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犹有未归人

  • 出发时间/2014-11-01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Opening

      这个故事,是关于旅行的。
      关于旅行中的时光,关于旅途路上的流离。关于沿途那些光阴翻卷的溪流和山峦,在某个时刻,轻轻地触碰。关于那些风景背后的历史文化密码,只能隔着时空,遥遥相望。我想我会永远记得那些梦境般的断片,直到有一天,它们融化成泛黄的默片。黑白的八毫米,依稀有卡萨布兰卡,沉醉于驼铃中的影子。借着时光的影相,在记忆悄悄溜走前,记录些许。
 
        不久之前刚读完一本和旅途寻找有关的书《云和山的彼端》,之后开始读安意如的《日月》。关于旅行,长途旅行,高原的魅力与凶险,藏民的信仰,就在我还在为这些感慨的时候,很幸运的,我自己也开始了一段旅行。《日月》这本书随手带上了。
        作为云南的近邻,四川其实不陌生。川味的种种美食更是吸引着味蕾,令人垂涎。在昆明也还是能听到蜀地方言,所以这一切也不觉得陌生。甚至在广州上大学的四年里,在那个说着我根本听不懂的粤语的地方,偶尔听见两句川音居然觉得熟悉亲切。这是一种说不清千万般纠缠的情愫。

Day 1 昆明 → 成都

        祥鹏航空8L9947。昆明成都。原来祥鹏航空有着一个可爱的英文名Lucky Air。

        经过大学四年的奔波,对于背着双肩包,拉着行李箱到机场,这样一种状态已经很熟络了,机场大巴,长水机场的格局,换登机牌,行李托运,安检,找登机口,这一切都已经很熟很熟了,只是这次的行李没有那么沉,双肩包里放着的也不是我红色的Dell,哦,这次启程是奔赴一场几乎可以说是突如其来的旅行,心中怀着期许还有不安,成都双流机场对于我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当然,此时的心中绝对没有每次开学前在候机室的那种不想走的因素。
        一小时十分钟左右的飞行时间,便降落在了成都。机场大巴2号线,人民中路二段,下车步行寻找预先定好的布丁酒店。这段行程早在出发前就已经规划好,在脑海里面过了一遍又一遍。也许是在外面上学教给了我面对陌生地方时候的镇定,又或者是出行前早就规划好了路线,同样是第一次到一个陌生的机场,多年前踏入白云机场时候的那丝害怕不安紧张的情绪不曾出现。

        到达成都已经是中午接近1点的时候了,闻着一路上各种冒菜抄手卤面锅盔的味道,那叫一个垂涎欲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冒菜对我的吸引力实在太大,我只觉得,街道的空气里面都弥漫这冒菜的味道,饥饿感占据了全身,只是要先寻到旅店,不可分心,只得咽下口水继续前进。好不容易找到旅店放下行李,就出门觅食,当然要吃冒菜了!食物的辣味已经基本奈何不了我了,只是这个麻呀,热烈的麻打开了味蕾并且一路麻到底,随后路边买的锅盔也真真是极麻的。
        根据江湖传言,文殊院附近有美食。遂跟着百度地图的指引来到文殊院。途中看见旅行社就参报了一个黄龙九寨3天游的团,实在是懒得自己操心,跟团看起来也不错。原来所谓文殊院是一个很大的佛家寺庙,庙门前过遂进去参拜一番。寺院一向都是极其清净的,朱红色的墙似乎真的可以隔断红尘一切苦难一切困扰,墙内墙外两个世界。文殊院后面有一群仿古的建筑,美食在那里。随意逛一圈,只是时候尚早,饥饿尚未显现,便去了春熙路。

        春熙路啊,逼格很高的步行街,不仅仅只是一小条路,是一大片都是这种高逼格的步行街。也许那天刚好撞上是周五,人山人海人山人海人山人海,不以购物为目的的逛街自然也没有多大激情,走马观花随便看看,挤在人群中毫无目的方向地前行着,买了些牛肉干以及面包当做次日干粮,便匆匆离去。也许,对于这样喧闹繁华的地方本身就没有多少兴趣,人多吵杂,使人心烦意乱,最终以一种近乎仓惶的姿态逃离那里,回到文殊院,以龙抄手、钟水饺、夫妻肺片果腹。
        回到旅店便早早歇下,为次日出行养精蓄锐。
 

