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心若倒悬·纳米比亚

3813
shale69 (长春) LV.21
2016-04-21 22:13 9.6w/589

给我一个支点,我会把天上的星星捅下来,将最炽热的一颗送给你,燃成灰烬。星宿老仙,法力无边——题记



看过很多人说去了冰岛之后无处可去,其实你可以跨过赤道去南半球再过一个秋天。 
现代文明的一个悲剧是,身处城市再难看到夜空中的星,小时候学唱的歌“一闪一闪亮晶晶”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是个伪命题,你连星星都看不到,又何谈星星眨眼睛。
而且你又不愿意去动物园看猩猩眨眼睛,有那功夫还不如在家接收电视里俊男美女的电眼诱惑。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患上颈椎病,心脏还不好,因为不抬头光顾着玩heartbeat了,天天抬头观星半小时,眼睛攒花也不会得颈椎病的。

开个玩笑,将近20个小时的飞机,降落在下了飞机要徒步走到到达厅的袖珍机场,除了想看看一生难得一见42个南天星座,还有地球上最古老的沙漠,一个终生志愿,一个自然界最喜欢的风光之一,还附赠古老非洲大地应有的生机与韵律。
人生的幸福,是在追逐的路上不断发现惊喜。走过的这些地方,纳米比亚是第一个让我产生此生无憾想法的国度。

梦想

在我注意纳米比亚这个国家之前,我连它在哪个洲都不知道,只隐约记得那里有一个废弃的鬼城,早些年因为盛产钻石名声大噪,在资源枯竭后淘金者纷纷离开,城市就此被沙漠掩埋。但是一旦进入视野的目的地,只要我觉得值得一去,总会蠢蠢欲动。2016年的第一个愿望就是今年能去成纳米比亚

离开温得和克这个中转站,我们直奔纳米布沙漠中最负盛名的苏丝斯黎沙漠。
苏丝斯黎是一个被红色沙丘围绕的低地,位于Namib-Naukluft国家公园之内。Sossusvlei是土著语言和南非语言的混合体,意为死亡沼泽。这里有地球上最大最古老的沙丘,其中最高一座沙丘达325米,又因它距景区入口45公里,得名45号沙丘。
45号沙丘因其阳光照射下优美流畅的曲线闻名于世。据考古证实,45号沙丘的历史有8千万年,要知道撒哈拉沙漠形成于250万年前,最新的研究证明塔克拉玛干沙漠可能形成于2500万年前。而在纳米比亚的死亡谷附近的big daddy的沙子已经有4亿年的历史。
丘顶右侧的小黑点是人,真·战·士。

我们在日落前到达,远观沙丘,在广袤的贫瘠平地上拔地而起,它背后或许就是绵延如山的沙丘群,如同一道屏障,踏及此就开始了沙漠冒险。
日出与日落是光线最为柔和又富有角度变化的时间,最能表现沙丘明暗两种色彩的对比差,相比日出,我更喜欢日落,暖金色的阳光洒在沙子之上,反射出细碎的光芒,时而暗红华丽时而金黄耀眼。远远看去就能看到猛烈的风卷起沙粒,终将白日游人留下的脚印彻底抹去,恢复前一日清晨平滑的曲线,日复一日,周而复始,不曾停歇。

我们原来的计划是爬到高处守望日落,我刚踩上沙子时还说沙子很实比想象中好爬,结果爬不过一百步就被现实啪啪打脸打成猪头。猛烈的风从西面直吹过来,越往高处吹得越猛,灌进鼻子胸腔里简直要不能呼吸,努力爬了一小段路程,最后实在觉得喘不上气,怂逼地只能留在途中。
坐在半坡上,脚下的沙粒像是碎金砂一般点点闪耀,不远处的一棵枯树映入眼帘,又增添几分孤寂苍茫,眼下此景死,做鬼也风流。

之前在设计行程时,所有的变更我都可以妥协,唯有在纳米布沙漠那晚要住进园区Lodge这个要求不可妥协,只有住进公园才能看到日落和日出,因此园内唯一一家只有25个房间的Sossus Dune Lodge还未到旺季就一房难求,也因为这个原因原本应在清明前的出发日期被推迟到清明之后。
但是不知是老天眷顾还是人品爆发,我们在沙漠那晚正值农历初一,夜晚的天空完全看不到月亮,是成功观星的必备条件之一。
我们几乎整夜未睡,也放弃了凌晨四点半出发去45号沙丘看日出的计划,Lodge的每个房间外都有一个宽敞的平台,夜晚可以在这里观星摄影,清晨也可以在这里悠闲地坐着观赏日出。
看着热气球升起的方向,初升的阳光洒在不远处峡谷陡峭的崖壁之上,自然赋予的这变幻多端的色彩远超于我的想象。 

