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歙县风云

6
龙崎 LV.2
2016-04-19 21:40 596/3
  • 出发时间/2016-04-03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750RMB

    实用信息写在前面:
        1. 关于交通:绍兴柯桥公路客运中心到歙县公路客运中心,车票98元,车程5小时,7.30-12.30,晚一点地班车是8.55左右。回来从金山(属于歙县)客运站出发,到杭州,大概只用了2个多小时,并且金山车很多,随到随买,车票70多。当地很少滴滴,出租和滴滴不打表,说好价钱出发,从歙县客运站到歙县古城,花了20的样子。从歙县石潭石潭-深渡,深渡-歙县金山,一般都是中巴车,10元左右的价格。
        2. 关于住宿,古城旁边都是住宿,旺季和淡季价格差距几倍,新安江附近也一样,如果不是万事具备才出发,那么淡季到了再找住处会很划算,并且能比较直观的找自己喜欢的地段。(清明节最后一天的住宿,就是淡季了)
        3. 关于景点以及门票:歙县古城,售价80+,但是只要不是招摇的拿着相机,背着大包,就当不知道还有门票这回事好了。虽然网上很多人说徽州古城是四大古城里最糟糕的,但是个人觉得比丽江好(也只去过这两个),原因很简单:城里的当地居民比游客多,保护建筑仍然有人住,很多谢绝参观。
             牌坊群和鲍家花园:没去,就不多说,但是看到网上介绍,鲍家是一个历经明清两朝的大家族,觉得很了不起,门票再便宜一点就好了。
             石潭徒步线路:对既没有看到菜花(前一天大暴雨),也没有看到云雾的我来说,还可以但没什么惊喜,就当锻炼了!石潭到昌溪的徒步线被我们走错了,对的路是沿江而行,有门票收费站迎接;错的这条路翻山越岭,万分辛苦,但是如果菜花正好,倒也值得。
             新安江山水画廊:江水蜿蜒,两岸青山,山脚是古村落。
          4. 本次行程: day1: 柯桥歙县,下午和晚上参观古城。
                                 day2: 歙县石潭石潭徒步,午饭,石潭-昌溪,昌溪-深渡,晚饭。
                                 day3: 新安江山水画廊,午饭,金山杭州,晚饭,杭州绍兴北。
             


          

    歙县,古徽州府之所在,徽商和徽文化的发源地。这里有古朴的徽派建筑、气势磅礴的牌坊、隐匿在江水深处或是大山坳子里的安静村落,也有几片铺展的油菜花田,缭绕氤氲的云雾,更重要的是,或许因为游人还少,或许是受到徽文化的晕染,这里的居民快乐朴实,守着古老的方式,乐呵呵的生活着。

    到的时候,骤雨初歇,檐头在滴滴答答的淌水,古城墙上的青苔更显翠绿。换个小包,收好相机,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城去了!几条主街,走势向上,因为这里本就是当地人的日常步行街,因此街边是各种时装店铺。记得在网上看到有人说:买了一百的门票进来,结果给我看美特斯邦威!着实去找了找美邦,然后为自己机智的省下门票而洋洋得意了一把!第一个看到的小景点是许国石坊,四四方方的石头牌楼,下面雕着好些可爱的小狮子,四面写着字,不过估计已经不是原来留下的了。石头经历风雨,表面早已经坑坑洼洼,缝隙里青苔蔓延开来,平添岁月的痕迹。古老的石坊被现代化的商铺所包围,历史和现实在这里重合,你既可以感叹御赐建造的风光,也可以凭吊岁月无情的变迁,更可以在旁边的巷子里买几块毛豆腐,品尝品尝舌尖上的“美味”,对于这种闻着臭吃起来更臭的黑暗料理,真是自己买的毛豆腐,含泪也要扔掉!
沿    街道向上,是后山,逐渐远离喧嚣,接近生活。看到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守着修钟表的店铺,公告栏上贴着大龄男女找对象的信息,还有很多幽深的小巷子。钻进去,也许看到拒绝参观的古民居,也许看到朱元璋建造的木牌坊,一些空空的大宅、祠堂和私塾,也可能就是一条静悄悄的小巷,除了意境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坐车去石潭,开始为期一天的徒步。上午时漫山大雾,能见度不足5米,朦朦胧胧的看到菜花,看到树丛,看到房屋,却看不见远山的气势磅礴。走着走着雾散了,天气变的清明,太阳渐渐出来,视线变的开阔,不远处的山坡、村落、下面的江水、石桥变的清晰。因为昨天的大雨,油菜花已经稀稀落落,云雾也消散的无影无踪,所以这一路没有什么惊喜,要是跟我妈妈说,得到的评语一定是:还是岭下水库(我家附近的水库)好!午饭到石潭吃,廊桥上的老奶奶卖10块钱一碗的饺子,味道一般,景致不错。
吃好饭买了两个饼当干粮,开始石潭到昌溪的徒步。这真是非常神奇的一段旅程!

