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斯里兰卡】后Lanka时代,任想念泛滥成灾

16
尛菲F (广州) LV.17
2016-04-26 01:09 805/4
  • 出发时间/2016-04-02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01月30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4月2日-4月10日,
我计划去斯里兰卡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印度洋上的眼泪……被这个名字牢牢吸引  还有属于那个国家的无处不在的微笑  和楠一起去看看吧  这片被佛光笼罩的土地

【归来】

在兰卡的八天
如同一场梦
时至今日都无法醒来
那里的天那里的海那里最美的日落
还有我的他和她和他们
都伴随着至今未愈的肠胃炎
闪现在每一天的生活中
好像什么都没变
又好像一切都变了
                                          ——2016.4.19

预告片

突然发现自己选了几张好丑的照片来做预告片。
不过,算了。

【关于背景音乐】
Boyce Avenue和Hannah Trigwell 的 Let Her Go
本来应该配See you again,因为这首歌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意义重大。
但最近喜欢Let Her Go喜欢得紧,不忍心不用。

一些碎碎念

也许是被攻略里那么多美丽的景色吸引,也许是被印度洋上的一滴泪打动,也许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逃离的借口。
已经想不起最初是怎么动了去兰卡的念头,大抵跟许多人提过这个地方。
楠是唯一一个表现出极大兴趣的,后来也是因为她才最终作了出行的决定。
然后就把签证、行程机票酒店通通提上日程。

去之前就被同事以藐视的目光的质疑:斯里兰卡有什么好去的,又穷又乱。
我只笑着不反驳。
回来以后又被同事们以同情的眼光围观:看吧,叫你不要去那么穷的地方,出去一趟都瘦了。
可是我心里满满满满的幸福与满足感,你们怎会知晓。

签证

ETA电子签,办理方法不详细说了,窝窝里多得是高手。
我没有翻墙,就是网上下了个hosts文件补充了电脑里原本的那个,好处就是以后在家也可以轻轻松松用google啦~
最后付款的那一步,我自己的工行master卡死活支付不了,楠的广发卡倒是一试即灵。
现在的签证是35刀/人,不再是30了,物价飞涨啊。
邮箱用的126,付完款后十分钟内收到两个人的ETA,妥妥的。

行程

这是相当纠结的一个部分,改了又改。
除了我俩都想去的地方之外,楠对亭可马里也颇感兴趣。
但时间确实不够,所以只能走经典的西南部路线。
到所有酒店都预订妥当后又改了一次行程,酒店也跟着改了,这是最终的版本。

表格里有错的单词和文字就见谅一下吧~
原本计划要在科伦坡住一晚,后来想了一下觉得每天收拾行李真是够了,干脆8号辛苦一点赶个场子,9号就可以优哉游哉了。
事实证明,我们的这个想法明智得不要不要的。

交通方式

前六天里,除了霍顿平原下来后到Ohiya乘三个小时的火车到Ella,其余时间都是包车。
到了加勒之后就和包车司机白白,我们自己肘(骄傲脸)。
兰卡的火车很牛逼,不提前卖票,要开车前几分钟才有票卖。
并且票在出站的时候是要收回的,我一直到回国还在后悔,当时应该多买一张票留作纪念,反正才几块钱,唉。

酒店

全程booking预订,但事实上是4月并不算斯里兰卡的旅游旺季,途中遇到很多小伙伴都没有提前预订,到当地再找会便宜很多。
我和楠都是对酒店要求比较高的人,所以选的地方都稍微贵一些,基本都含早餐。
酒店名字和花费都在上面行程的表格里,大部分酒店房费不含税和服务费,所以后面有一个乘数。
一算我们真是住得够奢侈。

之前看攻略,有小伙伴说兰卡的酒店都是没有被子的,到了才发现真是这样。
他们床上是只披着被单的……就是我们用来铺床的那一层白色的布,他们管那层布就叫blanket,我真的是醉了。有些酒店柜子里有毯子,有些没有,我就只能拿浴巾来盖,不然轻飘飘的根本没法睡好吗。
及,在努沃勒埃利耶建议一定要订好一点的酒店,因为晚上很冷。希尔俱乐部有暖气有薄被子和毯子,睡前服务生还会来送热水袋,贵得很值得~住民宿的小伙伴们据说冷得一晚上没睡。

除了希尔俱乐部和Ella 的Hotel Onrock,其他酒店的双人房要么是大床要么是两张拼在一起的小床。
希尔俱乐部是标准的双人房,两张床一样大,中间有床头柜。
Hotel Onrock两张床,目测一张1米8一张1米2,我们只睡了1米8的那张,小床用来放行李了。

不管民宿还是酒店,入住的时候都会提供免费果汁,好喝得不要不要的~

机票

去程是楠在穷游订的,回程是我在携程订的,分开买的原因是楠被穷游的格式条款吓到了以为不能订往返机票。
然后我们就悲剧了。
回程的航班是4月10号早上7:10分,我们4点多起床,打了个TUKTUK到机场。辛辛苦苦过了两道安检杀到柜台前,很兰卡的柜台小姐用很兰卡的效率查看了我们的护照和电脑后,用很兰卡的英语告诉我们,我们的机票被挂起了,他们无法处理,需要我们联系我们的travel agent。
跟携程沟通过之后,携程表示机票是斯里兰卡航空挂起的,他们应该能解挂。
再问柜台小姐,小姐说不清楚机票为何挂起,也不知何时挂起,当然也无法解挂。
然后,舱门就关了。
我俩很阴郁地在机场坐了一会儿,到机场外斯航的窗口买了晚上9点直飞广州的机票,又打了个TUKTUK回到尼甘布
携程表示会查清楚,如果是他们的责任会给我们全额退款。十天过去后,终于得到能够全退的告知。斯里兰卡航空表示来回程机票如果不一起订那么回程机票就会被挂起,并且理论上来说我们人到了机场机票就能解挂,是的,只是理论上。
不小心跑题了,来回都是斯里兰卡航空。去程是4月2日早上6:35广州直飞科伦坡,抵达时间是斯里兰卡时间9:45,飞行五个多小时,兰卡和国内两个半小时时差。回程原定是在曼谷中转,下午五点多到广州,重新买票后是晚上9点多直飞,第二天也就是11号凌晨5点抵达广州
成都有比较多直飞的航班,在附近的小伙伴不妨从成都出发。
兰卡人民节奏慢,因此机场效率也很低,小伙伴们还是尽可能提前多一点到机场吧。
机场要先过两道安检才到登机柜台,办完登机才能出关,出完关到登机口还有一道安检,每一道安检都只有两个安检口……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明白。