前往死亡谷的路上,我们又经过45号沙丘,此时的沙丘明暗与昨天刚好调换了方向。与撒哈拉不同,纳米布的沙漠中总伴随着数量巨大的枯树和绿色植被,而这些植被往往只在沙丘的一面存在。

死亡谷位于纳米比亚南部的纳米布沙漠中,是一块白色的盐沼盆地,其中屹立着众多枯死的骆驼枯树,以前在雨季,盆地内有足够的水量来维持植物的生长。然而在900到1000年前,这里遭遇严重旱灾,沙丘移向这片沙岩,阻断了河流流入死亡谷的必经之路。地下水被消耗一空,树根失去了维系生命的条件,这里的常见的降雨也不复存在。河床裸露而出,树木慢慢死去,毒辣的阳光将其烤焦,使它们的外表变黑。
沙丘变成橙红色,看起来像生锈了一样。( 据说沙子越红代表氧化时间越长,存在的时间也越长。回家后我对比了撒哈拉和纳米布的沙子,确实纳米布的要红上一些。)
而这些枯树之所以没有倒下,是因为环绕四周的巨大沙丘阻隔了猛烈的风,让它们逃过一劫。

翻过一段较为平缓的沙丘,视野正前方是一片白色的洼地。在数万年前,这里曾是被水覆盖的世界,然而万年之后,这里俨然成为了最不适宜生物生存的地方之一。

右手边一片较为平缓的平地之上,有一小片干裂裸露的盐沼地,上面亦生长着枯黑的硅化木。

进入死亡谷腹地,形态各异的枯树造型给人提供了太多创造灵感。我还做不到大无畏地趴在地上拍照,于是选择用书包做支撑躺在地上,尽可能摆出低的视角。
爬起来时,继前一日书包被沙子灌个饱,今天又蹭了一地白╮(╯_╰)╭

死亡谷的左手方向就是big daddy,我们停留期间有看到游客爬到最高处,躺在沙丘之上。
无法想象这些死去的树木的树根盘结在沼地之下有多深,深到风吹日晒、世间万物轮回多世,它们仍孤独地伫立在此。消噬泯灭的亚特兰蒂斯借由大西洋的风将它们存在的唯一证据吹落在摩洛哥的土地之上,而在这里,4亿年的时光就这么缓慢流淌,它们会否最终成为化石,成为另一种终结的见证。

启程

纳米比亚位于非洲西南,是除了南非非洲板块最南端的国家,也是非洲大陆最后一个宣布独立的国家,唯一一个前德国殖民国家,在白人政权移交给黑人政府后,1990年3月21日,纳米比亚共和国宣布成立,结束了长达几个世纪的殖民历史。
19世纪后半叶,德国占领纳米比亚,虽后期被南非统治,但在纳米比亚境内看到欧洲文明的烙印非常明显。

德国基督大教堂,始建于1907年,于1910年竣工,教堂的建筑风格为哥特复兴式风格,并以十九世纪末流行的欧美新艺术主义风格装饰。教堂的建筑材料基本全部来自进口,使用纳米比亚当地材料的只有石英砂岩。教堂的门廊采用意大利卡拉拉地区出产的世界著名的白色大理石修砌,教堂的穹顶以及时钟、挂铃、窗户等内部装饰材料则全部是从德国运来的材料。远渡重洋风尘仆仆,到达此地落地生根,一百多年来几乎未做过大型的修葺。

首都温得和克,位于境内中部高原,城市不大却给人印象宁静有序,虽然在这里也存在着非洲普遍的治安问题,但整体来说还是一个非常欧化的整洁城市,国会花园就在教堂旁边,名为国会花园,其实就是大众日常休闲的去处,小孩子跑跳打闹,年轻人黏着电话轻声细语,在这个信奉基督教的国家首府,一切感知与现代都会无二。

小时候看世界地图对非洲的国界线印象深刻,横平竖直被直尺勾勒一般,俨然是非洲近代屈辱的殖民史最为直观的体现。虽然纳米比亚不像南非黑白种族对立明显,但是显而易见的,对于这段历史,黑人无法微笑着遗忘,只是或许由于天性使然,虽然他们看不上白人,却也表现出了一定的宽容性。得过且过随遇而安是此行我对当地人最深的体会。
在去往纳米布沙漠的路上,途径一处高地,旷野大地一望无际,不远的天上有群鹰飞翔,或许是鹫也说不定。

