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川·西游记

文/Carmen 图/Carmen

一、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二、

年初七,在离家4000里的湖南,被黑车拐到株洲丢在路边。三月潇湘的烟雨不断,阴冷有别于家里的呼啸。暮色四合,自己靠着行李站在马路边上不知去从。第一次觉得,这种独来独往的日子,我特么过够了。然而,我就是一个没有记性的人,这次我要去更远的地方,川西

因为仍然是一个人出发,所以做了比较详细的攻略。
确定了具体的路线、日程和交通方式,提前订好一些紧俏的青旅床位还有车票,带好常用和高反的药品,记下了其他驴友分享的小tips。买了三脚架和偏振镜,确定了银河、日出的拍摄参数,在脑海中给一些场景的拍摄想好构图。虽然很多计划到后来都会有变化,但充足的准备总是可以避免出现意外时手忙脚乱。出发前的一周康定突然发生了泥石流,道路封闭,好在后来了解到只是小面积的滑坡,很快就清理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即将启程。 

9月27日,北京——成都,火车,全程28小时。翻看一下当时的朋友圈,刚好过去200天。大连的地理位置导致我不管去哪里都要绕过辽东半岛到北京中转,所以北京的朋友总是不免被我蹭了很多顿饭。火车要途径西安,在秦岭中穿越十个小时到达成都。路过凤翔的时候,在百度地图上紧盯着自己的定位。身为秦史和考古的狂热爱好者,与“秦公一号大墓”擦肩而过实在需要些仪式感。一段接一段的隧道,缓慢的车速和阴云低沉的天气始终让人昏昏欲睡。到成都的时候是28号的晚上九点钟,成都站虽然破旧但没有长沙那么混乱,很快就打到了车,感受了一下没有刹车片的成都租车。放下行李就出去觅食,沿着街道向灯光更明亮的方向闲逛,买了些生活用品和明天在路上要吃的零食,回到青旅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然后我就认识了这次旅程中最重要的一个朋友——尤尤。
一般青旅都会有留言板,就是给行程相同的驴友提供一个搭伴的平台。其中有一张便利贴很显眼,字体漂亮,写着“29或30号去色达,求搭伴”,并附上了手机号,刚好和我的计划重叠并且显然是女生的字。我拨过去响了几声没人接,想说算了,因为我已经买好了29号早上的大巴车。在打算挂掉的时候对方接起来了,南方口音,声音太过温柔,内心一紧,目测不合。还是约了在大厅见面,也是很小一只,她说自己是苏州人,在重庆上学,与我同年生人,话很少,看起来无趣而略显矫情,再次不合。然而因为很巧的是她也买了明早的大巴,和我间隔五分钟发车,所以就约了一起打车去车站。然而令我完全没想不到的是,这个隐藏颇深的姑娘在接下来的半个月竟是那样的爷们儿,让我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才是最矫情做作的那个,并且从刚到成都的这一刻一直到回大连的前一刻,把酒言欢,同床共枕。

三、

29日早6点钟,成都——色达,大巴,全程18小时。前一天躺在床上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四点半就起床去了车站,所以青旅柔软舒适的床我也不过享受了短短三个小时。到车站的时候天色漆黑,大门都还没开,但还是已经排了很多人,都是在等最早班去色达的车,这其中也有很多喇嘛和觉姆。我充满好奇和兴奋地看着他们,又因为内心的敬畏而不敢直视。

