路车多,骑自行车除非你想死。
她说完这句话,我们二话不说马上租了4架自行车。

至于普吉,其实大多数人都是租摩托的,但少爷们喜欢开车。
落地普吉机场后,我们就在出口处租了辆Toyota丰田,1500Thb/天,将近300人民币,很贵,不知道是过年还是怎么地。
之前在兰卡威租车才80MYR(大概160RMB)一天。
没想到普吉消费会这么高。

关于潜水

这次在普吉一共有两天出海潜水。
我们选了皮皮岛和斯米兰岛两个地方。
一般去普吉大家都会选皇帝岛。
但皇帝岛跟斯米兰岛一样主打水清,既然有斯米兰这个绝对100分在,就没必要选90分了。
皮皮岛是风格不同的海上桂林,可以去看一看。
满大街都是代理社,但千万不要贪图价格便宜,要货比三家。
其实普吉有很多潜水公司,代理社也只是sell他们的路线。
所以要认真留意行程和公司,看有多少时间是潜水的,有的路线几乎都在船上,呆的时间也没多久。
船要选Speed Boat快艇,不要选大船,太慢了。
公司也要选大公司,推荐Sea Star,他家的皮皮岛路线很好,斯米兰的话推荐Love Andaman。
皮皮一日的一般两百多人民币。
米兰这条线很烧钱,一天的要400多人民币。
很多人都会选两日的斯米兰,因为一天太累了,斯米兰很远,路程奔波都花去很多时间。
但斯米兰太原始,住宿条件不好,两天的,想住好点,至少花一千多。
我们是因为时间不多,所以只去了一天。

其他准备

来说说货币吧。
泰国通用泰铢Thb,一般1块钱人民币能换5泰铢上下,为了方便,就不算小数点后了。
我两次去都是事先在国内换好美金的,现在人民币不济,我的心好痛。
泰国换汇,最最最划算的绝对是曼谷考山路了,不作他想。
你不会在其他地方找到比这里更高的汇率了,信我,要换钱,请在这卖力换,狠狠换,使劲换。

关于衣着
泰国是佛国,尤其是在曼谷清迈等佛教圣地,穿着尽量庄重,进入寺庙时最好遮住手臂和大腿,不要过于暴露。
再者,泰国天气炎热暴晒,穿太少晒黑是小事,晒伤就严重了。

关于防晒工作
这次我带的防晒是在日本买的Sofina隔离和资生堂Anessa安耐晒金瓶,前6天几乎没晒黑过,最后出海潜了两天,水中折射实在没法救而已。
晒后修复一向用的Banana Boat香蕉船的芦荟胶,很舒服。
这个芦荟胶在泰国的药妆连锁店Boots和大大小小的药店都有,有大瓶和小瓶,但在Boots买的价格是最好的。

关于通讯
买个Happy卡,7天无限流量。

关于插头。
泰国用的电器插头跟我们是一样的,不用担心。

关于摄影。
一向带的是Sony的Aps-C半幅无反微单a6000, 套机广角头E16-50,还有一个定焦镜头。
带了个便携三脚架,我手机遥控相机自拍,还带了自拍神棍给他们Iphone党。

BKK. 天使之城,久别重逢

年廿七那晚,我跟家人在家里吃了顿提前的年夜饭,广州的天气已经有点热。
饭饱过后倒床上睡了两个小时。
11点,我背起行李赶去地铁站。
由于我那趟地铁还要转一趟才能去机场,上了地铁后,正在前往机场的Joe Choo告诉我,我应该赶不上了。
迫于无奈,我中途出站,打了个70多块钱的Uber去机场。
凌晨的机场很安然,安检和出境都只开了一条通道
Joe Choo比我先飞,他的航班是凌晨2点多,我是3点。
在他的登机口找到他,他把酒店订单和帮我换好的美金给了我,合照一张,各自去飞,几个钟后曼谷见。

飞机上一路睡得浮浮沉沉,落地曼谷时刚好早上6点。
买了个电话卡,查了下路线。
收到Joe Choo消息说他已经在去酒店的路上了。
廊曼(DMK)机场的空调开得像不要钱似的,以至于走出机场那一瞬被室外的气温吓到了,才不过早上7点啊就这么热。
上次来的时候是七八月份,正值雨季,这次来是旱季,更加热了,当然,天色也更好。
打了个计程车,一路疾驰。
曼谷也就一大早不堵了。
再一次好好看看这座城,竟然有点百感交集。

最终停在了考山路附近的民主纪念碑,200Thb出头的车资。
一下车,抬头便是不带一片云的蓝天,凉风阵阵很舒爽。
下车处便是一所小学,奇怪,学生穿的校服怎么特别特别似曾相识。
我往前走几步,街角处,毫无准备看见那家熟悉的麦当劳,怎么也不可能忘掉的地方。
那时,我跟他常来这家麦当劳闲坐。
那时,英俊的他总会引来邻座的学生们侧目。
我失神了很久,直到手机振动。
Joe Choo问我到了没,我说我找不到路,他便出来接我。

酒店在Dinso Rd一条小巷里,环境特别好,小而精致。
我们路口就有3家7-11, 7-11在泰国比在自己大本营日本还popular,哈哈哈。

酒店太早还不能check in, 我们放下行李便去考山路吃早餐。
一大早的考山很安静,酒吧都歇下来了。
Keith告诉我们,他过安检准备登机了,晚上8点到曼谷

我和Joe Choo到处走走踩点,考山的每一个角落都那么熟悉。
我让他陪我到附近那家邮局,还没开门,我们便到马路对面那座Wat Bowonniwet Vihara参拜,很漂亮的佛教寺庙。
泰国的佛寺一直是我喜欢的风格,金碧辉煌,造工精致。

