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白虎涧~驻跸山~老北道~妙峰山~禅房~狼儿峪~漆园穿越纪实 ——应许山神还愿之旅

  • 出发时间/2016-04-16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RMB

白虎涧~驻跸山~老北道~妙峰山~禅房~狼儿峪~漆园穿越纪实

——应许山神还愿之旅

2016年4月16日周六,今天是应约山神还愿来的。一是上次白虎涧穿越凤凰岭感觉有后面驻跸山山脊的穿越线应该不错,可以走;二是上周与伊藤走了趟狼雁,缺水囧境中看到与土防火道交汇十字路口北面应该是走山沟去狼儿峪的,与我走过妙峰山去狼儿峪是另一条路;三是上次走瓦窑最后错过山道入口后走了一公里夜山路,这次要白天来看个究竟路口周边啥状况;四是有次大风口去漆园后半段好奇心探通了旧道,没走常规山道直接进村,村里的老槐树也一直想去看一下;还有看到今天文老师带队走三峰,算好时间想客串助威一下。结果是全部达成了。唯一遗憾是在磕头岭茶棚岔口处等了一会怕耽搁时间久了后面走不熟悉夜路,没有等到文大姐本人就先走了,不过遇到了狼兄老知青等文大姐队员,还遇到善知识断翅鹰更早有不服老等绿野老驴!
走的路线是346路凤凰岭站~白虎涧~凤凰岭垭口~妙峰山~禅房~狼儿峪~照台北~漆园~357路王峪沟站。总路线示意图:

根据户外助手和六只脚记录数据如下图:

户外助手有两段拉直,但仍然距离比六只脚长,取六只脚数据:总里程32.29公里,上升1.7公里,下降1.6公里,总耗时10:57分,平均时速2.95公里。看来我适合这种速度,再快就太累,匆匆只顾赶路,会少了沿途赏景发呆的乐趣。
六只脚轨迹:http://www.foooooot.com/trip/882219/
两步路轨迹:http://www.2bulu.com/track/track_detail.htm?trackId=Crs843aW/t8=

主要节点里程如下:
346路凤凰岭站(0公里,0小时:0分,下同)~白虎涧大门(2.98公里,0:37分,海拔148米)~驻跸山尖山咀山脊垭口(6.06公里,1:49分,海拔626米)~驻跸山(6.8公里,2:24分,海拔840米)~上方寺垭口(8.8公里,3:27分,海拔799米)~大风口(12公里,4:37分,海拔1006米)~磕头岭茶棚(13.6公里,5:07分,海拔1056米)~妙峰山(16公里,6:04分,海拔1284米)~禅房村后C109村道(17.6公里,6:53分,海拔881米)~禅房村后土防火道十字路口(19公里,7:18分,海拔818米)~与山脊狼雁小道汇合口(22公里,8:36分,海拔360米)~纪念碑(23.5公里,8:54分)~照台北水活路下岔口(24.9公里,9:10分,海拔302米)~上次去瓦窑走夜路起点(离开上点130米)~通瓦窑第二岔口(距上点520米)~穿马头山岔口(26.7公里,9:40分,海拔410米)~五道庙(距上点150米,海拔420米)~大风口漆园岔道(28.6公里,10:16分,海拔285米)~漆园大槐树(30.2公里,10:39分,海拔205米)~357路王峪沟站(32.3公里,10:57分,海拔156米)。

第一段:346凤凰岭站~ 大风口(12公里,用时4:37分)

周五在外出差,匆匆办完事情赶回北京,已经晚上了,在外面小店吃碗排骨面就回去睡觉。周六凌晨按时闹醒,背上背包就出发。转了车346路到凤凰岭站后,熟悉的地点,7:38分,今天很早啊。