在这里有必要跟大家讲一下去色达的交通,成都色达的路只有317国道,从汶川途经马尔康到翁达,下国道,然后走水泥路到色达县城。其实全程不过三百多公里,但时间却要16—18个小时,所以平均时速就是二十码左右,还不如自行车快,但如果你亲眼见过这条“国道”恐怕你会请求司机再慢一些。山路下面是奔腾的江水,湍急的水流打着漩涡,上面是时而挺出一块大石头的峭壁,常有山体滑坡的痕迹。如果两辆车会车时,就要双方都停下来,一点一点地挪过去。全程一直在大转弯,最要命的是这条所谓的“国道”不是水泥路是泥路,深深的车辙杂乱爬行在泥泞中,我们的车就只能左摇右摆地挪呀挪。其实刚开始真的是怕,都不敢闭眼睡觉,但后来就深深的被司机师傅的车技征服了。当然也有很多人会选择包车或者自驾色达,但就我个人而言的话并没有那么推荐。因为一是不能确保你找到的司机车技足够好,而且一旦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一辆车独自上路是很难应付的。大巴司机因为常年走这条路线,对路况更加熟悉。同时为了彼此之间照应,每天早上都是四班大巴同时出发,我和尤尤就是分别在两辆大巴上的。二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大巴还是要比包车节省很多的,司机会把你直接送到色达县城,中间当然也会经停佛学院,早晚从色达县城到佛学院也有非常多的面包车随叫随走,7元/位,车程十分钟。所以至少在色达这一段路程中包车是没有必要的。

每辆车在到汶川的国道入口时都会被警车要求停下来给轮胎放气,因为之后随着海拔升高气压变低,车辆极有可能爆胎。继续走了没多久,我的薯片就爆掉了。前半段的路程天始终是阴的,尤其在到汶川的时候,看着那些山体滑坡和地震残留的遗迹,更加怀疑这里是否久不见天日。但在穿出马尔康隧道时,刺眼的阳光直射进来,回望阴云像被刀切过一样整齐地留在了隧道的那一侧,一片都没有跑过来。是的,阳光告诉我,到藏区了。

21:00,晃了一天,马上到翁达的国道下口的时候,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前面堵了很长很长的车队。司机下去问情况说是前面有一辆大货车的车胎爆了,因为路太窄,它堵在那里所有车就都过不去了,救援正从炉霍赶过来,但很有可能今晚走不了了。此时手机完全没有信号,事实基本上全程都是没信号的。一天的车程让所有人都十分疲惫,听说要在车里睡就更加崩溃。海拔已经有四千米,所以温度变得很低,我穿上了棉袄下车透透气。车卡在山谷里,四周一片漆黑,只能听见旁边汹涌的江水声,让人不寒而栗。抬起头我突然就震惊了,我发誓那是我见过最美最美的星空,一大片清晰的银河就挂在头顶,所有抬头可见的区域都是星星。我曾以为那些照片里的银河是通过长时间曝光才显现出来的,肉眼是看不见的,所以在那一刻我真的是兴奋地跳起来的。没有原计划的架好机器在佛学院山顶的等待,而是就这样与它不期而遇。我赶紧跑上车拿相机,因为不方便拿三脚架,就手持拍了十秒钟,手抖得有些花,曝光时间短也导致亮度不够,所以,最后真正看不到的是机器,不是双眼。头顶银河的我站在那里手舞足蹈,觉得一切辛苦的路途都是值得的,我已经等不及坛城的转经筒和漫山遍野的红房子了。 

22:00,前面车慢慢开始移动,全车人兴奋地鼓掌。从翁达到色达的路都是水泥路,十分平坦。23:00左右,到达色达县城,给预订的青旅打电话过来接我。开车的小哥接过我的箱子,边开车边给我介绍了色达的概况和各种需要注意的事情,语气十分礼貌又有一丝紧张的颤抖。

