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小豆岛随笔

16
劉小閑 (大阪) LV.2
2016-04-26 22:53 1502/7
  • 出发时间/2015-09-08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序:

那是从小豆岛回来的第几天我记不清了,大概是在电车上插着耳机发呆的时候,突然冒出的想法——写点什么吧!

这么了不起的决定我觉得必须要有点仪式感,哪怕选个好日子呢。
于是,“那就今天吧!”

划看一张张照片,彷佛那是电车正开往的方向。
我竟又感受到和那时一样的海风拂过。

那就让这徐来的清风,化作对小豆岛相思的吻……

前言:

当我们5个人开车沿着蜿蜒的海岸线疾行,公路旁棕榈树不断掠过车窗时,在那光影交错的恍惚中,我似乎觉得我们正流动于静止的时间中——在静止于唯属于我们5人的时光里前行。

风的旋律似一首诗。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于是我问:“我把它写成一段故事如何?”
答案是,四张映在阳光中的笑脸,
和那首飘在风里的歌……

「曲がりくねった道の先に
(弯弯曲曲的道路前端)
待っている幾つもの小さな光
(有几道小小的光正等待著)
まだ遠くて見えなくても
(虽然还很遥远 也还看不见)
一歩ずつ ただそれだけを 信じてゆこう
(一步一步 只要深信著那道光芒 向前走吧)

One

清晨,轮船稳稳地停靠在了码头。
清风拂面,洗去一夜疲倦。

山,就在眼前;海,就在眼前。
一排小艇静静地泊在浅湾。

月沙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深吸一口气。
「おいし〜い!」
青山碧海之间,吸一口如此“宁静”的空气,的确似饮新酒般令人有些微醉。

古龙笔下不乏美女,而所有美女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有一双结实修长美丽的腿”。

月沙也有这样的一双腿。
古人作赋,梦萦于神女,忘餐于洛神,凡美人者,皆非肤若凝脂不可。
月沙却非仿古。
古铜色的肌肤闪动着诱人的光彩,光洁细腻的长腿上,让人可以感受到那流动着的充满活力的青春的血液。

简单而直接的一个词语来形容,便是“性感”。
“性感”,简单的两个字,却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夏之末,余暑未散。一群热情洋溢的年轻人,在一阵引擎的轰鸣声中,踏上了旅程。

青春,正如这清晨的阳光般明媚。
“带着最初的激情,追寻着最初的梦想,感受着最初的体验,我们上路吧。”
是的,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追寻那梦的彼方。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汽车行驶在羊肠般的公路上,aki的手机里响起了一首《See you again》。

云被山肩,山脚瓦列。屋前通径,径似歌长。
小豆岛竟这般如歌如画。

“aki,你也喜欢《速度与激情》?”我侧身问道。
“超级喜欢!”aki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
日本人喜欢这部电影的好像不多啊?上映的时候一天只有两场,其它时间全是《灰姑娘》。”我说。
“我比较洋气!哈哈!”说完这句话,aki得到了我和月沙同时的一句“呸!”,以及KEN和Chie呵呵的笑。

于是,又一阵嬉笑打闹。
于是,一路欢歌。
那歌声,一直通向“天使之路”。

天使之路,也称「天使の散歩道」。每当退潮时,海面便会浮现出一条通向海中小岛的路。
人们将世间的浪漫之情赋予这一自然现象之中,称之为“恋人圣地”。
时有情侣携手而过,也曾留下爱的誓言。
如今,那一只只写满真情的贝壳,仍然守望着这片海,而那些曾经携手而过的人,是否相守偕老、浪漫一生呢?
我沿着那对情侣携手漫步的方向望去,竟痴痴地似有些许向往……

“哇!好美啊!”身旁的Chie突然叫道。
于是,我看到了一幅唯美的画面。

“KEN,这是谁啊?”我问。
“……aki。”KEN笑答。
“你还是…挺无聊的。”我笑道。

aki悠闲地坐在海中一块狭长的礁石上。海浪温柔地轻抚着礁石。岸边,月沙正在拍下这一刻的曼妙……
岸上的人不语,只静静地看着坐在海中的这个少女。

「おぉ——かわいいお嬢様!」
一位身材不高,但精神矍铄的老人朝我们这边走过来。

老人眯缝着双眼,笑容和蔼,轻松地与我们攀谈起来。
这是我们来岛后交流到的第一位岛民,此后每每遇到岛民,在四目相对那一刻,你总会得到他们自然、会心的微笑。时不时还会得到他们轻快的寒暄和热情的帮助。

