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北印金三角文化遗产旅记

30
Vesper (杭州) LV.23
2016-04-25 21:14 1258/8
  • 出发时间/2016-03-24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行程

Day 1:飞抵德里,包车前往德里红堡-参观胡马雍陵-参观古特伯高塔-莲花寺冥想-参观德里国家博物馆-宿新德里香格里拉爱神酒店;

Day 2:包车前往阿格拉,参观泰姬陵-参观阿格拉堡-参观阿格拉大理石艺术品制作工厂-月亮公园看日落-宿阿格拉泰姬陵东门路雷迪森布鲁酒店;

Day 3:参观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包车前往斋浦尔,参观城市宫殿-打望风之宫殿和水上宫殿-宿Khatu Haveli 民宿;

Day 4:参观琥珀堡,包车前往新德里,打望总统府和德里印度门-飞离新德里

写在前面

       从小从历史书中就知道四大文明古国,但除了中国外,对其它三国的细节知之甚少,当然也心生向往,一直想去看看。只不过巴比伦早已烟消云散,埃及则因为安全问题,将计划的行程一推再推。作为近邻印度,本是方便的目的地,可惜由于早期签证的麻烦和不断的负面新闻让人也提不起旅行的热情。突然间,繁忙的工作期间有了4天的假期,再随着印度突然开放了对中国的电子签证,让人对这片古老的国土的兴趣勾了起来。于是乎,便和小伙伴商量去印度来个短暂的旅行。
       对于这个色彩鲜艳,历史悠久的国家,短短四日显然不可能进行一次深度的全境游。我们选择了凝结了印度古老的历史人文的精华所在的三座城市:德里,阿格拉斋普尔,作为这次旅行的目的地。这三座城市聚集了印度最重要的世界文化遗产,同时也由于它们的地理位置正好构成了一个三角型,所以也被称为印度的文化”金三角“。参观这三座城市,最佳的交通工具莫过于包车。我们通过网上联系了当地的旅行社(http://www.tcindia.com/),花了大约1500 RMB (含司机),定了一辆7座的丰田。然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开始了这次旅行。

第一天:漫步德里

       清晨,抵达位于德里的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在出境口便可以看见这面极具有印度特色的雕塑墙。在雕塑墙下,可以寻找合适的通关口,持有电子签证的旅客,需要走特殊的通道并录入指纹,并且会有简单的询问。不过,一般也是比较快速的可以过关。出了关卡,直接来到机场门口打车。一时间,被整洁高大上的机场外表冲昏的头脑,没有开启“发展中国家模式”,莫名在一个“Airport Authorized TAXI“的柜台被拉上一辆小车,直到司机贼兮兮的说”Welcome to my country“的时候才意识到上了黑车了。一路怀着忐忑,甚至打算跳车狂喊 “Help“的打算,终于来到预定的酒店。虽然司机狮子大开口要了2k多卢比,不过念想着损失不大,安全第一,赶紧给钱,仓皇逃进酒店。

幸好,酒店的员工十分的专业和友好,并且良好的酒店环境也平抚了心情。Check in 完好,坐在大堂等待包车,喝上一杯清茶,看看酒店大堂饶有趣味的摆设。

预定的包车还算靠谱,准时带上我们前往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德里红堡。这座被干枯的护城河甬道环绕的红色城堡是莫卧儿帝国时期的皇宫,也是位列世界文化遗产的印度重要历史建筑。自沙贾汗皇帝时代开始,莫卧儿首都便自阿格拉迁址于此。

红堡的整个建筑设置呈八角形,亭台楼阁都是用红砂石和大理石造就,没有用到一块木料或是铁钉。

红堡共有两座大门,三座小门。最宏伟的是西面的拉合尔门。拉合尔门有拱门,护楼,城楼上有凉亭,塔柱。1947年8月15日,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就是在拉合尔门宣布国家独立,第一面三色国旗就是在这里升起。

和天朝一样,参观红堡也有内宾价和外宾价,印度老百姓10个卢比的门票,我等外国人就要付上坑爹的250卢比,sigh~。持票通过森严的安检,穿过拉合尔门进入红堡内部参观。