Day 2 成都 →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凌晨4:00am就退房,出发去上大巴的地方集合。
        整个城市还在沉睡,路上,只见穿梭在酒店之间接送八方来客的面包车,还有或空或满的旅游大巴。昏黄的路灯,静谧而不熟悉的街道,突然瞥见这条路的名字,文武路,路两边种着碗口粗的银杏,叶子已经黄了,秋冬交替的时节,微冷。
        终于集结在一家名叫一品三国的酒店门口的路上,各自借着昏黄的路灯寻找着自己的大巴,一种稍微混乱且有些紧张的场景,混乱着但又有着自身的秩序,上车,导游清点人数,启程。
        凌晨时分的成都,夹杂着潮气的冷风早就把睡意吹散。
        听说前方的路有着盘山的曲折,防止晕车,服下一粒晕车药,闭目养神。大巴驶离蓉城,向西北而行。

        一整车旅客,40人整。听口音有四川成都本地的,有来自哈尔滨的,还有来自广东的,还有听不出只知道是北方的。我们前面坐着的是四个把九寨之旅当做毕业行的四川某师范学校的大学生;后方是一大家子成都的家庭有奶奶,有小孙儿,有妈妈姨妈;另一侧第一排是两个四川的美女,或许是闺蜜邀约出来玩耍;之后是四个广东人,似乎定了很长的四川行,九寨之后还要奔向峨眉乐山;之后是来自哈尔滨的一男一女,最初以为他两是夫妻,在安排住房时候他们要求分开房间,原来只是普通朋友;再之后的似乎是两两成群的年轻人,北方南方口音混杂。天色渐渐明亮,惊醒时,车窗两边全是水雾,似乎依稀见到车窗外有未化去的白雪。
        成都的海拔平均在1000m~3000m之间,我们的目的地阿坝县黄龙海拔5588m。沿着真·蜿蜒的国道穿梭在第一阶梯(青藏高原那个阶梯)和第二阶梯(云贵高原那个阶梯)之间,延绵千里的大山据说是岷山山脉,在这两级阶梯间的分界线,大概也属于横断山脉吧。
        途中路过第一个休息区,下车活动筋骨时候,高原夹杂着雪的气息的风迎面扑来,猝不及防,浑身一个寒颤,呵气成霜。这种夹杂着雪气却不潮湿的风或许是雪域高原独有的罢,彻骨的寒意在向你宣告着高原不可侵犯的寒冷,清新的雪的气息又似乎在向你描绘着雪域高原无可替代的美。

        到达九寨沟县正是午饭时分,天寒地冻,渴望一顿热餐饭。不知是天太冷凉的太快还是海拔太高一切食物的沸点都变低了,热餐饭,只是温热而已,只够果腹,无法取暖。
        初上到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稍微小跑,便已是气喘吁吁,脸色泛红,是了,该是要口服红景天缓解防止高原反应了。

        胡乱的一顿午餐之后,便驶向黄龙景区。
        在海拔接近六千米的地方,早就已经是冰天雪地的世界。路上至少也有5cm的冰雪,天气原因,考虑到下黄龙时候天黑路滑风险大,最终黄龙美貌终无缘得见。只在途中停车照了些雪景便返回。

        在去黄龙的这一路上,《云和山的彼端》里的情节不停地在我脑海里面回放,特别是那段发生在穿越滇藏318国道的情节,从中甸出发一直向北,沿着金沙江德钦,再经过梅里,离开飞来寺,一路向北驶向芒康。这一段路被作者描写的惊心动魄,路况的凶险,一面是在巍峨大山中开凿出的公路,另一边就是湍急的澜沧江,一路颠簸不定会有塌方暴雪封路;严重的高原反应,寒冷,缺氧等等挑战。就像是把生命交给了高原雪山的神灵,一辆越野车伴着他们走过那段最艰辛的一段旅程,当他们走完这段路的时候,沿途收获的美景,贡嘎山的日出,似乎是经历了一场最严酷又最美丽的高原的洗礼。
        想着书中的故事,有个声音在耳边回响,如果我们也如此冒着风雪向上,会不会看到最美的黄龙呢?这四十多座的大巴把我唤醒,这车不是越野车,不容许冒这个险。于是,全车旅客签字同意折返,便头也不回地下山去了。
        车上的游客们有的似乎晕车再加上严重的高原反应,看起来极其虚弱。或许所谓的高原反应也是一种高原的山神在考验着每个进入高原的人的仪式吧。

