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中国的版图上有一座美丽的小岛

9
逡巡 (邢台) LV.3
2016-04-27 13:17 683/6
  • 出发时间/2016-02-01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带小孩

2016年2月1日
这么多年过去方才茅塞顿开,原来那首情意绵绵又略带感伤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其实是一则满怀诚意的天气预报!所以,天公作美,我一着陆便遇见了台湾的湿润;所以,这篇文字要从我心中的小确幸——蒙蒙细雨开始说起。
台湾这个计划是在两个月之前形成的,但此行的初衷却是想去体验厦门的风土人情,不过最终歪打正着的,还是敲定与之一海之隔的台湾作为目的地。个中缘由不再赘述,总之,厦门也是要去的,早晚的事儿。一番周折办妥手续后,便在日思夜想的等待中盼时光飞逝。皇天不负有心人,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经坐在机舱里笑看风起云涌了。当然,那完全都是个人痴心妄想的杜撰,是我心底迫不及待的美好愿望。事实上任何一种与等待相关的等待都是痛苦难熬的。手续办毕之后便开始在倒计时中度日如年,都说岁月如流,时间如梭,而我觉得时间才是最靠谱的,也是最任性的。它从来不以他人的急切或惶恐,而恣意加快或是放缓自己的步伐。所以,千辛万苦等到登机前一天,便开始等着上火车向机场赶路,到了火车站等火车,火车发动后等着到站,到站后等着向机场赶,到机场后开始候机⋯⋯这一路的焦灼苦熬让人觉得,旅行还得是说走就走的好。不然,太虐心。
言归正传,还是说雨。台湾的雨。

到达桃园机场已是傍晚时分,今夜雨急风大,城市朦朦胧胧。一行人自干燥的大陆北方踏着云海从天而降,饥肠辘辘,头晕眼花。看到前方琳琅满目的繁体字,基本都是靠猜,这么多的笔画,也是一种对文化的传承与坚守吗?“菸(yu)酒商店”,我抬起头念得很大声。然后,许多听懂的人都在捂着嘴偷偷觑视我。台湾果然潮湿,貌似我脑袋都进水啦!禁不住让我想起在曼谷时的看不懂,到是比现在的一知半解全靠猜,要轻松多了。
排队,排队!我们是龙的传人,所以我们走到哪里都要弯弯曲曲的摩肩接踵。等待入境的队伍里面呜哩哇啦有着各色人等,其中以模样与我们酷似的日本人居多。吆西!有几个小姑娘看起来恁的眼熟,是装扮的缘故,还是在哪部电影里不期而遇过?岛国电影看得虽多,却还是记不得女主角的名字,只辨得出那抑扬顿挫的音色。
由于这次没有在石家庄机场租到随身WiFi,于是只好在桃园机场办理了一张中華(为了保持一致,华字要用繁体)电信的电话卡。这种卡正好可以用七天,支持3G和4G,七天内不限流量使用,打开热点还可以同时向几个人分享。装好后立即体验,网速相当靠谱。价格一百台币。我觉得性价比很厚道,无论如何,一路走一路晒朋友圈的你也值得拥有。

