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泰国----我印象中的泼水节

26
-阿里 (曼谷) LV.38
2016-04-18 15:41 0/7
  • 出发时间/2016-04-15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RMB

一年一度的泼水节到了,三天的假期也已经过完了。虽然不像以前那样离开曼谷出外悠荡,但一天一地的乱跑也不觉得轻松。这已经是我在泰国过的第7个泼水节。每年的泼水节正逢中国五一的前夕又不能回国,所以大部分的泼水节我都是在泰国过的。泼水节是泰国的大节日相当于中国的春节。也预示着新的一年雨季的开始。第一年泼水节没有什么意识,就以为是泰国很平常的一个节日呢,当时就觉得4月份的休息日好多呀,中国的清明节泰国的泼水节。最后还能连上五一长假。第一年还是有点人生地不熟,那几天几乎没有怎么出门,偶尔上趟街里遇到一帮小孩拿着水盆,也都是绕着走。丝毫没有祝福,祈福,粘福的概念。泰国的泼水节有个特点,放假期间曼谷几乎是空城了,打工的人们都回家过节,市里的人们也是出门踏青。就觉得那几天车辆非常少,街道很空旷。傍晚在大街的临路会有摆上摊子,音乐、跳舞、泼水、狂欢的。所以第一年的泼水节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过去了。一想到曼谷的泼水节期间没什么意思。在以后的泼水节期间我都是选择了去外地玩。
    第二年泼水节在工地的同事们提前就开始准备了,备好了几个大桶,买了20个小水盆,提前还选好了一辆皮卡车加高护栏装上大桶,准备在去城里沿街的骚扰。好像还事先准备了几块大冰放在了大桶里。就是想给粘福气的人一点小小的惊喜和刺激。这一年我没有跟着他们,只是见他们浩浩荡荡的离开工地出发了。我是自己去的曼谷市郊区的缩微景观公园,刚一进门就见几个小屁孩拿着水枪,就那小水流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突然从树丛中跑出三个小姑娘,每人一盆水从头浇到脚。湿的那么透,福粘那个大呀,来势是那么突然是我没想到的。正在我木纳着站原地沥水时,一辆游览车开过来。这回可不是水盆了,而是改用了水桶。泼水人也不是三个小姑娘了,也不知从那跑来了一帮小姑娘。顿时,满车的尖叫,满车的水花,满车的笑声,满车的祝福。就这一天我是穿这湿塌塌的衣服逛了一天。没经验不知道早准备一套干衣服留着换洗。
    在以后的泼水节我基本都不是在曼谷过的,有一年是去的泰国西北部的大瀑布。本来是一天能赶到的路程,就是中途遇见一个村子的集中泼水大战,随行的同事小勇非要参战,结果不得不在中途住一夜。第二天走的时候在一个水库附近又遇到了一处更疯狂的。害的我们天黑了才赶到目的地。每当遇到这样的场面,我知道一进入现场肯定会浑身湿透,所以,我是一直躲在车里,不敢离开半步。由他们那些好奇的去尽情的体验吧。
