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新丝路之旅》:第8章、虔诚信仰和真挚友谊的千古佳话——高昌故城之梦

19
小白杨 (厦门) LV.9
2016-04-21 23:04 1372/14
  • 出发时间/2014-07-15
  • 出行天数/2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第8章、虔诚信仰和真挚友谊的千古佳话
                                                                                    ——高昌故城之梦

今天的计划是过鄯善,到吐鲁番,玩转于沟谷和古城之间。吐鲁番的风景名胜太多,有吐峪沟、葡萄沟、坎儿井、苏公塔和郡王府、高昌故城、交河故城等等。
新疆土生土长且长期经营旅游载客的王师傅竟然会找不到高速公路的入口,开着车在国道上蜗牛般爬行1个多小时后,好不容易在上午10点半上了高速,当我们赶到鄯善县城时,已经是中午12点半了。
一群没有吃早饭的饿鬼终于闯入当地维族人喜爱光顾的清真“老一号拌面馆”,一大碗地道的滋味悠长的过油肉拌面,再来5根长长的炭烤羊肉串,无限惬意呀,如能再来2瓶啤酒降降火就更痛快了。
小心黑衣人,这是出门前朋友的叮咛。正埋头大快朵颐的我不经意间抬起头,吃惊地发觉邻桌不知何时竟然坐了三个体型彪悍身穿黑色T恤的大汉,心中暗暗生惊,有意识地摸摸手边的圆凳,以防万一。女儿和妻子都在这里呀!不敢惊动身边的她们,不动声色地边吃边盯着对方的表情和动作,一旦对方动手,我立马摸起身边的凳子抵死反击……一直没有动静。直到吃完饭后,我们从黑衣人身边溜过去时,才发现他们腰间都挂着手枪,原来是保护我们安全的亲人呐!高度的紧张害得我伤了胃口,败坏了心情!
一定记得,穿黑衣的不一定都是坏人。

吃饱喝足后,我们决定到当地的一大胜景库姆塔格沙漠公园瞧瞧。鄯善县被誉为中国“距离沙漠最近的县城”,库姆塔格沙漠广袤的沙海就虎视眈眈地盘踞在老城区跟前,试图吞噬这片古老的绿洲,但几千年间沙漠的界线一直停留在现在的位置,不敢越雷池半步而成为人间奇迹。当地有“沙不进,人不退”的说法,很是神奇。
步入沙漠公园,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条长长的绿色走廊,头顶上悬挂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青白色葡萄,触手可及,看得让人眼馋,虽然明文禁止采摘,但还是忍不住偷偷伸手摘下一两颗尝尝,啧,啧,酸酸甜甜的还没熟,但很开胃。走廊的尽头竟然是一片绿树繁花的小森林,一条泉水喷涌形成的小溪曲曲弯弯地在林中潺潺流过,沐足在清澈冰凉的溪水里,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更令人惊奇的是,这冰凉的清泉和遮天蔽日的树林距离酷热的沙海仅咫尺之遥。
电瓶车载着我们沿着曲折道路前往沙漠深处,沙漠里竟别有洞天,开发了沙雕、城堡、沙漠骑行等旅游项目吸引人们前来,据称库姆塔格的沙疗相当有名,为风湿病患者和关节病患者的福音,每天下午4—5点钟,当细沙的温度降到40℃左右,是沙疗的最佳时间。可现在是正午时分,在西域毒辣太阳炙烤下,我们一个个眼冒金星,都恨不得躲在阴凉处永远不往外踏出一步。
不远处的太阳底下,两头被誉为“沙漠之舟”的干瘦骆驼有气无力地蜷曲着身体无助地躺在滚烫无比的沙地上,伸出长长的脖颈相顾无言,它们的鼻孔被一根长绳拴在木柱上。或许它们早已明白摆脱命运束缚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无益的,唯一能够做到的是凭借皮糙肉厚的身体去忍受、再忍受,直到最后死去。万一能苟活到天气凉爽的傍晚,等待它们的又是蜂拥而至游客的骑踏,这一切仅仅是为了换取主人一份维系生命的饮水,在我们看来这原本是多么简单的需求呀!再或许如佛家所言,这两头骆驼应是前生干尽了坏事,今生才落得如此报应吧。
快意玩转过敦煌的鸣沙山、月牙泉之后,这个沙漠公园对我们的吸引力大大减少,在沙漠的滔天热浪追逐下,我们停留片刻便急忙离去。
鄯善县隶属吐鲁番地区,是哈密瓜的真正故乡;它还自居为“彩玉之都”,可能是因为鄯善县境内有两处捡宝玉的地方:一处在鄯善县沙尔湖,鄯善工业园往东南方向80公里,雅丹地貌路口往东30公里,这里能捡到的彩玉有风凌石、葡萄干玛瑙、桑葚玛瑙、冰糖玛瑙、泥彩石等;另一处在迪坎儿村往南18公里,左拐5公里有玛瑙,右拐有化石。虽然我们的乌鲁木齐司机认为鄯善的彩玉根本无法与中国大名玉相提并论,但我觉得有机会前去捡上几块色彩斑斓的玉石,也是一次不错的体验。如果没有时间,也可在县城的玉石市场买上一块价格适中的美玉留作纪念。