所以,小伙伴往返票千万千万不要分开买呀~

汇率及花费

我们两个人带了美金在身上,在尼甘布包车司机带着找到一个汇率将近1:147的地方换了400刀,和司机白白的那天由他带着在加勒又以1:144.5的汇率换了100刀。走之前的那天我俩在尼甘布压马路,看见有换钱的地方闪着灯牌1:146,算着身上的钱有点玄,又去换了50刀。
算账的时候卢比除以22,基本上就是人民币金额,但是美金换卢比,卢比换人民币,美金换人民币还是把我们整得有点晕。
住宿全部刷卡,吃饭和买东西偶尔刷卡偶尔给现金,所有现金基本花完。
花费明细:住宿的花费是硬性的,上面表格里已经列了,不再多说。
机票是两个人往返大约10800RMB。
包车司机我们在淘宝找的,给了中介650RMB,包车司机的费用是280刀全包,后来给了他约45刀的小费。
机场一出来就到dialog买了两张1300rs的电话卡,含9G的3G流量(兰卡貌似没有4G网络,3G也不是很稳定,有时会变成E,有时直接没信号),还有50分钟打回国内的时长,完全够用。
吃饭基本都是司机带去的斯里兰卡自助,我们只需要付我们的餐费,人均50RMB,但个人感觉,斯里兰卡的餐食除了飞机餐外其他都确实不咋好吃,所以之后的几天不是吃的中餐馆就是小伙伴在民宿自给自足了。
狮子岩的门票30刀可以给美金也可以给卢比,我们算了一下当天汇率发现给卢比划算,所以卢比付的钱。
之后去了Hurulu Eco Park safari,这个公园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司机说名声在外的几个公园(包括原计划要去的Minneriya)这会儿都没有大象,只有这里有。不管他是不是骗我们,反正我和楠对野生的大群动物兴趣都一般,而且这里比较便宜,所以去了。Safari的租车费用是5000rs,门票3000全包,总共8000rs。
佛牙寺的门票1000rs一个人。
霍顿平原我们两个外国人加一个司机加一辆车,总共费用6000rs。
Ohiya到Ella的火车票三等座是40rs,Galle到Colombo的火车票二等座180rs,Colombo到Negombo的空调大巴票110rs,基本上就可以和我们给出去的小费一样忽略不计。
此外就是买礼物和打TUKTUK的花费。
综上,这次全程花费人均10000RMB多一点。
这个部分如果能做个表格会更直观,但鉴于身体尚有不适,行李也还来不及收拾,就先缓缓吧。

插座

没错,之前查攻略大部分小伙伴都说兰卡的插座是英式,小部分说也有三个圆孔的,保险起见楠带了一个英标的转换插我带了一个三圆孔的印标(也就是小南非标),各带了一个多用插座(楠的那个有两个USB口),真的太明智了。
这么多天住的酒店和民宿,英标和印标的插座基本上都有(当然也见到过和国内一样的插座,不用转,多样化),数量也相当一致,除了有一晚的英标插座只有一个还在厕所里用不上之外,每天都是两个转换插两个多用插一起工作,相当愉快。
就像这样。
俩手机俩相机妥妥的,还能多插俩移动充。

语言

斯里兰卡的官方语言是僧伽罗语和泰米尔语,但是英语的普及率很高,基本上上了学的小朋友都可以顺畅地用英语沟通。
嗯,不过,他们的英语口音也还是,很斯里兰卡的,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英语不好的小伙伴也不用担心,斯里兰卡太多去旅游的国人了,路上随便抓个同胞来帮忙翻译也是完全可以。
僧伽罗语称呼小兄弟为“mali”,具体拼法不清楚,读音是简短的“妈礼”。因为经常听司机称呼酒店、景点、路上的小哥所以学会了~
并且印象深刻。

实用工具

lonely planet斯里兰卡是标配,路上遇到好多小伙伴都拿着它,不管来自哪个国家。
手机必须装google地图啊,在天朝用不着但是一出境真的好用得不要不要的啊。
及,斯里兰卡的火车班次查询官网http://www.railway.gov.lk/web/index.php,这个官网必须配合google地图一起用,不然根本不知道哪个站是哪里……
因此,下载一个有google的hosts就太重要了。

注意注意注意

为什么没有人在攻略里提到兰卡的天气,我一直没有想明白。
太阳一出来,基本就是热成狗屎的状态。
我还顶着大太阳扛着三脚架上了狮子岩,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兰卡城市和城市之间的道路,基本就是清一色的双向两车道,没错只有两车道。
不知道是我们司机的问题还是兰卡司机的通病,喜欢猛加油和急刹;两车道的弊端就是超车要跑到逆向的车道上去加速,一看见来车又必须猛踩刹车回到自己的车道来……因此小脑发达如我,在这么多天的摇摆之后,彻底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晕车的同学去兰卡之前请考虑清楚。
肠胃真的很容易不适,也很容易中暑,解暑的药和肠胃药尽可能多带吧。
及,我们带了泡面和无穷鸡翅出关,完全没有被截,这些东西在没啥好吃的兰卡真的太重要了。
早知道火腿肠也带着。
反正我是从回来的那天一直到前天,都在拉拉拉。
鬼知道是因为中暑还是肠胃炎。
又或者是舍不得离开。

絮絮叨叨这么多,进入正题吧。

出发吧

下面基本是看图时间。

4月2号凌晨三点多摸黑爬起来,辛苦Q同学大半夜把我俩送到机场。
一上飞机就看见圈圈圆圆圈圈的文字和像孔雀一样曼妙的空姐儿~

五个小时飞行,稳稳降落。
下了飞机就看到大大的immigration柜台,填个小纸片就可以过关啦。
内容包括姓名、护照号、所在国家等等,还有一个在兰卡的联系地址还是拟去往地区,是强制要填的,不过也是随便填一个酒店名字就好。
小纸片的背面有兰卡的国徽,还有大大的“Ayubowan”~后来才知道这个单词在兰卡是“welcome”的意思。

出来啦~兰卡蓝色的机场,我和楠都最喜欢的颜色。
从出入境柜台到这个通道要拐一个弯,转过来之后边上有一个机场的地勤,很瘦很高,一直盯着我在笑。在国内从来不习惯跟人四目相对的我马上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旁边的楠却被他的目光吸引了,看着他笑。我看楠这样也重新抬起头来对着他笑,然后被电到了。
两个人就一路花痴着出了机场,小鹿乱撞的。
之后的几天发现,兰卡的人们只要微笑就一定是真诚深情发自内心的,也一定会直直看着你,仿佛要看到你心里去。
这就是这个国度最美妙的地方。

见到了司机,带着我们到Dialog的柜台买了电话卡,柜台有中文的说明……
然后出了机场等司机开车过来,看见斯里兰卡的第一眼,就已经被晒死,超级热。
嗯,还有,兰卡的机场很小,但就是这个很小的机场,在八天后还是把我们整惨了。