这里再介绍一些住宿方面的事。色达的住宿分住在佛学院里和县城里。佛学院里有喇荣宾馆和扶贫招待所,但这两间都不接受预订,而且条件很差,无论在卫生、热水、厕所各方面都不方便,同时因为佛学院的海拔更高,对一些高反严重的人来说就更辛苦。但它的优点就在于游览方便,无论是早起看日出还是晚上看夜景都更便捷。相比之下,县城的环境就好了太多,而且交通也不麻烦。在县城中心区域的金马广场就是拼车的集散地,不管你想去佛学院参观还是去康定成都都非常方便。我在到色达的第二天一早就订好了去康定的车,150元/位,七个小时左右车程。我去的时候县城一共有两间青旅,彼岸花开和红房子。我住的是彼岸,其他几个姑娘住的是红房子,比较后感觉是彼岸的条件稍好一些。这两间最好是提前预订,床位都比较紧张。说说我住的这家吧!除了会有车接你外,他家的卫生条件很好,所有的床上用品都是新的,自助套被罩铺床单。每个床位都有电热毯、羽绒被和插排,虽然这里海拔刚4000,但由于地形原因,大多数人到色达还是会有些高反,在出现高反时最关键的就是注意保暖不要感冒,只要在不发烧的情况下慢慢适应都不会有什么严重的问题。楼下大厅里有开水和葡萄糖的冲剂,多喝些葡萄糖也是有助于缓解高反症状的。他家有洗澡的地方和24小时热水,但建议大家不要在第一天洗澡或者洗头。然而我虽然注意了以上的每一点,仍没有逃脱严重高反的厄运。

24:00躺在床上开始休息,头痛感就越来越强,胃里也非常恶心。喝了好几杯葡萄糖,吃了高原安也没什么效果,昏昏沉沉中一直在心里骂街,我妈还不知道我一个人跑这么远的地方呢,绝对不能孤零零地死在这儿。这种头部像被套上紧箍咒的炸裂感一直伴随了我在色达的全部时间,我总是怀疑有人在我脑子里跳皮筋。但后来我发现我不是唯一一个,在佛学院里到处都是抱着头,每走一步都停下来咿咿呀呀叫唤不停的人。

30号一早去佛学院。同行的除了尤尤还陆续加入三个姐姐,五个人都是独行的姑娘。要形容我们有多引人注目和治安有多差的话,就是一天中在县城遇见了三次警车,被吹了三次口哨。
色达的天气真是让我头疼加剧,早上出门的时候穿了厚厚的衣服,走着走着就被大太阳晃得要中暑。在我对景色不断发出惊叹的同时,总还要抱着炸裂的头告诉自己淡定淡定。
当布满整个山谷的红房子映入眼帘时,那种恢弘的铺排和宗教色彩带来的庄严让你词穷。每排房子间隔不过一米,从山谷一直铺到山顶,密密麻麻像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一样。

这些红房子里每一家都是修行的觉姆或者喇嘛,金顶的就是经堂,你可以站在门口问他们是否可以允许你进去听课,大多数都是可以的,但出于礼貌和尊重,中途最好不要离场。成群结队的觉姆和你们一起走在那条小街道上时,你会错觉自己闯进了另一个世界,你不知是该以游客好奇的心态,还是信徒虔诚的心态去看这里,这种复杂的心情让我有些手足无措。许是我们的到来惊扰了清修,她们的目光中并没有善意与柔和。中午我们去吃了自助的斋饭,对于味道是完全回忆不起来了。 

吃完饭我们在停车场拼车去看天葬,对于这段过程现在想起来都会干呕。因为强烈的不舒服我始终行动迟缓,尤尤就扶着我在其他人后面慢慢走。我们两个人不断地走错路,先是闯入了秃鹫落脚的山坡,接着又走到了停放尸体的像棺材一样的小房子前,意识到走错路折返的时候又看到了壕沟里一匹身体被掏空爬满蛆虫的狼。刺鼻的味道和视觉的冲击加深了我的恐惧,我喊着尤尤快跑,只想赶紧逃离开这里。