拉合尔门后长长的甬道林立着各种贩卖旅游纪念品的商铺,起初以为是发展中国家惯有的将旅游景点商业化的恶习。看了路边石碑的介绍才知道,这里集市(Bazaar)的历史悠久,自皇宫建立之初这里遍布各类商贩,顾客涵盖平民,贵族甚至皇室成员。

红堡的部分地区驻扎有军队,在通往内殿的城楼中有一个小型的军事博物馆。

城楼上站立了一位身披罗莎的印度妇女,凝望着红堡内殿枢密院,不知否在追思以往这里的繁华的时光。曾经这里金碧辉煌,地上是手工精织的地毯,壁上镶的是各式宝石,天花板是白银铸就,并且还嵌着各种金雕图案。最为珍贵的是枢密宫中的孔雀御座。这一御座是用10万克拉的黄金精制而成,上部镶有钻石﹑翡翠﹑青玉等宝石,下部镶有黄玉,背部是一棵珐琅镶成的大树,树上有一只美丽的宝石孔雀。可惜,这些无价之宝早已在战火中焚毁,只剩残垣断壁和依然威严的城墙。

在红堡盘恒一会儿后,我们乘车前往下一个世界文化遗产-胡马雍陵。又付了坑爹的250卢比的外宾价门票,从一个截断的门墙入口进入陵园。

此陵是莫卧儿帝国创始人巴卑尔之子,帝国第二代君主胡马雍及其皇妃的陵墓。虽然大部分的印度人是信仰印度教,但其实在英国殖民印度之前,印度主要是由伊斯兰教统治。

而且,由于印度的伊斯兰统治者为了维护政治稳定,对印度其它宗教都采取比较怀柔的政策,所以这点在建筑风格上也有体现。胡马雍陵便是伊斯兰教与印度教建筑风格的典型结合。

这座陵园是印度第一座花园陵寝,陵墓主体建筑由红色砂岩构筑,陵体呈方形,四面为门,陵顶呈半圆形。整个建筑庄严宏伟,为印度乃至世界建筑史上的精品。

参观者还可以拾阶而上,直抵陵墓核心参观。

陵墓四壁是分上下两层排列整齐的小拱门,

站在拱门前的高台上可见陵园坐北朝南,平面呈长方形,四周环绕着长约2千米的红砂石围墙。陵园内景色优美,棕榈、丝柏纵横成行,芳草如茵,还置有喷泉,实际上是一个布局讲究的大花园。

陵墓顶部中央有优雅的半球形白色大理石圆顶。这种圆顶的设计及其修建的方法特别引人入胜,在印度建筑中,至少在其完美的形式中,双层圆顶的显著优点初次体现出来。

这种圆顶建筑形式极具有波斯风格。这与胡马雍具有强力的波斯支持者有关,胡马雍的皇后便是 一位波斯学者的女儿,特别是胡马雍的复国也是与得到波斯萨法维王朝的帮助分不开的。

胡马雍和皇后的墓冢在寝宫正中,两侧宫室有莫卧儿王朝5个帝王的墓冢。从红砂石精细的镂花、花园式的内景到四周墙壁上的拱型大门,这一切构成典型的莫卧儿风格。据说阿格拉的泰姬陵就是仿照胡马雍墓建造的。不管这种说法是否属实,在后面的参观中也确实看出了两者的类似性。

在胡马雍陵内,还有一些神庙。这些神庙的建筑风格或偏向伊斯兰风格多些,

或偏向印度教风格多一些。

方正的主体,拱门,圆顶,还有贴瓷的修饰,都构成了特有的莫卧儿建筑风格。

从胡马雍陵出来,驱车前往下一个世界文化遗产目的地-古特伯高塔。这座被誉为“印度七大奇迹之一”的建筑象征着伊斯兰征服印度的胜利,故又称“胜利塔”。

整个古特伯高塔共分5层,塔高72.5米,塔基直径14.3米,塔顶直径2.5米。环绕塔壁的横条浮雕饰带既装饰着阿拉伯图文和《古兰经》铭文,也点缀着印度传统工艺的蔓藤图案和花彩垂饰,将波斯与印度的艺术元素融为一体。