    还有一年我们是去的大象岛,总觉的在海上还能好点吧。出海那天那两船之间的对峙,不亚于陆地上的激战,抽水机都用上了。我是一直躲在大船的一个角落里,直到出海一日游结束我也没有湿身,我在暗暗的庆幸自己的小智慧。就在我们离开码头,坐着接送我们皮卡车回宾馆时,和智勇双全的泼水小朋友们遭遇上了,他们大多选择的都是路口、弯道、窄路、店门口等地方设点,每当车辆会车,减速慢行的时候,我们就成了活靶子,看着那些小伙伴们,斗智、斗勇,斗心计。面带笑容的泼你没商量。大概没过几个弯道,我们的皮卡车就成了水车。坐在前面的两个老外冻得直哆嗦,我到没像她们那样,我就是有点脚颤。俩老外赶紧取出雨衣披到身上,我也没雨衣呀,就带了把伞,我也是紧紧的抓住伞把,保护着伞下面中间的那么一点。这泼水节是啥风俗呀,也太不讲团结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我的后腰上还挂着一个冰块,就好像让谁打的一拳的感觉。一想那泼水人的模样,就有点躲都躲不及的感觉,他们嘴里还哼哼着小调呢,韵味十足,还有点洋洋得意样子。我是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只能帮他们配段歌曲了“艾、、塞罗里塞呀,塞罗里塞,远方的客人请你停下来,艾停下来”
    2014年我们去的是清迈府,泰国清迈泼水是全泰国最有名的地方。清迈城可以说是泼水得天独厚地方,环形的护城河,提供着充足的水源,城里的街道四通八达想去那泼就去那。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泼水的摊位,每个摊位都是摆着桌子,放着音乐倒上啤酒。时刻准备着迎接每一位客人。可以说是泼水无死角。就连当地上班的人也知道,这是躲不过的祝福,不得不穿着雨衣上班。记得那一天我是趁着他们的空闲时间自己出去的,中午时分泼水高峰过去了,晚上的狂欢还没有到来。我是手高高的举着相机,走在人行道的内侧。一个小姑娘端着一杯啤酒非让我干了,还客气的帮我拿相机。我一再的解释不会喝酒,也不是她听不懂,还是要迫不及待的要泼水。刚把相机接过去,一瓢凉水早以从头开始了。开始我本来是不想喝的,但看着这浑身湿淋淋的样子,为了提高点热量也只好一饮而尽了。
    以上说的只是我这几年间对泼水节的体会和感受。当然也有相当安全的时候,有一年我在一个瀑布旁,是自己先跳到了水里的。人民见我都是湿噜噜的,也就不再浪费水了。其实也不是我故意往水里跳,就是当时想抄个近路。脚下一滑连人带相机一起栽到了水里。可惜我那个小相机呀,后来等我拿到北京去修理时,人家说已经坏了,只能拆零件用了。最后小商贩只给了我10块钱就和那个松下小相机拜拜了。
   泼水节期间,挨泼最多的是美女。谁见了美女都要紧追几步赶着去泼。再有就是敞棚车和骑摩托车。跑得再快也跑不过人家算好的时间差。有的人可聪明了,几乎是百发百中。泼水节期间还流行抹花脸,最常见的就是抹爽身粉了,也有加入些颜色的。脸上、头发、身上都是涂鸦的重点。有经验的小美女都是在出门前,就自己给抹好了。你看那种带花样又规整图案肯定是自己先抹好的。在农村或海边大场面的泼水,那是水流都不带停的。所有路过的人、车都让粘上点光。有专门用汽车拉着像白灰膏一样的东西出售,那是专门用来涂抹车辆的。所以,到了那样的地方。不管是人和车辆,一定是让你鲜亮的进去,花哨的出来。其实这也是一种传统,中国的春节兴放鞭炮,傣家民族就是爱泼水吗。
发一组我以前参加过的泼水节,有县城的,大象岛的,清迈的和曼谷的,只是想让大家领略一下,泰国的泼水形式和热烈场面。