正午的阳光实在能把人烤焦,汗流浃背,再者我俩都一夜未眠,疲劳过度。
马上去解决午餐,然后打道回府休息。
在考山路隔壁与之平行的酒吧街Rambuttri Alley (也叫“小考山路”,我最喜欢的地方) 路口买了杯shake喝,35-40Thb一杯。
我喝的Passion Fruit热情果,刺激性的酸味。
两年前那趟泰国行,认识他,让我认识和喜欢上很多从未接触过的事物。

和Joe Choo回到酒店,顾不上身上大汗淋漓,竟然倒下就睡,一睡就是几个小时,醒来已是傍晚6点。
洗漱后换上清爽的衣服,又是考山路觅食,顺便准备迎接Keith。
晚上的曼谷真美。

入夜的考山还是那么迷人。
来自世界各国的背包客在这狂欢着。
生意火爆的路边摊,卖着Pad Thai (泰式炒粉)、果汁、椰子雪糕、炸虫虫。
精彩的街头表演。
座无虚席的酒吧。
驻场歌手的卖力演唱。
忘情跳舞的金发美女。

路口再次看见那家印度餐厅。
上次我在这的第一顿就是在这吃,那晚,我拉到凌晨5点多才睡着。

比考山路更让我着迷的是隔壁的Rambuttri Alley酒吧街。
我跟他曾经每晚在这泡吧。
这里有我喜欢的Jazz乐和摇滚乐。
也因为他,因为这条路,我对Blues和Reggae有了更深的认识。
路口便是我熟悉的Fu Bar。
不如考山那般嘈杂,这里一条路都是驻场歌手的歌声,从Oasis和Coldplay的摇滚,到Bob Marley的雷鬼。
情不自禁,就跟着哼起来。

大光圈中的帅气Joe Choo

落地曼谷的Keith告诉我们他已坐上计程车。
我们走回民主纪念碑的麦当劳坐下,准备迎接他。
我上了个洗手间,出来时,熟悉的脸孔再次出现在眼前。
梳了个大背头,咧开嘴灿烂的笑容,两年没见,又帅了。

那晚我们回到考山路,我拖着他们到卖炸虫虫的路边摊,要了一袋高蛋白炸虫蛹。
蜘蛛我是没勇气碰了。
虫蛹比想象中好吃多了,很香,有酱油味,让我吃上瘾了。
强迫他俩也吃了。
真想买一袋蜘蛛给他们,想看他们惨叫的样子。

在酒吧街坐下来吃饭。
两个基友合体总是那么没节操,到处张望美女,丝毫不忌讳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
好吧,他们女朋友鞭长莫及。
借着自拍合照的时间,把隔壁桌的美女框进来。
我满脸黑线。
Joe Choo这么做的报应就是接下来的旅程成就了他的悲惨世界。

泰国怎么能不做Massage马杀鸡呢。
Keith挑的居然就是以前我经常去的那家店。
我们都要了30分钟的Back & Shoulder肩背按摩再加30分钟的脚按摩,加起来400Thb/人。
泰式按摩就是很大动作的,舒服得我快要睡过去了。

异国除夕

那晚按摩完回酒店已经快两点了。
偏偏我这两位男伴丧心病狂有个变态癖好,喜欢深夜扯你一起打牌,不让你睡,然后一大早又十几个闹钟吵醒你。
打了几局斗地主,我已经困得要哭了,软硬兼施才给我睡觉。
没睡几个小时,早上7点多就被Keith那变态的鸭叫声闹钟吵醒,他还在一边笑得抽搐。

今天的行程便是去看那个鸡肋般的floating market 水上市场。
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
在街口吃完早餐,我们打车到胜利纪念碑。
80Thb一个人,两小时到Amphawa, 本来一线的还有同样出名的铁道市场,但刚好碰上维修关闭。
以前以为水上市场就在曼谷,没想到这么远。
车上昏昏欲睡,Joe Choo又被Keith偷拍了高潮脸。

中午1点多终于到了Amphawa。
下车处便是回程售票处,售票窗口旁就坐着个明目张胆坑游客的人,跟我们说水上市场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要租车过去才行,我们越听越不对劲,无视他直接往河边走。
果然没走多远就看到水上市场入口了。
之前就听朋友说这个坐船游水上市场不是想象中那样,但我没多想,既然来了,就坐呗。
没想到这一坐一去不回头,带我们去游了附近五六个比鸡肋还鸡肋的寺庙,一去就是两个小时。
少爷们的解闷方式自然又是看美女。
只有第一个寺庙外面的路边摊卖的煎鹌鹑蛋好评,其他全部差评。
一点都不走心的游船河,负分滚粗。

回到水市,找了家河岸边的餐吧坐下来。
在Maroon 5的歌声中喝喝酒,聊聊天,才是我们的正事。
水上市场什么都是浮云,好在身边是他们。
聊的什么内容也记不太清了,反正他们的话题永远没下限。

下午5点多打算回曼谷,售票处被堵得水泄不通,把我们吓到了,原来回曼谷的车已经全部满了,最快也要等到8点半,加车回来载人,还不能保证够位置。
我们彻底愣了。
要不租车自己开回曼谷,但我们没发现周围有租车的地方。
我干脆开玩笑走到路边竖起大拇指,像以前在西藏搭便车那样。
结果刚竖起拇指那一秒,一辆警车开过,他俩狂笑。
这时,我们想,既然我们有3个人,不如问问包车价格。
刚拦下一辆商务车,我们看到另一家人也是急着回曼谷,便邀请他们一起,砍价砍到1200Thb,每人200Thb,成交。
又宽敞又舒服,值了。