到第一个路口右拐直走,这次没走佛山陵园,而是老老实实走一小段铁路边辅道再左转,沿路过一家好多藏獒的鱼塘,从侧面过佛山

然后再走一会就看到地球了,切一旱沟直接上去。

走一会就看到停车场了,然后就是景区大门,在左手侧有个广告介绍“北京后花园”。

先在此研究一下,上次走的是中间的路“正道”,这次为验证山脊的道路准备选择走驻跸山的路,也就是“国道”。其实驴友基本走的是左面“十八潭”或“通天洞”的旅游线路,景点较多,也比较成熟,应该称为“驴道”,或者“游道”。右面的“神道”是修炼人走的吧,当然还有房车营地爱好族(可2驱车上来很困难啊)。
进大门时,昂首挺胸拿京津冀年票一亮,这是我在这里第二次亮年票,一次免60元,100元的年票本钱也回来了。想起门票之贵,爬山驴友难以承担,不得已像做亏心事一般穿墓地、翻铁丝网、钻林子,也是不容易,还常常被巡逻的看园人看到恫吓。能不能有个解决的办法呢?比如绿野团队10人以上的活动提前预约,到时候凭领队证件公园每人收5元钱解决,双方公平,当然这又是我瞎操心了。反正我有年票,谁让你贵,贵就玩你,一次不够两次,要是发个帖子,全北京的年票拥有者同一天号召来此游览,一定把景区活活气死!
景区里面基本上在每个岔路口都设有指路牌,这点做得不错。

显示看到一辆插着五星红旗的吉普车,搁放在独石上,独石写着“琉球”,这是宣誓主权吧还是啥?现在钓鱼岛都搞得这么费劲,“琉球”这个几百年前的藩国能要回来吗?

前面远远地望见了火焰山,今天凌晨下过雨,天空还没出太阳,颜色也没有上次见到的红。

这里的山杏花山桃花基本都谢了,山上长出了绿叶,中间的“福梯”标志明显,能见到有两三人在登梯。我喜欢自然的路,先在这里修整一下装备,看看我带的水,2.5L,吸取上周狼雁的教训。

白虎涧确实不愧称“涧”,右手边不远就是一水潭,上次走的路上更是有自流取水点。

走“国道”其实是绕火焰山的右侧到后山脊,沿途不少香椿树,也不时有古建筑遗迹,基本就剩下一些石头基础,应该是“车云寺”。
再到一三岔口,往左又是下山道了,应该是“樱桃沟”了(不知道真的有木有,啥时候结果子来玩),于是选择右手上山。此段路有点陡,刚下过雨泥土较湿滑,好在旁边都有无刺的小灌木和石头借力,倒也没啥困难。沿途看看凤凰岭方向的“神龟竞渡”(这是我给它起的名),一个山头连着高过另一个山头,指向天际。

是不是很像?每个山头有一个神龟(忍者神龟啊?)景色不错。

不久,突然见一块大岩石下有一水潭,不会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驻跸泉吧?走近一看,果然,树上还有“驻跸泉”三个字的牌子。

水还是很干净的,能见到底,石缝里还在不停地流水下来,能清晰地听到水声,水量也不小。旁边有石头遗迹,估计古时候车云寺的僧人应该在这里取水。

9:25分,已经来到了驻跸山尖山咀山脊垭口了,显示总里程6.06公里,海拔626米,向东是尖山咀方向的山脊,有夕阳红等团队在此留下印记。感觉在荒郊野岭的石头上看到驴友的字很亲切,尤其是像我这样的独行者来说好比看到了伙伴一样,绝对不同于在景区的文物上刻字的丑陋行为。其实古代真正的驻跸山应该是称尖山咀东面的最高峰,那里山脚下有古代名人的题字时刻,可惜现在被圈在军事区里面,估计要进去看是不大容易了。现在大家说的,包括白虎涧景区宣传的海拔860米的驻跸主峰其实只能是称白虎涧后山比较贴切,大家都这么称呼了,也就真成了驻跸山了。

顺垭口山沟向北望去,能看到流村镇以及北面一直到延庆的丘陵山脊。

往西面看就是火焰山和凤凰岭景区。凤凰岭的山石确实很奇特。

10:02分,到驻跸山顶,这里海拔测得840米,有一条小路通西北侧的更高点,估计就是860米的最高点了,尽管不到100米,看也没有啥东西,就没去,继续往西走。此后山脊小路北侧的风景也是不错的,这个不上山脊看不到。植物大战僵尸:

山坡秀色:

朝南侧则是凤凰岭景区的山脊。神龟竞渡:

然后就是凤凰岭景区最著名的飞来石塔了,从上面这个角度看,别有味道,旁边的石头一根根朝天而立,好似“万笏朝天”:

