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椰风茶韵锡兰行

19
鲸鱼腹 (中山市) LV.15
2016-04-27 08:18 1092/20
  • 出发时间/2016-03-25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000RMB

一、速览


  三月底四月初,北印度洋上的东北季风进入尾声,干热的空气笼罩着斯里兰卡,当地时间早上六点半钟,当我走出飞机舷梯,这个岛国已经骄阳似火。4个月前,我决定兑现旅行计划,前往锡兰,我写好了行程,召集了伙伴,组成6人的小队,包括分别从北上广出发的4位美女和2名资深帅哥。2329元斯航直航往返机票的购妥,8所从普通到奢华旅馆的预定,每天60美元10座位面包车包车的落实,电子签的出证,假单的提交…,一步一步地完成,直到步出机舱,拥抱那袭人的海风与阳光。


  横过北印度洋的洋流,无论是在西南季风还是东北季风的月份里,都要经过这个岛国,古代顺着洋流横越印度洋的航船也必定经过这里,不论它们是来自东方还是西方。季风把雨水带到岛上的同时,也带来了世界各地的船只和货物,在科伦坡的国立博物馆,矗立着郑和的《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在加勒,也有荷兰人留下的炮台。如今这个身处要津的岛国依然百废待兴,它饱经战乱,历尽沧桑。

  这里的原住民是维达人,但数量已经极少,公元前,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相继从南亚次大陆来到岛上,两大族群的磨合延续了两千年。期间,16世纪初葡萄牙船队登陆岛上,之后是荷兰人,1796年又被英军占领,其后全岛沦为英国殖民地,直到1948年宣布独立,而内战又持续到了2009年。现今,这个两个海南岛大小的国度,2000余万的居民分别信奉着佛教、印度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在大街上我可以看到不同的信众,平和往来,佛寺、教堂、邦克楼、印度教庙杂处城乡,而各种肤色的游人则穿梭如织。

  斯里兰卡有超过两千年的文明,有丰富的地貌,草长莺飞,野象和巨蜥随时出现在路边,它什么都有,就除了雪。但平心而论,无论是古迹还是自然风光,都说不上特别壮观、令人惊艳。有时我也问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也许是口碑,是人文,但它的物价也不见得比别处便宜,它的骗子和垃圾也不会比他处更少。但毫无疑问,这10天的旅程是难忘的,也可能是因为它更多姿多彩,也可能是因为伙伴们,比起往次的,他们也没有给我抬更多的杠,也不是全部时间都在损我,总之女生颜值高,男生长得帅。


  制定一个斯里兰卡的旅行计划,并不困难,主要的线路相对成熟,只需按自己的喜好,在次序和时点上稍加调整组合。我们从西岸的尼甘布出发,前往中部的锡吉里耶、波隆纳鲁沃瞻仰古迹,然后是文化之都康提,山区英伦风格的度假小城努瓦勒埃利耶,徒步霍顿平原,坐火车穿越茶园,再折往南方的蒂瑟默哈拉默,之后沿着西南海岸行进,在美蕊沙出海观鲸,在加勒古堡看夕阳,最后一程是乘海滨火车抵达科伦坡


  斯里兰卡迅速成为成熟的旅行目的地,攻略汗牛,游记充栋,以致我觉得不必再喋喋细数插座的眼孔、火车的班次这些枝节,也无需不厌其烦地记录流水帐,以下我只需分若干章节去回忆当中的一些片断。椰树、茶园、白鹭、乌鸦,还有阳光和海浪是我所最常见的景物,斯里兰卡人不羞于面对镜头,他们的灿烂笑容比我在别处看到的都多。我会记住那些无处不在的突突车,在火车上矫健外挂的身影,熟练劈开椰子的摊贩,雀跃欢腾的学生,彬彬有礼的侍应,以及身披绚艳纱丽、又或一身雪白的曼妙腰姿。

二、鱼市

  尼甘布(Negombo)是海边的一个小镇,由于距离机场近,往往成为游客到访斯里兰卡的第一个落脚点,我们也不例外。我预定了一家民宿歇息,这是一栋颇大的别墅,开放式的厨房空间惊人,设备齐全,而院子里还有个小泳池。在抵达的第一天,当地炽热的天气和猛烈的太阳让人难以适应,我挥汗如雨。两个伙伴的行李托运又发生了延误,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总算物归原主。


  镇子本身说不上特别优美,但很具市井特色和本土味道,到处是黄金椰子和啼叫的乌鸦。它的南边有一个很大的潟湖,潟湖两端有一条荷兰人殖民时代开凿的运河,总长超过120公里。潟湖的北岸是镇子的中心,车站和商店都在这里,再往北是沿着沙滩伸展的干道,民房和各式旅馆就沿着路边分布。这里的海滩虽然洁净程度不能和其它地方相比,但并不妨碍人们在这里嬉戏、畅泳和放风筝,这儿也是看夕阳的好地方。