背景那一大坨是编织鸟的群居性鸟巢,每见如此都想真情实感地为树挽尊,难怪小小年纪就成了歪脖君,在非洲,鸟窝蚂蚁窝都是巨型的,巨型的,巨型的。

背景那一大坨是编织鸟的群居性鸟巢,每见如此都想真情实感地为树挽尊,难怪小小年纪就成了歪脖君,在非洲,鸟窝蚂蚁窝都是巨型的,巨型的,巨型的。

从颓废方丹起,一路上随处可见一柱擎天比树高的蚂蚁窝。。。据说这种蚂蚁攻击性非常强,右边树上左侧的小黑点才是标准size的编织鸟鸟巢,人说非洲大陆多狂野,从人到动物皆如此,估计天朝的强拆小分队到这里也得掂量掂量不敢贸然动手,否则分分钟手撕你回程机票的节奏。。。
人与蚂蚁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_╰)╭

印记

纳米比亚境内有不少拥有纳米比亚国籍的白人,作为殖民者的后代,大概是享有先天机遇,因此一路走来,能发现白人几乎占领了境内所有宜居的城市,而酷热或者环境恶劣的地方都留给了土著,最为明显的是鲸湾及斯瓦科普蒙德纳米比亚西部海岸线长达1600公里,沙漠连接大西洋,于是这里有一半黄沙一半海洋的独特景观,它也有一个很好听的词语来描绘——倒沙入海。
鲸湾位于纳米比亚中西部,是境内最大的深水港,于1487年12月8日由葡萄牙航海者巴尔托洛梅乌·迪亚士所发现,在结束被南非统治的初期,鲸湾仍属于南非,后来才被划归纳米比亚,可见其重要性。鲸湾的主要产业为渔业与海盐,在我们去三明治湾的路上经过大片工场,四驱小哥停车向我们简要介绍,此处产的海盐基本销往欧洲南非

抵达鲸湾是下午黄昏时分,在远处水中有大量的火烈鸟,但是由于涨潮原因,火烈鸟离岸边很远,就只拍了剪影。打鸟过程中,看到很多白人牵狗在岸边遛弯,反之黑人就很少。晚上我们在栈桥连通的小餐厅吃饭,看到了日落海岸线。

鲸湾的经典项目是乘船出海前往鹈鹕峡,在海上吃生蚝;坐四驱车驶入三明治湾,登高俯瞰沙海相连,冲沙冒险;此外还有贵一点的坐直升飞机航拍三明治湾,可惜,我没坐上。
上午在灯塔码头乘船出海,我们的船开出没多久,就有早跟水手混熟的海豹爬上船讨食,讨食过程中各种恶意卖萌。

讨到就翻脸不认人跳船下海,卸磨杀驴玩得这个6
水手有介绍向海豹投喂也是有技巧的,要鱼头向下才不会卡到它的喉咙,如果水手对海豹表示不满会拿鱼尾向下,见状的海豹为了食物也只能对水手们予给予求。

虽然我们前往鹈鹕峡,却没在鹈鹕峡看到鹈鹕,此片海域的鹈鹕跟水手们混得很熟,甚至有模特级的明星鹈鹕,鉴于张嘴吃鱼有伤风化,就看一下鹈鹕君静态时的俊美仪表吧。
心动没有?被颜值戳到没有?

然而让老司机来告诉你,静态尼玛都是骗人的,鹈鹕君才是玩水上刹车最6的老司机,在接近水面时,它们会迅速收起翅膀,两只脚掌前伸踩水,噗呲的一声急刹后稳入水中,又恢复它骗人的安静如鸡。
当天鲸湾雾格外的大,归程才看到太阳露了一点头,上了码头后太阳当空照,来接我们去三明治湾的司机小哥跟我们搭讪,确定了我们是他的另两位客人后等待我们上车等了很久,同车还有两位加拿大情侣,三个人的耐性和涵养都出奇的好。

第一站是前一天我们就去过的火烈鸟栖息地,今天的水褪去不少,火烈鸟就非常接近岸边。
纳米比亚的跟团“游客”大军。

群体性动物,走路飞起都是成排成队的。

司机小哥叫Yang,是纳米比亚白人,开过海盐工场没多远就听见他嚎了一声No,the fog
越接近海边雾越大,能见度非常低,我也只能做好看不见倒沙入海的心理准备。结果在海边看到一只小海豹的尸体。Yang人很善良,看到它不动还敲了两下车门确定它是不是死掉了。

三明治湾,位于鲸湾港以南48公里,Namib-Naukluft国家公园内,和苏丝斯黎沙漠一样,属于纳米布沙漠的一部分。这里自18世纪末被发现以来,一直人迹罕至。
关于沙海相连的景观的形成,据说原因是这一带虽然属于大西洋,但纬度位于东南信风带,从印度洋吹来的潮湿水汽跨越整个非洲大陆,吹到此海岸后,又遇上从南极来的本格拉寒流,于是沿海地区的空气变得寒冷干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南起奥兰治河,北至安哥拉边境的长达2000公里的海岸线上,形成了狭长的沙漠地带。
万幸,虽然大雾蔽天,还是能隐约看到大西洋 的海水。不航拍真是可惜。