高塔旁有一座建于1193年的奎瓦吐勒回教清真寺,是印度最古老的回教寺院,是古特伯拆除了27座印度教和耆那教庙宇,并且使用这些雕墙石柱改造而成的。

清真寺旁边美丽的花园中建有一个日冕,纪念当年发掘和恢复古特伯高塔遗迹的主管-“Sanderson”。人们用日冕的寓意“The shadow passes, the light remains” (有阴影的地方, 必然有光) 来赞誉这位主管为此所作出的贡献。

 在遗迹中,古特伯高塔对称的位置还有一个粗粗的石柱—这是另一座未完成的宣礼塔。

古特伯高塔的遗迹并不大,半个多小时便可逛完。出来后,啃了一些自备的干粮(主要是面对印度的小餐馆,对自己的肠胃实在没有信心。),便前往距离高塔不远的莲花寺。这座寺庙虽然类似莲花, 但却和印度教没有任何关系, 它其实是一座巴哈伊信仰的灵曦堂。巴哈伊信仰由巴哈欧拉创立于十九世纪中叶的伊朗,它的宗旨是创建一种新的世界文明、实现人类大同。其基本教义可概括为“上帝唯一”、“宗教同源”和“人类一体”。巴哈伊教没有神职人员和地方教堂,只在每个大洲建有一个灵曦堂。而莲花寺便是印度次大陆的总堂。

巴哈伊的渐进宗教启示观导致的结果是,他们接纳世界上主要宗教的有效性,认为这些宗教的奠基者和中心人物都是上帝之显示者。其中包括:耶稣、穆罕默德、摩西和释迦牟尼等。另外,其他一些宗教人物如挪亚和亚伯拉罕也是神的先知。整个宗教思想温宽容,强调回归人的本性,抛弃偏见,所以也容易被人所接受。如今,它已经是世界上分布最广的新兴宗教。进入莲花寺参观完全免费,只需保持安静,但不允许摄影。在莲花寺内部空旷的大厅中,坐在冰凉的大理石椅上,闭目思考一下人生,其实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生体验。

在莲花寺休憩片刻后,司机带我们返回新德里市中心,前往近日最后一个目的地-印度国家博物馆。

作为世界文明古国之一,悠久的历史长河必然中必然蕴含和沉淀了不少文化瑰宝,本想在此好好享有一番文化历史的饕餮盛宴,不过简陋的环境和有限的收藏还是让人感到不小的失望。

也许发展中国家的物质建设依然还不充分,对于历史文明的探索还没有如此的迫切。虽然在博物馆中也可以找到不少精品,只是对于印度这个历史如此悠久的国家而言,整个国家博物馆确实显得过于简陋了。

比较吸引人的除了印度宗教相关的时刻外,便是位于博物馆核心的手工艺品和珠宝的藏品了。

穿过厚厚的保险库门,可以看见博物馆收藏的历代珠宝饰品,虽然也堪称眩目,但是相比参观过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皇宫收藏的珠宝,显得实在过于单薄。

逛完博物馆已是夕阳西下,饥肠辘辘之际,司机带我们前往一家名为“印度滋味”的餐厅享受一顿印度大餐。每每提及印度餐,脑海中反射出来的便是飞饼和咖喱。果不然,菜单中主要的也确实是这些。只是,对于印度咖喱,外界有很多误解。印度食品喜欢使用香料,而由于无法区分各种香料,所以将这些香料统称为咖喱。其实大部分的香料并不辣,点上一个飞饼,蘸裹自己喜欢的香料和肉类,送入口中,感觉还是十分的美味。
        酒足饭饱后,趁着夜色回到酒店休息,明天一早将直奔阿格拉去看此行最主要的景点-泰姬陵。

第二天:阿格拉探秘

       泰姬陵名声之大,让它对于印度而言就如果金字塔对于埃及的意义。只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泰姬陵的所在地不是在德里而是在阿格拉。其实,就历史地位而言,阿格拉更是绝不逊于德里,它曾两度作为统治印度长达数百年的莫卧儿帝国的首都。这座古老的城市位于亚穆河畔,距离德里约200公里。一早,我们便乘车出发,前去拜访这座曾经堆砌了繁华和光荣的古都。