地域的“气质”影响人的“气质”;人的“气质”则成为地域的“魅力”,为这一地域抹上其独特的“色彩”。
小豆岛的魅力之一,便是岛民的“色彩”。

嘴角轻扬的效应,形成岛上清爽的风。

“这叫‘陆系沙洲’,只有退潮的时候,才把对面的海岛和陆地相连。”老人在向我们介绍“天使之路”。
“关于这‘天使之路’啊,有个故事你们想听吗?”老人饶有兴致地说。
我们也都来了精神。
“想听!想听!我最爱听故事了!”aki眉飞色舞地说。
老人依然微笑着,说:“传说天上有许多天使在守护着世上的一切。这一切也包括人们的健康、学业⋯⋯而成为‘守护天使’则必须经历某些‘历炼’。
渴望守护爱情的天使,则必须先折去一片翅膀丢到人间,作为「片翼の天使」去找回那片失落人间的翅膀。”
我认真地听着,略微觉察到其余四人也眉头微蹙。
“有一个小天使决心守护世间的爱情,于是折断了自己的一片翅膀丢下凡间,而他也瞬间坠落下去…可那一片薄薄的羽翼在掉落时早已不知被风吹到了哪里,他又怎么能找得到呢……”
我只觉得眉头越紧,一声短叹。
“后来,他找到了这座岛上。”老人接着说。
“那他在这里找到了是吗?”aki急忙问道。
“呵呵呵呵,”老人笑而不答,继续说道:“他有些绝望了。正当他疲惫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问他,‘你怎么了?’他抬头看见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正甜甜地对他微笑。于是他说:‘我不能飞了,我只有一片翅膀…’他已经疲惫得不愿去掩饰了。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女孩听了并没有惊讶,而是温柔地对他说:‘我也不能飞,我也只有一片翅膀。’”
听到这,我深吸一口冷气,却不敢打断,迫切地等着老人说下去。
“于是她牵起他的手。他们手牵着手向海边走去。忽然海中浮现出一条路,一直通向天边。他们深情地凝视着彼此。突然他们一同振翅,竟翩翩飞舞,飞向天边……”

注:这个故事是我杜撰的,并不是小豆岛上本来有的传说,千万不要信以为真。

“这叫‘陆系沙洲’,只有退潮的时候,才把对面的海岛和陆地相连。”老人在向我们介绍“天使之路”。
“关于这‘天使之路’啊,有个故事你们想听吗?”老人饶有兴致地说。
我们也都来了精神。
“想听!想听!我最爱听故事了!”aki眉飞色舞地说。
老人依然微笑着,说:“传说天上有许多天使在守护着世上的一切。这一切也包括人们的健康、学业⋯⋯而成为‘守护天使’则必须经历某些‘历炼’。
渴望守护爱情的天使,则必须先折去一片翅膀丢到人间,作为「片翼の天使」去找回那片失落人间的翅膀。”
我认真地听着,略微觉察到其余四人也眉头微蹙。
“有一个小天使决心守护世间的爱情,于是折断了自己的一片翅膀丢下凡间,而他也瞬间坠落下去…可那一片薄薄的羽翼在掉落时早已不知被风吹到了哪里,他又怎么能找得到呢……”
我只觉得眉头越紧,一声短叹。
“后来,他找到了这座岛上。”老人接着说。
“那他在这里找到了是吗?”aki急忙问道。
“呵呵呵呵,”老人笑而不答,继续说道:“他有些绝望了。正当他疲惫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问他,‘你怎么了?’他抬头看见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正甜甜地对他微笑。于是他说:‘我不能飞了,我只有一片翅膀…’他已经疲惫得不愿去掩饰了。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女孩听了并没有惊讶,而是温柔地对他说:‘我也不能飞,我也只有一片翅膀。’”
听到这,我深吸一口冷气,却不敢打断,迫切地等着老人说下去。
“于是她牵起他的手。他们手牵着手向海边走去。忽然海中浮现出一条路,一直通向天边。他们深情地凝视着彼此。突然他们一同振翅,竟翩翩飞舞,飞向天边……”

