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六朝古都,两日太短

18
木三 (北京) LV.6
2016-04-21 20:11 1016/5
  • 出发时间/2016-04-08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900RMB

南京之行,两天。这个有“六朝古都”之称的城市,两天只能匆匆一瞥。

day1:金陵一梦,南京不再当年

南京站出来,远处天空略灰,稍有雾霾,正感叹所有的城市似乎都逃不过雾霾天气时,闺蜜说把它当做水气氤氲,于是就这样轻易地替这座南方城市骗了自己。

相比北京南京火车站很小,人也不多,走几步路就到出口。对面就是玄武湖。湖水把几百年的故事藏在其中,不动声色。周围从近郊的人烟稀少到现代性城市标志建筑相继而起,玄武湖依旧波澜不惊。

很喜欢“玄武”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有文化。一种说法,相传元嘉二十三年,湖中出现“黑龙”,遂改称玄武湖,“玄”是黑色的意思。另一说法是,玄武在我国古代神话中指北方之神,而湖所处位置,也是南京旧都的北方,因此称其玄武。一朝人物一朝名,作为南京城的名湖,其名字也是一波人来了改了走了又来一波人又改了,终成玄武。

湖,可绕其周围而行,也可从湖中各洲各岛穿过。为了少走一些路,我们沿湖东北岸走到翠洲。随处可见的是南方这种清新干净的绿,没有北方的那一层灰朦萧索,同样是春天,江南的春天比故都的春天更直接更盎然。作为南方姑娘,还是喜欢典型的南方绿。

翠洲过后到梁洲再到樱洲,便看到玄武门。城墙斑驳,青砖凹凸,像是历史碾过留下的痕迹。从前,墙内是繁华的古都,红墙黛瓦,青衫偏偏而过;而今,墙内是现代化高楼,车辆川流。没有了辉煌地位,在发展的大流中,城市本身找到了新的身份,以另一种角色延续它的演变,只是有些大历史从这经过却停留不下的悲凉。这种悲凉,在湖边居民、游客这里看不到,他们那有的是当下生活的喜怒哀乐,这种悲凉,只有在那红城门青城砖人来人往已是另一幅模样中才被映射出。

在玄武湖公园里,我们遇到一件以为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趣事。在某个角落里,挂满了征婚广告,站满了大妈大爷们,操心着儿女的终身大事。我想从人类繁衍开始,父辈们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种操心吧。以前有媒婆,而现在信息交流的成本大大降低,选择多了,是否容易眼花缭乱,这到底是增加了父辈操心的难度还是降低了呢?

从解放门出来,离开深藏功与名的玄武湖,几步路就到了鸡鸣寺。听说在这座寺庙求姻缘很灵。当然,我也不是为此而去的。也许是受某个佛教朋友的影响,也许是本身对佛教感兴趣,我习惯性会去目的地的一座寺庙转转,怀着敬畏。

鸡鸣寺布局很紧凑,依山而建,自成一体,香客络绎不绝。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大抵是佛家所讲的因果循环中最浅层最容易被世人接受的理论吧。没有没有原因的结果,没有没有结果的原因,当前的状态是过去所有状态作为原因的作用结果,这样的理论也同样被用于解释成佛一事。成佛讲求佛性,而这种佛性是无差的还是有差的呢,有佛性就有成佛的可能,还是有的佛性就是不能成佛呢,在佛教传入中国中国吸收后,对这些问题都有争论也有新的解释。

去青旅,经过一处亭台楼阁,桃叶渡。秦淮河上一个普通渡口,而今再也看不到当年的船来船往,两岸的民房,和这渡口牌坊,像是隔了几个世纪,其实也隔了几百年。旁边的酒吧还没睡醒,最热闹的时候是晚上。我们没有信仰,有金钱追求,当人们内心找不到东西支撑的时候,需要替代品来填补,所以,喜欢谈情怀,所以喜欢在夜晚昏暗的灯光里有所聊有所不聊。

