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自治區(藏) 羊卓雍措

我們併同麗惠和她的朋友,同行前往藏族人三大聖湖之一的「羊卓雍措」。
也因為今天的行程,讓我們有機會再與司機大哥見面。

【依著雅魯藏布江,尋找聖湖的方向!】

出了拉薩市區,車子跨越「雅魯藏布江大橋」駛上了「拉亞公路」,朝著西南方向往聖湖奔去。
根據司機大哥的說明,拉薩距離羊卓雍措不到200公里,相對於面積廣闊的西藏自治區,
這樣的距離可謂是近在咫尺,
途經最高處是在海拔約5,000米的「崗巴拉山口(有些書籍則稱做甘巴拉山口)」,
對比前些日子前往天湖「納木措」的朝聖之路,既冷又飽受高原症狀折磨的經歷,
今天似乎會是一趟輕鬆自在的旅程。

【水葬台】

拉薩河匯流進雅魯藏布江的開闊河岸邊上,有一塊凸向河面的大岩石,
岩石完美的平台面像是人工刻意開鑿而成,平台上搭起一個由枯樹枝、石塊堆疊而成的棚架,高度超過2米,
外部雜亂地纏繞上許多五彩經幡以及白色的哈達,這是一處藏族人的「水葬台」。
如同高原上的「天葬」一般,死者必須進行肢解、搗碎骨頭、撕裂皮肉等步驟,
再進行禱念的過程中還必須灑拌上青稞粉,最終丟入河中讓魚群吃掉屍塊。
得知了這些前置作業後,讓原本想靠近水葬台的我立即卻步,
因為司機大哥說平台上可能會有血肉模糊的狀況,儘管此時並沒有葬禮儀式正在進行,
但是經年累月的水葬儀式,岩石上或多或少都有些難以清除的血漬痕跡,
而且我也擔心會有打擾到死者安寧的舉動,所以就在遠處靜靜的觀看著水葬台。

就像禿鷹一樣,魚群只為了飽足活命而啄食死者,
透過這樣的傳統葬禮儀式,死者遺體徹底回歸於大自然,
在藏族人的觀念裡,認為人世間的軀體一旦消失,靈魂也將毫無掛念的進入輪迴過程。

對篤信佛教的藏族人而言,「死」就只是人生過程中的必然性,搭配著「生」而存在,沒有例外也逃避不了,更無須痛徹心扉的嚎啕大哭。
曾有人說無論天葬、水葬或其他埋葬方式,藏族人對待死者的方式都顯得十分殘忍,除了要拆肢解體最後還得餵食禿鷹或魚群,
以我們看待傳統葬禮的眼光而言,的確是難以認同。

但是,面對相異於已的文化內容,並不要求你全盤接受,認識、感受不同習俗下所演化出的不同生活方式與態度,
應當才是旅行在他方時,最有意義的收穫。

間歇飄過的微風吹盪起乾枯的樹枝,已略為退色的五彩色調經幡,
仍舊靜默地守護在這一處視野極佳的河岸邊,
等待下一場水葬儀式的到來。

我問司機大哥:「是否因為有將死者遺體丟入河內的水葬儀式,才使得藏族人幾乎不吃魚?」
司機大哥告訴我這是原因之一,畢竟魚類吃過自己最愛的親人,又怎能將魚給吃進自己的肚子呢!
但最主要的理由是殺掉一條魚無法餵飽一個人,若是宰殺一頭牦牛則可以讓許多人食用,
以每一條生命皆等價值的信仰觀念而言,不吃魚類也就是減少殺生的機會,
所以藏族人主要以牦牛或羊隻作為食用肉類的來源。(青藏高原並不靠海,除了湖、河魚以外,幾乎見不到大型的海底魚類。)
    
靠近水葬台公路邊的山坡岩壁上,意外地發現一個有趣的東西。
那是以白色油漆畫上像是「梯子」模樣般的符號,一個挨著一個排列於光禿禿的垂直岩壁上。
除了塗畫出梯子還有幾隻不確定是牛還是羊的四隻腳家畜,筆調相當簡單沒有任何修飾,
就如同小朋友的繪畫塗鴉,也像是遠古文明所創造的象形文字。

這原來也是水葬儀式的過程之一,要將這些梯子送給死去的親人,
祈禱他們的靈魂可以藉由攀爬梯子,迅速進入六道輪迴,登上佛祖所在的極樂天堂。
而那幾隻牲畜所代表的含意,應當和台灣人燃燒紙紮的車子、房子相同的道理,希望死者在另一個世界有能衣食無虞。
不禁納悶,若是假以時日藏族人普遍用起3C產品,這崖壁上的繪畫是否也出現Smart Phone或是平板電腦呢!

