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东极岛——漂洋过海来看你

35
栖枫-向离 LV.3
2016-04-27 00:31 3581/6
  • 出发时间/2015-09-20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300RMB

写在前面

       这篇记录东极岛之旅的文章是欠下很久的债,去年九月份至今,已有半年多时间,自己的世界又经历了怎样的兵荒马乱,弄丢了很多宝贵的东西,也弄丢了当时的心境。只能靠照片来连缀,怕再不拾起,记忆连碎片也四散得无踪影。

       向来不喜欢节假日混着人潮去一个地方和别人抢风景,在九月末,十一旅游大潮到来之 前,终于有机会去往心心念念的东极。那时还在杭州工作的我,有充足的理由来进行这个仪式:要远远离开一个人,离开一座城,离开一种生活方式,去钻进北方体制的牢笼。

      哦,对了,这些照片都是用屌丝手机,拍的原生态照片

关于东极——面纱揭开之前

        东极岛,很多人知道这个隐藏的地方,都是从那部电影吧。

       因为一个人,去一个那么人迹罕至、信号不稳、 “死了都没人知道”、受台风天气影响航班不定的地方,没去之前,总是纠结着期待、好奇以及恐惧的心情,就像你独自去见一个从未谋面过的人。但想像千遍万遍不及见它一面,见到的一刹那,所有的模糊与想象都变得具体起来,它也变得不只是地图上的一点,别人口中的一个地名。

      我旅行较随性,很少做周密的计划,只是觉得在这过程中一些不期而遇的东西才是它的乐趣所在。当然了解它的基本信息是非常有必要的,特别是这种小众又远离城市的地方。东极岛不是一个岛,而是一个岛群,包括庙子湖岛、东福山岛、青浜岛、黄兴岛等。庙子湖岛是东极镇政府所在地,人相对较多,对于我这种一个人去的,当然首先选择了这里作为第一站。

舟山——短暂停留

       以杭州为起点,天气原因,先到嘉兴西塘待了两天,然后到宁波舟山,当晚宿舟山。住的旅馆临海,离半升洞码头不算特别远。本想当天提前去买船票,但太晚了,不过还是提前出去溜达了一圈,熟悉位置,顺便欣赏舟山风景。

一路边沿着海边走,船只成排停靠 

夜色下的舟山

出发-——漂洋过海来看你

第二天,起早排队买到了票,终于可以踏上东极之轮了

离开陆地,踏上轮船,见到大海,对没见过海的人来说,兴奋之情自不必多言。

2个多小时的航程,一路看着海水由黄变青变蓝变绿

偶尔一两个孤独的小岛从眼前飘过

远远看见房屋错落有致的庙子湖岛

去其他岛屿的人都要在这里转船,每名游客都是通过船员坚强有力的手接过去。后来很多转接方式都是这种人工建立起来的独特安全通道

庙子湖岛——听海哭的声音

本来预报的那几天天气不好,但依然义无反顾来了。幸运的是,天公作美,一片晴朗。

着陆之后,直奔订好的哪吒青旅。

石头房子,很有年代感的简单木制家具,复古的装饰。

整个旅馆只有四五个人。我住的那个八人间,只有我一个人。通往阳台的门外就是碧绿碧绿的大海。

        你可以蜷缩在那张破旧的凳子上在昏暗中拥抱自己

       也可以转头看一看阳光下的大海放空自己

       上面那姑娘的图,像你看到的那样,是微博上发现的,很喜欢

      同一座岛,同一个房间,同一片海,同一把凳子,

      只可惜,当时没人可以帮我拍出同一个姿势的照片

        (图片来自微博)
        旅馆是这对很文艺的小夫妻开的。老板那时留着艺术家经典的发型以及大胡子。洒脱不羁,说话却很温柔。

 他们应该是很理想中的那种爱情吧。

旺季时,一起远离繁华来到这儿过世外桃源般的生活,面朝大海,只关心艺术,遛狗,潜水,粮食和蔬菜。淡季再回归城市。

“请相信,这世上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

 店里很多他们的画作及恰到好处的涂鸦 

       “海有杀人之味,海有即失之声。”