由于在德里和阿格拉之间已经修建好了高速公路,只需2个多小时,我们便抵达了阿格拉。在司机的强烈建议之下,我们请了一位当地有资质的导游。事实证明,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有一位导游还是必须的。在酒店放好东西后,我们来到了泰姬陵的入口。入口处早已黑压压的排起了长龙。在导游各种插队加塞,以及和当地工作人员沟通的情况下,很快和顺利地进入了泰姬陵的入口。

整座泰姬陵位于一个大花园中,进入泰姬陵的核心需要穿过一个威严的大门。

整座大门威严雄伟,象征着天堂的入口。门楼上矗立着22个小拱顶,代表修建这座伟大的建筑历时22年。门栏上的花纹并不是通过颜料绘制,而是使用各色宝石镶嵌。这些宝石来自世界各处。绿松石来自西藏、青金石来自阿富汗、水晶和翡翠来自中国,碧玉来自旁遮普邦、檀香和红宝石来自印度南部四邦、孔雀石和琉璃来自缅甸、象牙和白玉来自泰国、蓝宝石来自斯里兰卡、玛瑙和黑曜石来自阿拉伯、珊瑚和萤石来自波斯、黄金和白银来自朝鲜、绿宝石和鹿角来自于越南。共有28种宝石和半宝石镶嵌入白色大理石、华美至极。

大门四周的花园构成四个象限,显得平整高贵。

跨过这座“天堂之屝”,这座被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印度穆斯林艺术的珍宝和世界遗产中被广泛赞美的杰作之一” ,“印度的明珠”的伟大建筑便呈现在眼前了。虽然心中已经有些思想准备,但当身临其境时,还是被这人类伟大的艺术瑰宝所深深震撼。这座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巨大陵墓清真寺,是莫卧儿皇帝沙贾汗为纪念他心爱的妃子于1631年至1648年在阿格拉而建的。这个来自波斯的妃子,美丽聪慧,多才多艺。沙贾汗封她为“泰姬·玛哈尔”,意为“宫廷的皇冠”,可谓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可惜的是,泰姬在生下第14个孩子后便染病香消玉殒。死讯传来,沙贾汗竟然一夜白头。于是,一个悲痛的丈夫,动用了王室的特权,倾举国之力,耗无数钱财,用22年的时间为爱妻写下了这段瑰丽的绝响。

整座泰姬陵是用从322公里外的采石场运来的大理石造的,白色大理石砌成的陵墓建在7米高、95米长的长方形大理石基座上,四角各有一座40米高的圆塔,称作邦克楼。寝宫总高74米,上部是高耸的圆形穹顶,下部为八角形陵壁。4扇高大的拱门门框上镶嵌着黑色大理石,陵墓上的文字是用黑色大理石做的。上面刻有《古兰经》经文。

泰姬陵四周是红色的围墙。从大门到陵墓有一条用红石铺成的长甬道。位于陵墓主体前方,中央有一水道喷泉,而且有两行并排的树木把花园划分成4个同样大小的长方型,因为“4”字在伊斯兰教中有著神圣与平和的意思。

陵墓的宫壁上用宝石镶成的花卉构思巧妙,光彩照人。

中央宫室里泰姬与沙·贾汗的大理石棺材安放在雕花大理石围栏内。寝宫东西两侧屹立着两座完全相同的清真寺翼殿。

兴建这两座清真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持整座泰姬陵建筑的平衡效果,以达到对称之美。

泰姬陵算是印度最为出名和重要的景点,每天也要接待大量的印度国内和国际游客。不少印度游客直接会在泰姬陵上席地而坐或者躺下,一边休憩,一边欣赏这座伟大建筑。

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这座伟大的建筑,便被庞大的游客人流吓到,也因为只有短短半天时间,便先从泰姬陵出来前往阿格拉第二座世界文化遗产建筑 - 阿格拉堡参观。

这座与德里红堡齐名的皇宫,曾经是在阿格拉建都的莫卧儿王朝的皇宫。这座方圆1.5平方公里的宫堡,外形非常雄伟壮观,城内的宫殿,虽经历漫长的岁月,多已失修,但画梁和墙壁上精巧的雕刻与设计,仍隐约保存着昔日富丽堂皇的风貌。