回到曼谷已是晚上8点多。
在暹罗广场 (Siam Square) 下车。
跟那家人道别,他们一听就听出Keith是澳洲人,Keith也猜到他们是新加坡人。
Keith告诉他们,他的女朋友也是新加坡人。

暹罗广场这一带商圈全是大型shopping mall,附近还有Central World世贸。
找到Boots扫了些护肤品。
泰国也有退税政策,但Boots要买够2000Thb (约400rmb) 才能退税,比日本门槛高喔,日本的药妆店一般买够5000yen (约250rmb) 就可以退税了。

除夕夜,这一夜又是不眠夜。
少爷们要去考山的酒吧看曼联,我不懂球,不懂那一场球赛之于他们的意义。
那场球赛在曼谷时间晚上11点开始,打车回到酒店,他们匆匆换上红色的曼联球衣就出去了,让我等下去跟他们会合就好。
这时,刚在梧州跟家人吃完年夜饭的琳哥,坐上她爸爸的车,奔赴到广州机场,即将飞往曼谷跟我们合体。

我在酒店悠悠洗了个澡,换上裙子。
夜里的曼谷不但不热,还有丝丝凉意。
11点算什么,考山路的夜才开始。
收到Keith发来的定位,在酒吧街,我并不急着找他们。
一整条考山路的酒吧电视大屏幕上都是播着曼联,世界各地的球迷聚在一起。
我看着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这是我最爱的Khao San啊。
一路走到隔壁酒吧街,路口的Fu Bar又是座无虚席。
我突然听到熟悉的歌声,磁性的嗓音,脚步一下子顿住。
怕自己听错,我故意拿着钱走近她面前给她小费。
她边唱边回以微笑。
她忘了我,但我怎么可能忘了她。
回忆排山倒海。
2014年的7月29日晚,Fu Bar的一夜加速了我和那个人的发展。
那一夜,驻唱的歌手便是她,是她拉着我起来跟他一起跳舞。
没想到一年半之后,她依然在这里。
而我只是一个人。

艰难迈开脚步,摸索着Keith的定位走到他们所在的酒吧,全是专注的球迷。
我没告诉他们,这家吧,我以前也来坐过。
坐了一会,我告诉他们,我自己出去走走找吃的。
偷偷回到Fu Bar坐下,点了杯劲头很足的龙舌兰,只为听她唱歌。
却没想这是她最后一首。
很想走上去跟她聊几句,但还是作罢。
不知道附近哪家吧又在放着Oasis最经典的Wonderwall, 熟悉的吉他声传来。
隔壁酒吧也在放着Bob Marley的No Woman No Cry的remix,一群老外在狂欢。
街头艺人的街舞表演引起众人围观。
我一个人站在酒吧街,思绪飘很远,直到Keith打电话给我。
他们过来找我,我知道他们早已看穿一切。
扯开话题问他们赛果如何,他们说打平了。
哦,一年半之前,我和他还在曼谷讨论起刚结束的世界杯。

四人合体

回到酒店,琳哥告诉我们,她准备起飞。
我们也准备好迎接她了。
两个丧男又扯着我打牌打了很久,躺下已是凌晨3点多。
5点多的时候,Keith的变态闹钟如约而至。
我跟Joe Choo艰难挣扎醒来。
换作以往,才睡下来两小时就被强硬叫醒,我确信我会杀人。
但这注定是个美好的日子,而我不愿错过这一天的晨光。
这时琳哥已经落地曼谷,跟Keith通起电话。
Keith使坏,告诉琳哥我和Joe Choo不起床。
还在赖床的我一下子跳了起来。
随后,我们3人以惊人速度洗漱换衣服。
6点多,朝阳升起,清晨的民主纪念碑还被笼罩于阴影中,披着薄衣能感到丝丝凉意。
走进McDonald,琳哥坐在一边背对我们。
我跑过去捏她的脸,她转过头。
两位少爷跟她说:“琳哥~好久不见。”
走出McDonald,曼谷已然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蓝天下民主纪念碑的四根柱子屹立着,顶端向内靠拢,就像我们4个人一样,齐心。

帮琳哥check in的时候,Keith跟前台女生聊了几句。
女生一听口音就知道Keith是澳洲人。
她说,她的男朋友也是澳洲人,在悉尼
我叹息,又一对异国恋。
他们说:什么又一对,你那个已经结束了。
总会在我黯然神伤的时候泼我冷水,把我拉回正途。

2月的曼谷正值旱季,比上次7月来的时候暴晒多了。
偏偏我们作死,正午时分暴走去大皇宫。
穿凉鞋裸露在外的双足刺痛难忍。
大年初一的大皇宫像被拆迁大队攻陷一般。
到处都是旅行团,熟悉的普通话:“来来来~拍个大合照。女的站前面,男的站后面~”
我捏一把汗,上次来到门口都不进去,这次偏要跟别人挤。