        路上经过很多藏民的寨子,飘扬的经幡似乎送来了仓央嘉措的诗句,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缘起即灭,缘生已空。想起了在布达拉宫门前广场迷路的早喻,山神西亚尔与流云情定当惹雍湖畔(小说《流云尼玛》),想起那些磕长头到大昭寺朝圣的虔诚的藏民们。
        金色的转经筒刻着祝福的铭文,哈达传递着吉祥如意的祝福,在这冥然的天地中,感到了信仰的力量,此情此景也只想双手合十真诚地说一句扎西德勒。高原藏家歌曲在这里唱起来,天高水远,应情应景。

Day 3 九寨沟

        清晨8:00am左右就已经抵达景区门口,环保大巴上车点已经是人头攒动了。
        地形是Y字型的九寨沟,大巴直达右路最高点,原始森林,一路上坡,海拔渐渐变高,于是看见了雪景。
        一路上美景扑面袭来,蜿蜒的山路,每每遇到弯度很大的弯角处,视野突然明朗开阔,群山错落间,颇有柳暗花明之感。蜿蜒的山路,飞快的大巴,注定不能平稳地好好拍照,只恨不得有一款像碟中谍里隐形眼镜款的相机,照相只需眨眼便可,或者像Lucy那样,开发大脑,把脑海中的影相数字化出来。
        下车深呼吸一口,那种夹着雪的清新而不潮湿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树上,草地上,留着一片一片看起来松松软软的积雪,行人的木头栈道上留下的冰层早就将木板上的防滑槽填满,铺了防滑的地毯,平衡感一直有待提高的我只恨不得扒着扶手爬上去……冰给路面抛了光,看起来无害的青石板路踩上去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脚下一滑瞬间就双膝跪地,只能愉快地接受了大地的赠礼于双膝,如此亲密的接触,看来是这片大地太喜欢我了,摇晃起身拂去冰屑,继续欢乐的蹦跶。下坡路,无从下脚,犹豫间,身后的妹纸主动拉了我一把,谢谢妹纸啊,看来rp还是守恒的。
        太阳从云层后出来,一片金黄染满大地。天空清澈湛蓝,云已被风吹散,只留下些许薄如纱的在点缀着蓝天高山这幅画卷。山顶覆盖着白色,山腰树叶金黄,山脚绿叶苍翠,山下碧水映衬,阳光洒过来,山顶披上金衣,水面亦金光闪闪。

        乘大巴往下走,到名曰箭竹海之地下车,此处海拔稍低,已无积雪。
        行人的栈道巧妙的延伸进景里,沿着栈道,只觉自己深入画中,妙不可言,赞叹不绝于口。
        蓝天白云,初升的太阳,山上随高度变化颜色不同的植被本就已经是一幅精妙的画卷,再加上水的映照,水使得画卷有了神韵有了灵气。多年的地质变迁,地震留下的一个个斑斓的堰塞湖,再加上高原地区的水中含有很多无机矿盐,经过时间的沉淀,湖水越发的有生气,矿盐的沉淀是黄色白色的,水中浸泡很久的树木残枝,远看是蓝色碧色近看却清澈见底的水,有了水的映照,仿佛是开启式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在如此斑斓的山水面前,山青水碧这个词已经显得太单薄无力了。
        水面上是一个世界,水面的倒影美得窒息,就像传说中的童话世界一般,也许童话的世界也就只是存在于这水的倒影间,看似近在眼前唾手可得,可是伸出手世界却随流水了无痕迹的逝去,终归只是镜中月水中花,可望不可即。
        想起《万物生》的歌词:“ 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呀。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鹰翔于天影映于水。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矿盐含量如此高的水,水质很硬,入口的确是有些许的咸味。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栈道在山间水畔穿行,行于其上,便也是在景中穿行,仿佛走在两个世界的边界,一遍可触碰一边一点即碎。