        在没去之前,这幅图,这句话,就击中了我。

        待真正在海上飘,见识到它的美丽,也认识到它的威力,愈觉入木三分。

这也是在微博上看到,他们婚礼的背景墙也是这幅画,只不过,题字变成了木心的《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很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下午慵懒任性的在房间休息睡觉到3点多才出去拥抱大海。

一路上这个岛像被自己承包了一样,环了半个岛,碰到的人不超过3个,还有一条狗。

幸好有自拍杆这种神奇的东西来抚慰独自旅途的无人拍照的缺憾,于是可以旁若无人(本来就没人)作个不停,也是蛮拼的

后来这条狗,一路跟着我走。我终于也有了伴儿。

 破败的石屋。诉尽荒凉

远处就是“江河老师走后”那座废弃的小学吧,没进去看。里面黑板上好像还留着很多痕迹

偶入一个岔路,一个野花满径的幽深领地

走到这半岛观景最好的东极亭附近,寂静辽阔的天地间,只听得到海哭的声音,以及风的呼啸和自己的心跳, 兴奋又害怕。

       眼看天快黑,不知道前路还有多少的我慌了神,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刚巧路遇一骑摩托车的本地人,载我下山,在十八弯的山路上乘摩托兜风虽然很爽,像过山车,但危险也可知。

        结果真的马上到山脚的时候,一个大转弯,翻倒。连车带人重重被摔在地上,还好本能肩膀着地支撑,但因为穿的无袖裙,肩膀被擦了一个大创口,心中一万头神兽飞过。好在有惊无险。

赶在天黑前回到港湾,安心,擦伤…….

晚上,在旅馆的几个人和老板夫妻一起拼餐。吃完饭,大家坐在院子里乘凉。

后来四个人相约一起去看星空。真的是只有在沙漠草原和海上才能看到的那种真正的星空。晚上天上云多起来,一路我们祈祷,乌云乌云快走开。

在黑漆漆几乎没有一点灯光的路上,我们边走边开玩笑,走到破旧的房屋附近,还会讲起玩笑式的鬼故事。

对,就是这种星空,只可惜终究没看到,半路上还下了一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图片来自 非二度 )

第二天大家各自踏上各自征程,就这样萍水相逢,又四散在天涯。

我则又去自己丈量另一半未涉足的庙子湖岛。

无论墙上地上,很多这样的渔画。

渔民悠闲地晒着海鲜。

 这个渔民伯伯,不知是捞到了什么宝贝的海鲜,举着向远在岸上的我高兴地招呼“炫耀”。

很相似的一幕是,朴实的邻居兴高采烈的提着一兜海产过来找哪吒老板,说自己捕捞到了很多佛手。那种属于最原始最简单的开心的喜悦,却那么有感染力。

这貌似是驻岛的兵哥哥的大本营,记忆模糊了

废弃的汽车被野草淹没。

记得来之前,腾讯新闻曾经报道过一个摄影师在浙江发现了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建筑爬满了绿色,像绿野仙踪情境。估计就是这一带的岛屿吧。只是我去的这个时节,已不是草木最盛的时候。

这一路走来,又是不太清楚前路,没有一个人,偶尔可见的也是废弃的痕迹,旁边有高山草木中隐约可以看见一座座坟墓,走到半路手机还没电了,又是在冷汗中走过余路,最终从另一边又到达熟悉的东极亭,才舒了一口气,脚步也轻快起来。

       当天,一路上,全岛放着广播,实时播放着海况,像进入一个久远的年代。还非常应景的播了《后会无期》,“当一艘船沉入海底......"响起,我瞬间泪湿眼眶。不能再符合彼情彼地彼景。