加拿大情侣留在出发点跟Yang闲聊,我们在往高处爬的过程中有其他的越野车驶过,在沙上留下道道车辙痕迹。

右边是我们的四驱车,可以感受到一点沙丘之高之陡。

从最高处下来时,天边已远远能看见一抹亮蓝色,雾在缓缓散去。然后Yang带我们一路冲沙,小哥的nice之处在于他不甘心带我们炫技,不甘心自己在车前装着gopro炫技,他还想透过我们的镜头炫技233
在带我们冲下这个极陡的坡之后,他让我们留在原地自己开车返回高处,让我们远观他再次滑下。 
最后的最后,Yang送了一个撒比斯,之前车头冲下开下去,最后一次他是倒着下去的。。着下去的。。下去的。。去的。。的。。

返程路上天已全晴,日光下的沙漠泛着金色的光芒,这里没有沙漠的酷热干燥,反而能嗅到一丝潮湿的味道,空气里也夹杂着海风带来的阵阵凉意。

坐在沙丘高处远眺,细腻的沙粒在光线的照射下于阴影光亮间勾勒出丝画般流畅美丽的景象,这就是沙漠具有的神奇能量,哪怕你置身于嘈杂人群,当你感受到脚下细沙滚动,风随着落日不期而至,你能听见的就只剩自己的呼吸声。
偌大天地只有你一人,这是人间最奢侈的孤独。

Yang还挖出一只阔脚虎给我们看,因为它的骨骼脆弱所以Yang的动作都非常小心,在我们观赏完后又细心备至地找了一处适合阔脚虎钻回沙漠深处的地方掏了洞,把小东西放归自然。
人帅心美的小哥,三明治湾遗憾和震撼并存的美好。

斯瓦科普蒙德,东毗纳米布沙漠,西濒大西洋,是德国殖民时期的统治中心,亦是一座位沙海之间的海滨小城。
1892年,德国皇家海军在斯瓦科普河河口建造了一些灯塔,于是这里成为德国在纳米中部沿海的着岸点,现在这里的常住人口中有三分之一是德裔。整个城市建筑大多是德国风格,街道还保留着德语名字。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城市经常大雾弥漫,我们途经的那天整个城市和海滨都灰蒙蒙的,这座栈桥修建于1905年,在灰色天际和海风吹拂之下愈显沧桑。

在距斯瓦科普蒙德100公里处,是全球最多野生海豹的聚集地十字角海豹聚集地。1486年葡萄牙探险家Diego Cao在此海岸登陆纳米比亚,并在此竖立一个2米高的十字架,以彰显葡萄牙国王的尊荣。十字角(Cape Cross)以此得名。
远处有一位放挺装死君。 

十字角区域正好位于本格拉寒流和安哥拉暖流交汇处,给这一海域的浮游生物生长创造了天时地利,海中鱼类则是最直接的得益者,进而使得这一食物链的顶端猎手海豹能够聚集于此,繁衍生息。

参观的栈道巧妙拦住了海豹不受人类活动干扰,不过还有聪明的海豹会拨开没锁严的栈道木门爬进栈道里,形成人与海豹的零距离接触,很刺激。
捕获一只小东西,萌萌哒。

这里有超乎你想象多的海豹,据说得有十万只以上,反正放眼望去,岸边躺着的,栈道下面趴着的,海里冲着的,黑压压的全是海豹,摆出各种你想得到想不到的销魂姿势,绝对密恐犯病前兆。
越靠近越能听见海豹奇怪的嚎叫声,让人觉得逗比又蠢萌。

但是相比起来此处最具攻击性的当属海豹散发出的气味,堪称生化武器级别,打开车门那股一言难尽的味道就扑面而至,我撕了两团面巾纸塞进鼻孔才能减轻些晕厥程度,回来的时候遇上几位外国友人,其中一位大妈指着我的鼻孔竖了大拇指。
出门在外的,只要不伤国人面子,个人傻圈点也认了。

真相

鲸湾两天相比之下宜人舒适的夜晚之后,我们来到位于纳米比亚西北部达马拉兰地区的颓废方丹,这个名字中带点神秘气息的地方有着非洲乃至世界最大的岩刻画群遗址。
由于我们的司机小哥馒头闹了点小情绪,我们在当天下午先去了附近的达马拉人生活博物馆,下车之后热浪扑面而来,这就是非洲,二十分钟不擦防晒霜直接脸晒暴皮。。。