        行至镜海处,忽的天空飘起小雨,波光潋滟,雨点打在平静的湖面上,点点涟漪,将一幅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画卷惊醒撕裂,瞬间换了一幅山色空蒙雨亦奇的画卷,由静到动,变得如此突然。山中晴雨无定数,雨点还在恋恋不舍的向镜中世界洒去,太阳却又露脸了,山水间树林间不难看见阳光色散后晕染出的七色彩虹。
        不知为何,脑中突然窜出电视剧《神雕侠侣》的主题曲《天下无双》的调调,或许是因为依稀记得这部电视曾在这里取景拍摄吧,遂断断续续的哼着这首歌,继续向前。
        中午短暂的休息,吃过干粮后,继续启程。此时已经行至Y型地图的中心,三条路的交汇处。

        攻略和早晨一样,乘大巴直至左路最高点长海,不知是不是左路的海拔更高一些,一路上还有残余的积雪。
        左路最负盛名的便是长海往下一点的五彩池了。跟着游人走,穿过一条蜿蜒的依然有冰雪覆盖着的栈道,前面人声鼎沸处便是五彩池了。
        水中的五彩,自然也是由于矿盐的沉淀形成的,水面上若即若离的水雾,岸边未化的积雪,空气中的水分使得阳光丁达尔效应后变得一丝一缕的,竟也可见了。丝丝缕缕的阳光,若隐若现的水雾,平静的湖面映出了太阳,山水,还有游人自己。鸟在水中飞,鱼在天上游。

        乘大巴往下走,再步行至诺日朗瀑布。
        这个瀑布凡是看过经典版西游记的人儿都能认出来,片尾曲师徒四人的剪影,行走在瀑布之上 ,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哼着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此场景呼之欲出,没错,这个瀑布正是眼前这个瀑布。波澜壮阔、声势浩大、烟波浩渺等等一切用来形容水,形容瀑布的词,在这一幕都可用上。
        诺日朗瀑布位于Y的中心,接下来便是很长的徒步行走,往出口处行走。
        犹记当初乘大巴进来之时,对路边的景象叹不绝口, 之时可惜一闪而逝,而步行是一个可以进入风景的方式。
        一个个景点:犀牛海、公主海、老虎海、树正瀑布、双龙海、芦苇海、盆景滩。长途步行,两个半小时要走完这些地方(跟团有时间限定没办法啊),在这海拔3000+m的地方,对自己也是一种考验。
        行人栈道在山间湖畔,乘大巴的公路在湖的对面,可望不可即。不过我相信出门旅游,特别是在这种自然风景区,当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腿在地狱挣扎的时候,便是眼在天堂沉醉的时候。这个湖泊到下一个湖泊之间的栈道上,只偶尔看见几个游人,却都是脚步极快的。一路上虽然相互都不认识但却在走走停停中似乎有了一种熟悉,你停下来拍照,我超过了你,我停下来拍照你超过了我,当再次相遇时候报以一个微笑,一路上,倒也不孤单。
        若是只是乘坐大巴,那要如何体会品味这一番美景,如何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这一番美景,如何能感受到穿行于画卷之间的奇妙呢。

        看了九寨只觉得仙四里面我最喜欢去打怪练级的迷宫——太一仙径就在眼前,春夏两季的风景这个时候是感受不到了,只留有秋冬两季,二次元的风景近在眼前,何其美妙。
        九寨归来不看水。
        的确,这里静景宛若画卷宛若镜面,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动景有涓涓细流,潺潺沥沥,有气势磅礴的瀑布,盖河漩涡。沿着流水行走,耳畔水声淙淙,心旷神怡。看霏霏山抹微云,更潺潺水遶孤村。

        最后六公里到景区出口,大巴代步,到出口处,再回头望一眼那山山水水,无限诗情画意藏在这山水间,今生因你痴狂,此爱天下无双,剑的影子,水的波光,只是过往是过往。

Day 4 九寨沟县 → 松潘县 → 成都

        凌晨5:00am,再一次天还没亮就出发,从九寨沟县出发,目的地是松潘县。
        到达松潘县藏寨的时间大概是7:00am左右。
        一路上听着导游的介绍,藏羌回汉人民修建城镇家园的历史,藏族同胞对信仰的坚定虔诚,朝圣的艰辛,羌族同胞的图腾崇拜,羌笛的哀婉凄切的曲调。对这些民族的信仰历史什么的,我也有一点点的了解,那种对信仰的虔诚真的值得尊敬。
        高原的天是如此的清澈,一如藏民们内心纯净的信仰。
        德吉美朵风情街,随手买些特产纪念品什么的,吃过午饭便要离开这片高原,回到成都
        对了,那个烤牦牛大串对于肉食动物来说,实在是人间美味!