从机场出来,大巴车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台湾的旅游大巴一层除去驾驶室,便是专放行李的空间,而游客都坐在二层。大约三十分钟的路程,我们满怀着久未消退的,莫可名状的兴奋,抵达用晚餐的地方。路上当地的导游一边开心的介绍自己,一边告诉我们:第一,关于度量衡,大陆的一斤相当于台湾的六百克;第二,还是关于度量衡,台湾的一平米大概相当于大陆的三点三平米;第三,台北的房价堪比北京,但购买后便成为私人财产,可以代代相传。(若某日有幸被大陆收复,那便另当别论。)当然,括号里面这一句是我私自加进去的;第四,整个台湾的面积仅仅相当于河北省总面积的五分之一,人口是河北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说完后,导游便一阵狂笑。我很是费解。难道你也觉得台湾确实是太小了,对吗?不管怎样,咱们同属于中国,无论大小,血脉相通。
一路赶来上天入地,远东航空公司低估了乘客的食量,配备的袖珍飞机餐使我们此刻感觉上面黄肌瘦。所以,即使是口味如此寡淡的晚餐,依旧吃起来风卷残云,惊天地泣食神。我们把光盘行动终于千辛万苦的带到了宝岛。内心倍感欣慰。餐毕返回车上,整个二层都弥漫着一股秋刀鱼的味道。虽然猫跟你都想了解(周杰伦的歌词)。而我们水足饭饱之后只想知道:今夜将宿于何处?我们得到的答案是:汽车旅馆。这么邪恶的地方,可我是带着孩子一起来的。所以,我也只能向儿子解释,房间里的那把情趣椅其实只是一张普通的按摩椅。当孩子躺在上面想要体验的时候,我一脚踢掉电源,并忿忿的告诉他:“真是个忽悠人的摆设,开关都是坏的。资本主义,最不靠谱!”不过,洗手间倒是给人以惊喜。马桶、梳妆镜、淋浴间这些常规配置,大可不必再啰嗦,然而在这之外,还有一个温泉池,温泉池对面是一块液晶屏,可以看各种电视节目,在沐浴间的隔壁是一个蒸汽桑拿间。冲着这个配置,我也要搓个高配的澡。来的时候本以为宝岛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现在我以搓下那些社会主义之皴起誓,他们的娃娃音真的是发自肺腑哒!
看过两集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几乎泡泛了自己才恋恋不舍的出来淋浴更衣,换上一身轻松的休闲服,决定到街上走走。我们住在新北,湿漉漉的街道逶迤蜿蜒,又四通八达,很像国内的老城区。由于地面凹凸不平,走几步就会不小心踏进深浅不一的水洼里,会打湿裤管和鞋面。但这一点都不影响自己此刻悠然闲散的心情。没有琐碎的工作,没有莫可名状的烦恼,没有生活的压力,没有雾霾,没有百年不遇的寒冬和百里挑一的傻逼⋯⋯一切都变得新奇而快乐,一切都变得神秘而期待。那不单单是因为身处于这座陌生的城市中,还因为暂时的出离与不作他想。

信步在雨中新北狭长的街道上,湿润而透明的街道已经被雨水洗刷的异常干净。蒙蒙细雨依旧不急不忙的飘落下来,看起来,这里的夜似乎正饶有兴致的,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它华灯初上之后的故事。徜徉在这样的街道上感觉很舒适,也很亲切,甚至想要与这夜合为一体,成为它神奇的一部分。路边沿街竖立着许多牌子,琳琅满目的繁体字标写着店铺的名字,它们错落着向远方延伸,看上去感觉有种旧上海街边的视觉味道。
如果这一夜没有尽头,如果我永不会感到疲惫。真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可是,说实话我听到肚子像是在抗议,发出一些奇怪的响动。它提醒着我民以食为天,吃饱了不想家。于是,当我看到一家卖米粉和卤肉饭的临街小店时,便穷凶极恶的破门而入。狼吞虎咽下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粉后,我深深的感觉到,上颚已经被烫伤。而我还未吃饱。不过,还是狠下心潇洒的去结账,老板是一位瘦瘦、高高的中年女性,操着一口温柔的台湾话连声向我道谢。忽然一辆小踏板摩托从我身后疾驰而过,背上以及后脑顿觉一阵雨打般的清爽,旋即我转头便脱口大骂:“x你妈的,不特么长眼啊!”回过头看到老板正惊恐的盯着我,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接过她手里找零的硬币,说了句:“你们这里摩托车满大街都是,有的开起来比汽车还猛。”
“是啊,所以为了你们的人身安全,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过马路走斑马线,看红绿灯。台湾就像是山城,道路不仅狭窄而且还起起伏伏,坡度很大。所以,摩托这种交通工具远比汽车要方便许多⋯⋯”如果不看那张写下皱纹的面颊,一定会认为此刻说话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姑娘。
“哦,谢谢!”我更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转身走掉了。
回宾馆的路上,在路边的超市为孩子挑选一些稀奇古怪的零食,他跑跑跳跳的从一个水洼到另一个水洼,我拎着袋子跟在后面很是惊奇,他起落都在水中是怎么做到的?鞋子和袜子不会恨他吗?
“爸爸,你快点,回去我还要玩儿那把按摩椅!”他一脚落入水中,若无其事回头向我招手。
我心事重重的加快脚步,瞬间想出一百种使他对那把邪恶之椅丧失兴趣的方法。资本主义如此为难你爸爸,希望今后你能紧紧拥抱社会主义的温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栋梁之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总之,不要如此刻的爸爸一样,被你将来养育出的熊孩子搞到无所适从。
所以,我从房间厕所出来之后,便默默的抱起早已安睡在邪恶之椅上的儿子,将他四平八稳的放在地上,才蹑手蹑脚的关灯上床入睡。
所以,他爸爸难道比邪恶之椅还要邪恶吗?当然不是。我要先收拾下床上散落着的零食和空空的塑料包装袋。
所以,我们一家人都在床上一梦到天亮。