司机带着在尼甘布转了好几个地方,找到一个汇率很划算的地方。
印象中是离机场跑道不远,名字叫什么Lanka,想不起来了囧。
换完钱秒变土豪~

~锡吉里耶~

原本的计划是下午三点左右check in,日落时分去爬狮子岩。
计划!真的只是计划。
锡吉里耶送我们的第一个礼物就是堵车哈哈哈哈。
拜托,斯里兰卡堵车,诶,斯里兰卡耶。
对,堵车,司机说从尼甘布锡吉里耶这段路在修路,所以堵车。
前面已经说过啦,双向两车道,堵车是完全无药可解的。
我们堵过了下午三点,下午四点,连狮子岩暂停售票的时间都堵过去了,我和楠是多么乐观的女纸,彼此安慰道,就当今天是休整一下啦,反正起得那么早。
然后到酒店的时候,天黑了……

堵在路上的时候悠闲地看路旁的猴纸,像大老鼠一样的背影。
司机说兰卡的猴子比人多,猴子才是兰卡真正的主人呐。

我是没有给酒店拍照的习惯的,永远都是东西往床上一丢,被子一掀才想到,哎呀好像应该拍个照。
所以……将就看吧哈哈。

第二天被鸟叫声唤醒,觉得时光太美好,想再赖一会儿。
然后就抽筋了,直接从床上弹起来。
唉,心好累。

阳台上看看,心情大好,早安锡吉里耶,早安斯里兰卡

草地上一只小松鼠性感的小PP,可爱的~

太阳一出来就开始热了,开车五分钟到了狮子岩,先去逛了狮子岩博物馆,馆里不允许拍照。
博物馆外的荷塘。

博物馆门口一个小女孩在帮忙打扫,见我用相机对着她立马扫把一丢立正站好,哈哈有点小紧张,好可爱。
好多天之后才想起当时应该给她几颗大白兔。

爬到这个高度就已经全身湿透了。
晒不到太阳的地方只是不晒而已,气温还是高的。

著名的旋转楼梯。
爬上去就是为了看一眼上面的壁画,看完再下来。
壁画不允许拍照。

阴影是狮子岩的影子。
就是在这样一马平川的地方,狮子岩高高耸立着,景色真的太美。
于是我至今想不明白的问题是,一个杀了自己父亲逃亡天涯的王子,为什么要选一个这么高调的地方呆着,还建了个宫殿。
这样还叫躲还叫逃吗,一眼就看见了嘛。
贵族的世界我们不懂。

在岁月冲刷中残留下来的狮爪,依稀可见当年狮子岩的雄伟壮阔。
狮爪在一个小平台上,可以稍作休息,再往上爬就没有遮挡了,很热很晒。
这里还有医护人员,不舒服可以求助。

非主流基友照两张,架三脚架调角度什么的,要晒晕过去了。
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美。

千万注意。
狮子岩爬到顶之后是要原路返回的,不要妄想能翻过去从另一边下去。
我们就是走错了路,下到一半发现没有路了……
然后又顶着大太阳扛着三脚架爬回顶上,原路走回去。
走到一半会有一条外国人下山专用的通道,通往停车场,找不到的小伙伴可以问一下狮爪平台的工作人员。

重新找到下山路的时候遇到两只上山的猴子,累到没力气对焦。

对,这就是那个地图上没有的公园。
我们在这辆Jeep上颠了一个多小时,有一种在游乐园里的兴奋的feel。
中午时间太热,大象都躲在树荫里不愿出来,但也还是看到了好几头。
Jeep司机是个小哥,开着开着车会把车门打开探头出去看,中间还有好几次把车停了蹭蹭蹭上到车顶眺望,帮我们找大象。
公园中间有一块巨大的石头,爬上去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扎了脚,流血了。
负伤一次。

~康提~

Safari之后直接开往康提,终于不是天黑才到了。
康提城大酒店的位置不错,步行几分钟就是佛牙寺。

不想吃饭的两人发现往佛牙寺的路上有一家KFC,反正也看不懂菜单就随便点了。
除了可乐,其他都很难吃。
很奇怪,斯里兰卡这么重口味的地方,KFC里的东西居然没有味道。
差评。

掐着点,刚好赶上佛牙寺的晚礼拜。
进佛牙寺之前要检查包包里的东西,进大殿之前要把鞋子脱掉,存在殿外的一个小屋里,有大叔负责看着。
佛牙寺总共两层,我搞不太清楚佛牙舍利到底在哪里。
楼上楼下晃了一圈拍了些照片,我和楠又回到二楼,坐在信众中间,静静地,感受停止的时间。
来祈祷的很多都是一大家子,有些还抱着襁褓里的孩子,宝宝们也不哭不闹。
人很多很多,可是很安静,我的内心也很平静。
跟楠说,感觉到了吗,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那天我们貌似是最后两个离开大殿的人,佛牙寺要关门了。
我们又到殿外去晃。
我觉得这样的佛牙寺美极了。

这个小屋里点满了油灯,大概是长明不灭的。
我和楠在门口徘徊了一阵,不敢进去。
有一家人走了过来,父亲母亲和孩子们,大概是看出我们的窘迫,父亲从他手上的一大把香里抽出四根,给了我和楠一人两根,叫我们进去。
在烛火上点着之后,穿过整个长明小屋,在外面的几个香坛里插上。
小屋里的地上都是蜡的痕迹,踩着黏黏的,可是感觉并不讨厌。
缓缓走过小屋,插上香,双手合十。
我觉得我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

回到存鞋子的地方,大叔见到我们就说,你们好晚呀。不是责备的语气,反而是微笑着的。
他的小屋里只剩我们的鞋子,我们连连说着“sorry”,给了他100卢比小费,拿回鞋子。
在门口的凳子上用湿纸巾擦脚穿袜子,大叔还在旁边守着,让小屋里的灯光照着我们。
见我们穿好了才关灯锁门。
真的很感动很感动。

离开的时候寺里守夜的警察还和我们打招呼,很热情。

再拍一张八角,照片右下角的狗狗从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在那里了。
楠说它一定是在守护佛牙寺。

出来之后,司机担心我们的安全特地在佛牙寺门口等我们,把我们送回酒店。
然后我们又偷偷溜出去了,目的地是几百米外的超市,找吃的去。
买了一个木瓜,几瓶酸奶,和两个面包做第二天的早餐,康提城大酒店不提供早餐。
结果,木瓜加酸奶的效果真的是不要太好,直接导致第二天都几乎只出不进。
洗澡的时候脚底的伤口隐隐作痛,又挤了一点血出来。
没有消毒药,就用随身带的免洗洁手液消毒了。
出门在外的小伙伴,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头天晚上没去看和佛牙寺一墙之隔的康提湖,出发前跟司机提出我们要去拍几张。