  当地人主要信仰天主教,很短的路程里我已看到了两三家教堂。其中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St Sebastian's Church),是一座哥特式建筑物,很漂亮。那天距离复活节不远,刚好有一个宗教活动,教堂内外都挤满了人,大院里回响着诵经声,信众或坐或站,虔诚聆听。好些小女孩被妆扮成天使的模样,端坐在花车上,可爱又圣洁。


  尼甘布最吸引游客的是它的鱼市。中心鱼市位于海滩边,它的周边到处晾晒着鱼干;而另一个更大的鱼市则位于潟湖桥边,凌晨时候可以看到渔船归航的壮观场面,市场内灯火通明、熙攘忙碌,交易着各种海产,个头巨大的吞拿鱼尤其引人注目。


  站在桥边,海风中带着鱼腥的气息,群鸦驻足在电线杆上,白鹭在岸滩上闲踱,朝阳在树梢顶徐徐升起,染红了天边,驶过的渔船打破了宁静的湖面,桥边的垂钓者向我们展示他们的成果,而桥下的渔夫则在霞光中又撒出了一网……,这一切真是美丽极了。

三、古迹


  锡吉里耶(Sigiriya)位于斯里兰卡的腹地,著名的狮子岩就在这里的平原上拔地而起、巍然耸立。作为世界遗产,狮子岩可能是岛国最具标志性的遗迹,它的营建已超过1500年,一个流行的说法,是某个国王在弑父登基后来到这里,打造出无懈可击的新住处。这座无与伦比的宫殿(也有人认为是修道院),我看来更象一座堡垒,曾经在林莽中荒废数个世纪,直到被探险家的重新发现。


  狮子岩的外围有规模宏大的花园、水池以及各种建筑遗址,但正面那200米高的庞然巨石还是立即吸引了所有的注意,让人迫不及待加快了脚步。由岩下往上,阶梯转折,层层防御,蔚为壮观。半腰,在向内凹陷的岩壁中,有数幅激动人心的美丽壁画,是一系列的女子图像,妃妾?天女?菩萨?不得而知,但其保存得非常好,颜色艳丽,使人难以置信已历经1500年。


  岩肩,有一个平台,巨大的狮子爪出现了,其曾经是雕砌出的一整只的狮子,但岁月如刀,现在就只剩下这一对前爪了,但已足够令人震撼。通过爪间陡峭的台阶,最后登上岩顶,顶部是广达240亩的平台,留有往昔的建筑基址,甚至包括水池。伫立岩巅,眺望四野,丛林莽莽,无边无尽。在这里俯仰天地,造型摆拍,是各国游客们所必然的选择,这里也会是看日落的好地方。

  但我没有等到日落,因为我相信有更好的沐浴夕阳的去处,那就是波隆纳鲁沃(Polonnaruwa)。波隆纳鲁沃在锡吉里耶东面约莫四五十公里,自十一世纪起成为国都,经历了差不多300年的繁荣,留下了大量的遗迹。波隆纳鲁沃的周边有许多湖泊,严格来说是水库,历史悠久,面积惊人,我们正好在傍晚时候赶到了湖边。红日西沉,禽鸟飞渡,人们在湖中沐浴,好一幅美丽动人的画面。


  次日,我们先参观了考古博物馆,然后按图索骥,在湖边广阔的丛林中,把主要的遗址逐一探寻。包括南面的藏经阁和波罗迦罗摩巴忽大帝石像;中部的皇宫建筑群、会议厅、浴池、四方庭院、一二号湿婆神庙;北部的兰科特寺、兰卡提拉卡寺、奇瑞寺、加尔寺、莲花池等等。如果喜欢历史,波隆纳鲁沃其实值得花上一天,也许它不及蒲甘或者吴哥来得壮观,它的破败已十分严重,大多仅剩柱石和残垣,但自有一种废墟美,且对于了解这个岛国的文明还是极有好处。不惧骄阳和尘土的话,骑行自行车将会是随心写意的好选择。

四、圣地


  康提(Kandy)位于岛国中部群山环绕的盆地之中,是西方殖民者入侵前的最后一座都城,城中鬼斧神工地开凿了一个美丽的湖泊——康提湖,湖边的佛牙寺供奉着释迦牟尼佛牙舍利,是信仰佛教的僧伽罗民族的圣地。康提算是一个大城市,但恬静的湖水和圣洁的寺庙,又使繁华中带上了宁静柔和的气息,由此倍添魅力。我们抵达康提的时候,却遇上一场骤雨,以致虽然选了半山的一家餐馆用餐,但想在晚霞中俯瞰那一城湖山环抱的景象却是大打折扣了。