【藏族人的聖湖,羊卓雍措】

「羊卓雍措」,位於山南地區浪卡子縣雅魯藏布江南岸,是冰川作用下所造成的堰塞湖,
湖泊面積638平方公里,海拔約4,441公尺,與「納木措」、「瑪旁雍措」並稱西藏境內三大聖湖。

車子順延彎曲的山路緩步攀升,窗外是「崗巴拉雪山」光禿山體的單調暗灰,
因造山運動而展現出如波浪般的皺褶山壁,一陣接續一陣從面前湧來,
讓單獨行駛於公路上的我們,像是海上孤舟一般,儘管仍舊朝著既定的目標前行,
卻也擔心是否會讓這無止盡的山間迴盪,給沖昏了方向。

當山坡邊出現零星未消融的雪漬,我們知道此時已到達海拔約5,000米的「崗巴拉山口」,車子在此即將要開始下降高度。

四輪驅動廂型車的引擎持續發出規律轟鳴聲,緊閉車窗內不甚流通的空氣讓我的眼皮沉重了些,
強逼著精神將目光巡視四周,企圖驅散因氧氣稀薄所帶來的不適。

湛藍的天空全然不見雲朵的蹤跡,純粹地彷彿一塊藍色布幕,被誰以惡作劇的方式籠罩在我們頭頂。
就當峰迴路轉之際,視線誤以為前方已是道路的盡頭之時,遠方山谷間那灘呈現翡翠碧綠色調的一方大湖,讓我們靜默無語地讚嘆她的美麗。

「羊卓雍措」的藏語意為「天鵝之湖」。
每逢春夏之際水草肥美的綠意盎然之間,總有成群的天鵝優游於湖面,聖湖美麗的名稱也由此得來。

然而,我們造訪之際是在11月初,此時的高原湖水溫度應當已接近冰點,猜想不可能有機會見到從容優雅的天鵝在湖上划水吧!
(儘管我並不確定牠們是否怕冷,只是把自己單純的想法於天鵝身上一體適用。)

 狹長不規則形的羊卓雍措,宛如一條彩藍絲綢披掛於山谷之間,臨湖而起的山巒,
將峻秀的山勢與皚皚山頂白雪,清楚地倒映在碧綠如明鏡般的湖面。
她絲毫不因缺少天鵝的點綴而失色,在如此潔淨美麗的景致前,我貪婪的、自私的想把她據為己有藏入自己的背包之中,
猜想每一個駐足於羊卓雍措湖畔旁的旅者,都該是如此的念頭吧!

若以氣勢澎湃、恢弘的交響曲來形容天湖納木措,那麼羊卓雍措就當是一首鋼琴協奏曲,
儘管無法訴諸以壯闊,但是山景搭配湖光的天衣無縫,就如同鋼琴家引領著樂團奏出的迷人樂章,是和諧也引人入勝,
而躺臥於高山峻谷間的羊卓雍措,其百媚千嬌之中更多了一分撼人的神聖靜溢。

她並非拒人於千里之外,千百年來藏族人將信仰訴諸於湖畔,
藉由湖上清風穿透四周的群山峻嶺,不斷默念的祈禱經文也清楚傳遞入佛祖聖聽之中。

【專屬於我的瑪尼堆】

藏傳佛教認為羊卓雍措是「神龍之女」的化身,藏族人對聖湖也展現其虔誠的崇敬,湖邊高地有信徒搭起的祈福支架,一旁也散落著幾對牦牛角。在隨風輕舞的五彩經幡之下,我開始堆疊起屬於自己的「瑪尼堆」。

幾近凍僵的雙手使得活動起來相當笨拙,仔細選取了幾個石塊,
小心翼翼地由下而上、從大到小將石塊堆起,深怕它若是倒下會將好運掃盡,甚至招來厄運。
看著小小的瑪尼堆逐漸成形,心底升起一股濃烈的冀望,期待接下來的流浪之行依舊能有這般幸運,在眾神的看護下順利完成。

索性整個人趴在土地上,只想把我那小小的瑪尼堆給拍攝下來。
雖是穿著厚重外套,滿地石礫既是冰涼又有稜有角地刺痛著我的身體,但是為了留下親臨過聖湖的證據,仍舊將相機鏡頭對準目標按下快門。

此時周遭是一片寂靜,除了心跳以及高原環境下的急促喘息聲,無聲無息的彷彿被孤立在荒漠雪域之中一般,
偶然吹起的冷風逐漸削去體內殘存的溫度,卻也彷彿留下在羊卓雍措面前,那一股虔誠謙卑的熱切期盼。

我的瑪尼堆以雪山、聖湖做為襯底,最頂層那一顆潔白晶亮的石塊,透映出湖面的粼粼光芒。
瑪尼堆終有倒塌的時候,但是透過石塊堆疊的過程讓自己的信念更堅定,我猜想這應當就是以瑪尼堆作為祈福意象的最大作用。

離開羊卓雍措前,我們並坐於湖水伸手可及的湖畔石礫上。
青藏高原上的陽光不論多麼光亮耀眼,總還是帶著冷冽的感覺,特別是從湖心刮出的冷風,迎面打來之時。

此時,
我試著摀住耳朵切斷周遭一切音波的接收,
讓思緒也抽乾成真空狀態,
唯獨視覺依舊保持清晰,
企圖透過較少的感官去體會羊卓雍措單純的美,
並將這臨別的時刻緊密刻劃於記憶之中。

本篇游记共含3132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04-27 14:48

我也要学学写游记了,为楼主的行动力鼓个掌。

2016-05-02 20: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