纳米比亚是个多民族的国家,达马拉人是其中一支,作为游牧民族集中在达马兰地区,达马拉语的咬字与发音非常有趣,也是个女性裸露上身的部落。
我们在等待参观时两个讲解小妹先表扬了我的头发好看,然后又围观了我的指甲,关于头发的问题,在鲸湾的酒店前台小妹就以我和她的发型相似来证明头发好看,我一度产生一种错觉——或许以我和非洲朋友的审美观,我这次来纳米比亚是来寻根的也说不定。。。认祖归宗路漫漫。。。

达马拉人自称为石头人或穴居人,依山而居,畜牧为生。生活方式非常原始,在这里,他们展示了族人钻木取火的技能。
正太跟着大人有样学样。

在旋转木头的同时旁边会有同伴喊口号,然后用易燃的稻草引火,动作简单,然而烈日当头不多时,操作的人就满身是汗。

展示铸造铁器的过程。
和奥普沃的辛巴部落一样,达马拉人生活博物馆有着略浓重的商业气息,很难判定他们现在是否仍以古老的方式生存,因为本身展示自身给游客观赏就是一种商业行为。

我们入住的是颓废方丹景区里设施条件最好的Lodge,纳米比亚是一个没有被大规模开发的国度,我想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当地人根本意识不到或者说也不想在经营开发方面动脑筋,甚至我在猜测这些风格各异的Lodge都是白人建造的。说起一路住过的几个Lodge,颓废方丹的设计很好,可是不知是选址的问题还是本地气候就是如此,晚上关上门窗屋里闷热异常,开着窗在野外还会有蚊子飞虫,躺在床上不动不到一分钟就满身是汗,实在是辜负了眼前风景。
到处可见的小壁虎。

第二天一早,我们进入颓废方丹景区。颓废方丹这个名字,源于发现者在发现此处时仍有泉水痕迹,但是他并不确定这些泉水还会否存在,所以取了这个中文翻译过来意境还颇不谋而合的名字。这2000余幅的远古岩刻壁画出于南部非洲古老的土著民族Bushmen人之手,Bushmen这一称呼源自于当年的荷兰殖民者,意为“灌木丛中的人”,他们有着黄里透红的皮肤,蒙古人的眼睛,高高的颧骨,浓密而卷曲呈颗粒状的头发,但是却没有专家能分析出他们的祖先。 在部分岩画上还能看到当时人们标记的水源所在地以及不同动物的足迹轮廓,方便提示后人捕猎分辨猎物为何。

这些留存下来的古岩画,有些已经超过六千年了,成为古代岩刻壁画留存最多、保存最好的文化遗址,2005年,颓废方丹成为国家历史文物保护区,两年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站在高处遥望整片地区,宛若一片水源早已干涸枯竭的盆地。 

沿着另一条路,可以到达风化形成的“狮口”之下。如果是日落时分,站在这个角度拍出的照片会更好。
下山的时候我在想,想必在这里,当地人不会对遗迹有什么保护措施,或许他们认为这种不被约束的天地之间的展厅才是他们文化最纯正的流传方式,可正如我们眼见着汉长城被风化磨损掉了原有的轮廓,终有一天它们或许也会被风卷走最后一颗尘粒,然后就此消散,成为鲜有人记得的不再存在的记忆。
而无人记得的消散的存在,又是否意味着不曾存在。 

因为行程的关系,我们没有去奥普沃的红泥人部落,而是去了稍近一些知名度较小的卡曼杰博红泥人部落。我们前往的这个部落意外的男孩比女孩要多。 
辛巴族是纳米比亚一个行将消失的原始社会族群。他们是非洲最后的保持原始生态的民族。辛巴族实行一夫多妻制,在我们前往的部族,负责讲解的男性大概是族人首领,他就指着其中一个女性称其为最丑的一个老婆。说起纳米比亚的婚姻制度,表面为一夫一妻制,然而政府却纵容一个男性有多个女朋友并且与不同的女性生孩子,我们的司机馒头23岁,有两个女朋友,两个儿子,一个4岁一个1岁。 
我只能说我理解文化的差异,但并不能认同。  

辛巴族女性常年袒露上身,她们喜欢把一种红色石粉和着羊乳涂抹在身上,就连头发也要用这种红泥巴裹着。因此,辛巴人的皮肤永远都是红色的。她们身上的红色颜料,是用一种采自数十公里之外的山区的红石做成的。一经抹上用水都很难冲洗掉,能保持一段时间不退色。她们这么做,一是为了抵御烈日暴晒,二是蚊虫不会叮咬。由于缺水,族中只有男性有资格用水洗澡,女人则只能用烟熏来达到洗澡的目的。
达到婚龄的辛巴女性会用红泥包裹住头发表示可以结婚,同时,如果她们决定过原始部族的生活,就要打掉下牙的四颗门牙。 