  幸好,次日起来却是阳光明媚。穿过商铺林立、色彩斑斓的闹市,展现在眼前的康提湖倒映着半城山色,湖中鱼群游动,湖边绿树掩映,鸽鸟翻飞,让人赏心悦目。殖民地风格的皇后酒店到佛牙寺间的街道上,两名骑警英姿勃发,挥点交通;而又有两拨新人盛装取景拍摄婚照,新娘伴娘花童明艳照人;街边的摊贩在出售五色鲜花,以供善信敬献佛堂。


  整个佛牙寺庙宇群面积很大,里面金碧辉煌,但想瞻仰佛牙舍利,就实在难以企及,即使是在开放的时点,那也是珍奉在数层的舍利匣内,但作为非信徒,亦尽可以感受寺内虔诚肃穆的气氛。圣堂的后面是寺庙博物馆,展示着许多文物、照片与礼品,神职人员热情地为我们介绍讲解。主体建筑之外,有配殿,有廊舍,在一个角落里,一对情侣正含笑为灯火添上香油,红蓝的衣服,亲昵的仪态,美好、动人!


  在康提的郊外,有斯里兰卡最大、最古老的综合性大学之一:佩拉德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radeniya),我甚至为它而舍弃了参观旁边的极富盛名的皇家植物园。两者的其中一个区别是,大学不用门票,而且好象也没有大门和围墙,甚至还有一条铁路穿行而过,但校园内的林木青葱、繁花似锦,我相信是绝不逊于植物园。


  我在学校里闲逛,林荫的校道、广阔的草坪、宏大的建筑、参天的大树,无不诉说着它的历史与荣光。球场上一群孩子在热火朝天地进行板球比赛,我在铁路边喝了一杯鲜榨的果汁,三三两两的学生走过,地上落满了黄色的落花。这些开着黄色花朵的攀藤植物,在学校好几处都几乎爬满了那些高大乔木的身上,有如瀑布般垂落下来,黄灿灿的满眼一片,美丽不可名状。学生们纷纷留影,这些学生中,有男,有女,有裹着头巾的穆斯林,也有一身袍服的僧侣。午后,天空阴沉下来,又开始下雨了,这或许是山区的常态吧,我们在雨雾中告别了康提

五、山野

  我们继续向中部的山地进发,抵达了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出乎意料的这个小镇的平均海拔达到了1889米,早晚的气温也迅速下降到了十余度,周边云雾缭绕,是享誉世界的茶园。但对这一带的山地我并非初见,数天前,当飞抵斯里兰卡的航班掠过中部时,正好曙光初露,我拉起遮光板,就在数千米的高空上与这岛国的山峦邂逅了,它睡梦将醒,奇幻迷离。


  在努沃勒埃利耶附近的霍顿平原国家公园(Horton Plains National Park)是一片美丽、安静、奇特的世界,它虽叫平原,但实际是一块高原,海拔达到2000米,这里的丰富的地貌和野生动植物资源使其成为著名的徒步胜地,几乎每一位到临的游客都不愿错过。前往霍顿平原,需要凌晨5点钟就出发,因为10点钟以后,那里就会常常起雾,把视野遮盖起来。但早起是有奖赏的,从努沃勒埃利到霍顿的山间,晨曦展现,云霞飞渡,美丽如画!


  整个霍顿公园,其实非常的大,有许多的徒步线路,而最常规的一条环线约莫只有10公里,几乎没有拔高,所以能够非常悠闲地走下来。步行起点处,需要查验游客的行囊,不许带进去一片塑料纸,哪怕是饮用水瓶的标签,这种对自然环境的细心呵护很值得我们好好学习。而走在前头的一位老太太也老是叮嘱我们不要高声说话,以免惊吓了早晨出来觅食的小动物。


  晨光下的霍顿平原正是它最美丽的时候,光影斑斓,薄雾流动。大片的草甸在缓缓起伏的原野上伸展,叶尖上闪动着光泽,好几头不同品种的野鹿出没在草丛之中,而木叶之间也不要漏眼了变色龙。草地、森林、溪流、沼泽、瀑布……次第呈现,蓝天白云,空气明净,一切都让人赏心悦目。半程,高原戛然而止,前面是一处深达880米的断崖,世界尽头(World's End)到了,隐居在谷底的田园人家,清晰可见,远处,山峦起伏,云带飘荡,而很快,这些云雾就会把整个世界掩藏起来。


  从霍顿平原回到努沃勒埃利耶的途中,我们还参观了一两处牧场,农业技术达到了很高的水准。至于斯里兰卡引以为傲的茶园则是随处可见,这容我稍后再说。在努沃勒埃利耶的周边,还常常可以看到瀑布,也许在山路的某个转弯处,就蓦然出现。山区的天气变化很快,午后天色迅速阴沉下来,很快,又开始下雨了。我们在雨中还浏览了格雷戈里湖(Gregory Lake),环湖修建了公园,花草点缀,湖山朦胧,雨雾之中是一片风姿绰约。