下一站,吐峪沟。
吐峪沟风景区主要由大峡谷、千佛洞、麻扎和古村落四部分组成。有人说它是西部最具神秘色彩的地方,曾是佛教和伊斯兰教的交汇之地,隋唐时代西域著名的文化中心。
吐峪沟大峡谷北起312国道旁的苏贝希村,南至古老的麻扎村口,全长8公里,平均宽度不足300米,由于地壳运动和水流的长期切割作用,硬生生地把火焰山自北向南纵向劈为两半,整个大峡谷以险、峻、奇、幽著称。初见吐峪沟大峡谷,两旁山体为骇人的焦黄色,仿佛被大火烧灼过,或许这就是“火焰山”名称的来历吧。我们由北向南进入吐峪沟,刚过石碑不远处,就被路旁一个个深坑吸引,忍不住下车察看一番。经常往来于吐峪沟的司机告诉我们,这些都是古墓遗址,应该是考古发掘后来不及填埋的缘故。我们竟然发现深坑里还遗落有一两根古人骸骨,吓得赶紧上车往前赶路,顺着一条小路蜿蜒曲折地钻入幽深狭长的峡谷中。大峡谷岩土松软,沟壑纵横,两旁悬挂着高大松动破碎的山石,龇牙咧嘴地俯视着我们,随时可能从头顶上倾泻而下,给我们致命一击,真的好凶险呐!我们颤颤惊惊地在深谷里穿越,但又不断地被大峡谷奇异险峻的地形地貌所诱惑,忍不住一次次跳下车来,登上高地端起相机不断地按下快门,久久不愿离去。
好不容易来到吐峪沟大峡谷南端的出口,左手边山坡上的乱坟堆应该就是著名的吐峪沟霍加木麻扎所在吧。霍加木麻扎是吐峪沟著名的伊斯兰教遗迹,俗称“圣人墓”,已经有1300多年历史。传说公元七世纪初,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后,其弟子叶木乃哈带领5名徒弟最早东来中国传教。他们历尽艰辛,终于来到吐峪沟落脚,并在当地一位牧羊人的帮助下开始传教。叶木乃哈等6人和第一个信仰伊斯兰教的中国牧羊人去世后,被安葬在这个山坡上。所以,现在的吐峪沟麻扎堪称中国第一大伊斯兰教圣地——“中国麦加”,按当地穆斯林的说法,往麦加朝圣前一定得先来吐峪沟麻扎朝拜一番。据称,现在每年前来朝觐的国内外穆斯林络绎不绝。

不懂得是因为炎热,还是因为害怕,同伴们都不愿意爬到山坡上的乱坟岗转悠。为了见证“圣人墓”的历史丰碑,我决定扔下在凉棚里躲闪毒辣太阳的他们,独自上前勘探一番,老山羊不怵热,大白天也不怕鬼!山坡上建有数百座大小不一的坟头,有夯筑的,有土坯垒的,也有些砖石砌的,有些已经被岁月抹平,还有些高大圆顶的坟头仍顽强地伫立在我们视野里,这些保存较为完好的麻扎应该是有身份有地位死者的安葬之地吧,伊斯兰教虽然也像其他宗教一样强调“众生平等”,但有钱有势,人就任性呐!山坡的高处竟然建有一座砖石结构的大麻扎,里面庭院深深,宽敞透亮,这头死魂灵生前肯定很任性的!
到底哪一座麻扎安葬的是伊斯兰教教主穆罕穆德6个弟子呢?这就是没有导游的缺撼。大凡来到著名的人文景点,想要有更大的收获,聘请讲解员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
吐峪沟古村落,位于霍加木麻扎的近旁,据称是新疆现存最古老的维吾尔族村落,分布在绿塔耸立的清真大寺四周,约有二百余户人家。古村落的房屋建筑均为黄色粘土制坯建成的窑房,大小高低不一,大部分只有一层,少部分有两层以上,个别独立成房,整个村落沿山势连成一片。据称这个村庄完整地保留了维吾尔族的古老传统和民俗风情,人们仍使用古老的维吾尔语种,穿着最具民族特色的服饰,走亲访友最喜用古典的驴车代步。
如今的吐峪沟古村落被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但关于维族在这里生活1700多年的说法,笔者认为缺乏依据,因为公元4世纪前后维族的祖先回鹘人还生活在广阔的蒙古高原上,所以有夸大的嫌疑。 
吐峪沟千佛洞在唐代为西域地区著名的佛教壁画艺术中心,敦煌莫高窟出土的唐代文献《西州图经》把它描述为人间仙境,“吐峪沟中有随山势展布的重重寺院,它们背依危峰,下临清溪,四周绿树掩映,佛寺、禅院密集,佛乐飘飘、烟火不断、游僧云集,人行沟谷深处,难见日月”。遗憾的是,由于近代列强的掠夺和人为破坏,千佛洞如今只剩下8个洞窟还残留有少量回鹘文题记的壁画了。
一路走来,又热又渴的我们最后在火焰山下的一栋小屋前停车休息,向淳朴的维族大姐买了2个大西瓜,才10元钱,善良的大姐还送我们2个哈密瓜呢。
一定记得,世上还是好人多。