此后就是一路走山脊了,经过上次如果不上一线天从右侧小道可以上山脊的垭口,又在11:05分经过上次从上方寺爬山来的上方寺垭口,以及另一凤凰岭垭口,虽然牌子上都警示去漆园路不明,但明显应该都能通漆园方向。11:25到高压塔,南侧就是下凤凰岭中线和南线的岔道,中线可以到黄普院从摇动上面路走。11:36分到又一处漆园岔口,这里有一大片草甸,凤凰岭景区树了块牌子叫“草甸”,这里风很大,或称“小风口”,海拔测得840米。

也不知为啥除了稀疏的松树,没有其他灌木。也可能是风口风大,小树种种子留不住吧。

再走要经过两个山包,都修了人工木栈道,我很讨厌,上次在这里吃过苦头,登山杖尖插进缝里把自己弹了差点飞出去。想想少量陡坡处修点可以,没必要修那么多,经过上次发作在石头上提下的“脑残木阶”四个红字,还在:

看到这字就又勾起那次郁闷的回忆,于是拔笔再书一道“AGAIN”!此后正反方向路遇多队驴友,一问还没有一队是绿野的。(估计蚂蜂窝的有,路上收到快递员给我送明信片的电话,后来知道不是一张是好几张,用我蚂蜂窝拍的照片印的)。心里纳闷,今天绿野这么多活动咋都至今不见人呢?本想给茶树打个电话,这老绿野今天也是约伴白虎涧转圈,可惜和我说得晚了点,我之前已经许诺山神还愿,不然今天也就和他溜达白虎涧溜达钻林子找古迹灌泉水去了,他的经验非常丰富,交流交流应该会有很大收获。不过,马上看到对面走来四个老驴,我一下子认出绿野的不服老了,叫了他一声,然后介绍一下自己,握了手。不过人家不认识我这新人,看他们急着赶路也就没合影。一会已经来到了1075高地:

看前面就是海拔超过1200米的三界碑所在山包,再远处是阳台山了。大风口也目测不远了。但回头一看,牌子上写着“大风口200米”。我真的服了,这看着直线距离都不止400米啊。(事后实测超过500米了),看来景区工作人员非但有脑残,还有马大哈。到草甸子也不是1750米,应该是1500米比较准确。

不过这处山顶做了供游人休息的凳子,比较人性化,赞一个!总有爱干净的驴友,可以在此休息,当然小情人在此亲热亲热也是很浪漫的!

12:15分,来到了大风口,首先看到的是介绍老北道的牌子。

拐角处有个厕所,这个厕所用木头拦起来的,缝隙大得根本就是遮君子不遮小人的,怪不得上次路过看到一个男的站在门口,原来是做护花使者。

干脆你写上“女厕”不就行了?荒山野岭一个大男人还怕找不到撒野的地方?每次我站在树林子里甚至山脊上撒野时都会不禁想起崔健的歌《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那时体会摇滚的歌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和解放。厕所对面是一个休息平台,很人性化。不过,这牌子,,,实在。我仍不住又要说了,你看这到草甸子的距离对吗?刚才1075高地是1750米,现在还是1750米。更晕菜的是方向,居然和阳台山一个方向!

大风口的旅游信息牌倒是蛮漂亮的。

指示旅游信息很全面。此时是12:15分,走了12公里了,用去4:37分。想着去邂逅文老师三峰队,此时去磕头岭茶棚岔道处应该赶在那里遇上。于是没做什么停留就继续沿老北道向茶棚遗址走了。

第二段:大风口~纪念碑(11.5公里,用时4:17分)

离开大风口回望老北道去车耳营的路口有一颗小树在路中央。天然路条:

拐进老北道就是曾经的大峰口茶棚(被日本人烧毁):

12:45分到达磕头岭茶棚,看到拐角处两个私约驴友在席地午餐,打了招呼,拍个照:

上次我就是这里进去照了一小间拜山神,今天算是还愿来了。按妙峰山进香的规矩还愿到磕头岭OK了,俺这是许的山神的愿,山神到处都在。仅过一分钟,就看到阳台山下茶棚的急降近道上几个身影飞下,好身手!赶紧拿相机抢拍一个:

原来是老驴断翅鹰如老鹰领头飞扑下山,后面是善知识前辈紧追不放!赶紧远远地喊一声:“老断!”此时已经来到眼前。一介绍善知识兄居然像老熟人一样认出我!赶紧合个影:

一问,他们今天不是走三峰,是去凤凰岭方向的,文老师是另一队走三峰,在阳台山遇到了。此时想到之前遇到不服老,今天真是绿野驴友大邂逅啊。后面还有几位不敢认,事后知道有揽月和小觉儿一对,清净美女等,是绿野一个核桃队的。核桃是老刘高徒,可惜事先未了解,错过留影机会。此时不时有队员跟着下来,有往妙峰山方向的,善知识兄听说我在此等文老师青大哥见个面就拉住一个人说:“老狼!”我一看,还真是强驴狼兄!赶紧抓住时机合影:

狼兄说他和帕拉丁一起正在追文老师前队,可是老帕过去了没停下!听他讲文老师在阳台山,估计要晚一点过来,并有可能走左边的阳台古道。于是我决定在三岔口等一会看看。

此时的岔道口一株山杏花盛开,给山野增添不少色彩。就在树旁,能遇到绿野众多旅游岂不开心啊!想起今年2月28日第一次跟队走也是至今唯一一次就是跟山后老刘队走的,当时遇到文大姐青大哥、海洋钝儿、乐泊小吴白雪等绿友,一起游山的感觉比聚餐有意思多了!
等过了下午一点,没见山上再下来人,算了一下时间,现在走了计划一半不到,下面还有计划在狼儿峪至漆园一带小山里探路,还是保险点走吧,毕竟文老师队我已经按计划遇到了,与狼兄有照为证!(其实和核桃队也是有照为证呢)。
此后就是开步迈向妙峰山,心里告别磕头岭茶棚转个念。此时太阳已经出来,扫去上午的阴沉,沿路风光很美。包括南北尖在内的阳台山系古时统称仰山。

此后遇到一对驴友,一问是文老师队的。看背影非常爱整洁。

过了天池过后又遇到四人一组的文老师队友在拍照,我没多停留继续爬妙峰山。娘娘庙的景色是不错。可惜今天我是从北侧下了,不能去金顶。

远处的两个山尖应该是将军坨了,上次找齐将军洞找了我两次,这次从这个方向看看有什么收获呢?

这不是一个娘娘吗?观世音娘娘啊。难道娘娘庙选址是这么来的?
上妙峰山这个坡还是比较陡,过了以后遇到一位独行的驴姐,一问也是文老师队的,居然是绿野老知青大姐,她也知道我,真是幸会!于是同登妙峰山顶,13:45登顶,见一对青年男女,于是请人家替我们拍合影。谁知回家居然没有照到!这小伙子感情都没按下快门。真遗憾。
妙峰山顶西北是禅房。

从山顶北望风光旖旎。狼儿峪以及更远的马头山瓦窑都是清清楚楚。

在此别过老知青大姐。一路下禅房。路过经典涂鸦石壁,此处已经是三次路过了。

今天不走山脊通狼儿峪的经典狼雁小道(准确说应该叫狼妙小道),而是想走西边的一条山沟路,第一次走妙峰山去狼儿峪时记得左手处的一条岔道更宽,上周走狼雁时也在禅房村后土防火道处垭口看到十字交叉口,北面应该是通狼儿峪的。半山途中看禅房,围绕在山的怀抱之中。

此后看到了熟悉的电线杆。记得今年1月30日那次从c108上妙峰山自以为是找近道古路想省几百米的,就是寻找架电线杆的旧施工道切上来的,过程惊心动魄,此前的游记有说,现在是无论如何不敢走了,看着密密麻麻的树林子,不知道里面咋样。