注:这个故事是我杜撰的,并不是小豆岛上本来有的传说,千万不要信以为真。

汽车继续行驶在羊肠的公路上,我还在回味着老人说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仿佛做了一个梦。

“我不能飞。因为,我只有一片翅膀。”
“我不能飞。因为,我在寻找另一片翅膀。”
“你愿意牵着我的手吗?”
“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与你一同振翅。”
“你听,翅膀的共鸣。”
“我听,这是天使的歌声。”

一双片翼,缠绵着天使的歌声,萦绕在我的梦里。

“刚才那个故事倒挺浪漫的。”月沙边开车边说。
“现在考虑个现实的问题吧,中午吃什么?”aki问道,“有什么推荐?KEN。”
“嗯…这附近有家小豆岛拉面,就在前面不远。但Chie和我之前来的时候吃过一次了……”KEN正如是分析着。
“对于月沙她们第一次来的人来说应该尝尝当地拉面,对于KEN和我来说也可以重温一下。从效率的角度来说,去小豆岛拉面顺路,节省时间。嗯。”Chie提议道。
“OK!”于是全员通过——小豆岛拉面!

“小豆岛拉面”距离“天使之路”不远,小店开门见山、偎水而坐。正是中午吃饭的档口,几个身着粘着油漆的制服的男人大声说笑着走进店去。
路上鲜有行人,却不觉冷清;时而嘈杂,却不影响岛上宁静的基调。

一进店门,我就被那一片海所吸引!
店里怎么会有海?
店里当然不会有海。
不,那片海确实是在店里的。那是可以透过长廊望见的一片海。
简洁木质的装潢,通透的自然光,与廊下的一片海,当事物毫无违和感地依存的时候,你便会觉得它们是一体的。

“哇!看啊,这里能看见天使之路!”Chie兴奋的喊着。
“呵呵,很美是吧?”店里的欧巴桑殷勤地递上五杯冰水,并亲切地介绍着餐牌上的套餐最合适的组合方式。
「やすー!」aki在感叹超低的物价,“拉面加叉烧饭的套餐才800多!”
于是全员点了各自喜欢的拉面和一碗叉烧饭。

《易经》云:观光——观“国之光”。
拉面浓厚的汤汁,酥爽的烤叉烧肉,惬意的海风拂面,这是属于小豆岛独一无二的“食光”——食“秀色之光”。

午后,天空聚集起浓厚的积雨云,台风正贴近濑户内海。

在手机导航的帮助下我们的车驶进一片宁静的“村落”。说是村落那只是我的错觉。当你从柏油公路驶进交通阡陌中,一时间想必会有这种错觉吧。

在确认了一条似乎是路的山道后,KEN的驾驶技术得到了极大的锻炼。而其他人只是在想待会下山之前要不要加份保险。

有的时候本来有路,能走的人少了,也便不被称之为路了。
车停至半山腰,余下的路只能靠双脚了,一眼望不尽的石阶。

世上真的本没有路。
登顶的那条“路”——我必须要给这个路字打上引号——那似乎是条山岩爆裂而成的狭窄曲折的沟壑。
如果我告诉你,攀上这不算高也不能算险,却又有点汗流浃背的山后只看到两块叠在一起的石头,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件特别无聊的事?

旅途中,往往就是那“一眼”。
人生无非也就是人群里多看了一眼。

你不语,我不语,
聆听空谷的回声。
眺望彩云的彼端。

午后,倦意袭来。
我再睁开眼时,车窗上正绽开一朵朵雨花。
窗外,一幅泼彩山水画。
森国酒造便是这诗情画意中的一点浓情醉意。

傍晚时分,所有调查组陆续回到橄榄园旁的宿泊地——地中海风格小屋——「オリベックス うちのみ」。

有人摇响钟铃,有人出来迎接。
有人推开窗子,面朝大海,
有人度步院子,春暖花开。

我有一座房子,房子里有你有他,
我便有了一个家。

Two

次日清晨。
由于在石头剪刀布中的败北,昨晚睡了一宿沙发床。正舒展筋骨,aki推门而入。

“快起啊!今早预约了观光协会的采访!”
“KEN,这是谁啊?”我问。
“aki。”KEN睡眼惺忪地答道。
“这是aki吗?这还是那个浓妆蛊惑女吗?”我第一次看见aki穿得这么正式,且只画了淡妆,换句话说,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aki,我以为我还在做梦。
此时的aki脸蛋儿白皙如玉,落去铅华,竟似芙蓉出水。