参观途中,还会经常遇到这些可爱的精灵,让人心生欢喜。

皇宫内部也拥有多处花园,虽然没有鲜花盛开,但是所表现的气度和格局也是极为不凡。

阿格拉堡的建造与使用历经莫卧儿王朝的阿克巴、沙贾汗、贾汉吉尔、奥朗则布等多位皇帝。不过,建造泰姬陵的沙贾汗皇帝却在这儿度过了悲伤的晚年。由于他动用举国之力建造了泰姬陵,迁都德里,建造德里红堡,掏空了国库,动摇了国家根基,也引起了自己儿子的不满。特别是当他决定再为自己建造一座和泰姬陵一样的黑色陵墓时,他的儿子终于爆发了。通过兵变,沙贾汗被儿子囚禁于阿格拉堡的八角宫中度过了他最后的八年。

在最后的岁月中,沙贾汗就只能默默地坐在小楼中,怀着无限的思念之情,望向泰姬陵,寄托他那一颗孤寂哀伤的心。

作为一座穆斯林皇宫,整个阿格拉堡结合了印度中亚的建筑风格。

规整的穆斯林花园,建筑拱顶和印度风格的红色砂石相应得彰,起到了极好的美学效果。
       参观完阿格拉堡,本计划直接去看夕阳下的泰姬陵。不过,距离日落尚还有一大段时间。于是,在导游的建议下,我们去参观当地的大理石工艺制作工厂。阿格拉的石雕工艺是全印度闻名的, 精美大理石雕刻,尤其是彩色宝石镶嵌工艺一直是阿格拉地区的国宝级民间工艺,也是当年建造泰姬陵遗留下来的珍贵人文遗产。

由于修建泰姬陵工程浩大,历时很长。很多参与修建泰姬陵的工匠都是数代参与修建。随着泰姬陵修建完毕,这些工匠也就在当地居住下来,这门手艺也就代代相传,如今很多的石雕镶嵌工艺工厂都有祖上的不传之秘,使这些技术更加的神秘。每制作一个工艺品,雕刻艺人首先根据事先设计的图案在大理石上雕刻出凹陷的图案,再用滑动的细齿砂轮打磨需要镶嵌的宝石片,每片的形状都要相互融合,形成完整无缝的拼接。最后,将打磨好的雕花图案用特质的粘接剂完美无缝的拼接在大理石上面。往往,一件工艺品,要经过数人,经过几十日,才能成功

在工厂的陈列室中,可以看见各种大小各异,巧夺天工的石雕作品。我们也选择了很小的几件廉价小作品作为旅行的纪念品。

参观完石雕工艺品工厂,在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亚穆纳河另一侧。这里曾经是沙贾汗选址作为自己陵墓的地址,如今却是一个巨大的花园,也是欣赏夕阳下泰姬陵最好的所在。

阳西下,将周围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金纱,异常的美丽。

当亚穆河河水充盈的时候,这里可以看见叹为观止的泰姬陵的倒影。可惜的是,现在是枯水季,干沽的河床上如今成了牧羊人放羊的乐园。

夕阳下的泰姬陵异常美丽,白色的泰姬陵从灰黄、金黄,逐渐变成粉红、暗红、淡青色。在此美景下,不禁想起了印度诗人泰戈尔的诗
“沙·贾汗,你宁愿听任皇权消失,却希望使一滴爱的泪珠永存。/
岁月无情,它毫不怜悯人的心灵,它嘲笑心灵因不肯忘却而徒劳挣扎。/
沙·贾汗,你用美诱惑它,使它着迷而被俘,你给无形的死神戴上了永不凋谢的形象的王冠。/
静夜无声,你在情人耳边倾诉的悄悄私语已经镌刻在永恒沉默的白石上。/
尽管帝国皇权已经化为齑粉,历史已经湮没无闻,而那白色的大理石却依然向满天的繁星叹息说:“我记得!”/
“我记得!”——然而生命却忘却了,因为生命必须奔赴永恒的征召:她轻装启程,把一切记忆留在孤独凄凉的美的形象里。”