放下东西去总统府,轻松了许多。到那之前,我们以为总统府只是蒋介石办公之地。到那发现,我们大错特错了。这样一个不大的府址,容纳了至少四个不同时期的政府形态浓缩,从清末两江总督,到太平天国的天王,到民国初期的孙中山,再到国民政府。历史的交叠,没有清晰的界限。

总督府的办公地点主要集中在东边,有着传统的中国古代庭院建筑风格,绿瓦朱木,院内山水相依,花草掩映。两江总督的权力,在清末,岂止是大。在那样一个奄奄一息的王朝,想要摆脱当前的落后,再腐朽也抵不过王朝没落被推翻的紧急,只能放手另一个非统治阶级的民族——汉人精英去经营。而两江总督,这样富庶之地,撑起全国过半百的税收,其地位可想而知。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中国农民的习惯被奴役性在那,若非生活实在过不下去,也不会有反抗。然而,反抗来了,来得气势汹涌,太平天国几乎占领了整个大半个中国。本要继续北上扫满人统治之京城,本要攻下武汉再打通武汉南京长江线,以此守住长江以南的后方阵地再往北拓展,但武汉没攻下,或者说没有打算真攻武汉,于是退到南京。我猜大概是有山靠江,可攻可守,地理位置优越,洪秀全才选了南京作为天京吧。定都后,天王洪秀全在这办公。定都南京的朝代似乎都逃不过短命的魔咒。太平天国亦如此。农民出身,依靠非正宗天主教起家,没有精英,也不懂吸收精英,虽然清朝再腐朽,国际形式再有利,也无法取得最后的胜利。所以,洪秀全的天王风光后,是太平天国的惨败,一个时代的起义失败了,一个民族的内战以人民的生命为代价结束了。

摇摇欲坠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各种尝试,一种尝试失败了,可以进行下一种尝试。改革失败了,就尝试革命。孙中山的革命派迎来了短暂的胜利曙光。宣誓就认民国临时大总统后,也在总统府办公。清末总督在东,他在西。西边的办公楼有着明显的西方建筑特色,水泥长廊,会议室,办公室,待客室一应俱全。在这小小的会议室,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头脑风暴,激烈辩论,相互妥协,改变着共和的进程。

然而,混乱的年代,大家都想做英雄,在清浊激扬里施展民族抱负也好,谋取自身野心也罢。除了孙中山,还有一些人权据一方势利,看到共和可能是条出路,也想有所为。但居心各异,共和莫衷一是,此路经过初期的欣欣向荣、满满希望,在历史偶然和必然下,由张勋的复辟走向了不归路。

共和走下了历史舞台,共产党国民党开始登上历史舞台。蒋政府辗转迁移,最后48年回到总统府。不在东也不在西,在中轴,也是西式风格。所有秘书处办公室布局摆设都一样,副总统和总统办公室斜对门,有趣的是,副总统李宗仁的办公桌是平放着,而总统蒋介石的办公桌是斜着摆的,不知道有何讲究。

在总统府的八字梯,蒋介石接见过许多国家首领,拍过许多握手照片,但最终还是退居台湾,栖身之地再也不是那个梦里的江苏梦里的南京了。南京一梦,结束了。蒋介石的帝王梦,被他自己断送,也结束了。

晚年的他信了基督教,在上帝的世界里,依然被战场江山之往事魂牵梦绕。当然,也多了一份岁月给他的长者气韵,将生活的琐事记录在日记,褪去烽火硝烟和戎马倥偬,多了一些生命本真的纯朴。当所有身份剥离后,剩下老人这个标签,蒋介石也很可怜。台湾终究不是故土,难回故园,恐怕是所有中国人都不愿看到的终老结局。愿他的灵魂在朝着南京的棺椁里安息。

总统府里上演着帝王将相的政治抱负,秦淮河边乌衣巷里呈现出另一种生活状态。一个城市的包容就在于,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寻常百姓,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

“旧时王谢堂前燕”也会“飞入寻常百姓家”,乌衣巷口的夕阳,在普通胡同里同样斜。家族起落,家运兴衰,自有因缘。兴了,建宅子;衰了,宅子依旧,主人不在。不变的还是生活,这个永远的主题。