大皇宫的门票500Thb,衣着要庄重。
金碧辉煌的建筑真的精致得过分。

附近还有还有玉佛寺、卧佛寺。
但两位少爷的关注点并不在于刷地表,而是吃吃喝喝。
得益于他们这个爱好,我们享受了不少好地方。
Keith打开Trip Advisor,发现了一家在湄南河边针对郑王庙(Wat Arun)的Lounge,叫Inn A Day。
再次暴走。
所谓的“吃环境”,是老外喜欢的餐厅吧。
撇开环境,出品亮点不大,尤其两位少爷要求高。
但Lounge放的音乐正是我喜欢的Sabrina的歌,很小众的歌手,翻唱了很多歌,可以把摇滚的曲风唱成抒情的调子。
一直以来对泰国如此着迷的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这里的餐厅酒吧永远像我的一条蛔虫,放的音乐全是我喜欢的,量身定做一般。

下午我们到了四面佛参拜,那是大年初一。
四面佛在Central World世贸那里,露天的场所,并不起眼。
四周很多卖香烛花圈的摊子,每人200Thb买了4份,每一面放一份,3烛香,一根蜡烛,一串花圈。
拜神从正面开始,上烛祭拜,转左,再由右至后,转一圈,每面献花一串,上香3支(第一支是拜佛祖,第二支是拜佛经,第三支为拜和尚)。
顺时针分别为:事业(手持权杖);爱情(手持贝壳);财富(手持金砖);健康(手持佛珠)。
上香的时候特别难受,周围的烟熏得眼泪直流。
表示尊重就不放照片了。

拥堵的中心十年如一日拥堵。
马路上的车流堵到地下停车场。
但在曼谷的日子,我们都不坐公交不坐轨道,只打出租车
少爷们多了一句口头禅:“多少钱?切~才这么点钱~都不是钱~”
琳哥翻了个白眼。
最过分的是那晚我们回酒店附近吃Pad Thai,那里跟我们酒店只隔了一条马路,我们依然果断打了个车。
少爷说:“管他的,在隔壁也要打,反正不用钱一样。”
他们总是特别潇洒。
那晚打车回到酒店后,他们又即兴换了球鞋,风一样地打车回去暹罗广场那边的野球场踢足球。
那时,是大晚上的9点多。
那个下午,我们刚从那堵了大半个小时车回来。
曼谷打车真的很便宜,尤其我们4个人。
只要你不嫌100米路堵半小时。
但我知道有他们在,一定不会无聊,
互相偷拍是我们乐此不疲的事。
我们手机里都有一大波用来互相威胁的照片,要多夸张有多夸张。
比如说Keith张大嘴巴睡觉的样子,俗称“高潮脸”,当然,鼻祖还是Joe Choo。
比如说,偷拍Keith和琳哥睡着挨在一起的合照。
等琳哥挨到我这边的时候,我又不着声色用手把她推回去Keith那边。
然后,我在旁边笑得嘴角抽搐。

终于 Ayutthaya

敲定再来泰国的时候,去哪个岛,玩多少天,通通我都没想。
但那时,第一时间侵袭思绪的,只有一个地方:
Ayutthaya,大城,继素可泰之后的泰国第二个故都。
世界文化遗产,酷似吴哥窟的高棉式遗迹,著名的树根缠佛,一个个被砍掉佛头的石像……
每一处都是曼谷无法比拟的沧桑。
大城,名不副实,其实只是一座在曼谷以北70公里世外桃源般的小城。
这个上次就本该踏足的地方,留给我太多的追悔莫及。

大城的那天是年初二。
我们8点多便早早醒来,然而我一向拖延症,两位少爷更是少有的比女生还讲究的男生。
大好晨光在我慢吞吞收拾行李以及少爷们剃须抓头发的时间中流失着。
从来干净利落的琳哥在旁边一边按着手机一边翻着无数个经典白眼,但她从来不会对我们生气。

出门已是11点多,也是佩服自己。
Keith本来想带我们去Tripadvisor上排名很高的一家甜品店,那家店原来还就在我们街口。
走到的时候发现从除夕那天到过年都关门,太可惜了。
草草吃了顿brunch后,我们便打车到胜利纪念碑买票去大城
60Thb/人的车票,商务车,一个多小时车程,坐得很舒服,也不贵。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到达Ayutthaya。
大年初二,长长一条路搭起一个个摆摊的,看不到尽头。
看来晚上会有广州花市一样热闹的夜市。
下午3点酷热难耐,两位少爷又拖着拉杆箱。
走了几百米没打到我们最常用的座驾——出租车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双条车,好久没坐,上次坐已经是一年半之前在清迈的时候了。
他们3个亢奋的不得了,拿起自拍神棍来了个合照。
总觉得跟他们一起的时候自己都特别年轻。

从驶入古城那一刻,我就被Ayutthaya的气质迷得神魂颠倒。
最后停在了我们住的Park Ayutthaya,有一个很漂亮的大花园,种满了花草,正对着大城历史公园。

安顿好之后,我们“方向感拯救世界”的perfect girl琳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静静地研究起地图了。
这个girl从来都是把地图啃了一遍之后便过目不忘全程凭记忆人肉导航。
接下来我们重操旧业去租自行车。
老板娘告诉我们大城岛西南方河对岸那座Wat Chai Watthanaram(柴瓦塔那兰寺)是看日落最出名的地方,但有点远。
我们问她假如骑自行车呢。
老板娘说: "You'd better not. Actually it's very dangerous because there're too many cars. (你们最好不要。太多车太危险了。)"
确实太过的交通有点让人心惊胆战,主要是路窄车多而且乱。
但偏偏我们作死。
"But we want to ride. (但我们想骑车。)"
老板娘毫不客气睇说了句: "OK unless you want to die. (除非你们想去死。)"
听到这话我们更来劲了,二话不说要了4架自行车。
想想我们曾在马来西亚槟城连续两晚马路狂飙疯狂逆行,这点算什么。
要知道马拉佬都是开挂的,限速50的路出租车司机直接开100。