高昌故城,维吾尔语称“亦都护城”,“王城”之意。《北史•高昌传》称,因“地势高敞,人庶昌盛”,故得名“高昌”。据史籍记载,高昌城始建于公元前1世纪的西汉时期,当时称为“高昌壁”或“高昌垒”。汉、魏、晋历代都曾在此设立“戊己校尉”,管理屯田,抵御匈奴,故又名“戊己校尉城”。公元460年,西域36国之一的车师国灭亡,柔然国立阐氏伯周为王,封其国名“高昌”,从而掀开了高昌王国的序幕。南北朝时期,这里诸王争霸,但国号仍为“高昌”。公元640年,唐太宗派礼部尚书侯君集率兵灭麴氏高昌王国,改称“西州”。公元9世纪末,灭国西迁的回鹘人建立了“西州回鹘国”。1209年,西州回鹘国臣附蒙古,成吉思汗赐回鹘国主为自己的“第五子”,并下嫁公主以示恩宠。13世纪末,成吉思汗的曾孙海都、都哇与忽必烈争夺权利,东侵略吐鲁番,高昌城最终毁于战火。
这座驰名中外的西域古都,历尽繁华,曾是连接中原、中亚欧洲的枢纽,既是经贸活动的集散地,又是世界宗教文化的荟萃之地。当时的波斯人、阿拉伯人、粟特人把苜蓿、葡萄、胡椒、宝石、骏马等中西亚特产源源不断地运来高昌,又从高昌带走大量产自中原的丝绸、瓷器、茶叶、香料,还把中国古代的指南针、造纸、火药、印刷等技术传播到西方。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宗教先后经高昌传入内地,当时居民先后信奉摩尼教、佛教、伊斯兰教,高昌成了世界古代宗教最活跃、最发达的地方。驰名中外的高昌古乐,更是高昌人的骄傲,它以浓烈的异域风情和丰富的艺术词汇在汉唐之际流行,并被列入唐朝十部大乐之中,成为中西融合的文化瑰宝。
麴氏高昌王国10任国王都是来自中原的汉人,因此汉文化对高昌的影响显而易见。玄奘西行路上,途经西域小国伊吾(今哈密),当高昌王麴文泰得知当地来了一位东土大唐的求法高僧时,便赶忙派人把玄奘请来,专门安排在王宫内居住,与玄奘结为兄弟,并苦口婆心地劝说玄奘留在高昌担任“国师”,但这些都无法动摇玄奘西行寻求真经的坚定意志,高昌王无奈,只得请求玄类讲经一个月后再西行求法。
临行前,高昌王赠送玄奘“黄金100两,银钱30000,绫及绢500匹,骏马30匹,充法师往返二十年所用之资”,遣25名仆役随从;又修国书24封至途经各国,附大量礼物;并约定玄奘归国后需回高昌王国弘法三年。出发那天,全城夹道相送,高昌王鞠义泰抱着玄奘失声恸哭,亲自送至100里外的交河故城附近,才依依惜别。
唐僧玄奘和高昌王麴文泰的故事留给后人一段关于虔诚信仰和真挚友谊的千古佳话。因为得到麴文泰的无私赞助,玄奘的旅行生活从此有了极大改善,他再不是从前那个如丧家之犬般饥寒交迫的逃犯,也不再是孤单影只的独行客、苦行僧,真正变成骑着高头大马,有大量随从陪伴的留学大款和旅行家了,因为随身携带的黄金和白银就足够玄奘一行20年的宽松花费,还没包括沿途西域各国的大量友情赞助呢。
再没有衣食之忧的唐僧玄奘并没有辜负赞助人的殷切期望,在印度潜心学佛17年后,满载而归,只是唐僧玄奘回归东土之际,高昌王国已被唐朝所灭,重返故地的承诺再也无法兑现了。