清晨,洗漱完毕后到餐厅用餐,刚刚坐下来,儿子就看着邻桌的漂亮小女孩,扯着嗓子对我喊:“爸爸,咱们屋里的按摩椅又大又漂亮,我把两条腿放在椅子扶手上面的小平板上躺进去,可舒服啦!”说完,儿子又一脸骄傲的瞥了人家小姑娘一眼,可人家全程压根儿就没有抬眼瞅他,樱桃小口兀自吃着鸡蛋。
而我和孩子他妈此刻就埋着头,大口大口向嘴里塞进各种食物,吃相生猛,一脸的嫌弃,仿佛在说:这究竟是谁家的熊孩子,在胡言乱语什么?实在是不知所云,听不懂呀,听不懂。但事实上,四下里嘈杂之音骤降,只有些窸窸窣窣的诸如碗筷摩擦之类的琐碎声音,以及我们俩塞食物和咀嚼的声音。突然感到餐厅里有无数只突然胀大的左耳或是右耳,在等待着聆听这个精彩故事的奇葩结局;我目睹着我们脸上的竖道一根根的掉在盘子里,又碎落到地上。所有的一切,被头顶边叫边拉出省略号飞过的乌鸦看在眼里,被餐厅里用餐的,听觉都健在的所有饮食男女们看在眼里。可我们只是努力的向嘴中塞着食物,直至腮帮子隆起,像两只正在偷情的青蛙。如果我有魔法,此刻我一定要把餐厅里所有人都变回河北老家,连同那个熊孩子一起。然后,一把拉起他妈跑回房间的邪恶之椅旁边,插上插销,按下开关,打至最高档位⋯⋯
好吧!所以,台湾之行的第一天,终于他妈开始了!
2016年2月2日
按照提前预定好的行程安排,清早导游一上车便告诉大家,自下一秒开始行程全部打乱重组,接下来大小事宜听从他的安排,如有异议一般不予考虑。这么无厘头的惊喜,导游说完全是出于为我们更加合理的安排时间和规划路线而考虑的。似乎大家应该、必须以及只能选择信任他。于是,一车来自于大陆的善良游客,满怀着无比的好奇就开始向第一站——野柳地质公园进发。导游叫阿伦,一名高个子瘦瘦的年轻男子,戴一副黑框近视镜,肤色略黑,爱笑,很帅。极为符合团里几个初中生小女孩的口味,于是走到哪里都被她们围得满脸通红。他自我介绍年方31,已婚,可我看这一脸的腼腆不像是结过婚的,不然就是我们的北方姑娘热情过了火,令他消受不起。长得帅真是一种罪过,我一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罪过。真的。不过,导游小伙儿一进入工作状态,便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看得出来业务素质过硬,除了爱乱改行程,其他方面very prefect。这如花似玉的年纪,秀外慧中的长相,连团里的大娘都竖起大拇哥说:“小伙子真棒,赏心悦目的八天对于我们整车人来说是个缘分,不如嫁到我们河北吧!”初中生们一阵尖叫,导游一连串的傻笑。北方老太太就爱调戏小鲜肉,一点都不假。