泰北小镇的泼水节

 精准的提前量

 如何能躲得过下一个水桶

 “我有点冷”

 精准瞬间

 双胞胎姐妹

 刚刚变成的“小猫咪”

 梢作休息,以利再战

 白粉浆。还有彩色的

 大场面(水库旁)

 泼水也不忘吃饭,换身干衣服做饭去了(水库旁)

 强中更有强中手(北部山区的水库旁)

 清迈城的泼水队伍,等待着进城(清迈

 清迈护城河周围的泼水人(清迈

 这是上班族,宾馆工作人员,全面设防,还要以牙还牙(清迈

 等待(清迈

 给我送啤酒的美女(清迈

 狂(清迈

 看到了吗,没人的的时候她们也自己泼自己(清迈

 大象岛

 参与(大象岛

 这是把艳舞直接摆在马路边(大象岛

 曼谷市区

 大海边

 大海边

 缩微景观公园内

 别看小孩小,个个精英

 公园内的表演者

 曼谷的碧武里大街

 精疲力尽的泼水女孩

 
    今年的泼水节我没什么计划,直到过节那天也没想好去干点什么。大早上起来吃了点早饭,就开车出去了,听雇员说考山路的泼水最热闹。我也是漫无目的到了考山路想看看热闹,见那里是人头涌动,水花横飞,音乐山响,老少皆欢。我也很想去参加这样的场面,但苦于没地方停车,又赶上封路过不去。只好顺着市政府大街转向了下一个泼水点---西陇大街。以前曼谷有很多大街都能泼水,今年泰国大旱政府早就有规定,限制了泼水的区域和泼水的时间。小巷里偶尔会有几个小孩在那里等待着过往的行人。按规定公园里和大商场的附近是不能泼水的,但这几天人们出行,好像都带着装备,随时准备还击。就连送外卖的小姑娘也是提着篮子带着手枪。穿着打扮也都趋向于速干、短装、拖鞋等不怕水的装束。记得有一次一个胖姑娘穿着一个小吊带,得意忘形的泼着别人。谁知后边来了一个小伙子,提着满满一大桶水从头上浇下。可能是水流太大,也可能是吊带不结实。顿时就露出白花花的肚皮和肚脐眼。我声明一下,我只看见了肚脐眼,其他的视而不见。
    西陇大街的泼水点基本是以水枪为主,场面非常壮观。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水源。200多米的泼水大街,最红火的就是几家啤酒屋。一些聪明的小伙子早已提前占领了有利地形。要上一杯啤酒就有资格免费加水了。但大多数人还是靠自己准备的那点储备,用完了也只有挨泼的份了。街道的两边分上行和下行两个通道,刚进入街道的人们当然是生龙活虎、储备丰富、跃跃欲试了,等从尽头折返回来时,基本就成了活靶子,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喷水的装备是千奇百怪,帮着背水的人也是不辞辛苦。有的老外直接买那种5升装的大桶矿泉水,有的是几个人合用一个水箱。上到70多岁的老将,下到4岁的小宝贝都在泼水的行列中。那种泼水场面用文字描述太不完美了,我只能是多添加几张图片让感兴趣的人,继续你们的遐想。总结点经验吧,白的不能穿,薄的不能穿,浅的不能穿,这些装束淋湿了真能漏肉呀。再有就是尽量的带个保护镜和耳塞什么的,因为有些坏小子专门突袭你的眼睛和耳朵眼。最好能带套干爽的衣服,一到晚上还真有点凉意。在西陇的轻轨和地铁站,那里的工作人员非常人文,在进出的路口处准备了好多大浴巾,让上车的人们擦干湿透的衣服,免得车厢里的空天太凉再感冒了。