       记得第一次在街头听到这首歌应景的流泪,是2年前一个人在山西一个陌生城市的街头,刚从考场落败的出来。

屋里那个老人,目测至少90岁了吧。

岛上的人近些年越来越少,只留下老人们留守。

不过随着这里旅游业的开发,也有些年轻人选择回来。

里斯本丸沉船事件”纪念馆,抗战时期舟山人民勇救英国人的故事。进去,没人看管,也只我一个人,在这里独自唏嘘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离开庙子湖的那天下午,旅店只有老板娘一个人,关上里屋那扇门,拉开幕布,享受一个人的影院,从前慢。

温习了一下哪吒的微博,得知小哪吒要出生了,真心为他们高兴。不过旅馆貌似要转让了,希望接手的人,能继续将这家青旅经营的更加有滋有味。

东福山岛——仿佛到了一个幻境

那天从庙子湖去往东福山岛的船上人很少。

标志性建筑财伯公雕像越来远远。

到了某一个岛,才陆续上来了一些人。

标志性建筑财伯公雕像越来远远。

如果说,庙子湖岛还有一点人间的气息,东福山岛就是到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幻境:美得不像话,美得真像画!

被称为“风的故乡、雨的温床、雾的王国、浪的摇篮”,这里更靠东,更原始,更荒凉。

岛上常住人口不足百人,是“中国最东边有人居住的小岛”“中国第一缕阳光照到的地方”。但实际上,好像还有更东的一个,不过通常,大家都是如此定义。

下了船,旅馆的工作人员都会在岸边举着牌子等着各自的房客。右边这个拿着牌子的是我预定的塔塔青旅的人员,又是一个远离尘世的高傲的诗人的模样。

一同来接我的,还有塔塔的老板,是个姐姐。她带着老爸,和一个高高胖胖很幽默的大哥合伙经营塔塔。一开始以为这位大哥是东北人,结果他是上海人。

还有一个看起来黑黑的很朴实的本地大哥。他应该是很少出岛,一直生活在这里吧,没读过多少书,靠打鱼为生,所以对我们这些外来旅客都表现出很热情很好奇的样子。他不会讲普通话,每次听他说话,都只能听懂几个字。

我都已经忘记他们的名字了

   塔塔青旅,一座废弃的小学改造而成,在东福山岛的几乎最高处依山而建。每个房间的房门号依旧是几年级几班,很有情境。

塔塔大厅。又是一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

到达又是四五点。简单收拾过后,自己先出去探了探路,遇上了盛大华美的日落。

“生命是一次华美的日落,盛大却忧伤,平凡而又震撼人心。”

这位大叔在这里孤独地守着一个很小的小卖部。他好像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为何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上面那张照片就是厚着脸皮让他帮忙拍的。 

观日出的平台。为了看这“第一缕曙光”,很多人在这里宿营。和爱的人一起听着海声入睡,再在黎明一起等待日出,多么美好的事。

果然是避开了高峰期,我去的那天,除了我之外,塔塔也只有一名旅客。他自己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次日就要走。那天晚上,那个热情的本地大哥,带着我和他去了胖子哥新开的酒吧,其实还没正式营业,还在准备中。深藏在石头屋的酒吧,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坐在酒吧外面的石凳上聊天,头顶上出现了美丽的月晕。

他是江苏人,在日本待了很多年,最近准备回来发展了。他说日本是很好,但压力很大,不想那么累了。没过多久,风太大,就各自回去。次日,他离开。

不知道彼此名字,联系方式,只是都毫不敷衍地倾听,毫无保留地倾诉,然后各自又消失于天南地北。生命中太多这样萍水相逢,灵光乍现,又永远消失的人。

第二天,大早爬起来看日出,只是乌云太重。

后来总算在众人的期盼中露出一点点,但早已经不是刚跳出海平面的情景了。

没看到日出,却看到了这么多幸福

回去吃完早餐,一出门,就看到了这有毒的蓝。

这场景,美得有点不真实。有人说,以为是在国外

踏着曲折的 的石路,怀着忐忑的心情,准备一个人去环岛。

但是走到观日台,发现再往前就是要进入山林,看不到一个人影,手机信号近无,于是不敢再往前走。幸好观景台处有一家简陋的小吃店,在那里吃了点东西就一直赖着不走。想着,当日新抵达的航班运来游客之后,会有人过来,跟着他们走。

