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把台南放进胃里

18
张素以 LV.5
2016-04-20 20:16 854/7

       真想把整个台南揉碎了,煮烂了,熬成一锅暖暖的粥,一股脑全倒进胃里。让那些在府城街头肆意流窜的美味气息全部被味蕾捕捉,接着随着小肠壁的吸收滚进每一个细胞里。而那些小小的细胞日复一日的生长分裂,无休无止,于是这些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美好味道就轻易地充盈你的整个身体了。
       难以预料的,这些细胞生生不息日渐胀大,却不曾老去或者死亡。哦,或许我已病入膏肓,得了一种只有在台南才能疗愈的癌症。

       心心念念去台南已然很久,终于成行,心中当然是难以言表的兴奋与冲动。是的,是冲动,像无脸男一样妄图想把整个城市囫囵吞下。
       在抵达台南之前,我已经在高雄停留一天。高雄真的是让我失望透顶啊,尽管之前对于高雄并没有任何情怀可言,可是当我与它面对面相望,甚至展开了近距离搏斥,还是失望绝望的扑在街上。
至于高雄的部分,留待以后详谈,以它为转运站,恐怕我还要多次被这所城市“强奸”。或许我会到那段开发好好的爱河泛舟,而不是像这次一样误打误撞结识了那浑浊泛臭的河段。
       清早从高雄出发,乘区间车五十分钟到保安站。

       保安站真的好小啊。两道铁轨,一间小砖房,就是整个车站了。走出闸门口,检票员还亲切地只给我:”那边有很多有趣的纪念章哦!“
       保安保安,永保安康,这样一间小小的车站,竟然蕴藏着这样浓烈的祝福和祈愿,真让人感动。这几天完全被”东大守护神“洗脑的我,开始竟然天真的以为它是什么关口要塞,是台南的守护神呢。
       四排或是六排长木椅构成候车室,柱子和窗框漆成白色,干净而清爽。车站旁有一方池塘,一二平米的样子,游曳几尾红金鱼。
       乘客不多,都是面目柔和不带大多背包客的倦怠之色。大概能来此地的,除了居民就是自由来探访奇美博物馆的了。
     

       我抵达时很早,奇美的工作人员还高高举着”开馆时间“的牌子安抚大家再多加等待。我离开时,却见”闭馆时间”的牌子挂起提醒群众把握时间。
       原来我已在这幢欧式的博物馆中信步六七个小时,再加上之前之后在这花园中流连,去触摸阿波罗维纳斯的胴体,坐在草地上看那喷泉突突冒出来,若不是周围都是黄皮肤黑头发,恐怕我会以为自己是在欧洲的某个美术馆晃荡了一天!
       奇美是我逛过的最美妙最有趣的博物馆,没有之一。
       大量且丰富精美的馆藏时时挑动着我的视神经。带着语音导览走至每一处,眼睛去贪婪吸收色彩,耳朵也不断接收隐藏着的文字信息和文化内涵。西洋绘画和家具等艺术品同馆内的装潢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在这里,我似乎并不是在沿着路线参观,更像是被不断邀请进某个达官贵人家中,一觑他的私人收藏。
       因为是平日,人不是很多,或者说是恰恰好的。你不会因为独处一个偌大的展厅而担惊受怕,也不会和人拥挤争相去看一幅作品而不得其全貌。我得以在钟情的画作前久久凝望观察,得以围着它各种角度去捉摸观看,甚至随时网页浏览它的更多信息,呆半个钟头都绝不会有人去推搡你。
       很幸运的,抢到最后一张自动乐器演奏的门票。开始是空洞的机器转动声,接着,曼妙的音乐出现了,从透明玻璃看进去,那刻着长短不一孔的卷纸在转动着。以前的人,为了留住音乐,做出的努力,让人尊敬与感动。 现在随意的下载音乐就可以随时随地聆听,而那时候,享受音乐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许文龙的这种“独乐不如众乐”之心着实让人敬佩,他确实做到了“兼济天下”。他虽公开台独,却也极力促进两岸文化的交流。
       偷偷说,身边像他一样想法的台湾人不在少数,虽然他们的身份地位教育背景都有很大的不同,却由各自的立场出发说,文化交流固然是好的,可是政治上的统一会给生活带来困扰,现在的当局虽不令人满意,可群众更希望看到的是维持现状。
       据说奇美博物馆的夜景更美丽,金碧辉煌,金光闪闪,映照着散落在花园中的小天使。希腊诸神都复活,在草木间穿梭游荡。