炙热的太阳放大了我的烦躁,尤尤要先去前面探路,再折返回来接我,并且还要不停地安抚着我的情绪。当时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事后才格外感激她的善良和成熟。在我们好不容易快走到观礼台的时候,一股浓郁的尸臭味传来,我和尤尤回过头,发现几个喇嘛刚好抬着死者走在我们身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躺在莲花座上。我抓起尤尤撒腿就跑,跌跌撞撞地到了观礼台,终于和恩玉姐她们会合。
天空中聚集的秃鹫越来越多,黑压压的罩在头顶,我和尤尤刚刚走过的那片山坡上也布满了这凶厉的大鸟。维持秩序的声音,小孩子的哭声,飞满秃鹫的天空还有刚刚见到的场景,都让我压抑地无法言语。时间越来越近,观礼的人开始唱起了八字真言,我也跟着哼唱,企图安慰内心的慌乱。
天葬师走进了帷帐中开始分尸,那一瞬间尸臭味像炸开一样漫布在整个空气里,我隔着口罩也闻得格外清楚。紧接着他走出来向山坡上一招手,那些秃鹫就像黑潮一样涌下来,撕下一块肉就飞回天上继续盘旋。就在那一瞬间,八字真言的诵读声在耳中轰鸣,我和那些受惊的小孩子一样开始流泪。我深觉我可以感知。 

回去后的一路我都不想说话,佛学院里突起的大风扬起漫天尘土,皮肤和喉咙都干渴而燥热,头痛和恶心都加倍地袭来。我们决定向山上进发,去坛城转经,等到天黑看夜景。我的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艰难,另外三个姐姐就一直鼓励我,每上一个台阶都要停下来等我做好迈下一个台阶的准备,中途她们又跑去医院给我买葡萄糖和药。我时不时望向天葬台上方的那片天空,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那些秃鹫仍在盘旋。 

下午四点左右我们终于到了坛城,有幸站在高处去俯视这片山谷。

到处都是磕长头的人,到处都是转经筒的人,这些人日复一日在这里清修,在信仰的笼罩下刨除一切欲望与杂念,将生活过成了最简单的样子。

身体上的窒息感让我不得不坐下来休息,感觉越来越冷,嘴唇也开始发紫,吸过一瓶氧气后仍然没有什么好转。我开始发烧了。舍不得即将到来的夜景,舍不得家家户户亮起的灯光,但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肺水肿我不得不下山,尤尤坚持要陪我。我俩包车下山直奔县城医院,打了退烧针又吸了半小时氧气,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这一天中尤尤始终没有离开我左右,因为萍水相逢的一个拖油瓶,她不知少看了多少风景,感动和愧疚感在我心中不分伯仲。 晚上九点多姐姐们从佛学院回来,大家一起吃的火锅,色达的旅程也就这样到了尾声。明日各奔异途,只愿峻岭平川,一切安好。

很多人问我色达有多美,我说你能想到有多美它就有多美,可是又不能只用这么敷衍的形容来描绘。风景经年不变,可看过的人却总有不一样的体会。它与我来之前的想象有很大出入,许是我抱有的期望太大,觉得这里神山圣水蕴藏着全部的善良和包容。奈何我行色匆匆,无法静下心来,自不能奢求它给我更多的慰藉。当然这种情绪又绝非是失望,无论佛学院还是天葬,都强烈冲击着我的感官,还未来得及去交融那些复杂的滋味,我又已草草上路,只能用未来更长的时间去平复。
想去的话就赶快出发,否则你只是去印证照片和脑海中的它,再美的色达都无法感动你。去行走在泥泞路上吧!去数星星吧!去听佛经吧!去看天葬吧!去转经吧!转上一百零八圈,为你生命中已出现的和即将出现的一百零八个好汉。 

四、

我说,你要不要跟我走,去看,看贡嘎雪山。 

1号早上六点,色达——康定,全程路况非常好,总是有成群的牦牛挡在路上。 

到达时大概下午一点钟,除了尤尤,还有一对年长的哥哥姐姐同行。到康定时所有的青旅床位都订空了,四个人不得不找了一家小旅馆,因为是国庆第一天,价格也翻了数倍。安排好住宿,又买好补给,我开始规划我们四个人未来几天的行程。康定海拔很低,我又可以活过来了。最后决定包车去贡嘎雪山,两天往返,司机师傅是通过贡嘎国际青年旅社订的。这条包车路线已经相对成熟,通常YHA合作的司机都会更加稳妥,如果在街上随便找的话更多就是要看运气了。我们调侃土登师傅像洪金宝,他和当地人关系非常好,车窗一直都开着和路人打招呼,并且总是能找到又便宜又好吃的饭馆。车技更不必说,开着三菱的小面包车嗖嗖嗖就带我们爬上了海拔4700米的垭口。 