六、旅馆


  这次旅程是相对轻松的,我做计划时已刻意放宽了节奏并预留了弹性,但9个夜晚转换8家旅馆,跳跃依然很大。而且我不得不说,斯里兰卡住宿的性价比差强人意,价格高昂,最高26.5%的税费令人吃惊,双床房很少,甚至连空调、热水、被子也不一定是标配。幸好无论民宿还是旅馆,服务也都还彬彬有礼,让人满意的还有每晚洗晾的衣物我都能成功使它们在次日一早就干透。订房花去了大量的精力,不同网站之间房价还是有所差别,需要细心比较,尽管如此,这次的房价普遍还是比我惯常的高了30%。

  不过,既然几乎每过一晚就换一个地方,而且早出晚归,那么对质量也可以不必太计较了,但就除了一处,那就是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因为我需要在那里歇息两晚,它也正位于旅程的中途,好好休整一下是恰当的。实际上,两百多年来,英国人也的确把努沃勒埃利耶作为一处休憩避暑的地方,这个小镇位于高海拔的山间,气候清凉,环境舒适,他们在这里建造别墅、高尔夫球场、赛马场、俱乐部和种植园,时至今日仍留下了大量的殖民地风格建筑,让人想起庐山或者眉谬(Maymyo),面对这些遗存,我的感受是复杂的。

  我预定了一家叫希尔俱乐部(The Hill Club)的旅馆,含税及早餐后2人标准间每晚相当于人民币532.5元,十分昂贵。但这是一座确切的历史建筑,坐落于一个绿树环抱的山坳之中,它的开业要追溯到1876年,最初是茶叶、咖啡、金鸡纳等殖民种植园主的俱乐部。如今,它依然保存得非常好,使人仿如置身于百年前的英式庄园,职员西装革履,刻板谦恭,所有的装饰和陈设,也无不带着旧日的韵味,兽头标本、黄铜吊灯、旧照、油画、老地图、一桌一椅……全都充满了历史的气息,甚至房间里的壁炉也是货真价实,只是此际不可能都燃点起柴火罢了。


  但图书室的壁炉是真的烧起了红红的炉火,夜间的山区还是相当的寒冷,图书室装潢考究,坐在沙发上翻看书本,打发一段缱绻的时光,无疑是极有情调的事。旅馆里还有酒吧、台球室、会客室以及餐厅,而且是两个餐厅,其中一个要求就餐男士必须穿着正装,毫不通融。同行的女士们早就被征服了,缠着一定要陪伴她们体验一番。尽管旅馆可以出借西服,但当我想到自己,与英文水准相匹配的系领带水平,以及脚下的登山鞋,我就坚决拒绝了。事实上另一个便服餐厅同样精致,菜式和服务一丝不苟,洁白的瓷器和锃亮的刀叉在烛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早餐的就餐环境也份属一流,水果拼盘、配黄油和果酱的烤面包、煎蛋、培根和香肠,以及英式早餐茶,这亦是旅馆常规的标配。经过一夜的冷雨,早晨又迎来了阳光明媚的一天,透过窗户,光线投在桌布、茶盏和花瓶上,温馨、怡人,确实很愿意就在此静静待着。但外面的天气实在太好,旅馆面积惊人的花园更是漂亮极了,没有理由不去散散步,它正鲜花盛开、姹紫嫣红!曼陀罗、向日葵、大丽花、非洲菊……争妍斗丽,以致我完全放弃了到镇上闲逛,就在此消磨了半个上午的时光。


  但我的心也有点纠结,一如在五大道、在八大关、在鼓浪屿、在沙面、还有外滩,也许是我还没有足够的自信去坦然地面对历史与文化。旅馆有数个红土网球场,附近又紧挨着一个高尔夫球场,绿树成荫,草坪如茵,阳光穿过树丛落在地上,光影斑斓。旁边还有一片菜地,结球甘蓝已经开始抱团包心,丰收在望。半是因为赶火车,半是因为晚餐超出预算,所以午餐我和另外两个伙伴只是在邻近的一家西点屋打发,一桌糕点花去了相当于30元人民币的卢比,但我们还是没有吃完,余下的服务生用纸帮忙打好包,我们揣着纸袋从阳光满地的小道走回了旅馆……

七、湖沼


  我们告别努沃勒埃利耶,乘坐火车来到埃勒(Ella),之后离开中部山区继续往南走,一场滂沱大雨一直把我们送到平原。傍晚,我们抵达蒂瑟默哈拉默(Tissamaharama),这是一个小镇,周边有好些湖沼。我在蒂瑟湖(Tissa Lake)畔预定了一家民宿,位置非常的好,就紧挨着湖堤,虽然设施简陋,但店主一家十分热情周到,炒饭也做得很不错。黄昏的蒂瑟湖景色迷人,晚归的雀鸟不时掠过暗红的天空,站在湖边,可以望到对岸大树上星星点点的站满白色的精灵,那是数不清的白鹭。天幕慢慢转成幽蓝,但霞光仍未消逝,远处一座佛塔亮起了灯光。


