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之 走近神山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5
木棉花开 LV.5
2016-04-29 12:23 603/3

Day 8 转山 
早上五点,外面一片漆黑,师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来接我们。一推开门,哇哦,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头顶上密密麻麻的星星顿时驱走了我们早起的困意。拖行李到车上,师傅送我们到3公里外的转山B点。头顶上繁星点点,不远处移动的灯光点点,原来已经有很多比我们起得还早的人们打着手电筒开始转山了。师傅只能送我们到B点了。这里要查边防证和身份证,并且要给边防证盖章。已经排了好长的队,大多是藏民。边防哥哥们按区域喊:阿里地区的走这边!过一会儿喊:日喀则地区的走这边!我们内陆的,最后才被喊到,不过人数确实不算多。边防哥哥是个不懂藏语的汉人,他不晓得如何告诉一个藏族的大娘她需要在旁边稍等一下(具体为什么我忘了。。),要找一个可以当翻译的藏民。

过了安检,我们就上路啦。转山路上风好大,我有点后悔昨天没有买顶棉帽子,终于体会到为什么之前转山的那位同学跟我说要注意保暖了。魔术围巾裹在头上,冲锋衣的帽子戴好并勒紧还勉强好些。一开始被风吹得还有点头疼,不过走着走着头疼也就散去了。藏民们的速度很快,我们一直被超越。。。途中遇到有很多藏族小朋友跟爸爸妈妈一起来转山的,很是佩服。此时正是农忙结束时节,据说,有很多西藏别的地区的人们会在这时拖家带口在到阿里举家来转山,一转就是几十天。不得不感叹,这是怎样的一种的信仰,能够有这样的力量。

我这小身板在平均海拔在4700的转山路上走走平路还行,一到爬坡简直就要了我的小命。爬过几个小坡,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可是我的体力也渐渐开始有点不支了,肩膀酸痛不说,在平地上走一段都要歇一下,可一停下来就马上冷到不行。在这里,非常非常非常感谢我的队友们!从出发的第三个小时起,我开始有体力不支症状。接下来的18个小时,将近40公里的路程,若不是他们的包容支持鼓励和分担,我都不晓得如何完整地走完转山这一程。花儿姐姐帮我背包,杰西帮我敲葡萄糖,茄子一直跟我左右。现在回想起来都好感动!好可爱的小伙伴们!

能挪动的时候我一直闷头走,根本无力顾及路边的风景。前几天跟小马哥说起转山没带相机的时候,他还直表示太遗憾了,说最美的风景就在转山路上。可是真的,转山路上真的好难有双能够捕捉美景的眼睛。我还记得喝第一支葡萄糖的那个地方。当时我们在峡谷里,好冷,好累,好无力。前面不远处没被山挡住的地方已经开始有太阳,喝完葡萄糖,我告诉自己,一口气走到阳光下也许就会好起来呢。心里默默呼求主耶稣赐我力量,挪到太阳下时,我们靠边上吃东西,我实在忍不住坐下去了。可是再站起来真的好艰难!

好惦记茄子带的那只扒鸡!可是现在还没到吃扒鸡的时候。记得路上有一次歇脚,花儿姐终于忍不住要处理一下她背着的我的包,看看究竟是带了什么玩意儿搞得这包越来越重。事实证明,相机、第二个充电宝、多余的巧克力在转山路上都很重,而且会越来越重!路上有藏民面对着神山的方向磕长头跪拜,从头到脚的虔诚。就这样走走歇歇停停,走过传说中的止热寺,走过传说中的希夏邦马宾馆(真的都是传说中的,我都没看见在哪里,也真心没心思看...),终于来到一个烟雾缭绕的小房子旁。可以吃扒鸡啦!平时都不怎么吃禽肉的我觉得那只扒鸡好好吃!

再往前就是传说中的陡坡路段了,火车上认识的浙江姑娘在微信里说,当她看到第三个坡的时候,一下子就吐了。但,总是可以爬上去,不是吗?已经完全忽略了时间的存在。肉足饭饱后,我们每人喝了一支葡萄糖补充体力。继续向这段最艰难的路程出发。真真的艰难。40度的陡坡,没走两步我就呼吸困难,要停下来大口喘气,可是抬头根本看不到山坡的尽头。噢,主耶稣,求你赐给我力量。不敢再抬头看,怕越看越没有力量。只好闷头走,走不动就停,歇好了再走。我想我一定脸色惨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藏族大哥哥从我身后搀扶着我的左胳膊,带着我向前。他的目光如此清澈,他的笑容如此温暖,他的手臂如此有力!我突然有了速度,借着他的力量,我终于快走了一小段到一个缓坡下。我笑着表示他先走,我需要休息下。但马上就开始呼吸特别困难,有种在泳池里溺水窒息的感觉。幸好杰西在旁边,我只好借他撑住,缓了好一阵子呼吸才恢复。有种重生的感觉,有种温暖的感动,忍不住滚了两行泪下来。我想当时杰西一定有点小惊呆了,这姑娘这时候哭得这是哪出啊...