2号一早出发,车里还有两个男生,何和壮壮,和我们都是同龄人,在西安上学。何的性格很开朗,一见面就与我和尤尤聊得很欢,而且在高原的这些天他始终都处于极度亢奋状态。壮壮就完全相反,独自坐在副驾上全程被高反折磨得生无可恋,无论看任何风景都是相同的面瘫表情,以至于后来我在群里发照片,他都怀疑自己有没有去过贡嘎

已经过了中秋,塔公草原也是一片秋色。

山坡上撑起大片大片的经幡,蚂蚱在微黄的草地上跳来跳去,可能是稀薄的空气让我有些神志不清,不再怕那些虫子,直接坐在了湿润的草地上。远处何和壮壮在骑马,哪会有男孩没有往来纵横、驰骋旷野的情节呢。

在外面玩久了还是有些冷,钻进帐篷里喝上一壶暖暖的酥油茶,何和藏族大叔去拉起了家常。 

到塔公寺的时候天气并不好,所以并没有看到远处的亚拉雪山。在川西的一路上好像都是在拼运气,每一处风景都需要你虔诚的祈祷,祈祷晴天,祈祷无云,祈祷路况通畅,所以当它们最终呈现时,才会是莫大的惊喜。 

继续行进,山路非常难走,很多路段因为正在修建,路面铺满了细碎的基石,所以这种颠簸程度完全不亚于在游乐场玩的“颠大米”。我坐在车子的最后一排,总是不断地撞在车上,晚上发现左肩膀已经淤青。 

当我们向垭口爬升的时候,回望来路,千回百转,万里层云已置身后。 

尽管一路上唧唧喳喳个不停,但到达雅哈垭口的时候,每个人都安静了。站在贡嘎面前,空气席卷过对面不曾消融的冰雪的寒冷,从鼻子进入全身,带走你的一切念头。每一次呼吸都像在更新每一个细胞,你像一个初生的婴儿,无知无欲,只想静静地发呆,虚度时光。大大的太阳烤的后背暖洋洋的。

贡嘎七姊妹那么近又那么远地静立在那儿,你的面前是干净而开阔的,同时温暖的阳光又像是一双温柔的手始终在后面支撑保护你,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大概是我能够踏实地闭上双眼做这辈子最安稳的梦。七个人彼此不再交流,静静地呼吸冰凉而湿润的空气,我和尤尤放轻脚步去各处拍拍照片,何坐在地上画速写,其他人懒洋洋地发呆,谁都不敢惊扰眼前的一切。

后来何回西安之后画了一幅画,他说是那天他眼中的贡嘎。虽然不懂油画,但也妄图揣测了一下他的想法。色彩只用了三种,底色平铺是毫无杂质的天空,许是因为那天的云并未入他的眼中。用膏体的纹理和结块来表现积雪的轮廓,最后用暖色的灯光代替那日的太阳。没有任何的技巧,简单得就像那天在雪山面前婴儿般的我们。何说我可以看懂这幅画,嗯,因为我们曾并肩而立。 