迎着完美的夕阳,我们结束一天的旅行,但是泰姬陵绝美的身姿依然在脑海中久久复现。

回到酒店,在酒店的印度餐厅,决定尝试一顿北印正宗的美食。

餐厅在提供美食的同时,还有歌舞音乐表演,赏心悦目。

其实,印度的美食分南北。其中北部由于穆斯林文化的影响,食品中更具有中东风格而且以菜色清爽和善用咖喱为特色。这家餐厅只提供塔利(Thali)套餐。所谓,塔利是印度的定食,基本上塔利是一份圆盘上放着菜泥、烤肉、马铃薯、炖菜、酸奶、甜点等约4~6种菜色,可以让你全方位欣赏各种特色菜肴。等吃完之后,不禁大呼过瘾,以往对印度餐的偏见一扫而光。吃完回到房间,回想白天看美景,晚上享美食,顿时觉得一日的旅程无比幸福,真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第三天:奔向粉红的都市

       时光匆匆, 不能让我们在阿格拉古城做太久的停留, 一早便搭车奔向斋普尔。只是在前往斋普尔的路上,还会路过位于阿格拉郊区的另一座世界文化遗产遗迹- 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城。在这里,我们做了短暂的停留,去追思一下阿克巴大帝的传奇和荣耀。

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城原意为“胜利城”,是阿克巴大帝于16世纪后半期建立的都城。阿克巴是莫卧儿王朝的第三位皇帝,胡马雍的儿子,但却被认为是莫卧儿帝国的真正奠基人和最伟大的皇帝。在他统治时期,他能对所有的信仰给予平等和自由的看待,帝国的文化和艺术在他统治时期达到顶峰。

整个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城是按照阿克巴大帝的审美观建造的。整个城市建筑并不是简单随机地堆砌,而是按照一定的规律形成了富有节奏感的建筑群。建筑风格清新而富有创造力,如同其它保存下来的莫卧尔帝国的古建筑一样,城内的大多数建筑物将印度和伊斯兰文化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皇宫旁的达加清真寺是印度境内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在清真寺中央白色的大理石房中,有一个名叫谢赫.沙利姆.奇斯蒂的伊斯兰先知的陵墓。

当年,阿克巴大帝虽拥有妻妾多人,但结婚多年仍膝下无儿。因此阿克巴大帝请求沙林先知指点迷津。沙林预言阿克巴将可获子继承帝位,但必须遣送两位妻子住在西格里镇 (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城旧址)。后来其中一位印籍妻子果然生下一子,大帝为感谢先知,将他的儿子取名为沙林,就是以后继承阿克巴帝位的加汉基尔王。而先知也被奉为圣人,受人万世朝拜。

先知沙林的白色陵墓可以说是整个古城中最神圣的地方,今天依然受人朝拜。在当地导游引导一下,虽然不信奉伊斯兰教,但也奉上一篮花瓣,一条锦被以示尊敬。

由于阿克巴大帝的包容性,在古城中处处可见不同宗教相互包容的风格。伊斯兰的拱门,印度教的莲花和基督教的拱顶在整个建筑群中有机的统一起来,形成了这里独特的风景。

结束了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城的拜访, 我们继续匆匆赶路。近5个小时的路程让人昏昏沉沉,直至车窗外出现的大象和一片粉色的城市,才让我知道目的地-斋普尔到了。作为印度拉贾斯坦邦的首府,斋普尔又被誉为“粉红的都市”,而满城的这抹粉红完全是300多年前这里的天才王公-杰邦·辛格的杰作。做为莫卧尔皇帝奥朗则布最重要的庭臣,他不仅是那个年代伟大的政治家、武士、梵文和波斯文学者,还是伟大的天文学家和建筑师,斋浦尔就是在他的规划下修建起来的。杰邦·辛格为了使这座城市与众不同,更加美丽,对城市实行了“色彩控制”,下令把全城的房屋都涂成粉红色,规定建筑物必须用浅沙岩建造。从此,斋普尔赢得了“粉红色之城”、“玫瑰城”的美誉。