“今天去观光协会采访,当然得打扮这样了,你当我愿意啊?哈哈!”aki说。
“aki,这会儿你要是不说话、站稳了,还是个淑女……”我说。

观光协会离橄榄园很近,采访过后略微偷个懒,在橄榄园附近闲逛。
四周尽是地中海风格的小屋,闲适而浪漫。
今天依旧小雨淅沥,工作不算太多,我们也如这懒散的小雨般闲暇地度过了一天。

晚上,整理完一天的采访资料后,月沙、aki、Chie三个女生拎了一袋东西出门了。

“这么晚了去哪?”KEN问。
三个女生心血来潮,想散步到白天去的观光协会旁边的海滩上小酌一番。
“这么晚了,就你们仨太危险了,况且附近还有野猪出没。”我说:“我和KEN陪你们一起去,有坏人我上,有野猪KEN上。”
KEN从身后轻拍了下我的脑袋。

刚走出不远又下起了小雨,于是五个人躲在橄榄园巨大日晷的背面避雨、小酌。

“唱首歌吧!”aki提议道。

于是,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晚,
我和KEN聆听三个女生和声的清唱。
夜很静,静得只能听见歌声……

「曲がりくねった道の先に
待っている幾つもの小さな光
まだ遠くて見えなくても
一歩ずつ ただそれだけを 信じてゆこう」
“弯弯曲曲的道路前端
有几道小小的光正等待著
虽然还很遥远 也还看不见
一步一步 只要深信著那道光芒 向前走吧”

Three

风和棕榈树掠过车窗。
音符飘荡在蜿蜒的海岸线上。

我试着用日语来朗诵海子的诗: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于是我问:“我把这次调查写成一段故事如何?”
“哎?那是什么样的故事?”四人问道。
“嗯…青春的故事。

吃什么总会是一个大问题。
吃的次数是有限的,美食的数量却是无限的。
“今天天气不错,还有点热呢,不如去尝尝素面吧?”Chie提议道。
“「なかぶ庵」的素面据说挺好吃。”KEN补充道。
在我看来,白水煮面这种东西会好吃到哪儿?但投票结果是3:2,我和aki只能抱着填饱肚子的想法接受现实了。

小豆岛的店铺多在“古民家”经营。
店内陈设甚是朴素。一个中国旅行团十几人坐满靠门的长桌。
素面看上去也甚是朴素。
一盘冷面、一碟小料、一杯蘸汁,再附上一碗清茶。
我试着尝了一口,“哧溜!”
“aki!你觉得怎么样?”我问。
“别说话!快吃!”aki的回答是准确的。这是我吃过的最简单的美食!
尤其这雨后骄阳似火的正午时分,哧溜一声沁人心脾。

如果形容小豆岛拉面那舌尖上百转千回的浓郁如同绚烂绽放的花火,
那なかぶ庵素面的清爽则如静卧原野时仰望的星空。

说起星空,我一定要带你去寒霞溪。
那里有我心中最美的银河。

车在寒霞溪的山道上盘旋,三个女生已仰头大睡。
我看着手机给KEN导航。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我感叹道。
KEN问我说的什么?
“一首中国唐代的诗词。唉,可惜咱不是景观组,没空拍这么美的寒霞溪了。”我有点遗憾道。

突然车停了,KEN指着前面。
“猴子!”这一声惊醒了三个女生。
Chie揉着惺忪的睡眼,突然眼睛睁大了,眼前仿佛是猴子的国度!
这好像是从「銚子渓お猿の国自然動物園」来的猴子吧。

未到深秋,寒霞溪依然郁郁葱葱。
深秋的寒霞溪据说是美轮美奂的。

“晚上来看星星吧!”