        回成都的旅途其实并不顺利,在松潘县和茂县之间发生了塌方,道路都塞,无法通行。在这种大山之间穿行,看着两侧巍峨苍茫的大山,也不难想象这种塌方的后果会有多严峻。
        在路上堵了几乎一个下午,还好随身带了一本《日月》,读着书里面拉萨北京为背景的故事,读着主角从拉萨北京的际遇,多年后从北京返回拉萨寻找遗失在都市间的灵魂的故事,抬头,窗外依旧是寸步未移,巍巍高山。
        高原山路,温差极大,中午下午有太阳照射的时候,温暖得有些热,太阳沉到山的背后之后,寒意随着风送达。
        终究决定绕路,连夜多绕了400+km的路,一路曲折颠簸,终于是于次日凌晨抵达成都,九寨之行也就此完结。

Day 5 成都

        先来看一首唐诗,这一整天的行程都跟着这首诗在走。
 

                                    蜀相    杜甫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当年[公元759年(唐肃宗乾元二年)] 十二月,杜甫结束了为时四年的寓居秦州、同谷(今甘肃成县)的颠沛流离的生活,到了成都,在朋友的资助下,定居在浣花溪畔。成都是当年蜀汉建都的地方,城西北有诸葛亮庙,称武侯祠。次年春天,他探访了诸葛武侯祠,写下了这首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唱。何处去寻找武侯诸葛亮的祠堂?在成都城外那柏树茂密的地方。碧草照映台阶自当显露春色,树上的黄鹂隔枝空对婉转鸣唱。定夺天下先主曾三顾茅庐拜访,辅佐两朝开国与继业忠诚满腔。可惜出师伐魏未捷而病亡军中,常使历代英雄们对此涕泪满裳!

        第一站就是去探访杜甫当年在成都时候的故居,杜甫草堂。
        浣花溪畔,当真是个幽静之所,老杜的草屋就在那里。
        杜甫草堂绝对是个幽静的地方,哈,差点打成幽会的好地方。不过再一想,在此幽会倒也清丽脱俗。有个陈列馆展示着杜甫诗集,清代某个版本,有人在旁边朱批,用的称呼是如此亲切的“老杜”,仿佛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伴着公园里悠悠的古琴声,看到了传说中的杜甫曾经的茅草屋,参观一圈,也叹一句,老杜的茅草屋真真是挺简陋的。
        想起曾经要求背诵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仿佛看见年迈的清瘦的老杜拄着拐杖又气又无奈的神情。生活已经如此的艰辛不易,老杜依旧心系国事,叹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那个远在唐朝的诗人自小学起就是语文书里的常客,对老杜那满面沧桑及其清瘦的画像,亦是很熟悉。老杜的诗文,朗诵并背诵全文的,多的已经记不清了。只是,那时候的杜甫只是存在于书本里,合上书便不再见。而今立于涴花溪畔,看着宋元明清的文人对他的题词,后人对他生平事迹的描绘,那个清瘦沧桑的人渐渐清晰起来。恍惚间,看见老杜杵着拐杖,长叹息。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这条不曾缘客扫的花径或许并没有保留下来,后人想象着,在草屋旁修了这么一条花径,蜿蜒的红墙,出墙来的枝叶,似乎是在等着和老杜有缘之人,跨过时间空间来拜访他。

        而后去了宽窄巷子。
        其实这类似的景点都是后人仿古所建,或以古镇的姿态示人,或以怀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主。
        来这里,随意吃些小吃当做午餐,当然,来这里主要是要给小伙伴们寄明信片呢。