真是太喜欢康提湖蓝蓝绿绿的配色了。

乌鸦是斯里兰卡人心目中的神鸟,所以佛牙寺周边和寺庙院子里都很多。

大名鼎鼎的皇后酒店。

离开康提,在略显拥挤的车流中。
然后开启了我们的奇幻旅程。

康提皇家植物园原本不在我们的计划中,司机说我们当天的行程比较松,建议我们到植物园看看,我们同意了。
出发没多久,司机说他有一个auntie住在附近,上个月auntie的丈夫去世了,他没能来参加葬礼,问我们能不能给他五分钟去探望。
我们说当然可以,他邀请我们也一起去。
这就是司机的auntie住的小村子,屋子里我们没敢拍。房子不大,但是很多有意思的摆设。
我和楠都很珍惜,能到当地人的家里做客的经历毕竟不是谁都有的。
走的时候auntie的儿子送到门口,auntie一直站在车旁招手。
司机跟我们说这是auntie最小的儿子,我说那就是你的cousin咯,他说no no no,他是auntie的儿子,但不是我的cousin。
auntie的儿子不是自己的cousin……你逗我呢。

离开auntie家没多久,后方传来砰一声巨响。
啊哦~被一辆tuktuk追尾了。
在政府办事效率如树懒一般的斯里兰卡
司机下车前说了一句“everything is over”把我吓得肝疼。
tuktuk司机看着我俩,很愧疚地say sorry。
然后又开始顶着太阳等,所幸旁边是一个银行,司机去和保安沟通,让我俩进去吹着空调,坐着等。
和国内一样,等交警等保险。
我以为要等个半天,结果等了一个小时左右,搞定,可以走了。
植物园就没心情去了,直接往山上开吧。

才开了没多久,右边来了一辆逆行的巴士,貌似蹭到的我们的倒车镜。
刚好前方有警察,司机下车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告诉我们,巴士司机的驾驶证被cancel了。
啊哦~
我有点后悔我带了个柯南的钥匙扣在身上。

~努沃勒埃利耶~

离开康提后我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一觉醒来司机刚好把车停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餐厅,坐落在半山,有很大的落地窗户。窗外是露台,露台外是山谷和瀑布,现在想来风景确实不错。
但这一路上山被晃得不行,肚子又因为木瓜加酸奶不舒服,且半山的气温明显降了下来,难受的感觉变得强烈。
所以不想吃东西,不想说话,不高兴。
隔壁桌坐了三个国人,两女一男,还有他们的斯里兰卡司机,一直在观察我。
更不高兴。

这是一张毫无美感可言的照片,那天山谷雾蒙蒙的,啥也看不清楚。
但,我站在我们相遇的地方,庆幸留下了当时的风景。
过往是回不去的时间线,而我们,只能一往无前。

就是这个餐厅,在那个我不想吃饭不想说话心情不好的中午,我们遇到了此行最重要的三个人。
隔壁桌的三个国人。

我和楠轮流在露台上拍了一会儿,回到餐厅拿起行李准备离开。
我走在前面,楠走得慢一些,身后传来“亲亲 亲亲”的喊声,我就回过头去。
楠见我回头,才反应过来隔壁桌其中一个女生是在叫我们。
戴墨镜的女生问我们准备去哪,我们说努沃勒埃利耶,他们集体表示听不懂。
我说,呃,就是那个英伦小镇。
他们恍然大悟,哦~然后说他们之前没有做计划,就干脆跟着我们一起走好了,我仿佛瞬间忘了难受,点头如捣蒜。
然后互加了微信,跟他们说我们先去茶厂,他们说一起一起。
重新出发,心情转阴为晴,一片大好。

我们到了古老的Blue field tea factory,见他们还没出现,就先进去参观。

这是负责给我和楠讲解的妹纸,胖胖的,也是五官深邃,很漂亮的长相。
讲解的时候很清晰很有条理,重点是好多词语,诸如“白茶”、“干燥”、“发酵”,人家是用中文说出来的!!!Chinese!!!把我们感动坏了。
问她是在哪里学的中文,她说就是来茶厂以后才学的。又问她来茶厂多久了,她说才一年多。
人家一年多中文就说得那么标准了,真是好惭愧。
另一个角度,可想而知是有多少国人去斯里兰卡

牌子上大大的camera not allowed,妹纸却说我们可以拍照。我们又确认了一次,她肯定地点头说“it's OK”。
好吧,那我们就不客气啦。

堆放茶叶成品的地方,在茶厂一楼。

不同等级的茶。茶叶嘛,我不是很懂,妹纸跟我讲完我也忘了。只记得前三种,也就是到BOP,都适合加奶加糖一起喝。

茶厂免费提供的茶,真的好喝~果断买一包回来自己做奶茶。
山区冷冷的,又没吃什么东西,一杯温热的黑茶下肚,真的整个人都醒了。

参观完,茶也喝完茶叶也买完,还是不见三个小伙伴。
微信过去,才知道他们直接去了我们的下一站,mackwoods。
那我们也出发吧。

终于见到小伙伴了。
娘娘(那时还只是楠的女神)、花儿和六哥儿,我们的司机没皮没脸地跑去调戏花儿。
Mackwoods免费品尝的茶感觉没有Blue field的好喝,后来才知道是等级不一样。
同等级的茶Mackwoods会卖得稍微贵一点点,而且买东西的人多好多,个人建议在Blue field买就好。

这一张也不知道拍的什么鬼,跑焦跑到外太空去了。
对了,特意尝试了之前攻略里有人提到的好吃得此物只应天上有的蛋糕。
说好吃的人,是没吃过蛋糕吗请问。

都说了每次把房间搞乱了才会想到拍照。
希尔俱乐部就是一个古老的庄园,有壁炉有大花园。
我的米字箱子和这种房间格调完全match到不要不要的。
哈,遇到娘娘之后大家的口头禅都变成不要不要了。

天快黑了,气温明显感觉低了,穿上外套和小伙伴压马路去。

这个小邮局……真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看,明信片也不好看,可是人多到炸了。
都是国人……
我们就拍了几张照片,然后走了。

小伙伴们回头笑一个~
花儿就这短裤人字拖,娘娘的小淑女鞋,在天快黑的时候,果断被冷到了。

五个人走了两公里到这个湖,湖边一片都被马场和当地人免费的外国人收费的游艇会承包了。
我们没下去,草堆上坐了会儿,娘娘冷得不行,说叫个tuktuk回去吧。
于是他们仨先坐tuktuk回到邮局,我俩随后。
然后商量着,一起去吃吃看Grand Indian的晚餐吧。