而未成年的女孩,会梳两条垂下额头的辫子。我们到达的时候这里的孩子几乎人手一个棒棒糖,应该是游客来的时候带给他们的,相比奥普沃红泥人问泥要礼物,卡曼杰博的辛巴人显得含蓄了一些,只有唯一一个穿着Bra的女孩问我们的向导帅小哥有没有女朋友,她想跟他结婚。
在这里,你会发现“众生平等”四个字是最大的谎言,不管在达马拉或者卡曼杰博,这里的孩子从出生那天起就被剥夺了享受平等的权利,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外界人的涉足和干扰,他们或许能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然而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或许就如大厦坍掉一角,崩塌无法停止。 

在这里,向游人展示自我是一种职业,女性裸露上身是一种职业素养,然而你能明显感觉到女性尤其是未婚女孩难以言表的抗拒;不同文化、原始与现代文明的冲击碰撞,在我看来很难达到平稳的共存,最后都只能由一方战胜另一方的消亡作为终结,辛巴族或者达马拉族眼下的存续是一种面具后的假象,文明的延续和发展不是靠动物被关进动物园供人类观赏玩乐般的赤裸的金钱交易能达成的,而是给予他们焕发创造力与活力的支持才能长久。
这个女孩在镜头外笑得很开心,然而当看到镜头时就马上露出让人惆怅的表情,她们的心声,希望有人能听见。 


好吧,我们换点轻松的话题来说,赵忠祥老师说过——

春天来了,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纳米比亚的秋天,动物们都懒懒的。。。
埃托沙国家公园,由德国人建于1907年,占地近2.3万平方公里,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野生动物公园,Etosha在当地语中是“白色干水之地”(Great white place of dry water)之意,几千年前,埃托沙盆地是个巨大湖泊,库内内河河水流入湖内,后来河流改道,湖泊失去了水源,逐渐干涸,富含盐类矿物质淤泥中的盐分沉积在湖底,形成一个130公里长,50公里宽,面积达四百八十平方公里的非洲最大盐沼,仅在雨季,盆地里才会暂时储存一些雨水。当地人称之为“幻影之湖”或“干涸之地”。
说起狂野非洲,有一个专属词汇——safari,在埃托沙禁止偷猎行为,所有私自猎杀动物的行为都为违法行为,在进出埃托沙公园会有严格的检查,以防不法分子试图偷带猎物尸骨出境。

我们到达的当日是中午时分,转入园区没多久,就看到非洲象和非洲斑马。据说这个水塘是象哥的专属水塘,平时会有很多象哥一起饮水,当天只看到一头,而没水喝的斑马弟弟们在其中一只胆肥的越了雷池之后前赴后继地跟象哥抢水喝。

我们车左后方很近就有一只斑马弟弟在小水洼里喝水,因为喝水还和小伙伴产生分歧,还好妹有打起来。
午餐过后,馒头载着我们狩猎动物。

跳羚,是我们在纳米比亚境内看到数量最多的动物,跳羚身形不大,却是羚羊中最擅长跳跃的,跃起可高达3—3.5米,不过胆子很小,看到车靠近嗖一下就跑开了。

捻角羚,也是看到比较多的一种,特点为两只大耳朵和脊背上的白色条纹,其实捻角羚有角的,不过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没长角的软咩咩。
在埃托沙,明文规定游客不许下车,因为这里为野生动物园,动物看到庞然大物的车会惧怕,看到人却不会,听说有犀牛用角顶穿了车辆,也不知道车咋招惹人家了。。。 

剑羚,是出现于纳米比亚国徽上的品种,体型巨大壮硕,不像其他羚羊惧怕人类,反而非常具有攻击性,看它长了张奶牛脸,其实小脾气爆着呢。摇尾巴是你不开熏的意思嘛?