百度说:野柳风景区位于台湾基隆西北方向,是一个突出海面的岬角,远望如一只海龟蹒跚离岸,昂首拱背而游,因此也有人称之为野柳龟。受造山运动的影响,深埋海底的沉积岩上升至海面,产生了附近海岸的单面山、海蚀崖、海蚀洞等地形,海蚀、风蚀等在不同硬度的岩层上作用,形成蜂窝岩、豆腐岩、蕈状岩、姜状岩,风化窗等世界级的岩层景观。
路上,高速两边的芒草上部枯黄,下部葱郁,在微茫的细雨中,在轻柔的风里慢慢摇曳,那些低着腰身的样子想必是在给我们指路。台湾人民热情好客,台湾的芒草,亦然。
没过多久到达了目的地,这里也在下雨,而且有很大的风,风把雨伞的伞面一瞬间吹起上翻,令游客们暴露在急促的风雨中。看这情形,我们穿雨衣属于先见之明。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女王头像1号,据说由于风化严重,颈部每况愈下。有朝一日可能身首异处。于是,我们风雨无阻的一哄而上,在澎湃的大浪边无所畏惧,排队等待合影;接下来我们依次看到导游在路上介绍过得各种奇异的石头:有像金刚的,貌似大象的,还有仙女鞋,像猴头菇的,像台湾地图的⋯⋯看到这些古怪的石头,孩子很开心的跑来跑去与它们合影。虽然穿着雨衣,但他湿透了,我也湿透了。

第二站是台北故宫。之前我早有耳闻,话说三年内战几近尾声,胜负已分,老蒋看大势已去,在向台湾撤退时,精挑细选了些北京故宫、沈阳故宫等地的皇家旧藏,打包随他一起漂洋过海撤到台湾。里面的稀世珍宝不胜枚举,而镇馆三宝——毛公鼎、肉形石、翠玉白菜,更是让无数游客不住咂舌,津津乐道。但我总觉得馆内的字画珍藏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虽然我知之甚少,但看到它们依旧感到不明觉厉。仿若瞬间置身于历史的长河之中,见证着无数精彩与奇迹。遗憾的是馆内禁止拍照,我偷拍的功夫也不到家,几欲成功,都被那些贼机灵的管理人员一把按住,连续被按了几次之后受到警告,要将我请出馆去。我一拍大腿:“那哪能啊!这不是丢大陆人民的脸吗?好像我什么都没见过似的。”遂当着他们的面优雅的关闭掉手机,转身就又掏出另外一部手机。所以,我再一次被按住了。双方都觉得兴味索然,像猫捉老鼠一样可气又好笑——是你是你怎么总是你?
好吧,我终于决定死心塌地的去听讲解。可是,预先约定的时间竟然所剩无几。所以,此处木有图片,从网上down又显得不够真诚,也深觉于心不忍。所以,此段会恋恋不舍的直接跳至下一段(中间无图但有真相)。据说下一段会是士林官邸,一处老蒋聊以自我慰藉然后抑郁而终的幽僻之所。

一进入士林官邸的大门,右前方停放着一辆凯迪拉克,导游小伙说:“这么气派,当然是蒋夫人的呀!”我想,资本主义,自上而下的奢靡,走到无路可走也不足为奇。哪像我们的领导干部那样清廉自持(此处省去骂声一片)。路上听介绍,因为宋美龄喜爱玫瑰,于是,蒋中正便在此为爱妻打造了一座花的海洋。现在看起来,整日将“娘希匹”挂在嘴边的老蒋,骨子里待夫人情真意切,还透出些许浪漫呢。雨后的士林官邸,湿润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味道,偶有花香飘然而至,沁人心脾,好不清凉。随着队伍漫步于曲径通幽的小路上,两旁是紧密丛立的椰子树,不时还能邂逅一片片品种各异的花园,令人心神骀荡。并且,不得不提的是,这次士林官邸之行,恰逢台湾泰迪熊协会在此举办嘉年华,园里随处可见大小不一,形态迥然且扮相可爱的泰迪熊,倒是为孩子们增添了许多惊喜和童趣。当然,还有孩子们那些童心不泯的娘,一个个也是抢着上镜合影,抱住一只就死不撒手。
在自由活动时间里,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顺着那声音寻去,在一个路口处发现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正专心致志的在看着曲谱吹奏,我驻足听的出神,竟忘记了集合时间。那个中年男子吹完一曲,看到站在一旁的我,礼貌的冲我点了点头。
“您是大陆人还是日本人?”他两只手握着笛子
“我是中国人。”我很骄傲的大声告诉他。况且,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说,大叔,我特么怎么看也不像日本人呀。
“如果您喜欢我的曲子,我可以送给您一张CD。”他全然没有察觉我的些许不悦。
“哦?您确定是送给我而不是买给我吗?”我伸出手拨拉着一张张齐整排列的CD,不时还警觉的抬眼观察他。
“请放心挑选吧!”他伸出左手指向盛放CD的盒子,貌似在示意我放心出手。
“那我可真挑了啊!”我随便抽出两张。
“谢谢您喜欢我的音乐,希望您把它们带回您的故乡。”他冲我微微含胸,或者也可以说是鞠了下躬。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他用了“它们”这个字眼,也就是说他看到我抽出了两张CD。当然,光天化日之下谁也能看出来我抽出了两张CD,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是不是拿多了?
“你每天都会在这里演奏吗?”我将CD小心的放入包里。
“我每周都会来,但有时也会在别处,不过我觉得这里最幽静,我喜欢这里。”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将乐谱翻到下一页。
敏感的我觉得,似乎不应该再继续打扰他,我可以安静的走开了。这时刚好催促我回车上的电话响起,我便识趣的也冲他鞠了一躬,然后匆匆向门口跑去。
自始至终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攀谈,对于他的无人问津,好像他并不太在乎。我想,他或许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恬静。