从早上9点直到中午12点多,终于游客慢慢多了起来。但,情侣组合,不能跟;汉子组合,不好意思跟;最后终于找到组织,搭上了两个妹子。

于是和妹子一起开始了攀爬,穿行,惊叹,拍照的漫长旅途。

仿佛到了某个人类遗址现场

一路上还看到了很多这样防空洞一样的建筑

本来只想着单纯来看海,没想到这么多重峦叠嶂,深沟险壑,以及丛林景观,算是一举经了山海林

远处就是象鼻峰

阳光洒满海面,就像佛光普照的仙境

风力发电

经历了四个多小时的跋涉,筋疲力尽的我们终于走出丛林,重见天日,看到了大路,兴奋地坐在地上。

一路被风裹挟着走到山脚下

与妹子作别,自己则倚在一块巨石上不肯回去。海风,这天然的鼓风机。

当时这附近正在建设一个新的码头。休息之余,一个工人叔叔过来跟我交谈。他说他是安徽人,跟着队伍来到这里。次日就要停工了,因为台风要来。

之前一直预报的台风终究还是来了。我们这些游客必须得在第二天全部送走,否则就得在孤岛上困很多天。虽意犹未尽,但不得不离开了。

晚上回到青旅,多了很多人,大概因为刚好是中秋节,大部分是有组织的。有的在院子里烧烤,有的在安营扎寨,几个男生在弹唱。还有的则安静地坐着,比如我。

晚上吃饭时,和三个小伙伴拼餐。桂花妹子,暖男孙大帅,还有个河北老乡腹白小黑兔。第二天走时,又碰到他们,于是结伴而归。

离开了东福山岛,又回到庙子湖中转,时间还长,便又去上面转了之前都没去的财伯公雕像。

原图被我不小心清理了,只留下这掠影。
虽然是在旅途的最后,也感谢他们陪我走过回去的路。

在码头附近吃完饭,爱拍照的逗比桂花妹子拿着刚买的雪糕举起本来要拍照,刚好路过一群老人,以为妹子在给她们吃雪糕,老人很客气的说道:“姑娘,谢谢谢谢,我不吃雪糕”。说完,停顿5秒,我们笑得前俯后仰。

候船时,看到一位男子带着坐轮椅上的老人。也许是为了满足老人看海的愿望,也许是这是她在有生之前回来再来看一次故乡吧。

小黑兔因为太爱海钓,换了晚一点的船。

剩下的我们三个,在回程的船上看到浪花,玩起了“浪字游戏”。

我们一路不停地赞叹东福山的美,真的词穷。最后桂花妹纸说,反正不知道怎么说,就像我心中那片海!对,就是心中那片海!

到达舟山,下船的那一刻,我们不约而同地说:“脚踏实地的感觉真踏实!”

多余的话

没想写成流水账,却发现最后依然是流水账般写完了这篇游记。不过也算是对东极之行的一个交代吧。如今,远远离开了有很多回忆的杭州,离开了江浙那片土地,以前的一切都像一场遥远的梦。

如今身困牢笼,心却依然在远方。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的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想挣扎无法自拔”

“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曾经,现在

我知道,我在努力,会有一天,以更好的姿态,再飞回那片天空,后会有期!

本篇游记共含5465个文字,1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很原生态

2016-04-27 12:28

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出去走走就好了。真心不错,图片修饰一下可能会更棒吧。(只是一个小建议,嘻嘻)

2016-04-27 13:26

好漂亮  以前去了象山   象山那边的海是黄色的

2016-04-27 14:21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2016-05-02 14:51

2016-07-08 04:59

远行的人阿 愿你都有美好的前程

2016-09-07 20: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