红麋羚,日光下有着非常漂亮的色泽,普及知识的时候在百度百科看到的——红麋羚非洲北部亚种的灭绝时间:1923年。

馒头带我们走的路线基本是围着水塘寻找动物,在水边找到动物的几率非常高,不过大概是正午过后天气炎热的关系,出现的动物种类并不太多。
途中看到一只呆鸟立在树上,以树为界,左边跳羚右边斑马,蛮有意思的。

角马,是生活在非洲草原上的大型羚羊 ,长得牛头马面羊须。头粗大而且肩宽,很像水牛;后部纤细,比较像马;颈部有黑色鬣毛。
很清奇的画风,不过感觉意外的帅气。 

蛇鹫,腿长并有厚鳞保护,以免被蛇咬伤。蛇鹫是许多非洲毒蛇的天敌。其实我叫它五分裤鹫,哈哈。

公鸵鸟君,小脸大眼长脖加美腿,而且天然毛皮外套雍容华贵又好看,就是看着热。可惜我们见到的鸵鸟君连跑都懒得跑,这位跟鹈鹕一样,都是静态美如画,动起来就破相的主2333 

Etosha Pan,埃托沙盐沼,一望无际的巨大盆地,长约96公里,宽约48公里。底部海拔1036米。是库维莱河的尾闾,无出海通道。平时干涸,地表多覆盖薄层盐壳。洪水期间,盐沼充水,成为附近居民和畜群的季节性饮用水源。
当晚我们住在公园中部的Halari,住所旁就有一个人工水塘,晚上会有动物来喝水,我们去的时候狮子和鬣狗已经走了,只剩下一只黑犀牛,不久从林子深处钻出一只白犀牛,两只犀牛神交对峙了许久,最后白犀牛率先离开,黑犀牛逗留的一阵子也离开了。
在等待动物的时候一边喝酒一边看天上的星星,周围静谧得只能听见蝉的鸣叫,惬意人生不外如此。 哦对了,非洲的蛾子都敢跟人抢酒喝,喝了也没见醉。

第二日早起后我们又到水塘转了一会儿,再次看到捻角羚。 

早餐后继续寻找动物,车子刚开出没多久就看到路边一只长颈鹿在吃树叶,傻兮兮的,终于知道傻大个是咋来的了。。。
目测这哥们跟蚂蚁窝的高度有一拼了。 PS.闲出屁的小伙伴可以度娘一下长颈鹿劈叉喝水哦

于茫茫原野上思考人生,很深沉。
于是行进至此非洲五霸除了水牛和非洲狮没看到剩下的都看到了,在这要提一下馒头的眼神,离好远的非常不明显的目标他都能一眼瞄到然后指给我们,在境内的各种公路上飞驰时,馒头给我们指过狒狒,羚羊,斑马、猪甚至鸡。。。
非洲,马路上突然窜出个什么动物是非常普通的事情。。 我觉得在天朝,大概除了行人就是塑料袋了吧

不过这只狮子哥是我最先发现的蛤蛤,狮子为方便捕猎,一般出没于平原地带,当时我们看到的狮子方圆数里只有一棵可怜巴巴的小树,狮子躲在背阴处堪堪只能挡住头,而且在我们等待拍摄的数分钟内,它基本一直维持着懒到长毛的姿势。
看下侧脸吧,还是挺霸气的。 

旁边那只是母狮子还是狮子崽始终没看清,它只是打了个滚最后翻个身把菊花对向我们。。

和我们两两相望的狮哥毛发稀疏眼神迷离,我们对你如此深情款款,怎知你套路却如此之深!说好的霸气外露呢!说好的我小时候征服乞力马扎罗山的狮子王辛巴呢!!

豹子在埃托沙似乎比较少被见到,我们看到的猎豹是在大猫基地,在这里收养了很多被遗弃的小豹子,不过由于人工饲养的关系,这些豹子已经丧失了野性,是无法在野生条件下独立生存的。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可以在安全范围内拍摄,但是绝不能蹲下,豹子惧怕比自己高的动物,人蹲下后就可能遭受攻击。

由工作人员模拟操作一个会高速运动的“猎物”,年轻的小豹子禁不住糊弄就会去追,成功追到猎物的豹子会得到奖励。
先有傻狍子,后有年轻傻豹子,老鸟早就不吃这套躲一边歇着了,只有它们乐此不疲,看起来超可爱。。
快速奔跑的猎豹在改变方向时巨大的力量会使脚下泥土飞溅。

而尾巴则是可以用来保持平衡的。
看来看去,果然还是最喜欢豹。速度与力量,灵巧和敏捷并存,最重要的是浑身散发的华丽感。



Jason说,我们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少清净,缺少天空的景观。

南半球良夜 观星手记

在来纳米比亚之前,最清楚观察肉眼可见银河是在冰岛第一次发现极光的夜晚。只不过那晚的银河没有明亮到百分之百确定这就是银河。
我们从45号沙丘回到Lodge,下车第一眼看到的第一颗明亮的星是木星。等我们在露天餐厅落座再次仰望夜空,头顶正上方一条白色的光带带着毋庸置疑的气势在告诉我,我就是你心心念念多时的银河,宇宙中最为璀璨的存在。
科学告诉我们,在北半球看不到南半球如此壮观的银河。然而遗憾的是,地球是个大头朝下的错位婴,绝大多数的人生活在北半球。