寒霞溪上,天河之下,
我们曾席地而卧,静望星空。
那一刻,便似永恒。

广袤的银河撕裂长空,
散落下无数的碎钻。
我随手摘下一颗,照亮黑夜中你的脸庞。
你却顽皮地将它抛向夜空。
在它最闪亮的一瞬许下心愿。

寒霞溪上,天河之下,
我们曾席地而卧,静望星空。
那一刻,便似永恒。

广袤的银河撕裂长空,
散落下无数的碎钻。
我随手摘下一颗,照亮黑夜中你的脸庞。
你却顽皮地将它抛向夜空。
在它最闪亮的一瞬许下心愿。

Four

“KEN,这是谁啊?”我问。
“……不认识…”KEN答。
“aki,今天走可爱路线了?你还真百变啊!”看着aki坐在秋千上,我又玩笑道。

不知不觉在小豆岛的调查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穿过乡间小路,田园间有一座被点缀得很特别的小木屋。门前一棵硕大的芦荟“茂盛如蓬”;微风轻拂,风铃轻摆。
屋内一片谈笑风生。清新简约的木质装潢与周围环境的花鸟风铃相得益彰。在此基调之上,细节之中不乏主人的精心设计,恰到好处地点缀出时尚的气息。这便是小豆岛「HOMEMAKERS」。

今天的采访对象是「HOMEMAKERS」饮食店经营者——移住者Mimura夫妇。
主人与夫人同于日本某超一流学府建筑专业毕业。夫人又取得此学府建筑学硕士学位。几年前夫妇二人放弃都市生活,带着女儿移居小豆岛。平日开垦耕作,开始了自给自足的闲适生活。在其多样的经济来源中,这间「HOMEMAKERS」只在每周五营业,所卖各类饮食的食材几乎都是来自自己耕耘的成果。
接待我们的是夫人。夫人的亲切爽朗之间透着一种知性与智慧。同时夫人又参与小豆岛某女性摄影团队,每天都以图文形式通过社交平台向外界传达小豆岛的自然与人文。

很多人都憧憬一种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说得美好一些,这种憧憬是童心未泯的佐证。与幻想成为童话中的公主多少无异。
我试着以一种乐观的心态来说这件事:Mimura夫妇的存在,证明了童话里并非都是骗人的。

ただいま~

无论走多远,家才是那个“做个好梦”的地方。
一句“我回来了!”,包含了多少幸福感的一句话啊。

人们聚集在甲板上吹着海风欣赏落日。
月沙问我:“你真的要把这次旅行写成故事?”
“嗯,现在确定要写了。”我笑着说。
“你还会再来吗?”月沙突然问道。
我说:“会。如果有一天我们注定各奔东西,我会回来这里与你们相聚。”
月沙与我相视而笑。
身旁,KEN、aki、Chie在唱着歌,
“曲がりくねった道の先に……”

END

本篇游记共含7070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2016-04-27 11:16

引用 weiwei_ 发表于 2016-04-27 11:16:11 的回复: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回复weiwei_:我带你飞~😁

2016-04-27 17:5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2016-05-02 13:52

引用 通州运河凯塔 发表于 2016-05-02 13:52:58 的回复: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回复通州运河凯塔:😂😂😂😂这多不合适…快平身……😁😁

2016-05-02 17: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写的好棒~~我也打算去小豆岛住几天,你觉得几天比较合适呢?当时你们除了小豆岛还去了周边其他的地方吗?

2016-07-04 11:49

引用 和和菊 发表于 2016-07-04 11:49:53 的回复:

写的好棒~~我也打算去小豆岛住几天,你觉得几天比较合适呢?当时你们除了小豆岛还去了周边其他的地方吗?

回复和和菊:平时不怎么看马蜂窝……😅
当时其实是去做调查的,就只去了小豆岛,周边诸岛都没去。
如果去的话可以连带周边的直岛等一起逛逛

2016-07-28 15: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亲 想问问你们是开自己车去的吗 还是租车啊?如果我想在岛上租车有没有推荐呀?谢谢

2016-10-16 08:4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