泼水节期间,出门都得带上家伙

 西陇泼水点的入口

 多么有爱心的父亲

 中国远征军

 我真担心你这小吊带

 趁着还没有湿身之前,先留个影

 队伍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泼水者

 你是加里森敢死队的吗

 地铁的工作人员摆上干毛巾,供人们使用,怕的是空调太凉,避免感冒

 中国美女在战斗中

 这只是一个挨泼看热闹的人


     泼水节的第二天,我没有再去泼水节的现场。而是去了曼谷清静的九世皇公园。骑上我的自行车边锻炼,边感受一下节日的人们,不泼水还会有什么活动。在没到公园前先到了马蜂窝里人们所关心的火车头夜市(斯勒克林路夜市)。白天的夜市还都在休息,但那时是照相光线好时候。我冒着零上43度的高温,只走了几个小片区就已经头发晕了,充忙的照了几张有代表性的特写,就草草的收场赶紧跑回车上大喘气去了。九世皇公园节日期间的营业很正常,还是要收门票,还是要收存车费。但费用很低门票加存车才20泰铢。公园的中间是一个大湖,湖心的鸭子型脚踏船只有寥寥的几只在湖上飘荡,阴凉处的草地上以家庭为单位铺着凉席,都懒懒的躺在上面,周边的冰桶和竹篮都装满了食品。相爱的小男女一个在给另一个捎捎痒、掏着耳朵、也就是我们所理解的秀恩爱吧。我没有在步行区停留太长的时间,我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锻炼,骑上我的自行车来到了,专用的自行车区域。可能是中午太热的原因吧,这个时段骑车的人很少。只是我一个人在宽阔的自行车场地上,挥汗如雨的绕行了10圈。偶尔会有几个小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我竟把两个手指头套进了一个防护手套眼里,路过的人有的还提醒我呢,我全然不知他们在说什么,等我发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没准刚才提醒我的人们,还以为我是六指呢,提醒几次都不知道改正。大约是下午5点以后吧,锻炼的人才渐渐的多起来。跑步的,骑车的,健身的。看样子他们是经常来这里活动。我记得上一次来这个公园看到的日落景色不错,我也就匆匆忙忙的收车奔湖边了。今天的天气真不给力,太阳刚到树梢就泛起了一层白雾。显得太阳不那么红也不那么透亮。一天的休闲就这样的结束了,趁着旁晚的光线只拍到了一组睡莲的照片,后来有人给我纠正说那叫王莲,大的叶子直径有2米。鲜花下面的嫩莲叶还没有完全的打开。