我们早上都喝了芬必得,但是唯有茄子现在的状态最好,可以看上去不是那么费力地在如此高海拔的地方爬如此陡的坡。我真的到了走两步就要停下来调整呼吸的地步,他在旁边跟我说,其实你可以一边有规律的喘气一边走。他跟我说这话时轻松的样子,仿佛一个教练面对一个笨拙的学员。不过,教练这一招还真管用,我终于可以大口喘气小步走路心里数数到二十才需要停下来休息了。但随着海拔的继续升高,体力严重不支,教练的那招又失灵了。我一定脸色煞白。步履维艰之时,一个藏族大姐姐从我身后过来,把我的胳膊搭在她的肩上。她的目光明亮清澈,她的笑容温暖迷人,让我的心在5700米的高原瞬间融化!虽然我们言语不通,我说谢谢,她只笑着点头却不语,但能如此共享此时此刻,只因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转山的人!漫长的5.8km,就这样一步步,一步步,挪上去,挪上去。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是那么艰难!据杰西同学记录,我们到达海拔5700km的卓玛拉山口时,距离出发的B点11个小时,此时,应该是下午17:00偏左。

卓玛拉山口,一片经幡的海洋,在距离冈仁波齐最近的蓝天白云之巅,圣洁,神秘,纯净,满载着藏族人民的信仰和梦想。

相比之下,下坡路就好走多了。腿不用抬高,自然也没那么喘。但是茄子同学貌似开始状态不好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上坡的最后一段路纯粹是凭着毅力爬上来的。我想弱弱地说,我都用一路毅力了...之前看攻略说,从卓玛拉山口开始下山,2km处就有住的地方。所以翻过卓玛拉时,心里顿时明快了很多,有种大事已了的轻松,下山的步子也轻快了很多。但事实证明,这个距离远远大于我印象中的2km,而且没有正经的路可走,先是大块的石头要跳着走,接着是十分陡峭的下山路要非常小心地挑着走。能看到不远处山脚下有帐篷,但是从5700km的地方下到峡谷里路途着实遥远。转山路上有很多磕长头朝拜的藏民,他们三步一叩首,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往前直伸,每伏身,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就是在这样陡峭的下山土坡上,他们也绝不会省掉一磕,窄窄的山路上留下了他们虔诚的身影和朝圣的轨迹。他们的额头上,鼻子上,脸上,身上都是灰白色的土,但他们的内心却一心向着佛祖。无论路途多么遥远,无论时间多么漫长,很多藏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从家乡磕到心中的圣地,用自己的身体丈量信仰的距离。心生感动,心生敬畏,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信仰的力量。

终于走到峡谷的平路上,帐篷就在前方。太阳已经下山了,峡谷里风很大,温度有降下来了,好冷。当我们满怀期待走近帐篷时,感觉这帐篷根本无力抵挡风寒,于是决定继续往前走,甚至还想过可不可以今晚就出去。。。

天色越来越晚,人却越来越少。天完全黑了,木有路灯,整个山谷里仿佛只有我们四个人,相当瘆的慌。偶尔有从出口方向驶来的旅游车,我们发现救星般地拦下,但司机表示去山下接游客,我们屡遭拒绝。我们甚至还试过以迷路为理由打景区求助电话的办法,无奈得到的答案是:只有一条路,你们沿着路走就不会迷路的。。。饥寒、恐惧和劳累交迫,我们也只能披星戴月往前赶。之前接游客的旅游车返程经过我们时,任凭我们怎么拦他们都不再停车。也就是在那样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们还能在体力极度匮乏的时候仍然继续走下去。快到23:00,我们终于走到一家招待所。四人间,倒头就睡。早五点到晚十一点,共17个小时。

Day 9 转山

这里天亮得晚,睡到7点起来出发的时候外面还黑着。路上已经有人出发了。还剩最后15公里,以平路为主,缓坡为辅。终于终于走到能看到塔尔青县城的地方,感觉胜利就在眼前,感觉顶多再半小时应该就到了。也许是这里空气太透亮的关系,看着近在不远处的塔尔青,竟然走了一个半小时之久!快到前半小时,我头疼欲裂,心跳加快,差点就拜倒在塔尔青县城外了...终于到吃饭的地方,坐在凳子上一动也不想再动。

一顿饭的功夫,好像恢复得也差不多了。两天前的傍晚,也是在这里,我们看到转山回来在这里吃饭的人们,感觉他们好像还比较轻松的样子。其实,个中的辛苦和艰难,谁转谁知道。

塔尔青是我们本次行程的最西边,饭后立即开始返程。幸而昨晚上没人肯给我们搭车,我们才有机会靠自己的双脚完成转山之路。也算是洗净今生罪孽了吧。车上,茄子问我:你后悔转山吗?我不后悔,但是,如果有人问我,我一定不会推荐他来转山,除非他自己有特别强烈的意愿。这一趟山转下来,面对人生中很多事情是不是可以更豁达和从容一些了呢?

夜宿萨嘎,连续5天没有好好洗漱,无数天没有洗澡的我们选择了萨嘎最好的宾馆。萨嘎虽是个县城,但感觉只有我们住的那一条街还算繁华。晚上能听到狗叫声。我木有洗澡,保险起见,还是忍忍等明天回到日喀则吧。

本篇游记共含3658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过有没有图片啊?楼主发点呗

2016-04-29 15:3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4-29 22:11

lz传点图吧

2016-05-02 15: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