想象中的秦淮河是“烟笼寒水月笼沙”、“隔江犹唱后庭花”这般迷蒙中自有烟花巷柳之繁华。可现实把我击败了。沿河而建的两条平行商业街,吃穿用行,样样皆有。同样是繁华,却非当年。

江南贡院、夫子庙就在秦淮河边。淹没在林林总总的现代商品中。市场导向一直都存在。现在,游客多的地方商业化也重。以前,文人才子聚集之地贡院旁边,便是青楼云集之处。

在李香君故居里写着这位女子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怀并影响着历史。我岂敢苟同。一个柔弱女子,不论她多么富有才情,也难逃青楼女子之命。她所做的,如何能与爱国情怀扯上关系,赤裸裸的就是生活所迫。为了生活,才有这个才华彰显有情调的被历史记录的李香君。可更多的是没有被记录的女子,她们同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们同样腹有诗书有才情,但她们的出身在那,她们自己可以不在乎,喜欢他们的才子可以不在乎,但社会主流的声音会在意,所以,像柳如是这样,最终被才子娶回家做妾的少之又少。集才情于一身,最终过上普通人的家庭生活的能有几个?

文人才子对她们的爱,极大多数是今朝有诗今朝对的欣赏,是良辰美景有人说的灵魂相惜,有的是爱情的浪漫而非生活的油米柴盐。所以男人喜欢来这里找爱情,却不会来这里找妻子。而在那样女子被束缚在家,被推崇为贤妻良母的时代,家里爱情的空缺,只有在秦淮河这样的地方才能弥补。在爱情的世界里,她们一旦动了真情,便能不顾一切。可男方即使动了真情,在社会风气的推崇主流压力下,也会有所保留。所以,面对爱情,大多情况下,女子的勇敢女子的坚忍,是男子远不及的。所以,动了真情又能如何,从此香消玉损是绝大多数的宿命。 坐在李香君故居的廊椅上,望着夜色灯光下的秦淮河水,我艳羡着这样临水而居的容身之处,艳羡着女子的腹有诗书精通琴艺极具才情,我也惋惜着这样的难逃宿命。

沿着秦淮河走回青旅,在青旅阳台俯瞰秦淮夜色,繁华落尽,睡去。 

day2:记住该记住的,为了更好地生活

习惯了平常快节奏的生活,在青旅露天阳台,慢慢地吃一顿青旅提供的早餐,喝一杯豆浆,看看秦淮河的早晨,这样的悠闲和慢时光,不可多得。如果不是第二天就要离开南京了,真想就这样坐着,看看景,看看书,看看人来人往,聊聊天,听些故事。

南京的历史,怎么都不能越过近百年来的这场大灾难——南京大屠杀。我们预想到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后的沉重,所以把这个行程放在上午,下午还能去别的地方转转,缓解这份难以承受的沉重。

南京这样的城市旅行,可以感受到距离的优势。大屠杀纪念馆离我们住的夫子庙区,算是行程中最远的距离,但坐地铁也就半个多小时到了。在北京生活后,便会发现在别的城市,再远的距离也不算远了。

纪念馆安检区是黑色的帐篷,沉重从这就开始蔓延开了。我们取了两支菊花,以表达我们的哀悼。太阳很大,照在水泥地上,我有些不安的燥热。 从入馆开始,从光线到背景声音到史料,无不让人觉得压抑沉重。发动战争可以被原谅,军队打仗战场的死亡可以理解,但对一个民族手无寸铁的人民屠杀,这是怎样的人性泯灭。史料显示30万人民被杀害,但我和闺蜜都对此数字表示怀疑。有据可寻的是30万,可那些没有被找到没有被记录的生命,他们的灵魂又在哪里飘荡又在哪里安放?