不过我发现上次切上来的地方貌似被人清理过了,但愿不会有当地村民看到我的游记下去抓野猪,此处祈祷生灵不要遭到伤害。
山谷成了山桃花和山杏花的海洋。

上次经过的“玫海香堤”主题公园像一道直立的巨坝,屹立在山谷之间。

路上还有一片美丽的桦树林。

有花就有护花使者,看过电影《巴黎圣母院》吧,里面的卡西莫多,就守候着这一片花海。

路边的各种野花已经竞相绽放。

这么美的花,开在深山里,却少有人来发现。

随身音箱放的歌中有一首田震的《野花》,“山上的野花为谁开又为谁败,静静地等待是否能有人采摘……”但我实在不忍心摘下一朵来。此时已经快到C108村道公路了。公路上静静地没有一辆车经过。

经过一场严冬的白桦树是那么坚强,树叶金黄不落。

这就是禅房村后村道上妙峰山的岔道石头,上面唐朝兄的指路大字已经在日晒雨淋中淡漠,而另一“电”字覆盖了唐朝兄的落款。

再走不远经过一处人工影响天气的装置,上次看到就不理解怎么个影响法,也许是里面射出炮弹?还是向空中喷药剂?

在转角处遇到看林人,上周刚见过面,当时想问他讨水结果没带身边,这次友善地打了招呼,聊了几句,他不是长待这里,每天会来几次。在转角大墙牌处最后一次补给,想想下面的计划。再次过程中未见一个人或者车经过,安静的山。后来复线发现正因为转角处扩大了平台,因此没有发现原来是这里也是十字岔口,北面通狼儿峪。实际是走到了上周记忆中的明显十字路口向北下山沟,因为东西向土防火道是后修的,原来肯定是只有一条南北的路,南通禅房北肯定是狼儿峪。

入口下去很宽,似乎也有多处岔口,我也没多找,看准一条下去。往西边逆光的地方有几棵树很漂亮。

于是下去,结果该古道这段有点扎,好在也不长,就200多米就切到山沟旧村道了,下面非常好走,更说明刚才平台处有出口通此且应该比实际走的好。
此后这段山沟路变成了休闲赏景路,因为一路有水源,山泉水清澈透明,甚至有的地方冰雪还没全部融化,雪可是野外能找到的较干净的水源啊,早知道这样上周狼雁下来就不去禅房找水直接走这里下狼儿峪也就3公里多点啊,可以一路补水。

小溪时断时续,有几处能听到明显的水流声音。

这种水即使大热天有细菌也只需扔一片消毒药片,不久就能直接饮用的。山沟里也有民居废墟,说明以前沿途还是有人居住的。山沟两边的崖壁也很有特色。

这一处不知怎么让我想起智利复活节岛上面那些神秘的石像阵朝着某个方向凝视。

再下面一点当地村民还做了几个简易石坝抬高水位沉淀杂质后引了几道管子往山下送去,一处接力处,山泉水汩汩流出,实在不能忍,于是将水壶里的水喝了,再盛些山泉水喝,最后还灌满了一罐带回家,后来用它烧开了泡茶,很甘冽。

山沟里的树已经绿了。

这种绿是翠绿。绿野的嫩绿、嫩驴也是这样的。

经过最后一个垭口。

豁然开朗,眼前是一道巨大的水坝。看来山洪季节这是用来蓄水的,有水利作用。

看到山羊了,现在有嫩草吃了。

见到的第一户山里人家。

16:15分,来到了上次出山的岔口,只不过这次是从图中右手边(西侧)这条更大的路出来的。

进村路口遇到多名看火队员,正好看到一辆车过来,开车的下来拿一本签到本叫两女的护林员签字,说明这一带看守很严。民居很质朴,单幅门联写着:喜居宝地千年旺。门是用简易的篱笆做成。

石头和砖混合的墙体,木框窗户。

原来这是一家养蜂的,院子里全是蜜蜂。

狼儿峪村算是红色教育基地的,有流村红色纪念展览的院子。不过不开放。

院内墙上有“流村的红色记忆”主题宣传。

远看对面的山腰里一幢幢漂亮的别墅,使人想起世外桃源

狼儿峪民俗村宣传牌。

16:30分,来到掩映在梨树后面的纪念碑处。

上面写着“高崖口革命烈士纪念碑”。

第三段:纪念碑~ 357王峪沟站(8.8公里用时2:03分)

从纪念碑开始,寻找能向北面入山的小道,因为这一带都是很矮的山,村民来往频繁方便,上面应该小道众多,但狼儿峪的护林员真是多,几乎到处都是。先是在拐角汽车站处两位女的是巡回检查盯着我紧,也不想想谁快天黑了进山有病啊?还说5:20的汽车不一定有,说你门爬山的走得快,到高崖口坐357去吧。