  蒂瑟默哈拉默通常只是作为一个中转站,游客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前往邻近的雅拉国家公园(Yala National Park),那是一片广阔的自然保护区,以乘坐吉普车观看野生动物而闻名,许多人将它比拟成东非的原野。尽管事前我在行程计划中早已写明:“不进雅拉公园”,但伙伴们好象这时才发现这句话,他们和遇到的每一个当地人一样,都在质问我:“为什么?”其实真的没什么好解释,有人喜欢萝卜,有人喜欢青菜,相对于吉普、大象、鳄鱼、野牛、猴子……,我更愿意在蒂瑟湖边静静地待上一个早上,如此而已。


  清晨6点钟,前往雅拉公园的吉普车队已经出发了一小时,我也走上了湖堤,湖面轻风微澜,天边晨光闪耀。我站定在水边,仰望云彩的变幻,天空云霞飞渡,色彩时淡时浓,气象万千。堤面也是一条公路,偶尔会有车辆驶过,也有早起的民众在晨跑,堤边有参天的巨木,亦有停靠的小船。飞鸟已开始新一天的生活,在空中、在树顶、在水面掠过,鸣啼不绝,但湖水依然静谧。太阳开始升起,光芒四射,天幕逐渐变得明亮,只有湖面上空的最后一缕霞彩,念念不舍,久久不愿散去。


  我沿着湖堤且行且摄。湖的西面是大片的沼泽,好些高大的合欢树就伫立在水中央,那些合欢是如此的宽广茂盛,它们是禽鸟的天堂,一树一世界。堤边有长椅,可以坐在树下倾听鸟鸣,凝望天地。不远处一只鹭鸟也伫立枝头,同样不动声色,只是偶尔低头整理羽毛。有人在晨浴了,水中的鱼儿竟然游了过来,密集得惊人。一个当地人把自行车放在一旁,在水边呆坐,我也在旁边坐了好一会,看鱼儿游来游去。良久,我才站起身来,房东大概已预备好丰盛的早餐了,而连绵的海岸也正等在前方。

八、海岸


  我们辞别了美丽的蒂瑟湖,很快,蔚蓝的印度洋又出现在眼前,由此开始,漫长的海岸线一直陪伴在路旁,坦加勒马特勒、美蕊莎、韦利格默乌纳瓦图纳加勒、黑可杜瓦、本托塔……,标号为A2的海岸公路连起了一个个城镇,直至科伦坡。路边是无尽的棕榈,是连绵的沙滩,还有错落的村舍,翻滚的浪花、碧蓝的海天几乎占据了全部的视野。


  我们在美蕊莎(Mirissa)逗留了一天,这里餐厅旅馆林立,泳客如云,数段海湾中既有平静温驯,适合小孩嬉戏的;也有波涛翻滚,为冲浪健儿所热爱的。靠近岸边的海水卷杂着泥沙,所以并不算清澈,但只要游出一小段距离,就已能看清水下游动的热带鱼了,如果倦了,棕榈树下的吊床以及撬开的椰子,就最受欢迎。整个白天的阳光都非常灿烂,傍晚的日落也使人着迷,而到了晚间却迎来了一场暴雨, 消散了这距离赤道还不到6个纬度的暑气。


  出海观鲸是美蕊莎深受游客喜爱的项目,这里的海域出没着各种鲸类。早晨7点钟,搭载我们的游船驶离码头,航程会持续数个小时,长短取决于能找到鲸鱼的时间。斯里兰卡特有的伸臂独木舟、还有其它的渔船,其绚烈的色彩在蔚蓝的海水下让人赏心悦目。海浪没有我想象中的大,没有人因此而晕船,人们发出的惊呼,往往是因为发现了海豚,它们成群结队,追逐着时而深潜,时而跃出水面,激起浪花阵阵。而主角也没有让我们久等,一头蓝鲸,也许是抹香鲸,最近在距离游船十丈之外翻了一个身,它巨大的尾巴露出水面,掀得海水四泻。


  西南海岸的沙质普遍细软洁白,相比于著名的泳场,其实不少野海滩的风光更为惊艳,奔驰在海岸公路上,前方常常能让人眼前一亮。从韦利格默(Weligama)到高格勒(Koggala)的沿岸,还可以看到传统的高跷渔夫,他们坐在海中的木桩上,要有良好平衡力,经受海浪与日晒的考验,要知道他们手中的钓竿其实并没有而且也不需要有鱼饵。但现在真正的高跷渔夫已经很少了,更多是作为表演,赚取游客的小费比等鱼儿上钩更为简单和保险。摇曳的棕榈和象牙白的沙滩仍在向远方伸展,而前面,加勒(Galle)的灯塔已经在望了……