火车头夜市的大门

 送外卖的也得有所防备,手枪当然是必不可少的

 
    节日的第三天由于没离开曼谷我还是有点不甘心,上午9点我就开车奔罗勇方向去了。从地图上看罗勇的海岸线还挺长,偶尔还有几处能照相的景点。原本打算是在罗勇住上一晚的,可到了罗勇一看海边都是乱糟糟的,丝毫没有清新的气氛。沿海的大多数地方都是吃海鲜的小饭馆,由于还不到吃饭的时候人显得很少,有的摊位是现做现卖的。我也凑到了一个海鲜摊位前看了看,吃鱼吧有刺,吃螃蟹吧又太硬,只能是要了两条水汆的鲜鱿鱼。说起找旅馆还出个笑话呢,走到第一家旅馆时已经是客满了。远处看去有一栋很大的高楼,看样子还挺高级的,刚到门口就有一辆电瓶车过来接送客人了,我也不由分说的跳上了车,司机问我去那里,我说去旅馆的前台。司机说你看清楚这是医院。听说是医院一窜我就下了车。好家伙要不是跑得快,没准就直接上了手术台了。其实人家是一家靠近海边的疗养院,所有才有这么周全的服务。旅馆没找到海边又没意思,找了半天才找到罗勇唯一的森林公园,这家公园管理很差,木制灯杆都让白蚁啃的东倒西歪了,园中的一片红树林还算是高大。路边的小牌子上画着一个螃蟹的图案,这时我才注意到在树根下面还真有不大不小的黑螃蟹,本想下去捉一个,可人家是八条腿我是两条腿,估计下去也是徒劳。在树荫下坐了一会觉得罗勇也就这样了没什么看点,还是转移阵地吧。开始我是想找一个有大湖泊地方,车上还带着帐篷呢,太晚了可以在湖边安营扎寨。不知怎么搞的出了城就又奔了海边,心想海边就海边吧。吹吹海风也是挺惬意的事。就在我直插海边的时候路边有一快KHAO LARM YA国家公园的牌子,我就顺着牌子进了公园。这家公园是我经过多次都没进入的一家。正好利用今天假日可以到里面游玩一番了。这家公园在罗勇府与班佩码头的中间,与小沙美岛是隔海相望。这里的沙滩不是那么完美吧,但贴山的连廊栈桥很有台湾垦丁的味道。节日期间公园为了满足游人的愿望,沿海搭了很多临时帐篷。这里虽然不是看日落的好地方,但看日出那时绝佳之地了,躺在帐篷里第一缕阳光就能照到你的屁股。我用了3个小时的时间,把这里的栈道、沙滩、围堰等转了个遍。就在我坐在上坡上休息时,有两个小姑娘顺着小道向山上爬,我也是不想再走重复的路,跟随着她们一起向山顶爬去。开始我以为她们是当地人肯定知道路线,谁知爬到了半山腰她们也转向了。下山吧太远往上爬又不知道路线,两个小姑娘算是我的探路者,她们在前走我暂时坐地下休息一会。可能小姑娘对我也有一种戒备心里,行进中总是保存着一定的距离,又爬了一会她俩也没了主意了。我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定位,我手机显示再上15米就有条大路,而她们却说还有一公里多,我想那怎么可能,总共不到1400米的山顶,都爬了半天了怎么还会有一公里。我就指挥着她们往左往右的走,其实那时我早已累的不行了,唯一的一小瓶矿泉水也喝光了。我是走一截歇一会,也不能跟得太近呀,万一人家以为我是流氓呢。其实那时我都有点虚脱了,就算有那心也没有那筋骨囊了。突然,听到小姑娘高喊一声大路到了。前面是一道钢管围栏。就在我还没到围栏跟前,两个小姑娘早以翻过了围栏。在我刚想舒一口气的时候,在一阵大狗的狂吠中,两个小姑娘吓的又翻过了围栏。看到这种情况我说你们还是跟着我吧。拨开荆棘绕过树丛,我就带着她们顺着围栏向下山的方向走去,走了不到30米吧,在一个临近大门处,我翻过的围栏。又是一群大狗狂叫,这回我可不怕了,院墙的大门就近在咫尺,再多的狗我也敢对付。赶紧把两个小姑娘拉过围墙,我们顺利的走出森林。为了胜利我们击掌庆祝。我心里在想万一我们中暑,万一我犯了心脏病,万一还找不到这个捷径、、、、、我们轻松的走在大路上已经没有万一了。当我们快走到山下时,几个当兵的背着抢在那里站岗。我这才发现这里原来是军事禁区,是一座高山雷达站。穿着迷彩服的哨兵还纳闷呢,这几个人是从那爬入院里的,又是怎么能从这里大摇大摆的出来。历险就这样的结束了,两位小姑娘也衷心的感谢这位慈眉善目还豁着牙齿的大叔。我回到家以后洗澡时候才发现,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划了好些血道道,现在的手心可能是一根小刺断在了里面,又疼又痒。
   傍晚时分我又去了附近的宾馆转了一圈,这家宾馆是很高级的,有一条一公里长的通海栈桥,想必是让人们更好的观赏日出而专门修建的,这家旅馆几年前我就见过,但那时我们没进宾馆,而是在高高的山顶上翘望。如今真到宾馆了,我又开始翘望那远处的山顶了。这家宾馆在设施上看来价格不菲,我就打扮的这模样,挎个破相机,穿着背心裤衩,能入住也太不符合这里的身份呀。说好听点的是个摄影爱好者,说不好听的没准就是狗仔队。从宾馆后面的沙滩处我又回到了帐篷区,看了一下周围也没有什么像样的饭馆,选择住帐篷的人们都是自己在门前支上了小烧烤炉。于是我想就算住也得先到外面找点吃的,开车到了一个小镇上,吃了一碗最平常的果条外加一盘炒饭。吃饱喝足之后怎么也不想再回海边了,于是乎就开始慢慢的往回家溜达了。原计算晚上11点能到家,还不到10点我就已经坐在沙发上开始喝茶了。
 
 
 
                                          2016年4月17日于曼谷
   

 公园里面的精灵

 吹海风

 一公里长的通海栈道

本篇游记共含6770个文字,7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