骑车绕了古城大半圈,路上两位少爷一直哀嚎:“啊~我屁股好痛啊~”
尤其是Joe Choo,你可以想象他招牌的高潮脸。
也许是他与生俱来的气质,好几次让路上的黑狗追着他吠,吓得他又是一阵惨叫。

终于在日落之际迎着火红的天空一路骑到了目的地。
浓妆艳抹下的Ayutthaya美得摄人心魂。

柴瓦塔那兰寺 Wat Chai Watthanaram
门票 50Thb/人

寺庙坐落于大城岛外,是大城府最雄伟美丽的寺庙之一。
1630年,大城王国的巴萨通王(Prasat Thong)为了纪念他居住在该地区的母亲而下令开始建造寺庙。设计风格为高棉风格,为当时流行的建筑风格。塔群的中央是一座高棉式的大塔,四周有4座小塔,再外围则有8座更小的塔及门。13座高塔的周围围绕着120尊坐佛,8座小塔中端坐着12尊大佛。

日落过后,黑暗中我们继续飙车,Joe Choo的气质再一次深深迷醉了路边的黑狗,一路追回到住处。
184高的一个大男生好端端被吓得一路惨叫。
心疼,关爱男神。
此处继续联想他的高潮脸。

把车停下,我们回到下午下车那里。
果然,这里是一个热闹盛大的夜市,熙熙攘攘。
没想到中国人的春节在大城气氛这么浓。
这里还搞起了泰国选美了。

Keith终于吃到了他心心念念而在曼谷没来得及吃的椰子雪糕。

那晚,我们去了一家有人弹唱的酒吧,叫了4大瓶Singha。
入夜的Ayutthaya, 挂一轮明月,良辰美景,有酒有肉,身边3个神经病。
从旅行到事业到结婚生子,永远是聊不完的话题,乱了一地节操。
Keith说比起家人和另一半,旅行永远是跟朋友一起最开心。
琳哥憧憬着结婚生子后的蓝图。
Joe Choo说他回国之后就去纹身。
Keith说:纹个“淫战行动”,写“正”字,每旅行一次多一笔,凑齐了就是“淫战行动 正”。
琳哥又翻了个白眼。

又叫了几杯Jameson, 爱尔兰的威士忌。
拿出在曼谷还没写完的明信片。
他们看见了我写给前男友,便起哄。
琳哥说:“写什么。肯定是写上次没跟他来大城,这次自己来了。”
我用手捂着,她说得对,我无力反驳。
若不是那个人,我不会知道Ayutthaya。
Joe Choo坏笑着想抢过去看,我说不要。
Keith从来都是泼我冷水最不留情的一个。
“写完就撕了吧。不要再这样了。一直以来根本是你自己的幻想。你们已经完了。”
我拿了Joe Choo一根烟,他帮我点上。
我极少抽烟,不懂抽,更不上瘾,因为每次都是浅尝辄止。
Joe Choo说:“你要吸进肺里才有感觉。”
我用力吸了一下,呛得几乎流眼泪,把剩下半根烟直接灭掉。
Joe Choo一边说“真浪费”一边继续调侃我:“到底写什么,给我看看嘛~”
Keith 那句话一直撞击我脑海。
我喝了一口Jameson,酒劲上来,抄起那张用英语和日语写的明信片,狠狠撕碎。
他们拍手:“好耶好耶~”
我跟Joe Choo说:“烧掉它。”
Joe Choo说:“哈?真的啊?”
“烧。”
“好!”
Joe Choo拿起纸屑,用打火机点着,放到烟灰缸里。
那些酝酿很久的话,火化成灰。

Keith把剩下半瓶Singha递给我,“喝完它,琳哥也喝。”
“好。”
一向克制的琳哥拿起我那杯Jameson,一饮而尽。
我举起Singha,还有什么理由不喝。

在Ayutthaya的晨光中醒来,心旷神怡。
我们是晚上7点半曼谷飞普吉的航班,所以还有时间。
早餐过后,又开始骑车慢慢逛大城

大城的晨光流淌了一房间。
我们是晚上7点半从曼谷飞普吉,所以还有时间。

早餐过后便继续骑车游大城
首先便是我们正对着的玛哈泰寺 Wat Mahathat。

玛哈泰寺 Wat Mahathat
门票 50Thb/人
玛哈泰寺位于大城古城的中央,是该城的中心。佛寺四面有沟渠环绕,从印拉第王开始建造,直到1345年完成于李泰王时期,属于皇室宗庙,寺中原有209 座塔,10处僧院,但大部份都仅剩地基而已。寺内有中央塔台,四周是有四面佛龛的小佛塔和庙堂样式的佛塔。中央佛塔使用红土建成,再涂灰泥粉饰。莲花花蕾状顶端佛塔被称为素可泰式,不同于其他国家的佛塔。

多少人是为了这个树根缠佛慕名而来的。
当年他就是被这个吸引而想来大城,如今来的是我。

从玛哈泰寺出来,继续沿着公园的步道一路骑车。
公园的自然环境很舒服。

帕蓝寺 Wat Phra Ram
门票 50Thb/人

       建于西元1369年,是乌同王火葬之处。寺庙建筑风格贴近高棉风格,形如玉米的优美佛塔引人入胜,佛塔上雕饰着金翅鸟伽楼罗、灵蛇和行走的佛像,奢华精致。这里并列着许多不同风格的佛塔建筑,由石佛像组成的广场回廊。寺内有许多塔,结合了高棉塔、锡兰塔、室利佛逝塔等的特点。