九、要塞


  加勒(Galle)是斯里兰卡南部的重要港口城市,它有一个向南突出于印度洋的半岛,从1663年开始,荷兰人把这个半岛建设成为一个要塞,时至今日,它的城墙依然厚实坚固得令人震惊,而里面的400座历史建筑,以及独特的文艺气息和异国风情,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据说外国人在这里买下了三分之一的房子。


  我预订了一家位于要塞中心的民宿,颇有殖民风格的楼房气息,里面收拾得干净整洁,墙上摆着主人大婚的旧照片,地面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涂抹的,赤脚踩在上面很舒服,实际上主人一家也总是赤着脚。他二楼有个临街的阳台,放了三四张小桌子,无论是夜里闲聊,还是早上用餐,一杯红茶,看看楼下游人与商铺,都是极为写意,而我们也确实这样做了。


  要塞里的街巷很有点象澳门,窄窄的,为各式礼物商店、咖啡厅、餐馆、客栈所占据,当然,也有寺庙、博物馆和小广场。游人、小车、自行车、突突车就在这街巷中穿行,无论其看来如何狭窄,却总能畅顺无事,没有闪了招牌、碰了窗扇、或者挤了门前的鲜花。徜徉于这样充满情调的小街中,拍拍照,品一杯咖啡,选一件木雕礼品,都是赏心乐事。
 

  值得走一圈的还有城墙,实际上我是走了两圈,它三面环海,所以主城门开在北面,那巨大和厚实的城门工事群,坚固无比,多重的交叉射击位确保没有留下任何死角。整座要塞还设置了多个向外突出的棱堡,分别都有名字,其中最著名的是位处最南端的旗岩,其本来就是一块伸入印度洋的巨大岩石,有些勇敢而疯狂的当地人会表演从这里跃下礁石密布的海里。


  旗岩日落现在成为最受游客欢迎的景色,能够与它相提并论的是位于城墙东南角的灯塔;加勒的日落是明信片中经典的画面,而能够和它相媲美的也惟有加勒的日出。没有什么比在城墙上吹着海风、沐浴着霞光漫步更令人惬意的了,所以我就日落、日出都各走了一遍。同样享受此情此景的除了游客,也有当地人,他们来拍拖,他们来做瑜伽,他们来跑步,他们来垂钓……。


  也有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参观要塞,我不知道斯里兰卡有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说,但显然,孩子们天真烂漫,他们面对镜头欢腾雀跃,不绝的向外国游客打招呼,他们并没有背负历史的包袱。在东北角老城门外,靠着海边有一处营房,驻着有点象海岸警卫队之类的纪律部队,队员们在晨操之余,也向我高声问好,他们年轻、帅气、朝气蓬勃,他们和那些孩子们一样,都是斯里兰卡的骄傲,也是希望。

十、火车


  斯里兰卡有两段火车旅程为游客所津津乐道,一是穿过中部茶园的高山铁路,另一是西南海岸的滨海线路,尽管对沿途景色的传说不免有所夸张,但乘坐火车确是深入体验当地人生活的好方式,而我向来就对火车怀有感情,所以这次也不会错过机会。前一段我们从努沃雅(Nanu-Oya)乘至埃勒(Ella),后一程则从本托塔(Bentota)乘至科伦坡(Colombo),后来还意犹未尽,在蒙特拉维利亚(Mount Lavinia )又坐了一次到科伦坡的火车。


  斯里兰卡的幅员并不大,火车的车程无论如何不会太长,它不会象中国这样有长达两天一夜或者两夜一天的旅途,也没有如候鸟迁徙般的季节性人口大转移,所以对火车的感受和我们还是不一样,它更多是一种公交化的载体,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以至它有些班次的车厢就设计成以站立为主、座位为辅,以适应乘客的流动性。火车的票价非常之低廉,三四个小时的车程只花了60卢比,相当于2元6角多一点的人民币。


  车厢内通常也很拥挤,但远达不到我记忆里国内绿皮车的亲密程度,人们热衷于挂火车,我觉得更多是因为会更通爽。走道里同样也有小贩来往吆喝叫卖,也有各种各样的人,不妨观察他们的神情,感受他们的心境,他们的生活。车厢、车站的整洁程度出乎我意料,铁道本是最底层的交通工具,却没有不快的气味,尤其是车站,许多小站建设得很精致,我尤其喜欢本托塔站。当然,铁路沿线的垃圾也很多,但和国内还完全不是一个水平。