在来纳米比亚之前,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拍出一张满意的银河的照片。实践出真知,不管事前学习多少理论知识,最后还需要付诸于实地操作。吸取上一次在冰岛拍极光曝光过长的经验,这回调大了感光度和光圈,曝光时间保持在15s左右,除了手残相机抖动,大部分照片基本还是能看的。。
晚餐过后简单收拾准备,银河刚好在隔壁的草房上方升起。

在南半球的秋季和冬季(4-8月),代表银河系中心的巨大核球位于天顶,是拍摄银河的最佳季节。
北半球可见的天狼星和倒着的猎户座。 都是比较好辨认的,天狼星是因为亮,炒鸡炒鸡亮的一等星,而猎户座则是形状非常有特点。

拍摄于晚上十二点左右。
经过科普,南十字并不是只在南半球能看到,而是在北回归线以南都有机会看到,同理北极星。生活在北半球的人用北斗七星确定方位,生活在南半球的人就用南十字寻找方向。而在南十字旁一块暗色轮廓,则是煤袋星云,煤袋星云在观测银河时非常容易发现(第一张图更明显),看到煤袋星云就能找到南十字,看到南十字亦能找到煤袋星云。
下方左侧的两颗明亮的星是半人马座两颗最为明亮的星,α星为全天第三亮星,β星为全天第十一亮星。
右侧的为南三角座,基本上是一个标准的等腰三角形,虽然亮度不如南十字和半人马座,但是由于它旁边的标志星明亮耀眼,所以还是比较好确定的。

在南半球还能看到大小麦哲伦星云,均为肉眼可见,悲催的是小麦哲伦星云出现的片略悲剧,就放一张大麦哲伦星云的照片吧,图片左侧一片雾白状。
在LMC右上方一颗非常明亮的星是老人星。
我们住的Lodge是在景区里的,草房的门正对着一座大山,而窗口前的阳台对着平地,据说这里夜晚会有动物出现,前半夜我在阳台拍照的时候听见下方的草丛里有声音,然后借着微弱的光看见有啥小玩意经过,开了手机光源就看到一双红红的眼睛,黑夜中四目相对,是鬣狗。

后半夜,银河最璀璨明亮的部分在逐渐升高,同时方位也在发生着变化,拍摄角度转到了山的方向。火星和土星也升了起来,旁边就是天蝎座,可惜没来得及看到双鱼座。
纳米布沙漠的夜晚是黑色的,除了天上的星在闪闪发亮,如果没有繁星,这片夜空便如幕布般低垂。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地平线,成为一个黑暗没有边际的世界。
也只有在这样黑暗的夜,寂静的晚,才会真正体会到星辰是有生命的。它们每一次的由明转暗,每一秒的细微移动,都是它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和我们对话。然而浮躁的生活,又有多少人愿意花整个夜晚聆听这来自远方的声音。

生命中总有不期而遇的美好,也难免会有久候不至的沮丧。观星是需要各种条件的,季节、方位、光线甚至一朵云都会影响观星的效果。
在颓废方丹闷热的夜晚,厚重的云阻挡了视线,于是我又学到个知识,为何地球上绝佳的观星地点有好几个都在沙漠,是因为沙漠气候极端干燥,空气中含水量低,因此几乎不会有云,空气的通透程度高。。。

在奥奇瓦龙戈,当晚夜空无云,但是因为住在小镇中,躲不开灯光照射。

纳米布沙漠凌晨四点的时候,推开窗边的木门,粗大的银河带就垂直落入正前方的地平面之上,那一刻的感受只能用壮美二字形容,我超级喜欢王姐的形容,她说凌晨时分的天空,星星就像钻石一样明亮耀眼。
坐在草屋的阳台的地板上,抬起头,视线所及的范围全是星星,在这一瞬间,仿佛能看到银河系数十亿年的沧桑变化,恒星的死去,新星的诞生,那是人类生命无法企及的长度,然而在这里,却好像觉得自己拥有了想象的资格。

冰岛回来整理照片,有几张曾经怀疑过是流星的痕迹,在相机的参数中,一颗流星从出现到消逝大概只需要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然而在宇宙体系中却可能是人类无法理解的衡量方式。我们用8分钟的时间煮好一只鸡蛋,同时这8分钟代表着我们发现太阳熄灭所要跨越的距离。
这是我们被宣判死刑、生命完结前最后8分钟的狂欢。直到地球上最后一个人死去,再也接收不到星辰与我们的对话。

所以如果你去往南半球,请千万不要错过你头顶的天,那或许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
心若倒悬,那会是你最美的发现。

本篇游记共含12657个文字,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