台北自由广场,原名中正广场,位于台北市中心。用过午餐之后,我饿着肚子随车向那里进发。要说团餐的口味,天下乌鸦都变不成孔雀,台北的也不例外。我想我是从这一顿开始食欲不佳的,严重的影响到我手机街拍的质量,孱弱无力的双手握着手机不住地颤抖,一天下来手腕发酸,只能靠去超市买几包大陆没有的方便面带回宾馆大快朵颐。每当我喝干净面碗儿里的汤底,轻轻用舌头舔着碗边肉渣的时候,我总是在这样想:当然,再怎么物以稀为贵,丫也只是一包方便面。可我仍旧会在每次的自由活动时间里,再去挑选一包自己从未品尝过的方便面,回到宾馆便迫不及待的坐上水,一边抠脚丫子一边盼着沸腾。好吧,我这受穷受苦的命中注定啊!打小自己对于方便面的兴趣就异常浓厚,半生不离不弃。艾玛,不再掩饰了。
人朦胧,鸽子朦胧,眼朦胧,四周朦胧。实话实说的说,自由广场真的有点冷,我错不该将外套留在车上,此刻十分想找个地方温暖一下,可却只有流浪在空旷的广场上以小跑取暖。为此,我吓飞了很多只鸽子。日本姑娘们对我指指点点,而她们竟然光着双腿。看来AV片子里演得都是真的,她们一年四季中属实都穿的如此方便,而那或许真的与冷不冷无关,想到这里,竟蓦地凭空生出几分燥热。
自由广场旁边的树很卡哇伊,让我联想到超级玛丽,不知去树下面蹦起来顶一哈,会不会冒出来一只大蘑菇。所以,我真的跑到树下面笑了好大一会儿。
笑毕,上车,下一站。远远的我便看见那幢长得像塔一样,被云海雾气缠绕着的摩天大楼。没错,我要说的就是台北的地标性建筑——101大楼。2010年之前,这座大楼一度以509米的高度独树一帜的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作为世界上最高的楼,它内心既高冷而又孤独。后来迪拜塔(828米)建成,它坐了第二把交椅,再后来,它就没有椅子坐了。如今世界上高楼林立,仅仅是在东方,就有许多“身高”远超它的后起之秀们。不过,毕竟是当过老大,君临过天下的建筑,看那恢宏的气势也能遥想出当年的不可一世。台北的细雨丝毫没有浇灭我们拍照的雅兴,而我在拍照时发觉,101大楼门口似乎正在酝酿一起骚乱。门口一侧法轮功的宣传园地,正在被另一侧反对台独的几个台北大爷手持喊话器强行占领和驱逐,不一会儿就惹得许多游客围观(大陆人爱看热闹在世界上是出了名的),很快大厦的保安就不得不出来调解,于是,双方归位,在雨中怒目而视。我知道他们正在比拼内力,都妄图以气质压倒对方。对,我说的就是气质,因为他们的pose都摆的好风骚。
有时候民主体现在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可有时候自由又会给人们带来迷茫。因为,作为寻常百姓,我们的觉悟还不足以支撑自己判断是非的能力,所以,难免会被一些居心叵测的政客利用,成为冲锋陷阵的枪炮军团。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美美的旅行绝不能被糟心的政治给扫了兴致。
在101大楼短暂的驻停之后,我们又步行到国父纪念馆。这里有孙中山先生的塑像,这位三民主义的倡导者,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是值得我们去崇敬并且怀念的。恰巧赶上馆内卫兵换班,有幸一睹了这里的卫兵换岗仪式,与天安门广场升降国旗仪式共同的庄严,和迥异的动作风格。国父纪念馆外面很热闹,不似毛主席纪念堂四周那般清静。馆外有许多街舞少年在三五成群的嬉笑打闹,他们忘情而又认真的在交流排练,一个hiphop的手势,一款嘻哈的眼神,琐碎里夹带着玩世不恭的细小动作,这群自得其乐在旋律中的舞动少年,这群与青春默契相伴的忘我少年,成为了国父纪念馆外一道特别的风景。当然,法轮功依旧无处不在,七位盘膝而坐的阿婆,她们盘踞在纪念馆门口的一块空地上,闭目呢喃。貌似是占据了年轻人们的练舞场地,于是,她们在那道风景里显得不伦不类,诡异碍眼。所以,几个新来的少年对她们视若无睹,音响一打开,一会儿围绕着她们,一会儿在她们的队列里往来穿梭,旁若无人,舞步轻快,笑声爽朗渐入佳境。很快七个老阿婆不堪骚扰,起身仓皇离去。这群孩子恋恋不舍的望着阿婆们的背影,一丝怅然若失又上眉头——刚刚以她们为道具排练好的舞步又要重新构思了。
青春的任性总是能够战胜一切莫可名状的未知疯狂。翻滚吧!骚年!