上木居是我们晚上落脚的小藏村,无电,无网,无基站,且处于交通管制状态,近乎完全封闭。出于治安原因,藏区中大多地方每年中会有一个月左右与外界完全隔绝,所以一定要提前和家人朋友打好招呼随时报平安。这些藏居会自备发电机,但每天晚上只供电几个小时。十点一过,整个山谷里的光亮就只有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我和尤尤的房间位置很好,二楼,推开古朴雕花的小窗户就是一条小河,入夜我俩就躺在床上伴着外面潺潺的水声聊天,照映的月光也如被它清洗过般皎皎如一。我们天南海北地聊,家人、朋友、未来还有这次旅行,共同点越来越多,睡意渐渐全无。隔壁的何似乎也失眠了,听见他小心翼翼地从陡峭的楼梯挪下去了。第二天一早他说他和楼下的藏族老人围着火盆看星星。而后他常在发呆,在他更新的状态里他说,我们放不下自我,于是不懂珍惜,自视清高,怨天尤人。即使作为路人甲,即使微弱如流星也会有它的轨迹,也会在夜深人静时,借着划过夜空的那一秒发出自己的声音,希望有幸能被有心的人听到。
时隔很久,我很怀念那个晚上被世界隔绝了的我们,只有彼此,微弱的声音只有彼此听得到。

3号早上去子梅垭口,依旧是崎岖的山路,海拔也达到这次行程的最高点,可能因为适应了,我的高原反应已经好了很多。天气非常糟糕,尽管土登师傅说肯定什么都看不见,我们仍然打算去碰碰运气。垭口大雾弥漫,气温很低,我们裹紧了衣服紧盯着贡嘎主峰的方向。我们挑了几块石头放在玛尼堆上,双手合十祈祷大雾散去。 

雾有时会淡一些,有人刚要开始躁动就被其他人制止住了,他们说,贡嘎很灵很害羞,叫得太大声她会回去的。

雾又开始吹开一些,谁都不敢说话,即使觉得那是无稽之谈。雾越来越淡,突然主峰在云海中显现出来了,我赶紧拍了开篇那张照片,那也是唯一可以看清轮廓的一张。还没来得及去仔细分辨,更来不及有任何的心理感受,云雾就再次弥漫。
之后又等了很久,没有消散的迹象,我们也就离开了。四千里迢迢来到这里,驱车十几个小时爬到垭口,站在云雾中三个小时,只为看她一眼,只为那目不转睛的十几秒钟。不管其他人,至少何、壮壮、我和尤尤,选择来到这里的人,都愿意为那一眼付出更多奔波。
如果说遗憾,自然是有。比如我只能放大仅有的几张相片去观察每处的细节,让脑海中的雪山更完整。但正因有了遗憾,才会朝思暮想。

昨夜,贡嘎又如梦。 

五、

3号下午原路折返,在新都桥停留了一会。虽是传说中的“摄影天堂”,其实也并没有比这一路上其他的风景惊艳几分,因为这些天的每一帧画面都过于不真实。新都桥是一片很安宁的地方,秋日有层林尽染,阳光照在山坡上有温柔的色调,白马、树林、溪流。如果在脑中描绘一处归隐之地,它的一切定是不多不少,恰好如你所想。   

4号早上六点钟从康定开车出发,沿318国道七个小时到达成都,从天色未明走到日过正午。这是我第一次穿行在山间江上的高速公路,曲折隐晦而又纵横平坦。中途路过了很想去的海螺沟牛背山。整个上午的行程都雾气氤氲,像极了国画。早饭是在牛背山脚下吃的面,辣的,喜欢。回忆下这次旅途的半个月时间,每天从早饭到夜宵都是辣的,但脸上竟然一颗痘都没有爆,而且嗓子也不会有一点不舒服。

成都的辣味冲击着我的大脑。第一顿是鸭肠火锅。何陪舅舅喝了好多好多酒,真是搞不懂他怎么那么爱喝酒。而且他竟然在我之前加了姐姐姐夫的微信,早生贵子百年好合说得毫不做作,真是搞不懂他怎么那么自来熟。一顿饭吃了两三个小时,真是搞不懂他怎么有那么多屁话。算了,随你吧,可能那是你舅舅、你姐姐和你姐夫吧。吃过饭我们去洛带古镇和锦里吃吃转转,乌乌泱泱的人群,这也是我们在成都的几天里去过的唯二的景点。虽然在随后的日子里我们无数次计划过要去看大熊猫,要去都江堰,然而,什么都没有空气里散发的慵懒吸引人,哦,还有串串香。