看到那极少数的个体存活下来,我说他们是何等幸运,才能继续生命。可换一种角度,就像闺蜜所说,他们又是何等的不幸。孤零零地留在这个世界,忍受亲人被杀自己逃过鬼门关的痛苦,背负一个民族灾难的记忆,弱小的生命要承受如此众多的生命逝去的记忆折磨,活着对他们的意义,恐怕就只剩下活着了,活着就是对逝者的祭奠。

他们痛苦,还有另一个群体也痛苦,日本军人。政府犯下的罪,从来都是他的人民偿还,没有理由,只是因为你是他的人民。日本政府犯下的罪,是通过这些军人实施的,他们是犯罪的最终个体。在集体犯罪的情况下,你不犯罪,你就不正常。犯了一次,人性最深处的黑暗一旦释放,便一发不可收拾。他们思想被天皇洗过一遍,他们犯罪意识不到,等他们战败回国,回到正常人的理性,他们发现自己不可饶恕。所以,早已脱下军装的他们开始反思,开始忏悔,开始痛苦,开始难以承受,于是抑郁自杀,也许在生命的最后,他们都无法原谅自己。

从人类角度讲,战争没有输赢,永远是生命在输,永远是人民在埋单,永远是个体为集体的政府行为付出代价。所以有一种说法:我们爱我们的国家,但我们警惕我们的政府。

人是善忘的动物,为了更好地生活,人们倾向选择遗忘,遗忘那些带来痛苦的事情,遗忘那些不美好的东西,也许这样可以轻松一些。也许,对于个体的事情,遗忘有它的道理,但对一个集体对一个民族的事情,我们不能遗忘。个体不能承受的痛苦,一个民族还不能承受吗?经历了多少大灾大难,一个民族才得以生存到今天,如果一个民族都善忘,忘记本民族的行迹,那对本民族最起码的敬畏都没有了。一个没有敬畏之情的民族,岂止是用可怕可以形容的。更可怕的是,主动选择遗忘。

对这段历史,日本很多教科书已经改的面目全非,极少数的教科书会承认这个事实。我好心地把它归为政治需要,我不懂政治,却在此感受到政治的无所不用,政治的残酷。但日本这个民族的人民却这样没有防备就接受这样的教育,民间质疑的声音太小了,以至于我和闺蜜都在怀疑,过不了多久,等那些保留在生命里的记忆随着日本老兵的死亡而消逝后,日本国民将对这段历史毫不知情,这段历史将从这场灾难的施难方中抹去。这样的集体选择遗忘,这样的敬畏全无,很悲哀。

相比于犹太人对纳粹迫害一事的知晓度,南京大屠杀在国际的处境还需要更大范围普及。这就是政府的职责了,怎么在当今的国际环境国际规则里,更好地去运用那些规则更符合国际主流办事风格,把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的位置推到更符合历史观的位置,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展馆接近出口处,有一面巨大的档案墙,里面存着遇难者的档案。这样的记录,是我们对历史铭记的态度:记住该记住的。

生活除了沉重,还应该有别的色调,记住历史也是让我们更好地生活。所以,沉重过后,我们需要化解这份压抑,去了南京博物院。

博物院很大,很多展馆。我们先去了最想去的民国馆。地下一条街,全是仿民国建筑,风格逼真。汽车、海报、长椅、商店,若是大家都穿着民国风服装,还真以为自己在民国逛街呢。

其它馆展出的青铜陶瓷玉器,都各有特色。闺蜜开玩笑说,以后博物馆会不会把现在的代码展出来。呈现出来的历史是我们民族浩长中的小部分,和那些大多没有呈现出也难以呈现出的历史,一同构成了这厚重。

历史读不完,看不尽,但至少,我们要记住该记住的,为了更好地生活。两天,匆匆一览这历史气息浓厚的城市,意犹未尽。我想,有机会还会再来,换一个季节。

本篇游记共含5456个文字,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4-22 08:31

2016-04-22 09:35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2016-04-22 12:26

引用 dollkid 发表于 2016-04-22 12:26:36 的回复: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回复dollkid:过奖啦,单反技能还没掌握就还不算会玩啦

2016-04-23 21:09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2016-04-25 17: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