        看完了老杜的草屋,接下来便去寻找丞相祠堂。
        在成都市略偏南的闹市区,两棵古榕为屏,一对石狮拱卫,当街一座朱红飞檐的庙门。只要往门口一站,一种尘世暂离,而圣地在即的庄严肃穆之感便油然而生。那条热闹的小街锦里就在旁边,可是锦里的浮华喧闹完全没有侵染武侯祠的神圣和肃穆。

        进门是一庭院门,满院绿树坡道,杂花映目,一条甬道直达二门,路的两侧是唐代和明代的古碑。这绿荫的清凉和古碑的幽远,似乎能将人拉入历史的漩涡,带着我去拜访一位一千七百年前的哲人。穿过一座又一座的院落,悄悄向诸葛亮殿走去。只见诸葛亮端坐在正中的龛台上,头戴纶巾,手持羽扇,正凝神沉思。往事越千年,历史的风尘不能遮掩他聪慧的目光,墙外车马的喧闹也不能把他从沉思中唤醒。一千七百年前,诸葛亮输给了曹魏,但他却赢得了从此以后所有人的心。
        在走过武将廊的时候,看见一群年轻人,其中一小伙指着赵云的塑像自豪的说道:“在蜀国众武将中,只有赵云的结局最好,一生从未打过败仗,最后是病逝。其他武将几乎都是战死沙场。”听见这番言论不由得微微一笑,记得高三某个晚自习的时候,滇南才子玉锅锅跟我讲三国的时候也是用了这样一种无比自豪的口吻。少年身旁的一众小伙伴也都三言两语的加入议论,我听得欣慰,喜欢三国了解三国的人很多,却有不由得有些落寞,我不奢求有这样一群小伙伴,只要有一个同样是喜欢三国的小伙伴和我一起游览都好,我们可以一起闲扯三国的奇闻异事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唉。
        穿过殿堂来到后面的桃园,刘关张义结金兰的故事家喻户晓,桃园里刘关张的三尊塑像并肩而立,三尊塑像石料颜色也不同,大哥刘备所用石料为白色,二哥关羽所用石料为红色,三弟张飞所用石料为黑色。走过去轻抚石像,拍拍石像的肩膀,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记得初次拜访之时,天色已晚,孔明苑已关门谢客。如今纵是匆匆赶到,却还是无缘得见,孔明苑正在修缮。此情此景,内心遗憾不已,遂趴于门前做凄切状留影,内心不断祈祷,下次,下次若还有机缘来到成都,便再来参拜此地,只望那时有缘得见。
        在三义庙看着三兄弟的塑像,心里居然情不自禁的用上了“大哥”这样的称呼。心中悄然许愿,下次有机会再来,让我进孔明苑一窥究竟吧。

        锦里,汉故锦里。
        腿已几近走断,就近觅食。夜幕中的锦里,一排排红色的灯笼,朦胧的天色掩不住华灯初上的华丽。

Day 6 成都 → 都江堰 → 青城山

        都江堰青城山,最初的印象大概是多年之前CCTV一个水墨风格的广告,广告语曰: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后来读了余秋雨的《摩挲大地》才知道,原来这句话是出自于他。当年他随笔一提之辞,如今已经成了这两地的标语。
        都江堰看的是一种文化,那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浩大工程。
        都江堰距离汶川很近,当年特大地震都江堰的二王庙就已经灰飞烟灭了,如今所见乃震后重建的。都江堰旁的城隍庙是和二王庙同一时期的建筑,神灵庇佑,在那次灾害中只损失了几片青瓦而已。从大门进入,有一段很高的台阶路,当年西游记悟空拜师菩提祖师的画面就是在这里取景。
        都江堰的一场实景演出【道解都江堰】,将都江堰的历史娓娓道来。
        都江堰修建之前,蜀中并不风调雨顺,天灾饥荒。后来,中国有幸,四川有幸,公元前二五一年,李冰任蜀郡守。李冰来到这片土地,他要做的事,是浚理,是消灾,是滋润,是灌溉。劈开山脉便有了离堆,岷江水一分为二,外江携沙裹石依旧奔流不息,内江进入宝瓶口,鱼嘴分沙,便有了涓涓清流灌入成都平原。二千多年前的李冰,在都江堰治水就已经用上了离心力热胀冷缩等物理定律,不得不为古人的智慧赞叹。
        道解都江堰尾声,歌词如是唱道:“我的都江堰,我的老四川。”都江堰从修建好的那一刻起,便已经融汇在了四川人的血脉里了吧。