陪我到成都的街头走一走,我会挽着你的衣袖,你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成都是天堂。那里有我梦想中全部的生活状态,要和三两好友早早下了班找家串店,在马路边围着火锅不顾车辆穿梭卷起的尘。一把一把地把串塞进快要溢出来的锅里,直到签筒装不下我们的签子,唯怡豆奶喝下去三四桶,直到撑得抱着肚子乱叫才停下。对了,还要和那时的天气一样,微凉、湿润。我还要发挥我人肉GPS的技能,穿街过巷,嗅着豆腐脑花、哙口鱼和啤酒兔的香气,找到那一个个深藏不露的苍蝇馆子。 

我们抢过对方手机存了自恋而油腻的备注名,在春熙路的维秘店门口把外套半脱双手托胸扮骚,在muji露台上自顾自录一段招人白眼的视频,蹲在明婷饭店门外抢一盒紫燕的夫妻肺片,在川西坝子吃火锅也要表情夸张地摆拍。以至于现在每每遇到笑得前俯后仰的人,都会觉得像极那时自由自在的我们。

成都是故乡。为了给我过生日,三个刚刚相识的人陪我去看夜场电影,从春熙路压马路走到九眼桥,在一家不记得名字的bar里喝酒到打烊,再去K歌到天明。20岁的第一天就如此幸运,让我以为他们是与我相伴多年的老友。从去年开始有意地在旅途中度过这一天,然而一切却总是和想象中不同,没有一个人点上一桌吃不下的菜,没有一个人支上三脚架给自己拍游客照。这一天热闹得踏实安稳就如故乡,让我没有空隙去享受寂寞。可是20岁的第一天也在经历分别。晚上何和壮壮回西安,从下午开始我就一直挎着他们,拥抱了很多次也不愿意放他们进站,彼此重复讲着很多很多的不舍。我和他们讲,拍照的时候一定要真的笑,那样眼睛里才会有光,于是分别前的那张合照,四个人都明媚地闪闪发亮。后来何说壮壮扭过头进站的一瞬就哭了,好在那一瞬我的身边有尤尤。回去的路上想吃蛋糕又怎样都找不到,最后去太古里一家还没打烊的咖啡店,点了两杯甜到发腻的奶昔。那晚阴天,没有月亮。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六、

7号一大早尤尤要回重庆了,她不让我去送,所以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格外小心翼翼并没有惊动梦中的我。她“嘭”地一声把门关上的瞬间,我从上铺蹿起来,是真的没来得及说一句“保重”么?

我在床上呆呆地坐了一个多小时,一动不动。紧接着我拿起手机退了回大连的车票,改签了明天去重庆的火车,又买好了从重庆大连的机票。这一系列动作,毫无迟疑,我要去找尤尤,一个人的成都我一秒都待不下去了。在色达的行程中我觉得尤尤是朋友,我越来越喜欢她不言不语的体贴照顾,那种感觉更多的是感动。而后来,我就只能说她是我的知己,到了成都她整个人就像爆炸了一样,笑点极低又满口段子,疯疯癫癫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我没有办法接受她走后世界的安静。

订完这些,去楼下前台办了续住手续,又去把昨天剩的啤酒兔和烤鱼拿微波炉热了吃。食不知味说的就是那样的状态吧,殊不知前一晚我还说这是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兔子。我猜,如果你站在我背后,一定会觉得那个人的背影好可怜。实在无所适从,下午就搭地铁去了宽窄巷子,行色匆匆,又回到太古里去方所转了一圈,去muji买了冰激凌坐在与每次相同的位置,晚上自己找了一家串店,感觉一个人吃串串倒没有独自吃火锅那么落寞。
从他们走之后,我没有拍过任何一张照片,我记忆里的成都不该是这个颜色的。