历史上,斋普尔曾经臣服于莫卧儿王朝,但在宗教上确并不以伊斯兰为尊。这里的人更多的是信仰印度教或者是来源于古印度教的耆那教。所以,在这里可以明显地感受到曾在影视剧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浓浓的“印度味”。随处可见,身穿传统罗莎的妇女商贩,

和裹着鲜艳头巾的街头艺人。

斋普尔市中心,有一座由精致的庭院、美丽的花园、和各种特色建筑组成的粉色区域,那就是到斋普尔旅行不能不去一看的“城市宫殿(City Palace)”。

整座宫殿的私人大厅(Diwan-I-Khas)、迎宾宫殿(Mubarak Mahal)、马车博物馆(Bagghi-Khana)等部分对外开放。

宫殿的中央是私人大厅,这里是王公和手下议事开会的地方。私人大厅中的两个巨大银制的罐子是这里最值得欣赏的东西。这两个罐子每个1.6米高, 重达345公斤,容积超过4000升,堪称举世无三。这是为虔诚的印度教徒--王公玛多·辛格二世铸造的,这样他在1902年去往英格兰参加爱德华七世婚礼的加冕礼时,就能带上足够洗浴用的恒河圣水。

私人大厅四周被粉红色的围墙包围,人们可以通过小门进入内院。

这里有四个门可以直抵内院,这四个门代表了四季。孔雀门(Peacock Gate)代表了秋天,莲花门(Lotus Gate),代表了夏天、绿门(Green Gate)代表了春天,玫瑰门(Rose Gate)代表了冬天,其中孔雀门最为漂亮。

走过孔雀门,在主庭院的后面,七层楼的Chandra Mahal如今是巴瓦尼·辛格王公的私人居所,现在不对外开放。

在私人大厅另一侧参观完内部不能拍照的迎宾大厅后,来到了宫殿的出口处,却偶遇印度特色的吹蛇艺人。吹蛇人诡异的表情,危险的蛇舞和奇异的音乐声形成了浓浓的印度风情。

在城市宫殿不远处,一座像蜂巢般的巨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就是斋普尔地标性的建筑“风之宫殿”。这座牌坊型式的建筑物墙上密密麻麻布满953扇窗,每一扇窗户都是用红砂石镂空而成,呈半个八角形。这些窗户并非单纯为通风之用,而是为了方便古时宫中妇女观看外面的花花世界。窄小的窗户满足妇女们的好奇心,厚厚的墙壁则隔绝了抛头露面的机会。

看完风之宫殿,司机带我们前往今天的最后一个景点:水上宫殿。这座没有对外开放的水上城堡是18世纪的安梅尔王宫修建的,三层在水下,二层在水上,以做避暑之用。夕阳下,一眼看去,这座孤殿宛若一片落叶漂浮在Maota 湖中,让人心生怜惜。
       远眺完水上宫殿,斋普尔第一天的旅程就暂时告一段落。在古城中找了一家具有当地特色的B&B, 安顿下来,虽然一天的旅程有一半时间是在路上,但是还是感觉非常的疲劳,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进入梦乡,为最后一天的旅行积累体力。

第四天:畅游琥珀堡

       美美的睡醒后,迎来了这次旅行的最后一天。在返回德里前,我们将有半天时间去参观斋普尔最美的城堡-琥珀堡。这座建于1592年的城堡曾经是斋普尔王公的宫殿,但终因为水源枯竭,在使用了几百年后遭到遗弃,而王公也从山上搬到了斋普尔的城市宫殿中。

斋普尔市中心驱车约20多分钟后,在远处的山丘上便出现了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围墙沿山脊而建,透迤起伏,像一条巨蟒盘卧在山峦之巅,乍看之下,与长城颇为相似。雄伟的城堡由奶白、浅黄、玫瑰红和纯白石料建成,远看犹如琥珀,这也是琥珀堡名字的由来。