高昌古城平面图略呈不规则的正方形,分外城、内城、宫城三部分,布局似唐代的长安城。据史书记载,高昌城鼎盛时期城门有12个,城内房屋鳞次栉比,有作坊、市场、庙宇和居民区等建筑,总面积约200万平方米。密集的民居和市井坊肆建筑群的风格与交河故城相似。
高昌故城值得有心人前来吧!
当红艳的太阳还斜挂在西边的天空时,我们追逐着自己长长的身影赶到高昌故城。还记得2006年前来参观时,景区只开放一小部分景点,我们还是坐着维族兄弟的毛驴车往里面走,走马观花式的参观完唐僧讲经的核心景点大佛寺后,就被导游驱赶着往回走,最喜流连忘返的我还被教训了一顿。如今的高昌故城已经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庞大的古城遗址全面开放了,景区里的所有景观一边大规模修缮,一边接客。今年来新疆旅游的人太少,高昌古城就我们一伙大胆前来的客人,以至于景区工作人员无比殷勤地为我们提供全程电瓶车和保安随行的贴心服务,任由我们一路停停走走,每到一个大的景点,更是提醒我们下车到里面看个仔细,从不催促,毫无愠色地久久等待之后,又载着我们前往下一个景点。
环顾四周,偌大的高昌故城保存最为完好的当属外城墙,仍高大稳固,结构完整,规模宏伟,并在积极修缮中;内城和宫城损毁严重,到处是战火和岁月侵蚀留下的荒凉孤寂的断壁残垣,唯有大佛寺保存较好,这座据称面积达10000多平方米的寺庙至今仍保存有较为完整的山门、讲经堂、大殿、藏经楼、僧舍等建筑,其中圆形屋顶的建筑就是当年玄奘弘法的讲经堂。
小贴士:
古城内四处稀稀疏疏地长着好些名叫“野西瓜”的藤蔓植物,这是一种治疗风湿效果极佳的药物。
今天,高昌故城的服务是无比周到的,让我感受到从没有过的热情。将来这一世界文化遗产门前游客涌动时,肯定享受不到如此贴心的服务了。
一定记得,人少是客,人多是草!
绕着整个高昌故城慢悠悠地转了一大圈后,当我们心满意足地观赏完回到大门口时,太阳已经下山,天空变得晦暗起来,突然身后升腾滚涌起一股股沙尘,逐渐遮盖了整个古城,并向我们追逐而来,难道我们的到来惊扰了这里寂寞的魂灵,惹来它们的愤怒,故而前来驱赶?害得我们赶忙上车逃窜,狂奔十几公里后,才摆脱沙尘暴的追逐。司机说这里的沙尘暴是间歇性的,经常会在风和日丽的不经意间,突然刮起一阵阵大风,狂暴地卷起戈壁荒漠上的沙尘,追逐着过往的行人,撒泼肆虐上好一阵后,才心满意足地偃旗息鼓了。 

入夜,我们进入吐鲁番市区。又走过忙碌的一天后,晚上和黄同学在酒店里喝上几瓶新疆有名的乌苏啤酒,这种啤酒的麦芽香味特浓、口感特鲜。
知识锦囊:
吐鲁番,维语“低地”之意,为天山东部橄榄状山间盆地,也是中国地势最低和夏季气温最高的地方。盆底的艾丁湖水面,低于海平面155米,是中国海拔最低的地方,仅次于低于海平面391米的约旦死海
由于盆地气压低,吸引强气流涌入,吐鲁番成为中国有名的“风库”,达坂城和七角井的大风曾吹翻过火车呢。
吐鲁番盆地是中国著名的干热区,历史上极端高温达48℃,原因有三:第一,气候特别干旱,天上没有云彩阻挡强烈的阳光,地面也没有水分蒸发消耗热量;第二,盆地地形导致白天热量不易向外散发;第三,海拔低,海拔越低则气温越高。
由于资源丰富,吐鲁番广袤的戈壁荒滩上竖起一架架怪兽般的抽油机,甚至架设到生活小区旁。近期在这里崛起一个名叫“吐哈油田”的地方。 
吐鲁番属多民族、多宗教地区,以维、汉、回族居多,分别占总人口比重的71%、22.4%和6.3%。伊斯兰教是吐鲁番地区最大的宗教,共有清真寺956座。

本篇游记共含6110个文字,4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