我想穿过时间回成都

回到大连的第一个夜晚。我始终幻觉自己躺在成都的床上,早晨睁开眼的时候觉得有种梗喉的压抑。大梦一场的苦醉,双手握不紧拳头的无力。
回到大连的第一周。几乎每晚和他们通话,有时也彼此沉默不讲话,只通过电磁波听对方那边的音乐。有一次我说我有点困了,何说给我讲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不记得听到哪里我就睡着了。
回到大连的半个月。我拒绝和身边的人讲话,我们四个在群里随时分享日常,在上什么课,新读了什么书,午饭吃了些什么,几点起床几点睡觉,类似这样无聊的小事。没有人愿意接受此刻才是真正的生活。我调侃壮壮的牙像老鼠,他就给我录了一段他嚼豆子的语音,这段语音躺在我的收藏里,现在仍时不时会拿出来放一遍。何说把那幅油画寄给我。
回到大连的一个月。我们的群里越来越寂静。我没有收到那幅画。
回到大连的两个月。我们的群掉到了消息列表的最后一名。
回到大连的三个月。尤尤去西安找何和壮壮一起过元旦,我在准备期末并没有去,群里发了些他们的照片。这次也是四个人,但没有我,有何的女朋友。
现在一切过去半年了,我与尤尤仍会偶尔在微信上聊近况,她在准备毕业论文,马上要准备出国,我打算考研去成都,她说毕业回成都找我,我们就定居在那儿。但何和壮壮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我们会给彼此的朋友圈点个赞之类的。

萍水相逢的极喜与极悲之间,只差一分偏执。春雨不曾趁早,冬雪来时刚好,分别时却要最晚松手。我享受这种偏执,享受内心的波澜,自然无法做到任圆任缺,无嗔无憾。只有这样,在每一个阴沉而潮湿的天气里,我才能想起这些路人的声音。在每一次用文字来回想他们的时候,胃里都会翻腾着想吐。I will never let it go.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山川湖海,风月少年,我仍想遇见你和风景。共话红楼,无畏西游。

本篇游记共含10364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树懒先生__ 的图片:

有一个制高点可以拍色达的吧

2016-04-17 19:40

从坛城向上还有很高,但因为高反爬不上去了哈哈哈

2016-04-17 20:4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树懒先生__ 的图片:

2016-04-17 20:54

照片都不错

2016-04-18 08:50

真的真的真的很美!

2016-04-18 09:27

引用 树懒先生__ 的图片:

2016-04-18 09:29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04-18 12:26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2016-04-18 13:57

引用 elvanlau 发表于 2016-04-18 12:26:07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elvanlau:只是简单调调光,复杂的我也不会哈哈

2016-04-18 14: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四叶三叶草 发表于 2016-04-18 13:57:02 的回复:

哎好羡慕楼主这种能到处走走的人……

回复四叶三叶草:我还在上学时间就宽裕一些

2016-04-18 14: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拍的好美

2016-04-21 17:30

比照片更美的是你的文字 是文字里面表达出来的情感  我五月份也会去走这个线路不过是提前包好车了 没有你这样的刺激

2016-04-25 14:5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情真意切

2016-04-25 21:41

引用 刘小飘飘飘 发表于 2016-04-25 14:51:51 的回复:

比照片更美的是你的文字 是文字里面表达出来的情感  我五月份也会去走这个线路不过是提前包好车了 没有你这样的刺激

回复刘小飘飘飘:提前做好准备才对,不能总追求刺激~

2016-04-27 16: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你好,楼主,你的游记道出了别样的风采,很感谢你的悉心分享,如果有时间,希望可以帮忙支持一下我的游记,欢迎点赞和留言,谢谢~
http://www.mafengwo.cn/i/3481347.html
我认为,有意义的旅行,就是在路上。

2016-04-28 08:57
相关目的地:   色达   甘孜   贡嘎
616409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