沿着林间的小道走了好一会儿,还不到六点半,餐厅没开门,门口已然排着长长的队。
我们也跟着排了。
轮到我们的时候没有大桌子,店家也不肯把两个桌子拼起来,只能分开吃。
楠点了一个咖喱羊肉,我是永恒的鸡肉饭,还有服务生强烈推荐的饼。
现在回想起来,那一顿真的算是兰卡这么多天最美味的一顿。
羊肉软糯入味,鸡肉饭的饭很香,鸡肉味道也很足,饼的口感也相当好。
排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是依然没什么胃口,饭只吃了一半,好浪费,我错了。
两个人吃了2400rs,如果没记错的话。
走的时候还有好多人在寒风中排着队……

希尔俱乐部的一夜好温暖,有暖气有被子毯子还有热水袋。
第二天要早起所以早早睡了。

~霍顿平原~

凌晨四点多起了床,不一会儿有服务生轻轻敲门,送来昨天我们要求五点打包带走的早餐。
拎着早餐和行李,推开古老大堂木质大门。
好冷。
天仍是全黑的,有几颗星星,清晨的空气很清新,舒爽。

希尔给准备的早餐很丰盛,鸡肉Sandwich,是小小个的那种,两三口一个,每份有四个,还有香蕉、水和果汁饮料。
盘山路晕车所以俩人分了一份,另一份给了司机。

开着开着天就慢慢亮了,途中会经过兰卡最高的火车站。
半路司机指着路旁一座建筑跟我们说:“This is the highest ‘milu’factory in SriLanka”。因为口音问题他的话我常常一知半解,但出于尊重通常就是哦~然后再重复其中的某些词语假装我听懂了,于是这次也如法炮制。
我说:“哦~milu factory”
他突然很激动:“no!milu factory! milu!”
瞬间就像答案出现在柯南脑子里那种一根光线穿过的一般,我说:“Oh!Milk!”
请为我点赞。

我们五点出发,不到六点抵达霍顿平原售票处。
小伙伴们冷得一晚上没睡,五点才起床。
到了售票处之后手机就没信号了,又一次和小伙伴断了联系。
售票处离停车场有一段距离,给人和车买好票就可以开车进去了。
六点就已经要排队买票啦~
是的是的,几乎都是国人。

进了公园以后先是被一个在冒烟的池塘戳中萌点,车子再往前开一段就看见大片大片的晨雾,在阳光的照耀下。
真的!太!美!

几乎每篇兰卡游记都会出现的明星脸。
它就在停车场边上卖萌讨吃的,任人拍,据说还能摸摸。
这张是在吃我给它的香蕉,嘴巴歪了哈哈哈。

进入步道之前遇到的另一只萌萌,背上刚好停了鸟儿。
被我拍到啦,啦啦啦。

步道的正式入口会检查包包里的东西,我们的无穷鸡翅被工作人员叮嘱了进去以后千万不要打开。
我们当然不会打开呀~万一被猴子抢了咋办。
进了入口之后,手机信号是连一丢丢都没有了。
我有点沮丧,跟楠说我们找不到他们了,如果他们找我们怎么办。
楠说没关系呀,他们只要进来了就知道为什么他们找不到我们了。
好像挺有道理。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左边的路先到小世界尽头,然后大世界尽头,最后Baker‘s瀑布,右边的路刚好相反。
很多攻略都建议大家从左边走,我们也是从左边走的。
但是一路下来,个人感觉可能从右边开始会舒适些。左边的路走一小段就走进树林了,很阴凉;右边的路从瀑布之后基本就是暴露在阳光下,而且瀑布之后行走的速度会变慢,晒着的时间更长。
仅供参考。

哈,我们也有大长腿啦~

小世界尽头,凹个造型吧,天蓝得不像话。

大世界尽头。
架好三脚架拍了这一张,回头看看相机,就看见六哥儿吭哧吭哧爬上来了。

然后就有了这张合影,226

六哥儿把相机取下来,拍了这张。
我很喜欢,脚下是断崖,我们都在笑。

然后花儿和娘娘也来啦~小伙伴们终于在世界尽头相遇了~
好感动T-T
六是永恒的六

跳上一块大石头,喊:“你们四个!回头看我!”
就有了这张六哥儿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像个智障的照片。
据说他开始怀疑人生。

智障少年在路上。

Baker's Fall,画面下方有小彩虹哦~
瀑布是离开主路要往另一个方向往下走一段的,六哥儿坐在主路上懒得走,我就把脚架拿了和楠一起去看看。
挺好看哒~重点是可以洗肺。

每一步都是风景。

离开霍顿平原,两辆车七个人去往最近的火车,Ohiya。
很可爱的小站,火车开车前才售票。
只有三等座,票价是40rs一个人。
我们五个坐火车,两个司机开车载行李直接到Ella。

花儿给拍的这张照片~超~级~喜欢。
看起来像迷路了一样。
对对对对,百事可乐是我的最爱。

车门不关,我和楠两个人挤在一个门坐着,三小时车程。
中途有小贩卖这种混合了玉米、洋葱和辣椒的虾饼,用一张课本纸包了,100rs三个。
我觉得好好吃耶。
后来加勒科伦坡的火车上也有,不过个头稍微小一点,100rs五个,没买。

虚了的照片,真实的斯里兰卡
人们就是这样淳朴真诚热情,他看见我的镜头,笑着挥挥手。

~埃拉~

到了Ella,花儿觉得没啥好玩的,决定率先开往Mirrissa。
我们就到酒店住下来。
Hotel Onrock真的是在一个小山坡上。
大床好大。
不过水龙头出来的水是黄黄的,问服务生小哥why,他说因为这个城市太久没下雨了,就会这样。

隔壁住的也是两个同胞妹纸,第二天要去亚拉,问我们要不要一起。
我们说对野生动物没啥兴趣,要直接往米瑞莎去了。

阳台就能看见小亚当峰。
本来第二天的计划是去爬爬的,后来觉得不可能有比霍顿平原更漂亮的景色所以放弃了。
买LP的时候里头夹了一张明信片,图案是驶过埃拉九孔桥的火车;入住的时候管家大叔给了我们一张手绘的地图,也提到了Nine arch bridge。
问楠要不我们算着火车经过的时间去九孔桥拍照?
楠说好。

没吃午饭,晚饭时间也快到了,阳台上吃两盒泡面吧。
山区的风凉凉的,很舒服。

下山吃饭,遇到正在找住处的二人组,他们问我们住哪,我们说Hotel Onrock,他们说要去看看。
后来在吃饭的地方又遇到,告诉我们他们也住进了我们民宿。
真是人间处处有同胞哈哈哈。

晚上吃完饭回到民宿,又坐在阳台上,看见萤火虫从旁边飞过。
夜风凉如水,除了虫鸣没有任何声音。
跟楠说,这TMD才是人生啊。

第二天一早,晾在阳台的毛巾连带着衣架一起掉楼下去了。
楼下是正在装修的工地,有几个正在打的桩子,毛巾和衣架掉在其中一个桩子旁边的洞洞里。
我跑下去跟管家大叔讲,要麻烦他们之后把衣架取出来,他居然开始跟我讲解那些桩子的作用……
然后问我想不想看baby dog,带着我进了工地。
为了给我拍照把小狗狗们都弄醒啦,宝宝们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萌化了萌化了。
太可爱啦!!!