        青城山,天下至幽之地。
        青城山是道教的圣地,似乎和道教有关的地方总会依山建庙,有无数级台阶延伸向上。
        进了大门,只有两个小时的游览时间,需要准时回到旅游大巴。从建福宫起,目的是天师洞。无数的台阶笔直的延伸,很多人走到第一个道观就偃旗息鼓不愿再走了,这个道观名字大概是药王庙吧。青城山的幽静,茂密的植被将天光遮蔽,加上潮湿的空气,苔藓等生物生长茂密,很多石碑上都布上了大地的绿色,苔藓与石碑早就融为一体了。
        其实穿过此观,后面的山路便没有之前那么陡峭,山势已经平缓下来了。虽然此时大腿小腿的肌肉已经开始酸痛,但是未知的风景依旧吸引着我走下去一直走下去。路上遇见了一个同样也是和同伴分开了,决心要走到天师洞才罢休的妹纸,遂结伴同行。
        天师洞,望文生义总觉得应该是个洞穴什么的,结果走过了,穿过五洞天,走到了掷笔槽才恍然大悟,遂急急往回走。这段爬阶梯运动对于万年不运动的我也是极限了。下山时候下着雨,出的汗混着雨水,衣服已经湿透,腿也是颤抖的。不过神奇的是,下山之后居然肌肉不酸,难道是山上含氧量充沛,肌肉没产生乳酸罢。

        如此急匆匆的参观青城山是要留出时间来去参观传说中的街子古镇
        自从上次来成都时候,怀着极高的期待去到传说中三国旧址的洛带古镇之后,我对中国的古镇已经没有多大念想了。要么都是后来建的看不出年代的白墙黑瓦的建筑群;要么就是有一两处古刹,再以此为噱头修建一群仿古建筑;要么就是有一两座晚清时候留下的奢华得夸张的建筑,周围再仿其建造的建筑群。 这个街子古镇也是如此。
        不过街子古镇讨巧的建了一个古代游乐场,仿制出古代的蹴鞠、撞丸、射术、祈福等等活动,不过也仅此而已。小吃一条街倒不错,各种川味美食,琳琅满目,味道不错,而且价格比锦里宽窄巷子都要便宜,匆匆吃上一些,带上一些,便又要集合了。
        傍晚7:30左右回到成都

Day 7 成都 → 昆明

        连续这么几天的游览,早晨醒过来只觉得浑身酸疼似要散架一般。
        贪睡片刻,起床收拾行囊,便是到了和锦官城说再见的时候了。
        午餐是垂涎许久的火锅,蜀九香。正如到成都吃的第一碗冒菜一样,依旧是被麻的天昏地暗柳暗花明的。 
        机场大巴,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东航MU5850。成都昆明

The End

        在机场候机厅里面,看着满满一相机的照片,回忆着一路上的风景。
        登机口,有说着四川话的人,兴奋的谈论着即将开始云南之行;有说着昆明话的老乡,谈论着归家之后亲朋的相聚。 
        或许这便是旅行的意义。
        许多人开始他们的旅程,许多人结束。许多人擦肩而过,许多人陌路。

        也许,旅行中留下些小小的遗憾,是因为与这座城市的缘分未尽,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还会再次相遇。
        我们说过会再见,我会记住在三义庙许下的心愿,这滚滚尘世,又如何能阻止我再见到你。
        是宿命,亦不是。
        是身外事,是众生缘。
        再次探访成都居然爱上了那个城市,似乎有一部分留在了那里,在等着我何时再去将其寻回。
        尤有魂未归。
        尤有未归人。 

旅游时间:2014.11.1 - 2014.11.7
(Ps:从QQ空间搬过来,图片水印什么的……)

本篇游记共含11182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4-19 12:26

引用 wsapple 发表于 2016-04-19 12:26:07 的回复: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回复wsapple:哈哈~蛮喜欢成都这个城市呢~

2016-04-19 13:31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4-25 0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