       奇美弯过一条马路就是“十鼓文化村”了,是由原来的糖厂改建,我看导览牌所示内容和光复糖厂差不多,就省下了那三四百的门票。只是在糖厂冰店吃了一只冰激凌。
       下午六时,我再由保安站搭车,十五分钟后,终于到了日思夜想的台南
       接下来就不幸的遭遇了出错站走错路的尴尬,误打误撞把中山路逛了一遍,把成功大学饶了一圈。到达和车站相距不远的旅店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小店隐藏在巷子中,说是隐,其实并不偏僻,走两步就能看到大路上的繁华。而我却错误地从那条深深长长的巷子中穿过。想想前几天发生的和颐酒店的事情,我整个都头皮发麻脚发软。走到小店门口伸手拉拉大门,没有动静,轻轻敲门没人应,重重砸门也是一片安静。我就不淡定了,慌不择路跑到大马路上等老板来接我。然而傻傻的老板忘记拿手机。于是在这等待中,我又将民生路逛了一小段。
       终于走进了小店,不错,正是我想要的样子。老板是个很有个性脾气好好的姐姐。她帮我在地图上认真细致的标出好吃好玩的地方,过一会儿她妹妹来给她送手机,再加上她长居于此的香港朋友,四个人热火朝天讨论起三地的不同与融合。
       我真的是机智胜猴赛雷,巧妙避开春假选择之后出行。结果就是我用一张床铺的价格赢得了一整层楼带独立卫浴。
       当天晚上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晃,只任由双脚把我带去了花园夜市。之前听说花园夜市不如大东夜市,大东夜市是当地人去的地方,花园夜市是为观光客准备的,其实呢,这些流动摊贩会随着两个夜市的轮休而流动,在大东吃到的摊位在花园同样可以预见,而且花园夜市还要更大一些!
       来到台南以后,我对去各种地方闲逛突然失去了兴趣,我就只想着吃,只盼着快快溜进宜家小吃店就把胃来填满,只想抱着一只碗或一只碟子就不想再走动了。
       台南是没有什么景点可言的,走在路上,处处都是风景,处处都值得你停留。

       为了避免迷失方向,我选择从圆环出发。圆环的中心是汤德章纪念公园。这是一个我认为相当诡异的公园,谁会站在车流中间闻汽车尾气呢,虽然台南的空气是非常好的,可是将公园建在车水马龙之间总有些愚蠢吧。
       台湾文学馆就在这圆环的其中一个出口处。在一片低矮的房舍中,显得尤为高达。尽管此地被重点推荐,甚至昨夜老板的香港朋友还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不是文青,还特别喜欢那里,你一定不会失望的。”失望谈不上,只是之前对它寄予了太大的希望。在一座古城中的一所古建里,藏着这些年来台湾文学发展的每一个脚印,高山海水,山川河流风土人情都被详实又带有虚构色彩地忠实的记录下来,在这片交融的土地上,不同身份背景的作家自由的抒发,淋漓的挥洒。
       很喜欢台南街头的一点是,每个路口或隔不远的路旁,总有指示牌告诉你,在什么方向多少米处有着什么文化遗产。你或可担心迷路,但担心看不到老城的样貌,则大可不必。
       从台湾文学馆沿路走几十米,便可看见一片红墙掩映在披垂腰也的树枝下,几片黄瓦屋顶东红墙中突出来。那是孔庙。平日的孔庙更像是市民清晨散步的去处。在我的印象里。清晨是早晨五六点钟甚至更早一点,然而在这里,九点钟也能看到一群睡眼惺忪的人。

       从孔庙的另一侧出门,是忠义国小。很奇怪,在台湾,国小几乎都成为了景点,大多数国小的门上都会挂一个牌子,上面写道:上课期间游客禁入,假日免费开放。当时我想这家国小的成绩大概很好吧,别家的孩子放学后到处疯跑,而这家的学生放学后就去拜拜,然后乖乖回家。再调皮的孩子都能拿到高分的卷子吧!
       小学的礼堂真是壮观,黄色墙面青色的瓦。攀上高高的台阶,赫然发现,这礼堂里正在切磋剑道。百十人的阵势,两两比试着,几个回合后,有人下场休息,有人上场交换位置。这其中有头发花白的老人,有六七岁的孩子。在那一阵阵怪叫中,我又想起那无疾而终的剑道。

       出门看到路牌才知,那礼堂原来就是武德殿。武德殿是日治时期日本为推广武道而修建的道馆,一直沿用至今。
       教堂旁边是叶文涛文学纪念馆。叶为何人我才疏学浅并不知晓,但他那句被刻印在门口的话却在台南街头传颂。