2016年2月3日
今天我们要去闻名遐迩的日月潭。儿子说他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叫日月潭,我告诉他我们马上要去一睹它的真容了。另外,一个九岁的男孩儿在他父亲面前提及自己的小时候,他的父亲觉得非常有趣。呵呵,小时候。
日月潭位于台湾南投鱼池乡水社村,是台湾最大的淡水湖。这里的气候要比台北温暖,并且在这一天太阳终于舍得出来露个面,我们一行人下车之后,便忙不迭的走进阳光里伸起了懒腰。我要晒一晒被台北雨水浸湿的眉毛,受潮的心情,迎着宝岛的骄阳,信步向那一片碧蓝碧蓝的湖水缓缓的溜达。放眼望去,湖面上波光粼粼,阳光被折射成无数亮闪闪的问候,直晃得我睁不开眼睛。远处郁郁葱葱的山峦氤氲在雾气后面,若隐若现,让人时而觉得仅有一步之遥,又忽而感到仿若相隔千里,这山水一色,浮光掠影的怡人画面令人情不自禁的陶醉其中。这么美,来之前竟然有人说这里只是一个无聊的大水坑,没有什么神奇之处。看来,不是每个人都善于在自己的内心,勾勒出曼妙的风景。所以,王小波说的没错——一辈子那么长,真得找个有趣的人做朋友。不然聊天聊到了无生趣,分分钟抱头痛哭,还谈什么良辰好景,全都形同虚设了。
排队上船,船长说湖对岸的山脚下有很厉害的老阿婆,亲手做出的与日月潭齐名的茶叶蛋。当一个蛋出名之后,它就变成了一个了不起的蛋。我是一枚资深吃货,牙口挑剔,听到这里我瞬间忘记了早餐时狼吞虎咽后,不得不又偷吃了四个健胃消食片的尴尬经历。所以,我随身携带着足量的健胃消食片,就是为了在这样的时候,不能只顾着善待嘴巴,而委屈了肠胃。天下吃货多贪婪,听闻美食挪不动。
清澈的湖水起起伏伏,船身划过湖面,翻起洁白的浪花一朵朵。我站在船尾,和煦的暖阳洒满全身,清凉而湿润的风儿拂过脸颊,远处的码头渐渐消失,我的心在轻轻发痒。“船家,何时靠岸?俺滴口水都顺着肚皮流进日月潭里啦!”
船靠岸后我一个健步迈出去,差一点掉进湖里喂鱼,众人都倒吸一口湖边的凉气,导游在身后喊:“先生,厕所在上边⋯⋯”儿子在身后叫:“爸爸,等等我。”谁说老子要上厕所,老子很像被尿憋急的样子吗?虽然惊魂未定,但吃货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冒险家,当他们张开嘴那一刻,便开始用味蕾思考人生。“金盆阿嬷香菇茶叶蛋”,我一口气塞进去仨,不仅吃了蛋,还吃了香菇,口感滑嫩,咀嚼之时嘴中还伴有淡淡的茶香,真是名副其实的好蛋!老阿婆在日月潭边卖了50年的茶蛋,少女变老妪,茶蛋做到炉火纯青,这份执着让人赞叹。所以,我又买了仨,滋当是向她老人家致敬,就连素来视鸡蛋如仇敌的儿子,都吃下去两个,一边吧唧着嘴一边赞不绝口。
这时,孩子他妈在远处的台阶上招手,示意我们过去有序的排队照相,和一块刻有“日月潭”三个字的石头合影。其实,我一向不喜欢这种主题过于鲜明的拍照方式,可孩子他妈说,这才是证明你到此一游过最文明的方法。好吧,把我身后的湖水,远方的山峦,手中的茶蛋都留在镜头里。孩子他妈说:“赶紧滚蛋,要求这么多,换你娃上。”于是,我安静的走开,去不远处的摊位上又买了一份凤梨和一个释迦果。它们一酸一甜,使我在这风景如画的日月潭边姿色饱满。阳光这么好,为什么不把最后一个蛋吃了呢?