有煎蛋有木瓜汁有吐司的早餐,不错不错。
可是没有肉,不开心。
早餐时发现客人总共八个,我们俩、隔壁的两个女生、昨晚吃饭时捡的两个小伙伴,还有另外两个女生。
全是中国人。
真的感觉整个兰卡被国人承包了。

前一晚问了大叔,早上大概九点半左右会有火车经过九孔桥,我们八点半出发。
抵达观景台(其实就是一小卖部外面的棚子)的时候九点十分多一点,才等了十分钟左右火车就来了。

司机说这个叫埃拉瀑布,好多歪果仁在中间的潭子里泡着。
没一会儿就有警察吹着哨子bibibi地赶他们下来。

瀑布旁的猴子。又是大老鼠一样傲娇的背影。

瀑布对面山谷的景色,小房子,还有花儿。

离开Ella我们说要去马特勒附近的海上寺庙,司机很兴奋地问我们是不是佛教徒。
我们说不是,我们没有任何信仰。
他有些失望,开始大谈特谈佛教和伊斯兰教的区别。
我居然听懂了好多。

~米瑞莎~

第一眼印度洋,美美美。
是的这一路我只知道美了,都想不出第二个形容词。
可是那么美那么美的印度洋,却埋葬了让人肝肠寸断的MH370。

就在第一眼看见印度洋的地方吃饭,老板还要求我和楠在一个本本上给他留言。
我写的是薯条好好吃,第一眼印度洋,美炸了。
要是有缘看见的小伙伴可以来艾特我一下。

薯条和鸡肉是真的好吃哦,尤其是薯条。

海上寺庙,司机在门口买了花进去献,我和楠一人donate了100rs,庙里的工作人员给了我们一人一张小纸片,感谢donation。

海边的黄金椰子树,海风中凌乱的乌鸦。
也只有在斯里兰卡,海边飞的才不是海鸥而是乌鸦吧。

海上寺庙的大殿里很舒服,海风吹着人懒懒的,什么也不想。
我坐着放空了好一会儿,起身跟司机说要走。
我们虔诚的佛教徒司机先生说,你们走吧,我要在这里过夜。
我说可以,车钥匙给我。
他真的把车钥匙给我了……

庙里遇见小动物。

走在桥上看见桥下的印度洋边,一家三口在嬉闹。
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愿无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白首。

马特勒开到米瑞莎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Check in之后沙滩上玩玩,海边有个小岛,爬了上去。
花儿和娘娘和小六子已经到加勒去了。

照片里的狗狗,黏人。
我拍照的时候跑来蹭我,它身上的毛短短硬硬的,蹭得我好痒。

在礁石上拍夕阳的歪果仁couple,很专注。
夕阳是他们的风景,而他们,成了我的风景。
此刻岁月静好。

楠在发着呆等我。
就有了这张辣么美辣么美的米瑞莎日落。

前一晚小伙伴们说附近有个中餐馆很好吃,我们一路找着去了。
按他们的菜式原样复制一份,真的好吃得要哭了。
还是中国菜能满足我这没出息的中国胃。
酸辣土豆丝+清炒秋葵+蒜蓉粉丝蒸开边虾+俩可乐+俩米饭,2400rs。

吃完饭回到民宿,楠一进厕所就一个劲儿道歉“I'm sorry~I'm sorry”,把我吓一跳。
冲过去问她怎么了,她说,四脚爬爬~
然后就看见一只大大的壁虎飞也似的逃走了。
我们楠是有点魔怔哈。

第二天起得早,洗漱完楠才起,我一个人去沙滩上晃晃。

几乎没人的沙滩,只有狗狗陪着我。

楠身后靠右边的房间就是我俩的房间,门口有凳子可以乘凉。
前一晚楠洗澡我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听海浪哗哗的声音,我很喜欢的声音。
有个当地男人跑来跟我打招呼,他说是这个民宿的主人,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说很好啊。
他说海很美对吗。
我说对呀,所以我坐在这里听海浪的声音。

第二天check out的时候,发现他大概就住在我们旁边的那个房间。
离院子入口最近的房间,这个老板还挺可爱。

吃早餐,有肉有香肠有鸡蛋有茄汁黄豆还有每顿不可少的奶茶。完美,满分。
这里有一个插曲,旁边一桌同胞大叔大妈,一看就是来度假绝对不是来旅游的,问我们什么时候到的米瑞莎,我们说昨天,又问我们什么时候走,我们说今天。
他们露出了很遗憾的表情,说这里真的太舒服了,应该多住些天云云。
其中一个大叔还问就我们两个人吗,我们点头说是。
大叔说两个小姑娘应该要有护花使者才好啊,我和楠不约而同地说,有啊。
然后我问她想到的是谁,她说,司机啊,难道你想的不是?
我说我想到的是六……

木瓜上挤的百香果被我拿来泡在水杯里,可是到晚上都没喝完。
然后杯子就臭了,好几天都是一股榴莲味儿。
为什么会是榴莲味啊。

院子角落里出现的小朋友,尾巴好长好长哟~

~加勒~

到兰卡以后,我们一直把加勒念成“ga-ler”,后来才发现正确的发音不是这样。
应该是“golf”不要f的那个读音,“gol”。
其实看单词构成也应该想得到,但是我们的英译中实在诱导性太强。
不过不翻成加勒的话,照读音翻成狗儿也确实不好听。

包车的最后一天,司机最后的任务是带我们换钱,把我们送到酒店。
在兰卡见到的最多国产品牌就是华为,其次是OPPO。

司机换钱的时候,我们在店外等。
旁边是一家三口,宝宝很小很可爱,一直在蹦蹦跳跳。我就问她的父母能不能给她一些糖,她妈妈笑着说“of course”~然后我就拿了几颗大白兔给她。然后我又问能不能帮她拍几张照片,妈妈也微笑着同意了,爸爸一直在旁边笑着不说话。我给宝宝拍照的时候,她很调皮,会假装害羞躲镜头,爸爸就去扭她的头让她把脸对着我……
后来抓拍到一张宝宝的笑脸,左手紧紧抓着大白兔,真的萌化了~