    一直以来以靠谱著称的小黑查的线路,很简单易行——沿江走,一个半小时到达!从石潭走的时候,一条lolo狗一直走在我们前面,本以为它只是饭后顺便散个步,结果半小时之后它仍然三步一回头的在前面领路,大有一路跟我们走到石潭的架势。于是自以为聪明的我们开始了甩狗大作战。首先是走岔路!结果当我们偷偷躲进另外一条路的时候,它也回头屁颠屁颠的跟来了!然后是扔石头。对于这么一条蠢萌蠢萌的狗狗,向它扔石头是一件多么令人痛苦的事情,但是为了它不迷路,能顺利返回石潭,也只能做了!完全没有任何效果,并且在我们担心它回不到石潭的时候,沿河走这个原则被我们实践成了沿公路走,看着身边的小溪流,自以为走的万分正确。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三头大牛,大摇大摆的拦在路中央,像是在收过路费。小狗在这里被拦住了,后来回忆起来,也许它早就发现我们走错路,才一路撒尿做记号,想把我们带回去。我们开心的狂奔了一阵之后,悲剧的发现一个半小时过去了,路越走越窄,昌溪却不知在何方。手机信号不好,定位七七八八告诉我们似乎偏离了方向,小溪流也消失了。但是公路还在啊,顺着公路,这么会走不出去呢?!傻的可以,运气却不错。公路把我们带到了上东村,出现了几个可以问路的山民,给我们指了一条羊肠小道,说这个方向,这个方向,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到昌溪了!给我们指路的是一个看起来七、八十岁的老爷爷,后来我们连滚带爬的走完这条路,完全超出一个小时的预期,山里人就是腿脚好啊。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当下沿着老人家指的路往前走,转一个弯就出现岔路,幸好是条死路,及时回头往前,出现了一片非常梦幻的油菜花田,小路正好横穿此间,走起来非常浪漫。这时候后面有人喊我们,在连绵的大山里喊话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互相不怎么听得懂,反复的确认,才知道原来是去昌溪卖茶叶的大叔,说顺道带我们去好了!喜出望外,想要,但是完全不能紧紧跟在他屁股后头,只能耽误他的脚程,不时喊他等等。他六十多岁,穿着布鞋,嫌弃我们两双潮店的运动鞋,说完全不适合走山路。走着走着,大叔喊了一个同伴一同前行,他们一前一后的把我们夹在中间,事情就变的有点恐怖了,加之路越来越难走,完全看不到昌溪的影子,有一种将要成为最美乡村女教师的感觉,但是此时已经下午3点多,回头走已经不可能,只能往前,我竟然还有闲情摘映山红,说明情况也还不是很糟糕。走到山顶望到了昌溪,经历了比上坡痛苦万分的下山之后,走到了江边的石板路,看到了所谓的沿江走的这条江,江,不是小溪流!这条路很难走,不认识的外地人根本不可能自己走出来,所以我想那个大叔也许是从老爷爷那里听到我们要去昌溪的消息,特意走快点赶上我们来给我们带路。
    昌溪很美,翻山走的我们稀里糊涂的躲过了门票站,所以玩起来更高兴。千年的龙凤樟,古村落,大祠堂,小巷和老街,宋朝的茶馆现在变成了民居,站在门背后的大叔把我吓了一跳,不过私闯民宅错在我。叫了一辆车去深渡,找到沿江舒服的旅馆,这一天惊险的徒步算是结束了。阿弥陀佛。
    晚餐在街边,清明的最后一天,游客稀疏,街道安静。

月明酒好,对面倒酒的人姿势潇洒。

    晚饭后店主要去歙县唱歌,交代我们几句后匆匆离去,我们在街上闲逛,加入一个二胡歌唱团队。一个拉二胡的老爷爷,两个大叔,在月下唱老歌。好奇宝宝去看了看,就被拉去唱几首。军港的夜,康定情歌,青藏高原,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们用小蜜蜂做话筒,用日历的背面手写歌词和旋律,装订成一本厚厚的歌集。水平虽不佳,兴致被激发,抱着话筒不肯放,百度流行歌曲词谱,唱的不易乐乎。
最后一天的行程简单,新安江山水画廊,乘船在上游的村子里居然遇见了前一天一起唱歌的大叔,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在异乡遇“熟人”,感觉奇妙而幸福。游览很舒服,景色么,还不错。看图吧。
打道回府,在杭州吃了晚餐,两个风尘仆仆的人,都不好意思走进闪闪发光的大厦。

    晚上回绍兴,风又变暖了。

本篇游记共含3445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4-20 13:56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2016-04-25 20:53

引用 alice_yeung 发表于 2016-04-25 20:53:07 的回复: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回复alice_yeung:五一要来啦~

2016-04-25 21:10
相关目的地:   黄山   安徽
2105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