登上山上的琥珀堡有多种方式,骑着大象上去恐怕是最华丽和最能体会当地风情的。

坐在摇摇晃晃的大象上,踏着古道,沿着城墙而上,便像穿越了时空的隧道,那种古朴的华贵扑面而来。

来到城堡的阅兵场,便要靠自己步行进入主殿了。

站在议事厅门前,一眼望去,宏大的广场可聚万人,而远处山峦起伏,山峰之巅修建有长城般的城墙。

作为王公的行政中心和住所,整个宫殿也分好几“进”。在第一道太阳门和甘尼许门之间,是王公和他下属议事和办公的地方。

而跨过印有大象的甘尼许门则就进入了王公的私人领域。

在这里让人惊叹的莫过于“镜宫”。这里之所以叫镜宫,是因为宫墙上镶嵌着无数个姆指大小的水银镜片和宝石,还有一面面的小镜子,阳光下,它们闪闪发光,熠熠生辉。

据说当深夜来领,在漆黑的宫室内点燃蜡烛,烛光映照在宫顶和四壁上,镜宫便成一个渺无边际的苍穹,当人们将手持的蜡烛舞动的时候,又好像是一颗颗宝石在飘动,让人仿佛置身于星转斗移的仙境之中。

镜宫旁边的花园,喷泉潺潺,芳草茵茵。

王宫的内院纵横复杂,据说每个屋子里都曾居住着一位王妃。

从屋子里还可以看见宛若碧玉的MAOTA湖和美丽的花园。欣赏这美景,这恐怕也是当年藏身在深宫中的妃女们少数的几件乐趣之一吧。

在城堡中有众多狭小复杂的甬道,据说这是甬道是王公专门设计的,这些甬道配合密道可以通往各个嫔妃的房间。通过这些通道王公可以掌握一切,还可以避开嫔妃的纠缠和外来的暗杀。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单独来旅行的路盲来说,顿时就迷了路。幸好碰到了一位好心的印度兵蜀黍,带着我们在这如同迷宫般的内殿中穿梭,还义务当起了景点的解说。

推开那一扇扇古老的门扉,也仿佛打开了历史的大门,可以从点点滴滴去追溯那久远的时代。

在兵蜀黍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内殿的制高点。据说这里的景色是王公最宠爱的王妃所喜爱的。蓝天白云下,迎着扑面的山风,远处是护卫王宫的碉堡和城墙,不知几百年前,此情此景下,那些古人有会有如何的感叹。
       时间过的很快,闲逛之间便临近中午。不得不从琥珀堡离开,踏上返回德里的路程。从斋普尔开往德里,还需要近五个小时。望着窗外的异域景致,脑海中浮现着这几天各种经历,真仿佛如同做梦一般。

抵达德里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因为两天的静稳天气,难得一见的“德里蓝”顿时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似曾相识的雾霾天。在结束这次旅行前,司机带我们到总统府前小窥一番。这里曾经是英国殖民时期的总督府,如今已是这个民主独立国家的最高行政中心。总统府前的“国家大道”是印度重要庆典的举行场所,在国家大道两侧则分布了印度政府主要的政府机构。

在国家大道的尽头是印度门。印度门高48 .7米, 宽21.3米,拱门高42米。顶端有一个圆石盆,是一盏大油灯。每到重大节日,盆内盛满灯油,夜间燃起1米多高的火焰。 最初这个建筑是为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阵亡的印度军人而建,后也纪念印巴武装冲突和中印边界冲突中阵亡的印军。如今,它已成为新德里的标志,成为迎接世界各地贵客嘉宾的场所。
        参观完印度门,这次短短的旅行终于结束了,晚上我们将搭上返程的航班离开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大陆。来到印度前,对这个国度充满了各种疑惑和误解,短短的旅程让我感受到了它独特的魅力。诚然,它和大部分的发展中国家一样面临很多类似的问题,不过也可以感受到它悠久的历史文化和现在的发展活力。希望未来不远的将来可以再见~。

本篇游记共含11033个文字,10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4-26 17:2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拍得好!

2016-04-26 18:33

引用 Vesper 的图片:

免费跟游赏心悦目
顶赞

2016-04-26 19:5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2016-04-26 22:37

楼主拍得照片很棒,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4-28 11:32

2016-04-30 22:27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2016-05-02 13:57

马上要去印度,行程与你们似乎很相似,从你的游记中,汲取了不少经验。谢谢!

2016-05-07 17:2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