四处闲逛雾里看山看水,山清水秀心情优雅明快。日月潭的美不胜收直教人想要永世逗留其中,在水边结庐远离喧嚣,当然,作为著名景区想要偷得半日宁静也是难上加难的。我只是随便说说,几天之后我将回到自己的纷杂里面,继续那些面目可憎的生活。一边下着台阶一边出神的看着远处与湖水接壤的山腰,这时一阵极富有民族风格的歌声响起,抬起眼看到台阶的尽头有几个身穿民族服饰的人,他们在纵琴击鼓,唱的什么却听不太清。于是我加快了脚步。一位敲着手鼓的青年身边还站着一位背吉他的男人,敲手鼓的青年边敲边跟着节奏歌唱,身边的男人手里的吉他看起来已经有些破旧,但音色尚可,他黝黑而粗壮的手指按在琴弦上,我真替他捏一把汗,会不会按错。不过听上一会儿后才发现,自己的担心简直多余,那个男人手法很娴熟,虽然和弦不多,solo也很简单,但人家依旧很认真的在伴奏,一丝不苟的样子还有点可爱。看上去他应该是原住民,高山族人。我看到他们身边还有一个方盒子,像是士林官邸里那个笛手一样,盒子里面同样装的是他们的原创歌曲,以及他们朴实生活中的美丽梦想。一般在这个时候,我总会解囊支持的。这还让我想起来去年在丽江,那些略显衰败的古城酒吧,接踵而至的寻梦少年,小店里娟秀可人儿的手鼓女孩儿,不知所谓的木然游客,烂醉如泥的酒鬼⋯⋯
中台禅寺位于台湾南投埔里镇一新里,是个清雅的处所。想必是佛性的加持使然,我们一进山门,内心便顿觉清净。下车后,大家顺着曲径通幽的逶迤小路,来到大殿的广场前,我跟在人群后面,自觉虔诚的顺着人流鱼贯而入。门口有僧侣微笑提醒——止语!善良的游客们也都点头会意。殿内有许多高大恢宏的佛像,神情细节刻画到惟妙惟肖。我自东土而来,在此于佛前一一叩拜,愿两岸长久互通往来,心意向牵,人民富庶安乐,天下太平安康⋯⋯一入佛门,心灵的高度油然升华,一介草民念及众生的情怀,也并未觉得有什么怪诞迹象,出山门那一刻,仿若脱胎换骨令人难以置信,只差一点就爱上自己了。

本篇游记共含9930个文字,3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2016-04-27 17:42

我觉得除去台风季,其他时间都景色怡人,这和气候有关

2016-04-28 08:45

引用 逡巡 的文字:

哪像我们的领导干部那样清廉自持(此处省去骂声一片)。

LZ文筆犀利,期待後文!!

2016-04-29 01:39

😁

2016-04-30 08:35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2016-05-02 15:52

引用 失落的另一角 发表于 2016-05-02 15:52:46 的回复: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回复失落的另一角:

2016-05-04 12:3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