到的时候快中午了,跟花儿和娘娘和六哥儿约好下午没那么热再去逛古堡。
我和楠去买些明信片回酒店写。
经过一些教堂。

中午在房里写明信片外加一人吃了一杯面,到了约定的时间就出发去邮局了。
刚好遇到工作人员来收邮筒里的信件,我问能不能把我们的也收了,他很热情地叫我们放进他的袋子里。
然后又去买了几张,写了寄了。
娘娘和花儿和小六子才姗姗来迟。
邮局里的明信片是25rs一张,寄回国内的邮资也是25rs一张。
古堡里还有其他卖明信片的小店,价钱都不贵。除了有一家叫stick no bills的,明信片好好看,可是好贵,一张就300rs好像。

娘娘在寄明信片,邮局门口无聊坐着的小六子。

当天好多巴士拉着学生在古堡里穿梭,小朋友看见我们都很热情地打招呼。

亮度拉到最高,背景都没了才能勉强看见他们的表情。
唉。

楠说这张照片名字叫做看看明天天气如何适不适合出海打渔去的四个人。

不知所云基友合照一张。

娘娘和花儿在海里玩得正嗨,我和楠在一旁自拍。
捕获专心玩手机顺带看包的智障少年一枚。

太阳快下山了,想拍个好不容易没人的灯塔,旁边却出现一家人。
爸爸推着童车,小朋友乖巧地站在一旁,眺望着我身后的大海。
瞬间被打动,即使只是剪影,都能感受到幸福满溢。

古城里一群一群出来郊游的学生,见到我们都很热情地打招呼,附赠大大笑脸。
六哥儿说他到兰卡以后有一种成了明星的感觉。
我在底下调脚架,一群女学生经过冲着镜头一个劲儿招手大笑,我就着歪斜的镜头拍下这张照片。
比任何一张摆拍都要好看,不是吗。

丢下在玩水的两位美女和六哥儿,要到古堡西端去拍日落。
终于吃到了加辣椒粉的芒果!
不怎么辣,但是好咸,芒果超级甜。

号称锡兰最美日落的加勒古堡的日落。
感觉都没有米瑞莎的好看。
还是我技术有问题?

看完日落和娘娘花儿六哥儿汇合,打了两个tuktuk去他们前一晚吃了闭门羹的环球餐厅,依然是大门紧闭,不知道是不是关门了呢。
tuktuk司机带我们去了另一个中餐馆,老板是中国人,可以用微信和支付宝埋单~水煮牛肉和秋葵太好吃了。
饭后五个人慢悠悠地穿过旁边喧闹的夜市回古堡,马路边看见一个很漂亮很大的商店,进去以后才发现就是之前看攻略有小伙伴提到的国营的LAKSALA纪念品商店。
我和楠专心看小东西,两位美女专心看衣服,六哥儿专心看他的手机。
最后在店里买了一只木质的大象,还有几个钥匙扣。
LAKSALA离古堡的正门不远,走回古堡的时候抬头看了看,好遗憾看不到星星。
斯里兰卡的夜晚,好像都看不到大片星空呢。

New old Dutch的早餐没啥特别的,房间也比较小比较旧了。
不推荐。

要和小伙伴们会合然后乘火车离开Galle,才早上九点多就已经晒到不行。
路上一朵鸡蛋花,随手拍的,看都没看。

前一天问了管家大叔,说是早上10点55分到科伦坡的火车是时间最短的,只要三个小时。
我们大约9点45到了加勒火车站,售票员说过一个小时再来买票。

无数游记中提到的木质时刻表,是挺可爱的。

相机都开始嫌弃智障少年,居然把焦对在水瓶上。

早上出发前才去买的新欢伞蜥蜴,确认是made in Sri Lanka就果断买了。
好丰富的颜色。
美女们坐在楼梯上,等啊等。

终于买票进站了,纸质的火车票真带感。
这里六哥儿的手又被嫌弃了,因为姿势太奇怪。

车票和小狐狸~

自拍来一发,这么一看就跟坐的是公交车似的。
楠说她的肤色和当地人完美融合了耶。
后面大哥的表情……哈哈哈哈哈

中午这趟车是真热,开起来有风还好,一停下来就狂冒汗。
也不能靠着靠背,靠着就出汗。
我俩全程拿防蚊水喷着降温……

在最靠近海的地方,漂亮姐姐来一发。
其实一路都能隐隐约约看见印度洋,但是最靠近的地方是在最后快到站的十来分钟。
要拍照的小伙伴请把握机会。

科伦坡人好多~好热~
但是见到大城市还是有点激动~
Colombo Fort火车站存行李的地方在出站后往右拐的第一个门口。收费是一件行李56rs一天,我们存了四件,工作人员收了我们220rs,给了我们一把锁,让我们到楼上去。
楼上是成排的木质大柜子,一个大柜子里少说能放四个22寸的箱子……
钥匙自己保管啦,工作人员会给一张单子,之后凭单子拿回行李,交钥匙。

太热了说要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吃饭,走了好长一段找不到,Google地图又体现了它的重要性。
发现最近的一个购物商场在两公里外,叫Liberty Plaza,随手截了个tuktuk。
居然是能坐五个人的大tuktuk~
然后五个人300rs就到啦。
冲进商场感受到空调的瞬间,又活过来了。

楠在一进门不远的茶叶店买了几盒茶书,然后说要买人字拖第二天去尼甘布穿。
商场的三楼是一个巨大的服装卖场,叫UPTOWN KANDY,衣服样式都不错,也不贵。
然后我们四个就开始进入买买买的模式。
六哥儿问了句,咱能先吃饭吗。果断遭到了拒绝。
当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他估计已经饿坏了,我们确实有点残忍呵呵呵。
见吃饭无望只能认命地拿来购物袋帮我们装着挑好的衣服,六哥儿真是可帅可帅了。
他说,这张照片要是稍微P一下,让人家觉得我拖着的是个高尔夫球袋多好,谁想到我居然提着一袋兔八哥。
哈哈哈,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嘛。

买了一身很热带风格的衣服,裤子made in Thailand,上衣估计是made in China,折人民币大约140块钱。
买完就在卖场里简单吃了三个小伙伴都评价为好难吃的午餐。
可是我和楠觉得味道还不错耶~

火车站取了行李,出门往右走大约五分钟就到中央汽车站,要搭客车去此行最后一站,尼甘布
车站里好多人,每个口去往不同的地方,要抬头看上面的大牌子标的目的地,写着A/C的是空调车。
五个人刚好霸占了最后一排,车子是咱大天朝产的,看到中国宇通的时候小激动了一下。
下班高峰期,车子在科伦坡堵了好久。
尼甘布已经晚上七点了。

~尼甘布~

卡米洛特的早餐果真名不虚传。
这是这么多天吃过最好吃的早餐。
煎蛋可以自己挑选配菜,我要了洋葱+青椒+胡椒+盐,楠的是青椒+番茄+胡椒+盐。
咖喱也比之前几天吃过的味道好~吃得好满足~