  火车是一个小社会,既可以观看旅途的风景,也可体验人间的情味。它穿行于高山,它走过斯里兰卡引以为傲的茶园,薄雾中群山起伏,艳丽又或素装的采茶女,点缀着绿色的海洋。它经过闹市,跨过桥梁,钻过涵洞,它有节奏的隆隆声回响在摇曳的棕榈树下。有时,距离民居之近,也许往外一伸手就能收掠晾晒的衣物,我甚至不免担心,会否当某户人家推开窗扇时,刚好被经过的火车打回来而撞得满面。

  最激动人心的是差不多将到科伦坡车站时,那一段在海边的铁路,把身体挂出车外——斯里兰卡的列车车厢门永远是敞开的——迎着扑面而来的海风,嘎嘎嘎的轰鸣声渗入了血液,有如跳动的脉搏,海水苍茫无际,翻腾的浪花几乎扑上了铁轨。前方,科伦坡的高楼与港口吊架,已经在望。旁边窗口的几个孩子,他们的表情,时而雀跃,时而神往,时而沉寂,时而忧思,这也是人生的轨道。科伦坡,对我们而言,那是旅途的尾声,而对他们,也许则是新的一页。

十一、拾遗


  科伦坡并不是斯里兰卡旅行的首选目的地,但它仍是整个国家的缩影,可以感受到飞速发展的气息。它好象一个混合体,一座座豪华酒店拔地而起,而殖民地时期的建筑依然完好保存;在热闹拥挤的贝塔市场(Pettah Market)你要留神不要给堆满水果的手推车碰到,但维哈拉马哈德维公园(Viharamahadevi Park)的草坪却悠闲恬静,情侣窃窃私语;科伦坡大学绿树掩映,优美洁净,而城南地区的内河涌又污秽如墨,垃圾漂流;充满文艺气息的突突车车篷涂鸦与司机的随时随地可能吐出唾液,同样使人震惊。这里热浪滚滚,我挥汗如雨,穿行于人来人往的街头之中。


  我在PolicePark附近预定了一家旅馆,实际也是一栋别墅,房间豪华精美,服务热情周到,让人喜出望外。距离不远的小巷里,有家中国餐馆88海鲜屋,出品绝对惊艳,口味纯正,掌柜谦和有礼。冈嘎拉马寺(GangaramayaTemple)是另一个惊喜,这不在于其建筑融合了多种风貌,方寸之间精雕细琢,藏品繁杂,而是这里似乎还隐含着学院教室。无论是休憩还是正在上课的学生都非常入镜,他们一身白衣,式样十分好看,尤其是女学生们,露出腰脐,婀娜多姿。在离开这个岛国前,他们让我对斯里兰卡的美好印象善始善终。


  这个岛国,结束内战不过7年,它也没有令人震撼的世界级自然和人文景观, 却迅速摆脱战乱及海啸留下的创伤,吸引着全世界的游客,它的魅力源于何处?是因为它涵盖了古迹、宗教、民俗、山岭、茶园、海滩和野生动物等等资源?也许,但我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慢慢回忆和消化。
 


  坦白说,斯里兰卡面向外国游客的消费水平并不低,尤其是食宿和门票,十分昂贵,物价增长速度也很快,之前各种游记中所提到的价格都只能作参考,不能照搬。在10天的行程中, 我们只间或住了几间好的旅馆,偶尔吃了点海鲜,在其境内的花费就接近4300元人民币,加上来回机票、签证和买点小礼品,这一趟我共支出差不多7000元。


  斯里兰卡有世界各地的美食,当地餐、西餐、印度菜、泰国菜和中国菜最为常见,但除了后者上菜普遍很慢,简单快捷且便宜的选择是炒饭,可以点牛肉、鸡肉、海鲜,或者干脆混合炒饭,味道大多靠谱。当地的瓦钵酸奶值得试试,体积惊人,而水果则十分丰富,但价钱也不便宜,很多都叫不出名字,尝鲜需要有一颗好奇且勇敢的心,最稳妥的是喝椰子,木瓜也不错。


  由于英国殖民地的历史,所以英文基本能通行,即使如我般一窍不通,也可以通过打手势和地图上比划来应付,如果想深入交流,也可以象我这样,拼上达到翻译级水平的伙伴同行。当地的天气其实也不会比国内更炎热,蚊子也比我想象中矜持,这里没有寒暑季之分,只有旱季和雨季,但即使是理论上的旱季,我们还是常常遇到雨,幸好不会持续很久。

  岛内的交通反而不算贵,公交就不必说了,包车的性价比也高,我们的包车司机叫Prabhath,人不错,他尚未婚,发下宏愿要娶个外国媳妇,只是我们同行的女生最后伤透了他心。当然,他的际遇比我稍微好点,因为他不需要在行程结束后,仍要继续忍受被喷。但无论如何,最后我还是要感谢同行的伙伴们,没有他们,这次旅程不会如此完满,也必定少了许多快乐。希望,下一次的同行,不会太遥远。

  (全文完  鲸鱼腹)

附行程:

  25/3 早机飞抵  机场—尼甘布Negombo(休整,小镇观光,运河、教堂、泻湖等) 宿克里斯蒂玛公寓Christima Residence
  26/3 尼甘布(早起游览渔市)—锡吉里耶Sigiriya(游览狮子岩)—波隆纳鲁沃Polonnaruwa 宿查雅遗址酒店Ruins Chaaya Hotel
  27/3 波隆纳鲁沃(参观古城)—康提Kandy 宿康提城大酒店Kandy City Hotel
  28/3 康提(游览康提湖、佛牙寺、大学)—努瓦勒埃利耶Nuwara Eliya 宿希尔俱乐部The Hill Club
  29/3 努瓦勒埃利耶—霍顿公园Horton Plain(徒步)—牧场、格雷戈里湖—努瓦勒埃利耶 宿希尔俱乐部The Hill Club
  30/3 努瓦勒埃利耶—Nanu Oya火车站坐火车—埃勒Ella—蒂瑟默哈拉默Tissamaharama 宿湖景酒店Lake View Hotel
  31/3 蒂瑟默哈拉默—坦加勒Tangalle—马特勒Matara—美蕊沙Mirissa(海滩畅游) 宿汉沃米莉萨旅馆Hangover Hostels Mirissa
  01/4 美蕊沙—出海观鲸—加勒Galle 宿62佩德勒招待所Pedler 62 Guest House
  02/4 加勒(游览城堡)—本托塔Bentota火车站坐火车—科伦坡Colombo 宿猎犬精品酒店The Canes Boutique Hotel
  03/4 科伦坡(市内观光)—夜机飞返
  04/4 抵家

本篇游记共含12235个文字,2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文字和图片一样漂亮,引人入胜!非常精彩,我也准备要去了!

2016-04-27 20:40

引用 小山重叠 发表于 2016-04-27 20:40:09 的回复:

文字和图片一样漂亮,引人入胜!非常精彩,我也准备要去了!

回复小山重叠:谢谢鼓励!

2016-04-27 21:31

2016-05-10 11:2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鲸鱼腹 的图片:

这张真的美!想走走

2016-05-10 13: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引用 鲸鱼腹 的图片:

都糊了哈哈差评!

2016-05-10 14:0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引用 鲸鱼腹 的图片:

2016-05-10 14:0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引用 鲸鱼腹 的图片:

像是同一只鸟,的不同时刻

2016-05-10 14:0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F

引用 鲸鱼腹 的图片:

amazing

2016-05-10 14:1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引用 鲸鱼腹 的文字:

走在前头的一位老太太也老是叮嘱我们不要高声说话,以免惊吓了早晨出来觅食的小动物

我们可以当觅食的小动物,然后把觅食的小动物当食吗?

2016-05-10 14:1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0F

引用 鲸鱼腹 的图片:

仙境啊

2016-05-10 14:1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1F

最后举个牌儿

2016-05-10 14:18

亲,可以用你的照片吗?

2016-05-10 14:26

引用 留爱在心 发表于 2016-05-10 11:26:02 的回复:

回复留爱在心:谢谢!

2016-05-10 19:05

引用 边钢镚儿 发表于 2016-05-10 14:00:00 的回复:

都糊了哈哈差评!

回复边钢镚儿:谢谢!颜值都太高了,怕打击观众,只好虚化一下。:)

2016-05-10 19:0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5F

引用 鲸鱼腹 发表于 2016-05-10 19:06:30 的贴子:

谢谢!颜值都太高了,怕打击观众,只好虚化一下。:)

哈哈哈哈你真可爱~

2016-05-10 19:07

引用 道爷叔叔 发表于 2016-05-10 14:15:42 的回复:

我们可以当觅食的小动物,然后把觅食的小动物当食吗?

回复道爷叔叔:谢谢观看!
小动物有许多雀鸟,昆虫,还有变色龙,舍不得也不可能当食呢。:)

2016-05-10 19:09

引用 留爱在心 发表于 2016-05-10 14:26:22 的贴子:

亲,可以用你的照片吗?

照片如不是用于商业途径,注明作者和保留水印后可以使用,如用于商业,请另行协商。谢谢!

2016-05-10 19:12

引用 边钢镚儿 发表于 2016-05-10 19:07:45 的贴子:

哈哈哈哈你真可爱~

2016-05-10 20:44

霍顿平原究竟值不值得去呢?好像有人说不怎样?

2016-05-11 14:43

引用 小山重叠 发表于 2016-05-11 14:43:35 的贴子:

霍顿平原究竟值不值得去呢?好像有人说不怎样?

这真是见仁见智,你可以参看我该段的图文,有照片可以看。霍顿确实没有震撼性的景观,但作为休闲徒步也是不错的, 早上如果天气好,也相当优美。我同行的伙伴们一致对霍顿极为推荐。

2016-05-11 21:4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