大城的正午实在太热太晒,琳哥找了家排名很高的河岸餐厅。
在那喝着椰青,吃着tom kha gai(泰式椰汁鸡汤),有点惬意。

就飞到热带的岛屿游泳

下午3点多回到住所,包了辆车回曼谷廊曼(DMK)机场。
4个人包车就是爽,一人一排,躺着睡。
没想到一路那么畅顺,才睡了一个小时就到了。
才下午4点多,要在机场慢慢磨时间。
吃了个下午茶,在候机大厅等着,空调不要钱似的,吹得发抖。
大屏幕上通知,我们那一班机要推迟一个小时,God。
等到8点多才终于登机起飞,10点降落普吉机场,已经很晚了。

下飞机后我们到处留意租车的。
由于太晚了很多家都关门了,还开门的车型也不剩多少了。
我们租了辆白色Toyota丰田,1500Thb/天租金,比兰卡威贵多了。
还要给押金,Keith一开始反应不过来,押那么多泰铢的话最后一天退回来根本花不完。
琳哥提醒了一句,用澳元来押,成功解决。

检查好车之后,少爷们一脚踩到我们住的Karon海滩。
累死了。
春节时候的普吉酒店价格比平时翻了好几倍,我们订了Karon的Bamboo House,两间有阳台的deluxe room,要600RMB一晚。

精力旺盛,洗个澡之后都12点多了,我们又出去觅食。
刚刚开车过来看到好几家按摩店,本来想去按一下,都关门了,街上的餐厅也全打烊了,只剩下几家酒吧。
我们干脆开去最火的芭东看一下。
开了20分钟左右到芭东,马上变了片天。
灯红酒绿,酒吧震耳欲聋的电音。
满大街都是搂搂抱抱贴面亲吻的男男女女。
从Karon开过来的时候一路是双向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单行道。
Joe Choo开的车,正准备掉头,大家都没留意到我们此刻已经在逆行。
突然被交警拦下了,扯开嗓门吼我们,一直拍窗让我们下车。
下车后,交警扣了我们的车匙。
另一边,也是一群被拦下了的白人,正在谈论着怎么解决。
僵持了很久,交警终于开口说:“OK, tell me what happened.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Keith马上抢在我们前面开口解释。
一腔流利的英文,解释了很久,跟交警说我们是真的不知情。
交警也知道我们不是故意的,告诉我们要注意,不能再犯,然后把车匙给回我们,逃过一劫。

把车开到一边停下来。
Joe Choo说,一下车就几个不知道是人妖还是ji女的围了上来,把手放到嘴边,对着他做了个很轻佻的暗示动作,把他吓呆了。
在酒吧街逛了一会,与其说是酒吧街,不如说红灯区,大家都受不了,没往里深入。
芭东实在不对我们口味,Joe Choo更是对这里有阴影,之后我们也没再来过。

那晚回到酒店,估计尚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Joe Choo男神在倒车那一刻,“澎”一声华丽撞上酒店经理的宝马。
这一撞,雪上加霜,把两位少爷吓得目瞪口呆。
他俩马上下车去看经理的宝马,还好,没刮花,没任何痕迹,但刚刚那声太明显了,经理在里面也不时瞥我们一眼。
我们几个故作冷静若无其事走进酒店,上楼。

那晚阳台外刮着很大的风。
大家每天都在留意着天气预报,一直说这几天都会是雷暴雨天,那就扫兴了,但也没办法。

早上醒来,阳台外依旧是很大风,天上云层很厚,我有点失望。
到楼下吃了个西式早餐。
Bamboo的餐厅在泳池边,尤其晚上是个气氛很好的Bar。 
后来少爷告诉我们,吃早餐的时候,他还在慌,想着撞宝马那件事。
精明的经理自然不时傻的,平静地跟少爷聊了起来,告诉他,其实他知道昨晚撞车那件事,但看我们是酒店住客,而且车子没大碍,也不放在心上。

早餐过后,我们要到街上逛下代理社,订皮皮岛和斯米兰岛的一日游。
先是皮皮岛,后天再斯米兰岛,循序渐进,毕竟,看过斯米兰岛,其他岛都会黯然失色。
刚走出去,天色就开始变好了,隐隐看到云开始散开,太阳也渐渐开始肆虐起来。
汗流浃背,对比了很多家路线,终于订了Sea Star的皮皮岛一日游,早上7点多接人去码头,快船一个多小时到,包括玛雅湾、皮皮岛、猴子岛、竹子岛,订得迟,又正值过年,贵了很多,平时才200多人民币,我们订了300多。
而斯米兰岛,我们实在太迟了,最好的Love Andaman公司的已经满人了,只订到小公司的。斯米兰这条线一向辛苦,早上5点多就来接人,坐车到码头都要2个小时,码头已经出了普吉岛,很远,然后再坐差不多两个小时快船才到斯米兰。这条线的一日游一直保持在400多人民币左右。

订完已经中午了,云散开大半了,晒死了。
我们早上已经把游泳的装备都带上车了,直接开车到Karon海滩玩水。
Karon的海岸线很长,沙子也细。
沙滩上人不会很多,都是在晒日光浴的白人,很惬意。
人家在晒太阳睡午觉,我们几个,涂防晒涂防晒涂防晒,像刷油漆一样。

