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交民巷初体验—一段想要赶紧结束的旅程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7
心澈 LV.2
2016-04-23 14:19 390/2

东交民巷初体验

东交民巷这个地名,对于绝大多数文科生来说,想必都不陌生吧。因为,它曾经那么多次出现在我们高中历史的考卷里。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东交民巷被划给英美法等西方列强,设立使领馆及各种配套设施,国人敬而远之。1949年,新中国成立,毛主席要求入城仪式一定要经过东交民巷,跟50年来中国武装力量不得入内的日子说byebye。1959年,所有的使馆都迁到三里屯,留下一幢幢洋味十足的老建筑无言地述说着过去的那些事。
每次来北京出差,如果有可以单独行动的时间,我总是要到处走走,因为这才是了解这座城市的最好方式。坐地铁到崇文门下车,B出口出来不远其实就是巷口,但因为没有明显的路牌,又或许是因为同仁医院的招牌太过醒目,以至于我到了跟前还怀疑这是否就是我的目的地。同仁医院紧挨着就是北京医院,然后又是一排药店、骨灰盒店、花圈店,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非常少,天色又逐渐按了下来,竟给人一种往黄泉路上走的感觉。这就是传说中的东交民巷?
一直走了四五百米,到了东交民巷和台基厂大街(北京的地名总是那么让人匪夷所思)的路口,总算眼前一亮,一大排绿尖顶的红砖房子呈现在眼前,我不懂建筑,看着有点像俄罗斯风格,可能以前是俄国的使馆吧。大门紧锁,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任何铭牌或者说明,边上的一间附属用房倒是开着,但也变成了一个半会所半画廊半办事处的地,似乎水很深的样子,所以也就没敢进去。暮然回首,转了个身,却有意外的惊喜,庞大的树冠掩映下,一座哥特式的教堂跃然而出。想必就是圣弥额尔教堂了,我提前做过功课的。果然,教堂前的石碑上刻着,圣弥额尔教堂、法国人建造、北京市文保建筑。回到酒店后查资料,这座教堂还正常使用,里面还可以举办婚礼。可惜去得太晚,没能进去一睹真容。不过我也不是什么教徒,光瞅瞅它的面容和身材也就够了。
过了台基厂这个路口,人就更少了,在到处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的北京城,能有这么个安静的处所悠闲地散步,原本应该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可是,我反而生出一种想快点结束旅程的感觉,因为,因为气氛太压抑了。道路两边,都是黑黢黢的有些年头的老房子,有些墙皮已经脱落,像上了岁数的老人。上了岁数也没关系,有些人越老越发显得慈眉善目,但东交民巷的建筑并没有这种气质,反而透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绝大多数的房子都门窗紧闭,死气沉沉。偶尔有一两幢好像里面有人办公的,也是警卫森严,门口站岗的士兵荷枪以待,吓得我都不敢多看几眼。印象最深的是东交民巷15号,庭院深深,清一色深灰色的建筑,却装了一扇艳红如血的大门,门口两位绿警服的神态也与普通的哨兵不同,有种很玄乎的优越感。当时我想,这应该是某个权重部门圈占的办公场地吧。回到宾馆一查,真是吓死宝宝,网上居然说是某国家领导人的官邸,幸好我当时收起自己的好奇心没有拿出破iphone拍照,不然,说不准被抓起来了。
虽然叫巷,但我觉得这条路比大道还大道,官气实在太重了。除了15号,还有国家最高法、中国警察博物馆、天安门管委会等一系列听着就让人惧而远之的单位。所以,还是赶紧走吧,第一次也许就是最后一次到访东交民巷了。对于官场之气,我有一种本能的躲避,这样的人还混在公务员队伍里,也是醉了。
在这种想要赶快结束的迫切中,1公里多长的巷子很快就走到了头,没想到巷子的另一头居然就是天安门广场,一头是医院,一头是政治心脏,中间贯穿各种要塞,这搭配,各位脑补吧。

后记:东交民巷给我印象深刻的不仅是它浓厚的官场气息,还有微弱路灯下那群看不清容颜的顺丰小哥。快7点半了,他们还在整理各种票单,边上的三轮车上还有一堆快件。他们肯定来自外地的农村,就像蚂蚁一样生活在这座世界大都市里。都市原本属于强者,但他们,也都如野草般共生于此。我在想,是什么支撑着他们?或许是因为朴实却如一碗热白粥般熨帖心灵的爱情?或许是出人头地在家乡父老前扬眉吐气的中国梦?或许是为了下一代获得更多的资源,让自己的命运不再重演?不管是什么,敢于挑战大城市生活压力的人,总是让人钦佩。我,是没有那么那种勇气的。

本篇游记共含1672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实用的帖子,要是图文并茂就更好了

2016-04-23 21:20

不错,放些图会更生动吧

2016-04-25 09: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