       这片不大的街区,在地图上表示为孔庙文化区。几座建筑相互交织又彼此独立,欧式的、日式的、中式的,从这些中,我们都可以一窥在之前的时光中,这片土地遭遇了什么。
       我继续沿着南门路往大南门城走。
       在南门路上,我是边行边吃。保哥黑轮、不老庄香肠、莉莉水果店、福记肉圆、克林台包……眼睛自动搜寻着店铺的招牌。
       虽是平日,人还是恰到好处的多。恰到好处是指,你可以凭人流判断这家店的口味如何,而又不必等很久才能尝到。甚至进店一坐下一下单,小吃立马就端上来啦。抛开那些老字号或者五星推荐,进店只凭感觉。吃到的东西从未让我失望。
       地图上的景点很多,看它画的那么大幅,其实距离都很近,举步就到。而这些景点中庙宇宫殿又占去一半。一我不信教,二我认为拍庙宇那是大不敬,所以从来只是在门口观望或者简单绕行。
       并非怀一颗赤诚之心,去那些有灵性的地方,总觉不妥。
       林百货是老台南人儿时的记忆。去林百货一定要做的事情就是乘电梯。这是旅社姐姐告诉我的。那是台南第一部电梯,它的楼层指引由门上扇形的数字标牌和指针来实现。
       神农街是文艺青年们必去的圣地。那里藏着许多的老建筑,幸亏老板的指点,我发现了比神农街更广阔更有趣的一片小天地——民权路。民权路还是保留过往生活的痕迹,老招牌从古建中探到街上来。骑车在民权路上,真怕前面突然出现一个虫洞,我就穿越了。
       经过的台南大学。

       赤坎楼确实是值得一去。文艺的你可以去欣赏那段历史,爱美的你可以去领略那片动人风光,吃货的你更不能错过那片小吃街。赤坎楼附近遍布庙宇,大天后宫啦,武庙祀典啦,真是金光闪闪。我虽无信仰,却也被此深深触动了。

       之前曾在课上讲到佛教艺术,老师说“好奇怪,大陆的庙都是要票的,台湾的庙是不要票的。为什么要要票呢?”台湾的庙不仅不要票,台湾的庙简直是和人民的生活结合在一起了。走在街头,我常看见两幢民居间夹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庙。有一次我走近一看,供奉的是榕树神,转过身才发现刚经过的路口有好大一棵榕树!那榕树本尊下供奉着几碟水果点心。这样像三明治一般住宅加庙宇并不觉奇怪生硬,甚至我会感觉很和谐很顺当。

       下午五时,天空开始飘雨,不多时,大颗大颗的雨滴砸落下来。彼时我正在水仙宫市场闲逛,看大雨毫无收势,遂到路口等雨停,准备回家。
       在一旁等待的阿伯戏说,这不是在下雨,是老天在哭泣啊。
雨整晚的下,迷糊中听到雨点一下一下强击楼顶,我没有慌乱,没有担心。
       这点在我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不可思议。那大雨中,我混沌地想,“没关系,你就下吧,明天我就沿着民生路,一路吃到火车站去。”
       然而天明时雨早就停歇了。空气是湿漉漉的,而天空是明亮温暖的。起的稍早些,去找哈利早餐店,原来它就在旅社旁边,走过去不过三十秒,只是它真的好小好不起眼,对面是一家磨剪刀的店,难怪我走了这么多次都是错过。

       很喜欢这家店,来吃早餐的虽像是上班族,但都不显得慌乱,点上早餐,摊开报纸,半个小时就过去了。真是台南慢生活的生动体现。相形之下,我就显得奔波和浮躁了。
       李安小时放学后经常偷跑进全美戏院去看戏,于是全美戏院理所当然的出名了。没有李安,全美戏院也应当被注意的,它是一家到现在仍坚持手绘海报的戏院。那日闲逛,去到一家建国戏院,整个戏院只有一个放映室,只有一部电影,一天三四个场次。放到不是什么新潮的,我看更像是小众的影碟。

      未能在全美看一场电影,成为了我要再次到台南的理由之一。
      9点,搭乘台湾好行的首班车开往安平古镇。
      安平真是安静啊,台南的街头还尚能听到汽车的轰轰声,在这里都消失了。想一想吧,那些文化那些历史就安然沉睡在这里,不争不抢,无声无息,等人发现。

安平挺不一样的,安静,太安静。说话声音都是低低的,湿嗒嗒的。

       长途的车程是我的阅读时间。
       来程读完小鹏的《背包十年》,他讲到他利用长途车程写写游记,其中的一些内容他会查些资料再填上。我想我做不到。体验很容易,思考不简单。我忠于亲自感受,却疲于记录。
       回程时,被王小波《黄金时代》深深吸引。
       猛然想到上学期开学时,我在从家到学校的高铁上看萧红的电影《黄金时代》,一到学校立即去图书馆抱回跟她有关的书。真快啊,下学期这都过半了。
       天色微微向晚,天上飘着懒洋洋的云彩。下半截沉在黑暗里,上半截仍浮在阳光中。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这就是我的黄金时代。

本篇游记共含5330个文字,3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4-20 20:50

引用 张素以 的图片:

其實全美戲院在台南人的心裏有不可動搖的地位..不是李安的關係..而是跟著我們成長..尤其是早期他只播放好的外語片...而且一次可以看兩片..這算是很少有的地方..學生窮阿...

2016-04-20 23:30

2016-04-21 07:23

引用 张素以 的图片:

2016-04-21 07:38

不错啊,^_^

2016-04-21 08:59

真的真的真的很美呢!

2016-04-21 09:31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4-25 20: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