天越来越蓝,心情也越来越好。
都说我是晴天娃娃,每次旅行连天气预报都自我放弃,结果我所到之处尽是大太阳。

一两点的太阳实在太可怕,在海滩晒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纷纷开车逃回酒店淋了个澡。
下午我们要去最南边的神仙半岛 (Phromthep Cape)看日落,日全落完的时间大概是6点半,所以我们要在5点多就到,而从我们酒店开过去,大概要40分钟。
歇到4点多,我们到楼下买水果吃,火龙果、芒果、木瓜、圣女果,到7-11买个Meiji的酸奶,坐到车里开大空调一边吃水果一边喝酸奶,爽死了。
从卡隆开过去会经过卡塔,这时太阳已经开始西下,夕照下的卡塔也是美爆了。
最后开到了神仙半岛,果然如网上说的人很多,但西斜的太阳照到海平面上,真的很美。

日落时分架着三脚架,用手机遥控自拍几张。
跟我们两年前看的马六甲海峡日落完美呼应了。

日落过后天全黑了已经是7点了。
Keith在Tripadvisor上找到一家排名超前无敌海景视野的餐吧,订了位,在卡塔那边的半山上,叫Sabai Corner。
在没有路灯的黑暗中开了很久,一路有点阴森,我们还在想这是什么地方。
最后终于看到灯光,下车后,是一家超级有情调的海上悬崖餐吧。
服务员把我们领到边上的桌子,面朝大海。
可以想象,日落时分这里有多美。
整个餐吧都是白人,只有我们几个中国人。
也是,毕竟路就那么难找了,若不是开车,谁敢走上来。

点了一桌,木烧的pizza太好吃了,还有椰汁鸡汤,特别香,菠萝炒饭、烤金枪鱼等,全部都做得很好吃。
之前找的几家都是纯吃环境的,排名前也只是环境好,但这家是真的环境和出品都一流。

吃着吃着,突然有人捧着点满蜡烛的生日蛋糕,唱着生日歌出来。
原来隔壁桌有人今天生日。
能在此情此景庆祝生日,也是此生难忘了。

那晚回到酒店,我们都商量第二天要起床看日出。
少爷们特别兴奋,他们是真的不想睡,而琳哥是真的想看日出。
我查了下,普吉日落很出名,很多观景点,但日出,好像还真是没听人提过,网上搜了很多信息都看不到。
看日出的东海岸一直很少旅客去,而且沙滩不多,都是悬崖和私人度假村。
我查了很久都只知道攀牙角可以看,但那里离我们酒店太远了,我们7点多要赶回来等车去码头出发皮皮岛,6点多的日出看完根本来不及。

凌晨4点多,我们互相电话轰炸叫起床。
那边是Keith还没睡醒的声音,告诉我,他查到东边有个叫Chalong的地方,20分钟车程,可以看日出。
天还没亮,我们就开车出发,大家都一副垂死的样子。
在中部陌生的小镇中穿行,天渐渐亮了,可以看到云有点多,我们都觉得看不到日出了。

最后停在了Chalong Bay(查龙湾),下车后看到太阳开始极力挣开云层的束缚。
有一条伸向海中央的桥,很长很长。
天上的红光越来越艳,大风中我们打鸡血一般跑了很久。
跑到了十几分钟才跑到尽头,终于看见日出了。
总是在失望的时候给我惊喜。

泰国人就是很不守时,我们等到8点多,车才来接我们。
又在车上睡了一个小时,到了东岸的环礁湖度假村,那里停着很多游艇和大船。

Sea Star的工作人员给我们讲解着一天的安排和注意事项,还提供了早餐给我们。
脚蹼要另外租,100Thb。
一切准备好,我们便开始登船,鞋子都要脱下来。
琳哥和Joe Choo很兴奋地跑到船头甲板上,跟一群白人坐一起吹风。
我和Keith打死也要留在里面,这么晒,晒一个多小时,回去我妈直接不认我了。

皮皮岛已经不属普吉了,反而离甲米更近。
浪很大,一直晃,特别好玩,偶尔甩几个浪过来,大家都在尖叫,船上的几个西班牙胖男人兴奋得要死。
11点多到了玛雅湾(Maya Bay),蓝天下海水碧绿通透,沁人心脾。
到岸上,如此美景,真想拍几张人像。
但我怎么好意思告诉你,下面这张图,被我把人头全截去了。

我们几个去丛林里的公共厕所解决一下。
刚从女厕出来,便看到Joe Choo又出事了。
原来他们看见一堆白人直接在厕所外上小号,以为那里就是野外厕所,结果那些白人解决完走开了,剩下他最后一个刚好被管理员抓到了。
管理员也是过分,说都不说就直接用扫把打他,把他的脚打伤流血了。
后来找来了船上的领队去解决,管理员才道歉。
Joe Choo的悲惨世界又多了一桩事儿。

离开玛雅湾,便到了猴子岛,船员扔香蕉过去吸引它们出来。
之前在兰卡威的孕妇岛也是很多猴子,但不同的是,那里的猴子不需要故意引出来。
中午在皮皮岛停下来吃午餐,自助的。
吃完之后便开始在第一个潜点浮潜。
潜水就是琳哥的show time,我们都穿救生衣,就她一个从来不穿,在大海里游泳。
皮皮岛之后又到了竹子岛 (Bamboo Island)。
之前在马来西亚的芭雅岛和印尼的Gili三岛都潜过。
物种最丰富还是马来西亚的芭雅岛,而Gili三岛有很多海龟。
相比之下,皮皮岛的潜水我觉得亮点不大。