本来是干净到可以拿来做桌面的照片,结果……镜头脏了镜头脏了让我哭一下。

最后一天就是啥也不想干。
走去小伙伴的民宿,这一身就是昨儿买的。
被六哥儿嫌弃了的兔八哥呵呵呵。

这个民宿也很不错,外面有很大的阳台可以坐着喝东西。
房东也很热情,我们说我们是来找朋友的,他就让我们坐着等。
我们到的时候三位还在床上不愿起来。

于是逗逼基友就走几步到海边拍拍拍去了。

这张大爱。
我们穿着花裤子,海平线上是一队帆船,背后是大片的乌鸦。

拍完照回来,小六子已经先出发到茉莉家做饭去咯~
娘娘一大早去鱼市买的新鲜大虾和螃蟹~爽爽爽
会做饭的男人是真帅呀~

六哥儿还在忙,新朋友海子已经先做好了,邀我们一起品尝。
真的太太太好吃啦~木瓜也超级甜~

六哥儿那天光干活了都没怎么吃,真的不容易。
吃饱喝足躺在民宿的地上,有风吹进来,懒懒的,很舒服。
突然就开始有不舍的情绪。

六哥说来合个影吧~
从左到右,楠、我、花儿、海子的女…性…朋友,娘娘,海子。
看我和楠和花儿的着装多统一。

饭后楠说要去圣玛丽教堂看看,我俩穿着人字拖晃着晃着去了。
教堂里的壁画很精美,彩绘玻璃的影子让人觉得仿佛到了天堂。
不让拍照,我俩像当地人一样光着脚静静坐了好久,感受穿堂而过的风。
遇到俩同胞大妈,有斯里兰卡的向导带着,还一直在拍拍拍。
不知道说啥好。

又回到Angel Inn,四个人在床上玩,然后花儿和娘娘睡了,楠玩手机,我和六哥儿看加勒比海盗。
可是wifi不太给力呢,卡卡的。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菲姐来了,喊我们去海边挖花甲。

我的手,花纹很好看的花甲,楠给拍虚啦。
真的很好挖诶,没一会儿就挖了好多。
在沙滩上海水能漫上来的地方双脚用力往下抠,然后等浪打上来,浪退下去以后脚底下就能感觉到硬硬的,就是傻乎乎的花甲啦~

第二天就要走了,晚上请小伙伴们在卡米洛特吃的自助。
然后在有可爱小哥的bar里喝点东西,当是告别。
三位美女喝的mojito,六哥儿喝的啤酒,我点的可乐。
就是爱喝可乐不行啊。

那天晚上尼甘布下了我们到兰卡后遇到的唯一一场雨。
心情低落到谷底。
在酒店走廊看着他们三个在细雨中走远,路面反射的灯光都觉得刺眼。
不想收拾行李,磨磨蹭蹭到很晚。
躺在床上发了在兰卡的最后一条朋友圈,难过得快要哭出来。
故事说到这,就应该结束了。

可是!然而!But!故事并没有结束。
没睡多久,天还没亮就起床叫了个tuktuk载我们去机场。
司机是个小哥,开车开得好认真,可是也好慢。
原来是车子快没油了,路过第一个油站还不加,慢吞吞到了第二个油站。
加完油以后速度终于提起来了,可是一抬头,嗯哼,前方就是机场。
然后的然后,我们又回到了尼甘布,回到了Angel Inn。
一路上想着可惜了我们卡米洛特那么高级的早餐,一边却在暗戳戳地兴奋着这种经历毕竟不是谁都能有的。
走了三个小时又回到原点。
早上八点多,躺在他们房间外面的沙发上,不知道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很高兴。
不想走,就真的不用走了。
小伙伴们看见我们在微信里喊他们开门以为我们开玩笑呢,结果一开门惊呆了。
其实……还是有点尴尬的。
毕竟前一晚,大家那么真诚地告了别。

中午又去茉莉家自己动手。
娘娘烧的茄子好吃死了。
火锅底料在异国他乡也是太重要了,手撕包菜也不错。

娘娘在里头睡觉,花儿和菲姐坐凳子上,我们都在地上滚。
不想说话,静静听着他们的故事,只想时间停在那个瞬间。

回过头想想,那一天若不是答应司机让他去探望auntie,不是遭遇两次交通事故,不是彻底没了去植物园的心情径直往山上开,大概就不会有这一场相遇。
在我们遇到前所未有的难题时,第一时间想到的,能够给予我们巨大安全感的三个人。
以及因为他们而结识的更多人。
真的很幸运很感激。

被大家形容为长得真着急的90后海子同学。
午饭前他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唉,遇到很斯里兰卡的tuktuk司机,很斯里兰卡的机场柜台小姐,很斯里兰卡的效率,也只能认了。
他笑着说,真的是印度洋上的一滴泪吧。
我说,确实啊……

这货在我们走之后开始摩旅斯里兰卡,天天刷屏,各种招人羡慕嫉妒恨。

饭后又回到Angel Inn,洗了个头,下午五点再次离开。
没有告别,这次三个人连床都没起。
不要送别也好。
我怕我彻底走不了了。

尼甘布海滩的最后一眼日落,金黄得耀眼。
我会很想念很想念。

一夜飞行,头痛腹痛无眠。
开机后滴滴滴涌进来一堆信息,Dialog的最后一条服务短信,各个群的微信消息。
还有某个人发来的二十四张照片,一句话和一个表情。
算起来他也大半夜没睡。

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等待第一班机场快线。
疲惫,困倦。
不舍的情绪尤其强烈。
洗完澡倒头睡过去,最终没能去上上午的班。
然后一梦,再也没有醒过来。

【尾声】 思念成海

斯里兰卡到底是什么。
斯里兰卡是想念的味道。
想念是……
狮子岩的雄伟壮阔,
佛牙寺的鼓声阵阵,
努沃勒埃利耶半山你的目光紧紧相随。
是我们一起走过的世界尽头,
加勒古堡你安静眺望的侧脸,
科伦坡你无奈又认命的表情,
是客车上我睡醒之后的相视一笑,
是茉莉家你汗流浃背的辛苦温柔。
想念是午夜梦回时心里空掉的一块,
想念是感到疲惫感到失落之后多少次拿起手机,
始终没有勇气发出去的那句我好想你。
想念是……
天涯海角,只愿你比谁都自由,喜乐安好。

大雨后的尼甘布藏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
我要把它,永远永远,留在心里。

本篇游记共含19058个文字,20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4-27 19:25

引用 wang_amor 发表于 2016-04-27 19:25:14 的回复: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回复wang_amor:哈哈~谢谢

2016-04-27 21:52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5-02 11:51

引用 萨巴鲁 发表于 2016-05-02 11:51:22 的回复: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回复萨巴鲁:加油哦~

2016-05-02 23: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