于是我往下面走,到明显下公路进野道处又俩男的死活看住,说走公路去高崖口坐车。走了几步我往回走了,干脆往照台去,看怎样。经过两女的主动问下去照台多长时间,说是半小时。沿水活公路走过一拐弯,见一口子下去,不远貌似上次走夜路的起点处。以下就是一段小探路,搞清了这一带村民小道的大概。

这就是回望上次公路切下来的地方,正确的应该在南北照台大路口下土路,也就是回望图中左手通的道路方向。

这里走100来米就是上次摸黑穿越1公里去瓦窑的起点岔口,现在想来上次凭手台当手电能摸到没走啥冤枉路也是神了。过了瓦窑岔道基本就是在村民的苗林田北侧走。大概村民有划分范围,用石块围起了一道道的墙,但每块田的北角都有出入口想通。走约500米,遇到又一明显岔道,也应该是通瓦窑的。
这是过了这个岔口就是左拐切向东北了,回头望左面是通南北照台交叉口的。

再走约1公里,又一岔路口且上通马头山的,应该是北照台村翻马头山去瓦窑方向最近的路了,不过要有150米的爬升翻过海拔470多米的马头山。往前看是这样的羊肠小道,说明村民至今常走的。

往回看左面是刚才过来的,右面的就是折线翻马头山去瓦窑的小路。

又过约130米,看到又是大岔口,且路口有一小屋子。门口还立有一块牌子“五道庙”,里面空荡荡的周边无一人。

不知道该庙的典故如何,谁知绕过一个弯回头望时,隐约庙前有个人影一晃!想拿相机来照,人影又没了!这是手机拍到的,很不清晰。

随后一路也很美丽的风景。

中间寻牲畜的粪便进了一块三间林田,一看很难找到出口,于是又返回岔道。此时遇到对面来一人,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大镰刀,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谁知人家十分友善,主动介绍周边的路,还告知快点可以赶上漆园村一趟车(后来还是没赶上)。他姓赵,此路进照台村第一家就是他家。看来照台村居民比狼儿峪友善。老赵的形象。

根据老赵说的一直走过有棵独树的垭口,就能看到漆园了。此时黄昏的景色真是美不胜收。

连山腰间孤零零的小棚也是很有味道。

再走一段遇到一个明显的岔道汇入处,应该就是假如今年1月30日穿越时正常从大风口来漆园走的山脊道会入口。

已经进村了,漆园三面环山,非常优美,怪不得有说法是漆园出美女呢。

进村看到老房子,局村里人说以前漆园有很多庙的。不知这一间原来是啥,不过就其砖砌工艺的平整度以及木门窗的考究度来看还是有点身份的。

终于见到大槐树啦!历史悠久了。

此时旁边一位值班模样的人告诉我早两分钟就赶上公交车了,后面没有了。看来老赵说得很对,山里人走的肯定比我快,他的速度肯定赶上了。反正不远,王峪沟357路我坐过,认识。
路上很干净。

经过别墅区,但几乎看不到里面有人。

18:35分,抵达上次等车的357路王峪沟站,不过今天不巧看样子刚开走,站上一个人也没有。等了好长时间没见车,后来看有人站对面等车了,也就过去,原来是下面是高崖口方向来的先到,站牌是这样的,和王峪沟掉头车站距离约30米。

一句话总结一下,应许山神还愿之旅,五愿皆成。

水土徐徐 复记游记于2016年4月19日

本篇游记共含8321个文字,10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欣赏

2016-04-20 16:07

大赞👍

2016-04-20 16: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还有没有图哇?

2016-04-20 20:25

非常经典!非常详细!感谢感谢!

2016-04-21 15:30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4-25 17:51

这条线路很牛啊,佩服!

2016-05-30 08:34

引用 熊鸽 发表于 2016-05-30 08:34:54 的回复:

这条线路很牛啊,佩服!

回复熊鸽:路线非常成熟,后半段是村民路线,驴友走得不多,爬升很小但有趣味。

2016-05-30 09:0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