结束皮皮岛的一天之后,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
消耗了太多体力,大家都很累。
Keith又在Tripadvisor上觅食,排名很靠前的Red Duck,这家是真的很出名,还是在卡塔那边,但我们开到的时候并没开,就去了另一家吃。

金枪鱼沙拉
我是有多爱吃金枪鱼,哈哈哈。

泰式椰汁鸡汤。
还是Sabai Corner的最好喝。

芒果糯米饭

吃饱了我们开回去酒店,到附近的按摩店做马杀鸡。
做了一个小时的精油马杀鸡,大概是太累了,感觉像被打了一顿。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丧心病狂地4点多起来。
接人的车5点多就来到,上车马上睡觉。
两个小时后,出了普吉岛,开到普吉以北的Ban Tab Lamu。
交代好所有事情,吃了早餐,我们便到码头Tab Lamu Pier上船。

快船在安达曼海上疾驰了一个多小时,快11点的时候到达斯米兰海域,开始浮潜。
米兰实在太美了,美到不敢相信自己去过。

中午停在8号岛吃午餐,那里有最著名的“风帆石”,是一个view point,登上去可以俯瞰附近海域。
但在斯米兰全程是不能穿鞋的,包括上岛后。
我们全程忍着脚下刺痛爬上了山顶。
旁边几个金发长腿的白人美女在凹造型拍着照,看得我移不开眼。

离开8号岛我们继续去下一个点浮潜。
说实话,普吉的两天浮潜都不是很满意,虽然景色很美,但真正让我们浮潜的次数和时间太少了,总感觉刚下海里就被叫回去了,那么美的海,看不够。
不像芭雅岛,一整天都在放养,随我们玩。

到达最后一个岛玩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便踏上回程。
船上大家都累得不说话在睡觉了。
趁Keith和Joe Choo睡着,我和琳哥又开始偷拍他们的丑态。
我们忘我地拿着相机和手机不停地拍他们,然后还拿起自拍杆跟他们合照。
对面那对白人情侣一直看着我们,笑得嘴角抽搐。

又一年情人节

晚上9点多回到酒店,时间不多了。
我们开始洗澡收拾行李。
8天那么快就过去了,醉生梦死。
每次临近分别,都特别失落。
本来想去芭东的班赞海鲜市场吃海鲜,但那里7点就关门了。
我们到楼下吃海鲜大餐,然后买些手信。

零点一过,2月14日,又一年和他们共度情人节,心里有点感动。
琳哥是凌晨的飞机回香港,我们一路开去机场。
狂奔到check-in counter, 居然告诉我们不能登机,明明还有一个多小时。
香港快运也太过分了,卖的票比实际承载量多,然后先到先得,琳哥到的时候已经没位置了。
经理出来解释,最快只能坐明天这个时候的航班了,保证给她登机,赔回她机票钱并安排酒店。
但这损失的是一天时间啊,而且她本来要直接飞回去上班的。
最早走的变成最后走,她欲哭无泪。
我和Joe Choo是早上6点多的飞机回曼谷,再从曼谷澳门
在安排给琳哥的酒店里休息,4个人故意睡一张床,玩疯了。
虽然不舍,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走进候机大厅的时候,Keith摸了摸我的头。
此去经年,我知道下一次再见又是很久以后。

8点回到廊曼机场,亚航柜台前排起一条没有尽头的队。
Trainee问我们几点飞机,我们说10点20,她便让我们排队等。
这一等,便让我们登不上机了。
就知道会出事儿。
在机场滞留了几个小时,心情全没了。
那边Keith和琳哥给我们发他们在Red Duck的大餐。
打开Line,意外收到前男友的消息。
思绪凌乱,把Line关掉。

1点的时候,sales counter告诉我们,有人没来登机,让我们马上买票。
Joe Choo马上刷信用卡买票然后托运行李。
我们一路狂奔,声泪俱下插队安检,插队出境,大家都很善良很理解我们。
跑到登机口那一刻我和他激动地give me five。
来趟泰国搞得跟乡村非主流似的。

再一次跟这片热土说再见。
每一次,都意义非凡。
这一次,因你们3个,不完美中而完美。

本篇游记共含21776个文字,26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2016-04-18 11:09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04-18 12:25

引用 掰二雷 的图片:

2016-06-09 22:54

引用 掰二雷 的图片:

2016-06-13 15:30

2016-06-15 21:10

美女,玩的好开心,一天!!

2016-06-20 22:28

cool!

2016-06-30 20:20

让有羡慕不已的友情。加油,楼主。。。

2016-07-06 15:06

引用 掰二雷 的图片:

背影堪称完美!

2016-07-09 08:30

2016-09-14 17:51

这次旅程的男友便变了 景靓 美女也靓 就是男友差评了

2016-09-23 16:40

引用 黄贯星 发表于 2016-09-23 16:40:58 的回复:

这次旅程的男友便变了 景靓 美女也靓 就是男友差评了

回复黄贯星:那不是我男票

2016-09-23 22:22

引用 掰二雷 发表于 2016-09-23 22:22:46 的回复:

那不是我男票

回复掰二雷:哈哈哈 那也是 这么美的女人 男票不能差

2016-09-26 14:4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5F

引用 掰二雷 的图片:

这张霸气

2016-10-10 11:21

说走就走,好叼啊,任性

2016-10-10 12: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曼谷酒店名称能给一下么

2016-10-10 16:40

就在快把po主两篇东京游记看哭之时
打开了这篇泰国游记(本专业泰语)
发现原来是广外的师姐

2016-10-10 23:3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